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冰與火之歌前傳:血火同源 套書(上下共兩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狂慶22周年/外版新書推薦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近期最熱話題,你不能不知 /影視明星

內容簡介

龍族,坦格利安家族的興起與滅亡,滿布火與血的龍族王國史 龍王伊耿與黑死神貝勒里恩征服整片大陸的壯闊征戰 隨書附贈精美藏書票 距離《權力遊戲》三百年前的維斯特洛, 當龍族統治了這片大陸…… 在「權力遊戲」前的數百年,唯一在瓦雷利亞末日浩劫存活下來的龍族——坦格利安家族,以龍石島為巢並覬覦其他大陸,蓄勢待發。 年輕的伊耿.坦格利安與雙后從龍石島出航,以疾風迅雷之勢進攻維斯特洛大陸,結束了七大王國間的紛爭。 幾經征戰,最後他騎著黑死神貝勒里恩環繞舊鎮,在總主教的加冕之下,「征服者」伊耿,正式成為了七國之君。 於戰敗者融化曲結、殘破毀損的刀劍所打造的鐵王座上,龍王伊耿統治全境,更制定律法制度,屬於龍族的一統王朝就此揭開了序幕。 《血火同源》紀錄了征服者龍王伊耿打造鐵王座的傳奇,以及後代為爭奪王座而互相角力,最後毀於內戰的歷史。 眾多未曾在《冰與火之歌》揭露的真相都紀錄於本書之中,在《與龍共舞》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為何在浩劫之後造訪瓦雷利亞如此致命?殘忍梅葛最駭人的罪行為何? 在龍族統治下的維斯特洛又是何種模樣? 仲裁者傑赫里斯一世的太平時期, 竟也是埋下「血龍狂舞」的禍根之時—— 血龍狂舞,這是坦格利安家族兩個分支,為了維斯特洛的鐵王座鬥爭個你死我活的慘劇。 這段時期黑暗、混亂,更是血腥無比,地面軍隊集結爭戰,水戰奪走人命無數,空戰更不用說,巨龍以利牙、尖爪、龍焰對抗彼此。 這場戰爭尤以秘謀、背叛而出名,即便是在迷霧、樓梯間、議會室、城堡庭園也能用刀劍、謊言、毒藥作戰。 歌手們更稱此時期為「群龍之死」。 而這一切瘋狂的禍根,就始於傑赫里斯一世統治,龍王後裔們所享有最為漫長且和平的盛世。 命運與人禍交疊之下,最終鐵王座選擇了出乎意料的繼任統治者。 但為期兩年的混戰,維斯特洛的大貴族付出慘痛代價,家臣、騎士、百姓連帶犧牲。其後龍族依然保有統治權,勢力大為衰退,世界上的龍群數量銳減。 這片破碎的王國又將如何繼續——… 《血火同源》紀錄了征服者龍王伊耿打造鐵王座的傳奇,以及後代為爭奪王座而互相角力,最後毀於內戰的歷史。 全套更收錄了超過80張的插圖, 為維斯特洛與坦格利安家族的歷史增添了血肉,豐富了樣貌。 |媒體好評: 「我非常愛這本書,馬汀的實力在《血火同源》中徹底解放,我無法停止閱讀……書中的記述有著令人上癮的特質,足以媲美托爾金的《精靈寶鑽》……吉爾戴大學士在數百年後才紀錄下這些歷史,更讓鐵王座之爭變得更加複雜,思想的衝突與爭議接連而來……即使沉重,《血火同源》仍是極為傑出。」 ──《娛樂週刊》(Entertainment Weekly) 「流行歷史小說的傑作」 ──《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 「精湛且毫無累贅,極具誘惑及啟發……書中皆是精采絕倫的事件與多彩的文字。」 ——《軌跡》雜誌(Locus) 「這是部精彩又黑暗的史詩,書名所點出的兩大元素貫穿了整本書……很難不為群龍在高空作戰的深刻描寫感到心驚動魄。而戰敗的統治者在『俯首稱臣』或『收下黑衣』成為守夜人之間進退兩難,最後的結局更是富有創意卻也駭人至極。」 ——《衛報》(The Guardian) 「極為流暢精彩的一本書……對我來說,《血火同源》是個極大的驚喜之作。閱讀時我對坦格利安一族投入了極大的感情,為他們的勝利感到激動,為他們臣服於自己愚蠢的欲望時感到悲傷(而他們有許多愚蠢的欲望)。這本書就像《冰與火之歌》,令我引頸期盼下一本的出版。」 ──Tordotcom 「眾多寶藏隱藏在這新揭露的坦格利安史中。」 ──Vanity Fair 「當我們愈了解冰與火的世界,就會更加著迷。」 ──Mashable 「喬治.馬汀仍舊是極具天賦及創意的作家。《血火同源》充滿了數百個引人入勝的軼事。像是弄臣湯姆蕪菁的殘酷命運,或是一頭拒絕到牆外冒險的龍……《血火同源》是本極為奢華的享受,除了系譜以外更有道格.惠特利操刀的插圖……它就像是融合了托爾金的《精靈寶鑽》與黛安娜.蓋伯頓《異鄉人》。」 ──《今日美國》(USA Today) 「馬汀又完成了一本傑作……《血火同源》更加深化了馬汀筆下世界中的戰爭、婚姻、死亡、龍及政治鬥爭,讓讀者們感覺有如閱讀真正的歷史,而非奇幻小說。這是奇幻世界中的翹楚……不止是馬汀的忠實書迷,任何熱愛精彩作品,或是歷史小說、奇幻小說愛好者,都能享受這本非凡的鉅作。」 ──《書單》(Booklist)

