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
陸王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陸王

  • 作者:池井戶潤
  • 出版社:圓神
  • 出版日期:2019-08-01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79折 356元
  • 書虫VIP價:35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3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 外版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日本讀者為之欲罷不能,臺灣讀者久等了! 日本銷量突破65萬冊,同名日劇引爆話題沸騰,役所廣司+竹內涼真+山崎賢人同臺競演! ★痛快、愉快、爽快!日本國民作家池井戶潤又一傑作! 孕育出「半澤直樹」系列和「下町火箭」系列等百萬熱銷佳作,作品集娛樂性、熱血、爽快度於一身! ★不論是否看過日劇,都不能錯過原著小說! 日劇有強大的戲劇與情緒張力,牽動觀眾的目光;原著則細緻寫出人物內心的各種思慮、掙扎,以及彼此產生連結的曲折過程,更是扣人心弦! ★突破瓶頸,重新找到振作的可能! 百年(但業績不振的)老店+(陷入低潮的)馬拉松選手,且看遇到瓶頸的彼此,如何在眾人看衰中找到重新振作的可能性! ★還以為自己不可能這麼熱血!每三行畫線一次,每五頁便熱淚盈眶! 書中金句滿滿是,不論是發人深省、振奮人心,或引人熱淚,在在為讀者帶來勇氣! ★盧建彰、陳夏民、鄭俊德、許立杰、歐陽立中、豬大爺、果子離 各界名人好評連連!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戰鬥! 你想變成什麼樣子,只能靠自己的雙手來實現; 就算沒成功,只要努力過,一定會留下痕跡! 埼玉縣行田市的「小鉤屋」是家擁有百年歷史的足袋製造商。「歷史悠久」聽起來很了不起,但說穿了,小鉤屋不過是一家小型地方企業。在時代的沖刷下,業績持續低迷,隨時倒閉都不意外。 「是要就這麼老去,被時代埋葬;還是奮力一搏,拚一線生存的曙光?」 第四代社長宮澤紘一為了公司存續,開始盤算:以前做過的馬拉松足袋,有可能成為逆轉形勢的熱銷商品嗎? 只是,真正著手開發後,才看見四處是阻礙:沒有資金、沒有適合的材料、眾人看衰,再加上運動大廠橫加阻撓…… 團隊情誼、破釜沉舟的決心,以及對自家產品的驕傲,真的能幫助小鉤屋面對難關、跨越障礙嗎?與陷入低潮的跑者──茂木裕人的相遇,又會為彼此帶來什麼樣的火花? 賭上未來的命運之戰,現在開始! 各界推薦 盧建彰(導演)、鄭俊德(閱讀人)、許立杰(Jay的跑步筆記)、歐陽立中(作家、桌遊講師)、陳夏民(作家、出版人)、豬大爺(「劇評可以毒舌,待人必要親和。」粉絲團團長)、果子離(作家) 熱情推薦 ◆ 讀者為之欲罷不能:痛快!爽快!愉快! ◇ 著重在如何跨越挫折,在池井戶潤的作品中,是非常有人情味的一部。 ◇ 彷彿一道光芒射入閉塞沉悶的社會,讓人找到前進的方向和力量。 ◇ 痛快,爽快,愉快! ◇ 雖然超厚,卻讓人忍不住一口氣讀完;讀完後的滿足感也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充實。 ◇ 一口氣就讀完了。再次感覺到池井戶潤的世界何等厲害,連酷暑都能忘卻。 ◇ 有所共鳴、讓人想加油打氣,同時也得到活力。 ◇ 對製造商品的熱情、人與人之間的牽繫、為了度過危機而做出的決斷、對工作夥伴的愛……在在令人感動不已。 ◆ 書中金句滿滿是,讀著讀著,眼角就濕了 ◇ 不管遇到什麼困難,不去克服就無法前進。