嚴防詐騙
2021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后翼棄兵:NETFLIX史上最強神劇經典原著小說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全年僅此一檔/外版狂熱!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近期最熱話題,你不能不知 /影視明星

內容簡介

真正的強者, 是不害怕孤獨的人。 NETFLIX史上最強神劇經典原著小說! 橫掃63國收視冠軍!榮獲金球獎最佳迷你影集、最佳女主角! 「后翼棄兵」是一種西洋棋的開局法,執白子者為了取得優勢,會先犧牲一個兵。貝絲的故事,也是從當「棄子」開始。在她小時候,媽媽常嚷著「去死」,直到八歲那年,媽媽真的死了,於是她住進了梅休因之家。 偶爾有一些穿著體面的夫婦會來到這裡,牽著幸運的女孩離開,但更多人像貝絲一樣,知道自己永遠也離不開。幸好大多數的時候日子還過得去,她每天可以領兩次安定心神的小藥丸,禮拜二算術課結束後,她會到地下室清理板擦,順便看工友薛波先生玩那個叫做「西洋棋」的神秘遊戲。 一開始她只是靜靜地在旁觀看,然後在失眠的夜裡,將寢室的天花板化作棋盤,在腦海中演繹自己的棋局。貝絲的心隨著棋盤上的黑白棋子起舞,它們接納她的靈魂,她的靈魂也接納了它們。 「女孩子不下棋。」薛波先生起初對貝絲不以為然,直到她第一次戰勝了他,然後是高中圍棋社老師、地區西洋棋大師……回過神來,她已展開美國國際西洋棋公開賽冠軍的角逐。然而伴隨著獎金和名氣而來的,卻是如影隨形的孤獨和藥物成癮的夢魘。她能戰勝心魔,下好「人生」這一盤棋嗎? 【名家推薦】 【作家】馬欣 專文導讀 【小說家】月亮熊、【女性主義者】周芷萱、【作家】徐豫(御姊愛)、【小說家】劉芷妤、【諮商心理師、作家】蘇絢慧著迷推薦! 【好評推薦】 《后翼棄兵》是純粹的娛樂,這是一本我每隔幾年就會重讀一次的書,完全是為了它所帶來的樂趣和高深的技巧。 ——【布克獎名家、《英倫情人》作者】麥可.翁達傑 貝絲.哈蒙是一個令人難忘的角色,《后翼棄兵》是沃爾特.特維斯最完美、最令人心碎的作品。 ——【《布魯克林孤兒》作者】喬納森.勒瑟姆 這本書比我最近看過的任何驚悚片都令人激動,不僅如此,還寫得漂亮極了! ——【《高爾基公園》作者】馬丁.克魯茲.史密斯 在開始閱讀《后翼棄兵》之前,最好用膠帶把手指黏起來,否則巨大的懸念可能會讓你啃指甲啃到手肘! ——休士頓紀事報 扣人心弦的閱讀過程!納博科夫的《防守》和茨威格的《皇家遊戲》都是經典之作,現在《后翼棄兵》也加入它們了! ——金融時報 特維斯把我們困在令人窒息的戲劇張力中,讓我們像他筆下人物般感受到强烈的參與感。 ——誠懇家日報 令人信服,帶來巨大的癡迷! ——洛杉磯時報

