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初次愛你請多關照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初次愛你請多關照

  • 作者:咪蒙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8-05-11
  • 定價:330元
  • 優惠價:85折 281元
  • 書虫VIP價:26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7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外版魅力推薦

內容簡介

我是你喜歡的樣子嗎? 我愛你,我不在乎自己是誰,只要你是你,就好。 愛情能給人最大的榮耀,就是我是你喜歡的樣子。 我是你喜歡的樣子嗎?如果是,真好。 40個愛的故事,還原愛情應有的樣子。 所謂愛情,就是平淡的我們,在彼此眼裡,散發出獨特的光芒。 世界喧囂,世界複雜,謝謝是你,幸好一直是你。 還沒一同品嘗酸甜苦辣怎能期盼共度生老病死 初次愛你請多關照 這個世界,從來沒有作不到,只有想不想,愛不愛。 所謂愛情,就是為了你,我願意一再破例。 ——〈愛你,就想為你花很多很多錢〉 有人說,慢熱是怕被辜負,因為每一次都太全情投入。 所以,如果你終究要離開我,請不要來愛我。 畢竟,就連忘記,我都學的很慢。 ——〈慢慢愛上你,慢慢慢慢慢慢忘記你〉 其實很多時候,生活的瑣碎會遮蔽掉愛情。 我們常常以為,愛情被生活打敗了。 其實,愛情一直都在。 ——〈感謝春運,我撿了個男朋友〉 【國內外暢銷記錄】 微信公眾號原創類NO.1,微信公眾號粉絲超過1000萬,單篇平均閱讀量超過100萬。超過423,634,533次感動閱讀。

目錄

Chapter1我等的不是愛情,是你 最老土的搭訕 我在抗日的時候,給你買了棟房子 告訴羅拉我愛她 愛上一個人,所以一直一個人 一個叫大齊的男人期待去死 我愛你,騙你的 與初戀結婚的機率是1% 別的情侶分手在哭,我們在笑 Chapter2以你為終點,一路狂奔 陪你玩到天荒地老 我們在一起,老天不同意 那個愛裝的女同學,現在怎?樣了 價值一千萬的愛情 撩漢,我只靠碰瓷 我拉二胡的時候最愛你 願你成為某人的刻骨銘心 高高低低的愛 最惡毒的告白 Chapter3愛就是平凡世界中的超能力 我的青梅竹馬和她 我的女朋友,活在1999年 遇到這樣的渣男就嫁了吧! 交往七年,分手七年 慢慢愛上你,慢慢慢慢慢慢忘記你 給你五十萬,離我遠一點 我是你喜歡的樣子嗎? 我愛你,只有日記本和死神知道 如果愛你是一場夢,我想長夢不醒 我愛你,所以讓你去愛別人 愛是天時地利的迷信 蔥蔥那年 Chapter4希望有一個人,能陪你走到終點 感謝春運,我撿了個男朋友 一起吃飯吧,是我愛你的另一種說法 我的婚禮,新娘睡過了頭 倒楣的女孩,運氣都不會太差 喜歡你,失去你,活成你 體重是檢驗真愛的唯一標準 吃土的我們,好像一條狗啊 如果終點是你,晚一點也沒關係 你是女漢子,我要保護你 「我喜歡周杰倫」「我喜歡你」 愛你,就想為你花很多很多錢