既然這樣,就只能奮戰了。──宮澤大地 ◇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戰鬥。無論什麼時候,都要相信,一定會勝利!──宮澤紘一 ◇ 不只是為了到達終點而跑。更是為了勝利而跑。──茂木裕人 ◇ 真正的驕傲,不是寫在招牌或頭銜上的,而是對自己的工作所懷抱的東西。──飯山晴之 ◇ 你想要的狀態,只能靠你自己的力量來實現。──城戶明宏 ◇ 如果把金錢這個價值觀拿掉,就只會剩下真正需要,或是寶貴的東西了。──茂木裕人 ◇ 曾經失敗過的人,才能獲得那些總是成功的人得不到的寶貴經驗。──正岡明美

目錄

序章 第1章 百年招牌 第2章 塔拉烏馬拉族的啟示 第3章 後發跑者 第4章 訣別之夏 第5章 尋訪鞋底之旅 第6章 敗者的苦衷 第7章 蠶絲土 第8章 試誤摸索 第9章 新「陸王」 第10章 革命性的開展 第11章 王牌代打 第12章 例行賽初登場 第13章 新年決戰 第14章 亞特蘭提斯的一擊 第15章 小鉤屋的危機 第16章 颶風之名 第17章 小鉤屋會議 終章 路跑賽的狂熱 尾聲

序跋

推薦文 走一趟熱情與夢想之旅 閱讀人 鄭俊德 提到運動鞋,我相信很多年輕朋友,都會想到那些充滿現代感的跑鞋品牌,但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繼承家業,家業的收益卻日漸減少;想轉型做跑鞋,要挑戰的對手又是這些跨國大企業。你又要如何迎戰? 接下來與你介紹的這本書《陸王》就是面對這樣的光景,書中主角宮澤紘一繼承了一家製作足袋的百年老店「小鉤屋」,他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克服時代潮流的衝擊,在幾乎沒落的夕陽產業中,轉型為運動鞋製造商的故事。 聽到「足袋」,你一定會很好奇這是什麼東西。足袋算是一種襪子,前方大拇指處會分開──「忍者」腳下所穿的就是足袋,穿起來很有裸足感,所以日本人很喜歡。但長得像足袋的跑鞋卻很少出現在各類運動場上,這就是最大的難關之一。 這家足袋廠要轉型成運動鞋廠,說來容易,但做起來很難。國際大廠充滿銀彈、通路等資源,一家小工廠想要挑戰這幾乎牢不可破的運動品牌市場,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但也因為看似不可能,這本書才能感動近百萬讀者,點燃對工作意義的思考與持續前進的力量。 經過多次研發與改造,終於設計出新一代跑鞋,卻因沒有廣告宣傳的資源,很難被人們知道。主角們最單純的想法就是,拿出好成績就是最好的廣告,但有哪個選手願意拿自己的比賽成果與一家小工廠合作呢? 就在偶然的相遇下,一位陷入低潮的跑者,成為機會之繩,但真的有這麼容易就能幫助小鞋廠成功嗎?最後的努力又是否能救活這家工廠呢? 書中有幾句話,特別讓我印象深刻: 「不管遇到什麼困難,不去克服就無法前進。既然這樣,就只能奮戰了。」 「一旦放棄就完了。不要擅自決定結束,那只不過是逃避。」 這趟熱情夢想之旅,就有待各位讀者朋友們親自跑一趟了,我相信你也會被主角們所激勵。 離地,才能得到自由 Jay的跑步筆記 許立杰 《陸王》是一部凡是身為跑者,都會真心喜歡的寫實小說。 作者池田戶潤擅長描寫人在面臨生命的瓶頸與挑戰時,展現出的掙扎與能量。在最為人稱道的作品「半澤直樹」系列中,描述了主角即使面臨大企業的逼迫,仍能快意復仇的爽快。而《陸王》雖有類似橋段,卻更著重於個人對於理想的堅持、以及不輕易妥協的決心。 製作足袋的百年企業小鉤屋面臨著因現代生活習慣的改變,導致足袋需求量下滑的困境,並努力在越來越少人穿著足袋的社會中尋找出路。在守舊及創新的兩難中,小鉤屋社長宮澤明知自己背負著家族企業的招牌,卻仍決定放手一搏;宮澤社長的長子大地,明明熱愛小鉤屋,卻無法得到嚴厲父親的肯定,再加上求職不順,內心充滿無助;還有長跑界的明日之星茂木裕人,因為受傷而錯失功成名就的機會和知名跑鞋廠商的贊助……整部作品就在這些失望與掙扎的交織中展開! 