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后宮‧如懿傳【全新影視修訂版】全八冊套書,附《番外篇別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后宮‧如懿傳【全新影視修訂版】全八冊套書,附《番外篇別冊》

  • 作者:流瀲紫
  • 出版社:希代
  • 出版日期:2018-11-28
  • 定價:2240元
  • 優惠價:7折 1568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內容簡介

后宮‧如懿傳【全新影視修訂版】全八冊套書,附《番外篇別冊》 全套內含: ●后宮‧如懿傳【全新影視修訂版】1-8冊,共八冊。 ●雋永套書書盒 華美高雅,手感細緻,宛如展開一卷清宮名畫,帶你走入淒美雋永的后宮史詩。 ●套書限量贈送《番外篇別冊》 25開別冊,64頁,含六篇全新番外,超過萬字,帶你回味青櫻、弘曆尚在潛邸時,沒有算計只有甜蜜的青澀歲月。 年度清宮大劇《如懿傳》全新影視修訂版 清宮小說大腕作家流瀲紫歷時五年全新演繹, 點閱率指數型狂飆, 看過原創小說的人也說過癮── 「電視劇的如懿跟原書的如懿不一樣了!」 這是讓沒看過原創小說的你會震撼的版本。 這是讓看過原創小說、電視劇的你會恍然大悟、回味無窮的版本! 「《后宮•如懿傳》是講乾隆第二任皇后的故事,我無法改變她的結局,只想更豐富她的人生。」——流瀲紫 與原創小說截然不同的角色再現,重新刻畫如懿的情深無儔、倔強自尊。一生渴盼的真心相許,最終仍不過是鏡花水月,青櫻與弘曆琴瑟和鳴的願景終究未能圓滿。在繁花落盡之後,如懿放下了無限酸楚與孤涼,終為自己選擇一回,揮別后宮的愛恨與悲歡。 ★關於全新影視修訂版《后宮•如懿傳》── 這是一部「有生命」的小說。2013年原創小說第一冊出版,至2015年完結篇後,流瀲紫著手改編電視劇本,歷時五年重新詮釋、完整了《后宮‧如懿傳》,書中的如懿、海蘭、琅嬅、金玉妍、蘇綠筠……這些深宮的女子們的個性、命運、內心的悲喜都更立體、更深刻;乾隆、凌雲徹經過淬煉後,更有生命力,新版《后宮‧如懿傳》中的所有人物輪廓、劇情走向、對話獨白,更加走心,讓人不禁反覆品味,各種幽思沁入心脾。 ★全套八冊擴大編寫,愛情、婚姻、女性的自我追尋更深刻 一字一句重新修訂,細膩雕琢,更貼近影劇,角色刻劃更為真實,連環計謀更加精巧,劇情走向更出乎意料。 說盡女人在愛情中如何摸索自我、尋找最舒適的位置,在皇權至上的殘酷環境下,寫出現代女性的自主思維,細細描繪如懿雖願為一心一意的愛情而忍受宮闈的禁錮,仍一生堅守自尊,最終為自己決定命運、選擇了自由,更賦予如懿一個堅強而獨立的靈魂。 從小說中可以讀到每一個如同你我的血肉之軀在深宮中上演日常的小幸福、不得已與莫可奈何,我們正經歷的生活,在書中如實地上演。 ★電視劇刪減12集的內容,小說一次解明 官方三度審查、刪減將近12集內容才得以播出。一刀未剪的劇情,最真實的后宮,都在小說中完整呈現。 如懿的最初: 「蘭因絮果」究竟真意是什麼?為何如懿最後會將一生總結成這四個字?