內文試閱

  最老土的搭訕      普魯斯特在《追憶似水年華》中說,儘管我們知道再無任何希望,我們仍然期待。等待稍稍一點動靜,稍稍一點聲響。      你聽過的最老土的搭訕是什麼?      我聽過的是,你長得好像一個人。      說這句話的,是一個八十歲老頭。      我在一家餐廳打工,上菜的時候,看見老頭正在搭訕一個同齡老太太。      老太太回答他,那我長得像誰啊?      老頭說,我老婆。      我去,老不正經,真猥瑣。      老太太也氣到了,說,你別胡說,我可是有老伴的。      說完起身就走。      老頭賊心不死,趕緊擋住老太太,說,你先別走,聽我講個故事。是我們那個年代的故事。      出於好奇,老太太坐了下來。      老頭說,我有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叫柱子,當年柱子才十五歲。      那年代沒什麼吃的,柱子用彈弓打了一隻鴿子,拿回來燉了湯。      結果隔壁村的劉小妹跑過來,慌慌張張,應該是家裡出什麼事了。      柱子說,大妹子,別著急,先喝口湯吧。      劉小妹喝了口湯,終於鎮定了些。      然後她說,你有沒有看見我家的鴿子?      柱子嚇得一哆嗦,不敢告訴她真相,安慰她說,你別難過,鴿子一定是迷路了,過幾天就會回來。      第二天,劉小妹又來了,突然看到天上有一個白色的東西飛過。      小妹驚喜地說,啊,我的鴿子!      柱子說,那是我的白褲衩,被風吹走了。      小妹嘆了口氣,眼神黯淡了下來。      看著小妹這樣,柱子更愧疚了,於是給她燒了個馬鈴薯。      接下來的每一天,小妹都會來找她的鴿子,柱子每次都會做點吃的安撫她,小妹每次都吃得很滿足。      柱子開始期待給小妹做飯,他喜歡上了小妹,他就更愧疚了。      有一天,小妹剛進門,就看見柱子站在院子裡等她。      柱子興奮地大喊,小妹,你的鴿子飛回來了!      小妹還沒回話,柱子就從身後掏出了一隻灰鴿。      小妹說,我的鴿子是白的。      柱子說,這幾天太陽多毒啊,准是你的白鴿子被曬黑了。      小妹大喝,你當我傻啊!      柱子只好招了,承認鴿子是被他吃掉的,他願意補償她。      小妹說,那你一輩子都給我做飯吧。      於是,他們就開始交往。      結婚幾年之後,柱子才知道,小妹一直在騙他。      那隻鴿子本來就是小妹準備拿來吃的,還沒來得及殺,它就飛跑了。      小妹喝下那碗湯的時候,就知道那是自己的鴿子,但是柱子的?藝太好了      ——後來她每天假裝去找鴿子,其實是蹭吃蹭喝,結果喜歡上了柱子。      她假裝在等鴿子,其實是在等柱子對她動心。      她等到了。      老頭看著老太太,問,我的故事怎麼樣?      老太太說,聽得我都饞了。      老頭笑了,說,那我再給你講一個故事。?      五十年前,我有個同事,叫小高。      他是廠裡最厲害的技術員。      他的女朋友叫芳芳。      我們廠一共有五朵金花,芳芳就是第六朵。      小高在第二工作室,芳芳在第三工作室。      他倆感情特別好,一分鐘見不到,都覺得很難熬。      對他們來說,隔著一個工作室,都像是異地戀。      小高下定決心要成?工作室主任,這樣就能自由地穿梭在兩個工作室之間,就能每時每刻看見芳芳了。      於是小高開始努力上進,經過了很多個日日夜夜,上頭終於看到了他的努力——派他去西北支援建設了。      這下完了,他們真的成了異地戀了。      走的時候,小高讓芳芳等他兩年,到時候他們就結婚。      結果,小高到了西北,才進職工宿舍呢,就被組織帶進沙漠,加入一項秘密任務,從此跟外界斷了聯繫。      這一去就是四年。      四年之後,小高一回到職工宿舍,就看到床上堆滿了來信,全是芳芳的。      第一封信:小高同志,我很想你……      第十九封信:小高同志,我在解放路發現了一家小吃攤,味道特別好,等你回來,我們一起去吃……      第三十八封信:小高同志,?什麼你一直不回信,是不是和其他女同志發展出了工作情誼,我也要去和隔壁工作室的小李發展發展……      第三十九封信:小高同志,上一封信是我意氣用事了,都是騙你的,我根本沒有和小李同志接觸。      小高一封封地拆信,看得又哭又笑,他拿出了最後一封信:小高同志,我媽給我介紹了對象,如果今年國慶之前,你還不回來,我就得嫁給他了……      國慶?小高一身冷汗,現在是10月中旬,國慶已經過去兩周了。      他立刻去趕火車,心急火燎,花了兩天時間,才回到老家。      他直接衝到了芳芳家,她不在。      是啊,她都嫁人了。      他失魂落魄地去了芳芳提過的那家小吃攤。      他點了碗麵,吃著吃著就哭了起來。         這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前。      是芳芳,她正微笑地看著他。      