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祈路之夏(隨書附贈:雨中相依彩虹書籤2款)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祈路之夏(隨書附贈:雨中相依彩虹書籤2款)

  • 作者:七樂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8-09-18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85折 27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特別活動
◆買就送【雨中相依彩虹書籤】2款,尺寸:5*15cm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直到愛上你,我才知道,原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鏡文學BL主題徵文優選作品, 在愛與傷痛中,窺見幸福的多元樣貌! 收錄: ◆ 詭太郎繪製精美插畫書衣。 ◆ 雨中相依彩虹書籤2張。 ◆ 獨家番外:俞總監視角〈痛愛〉+幸福大結局〈微光〉。 我希望這個故事,是一個可以為與主角有相似處境的人們,帶來希望的故事。於是,決定了「祈路」這兩個字,意思是祈求出路。──七樂 突如其來的愛是如此猛烈, 明知不該,卻還是沉淪。 在這條沒有出口的路上, 有沒有,每個人都幸福的可能? 曾經以為,就算不是因為相愛而結婚, 只要歲月靜好,就是幸福。 性情溫吞的邵恭青,將自己對同性的渴望, 埋藏在日復一日,機械式的日常, 認分扮演著好丈夫、好爸爸的角色。 直到在夏日的暴雨中, 遇見了看似冷峻完美,其實傷痕累累的俞奕揚。 這兩個人,就像是生在深海中的琵琶魚, 雖然有尋找愛情的本能,卻生來欠缺能辨別方向的眼睛, 耗費了無數時光,才終於在茫茫大海中尋得靈魂的伴侶。 因婚姻所擁有的珍貴家人,來得太晚的靈魂伴侶, 不論哪一方,都無法被輕易捨棄。 欲望與迷惘交織的風暴席捲, 在一片支離破碎間,每一個人都不得不正視, 被強自丟失的,自我。 名人推薦 腐圖文作家│Nikumo、 耽美作家│黑白劍妖、 同人文化推手│千業印刷 謝哥 ──同人圈感動站臺 插畫家│太陽臉、 圖文作家│毛大、 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集人│呂欣潔 ──同志圈聯合推薦 好評推薦 對於讀者的你來說,或許會覺得《祈路之夏》只是虛構小說,但在我眼中,扣人心絃的劇情內,卻能牽涉到許多同志真實故事的情景寫照。我相信這本書同時能撫慰許多,現實迫使他們改變原本心中渴望的讀者們。──毛大 深水靜流之下,是洶湧的情感波動,苦悶的現實生活中,我們仍然追求著微微的浪漫情懷,這是一個帶著心疼感傷卻又令人感動不已的夏日之夢,最後我在夢的結局中,看見了多元成家的美好藍圖。──黑白劍妖 冰心(七樂)是位很認真的作者,對自己的作品要求很高,在同人圈持續寫了十幾年,我們一直是老戰友,很高興她如今出版了自己的商業誌,希望能有更多人讀到她的作品。──千業印刷謝哥

目錄

推薦序 楔子 1驟雨 2幸福 3變色 4雙面 5歧路 6墜落 7兩生 8恐嚇信 9崎路 10成全 11窒息 12出口 13同謀 14新調 番外1痛愛 番外2微光 後記

內文試閱