新版如懿背負姑母烏拉那拉‧宜修的家族期待,與愛新覺羅‧弘曆青梅竹馬,這兩重身分隨著如懿進入紫禁城,影響著她的選擇、帶領她一步一步走向幻滅。 情節轉折補充: 弘曆如何成為乾隆?一個曾經深情的夫君,為什麼在婚姻裡會變成薄情寡恩的君王?凌雲徹對如懿的情感是什麼樣的存在?如懿最後究竟是如何死亡?為什麼如懿的兒子沒有當上皇帝?海蘭究竟是怎麼幫如懿平反的?劇集沒有演出的故事細節、原創小說版未解開的疑惑,宮鬥算計背後的真相、愛恨情仇的內心糾葛,所有未交待的前因後果都有深入解答。 ★套書限量贈送《番外篇別冊》,特別收錄六篇全新番外,超過萬字,帶你回味一個個揪心的瞬間! 青櫻、弘曆尚在潛邸的青梅之情;如懿、乾隆微服共遊杭州的濃情密意;嬿婉木蘭浴場色誘乾隆的千姿百媚;玉妍入宮前對北族王爺的痴心相對;以及青櫻弘曆、嬿婉雲徹在入紫禁城前曾意外交會的人生瞬間…… 紅遍全球清宮劇經典《后宮‧甄嬛傳》續篇《后宮‧如懿傳》 卡司陣容、製作規模更上層樓! ★耗時兩年拍攝製作,極盡精緻奢華,最絕美的視覺體驗。 ★唯一一部兩岸三地、亞太地區和全美洲同步首播的華語古裝劇。 ★周迅、霍建華、張鈞甯、陳沖、董潔、李純……等實力派演員領銜主演 各界推薦 你問我為什麼要接這部戲,我只能說,我會用一部極致的清宮劇去回答你。──周迅 《如懿傳》裡的女人比《甄嬛傳》更「狠」!──《新京報》 《后宮.如懿傳》完全可以被當成一部正劇來看待,作者對後宮內權謀爭鬥的描寫、對封建皇權下扭曲人性的刻畫,乃至每一個宮廷細節的考究入微,令人歎為觀止。──當代歷史作家曹升

目錄

(壹) 第一章 靈前 第二章 尊封(上) 第三章 尊封(下) 第四章 風雨 第五章 自處 第六章 毒心 第七章 求存 第八章 名分(上) 第九章 名分(下) 第十章 哲妃 第十一章 琵琶 第十二章 蕊姬 第十三章 風波 第十四章 凌辱 第十五章 君心 第十六章 玉面 第十七章 漁翁 第十八章 永璜 第十九章 封誥 第二十章 得子(上) 第二十一章 得子(下) 第二十二章 山雨 (貳) 第二十三章 阿箬 第二十四章 對食 第二十五章 西風恨 第二十六章 獨自涼 第二十七章 鬼珠 第二十八章 延禍 第二十九章 喜憂 第三十章 流言 第三十一章 春情 第三十二章 三雕(上) 第三十三章 三雕(下) 第三十四章 驚蟄 第三十五章 伏變 第三十六章 前事 第三十七章 無路 第三十八章 冷苑(上) 第三十九章 冷苑(中) 第四十章 冷苑(下) 第四十一章 幽居 第四十二章 空谷(上) 第四十三章 空谷(下) 第四十四章 舊愛 第四十五章 端慧 (參) 第四十六章 嬿婉 第四十七章 相慰 第四十八章 蛇禍 第四十九章 暗湧 第五十章 玉鐲 第五十一章 重陽 第五十二章 火焚 第五十三章 雙毒 第五十四章 復生 第五十五章 嫻妃 第五十六章 恩寵(上) 第五十七章 恩寵(下) 第五十八章 事破 第五十九章 鞭刑 第六十章 情心 第六十一章 魂夢 第六十二章 遙遙 第六十三章 兩心 第六十四章 春櫻 第六十五章 死言 第六十六章 慧賢 第六十七章 復恩 第六十八章 永琮 (肆) 第六十九章 擇路 第七十章 茉心 第七十一章 