現實與小說不同,並不是每個故事都能迎來美好的結局,也不是每一份努力都能換來令人滿意的成果。即使如此,《陸王》試圖傳遞給我們的,是對職人精神的驕傲、是對熱愛事物的無條件付出,更是面對挑戰無所畏懼的決心。 跑步圈有這麼一句話:「跑步,是最貼近地面的飛翔。」每個人對於跑步都有自己的執著和理由,也許是為了健康,也許是為了挑戰自己,也或者只是單純透過跑步尋找壓力的出口。 但無論你跑步的原因為何,在離地的當下,我們都是自由的;也只有離地,我們才能得到自由。 那麼,你是否準備好,要跟著《陸王》一起飛翔? 陸王好厚,好享受,好好享受 導演 盧建彰 我剛先去跑五公里才來寫這篇,但你當然不必先跑五公里才能看。 跑到一半,下起雨,心想,要不要回家了?反正,又沒人規定我要跑步,更沒人知道我今天到底有沒有跑。這是我自己的事,不關別人的事,我決定不用跑就不用跑。 不過,我想到,也是我決定我要來跑的。 自己決定的事,會不會,就試著再做一下下看看呢? 畢竟,平常都在做別人決定我要做的事了,何不這次挺一下自己的決定?就一下下嘛。 《陸王》裡的每個人,其實都跟我跑步一樣,並沒有確切的信心,更沒有確切的目標,不去做好像也不會立刻就怎麼樣,甚至比較像是,許多人會在旁邊大聲地喊說,不做不會怎樣,不要去做啦。 跟世上多數的好事一樣。 我說的好事,並不是會讓世界和平那種偉大的好事,而是你知道的,我們平凡人可能接觸到的好事,甚至,好的對象一開始只有我們自己的那種好事,就是那麼小,那麼小,小到你多少會想說,算了,不去做也好,現在這樣也沒怎樣不是嗎? 你只是心裡有個小箱子,小箱子的小蓋子被掀開了一公分,就再用力地把它蓋回去就好,其實,也不用太用力蓋,他自己就會闔著。 要打開蓋子,還比較花力氣。 簡直就像做襪套的,想做跑鞋一樣。 跑步,最難的是去跑步。 想歸想,做的時候,還是一大堆不要不要,我記得村上春樹說過,不去的理由裝起來可是有一大卡車那麼多,顯得去做變得很了不起。 你都不幫你自己了,你還要怪別人不幫你嗎?你還要怪老天爺不幫你嗎? 於是,我假裝沒有雨,繼續往前跑,一會兒,弄假成真,雨停了,我沒有停。 這大概是個禮物吧,因為我對自己好,好讓我自己在為自己的決定動手動腳,好讓我那平常受人指使軟弱無比的自尊,在這時刻,自己尊敬自己一點點。 我想到《陸王》裡的角色,好像就是得面對,好像就是得危急存亡間試著做點什麼,拚他個一把看看,反正,本來就是要輸了,那拚一把再輸不是比較好嗎? 而常常這一把,就是個不一樣的機會,我想到偉大的球評曾公曾文誠先生,在他的《環島浪漫》裡說過,不揮棒,就什麼都不會發生。 正想著這決定是對的,忽然,被毆打了。 不下雨了,下雨是有雨滴,但這不是雨,是機關槍連發,是會在擊中時自動分開成十多顆的子母彈,是雨在毆打我,而且是圍毆,大到我想要報警,原來今天豪雨特報。 我正跑到可以看見海的地方,打在堤岸邊的海浪聲跟雨聲一樣大,兩個人在吵架,而且,很凶。 我全身都濕了,想安慰自己,反正出來跑步不就是會濕嗎? 但這不是濕,我變得好重,好重,衣服吸滿了水,鞋子吸滿了水,腳好重,身體好痛,廢話,因為你正在挨揍。 我當然只好停下來了,躲在巨大的橋墩底下,看著大浪看著大雨,想著人生的風雨就是這樣嗎?就是要這樣打擊我們的夢想嗎? 我也想起以前聽說家裡的長輩受人連累生意失敗,一瞬間歸零,一如《陸王》裡一次又一次的驚險,危機總是會來到。而你在挺身而出的同時,也得挺住;可以停下來,但不要放棄。 後來,雨又變小了,我又繼續跑,跑完我的日課五公里。 因為我知道雨一定會變小的,跟人生的風雨一樣,也跟《陸王》裡的人物一樣,任何事都會不順利的順利完成。 就好像你看到《陸王》那麼厚一本,會想放棄一樣。放棄也不會怎樣,但是啊,不做不會怎樣,做了很不一樣。 或者,要是我跟你說,會很享受。 那,誰不想要享受久一點呢?