導讀

導讀|她,是隻毛毛蟲,卻突破了所有蝴蝶的困境。
◎文/馬欣(作家) 她,是隻毛毛蟲,卻突破了所有蝴蝶的困境。 關於人們對《后翼棄兵》的討論,多半是這女生的特立獨行,是標準人們眼中的「酷女孩」。 「酷女孩」自然會受到爭議。無論有沒人批評她以美貌賺取所謂女性紅利,或是她在六○年代是如何發揮專長。在這些話題點中,這故事最迷人的核心仍是人要如何長大。 如何從破碎中重建,在成就中意識到自己的迷失。她依賴著她棋盤上的成功,卻讓進退失據成為她的人生。如所有活在自己假象中的迷路者。 小說一開始就以葉慈〈長腳蠅〉的詩句點出主軸:「她三分女人七分女孩」。極少人能完全長大的,我們通常躲在成人的樣貌裡,偽裝著自己不害怕,其實多數人的選擇都是受恐懼主宰。甚至許多人至死都無法破繭而出。 而這故事正在講破繭而出。並藉由貝絲告訴人們,人生不是一次性的破繭而出,而是不同階段的打掉重練。 通常女人會引起注目,是因為漂亮,或是夠聰明。這是圍困女人的現實處境。因女人通常是群聚式的樣貌,我們的突出與否通常是相對於其他女生而言。這是這世界對於女生既有的束縛,久了也成為女人的劃地自限。 故事中你很容易感受到貝絲接受的敵意除同行外,明確的卻是來自於同性。她像是群像中的一異數,她的成長是身為一個女生的實驗。這對同性來講是挑釁的,甚至有非我族類的感受。 但對照貝絲成長的女性,無論是她自毀的生母,或是壓抑自我仍然面對失婚的養母,這兩位長輩的時時刻刻像個群舞者。不能接受的是社會上賦予女生的挫敗,卻非她們個人的,這讓她們的生命愈顯蒼涼,如秋天落葉的必然性。 相對於貝絲寄生於棋盤上的世界,這兩位女性長輩的時時刻刻,是自我缺席的恍神,是社會化的自己壓倒了原本最後自我。這雖然在講六○年代的女性,但至今女人常仍在同性中求個成敗,而非先於女人的個人醒覺。 因此貝絲奇怪也迷人,仍有「她三分女人七分女孩」的笨拙與不適應,不嫻熟於追逐共識。是少女期的始終無法過度,也無法成為人們心中妥善的女人。但她本質是毛毛蟲,卻突破了所有蝴蝶的困境。 於是當多數女孩們與外界要求對齊或對抗時,她玩自己的遊戲。固然是因為她的童年是漫長且破碎的,或她依賴藥物幻逃的原因。但如同許多人對某些事物的追求,是與貝絲相同,感到世界多變寒涼,志趣往往是人感到有安全感的藏身處。 她的逃脫與寄情,讓她能成就他人無法成就的,完成了當年女性(至今仍是)難以想像的成功。但故事最精采的是她雖逃出了女人的困局,但陷入了自己的困局。她所依賴的棋盤世界因慘敗,打破她安全感,於是她在大眾眼前墜落,打破了蛋殼般,她才又真正重生一次。 每一種成功都是讓人如履薄冰的,因每一步都讓你發現自己的弱點。 貝絲雖成為一個與眾不同的女生,卻發現她過去不屑的女性包袱,卻是她無法破除的繭。她逃離的女人群像,是她最感殘缺的一塊拼圖。 這故事深刻之處的地方就在這樣的自我辯論,我們既想逃離群化的過程,一方面要走出自我,又必須承受更大孤獨。它也沒有給童話的結局,我們身為女生,永遠得要面臨蝴蝶的脆弱,又必須接受毛毛蟲那根深的真實認知。 而貝絲的這女性身影可以在今日成為代表之一,是因她接受了她的脆弱,不再抵抗女人群像,或躲藏於不凡的焦慮中。 她美麗又聰明,讓她更容易活在形象裡,成為被困住的蝶,那振翅聲讓毛毛蟲焦慮不已。直到她一朝並非棋盤上的主角,她才能從棋盤上的貝絲解脫,體會人生原本就是不斷在一局局中重生的棋士,沒有定論也沒有停止蛻變才是人生。