琮碎 第七十二章 遠嫁(上) 第七十三章 遠嫁(下) 第七十四章 琅嬅 第七十五章 崩懌 第七十六章 暗湧(上) 第七十七章 暗湧(下) 第七十八章 圖窮 第七十九章 絕念 第八十章 姐妹 第八十一章 媚好 第八十二章 私情(上) 第八十三章 私情(下) 第八十四章 琉璃脆 第八十五章 彩雲散 第八十六章 玉痕(上) 第八十七章 玉痕(下) 第八十八章 笑語閒 第八十九章 風波定(上) 第九十章 風波定(下) (伍) 第九十一章 鳳位 第九十二章 鴛盟 第九十三章 穿耳 第九十四章 母家 第九十五章 驚孕 第九十六章 螽斯 第九十七章 嬿舞 第九十八章 紅豔凝香 第九十九章 旋波 第一○○章 玫凋(上) 第一○一章 玫凋(下) 第一○二章 初老 第一○三章 見喜 第一○四章 歡愛 第一○五章 得意 第一○六章 端淑 第一○七章 女哀 第一○八章 醉夢 第一○九章 烈火 第一一○章 自保 第一一一章 進退 第一一二章 崑豔 (陸) 第一一三章 秋扇 第一一四章 皇子 第一一五章 茶心 第一一六章 黃鵠歌 第一一七章 傷情薄 第一一八章 西風涼 第一一九章 蕭牆恨(上) 第一二○章 蕭牆恨(下) 第一二一章 相隨 第一二二章 傷花 第一二三章 出嗣 第一二四章 傷金 第一二五章 悼玉 第一二六章 祥瑞 第一二七章 離析 第一二八章 暗香 第一二九章 異變 第一三○章 妄事 第一三一章 巫蠱(上) 第一三二章 巫蠱(下) 第一三三章 斷腕 第一三四章 女心 (柒) 第一三五章 沉浮 第一三六章 新秀 第一三七章 豫嬪 第一三八章 香見歡 第一三九章 香事 第一四○章 好逑 第一四一章 傾雨 第一四二章 紅顏哀(上) 第一四三章 紅顏哀(下) 第一四四章 寶月明 第一四五章 環敵 第一四六章 空月幽 第一四七章 梅邊影邊 第一四八章 故劍(上) 第一四九了 章故劍(下) 第一五○章 朱色烈 第一五一章 紅粉意 第一五二章 木蘭情 第一五三章 流言 第一五四章 茂倩 第一五五章 同林鳥 第一五六章 分飛 第一五七章 辱身 (捌) 第一五八章 竊心 第一五九章 連禍 第一六○章 驚疾 第一六一章 末路 第一六二章 雲去雲無蹤 第一六三章 多事秋 第一六四章 佛音驚纏心 第一六五章 舊地 第一六六章 花事豔 第一六七章 離心 第一六八章 兩相別 第一六九章 春弭 第一七○章 琪薨 第一七一章 鎖重門 第一七二章 蘭因絮果 第一七三章 無處話淒涼 第一七四章 櫻落 第一七五章 決絕 第一七六章 孤身 第一七七章 莫須有 第一七八章 空名 第一七九章 幽夢 第一八○章 落鎖 尾聲 後記 《番外篇別冊》 番外一 杭州 番外二 金蓮吐豔鏡光開 番外三 凌霄 番外四 人在蓬萊第幾宮 番外五 誰記年少青衫薄 番外六 萬壽長夜歲歲涼 番外七 許願

內文試閱