楔子 六月初,原是個燠熱的時節,邵恭青卻覺得,最近的這段日子,每一天,都比數個月前才走的霸王寒流更凍人。 他知道這條路一開始就走錯了,已走錯的路,是不可能因為繼續走下去,就對了,只會越走越錯,越來越脫離正途,終至走到無法再前行的山窮水盡之處。 但是,他卻無法後悔。 1.驟雨 每年的五月至六月,隨著又有一群大學生即將畢業,成為社會新鮮人,就是徵才企業的人事部忙得人仰馬翻的時候。 時值晚上八點半,雖然同棟樓的其他企業多已熄了燈,但是妙思企業的人事部,卻依舊燈火通明。 邵恭青拔下眼鏡,揉了揉眼窩,試圖緩解久盯電腦螢幕而造成的痠澀。 「恭青哥,我先下班了哦!」 兩百度的近視,近一百度的散光,沒戴眼鏡的邵恭青雖未至徹底看不見,但是一整日緊盯著電腦忙碌,卻仍是令他的視線,短暫的一片霧濛濛。 邵恭青不自覺的瞇眼,看了看走至半身高的屏風隔間牆邊的年輕女子。 是兩個月前人室部新聘用的職員徐韻慧。 邵恭青揚起笑容,「路上小心,明天見。」 「恭青哥也早點回家呦!」 徐韻慧屈起食指,在屏風上玩笑的敲了兩下,才踏著輕快的步伐,消失在長廊的盡頭。 即使瞧不清遠方,邵恭青也彷彿看得到徐韻慧後腦勺上高高紮起的,隨著前進的步伐晃動,彷彿自有生命的馬尾。 年輕真好。 邵恭青不由得在心底感嘆,旋即失笑。 二十八歲的他,對著大學剛畢業不久的部屬,竟然已經顯得老了。 放在電腦旁的手機震了震,邵恭青將手機湊近一瞧,是妻子褚意玫用LINE傳來的訊息。 「恭青,我後天出差,所以今天過午就休假。倫倫我已經接回家了,你不用趕著去接他。我已經幫倫倫向老師請了七天假,明天一早我會送他去我媽那邊,我回國前,再請你先去帶他,然後一起到機場來接我。」 指尖在螢幕上一滑,邵恭青回了簡短的兩字「收到」。 手機螢幕回復黑暗後,不到幾秒,又亮了起來。 褚意玫回傳了隻身上貼了好幾個愛心,表情歡快的小貓圖,附帶了句玩笑話:「下次記得加一句經理。說笑的。」 邵恭青看著褚意玫傳來的訊息,微微出神。 褚意玫和邵恭青同在妙思企業的不同部門工作,褚意玫是妙思企業的業務經理,雖然才三十歲,在廣告界卻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存在。 妙思企業是間廣告公司,不同於公司文化較為保守的傳統產業,廣告公司的高階主管不乏年輕人。褚意玫二十五歲那年才進入公司,不過四年,就已經成為了業務部的經理,不僅是妙思企業年輕職員私下崇拜的偶像,更是廣告界知名的女強人。 相較於光芒萬丈的褚意玫,邵恭青顯得相當平凡而黯淡。 邵恭青是褚意玫研究所的學弟,但是碩士沒有念完,二十四歲那年輟學後,先去服兵役。退伍後,寄了八十幾封履歷,待業了八個月,才終於讓一家小公司錄取,成為身兼人事、會計、總機三個職務的行政人員。 月薪僅有兩萬九,卻是天天加不完的班,永遠做不完的工作,邵恭青只待了不到半年,就爆瘦了十公斤,在褚意玫的堅持下,遞了辭呈,而後在家休養了幾個月,才在二十六歲那年底錄取了妙思企業的人事專員。 三個月前,人事部的副主任離職,主任沈希江考慮了全部部屬的工作表現後,選定了年資尚淺的邵恭青接任副主任的職務。雖然沈希江的決定,完全是基於工作能力的考量,但是公司卻不少人在背後繪聲繪影的流傳著,邵恭青的升職,是因為褚意玫力保的緣故。 這個傳言令褚意玫非常惱火,不只一次在家裡的餐桌前嚷嚷著,若是讓她抓到了造謠的始作俑者,一定要讓他捲鋪蓋滾蛋。 不同於褚意玫的激動,邵恭青表現得相當平靜,彷彿公司同事背後指指點點議論著的人,並不是他。 邵恭青從小就是個有點軟弱的孩子,雖然有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卻完全沒有半點一般長子的模樣。邵恭青幾乎不表示自己的意見,總是語調溫吞的說著話,大部分時候臉上都帶著絲靦腆的微笑。即使和邵恭青當了二十幾年的手足,邵恭青的弟弟和妹妹,卻一次也不曾看過大哥發脾氣。 