內文試閱

貝絲從一個拿著寫字板的女人口中得知媽媽死了。次日,她的照片上了《先驅領袖報》。那張照片是在楓木街那棟灰房子的門廊上拍的,貝絲穿著一件剪裁簡單的棉質連身裙,即使在照片上,她也顯然長得很普通。照片下方的說明寫道:「昨日新環路發生連環車禍,伊莉莎白.哈蒙淪為孤兒,前途未卜。車禍造成兩人死亡,多人受傷,八歲的伊莉莎白失去了家人。事發當時,伊莉莎白獨自在家,在拍照前不久才得知噩耗。當局表示,她將得到妥善的照顧。」 *** 在肯塔基州斯特林山的梅休因之家,貝絲每天吃兩回安神劑,其他孩子也是,目的是「平衡他們的性情」。在大家的眼中,貝絲的個性還不錯,不過她很高興可以領小藥丸,它會放鬆她肚子深處的某種東西,也幫助她在打盹中度過孤兒院的緊張時光。 佛格森先生把藥丸放在小紙杯中發下,除了平衡性情的綠色藥丸,還有一種強健體魄的橘棕色藥丸,孩童們必須排隊領取。 個頭最高的是那個黑人女孩,喬琳,她十二歲。進去的第二天,貝絲排在喬琳後面領維他命,她轉過身來,拉長臉低頭看著她。「你是真的孤兒,還是雜種?」 貝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心裡很害怕。她們排在隊伍的後頭,她應該好好排隊,直到她們走到佛格森先生站的窗口前為止。貝絲聽過媽媽叫爸爸雜種,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小妞,你叫什麼名字?」喬琳問。 「貝絲。」 「你媽死了?那你爸呢?」 貝絲盯著她。「媽」和「死」都是她無法忍受的字,她想跑開,但沒有地方可以跑。 「你老爸老媽。」喬琳用一種並不冷漠的聲音說:「他們都死了?」 貝絲不知說什麼好,也不知做什麼好,只能惶恐地排隊等待領藥。 *** 「你們都是愛吸雞巴的王八蛋!」拉爾夫在男生宿舍大吼大叫,她聽到了,因為她在圖書館,圖書館有一扇窗戶對著男生宿舍。她對「吸雞巴的王八蛋」沒有印象,這個詞也很奇怪。但是她光是聽到這個詞的發音,就知道他們會用肥皂好好洗他的嘴。她說「去死」時,他們就是這樣對她—「去死」是媽媽的口頭禪。 理髮師要她在椅子上坐好,不要亂動。「你動的話,可能會少一隻耳朵。」他的聲音裡沒有一絲歡樂。貝絲盡力安靜地坐好,但完全不動是不可能的。他花了很長時間,給她剪出了人人都有的劉海。她努力專心思考那幾個字「吸雞巴的王八蛋」,但只能想像出一隻像啄木鳥的鳥。不過,她認為不對。 工友的身體有一邊比較胖,他的名字叫薛波,薛波先生。有一天,她被派去地下室清潔板擦,她拿著兩塊板擦對拍時,發現他坐在火爐旁的金屬凳,皺著眉,看著面前一塊綠白相間的棋盤。在應該擺跳棋的地方,卻放了一些形狀古怪的塑膠小玩意,有大有小,小的比較多。工友抬起頭看她,她便不出聲走了。 到了星期五,不管是不是天主教徒,每個人都吃魚。魚肉切成方方正正,黑褐色的裹粉乾巴巴的,還淋了像是罐裝法式沙拉的黏稠橘醬。醬汁又甜又難吃,但底下的魚更加難以入口,那味道讓她都快吐了。但是你得吃得乾乾淨淨,不然會有人跑去向迪爾朵院長告狀,那麼你就不會被收養了。 有的孩子一下就被收養走了。一個叫愛麗絲的六歲孩子,比貝絲晚一個月進來,三個星期後就被幾個帶有口音、外表體面的人收養了。來接愛麗絲的那天,他們走過宿舍,貝絲想伸出雙臂擁抱他們,因為她覺得他們看來很幸福,但是當他們朝她看過來時,她轉過頭去了。其他的小孩住了很久,知道自己永遠不會離開了,戲稱自己是在「服無期徒刑」,貝絲懷疑自己也在服無期徒刑。 *** 上體育課很痛苦,如果那堂課打排球,就更苦不堪言了。貝絲永遠打不好球,不是拍得太用力,就是用僵硬的手指去推。有一回,她傷到了手指,嚴重到後來都腫了。打排球時,大多數女孩又笑又叫,貝絲則從不出聲。 到目前為止,喬琳打得最好。不只是因為她年紀較長,個頭較高,她永遠確實知道該做什麼,當球高高越過網子時,她不必大聲叫別人讓開,就能夠站到球會落下的位置,然後縱身一跳,手臂大幅度地平穩揮出,一個漂亮的扣球,有喬琳的那一隊總是贏球。 貝絲傷了手指後的那個星期,體育課下課後,其他人都衝去洗澡,喬琳卻攔下她說:「我示範給你看。」她舉起雙手,張開長長的手指微微彎著。「你學我這樣做。」