第六章 毒心      景仁宮中煥然一新,顯而易見是打掃過了,一掃上回來時的頹唐之氣。滿地的鴿糞荒草都拾掇乾淨,連宮殿的朱漆都刷新了半茬,只有半茬,顯然是尊封之事戛然而止,內務府見風使舵,又停了巴結。倒落得這麼難堪的一個景象,殿門半是斑駁半是散發著朱漆特有的香味,像一個來不及豔妝的半殘婦人的面孔,格外淒涼。   她推門進去,殘燭舊燈都換成了佛手的青銅燭臺,殿中收拾得乾淨,雖然是喪期,都換了一色的烏藍鑲月白錦墊。她行步間並未帶起塵埃的氣息,連茶盞都是乾淨的。姑母正坐在暖閣中,對著一盞清茗出神不已。青櫻輕聲喚道:「姑母。」   烏拉那拉皇后緩緩站起身來,她已經脫下服喪的衣衫,著鳳袍,戴鳳冠,氣勢威嚴。她的面孔細心敷過脂粉,點過胭脂,一掃往日垂老之態,依稀竟有往日的中宮風采。若不細看,很難察覺鳳袍是許多年前的樣子,繡樣已經死板,那五彩明鳳要飛也展不開翅膀似的。袍角和襟紐的線頭有些鬆脫。   她緩步走到姑母跟前,行了見自家親眷的禮儀。   烏拉那拉皇后動也不動,只道:「我正要找妳,妳先來見我了。」   青櫻沉沉點頭:「割開肉,扳開骨,我和姑母流著的血都是烏拉那拉氏的。」她努力擠出笑色,「我來告訴姑母,皇上安排您去行宮,在那兒頤養天年。」   烏拉那拉皇后不屑地笑了笑,聲音如同夜鴞一般嘶啞低沉:「這個安排是妳用什麼代價換來的?」   青櫻激起一身戰慄,張口結舌地解釋:「皇上疼惜我,願意讓您活著。」   烏拉那拉氏仰天笑了片刻,笑得眼角都沁出淚來:「怎麼活著?不入史冊,不祔太廟,來日以無名無姓的先帝嬪妃身分下葬,再不能和先帝同穴而眠,是嗎?」她緩一緩氣息,「再說了,皇帝疼惜妳?這些安排,沒有鈕祜祿氏授意,皇帝能答應妳嗎?」   青櫻冷汗涔涔,姑母終究是心高氣傲的,烏拉那拉氏的皇后,哪怕看著宿敵成了太后,成為這個帝國最至高無上的女人,還是不屑地以昔日中宮的口吻,稱呼她「鈕祜祿氏」。   更令青櫻汗毛直豎的是,她都只知史書不載生平,姑母怎會知曉得這般細緻?難道,難道是太后來過?   烏拉那拉皇后將青櫻的疑惑盡收眼底,撇了撇嘴:「我和她鬥了那麼多年,還猜不到她的心思?好啊,好狠毒的鈕祜祿氏!青櫻,妳可要好好學著!」   青櫻稍稍安心些,只要姑母不知道那個選擇就好了。可是,她命將不存,又能學太后什麼呢?青櫻雙脣顫抖,實在答應不了,只得搖頭。   烏拉那拉皇后倒也不惱,和顏悅色地招招手,示意她走近。自從禁足之後,難得見姑母一兩回,她都沒什麼好臉色,畢竟困苦之人,難以自悅,何以悅人。烏拉那拉皇后跟前放著一盞紅棗茶,那微甜的氣味,大概能點綴她形同冷宮的苦厄生活,或許,也是她苦中作樂的希望。可青櫻莫名地覺得有些怕,那暗紅的顏色,就像快要乾涸的血色。烏拉那拉皇后示意她喝,她實在無甚心思,只得將茶盞往自己跟前撥了撥。烏拉那拉皇后柔聲道:「我做皇后尚未禁足的時候就愛喝這紅棗茶,這幾年連這個都喝不上,如今鬧了尊封,倒又有了。妳別嫌棄這個,好歹是皇后愛喝的東西。」她頓一頓,憐惜地看著青櫻,「青櫻,姑母知道妳的性子。妳對姑母孝順,心裡有姑母,否則不會這麼多年都不怪姑母。妳本來該是弘曆的嫡福晉的,若不是選福晉那日我被禁足,妳也不會差點被先帝趕出宮去,最後只落了個側福晉。是姑母連累了妳。」   前塵往事何必再言。這世間親眷骨血,無不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青櫻想起皇帝,只覺萬般鬱結都鬆散開來,只餘如蜜清甜:「姑母不要這樣說,皇上對我頗為鍾愛。」   