目錄

目錄 第一章 伊耿征戰 第二章 龍的王朝——國王伊耿一世的戰爭 第三章 三首稱龍——國王伊耿一世統治期間 第四章 龍王之子 第五章 王子登基——傑赫里斯一世即位 第六章 三嫁之年——征戰後四十九年 第七章 治國者眾 第八章 試煉之時——重建之境 第九章 生死背叛——傑赫里斯一世王朝之下 第十章 勝歌悲歌——傑赫里斯和亞莉珊之功過 第十一章 悠久王朝——傑赫里斯和亞莉珊之政策、後代和痛楚 第十二章 龍的傳人——繼位疑雲 第十二章 龍的傳人——繼位疑雲 第十三章 群龍之死——黑綠黨爭 第十四章 群龍之死——以子還子 第十五章 群龍之死——紅龍與金龍 第十六章 群龍之死──雷妮拉的勝利 第十七章 群龍之死——雷妮拉垮台 第十八章 短而悲慘的伊耿二世在位期間 第十九章 餘孽——狼時 第二十章 攝政時期 兜帽首相 第二十一章 攝政時期——戰爭與和平與奶牛秀 第二十二章 攝政時期——埃林橡木拳的旅程 第二十三章 里斯之春與攝政統治的終結

延伸內容

1 伊耿征戰 學城裡,記載維斯特洛史的學士常以伊耿征服戰爭作為三百年歷史的分水嶺。人之生死、大小戰役,乃至其他事件,都以征服前和征服後來紀年。 真正的學士才知道這種紀年方式不甚精確。伊耿‧坦格利安並非一夕攻下七大王國。從伊耿登陸到舊鎮加冕之間,至少相隔兩年,即使如此,冬恩未降,征服仍是未竟之業。伊耿國王統治期間多次想拿下冬恩,這企圖延續到其子統治期間,因此很難找出征戰終結的確切時間。 就連起始的時間也有訛誤,世人總以為龍王伊耿.坦格利安一世的統治,始於登陸黑水河口那天,也就是日後君臨城座落的那三座山坡下方。實則不然。國王及其子民的確是慶祝了伊耿登陸日,但實際上征服者把王朝起始的日期,從總主教在舊鎮星輿聖堂裡,替他加冕塗油那日算起。登基儀式在伊耿登陸後兩年才舉行,大大晚於征服戰爭的三大勝戰。因此伊耿實際的征戰,可說多數落在征服前二到一年。 坦格利安家族有著純正的瓦雷利亞血統,為龍族的古老血脈。瓦雷利亞末日浩劫前十二年(征服前一一四年),伊納爾.坦格利安賣掉手中自由堡壘和永夏之地的土地,攜家帶眷連帶資產和飛龍,搬到狹海上一座冒煙山丘下的荒涼島城—龍石島。 全盛時期的瓦雷利亞,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也是文明中心。瓦雷利亞絢爛的城牆裡,有四十幾個家族在朝廷爭奪權力、角逐榮譽,因無止盡的暗鬥或興或衰。坦格利安為龍族中勢力最龐大的家族,遷徙龍石島一事,被對手視為認輸懦弱之舉。但伊納爾的閨女、也就是日後人稱「夢預者」的丹妮絲,預見了大火摧毀瓦雷利亞的景象。是以,十二年後浩劫降臨時,坦格利安家族成了唯一倖存的龍族。 兩百年來,龍石島一直是瓦雷利亞西方勢力最邊陲的地帶。其地理位置正處咽喉灣,也讓坦格利安家族與盟友「潮汐之族」瓦列里昂(瓦雷利亞勢力較弱的家族後裔),可以靠交易控制往來貿易的船旅。瓦列里昂的船隻、加上另一個瓦雷利亞盟友鉗島的賽提加家族船隻,主掌了狹海中段,而坦格利安家族則用龍統治天際。 