喬琳彎起她的手肘,平穩地把她的雙手往上推高,捧起一顆假想的球。「試試。」 貝絲試了試,起初有些笨拙。喬琳笑著又為她示範一次。貝絲再試了幾次,動作變得好多了。喬琳拿了球過來,要貝絲用指尖接住,練了幾回,接球變得容易了。 「你接下來要好好練習,聽到了嗎?」喬琳說完就跑去洗澡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貝絲持續練習接球,從此以後,她不討厭打排球了。她沒有變得很厲害,不過那不再是她所害怕的事了。 *** 每星期二,當算術課下課後,葛蘭姆老師會派貝絲下樓打板擦。大家認為這是特殊待遇,貝絲年紀最小,但在班上功課最好。她不喜歡地下室,那裡有股黴味,而且她害怕薛波先生。可是,她想了解他在那塊棋盤上獨自玩的遊戲。 有一天,她走過去站在他身邊,等著他移動棋子,他正摸著小底座上有一顆馬頭的棋子。他馬上抬起頭看著她,惱怒地皺著眉。「孩子,你想幹嘛?」他說。 她平日遇到人就閃,尤其是成年人,但這一次她沒有退縮。「這個遊戲叫什麼?」她問。 他盯著她。「你應該和其他人在樓上。」 她堅定不搖地看著他;這個人不尋常的地方,還有他玩他那神秘遊戲時的沉著冷靜,讓她緊緊抓住她要的東西。「我不想和其他人在一起,」她說:「我想知道你在玩什麼。」 他更仔細地看了看她,聳了聳肩。「這叫西洋棋。」 *** 在薛波先生和火爐中間,有顆光禿禿的燈泡吊在黑電線上。貝絲小心翼翼,不讓她的頭部影子落在棋盤上。這是星期天的早晨,他們正在樓上的圖書館裡做禮拜,她舉手要求去上廁所,然後溜到樓下來。她站著看工友下棋,看了十分鐘,他們誰也沒有說話,不過他似乎接受了她的存在。 他一動不動地盯著棋子,一看就是幾分鐘,眼神好像他非常嫌惡棋子,然後從肚腩上方伸出手,用指尖夾著頂端拿起棋子,好像捏著一隻死老鼠的尾巴,這麼拿著一會兒,才把它放在另一個方格。他沒有抬頭看貝絲。 貝絲站在那裡,頭部的黑影落在腳邊的水泥地板上,她目不轉睛盯著棋盤,觀察著每一步棋。 *** 她學會了把安神劑留到夜裡吃,夜晚再吃更好入眠。佛格森先生把橢圓形藥丸發給她後,她把藥放到嘴裡,藏在舌頭底下,抿一小口跟著藥一塊發下的罐裝柳橙汁,嚥了下去。當佛格森先生發給下一個小孩時,她就從嘴裡吐出藥,偷藏在水手領上衣的口袋。藥有一層硬殼,暫時放在舌頭底下也不會變軟。 頭兩個月她睡得很少。她會靜靜躺著,緊閉雙眼,想辦法讓自己睡著。可是,她總是聽到別床的女孩咳嗽、翻身或低聲嘀咕,不然就是值夜班的保育員穿過走廊,那影子掠過她的床,她即使閉著眼也見到了。遠處的電話響了,馬桶沖水了。不過最令人受不了的是聽到走廊盡頭辦公桌的說話聲。不管保育員對夜班管理員多麼輕聲細語,不管他們聊得多麼愉快,貝絲都會立刻緊張起來,睡意全消。她的肚子揪成一團,嘴裡有種酸澀的味道,那一晚是不可能睡得著了。 那麼她會蜷縮在床上,讓自己感受肚子傳來的緊張震顫,同時明白這個感覺很快就會消失。她在黑暗中獨自等待,觀察自己,等待內心的騷亂達到頂峰。接著,她吞下兩顆藥,然後躺好,舒坦的感覺將如溫暖的海浪在體內擴散開來。 *** 「你可以教我嗎?」 薛波先生什麼也沒說,甚至也沒有動一下頭,表示他聽到了問話。遠處傳來唱著〈收禾捆回家〉的歌聲。 她等了幾分鐘。她的聲音幾乎要啞了,但終究還是努力把話擠了出來:「我想學下棋。」 薛波先生伸出一隻胖乎乎的手,拿起一枚較大的黑棋,靈巧地拎著它的頭,放到棋盤另一頭的方格上。他把手縮回來,雙臂交叉抱在胸前。他仍然不看著貝絲。「我不跟陌生人下棋。」 乾脆的語氣讓她彷彿挨了一記耳光。貝絲轉身離開上樓去,嘴裡嘗到那討厭的味道。 「我不是陌生人。」兩天後她對他說:「我住在這裡。」在她的腦袋後方,一隻小飛蛾繞著光禿禿的燈泡盤旋,飛蛾的淡影每隔一定的時間就掠過棋盤。「你可以教我,看你下棋,我已經知道一些走法。」 「女孩子不下棋。」薛波先生直截了當地說。 她鼓起勇氣,向前邁了一步,指著一個圓柱形的棋子,但沒有去碰它,在想像中,她稱它為大炮。「這個是上下移動,或前後移動,只要沒有被擋住,走幾步都行。」 薛波先生沉默了一會兒,指了指上面有個像切開了的檸檬的那個。「那這個呢?」 她的心臟怦怦直跳。「走斜線。」