烏拉那拉皇后啜飲了一口紅棗茶,看了青櫻一眼,徐徐道:「皇帝待妳好便最好。青櫻,妳有皇帝的眷顧,妳是烏拉那拉氏唯一的指望,妳要得寵,妳要成為皇后,才能與心愛之人生死不離。」   青櫻望著烏拉那拉皇后,屏息斂神,鄭重下拜:「青櫻不敢妄求皇后之位,只求與皇上恩愛長久。」她錐心痛楚,不敢往下說下去。可是便是這樣的恩愛,不說長久,眼前也再難得了。   烏拉那拉皇后脣角揚起譏誚的笑意:「妳只想做個寵妃嗎?除了擁有寵愛,還有什麼?寵妃最大的優勢不過是得寵,一個女人,得寵過後失寵,只會生不如死。我瞧妳啊,是側福晉做慣了,半點心志也沒有了。」烏拉那拉皇后冷冷掃她兩眼,「咱們烏拉那拉氏怎麼會有妳這樣目光短淺之人?」她大約有些氣惱,將盞中的紅棗茶一飲而盡,才稍稍平復。   青櫻覺得滿臉都燒了起來,訕訕地垂著手立著,不敢說話。   烏拉那拉皇后道:「等妳紅顏遲暮,機心耗盡,妳還能憑什麼去爭寵?姑母問妳,寵愛是面子,權勢是裡子,妳要哪一個?」   寵愛與權勢,是開在心尖上最驚豔的花,哪一朵,都能豔了浮生,驚了人世。青櫻思忖片刻,暗暗下了決心:「青櫻貪心,自然希望兩者皆得。但若不能,自然是裡子最最要緊。」   烏拉那拉氏頷首:「這話還有點出息。人云宮門深似海,立足艱難。何況妳又是我的姪女兒,要在後宮立足,只怕更是難上加難。」   不是難上加難,是根本無地可立。   烏拉那拉皇后眼中精光一閃,口中有些發狠:「要在後宮立足,恩寵,皇子,固然不可少。但是青櫻,妳要隱忍,更要狠心。斬草除根,不留後患。乾淨俐落,不留把柄。妳要爬得高,不是只高一點點。妳高一點點,人人都會妒忌妳謀害妳;可是當妳比別人勝出更多,籌謀更遠,那麼除了屈服和景仰,她們更會畏懼,不敢再害妳。」   青櫻有些懵懂,烏拉那拉皇后看她一眼,並不理會,繼續道:「後宮之中,人人都想有所得,不願有所失。可是青櫻,妳要明白,當一個人什麼都可以捨棄之時,才是她真正無所畏懼之時。」烏拉那拉皇后頗為唏噓,「我這一生啊,就是太過於在乎后位,在乎先帝的情分。我已是敗軍之將,可青櫻,妳還年輕。姑母告訴妳的,妳要牢記。這世間,為夫妻易,至死維繫夫妻之情難。雖然,如今妳和皇帝連夫妻都算不得。我一生只盼與心愛之人生同衾,死同穴。我做不到的,妳要做到。而且妳比姑母幸運,妳已經有了弘曆的寵愛,不像姑母只為皇后,而沒有成為一個得到夫君鍾情的皇后,最終還成了一個棄婦。」   青櫻哪裡應承得下來。毒藥已在閣中,不過仰脖子一喝,就能斷了生路,保全姑母。她是晚輩,她是得過姑母眷顧的人,無論如何,不能看著愛惜過自己的長輩被逼死。而且,便是姑母不在了,她是烏拉那拉氏的女人,景仁宮的姪女,太后怎能容她好過?她沒的選,只有這一條路。   烏拉那拉皇后見青櫻這般不肯答應,不覺嘆了口氣,動情勸道:「我知道妳心裡有弘曆,來日妳想與他生同衾、死同穴嗎?」   生同衾、死同穴?男女相悅,至高所求不就是這個嗎?她忽然懂得了姑母,若是心中有真情摯意,誰不求如此?上至鳳座中宮,下至布衣女子,無一不是。   烏拉那拉皇后的語氣帶著深深的誘惑:「我一生只盼與心愛之人生死相依。可惜我做不到了。妳若有此心,就唯有做他的皇后,與他成為嫡正的夫妻,才能生死不離啊。」   