邵恭青是一鍋煮不滾的深水,微微泛在水面上的漣漪淺笑,幾乎已是他表露情緒的極限;其人也淡如水,與他同班四年的許多大學同學,在畢業一年後,甚至想不起邵恭青的模樣。 公司的同事們都想不透外型亮麗堪比影視明星,擁有高學歷,且工作能力優秀的褚意玫,為什麼會嫁給在她身畔,相形之下,薄淡如清晨之影的邵恭青。 由於妙思企業預計年底在香港設立新的分公司,所以今年五月底開始大舉徵才,需要招聘二十餘人。人事部的職員每天到了公司,一點開信夾,就是上百封剛寄至的履歷。 看了下信件夾,還剩下三十餘封履歷表尚未讀取,不是幾分鐘內辦得完的事,邵恭青決定先到附近吃個晚餐,再回公司繼續加班。 ※ ※ ※ 由於商業大樓林立之處租金昂貴,即使妙思企業總公司所在地,有近百間公司,但是公司附近的餐館,卻相當稀少。 邵恭青走出公司大門,入眼的街道迥異於白天時的熱鬧,路上幾無行人,寬闊的馬路上,雖不時有車輛急馳而過,卻依舊感覺冷清。 邵恭青走了十餘分鐘,平日常去的幾間餐館都已打烊,公司附近這個時段尚在營業的,僅剩下一間便利商店。雖然不喜歡便利商店販售的便當,但是想到下間餐館,得再走個十幾分鐘才能到達。 邵恭青想了想還躺在信夾裡的履歷表,又抬頭看了看天空,雖然一片漆黑,什麼也瞧不見,但異常的悶熱提醒著他,恐怕隨時會下起大雨。邵恭青終究調轉步伐,向著便利商店走去。 便利商店的門叮一聲開啟,迎面一陣透心的涼風撲來。 邵恭青走進便利商店,經過層層貨架,直直走向冷藏櫃,架上空蕩蕩的,一個便當也不剩。 在心裡暗暗苦笑了下,邵恭青正想轉往冷凍櫃尋找些可以墊胃的食物,不意聽見一陣響亮而耳熟的笑聲。 邵恭青循聲望去,公關部的兩位同事郝思儒與韓志得正坐在便利商店另個角落的桌椅區閒聊。 由於堆疊的特價衛生紙阻隔視線,使得邵恭青走進便利商店時沒能瞧見他們,而他們也未能瞧見邵恭青。 「白依夢真的那麼說?」郝思儒一臉驚訝,誇張的大力敲打著桌面,「她是活在上個世紀嗎?拜託,這年頭做業務的,有誰沒有聽過黃色笑話?這樣子就不肯再去見客戶,她以為她是哪家的大小姐嗎?挑三揀四的,要是每個業務都像她一樣,我們公司還需要再混嗎?早直接關門了唄!」 邵恭青飛快地搜尋腦中關於白依夢的資料。 白依夢是業務部的專員,已在公司待了兩年多,褚意玫曾不只一次誇讚她,是個表現優異,也相當盡責的職員。 韓志得攤開雙手,露出個帶著嘲諷的笑,「誰不知道那些會當業務的女人,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就是想著要釣個什麼富二代啦小開啦!我看根本是客戶開的價格太低,不然不要說是黃色笑話,叫她去陪睡都沒問題!」 兩人的對話令邵恭青皺起眉,原本的饑餓感都被反胃取代。 由於已過下班時段,此時店中只有相當稀少的兩三個客人與店員。韓志得和郝思儒的對話,在相當安靜的便利商店,簡直如深夜撞鐘一樣的引人注意。 韓志得和郝思儒大概也是趁著工作空檔到便利商店買晚餐順道聊幾句,身上都尚戴著妙思企業的識別證。 邵恭青不由得用手遮掩著胸前垂掛的識別證,進公司近兩年,第一次覺得戴著這塊牌子,如此令人羞恥。 ※ ※ ※ 用簡直逃命的腳步飛快走出便利商店,邵恭青放棄購買晚餐的打算,決定回公司繼續工作,不意離開便利商店不到兩分鐘,豆大的雨滴無預警的打到了鏡片上。 糟了,下雨了! 不想折返便利商店,邵恭青拔下即使不戴著,也不影響視物的眼鏡,拚命往公司的方向跑。 雨來得又快又猛烈,不到五分鐘,已將邵恭青全身徹底打濕。 雨水浸透的西裝布料,沉重的黏附在身上,阻礙前進的腳步。 邵恭青在大雨中跑了片刻,雨水影響了視線,再加上衣衫的纏絆,誤踩進路面低窪處的水坑,踉蹌了兩步想穩住身,卻終究沒穩住,就這麼往前撲倒在地。 手臂在柏油路面上狠狠一擦,兩臂一陣熱辣辣的痛,不用看,邵恭青也知道自己必定是擦破皮了。 因為摔得太重,邵恭青一時起不了身,只能趴在地面讓雨淋了好一會兒,才終於爬得起身。 