作者資料

沃爾特.特維斯(Walter Tevis)

美國知名小說家,1928年生於舊金山。10歲時曾被父母安置在史丹佛兒童療養院一年,後自行搭火車橫越美國到肯塔基州與家人團聚。高中時學會打撞球,並開始閱讀科幻小說。17歲時從軍,在駐紮於沖繩的漢密爾號軍艦上擔任海軍木匠的助手。退伍後就讀於肯塔基大學,獲得英國文學學士和碩士學位。畢業後在肯塔基小鎮高中擔任教職,並開始短篇小說創作。 1959年,他出版了第一部小說《江湖浪子》(The Hustler),這個以撞球騙子為題材的故事讓他一鳴驚人,不但在美國掀起了一股撞球熱,改編電影更入圍9項奧斯卡金像獎,並入選美國電影協會百年百大電影。1963年推出的第二部小說《天外來客》(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透過科幻外衣探討異文化的衝突,再次引起熱烈迴響,改編電影,由搖滾巨星大衛.鮑伊主演,也已成為科幻電影的經典之一。 特維斯一生的作品不多,但本本皆精品,不僅已被翻譯成18種語言,更有超過一半的作品均被改編成影視作品。其中《江湖浪子》的續集《金錢本色》(The Color of Money),由導演大師馬丁.史柯西斯拍成電影,也為飾演主角「快槍手艾迪」的保羅.紐曼贏得了從影生涯唯一一座奧斯卡獎。而《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則於2020年被NETFLIX改編為影集,扣人心弦的劇情,細膩精緻的製作品質,在「爛番茄」網站上獲得新鮮度97%的壓倒性好評,上線28天即締造6200萬播放量,在全球63個國家高踞收視冠軍寶座,並入圍金球獎兩項大獎,成為NETFLIX有史以來最熱門的迷你影集。 1984年,特維斯因肺癌逝世,安葬於肯塔基州的里士滿,而這裡同時也是《后翼棄兵》故事的發生地。

基本資料

作者:沃爾特.特維斯(Walter Tevis) 譯者:呂玉嬋陳芙陽 出版社:皇冠 書系:CHOICE系列 出版日期:2021-03-29 ISBN:9789573336952 城邦書號:A130056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