青櫻幾乎是動心了,她情不自禁地要答允,驀然,富察氏永遠帶著無可挑剔的溫厚笑容的臉又浮現出來。往後的日子,她若不在了,有富察氏這樣的正妻在身邊,皇帝也該會歲月無憂,日日歡喜的吧。青櫻訥訥道:「姑母,富察氏從前是一個好福晉,來日也會是一個好皇后。」   烏拉那拉皇后輕蔑地瞟著她,忽然眉頭擰緊,似不堪承受氣惱一般,抓緊了心口:「庸庸碌碌,毫無心氣。烏拉那拉氏怎會有妳這樣的女子!」   言罷,她忽然一口鮮血嘔出,那空了的茶盞中,立刻被濺上幾滴暗紅的血,如那熬濃了的紅棗茶一般。   青櫻嚇得腿一軟,差點從榻上滑下來。她趕緊上前扶住烏拉那拉皇后:「姑母,姑母,您別動氣。」烏拉那拉皇后脣角的鮮血滴落,落在青櫻白皙的指尖,那種溫熱的鹹腥氣,嚇得她淚都落下來了。她無措地道:「姑母,您怎麼了?青櫻聽話,您別氣著了。」   烏拉那拉皇后盈然一笑,竟有幾分明媚之意:「我用一盞毒藥送自己歸西,換妳活著留在後宮。」   青櫻驚得背心汗毛陣陣豎起,整個人定在原地,只覺得冷汗涔涔而下,如細小的蟲子慢悠悠爬過,所過之處,又是一陣驚寒。「不!不是的!我已經告訴太后,我死,換姑母活著。她會讓您活著的。」   烏拉那拉皇后又露出了那種輕蔑的神色:「蠢!鈕祜祿氏從來就是要我死。妳死有什麼用?」   毒藥!是毒藥!青櫻盯著那裝過紅棗茶的茶盞,全然明白過來。她竟這樣糊塗,什麼也沒有察覺。「姑母,這毒藥是哪裡來的?」   「鈕祜祿氏一定也要妳選了,是我死,還是妳死。青櫻,姑母捨不得妳的小命兒。」   青櫻滿面是淚,她低低地喊:「一命換一命,太后不會食言的!」   烏拉那拉皇后臉上一冷,面色有些淒厲的猙獰:「鈕祜祿氏當然不會食言,毒藥給了妳,她也給了我。是死是活,咱們姑姪倆自己選。如果是妳死,她會讓我活,可妳死了,妳心愛的弘曆會讓我好過嗎?」她揚起下頷,驕傲道,「就算弘曆在乎我是妳姑母,許我苟延殘喘。可我是堂堂大清門走進的皇后,我怎能在鈕祜祿氏的鼻息下無名無分,苟延殘喘。與其如此,我寧可死。」她口角的血越湧越多,驟然笑道,「鈕祜祿氏的這毒藥給得好哇,她這個人,從來不為毒身,只為毒心。」   毒心?青櫻完全不懂得,她來不及去分辨何為毒心,烏拉那拉皇后嘴角的血已連珠般滑落,沾到了明黃鳳袍上。烏拉那拉皇后盯著衣襟上的血珠,似乎是捨不得鳳袍被汙毀。很快,她笑了笑,語氣酸澀:「我所能教妳的,只有這些了。妳好好活著,我可不想今日這些肺腑之言說給一個將死之人聽。」   青櫻的腦子拚命地轉著,有什麼辦法可以止住姑母的血呢?她慌亂地拿帕子摀著姑母的嘴,想讓她少說幾句,別讓那血流得更多。可是瞬間,烏拉那拉皇后大口大口地嘔起來,每一口都是洶湧的血,淹沒了帕子,沾染上青櫻的衣袖。   那血紅得觸目驚心,烏拉那拉皇后支撐著的力氣被抽離,軟軟地斜下去。她死命地撐著:「青櫻,扶我到鳳座上。去,快去,我要死也得死在那兒。」   青櫻手忙腳亂地,用力拖著烏拉那拉皇后沉重的身體挪到了鳳座上。那冰冷的椅子硌著人,有什麼可坐的?可姑母那樣盼望,她用殘存的力氣拚命挪正自己的身子,像個端坐的皇后一般,露出欣慰的笑意。青櫻哽咽著,烏拉那拉皇后想要伸手摸一摸她的臉,可手卻哆嗦著,怎麼也伸不直似的。