內文試閱

〈第1章 百年招牌〉 一聽到宮澤的貨車回來,人稱「玄叔」的富島玄三趕緊打開辦公室大門衝了出來。負責會計事務的富島今年六十二歲,是在公司任職了四十多年的老鳥,從上一任社長,也就是宮澤的父親那一代,就是公司第二把交椅。 「狀態很不錯呢,不愧是菱屋。」 富島解開貨臺的繩子,掀開毯子看了看後說道。然而,口中雖稱好,臉上卻沒有喜色。 「怎麼了嗎?」 多年來的共事經驗,讓宮澤一看到富島的臉就立刻明白。 「剛才有貨被退回來了。」 順著富島的視線,宮澤轉過頭發現倉庫門口旁邊堆了幾個紙箱。 「檢針出錯了。」 宮澤忍不住「嘖」了一聲,朝著剛好出現在倉庫裡的人影大喊:「大地!」 一瞬間露出不耐表情的大地,心不甘情不願地走過來。他是宮澤家的長子,今年二十三歲。從當地的大學畢業後,並沒有找到工作,今年四月起在自家的小鉤屋上班。檢針──也就是在出貨前檢查是否還有縫針留在產品上──是大地的工作內容。 「搞什麼啊你!」 宮澤怒斥走過來的大地。 「是對方沒聯絡好,比約定時間提早來取貨,我有什麼辦法。」大地辯駁。 「請對方等一下啊。」 宮澤不容他辯解。「你啊,一定是心存僥倖,覺得很少會有縫針還留在產品上吧。但就是有不小心疏忽的時候。要是被客戶發現產品上還有縫針,我們公司就要信用掃地了。要對自己的工作更有責任感!」 宮澤說完後,只聽到大地用一聲刻意的嘆息代替回答,彷彿在說他是出於無奈,才會幫忙家業的。 「好啦,社長,大德百貨那邊也說,重新檢針後再立刻出貨就好,這次就別追究了。」 富島說完,轉頭交代大地:「大地,趕快完成檢針作業,我去準備車子。」態度很客氣。 「玄叔,拜託你別寵壞這小子啦。」 宮澤怒氣未消。「這種態度到哪裡都成不了事。還是得狠狠說他幾句才好。」 「年輕人說的那個⋯⋯『就活』嗎?今天好像又失敗了,剛才看他一臉失望地走進來。」 從小看著大地長大的富島,對他特別寵愛。「其實也不用到處找工作,能繼承這間小鉤屋不就好了嗎?啊,抱歉。」 富島瞄了宮澤一眼,吐了吐舌,然後趁宮澤還沒開口前,趕緊對安田丟下一句「剩下交給你啦」,轉身逃進辦公室。 不能讓兒子繼承。 宮澤不止一次公開說過。大地在這裡的工作,只是進入理想公司前的過渡期。 社會上有各行各業,並不是所有行業都能持續成長。 有顯著成長的業種,也有反倒逐漸衰退的業界。 很遺憾的是,再怎麼樂觀看待,足袋製造業正是屬於後者。宮澤心裡很明白。 自己這一代還能勉強打平。 不過,他實在不認為到大地這一代還撐得下去。就連自己都要煩惱業績下滑、老是擔心縫紉機缺了零件,這事業當然不能讓孩子來繼承。 「社長,現在方便嗎?」 回到社長辦公室後,富島從永遠敞開的門口探出頭。 兩人坐在沙發上,隔著茶几面對面。富島將手上的一份資料遞給宮澤。是資金調度表。 「差不多到這時候了嗎?」 富島對著戴上老花眼鏡端詳著資料的宮澤說:「差不多要兩千萬吧。要是這個月底、最晚下個月中沒借到的話,看來就不夠了。」 雖然早知道這個狀況,但一聽到真相,宮澤還是覺得胃部有種沉重感。 「上星期我去銀行時,順便私底下向坂本先生探聽了。」 坂本太郎是小鉤屋往來的埼玉中央銀行的承辦窗口。 「我明天去一趟吧。」 這項工作真令人提不起勁,卻也無可奈何。畢竟,和銀行交涉是宮澤身為經營者的任務。 ***** 「到下個月底前需要兩千萬,是嗎?」 坂本仔細看著宮澤提出的資料。 