儘管如此,瓦雷利亞浩劫後的一百年間(史稱血腥百年),坦格利安家族看中的卻不是西方,而是東方,並且鮮少留心維斯特洛的事務。繼「亡逃者」伊納爾後成為龍石島主的,是夢預者丹妮絲的兄長兼丈夫蓋蒙.坦格利安,人稱「光榮者」蓋蒙。蓋蒙死後,兒子伊耿與女兒伊蘭娜共治王國。統治權相繼傳給了兒子梅岡和伊里斯、伊里斯的三個兒子:伊利克斯、貝龍和戴米恩。么子戴米恩的兒子伊利昂後來成了龍石島主。 日後史上稱為「征服者」、「龍王」的伊耿,於征服前二十七年出生在龍石島上。他是「龍石島主」伊利昂與瓦蘭娜.瓦列里昂唯一的兒子,排行第二;瓦蘭娜的母親亦為坦格利安家族之人。伊耿有兩名親姊妹,姊姊叫維桑尼亞,妹妹叫雷妮絲。長久以來,瓦雷利亞的龍族便有手足通婚之俗,以保持血脈純正,但伊耿卻同時娶了兩姊妹。根據傳統,伊耿只需與姊姊維桑尼亞結婚,又娶雷妮絲為妻雖然不常見,卻也非前無古人。有人便說伊耿娶維桑尼亞是理,娶雷妮絲是情。 三兄妹早在婚前便展現出龍族的樣貌。跟隨「亡逃者」伊納爾飛離瓦雷利亞的五隻龍,到了伊耿出生時,只有一隻倖存下來,叫作「黑死神」貝勒里恩。年紀較輕的瓦格哈爾和米拉西斯則是在龍石島上孵化出生。 無知之人常有個錯誤的迷思,認為伊耿.坦格利安在出航攻克維斯特洛之前,從未踏過那片土地,實則不然。早在出航數年前,伊耿王便下令雕製山河桌,那是一塊五十呎長的木板,雕成維斯特洛的形狀,並細心畫上七大王國的森林河流與鄉鎮城堡。伊耿對維斯特洛的野心,顯然早在引他征戰之前就已成形。再者,據可信消息指出,伊耿和姊姊維桑尼亞小時候曾參訪舊鎮,並應雷德溫公爵之邀,遨遊青亭島。他說不定還去了蘭尼斯港;總之眾說紛紜。 伊耿年輕時的維斯特洛由七大紛爭不斷的王國組成,幾乎總有兩三個王國爭戰不休。廣袤的酷寒北境由臨冬城的史塔克家族統治。冬恩沙漠則是馬泰爾王子掌權。凱岩城的蘭尼斯特家族統治富產金礦的西方。高庭的嘉登納家族則統治肥沃的河灣。谷地、五指半島、鷹月山脈隸屬於艾林家族,但伊耿時期最好戰的兩名君王,當屬領土最靠近龍石島的「黑心」赫倫和「驕傲的」亞爾吉拉。 「風暴王」杜倫登家族從雄偉的風息堡發跡,一度統治了維斯特洛東半部,範圍從風怒角涵蓋到蟹灣,但其勢力已衰落了好幾世紀。河灣之王自西方蠶食其領土,冬恩家族自南方控制其去路,黑心赫倫和鐵民則自三叉戟河與黑水河北不斷推進。杜倫登家族末代亞爾吉拉王一度止住了衰落,年輕時擊退冬恩人入侵,也曾渡過狹海,加入盟軍打擊瓦蘭提斯的舊貴族勢力「虎黨」;二十年後的盛夏原野之役,更是手弒了河灣之王賈爾斯.嘉登納七世。但亞爾吉拉終究是老了,著名的濃密黑髮早已斑白,彪炳的戰力早已衰退。 黑水河北邊的河間地,由霍爾家族群島與川流之王、殘暴的黑心赫倫所統治。亞爾吉拉的祖先亞列克雖在好幾百年前驅逐了末代河灣王,卻被赫倫的鐵民祖先赫爾文.硬手奪走三叉戟河。赫倫之父向東拓展版圖,遠至暮谷城和羅斯比。赫倫本人長達四十年的統治期間,投注在神眼湖畔興建龐大城堡,但在赫倫堡即將完工之時,鐵民便被解放去四處興戰。 維斯特洛最為人懼怕的國王,莫過於黑心赫倫,其殘暴在七大王國間惡名昭彰。而最備感威脅的,莫過於末代杜倫登家族、風暴王亞爾吉拉,這名日漸凋零的戰士僅有一名閨女作為繼承人。