她只得道:「青櫻,妳要看著我死,證明我不是被逼自裁,而是憂憤暴斃,怪不得任何人。」   心頭的驚動乍然崛起,青櫻被驚得跪倒在地,不可置信:「姑母,難道您不是要我告訴世人,您是被太后逼死的嗎?」   烏拉那拉皇后聲音微啞:「是!眼下妳我都已無力反撲。如果要妳去對抗鈕祜祿氏,無異於去送死。記著,連恨都不要有。妳要活下去,不僅要讓鈕祜祿氏不殺妳,還要她成為妳的助力!妳要成為皇后,那才是為我報仇,更是對我的報答!」   青櫻跪倒在鳳座下,她腦中一片混沌,幾乎無法思考,只是隱隱約約地覺得,姑母說的是對的。她一邊哭,一邊點頭,她想要去抓著姑母的衣角尋得一點支持和安慰,如小時候一般。可她的手上全是血,一手一個血印子,又弄汙了姑母心愛的鳳袍。她竟不知所措了,可又不敢去尋太醫。姑母這個樣子,是不能被外人看到的。   烏拉那拉皇后看著青櫻,感覺青櫻還是小孩子一般,圍在她膝下,那樣天真無措的。她忽然喚了一聲:「青櫻!」那聲音似乎有些淒厲,青櫻心中一顫,忙道:「姑母,我在,我在。」   烏拉那拉皇后望著虛茫的空中。昏暗的殿內,唯見她面容黯然:「我和鈕祜祿氏鬥了一輩子,她從來就是要我死。只有我死,她才會讓妳活下去,妳才能延續烏拉那拉氏的榮光。」   那是一個女人一生的泣血之言啊!   青櫻忍著淚,無比鄭重:「青櫻明白。」   烏拉那拉皇后端坐在鳳座上,淒然欲落淚:「烏拉那拉氏已經出了一個棄婦,再不能出第二個棄婦了!」   青櫻鼻中一酸,只覺無限慨然。寶座上的烏拉那拉皇后早已年華枯衰,命懸一線,然而卻依然風姿端華,不減威嚴。青櫻情不自禁拜身下去,伏地三叩首:「姑母,您拿自己的命換了我的命。您所囑託的,我一定會做到。」   烏拉那拉皇后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珍惜地撫著被時光侵蝕成暗金色的鳳座,語氣溫柔如春水:「那一年,先帝封我為皇后,那是我一生最好的時候,身膺殊榮,我愛的男人,也還沒有離開我……」   話未盡,烏拉那拉皇后永遠地闔上了雙目。   青櫻熱淚滾落,拜倒在地。   阿箬候在長街深處,本是焦急得如貓兒撓心一般,見青櫻出來,才鬆了一口氣:「小主,妳終於出來了。」   青櫻雙手發顫,把手裡的絹子死死捏住,以周身的力氣抵禦著來自死亡的戰慄。明知一別,再無相見,卻不承想是這樣的收梢。然而除了自己,姑母生活了一世的幽深宮苑裡,還有誰會為她動容?深宮裡的生死,不過如秋日枝頭萎落的一片黃葉而已。那會不會,也是自己的一生?   阿箬見她如此神色,又滿面淚痕,也是嚇壞了:「小主,小主。」她生怕有人瞧見,急急拿披風兜住青櫻,扶住青櫻的手往前走。   青櫻被她拖著走了兩步,終於哭出聲來:「姑母走了,她走了……」   阿箬嚇得魂飛魄散,不知烏拉那拉皇后怎的突然離世,也不敢多問,拉著青櫻便走。夜風幽幽,吹起飛揚的斗篷,恍若一隻恓惶尋著枝頭可以棲落的蝶。青櫻緩住腳步,望著深冷天際寒星微芒,只覺無盡淒然。極目遠望,前朝的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的輪廓在紫禁城無邊無際的黑沉夜空裡如沉默的異獸一般。不知哪兒來的一隻寒鴉,怕是被驟起的夜風驚著了,拍著烏沉沉的翅膀,呀呀地飛遠了。   