這是宮澤最討厭的一刻。此時坂本在想些什麼、有哪些盤算,他完全看不透。就像對著X光片、等待醫生的診斷一樣,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接下來的業績會怎麼樣呢?」 坂本終於抬起頭來問道。 「大概,就持平吧。」宮澤回答。 坂本靜靜把資料放在一旁,「可以給我兩週左右的時間嗎?」 原本以為可能會當場被打回票──每次來銀行談貸款,宮澤都擔心得不得了,這下子暫時能鬆口氣了。 「不過,社長,您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面對坂本異常嚴肅的語氣,原先準備起身的宮澤又坐了下來。 「你的意思是⋯⋯」 這裡是銀行的融資櫃檯。這一天不是常見的貸款還款日,又是一大早才剛營業,銀行裡沒幾個客戶。 「小鉤屋再這樣下去,業績還會成長嗎?」 這個問題讓宮澤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是想,如果能拓展新的百貨公司零售點,慢慢擴大銷售通路的話⋯⋯」 「我很了解貴公司的努力。不過,從社會趨勢來看足袋或地下足袋的未來潛力,又是如何呢?我認為,足袋本身絕對不會消失,但是以動物來舉例的話,大概就像瀕臨絕種的物種吧,不是嗎?」 雖然年紀輕輕,大概三十多歲,但坂本這個人向來有話直說。話說回來,宮澤從這段時間往來的經驗裡了解到,坂本的個性耿直,所以自己並不會因為他的這番話而惱怒。 「當然,經營需要踏實的努力,但有時不如換個完全不同的角度思考公司的未來。」 「不同的角度⋯⋯是指什麼呢?」 宮澤不懂坂本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比方全新的業務之類的,怎麼樣?不管是足袋或地下足袋,這樣持續做下去,十年後或十五年後,還能一直提升銷售量嗎?」 宮澤沉吟了一會兒。的確很難想像,小鉤屋的生意可以持續興隆到那個時候。 「坦白說,我認為光靠目前的產品品項會很辛苦。您要不要想想呢?」 還真沒想過呢。 要說新產品,自己還真的毫無概念。了不起就是增加足袋的種類或系列產品吧,但這實在稱不上全新的業務。 「一時要我想,也想不出來呢。」 看著雙手抱胸的宮澤,「再這樣下去,說不定我們銀行也沒辦法繼續提供融資。」坂本毫不留情地接著說。「目前雖說利潤少,但還算有盈餘,只是從營業額看來,是逐漸減少吧?就算不斷壓縮成本,我認為能做的也很有限。」 別說思考全新業務內容了,一直以來,在以「傳統」為名的基礎上,宮澤總告訴自己「這樣就行了」。再加上製作學習才藝或從事傳統活動時使用的足袋,是代代相傳的家業,他壓根沒想過要開創其他新事業來取代足袋製造這一行。 更何況,在泡沫經濟時期,業界有不少公司因為胡亂投資導致破產,讓宮澤始終擺脫不掉「還是老老實實做足袋比較安全」的想法。 「我提個簡單的建議⋯⋯」 坂本不忍看著宮澤一臉苦惱。「雖然說是『全新的業務』,但最好不要挑完全陌生的新領域。畢竟完全沒有接觸過,或是沒有任何淵源的行業,做起來風險會比較高。能運用現有技術是最理想的。對了,您認為小鉤屋的強項是什麼呢?」 又是一個宮澤聽了無法立刻回答的問題。 「強項啊?我從來沒想過耶。」 坂本露出苦笑。「請您好好思考一下吧。一定有的,否則公司不可能持續一百多年。」 