因此,亞爾吉拉王親自與龍石島的坦格利安家族聯繫,向伊耿提親,並以神眼湖以西、即三叉戟河到黑水河灣的土地,作為女兒嫁妝。 伊耿.坦格利安對風暴王的提議不屑一顧。他說自己已有兩名妻子,不需再娶。陪嫁的土地也已為赫倫堡統治超過一代,根本不是亞爾吉拉說給就能給。說穿了,年邁的風暴王只不過想讓坦格利安家族沿著黑水河盤據,成為自己和黑心赫倫領地之間的緩衝地帶。 龍石島之王則開了另一個條件。若亞爾吉拉能讓出梅西岬、黑水河以南林地平原、慢水河、以及曼德河上游,那他就會接受陪嫁土地。而這樁婚事的新郎,是伊耿王的童年玩伴兼左右手奧里斯.拜拉席恩。 驕傲的亞爾吉拉王怒而拒絕了他開的條件。眾人皆知奧里斯.拜拉席恩是伊耿王的庶出兄弟,風暴王是不可能讓親生女兒與私生子執手偕老,壞了她名聲。如此條件激怒了風暴王。 亞爾吉拉砍下伊耿王使者的雙手,裝盒送回去,寫道:「貴府的私生子僅配得上我給的這雙手。」 伊耿沒有答覆。他召集親友、家臣與主要盟友齊聚龍石島。這群人為數不多。潮領城的瓦列里昂誓言效忠坦格利安家族,鉗島的賽提加家族亦如是。尖端角的巴爾.艾蒙、石揚城的梅西遠從梅西岬而來,兩人雖然皆誓言效忠風息城,卻跟龍石島的關係較為密切。伊耿和兩姊妹與眾人商討,在此之前伊耿從不是個虔誠之人,他卻去了聖堂朝拜維斯特洛七神。 七天後,滿天烏鴉飛出龍石島,向七大王國散布伊耿王的訊息。烏鴉傳送的訊息都相同:從今而後,維斯特洛只會有一個君王。向伊耿王俯首稱臣者,得以保有領地和頭銜。起而反之者,則遭摒棄、降格、並徹底殲滅。 伊耿和兩姊妹領銜出航龍石島的軍隊數量眾說紛紜。有人說三千,有人說不過數百。總之這支不大不小的坦格利安軍團從黑水河口北岸、也就是三座密林山丘下的小漁村出海。 在百王爭鳴的時代,不少蕞爾小國都佔領過黑水河口,像是歷代暮谷城國王的達克林家族、石揚城的梅西家族,以及穆德、費雪、布雷肯、布萊伍德、虎克家族等河流王國的舊勢力。三丘上多次建起塔台和堡壘,卻總在接連的戰火中殞落。此刻迎接坦格利安的只有斷垣殘壁。風息堡和赫倫堡雖都宣稱握有河口,但此處卻無人駐守,鄰城國王也無實質勢力和軍力,他們更是沒道理敬仰名義上的君王黑心赫倫。 伊耿.坦格利安馬上就在三丘至高處築起木牆,派兩姊妹到鄰近城堡處理歸降一事。雷妮絲和金眼龍米拉西斯讓羅斯比不戰而降;史鐸克渥斯的弓箭手朝維桑尼亞射了幾箭,直到瓦格哈爾的龍焰燒了城堡頂端才罷手。不久史鐸克渥斯也就歸降了。 征服者伊耿首次面臨真正的考驗,是對上暮谷城主達克林和處女淵主慕頓,他們聯手領軍三千南下,企圖把入侵者逼回海上。伊耿派奧里斯.拜拉席恩在他們南下路上展開攻擊,自己則乘著黑死神從上空圍攻。兩王在隨後一面倒的戰役被戮;達克林之子與慕頓之弟隨後交出城堡,誓言效忠坦格利安家族。暮谷城為當時維斯特洛在狹海的主要驛站,因港口貿易變得富裕壯碩。維桑尼亞雖然不想讓暮谷城付之一炬,但搜刮其財富卻無半點猶豫,狠狠塞飽了征服者的國庫。 這裡或許是談談伊耿.坦格利安和兩姊妹迥異個性的好地方。 年紀最大的維桑尼亞,跟伊耿一樣是個戰士,身著鎖甲就跟身著緞袍一樣自在。