青櫻忍不住落淚,俯下身體,朝著景仁宮方向深深拜倒,阿箬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趕緊攙住她:「小主,地上的磚涼,您小心身子。」青櫻扶住她的手霍然起身,「去告訴皇上,姑母暴斃了。」   暴斃?阿箬悄悄看青櫻,只見她神色清冷如霜,臉上再無一點遲疑,忙答應了。一輪圓月照過重重赤紅宮牆,千回百轉照映在她臉上,愈顯得她膚色如雪,沉靜如冰。姑母已經不在了,換得她的命,換得她活下來。可是暫且活下來又如何?姑母本要被安置去盛京舊宮終老,她的命運,是否也會如此呢?就算活著,也只能離開皇帝,這輩子再回不了紫禁城。   她靜靜地想著,可不能讓姑母就這麼白白去了呢。      太后坐在永壽宮內,燭火一跳,有些暗了,是燭芯燃得久了,蜷縮成烏幽幽一縷。太后跟前堆著一遝金銀箔紙,慢悠悠地疊著。她的手勢很是熟練,顯然多年養尊處優,這些瑣事還是做得慣。可她的神氣卻是認真而專注的,彷彿這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福珈拔下了頭上的銀簪子,挑亮了燭芯,道:「太后怎麼還做這個?先帝喪儀將畢,不用再燒紙錠了。」   太后頭也不抬,手指俐落地翻飛:「先帝靈前那些都是哀家親手做的,如今手閒不住,多做一些。妳說是燒給哪個烏拉那拉氏?」   福珈是知道的,那毒藥,太后親手給了青櫻一瓶,也親自送去了景仁宮一瓶。這樣的生死決斷,哪裡輪得到新帝的側福晉一個人做主了。她垂著眼皮,輕巧地將一張箔紙遞到太后跟前,了然一笑:「青福晉是晚輩,哪裡配得上您親手做的東西。」太后淺淺一笑,疊好一個元寶,輕輕撂下:「留下一個烏拉那拉氏,是哀家最大的寬容。」   「能得您親手賜藥,兩位烏拉那拉氏,都有福氣。」   太后微微搖頭:「哀家賜藥,不為毒身,只為毒心。且看她們倆如何選便是了。」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流瀲紫

女,以《后宮:甄嬛傳》崛起於網絡。 秉持「水流心不競,雲在意俱遲」的懶人態度,懶寫文,懶思考,犯懶成性。 沉溺詩詞、武俠、言情,尤愛野史。 胸無大志,熱愛阿堵物與美好皮相,迷惑於愛情。 流瀲紫,也是一種唇膏的名字,貌似美麗的顏色,可是喜歡倒著念。 喜歡別人稱自己「阿紫」,卻不願像金庸筆下痛苦於情的阿紫。 刁鑽,犀利,溫柔,忍讓,古怪,情願簡單而快樂。 無意做天使與魔鬼,潛心修煉成阿修羅。 平生所願: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最簡單的願望,恐怕也是很難很難的…… 流瀲紫著作: 《后宮:甄嬛傳》,掀起兩岸三地廣大閱讀風潮! 《后宮.如懿傳》,再創美感顛峰鉅作!

基本資料

作者:流瀲紫 出版社:希代 書系:原創愛 出版日期:2018-11-28 ISBN:9789863044192 城邦書號:A480095 規格:平裝 / 單色印刷 / 28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