「這倒是。」 話雖如此,但還是搞不清楚。 「不過,沒弄清楚強項就要發展全新的業務,應該很難吧。」宮澤的態度依然消極。 「雖然說最好不要離本業太遠,但一開始還是別太限制住各種可能性比較好喔。」坂本提出建議。「不要一開始就貶低自我,覺得『反正做不到』或是『小公司不可能』。反倒可以樂觀一點,想想有什麼是可以實現,或是有興趣的事業,先抱著自由開放的角度來思考。」 「自由的角度啊。」 「總之,請試著想一想吧。」 仍如墜入五里霧中的宮澤,帶著坂本的這句話離開銀行。 ***** 沉悶的梅雨季,落下的雨滴打溼了車輛的擋風玻璃。今年梅雨季的雨量雖然不多,但看來也不會因此早些結束。 還不到早上九點。東北高速公路在接近東京的地方漸漸出現車潮;到了要接上外環道附近時,甚至變成只能龜速行駛的車陣。看到前方車輛閃起警示燈,只能減速跟在後頭的宮澤,拿起放在杯架上的瓶裝茶,喝了一口。 心情之所以如此陰鬱,不只是因為下雨。 昨晚,宮澤因為一點小事跟兒子大地起了爭執。 大地為了接受埼玉市一家中型機械製造商的面試,要向公司請假,知道此事的宮澤念了他一頓:「你怎麼都沒說?公司的人手也需要安排,有事請假要先講呀!」 而且一問之下才知道,大地要去應徵的竟然是業務的職缺。想想兒子都二十幾歲了,父母實在不該對他找工作的事有太多意見,但看到他打算找份跟工學院所學完全不相關的工作,還是忍不住挖苦一句:「難道只要有工作,哪裡都好嗎?」 「總比這年頭還在做足袋的公司好一百倍吧──」 聽到大地的反駁,宮澤再也忍不住地暴怒起來,兩人大吵。 「真拿這小子沒辦法。」 邊嘆氣邊碎念的同時,宮澤突然想起三十年前的往事。 從本地的大學一畢業,宮澤就進入東京的大型百貨公司──大德百貨工作。父親勸他,與其直接進入家裡的公司,不如先到其他地方磨練一番,於是讓他進入當時已經有生意往來的大德,負責賣場銷售,累積經驗。 有著形形色色顧客穿梭的百貨公司裡工作,讓宮澤見識到與自幼熟知的足袋製造業截然不同的企業文化。 「當時我是抱著什麼想法工作呢?」 總之,他只記得自己受到很嚴重的文化衝擊。畢竟小鉤屋的業務中,並沒有直接對一般消費者販售這一塊。 即使想著「如果能在那段磨練的時期,學到現在派得上用場的東西就好了」,但此刻也只是馬後砲。當然,那時或許因為年輕氣盛的緣故,沒一件事能做好。但宮澤又想:回顧自己的人生,曾經嘗試挑戰過什麼嗎? 答案是「NO」。雖然昨天他同意富島的話,同時也忍不住在緩緩行駛的車內自嘲:「這年頭,還有哪家公司靠一百年前的縫紉機賺錢的?」 無論如何,他希望大地能過著跟自己不同的人生。光是為此,就不能讓兒子一直待在小鉤屋。 繞了幾家百貨公司、專賣店,接著轉往澀谷、新宿拜訪幾位客戶,卻很難說有什麼實質的成效。 最後一家是池袋的百貨公司,那裡同樣白忙一場。和賣場負責人道別後,宮澤拖著疲憊的腳步走向下樓的電梯。這時,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查看,發現有一則訊息,是高三的女兒小茜傳來的訊息。 「別忘囉!」 看了訊息一眼,宮澤想起來了。 女兒託他買一雙運動鞋回去,但可不是要爸爸幫她挑,而是從品牌、顏色到尺寸都一一指定,簡訊裡還貼心地附上照片。 他從工作人員的專用出入口走出去後,再次進入百貨公司,來到位於體育用品賣場旁的運動鞋專賣區。 