邵恭青渾身狼狽,在兜頭大雨中走了快十分鐘,才終於見到公司所在的大樓。 走近玻璃門前,卻見應該自動開啟的玻璃門一動也不動。 邵恭青一愣,抬手在門前揮了揮。 玻璃門還是一動也不動。 邵恭青只好努力貼近玻璃門,向著一樓的大廳張望。 雖然大廳的燈仍亮著,但是守衛室的燈是暗的,看樣子是大樓保全去樓層巡邏了,所以暫時把玻璃門鎖了起來。 大雨不斷地飛洩,溫度漸漸下降。 邵恭青在玻璃門前站了片刻,還是不見大樓保全回來,冷氣不斷地自門的隙縫透出,直滲入骨,邵恭青冷得幾乎忍不住哆嗦。 下樓時沒有預期會在外待太久,邵恭青身上只帶了打算購買晚餐使用的一張百元鈔和幾個十元銅板,連手機都沒有帶出門。 此刻困在公司大樓門外,簡直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邵恭青抬手在玻璃門上敲了敲,「有人在嗎?請幫我開門!」 邵恭青連敲了數下玻璃門,一再叫喚,都沒有人出來應門,正在思忖還有什麼辦法可行時,卻聽見一連串頗為急促的腳步聲。 從大樓的電梯所在方向走來了三個人,走在最先的人,身材高大,步伐非常快速,帶著沒有掩飾的怒氣;隔著一小段距離尾隨在後的兩人,一個穿著大樓保全的制服,一個看起來應該只有二十三、四歲,蓄著頭時下流行的髮型,穿著米色的襯衫與湖水綠的露踝西裝褲,腳上踩著雙深褐色的牛津鞋。 瞥見三人走來,邵恭青心下一喜,趕緊揚聲大喊:「請幫我開……」 未完的話猛的止在自動門乍然開啟的瞬間,邵恭青無預警對上的眼眸。 雖然那人緊繃著張沒有表情的臉,但是眼中的怒意,一瞬間震懾了邵恭青。 瞧見站在門口的邵恭青,原本面無表情的人,有了短暫的一愣。 或許是因為沒有預期會在這裡見到邵恭青。 雖然對方在短暫的一愣後,旋即轉過臉匆匆往前走,但是邵恭青仍是認出了他。 上週才剛任職的創意總監俞奕揚。 雖然俞奕揚才進公司不到幾天,公司裡許多職員可能尚不認得他,但是邵恭青身為人事部的主管,卻是不可能不認得俞奕揚,而邵恭青恐怕也是俞奕揚少數認得的同事。 邵恭青怔愣的看著俞奕揚飛快走到了馬路邊,抬手一招,一輛黃色的計程車匆匆駛近,俞奕揚立刻打開車門。 原本安靜的跟著於俞奕揚的年輕男子,突然抓住俞奕揚的手臂,哀求道:「奕揚,我不敢求你原諒我,但是我發誓,這種事真的不會再發生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 「我已經給過你太多次機會了。」不等年輕男子將話說完,俞奕揚冷冷打斷,「快上車,然後徹底滾出我的視線!不要讓我再見到你!」 年輕男子眼眶一紅,兩行淚撲簌而下,楚楚可憐的緊攀著俞奕揚的手臂,「我真的不能沒有你!」 俞奕揚沉聲怒喝:「放手!」 年輕男子雖然還想再說,但是讓俞奕揚神情森冷的狠狠一瞪,還是只能鬆開手,卻依舊不死心的想再說:「我……」 俞奕揚卻是轉身就走。 邵恭青瞠瞪著眼,看著俞奕揚一陣風似的刮回面前。 糟了,他杵在這裡發什麼愣! 邵恭青猛然回神,想走,卻已來不及。 錯身而過時,兩人視線再度交會,俞奕揚微皺了下眉,飛快掃視了邵恭青一眼,邵恭青則在俞奕揚的視線下心虛地低著頭,恨不得能瞬間隱身。 邵恭青在大門前又待了半晌,待計程車消失在視線裡,暗忖俞奕揚應該也已經上樓去了,才踩著有點虛浮的步伐,慢慢走進大廳。 ※ ※ ※ 邵恭青穿過大廳,拐了個彎,赫然驚見俞奕揚正雙手環胸,一臉冷酷的站在電梯前。 邵恭青只覺得一股寒氣,瞬間從腳底直竄頭頂,幾乎忍不住當場瑟瑟發顫。 他今天根本不該來上班的。 邵恭青拖著沉重的步伐,跟著俞奕揚走進電梯。 電梯門沉沉叩上。 「邵恭青。」 俞奕揚都開口叫了他的名字,總不能轉頭就跑,邵恭青只好硬著頭皮,走到俞奕揚的面前,僵硬的寒暄:「俞總監,你也在加班啊?」 