後來小高才知道,原來芳芳每天都會來這裡等他,到國慶那天,小高又沒有出現,芳芳發誓,她再也不來這兒了。      結果她還是來了。      當他們之間只隔了一堵墻的時候,她熬不過一分一秒;當他們之間隔了千山萬水的時候,她反而熬過了四年。      她一直等他回來。      她等到了。??      老頭的故事講完,老太太點點頭,說,真是個好故事,還有嗎?      老頭接著說,那我講一對老夫老妻的故事吧,男的叫老吳……      老吳跟他老伴結婚四十年,?了慶祝他們的結婚紀念日,兒子給他們報名了一個旅行團,去美國玩。      老吳很興奮,每天都在練英語,老伴挖苦他,練了兩星期,就只學了三句話。      他們到了美國,導遊帶他們到時代廣場自由活動。      老吳特別興奮,見到外國人就招手,嘴裡不停說,Hello啊!Hello啊!你們都hello!      這是老吳學的第一句英語。      他們一路看一路逛,老吳見到什麼都問,這個how much?那個how much?   這是老吳學的第二句英語。?      老吳一路上都在賣弄英語,走著走著,卻發現老伴不見了。      他嚇壞了。      他到處去找,在人來人往的時代廣場,一個瘦小的亞洲老頭,在高大的外國人中東奔西跑,嘴裡喊著陌生的語言,顯得特別突兀。      他走遍了他們走過的每個地方。從劇院到廣場,從廣場到商場。      在一個商場聽到爭執聲,他往前一看,正是老伴。老伴杵在商場裡面,死死抱住一根柱子不撒手,旁邊站著幾個高壯的保安,正在拉她。      老吳衝上去擋在老伴面前,他很瘦弱,但又很?壯。      老伴緊緊抓著老吳的胳膊,激動地說,老吳!老吳!      老吳對保安怒吼,你們別碰她!My wife! My wife!      這是老吳學的第三句英語。      原來老太太走丟了之後,一直站在原地,直到商場關門。      保安來清場,她還死抱著柱子不肯走。      老吳又擔心又生氣,你傻站在這兒幹嗎?      老太太說,我不認識路嘛。我只會傻站著等你,我知道你一定會找到我的。      她一直站在原地,這是最笨的等待,也是最執著的信任。      她等到了。      老太太聽完故事,心滿意足,就跟老頭告別,回家了。      我跟老頭聊天,這才知道,老頭講的是他和老太太的故事。      故事裡的柱子是他,小高是他,老吳也是他。      而剛離開的老太太,叫劉芳芳。      劉小妹是她,芳芳是她,老伴也是她。      她是他的妻子。      他們十多歲的時候在農村相識,到了二十來歲,一起進了工廠,後來結了婚,約好了,要牽手走完這一輩子。      但是,老太太爽約了。      三年前,老太太患上了老年痴呆,到現在誰也不認識了,她口中一直說的老伴,每天就坐在她面前,她卻再也認不出了。      老太太每天都會來這家餐廳,老頭就每天來這兒給她講故事,講過去他們之間發生的事,希望有一天能讓老太太想起他。      我小心翼翼地問,萬一她一直記不起來呢?      老頭說,上半輩子,都是她在等我,下半輩子,換我等她了。      他不知道需要等多久,但他會一直等。      「你長得好像一個人。」      這句話,其實是老太太以前對他說過的。      重逢的那天,他在小攤上吃著面,邊吃邊哭。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冒出來。      「你長得好像一個人。」      小高抬起頭,發現是芳芳。      小高哭得更凶了,哭著說,像誰?      芳芳說,我丈夫。      小高一楞,芳芳接著說,我已經向組織請示過,組織同意我們結婚,明天你就跟我去辦手續,不許再跑了。      「你長得好像一個人。」      本來我以?,這是最老套的搭訕,沒想到是最深情的告白。      有一天,老太太照常來了,坐下。      我算著時間,老頭也差不多該到了,這時,門被推開,進來的卻不是他,是一個年輕人,長得跟老頭很像,胸前佩戴著一朵白花。      他坐在了老太太對面。      年輕人說,奶奶,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我心裡一沉。      那個風雨無阻,每天坐在同一個位置,面對同一個人,講著同樣的故事的老頭,走了。      他等了好幾年,想等她看著自己,露出熟悉的微笑。      他沒有等到。?      在這個浮躁而快速的時代,我們真的很沒有耐心。      泡麵需要三分鐘,我們嫌太長;電視劇一集三十分鐘,我們要快轉。      然而我們願意花三五年,甚至一輩子,去等待一個人。      普魯斯特在《追憶似水年華》中說,儘管我們知道再無任何希望,我們仍然期待。等待稍稍一點動靜,稍稍一點聲響。      老太太看著年輕人,她望著他的臉出神,表情困惑。      「小夥子,你長得好像一個人。」      一個叫大齊的男人期待去死      豆沙曾經說過,恐懼會戰勝愛情。      那什麼可以戰勝恐懼呢?      