宮澤說了想要的尺寸,在店員到倉庫取貨的這段空檔,無事可做的他在賣場東看西看。 這裡跟靜悄悄的日式服飾賣場截然不同,運動鞋專賣區裡,有不少穿著時髦的顧客。陳列在這整面牆上的鞋子,到底有有多少種呢?而且每一款都要價一萬圓左右,更有要價數萬圓的高級品。 同樣是穿在腳上的產品,但業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遠啊。宮澤感觸良多,這時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隻鞋。 「這是什麼啊?」 外型很奇特的鞋。一般跑鞋前端都是圓的,但這隻鞋的五根趾頭是分開的;而在大多數將腳跟墊高的跑鞋中,這隻鞋看來特別扁平,就像忠實重現喜馬拉雅雪人的腳掌般。 「您要找跑鞋嗎?」 宮澤聚精會神盯著那隻鞋時,年輕店員過來打招呼。 「這鞋很有意思啊。」 「這是 Vibram 出的鞋款,叫做『FiveFingers』。」 店員以熟練的口吻介紹。「如您所見,這雙鞋的外型完全保留五根腳趾,跟以往的跑鞋相比,跑步的時候更有抓地感。雖然看起來有點另類,不過很受歡迎喔。」 「這款鞋很受歡迎啊?」 宮澤拿起鞋子,仔細端詳。比想像中來得輕,看起來跟地下足袋倒也有幾分相似。 「跑步時可以體會到前所未有的裸足感,也有顧客穿過之後就上癮了。您要不要試穿看看呢?」 其實,這就跟有些人愛穿地下足袋的理由是一樣的。因為能保有像是赤腳抓地的感覺。宮澤不需要試穿就能體會,畢竟地下足袋和足袋同樣是小鉤屋的主力商品。 「不用了,謝謝。」 宮澤向對方點頭示意,轉身離開時,剛才那位店員剛好拿著運動鞋盒走過來。 ***** 在東京拜訪各個客戶告一段落,從最近的交流道開上高速公路時,已經晚上七點多了。宮澤和各家廠商的採購人員都是老交情,聊起生意沒完沒了。不過,想到大德百貨的賣場要縮減一事,還是讓他大受打擊。 多年來累積的業績,就這麼一點點,又一點點地失去。 就算談什麼文化或傳統,但所謂的社會變化與趨勢,就是會硬生生地把那些跟「潮流」無關的消費者需求抹除。如果這就是時代的浪潮,那麼抵抗本身或許正是徒勞無功的行為吧。 車潮從擁擠的首都高速公路轉入東北高速公路後,終於動了起來。 雨停了。但此刻宮澤心中下著雨。 (對了,大地的面試不知道怎麼樣。) 宮澤駕著車,心裡不斷浮現各種念頭,但全是零碎的片段,一出現馬上又消失。這些碎片抓不住,毫無秩序,就連意義也不明確。在這之中,突然冒出頭來的,就是剛才看到的那雙五趾鞋。 能以赤腳抓地的感覺跑步⋯⋯ 「這麼說來,以前也穿過足袋跑步呢。」 現在雖然已經看不到了,但是在宮澤小時候,運動會時穿著足袋賽跑並不罕見。仔細想想,跑步和足袋也不是毫無關聯啊。 再進一步想想,從某個角度來看,那款「FiveFingers」不就是足袋嗎?雖然鞋底是橡膠,外型也有些不同,但說穿了其實就是地下足袋的跑鞋版嘛。 「如果能掌握時代脈動,說不定能讓更多人接受足袋。」 宮澤在車上自言自語。他從來沒想過把足袋的特色和「跑步」結合;這有一部分也是太受到傳統與先入為主的觀念局限。 從鑽研「跑步」到最後開發出五趾鞋,真叫宮澤甘拜下風。照理說,這應該是自己要想到的點子啊。然而,宮澤內心卻早有成見,認為跑步當然是穿一般的跑鞋。 要在市場投入這類顛覆既有印象的產品,雖然需要相當大的勇氣與決心,但這正符合所謂的「全新業務內容」。 