她的武器是瓦雷利亞鋼打造的闇女劍,從小便跟弟弟一起習武的她諳於用劍。儘管擁有瓦雷利亞人的銀金髮紫眼,維桑尼亞的美卻是剛毅的美。就連深愛她的人都認為維桑尼亞正經不苟,嚴以待人。還有人說她善用毒藥,醉心於黑魔法。 最小的雷妮絲則跟維桑尼亞恰恰相反,貪玩好奇、行事衝動、天馬行空。她並非天生戰士,熱愛音樂、舞蹈和詩歌的她,資助許多像是歌手、伶人、偶戲家。但據說她在龍背上的時間,比兩手足加起來的還多,只因她熱愛飛翔。相傳她曾說過,想在死前乘著米拉西斯越過落日之海,看看海的西岸有什麼。無人質疑過維桑尼亞對丈夫的忠貞,而雷妮絲身邊總有男人來來去去,更說在伊耿陪伴維桑尼亞的夜晚,她也在寢宮內和某些男子玩樂。儘管謠言紛飛,宮裡的人卻很難不注意到,國王與維桑尼亞共度一夜後,便會與雷妮絲共度十夜。 奇怪的是,對當時和現在的人都一樣,伊耿.坦格利安本人是個謎團。他握有瓦雷利亞鋼打造的黑火劍,可說躋身當時最偉大的戰士之列,但他卻不以打仗為樂,也未曾參與過肉搏戰和騎馬單挑。他的龍為「黑死神」貝勒里恩,但他只在作戰和跨陸越洋時乘龍。與生俱來的威嚴吸引不少人投靠,但除了兒時玩伴奧里斯.拜拉席恩之外,卻沒有親近的朋友。女人也受他吸引,他卻對兩姊妹忠貞不移。身為一國之君,他堅信重臣與手足,把治理大權交在他們手中,但必要之時,也會毫不猶豫奪回主導權。雖然他對叛軍和叛徒毫不心軟,但對受降的敵人卻是敞開雙臂歡迎。 他首次展露如此風範是在伊耿塔,伊耿塔是座簡陋的木造城堡,座落於日後名為伊耿丘陵的山坡上。伊耿拿下數十座城堡和穩固黑水河口兩岸後,要求受降城主前來晉見。眾王將武器放在伊耿腳下,伊耿反而交還武器,並允諾眾王領地與頭銜。他給予最初的支持者新的頭銜。封「潮汐之主」戴蒙.瓦列里昂為海政大臣,掌管皇室艦隊。封「石揚城之主」崔斯頓.梅西為法務大臣;封克里斯派安.賽提加為財政大臣。至於奧里斯.拜拉席恩,伊耿則稱之為「我的強盾、我的忠臣、我堅強的左右手」。因此被學士們封為第一任御前首相。 使用繡有家徽的旗幟,一直是維斯特洛王國間的傳統,昔日瓦雷利亞的龍族卻未曾用過。 當伊耿的士兵揚著黑底紅色三頭龍旗幟,眾王才真正視之為一份子,一名值得稱霸維斯特洛的正統君王。是以維桑尼亞皇后用裝飾紅寶石的瓦雷利亞鋼環替賢弟加冕,雷妮絲皇后宣示他為「伊耿一世,維斯特洛之王、人民之盾」時,群龍長嘯,眾王眾臣齊聲歡呼,然而最大的歡呼聲,來自於小村小民、漁農莊稼婦孺。 不過,龍王伊耿想奪取王位的七大王國之王卻歡呼不起來。在赫倫堡和風息堡裡,黑心赫倫和驕傲的亞爾吉拉早已分別召來家臣。西境那頭,河灣之王孟恩走海路向北至凱岩城,與蘭尼斯特家族的洛倫國王會合。冬恩公主飛信到龍石島,提出與伊耿王合作打擊風暴王亞爾吉拉,前提是雙方平起平坐,而非視之為親王。鷹巢城的年幼國王朗諾爾.艾林也提出結盟協議,但朗諾爾的母親要求取得三叉戟河主要河流之一綠叉河以東的所有土地,谷地才會對抗黑心赫倫。北邊的臨冬城主托倫.史塔克也不得不和諸侯大臣徹夜長談,商討該如何應付這位崛起的征服者。全境都焦急等待著,看伊耿接下來往哪裡移動。