俞奕揚不答反問:「你說呢?」 邵恭青尷尬的哈哈傻笑,「也是,這時間還在公司,不是加班能做什麼,我問得好蠢哈哈哈哈。」 俞奕揚不搭腔,只是兀自靠著電梯牆,一張沒有表情的臉,看不透到底在想些什麼。 俞奕揚的相貌出眾,在妙思公司第一天上班,就成了公司裡的新風雲人物。邵恭青不只一次在茶水間,聽到同事們偷偷討論著俞奕揚的一舉一動。 俞奕揚有個同性情人(儘管看起來已分手)的事,公司裡誰也不知情,恐怕是俞奕揚不願意讓人知曉的隱私。 他怎麼偏偏就撞見了? 邵恭青在心底嘆了口氣,逃避的盯著電梯樓層顯示的數字,心裡直祈禱趕緊抵達人事部所在的樓層。 電梯在邵恭青的拚命祈禱中,以感覺分外漫長的龜速慢慢上升,終於停在九樓,叮的一聲,門向兩側緩緩開啟。 邵恭青朝俞奕揚點了下頭示意,正打算走出電梯,俞奕揚卻突然伸長手臂,一掌直拍到了電梯牆上,將邵恭青困在電梯的角落。 邵恭青雙膝一軟,嚇得差點軟坐在地,「俞……俞總監?」 雖然是偶像劇超愛的壁咚橋段,但是邵恭青一點浪漫的感覺都沒有,彷彿看到了已死去多年的奶奶,正在親切地朝他招手。 「你跟我走。」 他可以說不嗎? 電梯門重新關上,一層層地上升,到了創意部所在的十四樓,再次停住,而後開啟。 俞奕揚率先走出電梯。邵恭青有點畏懼的看著俞奕揚挺拔的背影,直想不顧一切地搭著電梯逃回九樓。 俞奕揚走了幾步,沒聽見跟上的腳步聲,微側過臉,「邵恭青?」 邵恭青渾身一顫,「我馬上過去!」 2.幸福 由於創意部的職員已全部下班,十四樓一片昏暗,僅剩盡頭的辦公室燈光照明。 邵恭青彷彿看到自己未來的日子,跟眼前同樣的昏暗。 邵恭青踩著上刑場的腳步,垂頭喪氣地跟著俞奕揚,穿過昏暗的走道,直抵俞奕揚的辦公室。 進了辦公室後,俞奕揚很隨意的坐在桌沿,一面伸手往高處的置物櫃拿東西,一面說:「你進公司幾年了?」 邵恭青雖然莫名其妙,還是答道:「快兩年。」 「有什麼規畫?」 邵恭青愣了愣,「呃、好好把分內工作做好,替公司找到適合的人才。」 現在這是在面試新職員嗎? 「沒有升遷打算?」俞奕揚從置物櫃裡拿了個塑膠密封盒,關上櫃子門,看著緊張得直挺挺站在辦公室進門處的邵恭青,微蹙眉,伸手一勾,「站到我面前。」 邵恭青步伐僵硬的走近桌前,俞奕揚已打開密封盒,一一取出紗布、食鹽水、消毒優碘、棉花棒。 完全出乎意料的發展。 邵恭青看著俞奕揚拿出的物品,先是愣了愣,連忙說:「俞總監不用忙了,我回家再處理就好……」 「右手。」 看了眼俞奕揚朝自己伸出的手,怕是再推辭反而惹惱俞奕揚,邵恭青緩緩伸長手臂,搭上了俞奕揚的手。 指尖觸及俞奕揚的掌心,略灼人的熱度。邵恭青一愣,才想起自己渾身濕透,幾乎在夏夜凍成一根冰棒。 方才緊張至極時不覺寒冷,現在一放鬆,才冷得直想哆嗦。 「我先幫你把傷口上黏著的衣服取下來,你再脫掉身上的襯衫。」俞奕揚精簡的說明後,拿著生理食鹽水,緩緩淋在染著斑斑血跡的衣袖上。 邵恭青頗為怕冷,雖然是夏季,但是辦公室裡冷氣整天都在運轉,邵恭青依舊天天穿著長袖襯衫上班。 雨水徹底浸濕了衣袖,原本衣袖不至於太快黏在手臂的傷口上,但是邵恭青稍早讓冷氣吹了半晌,單薄的衣料很快地蒸發了水分,仍是黏在了手臂上。 看著俞奕揚修長的手指,非常靈巧的一吋吋慢慢挑開黏附著血塊的衣服,明明是在處理傷口,卻像是在精心雕琢一件藝術品。 邵恭青不由得看得出神。 因為有些軟弱的性格,再加上不算特別亮眼的相貌,一向都是他人眼裡常常忽略的配角,第一次有人如此小心慎重的對待他,邵恭青的心跳有些急,不知究竟是因為感動,或是忐忑。 「你先把右手的袖子脫下,再換左手。」俞奕揚等了片刻,仍不見邵恭青照做,「邵恭青?」 邵恭青猛然回神,「我馬上脫!」低頭匆匆解著鈕扣,卻聽見頭頂傳來一聲低笑。 邵恭青納悶地抬頭,卻見俞奕揚一臉想大笑又不忍大笑的表情,「你這個人是怎麼了?