這時,浮現在宮澤腦海的,是在不同的創意與著眼點之下,自家產品是否還有打入市場的空間。 回想剛才看到跑鞋賣場的盛況,市場似乎很順利地成長中。 如果類似地下足袋的跑鞋很受歡迎,那麼反過來說,將地下足袋改良成跑步用品,說不定消費者也會接受。而一講到地下足袋,宮澤可是自信滿滿,不輸給任何人。 「我們公司是不是也能推出這種產品⋯⋯」 這想法也太天馬行空了吧。的確,概念或許天馬行空,卻值得討論看看,說不定還能一舉開發出新的客源。 宮澤想像著剛才在那個運動鞋賣場裡,陳列著一整排小鉤屋地下足袋的景象。嘴角忍不住泛起微笑。 守護傳統和受限於傳統,完全是兩回事。 如果要打破這層硬殼,此刻不正是最佳時機嗎? 〈第2章 塔拉烏馬拉族的啟示〉 「欸,玄叔。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隔天早上,宮澤來到富島的辦公桌前,從旁邊拉了把椅子坐下。「之前不是講過馬拉松足袋嗎?我想組一個開發小組,你覺得怎麼樣?」 看著帳簿的富島抬起頭,將鼻梁上的老花眼鏡戴到頭上,直盯著宮澤。 「這件事依社長的想法去做不就行了?我沒什麼特別的意見。」 其實他應該很擔心公司會就此偏離本業吧,但他不會輕易讓人窺見真正的想法。 「這樣啊,那就這麼決定了。」宮澤接著說:「這是我規畫的小組名單。」他點出了幾個人的名字。 首先是股長安田、縫製課的領班正岡明美,還有宮澤的兒子大地。另外宮澤還打算邀請埼玉中央銀行的坂本來做觀察員。至於開發小組的領導人,由宮澤本人接下,初期先不定期開會、擬定業務計畫。 「安仔跟大地沒什麼問題,但明美懂跑鞋嗎?」 明美今年六十四歲,在平均年齡六十歲的縫製課裡,她不但是率領大家的活力大嬸,縫製技術更堪稱國寶級。要思考產品款式、製作測試樣品,絕對少不了明美的加入。 「我會想辦法跟她談談。」宮澤說道。「總之,光放在我腦子裡思考是永遠不可能開始的,先付諸行動再說。能不能也請玄叔幫幫忙呢?」 「嗯嗯,既然社長都這麼說了。」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池井戶潤

1963年生於歧阜縣,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 從小喜愛閱讀推理小說,於是立下志向,以獲得江戶川亂步獎為目標。1998年以《無底深淵》一書獲得第44屆江戶川亂步獎、2010年以《鐵之骨》獲得第31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2011年時再以《下町火箭》獲得第145屆直木賞。 由於人物形象生動,再加上主題容易讓人產生共鳴,許多作品皆已改編為影視作品,包括「半澤直樹」「下町火箭」「女銀行員花咲舞」系列,以及《七個會議》《飛上天空的輪胎》《陸王》等。

基本資料

作者:池井戶潤 譯者:葉韋利 出版社:圓神 書系:小說緣廊 出版日期:2019-08-01 ISBN:9789861336947 城邦書號:A610243 規格:平裝 / 單色 / 544頁 / 14.8cm×20.8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