作者資料

喬治.馬汀(George R. R. Martin)

當代歐美文壇最重要的奇幻小說大師 一九四八年出生於美國紐澤西州的貝約恩市。二十七歲即以《萊安娜之歌》獲象徵科幻小說界最高成就的「雨果獎」,此後得獎連連,曾獲四次「雨果獎」、兩次「星雲獎」、一次「世界奇幻文學獎」及十一次「軌跡獎」。二○一一年更入選《時代雜誌》百大影響人物。 喬治.馬汀是當今歐美最受推崇的奇幻小說作家之一,曾擔任「新陰陽魔界」和「美女與野獸」等電視影集編劇總監,他的早期作品多為科幻,尤以短篇見長,筆調瑰麗、感傷而富浪漫色彩。長篇作品則包括《光之逝》、《風港》、《熾熱之夢》、《末日狂歌》。 「冰與火之歌」系列是近年來史詩奇幻小說的一大突破,他以寬廣的格局,史家般的寫實筆觸,跌宕而驚奇不斷的情節,革命性地拓展了奇幻小說的視野,已連續多年蟬聯亞馬遜網路書店年度最佳奇幻小說。 喬治.馬汀官方網站:www.georgerrmartin.com/ 馬汀超驚人的歷年得獎和提名記錄:authors.wizards.pro/awards/authors/george-r-r-martin 生涯雨果獎提名十六次,得獎四次。 生涯星雲獎提名十二次,得獎兩次。 生涯軌跡獎提名五十一次,得獎十次。 生涯世界奇幻獎提名八次,得獎兩次。

基本資料

作者:喬治.馬汀(George R. R. Martin) 譯者:傅雅楨吳品儒蕭季瑄 繪者:道格.惠特利(Doug Wheatley) 出版社:高寶 書系:奇幻文學 出版日期:2020-06-24 ISBN:9780020200581 城邦書號:A52A867 規格:平裝 / 單色 / 7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