緊張得簡直像是第一次去見女朋友的小伙子!」 邵恭青感覺心臟陡的快了一拍,一陣熱氣從臉頰上直衝耳根,「我……我、我已經結婚了!」 「我知道,你戴著婚戒。」俞奕揚終於忍不住大笑,「天啊!為什麼我覺得我在調戲你?」 過去的二十八年人生裡,調戲從來沒有發生在身上,更沒有人這樣子跟他說笑過。 邵恭青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能一臉傻狀地笑著。 俞奕揚卻突然正色,說:「我希望你不要誤會,我沒有其他意思。」俞奕揚見邵恭青尷尬的笑容凝在臉上,簡直像哭似的,又補了句,「雖然我喜歡男人,但不是只要是男人我都有興趣。」 俞奕揚話剛說完,下一秒突然懊惱地捂著額頭,幾如喃喃自語地說:「為什麼我覺得好像越解釋越糟糕了……」 「我懂!」 邵恭青衝口的吶喊,令兩人同時一愣。 中學時因為氣質陰柔,招致的欺凌記憶,多年來刻意不去想,此刻卻翻箱倒櫃地自記憶深處湧出。 感覺自己激動得有些異常,即使理智想讓自己冷靜點,但是邵恭青卻更急切地想解釋。 「我、我知道俞總監的意思。」對著俞奕揚的注視,邵恭青覺得自己平日尚算流利的口舌,不知為何不聽使喚,每句話都說得相當地勉強,「俞總監不是嫌我……」一句簡單的話,卻說得邵恭青窘得結結巴巴,幾乎說不下去,但是瞧見俞奕揚微揚唇角,感覺又找回了往下繼續的能力,「我知道、知道……同性……總之,它只是一種性向,不是對男人都有興趣!」 「我很高興你能理解。」俞奕揚見邵恭青一臉懵,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微微一笑,「雖然如此,我還是必須請你不要告訴其他同事,你今晚所見。」 「我絕對不會說!」邵恭青趕緊說。 俞奕揚沉默了下,才說:「左手。」 邵恭青依言伸出手,重新搭上俞奕揚的掌心。 不知是否錯覺,指尖觸及的溫度,似乎比稍早更熱燙了些,略灼人的熱度,順著指尖傳遞過來。邵恭青突然覺得渾身有些發熱。 俞奕揚一面往邵恭青手臂上倒食鹽水,一面叮嚀:「我幫你把這隻袖子取下來,包紮了傷口後,先借你件衣服讓你穿回家。你這幾天注意,傷口別碰到水。」 聽著俞奕揚的低聲交代,邵恭青覺得心裡不知怎的一抽一抽的疼,疼得連眼眶都痛了。 離開俞奕揚的辦公室後,怎麼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怎麼搭了捷運回到家,邵恭青都記不得了。 一直到回到自己的房裡,躺在床上,看著披掛在椅背上借來的針織衫,聽著耳畔急促震耳的心跳,邵恭青終於再也憋不住心裡的疼,無聲地哭了起來。

作者資料

七樂

  鏡文學簽約作家。   樂的讀音為月,取自馮夢龍的書齋「七樂齋」。   曾獲忠義文學獎、高雄青年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大武山文學獎等。   2018年,長篇小說《封神之島第三卷.牡丹曲》獲文化部創作補助。   同人筆名:冰心橫世態。   左手寫風花雪月,右手寫仁義道德。   臉書粉絲團:風仁苑說書人(www.facebook.com/chiyueshi/)   噗浪:七樂(冰心橫世態)(www.plurk.com/m/u/goldsunakl)   歡迎舊雨新知來玩。

基本資料

作者:七樂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Story 出版日期:2018-09-18 ISBN:9789571375182 城邦書號:A2202420 規格:平裝 / 單色印刷 / 24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