愛情可以嗎?      可以的。      大齊生病了。      因?長期熬夜工作,他疲勞過度,低燒不斷,被勒令留院觀察。      一開始,大齊很不爽,心心念念著自己的獎金要泡湯。      但是入院第二天,他就開始感謝這場病生得真是時候。      多虧了它,他才能遇到豆沙。      大齊住院那段時間,正好趕上了歐洲杯。      大齊是AC米蘭的鐵桿粉絲,每天凌晨,他都偷偷從病房溜出來,跑到一樓大廳,跟打點滴的人一起看球賽。      大廳裡,每個人都無精打采,除了大齊,沒人在認真看球賽。      球隊進球了!大齊歡欣雀躍。      球隊丟球了!大齊懊喪不已。      球隊贏了!大齊激動地跳起來。      角落裡一個小小的人影,也跳了起來。      是豆沙,她也在看球賽。      豆沙打量著大齊手中緊握的小隊旗。      大齊看著豆沙藍白條紋的病人服。      深夜,大廳裡,兩個AC米蘭的鐵桿粉絲病號,激動地擁抱在一起,慶祝著球隊的勝利。      豆沙臉小小圓圓的,經常戴著一頂帽子,懶洋洋地坐在庭院的長椅上曬太陽。      她也是醫院的病人,住在住院部五樓。      而大齊,住在六樓。      他們只隔了一層鋼筋水泥,但這五樓和六樓,是人間和地獄的差別。      六樓,住的是感冒、肺炎之類的病人。      五樓,住的是腫瘤患者。      豆沙是腫瘤患者,惡性的。      因?化療,她沒有頭髮,所以總是戴著帽子。      她瘦得可怕,一六五的身高,臉只剩巴掌大。      豆沙很得意,說,臉小拍照超級棒,我跟誰合照,就?壓誰。      大齊覺得豆沙特別逗,特別萌。慢慢地,兩個人越來越熟悉。      他們經常聚在一起看球賽,一起溜出去找吃的。      他們喜歡斜靠著庭院的長椅,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大齊給豆沙講自己工作的事,豆沙給大齊講她癌症病房裡的人和事。      豆沙說,癌症病房裡,最不缺的就是故事。      一個肺癌患者,被預言只有三個月壽命,卻堅?地活了四年;      一個醫生,做了一輩子的手術,最後得了胰腺癌,成了患者;      一個小姑娘,準備結婚了,卻得了淋巴瘤,曾經山盟海誓的未婚夫,在確診的第三天,就消失了。      大齊說,小姑娘怪可憐的,應該很難過吧。      豆沙笑著聳聳肩,問,你看我像很難過的樣子嗎?      大齊一楞,反應了過來。      大齊替豆沙打抱不平,說,那個畜生,要是我見到他,我幫你打他。      豆沙說,算了,恐懼是會戰勝愛情的。      一天,大齊習慣性坐在庭院的長椅上,懶洋洋地曬太陽,等豆沙。      但那一天,豆沙沒來。      大齊第二天繼續等,豆沙還是沒來。      大齊慌了,偷偷跑到五樓病房去找豆沙。      然後,沒有找到。      他坐在庭院的長椅上,等了三天、四天、五天……豆沙依舊沒有出現。      大齊心裡有個可怕的想法。      第八天,在大齊坐在長椅上,滿心絕望的時候,豆沙終於出現了。      豆沙更瘦了,臉色更差了,但是笑容滿面。      她跟大齊解釋,自己前幾天病情有點反覆,所以沒辦法來見他……      她沒有說完,就被大齊抱住了。      大齊哽咽著說,我以?妳死了。      豆沙楞了一下,笑著說,我沒這麼容易死……      大齊說,我喜歡妳。      豆沙楞住,不說話了。      大齊說,妳沒出現的日子,我很害怕,我想了很久?什麼,我想是因?我喜歡妳。      豆沙不說話。      大齊問,豆沙,妳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豆沙說,不願意。      大齊楞了一下,追問,妳不喜歡我嗎?      豆沙沉默。      大齊繼續問,妳覺得我不夠帥?其實我只是生病了,臉色不好。還是,你覺得我不夠有錢?但我可以很努力,我工作很拚的……      大齊緊張得語無倫次,豆沙突然打斷他,說——我是癌症患者。      大齊不說話了。      在疾病的面前,外貌不是問題,家世也不是問題。      在醫院,三教九流聚在一起,穿上病人服,階級重新劃分。      有些人是健康階級,有些人是亞健康階級,而有些人,是死亡階級。      大齊和豆沙面對面站著,卻覺得兩人之間像隔了一條大峽,他們分別在峽谷的兩岸。      他跟豆沙,是生跟死的問題。      豆沙開始躲著大齊。      大齊失戀了,整天失眠,吃飯也沒胃口。      本來已經好起來的病,開始反覆。      最後,大齊暈倒了。      他醒來的時候,家人圍坐在病床旁,眼睛紅紅地看著他。      大齊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他得的根本不是腸胃炎,而是……胃癌。      大齊一下子懵了。      什麼失眠,沒胃口,病情反覆,才不是因?失戀,而是因?生病。      他回過神來,特別憤怒。      一定是醫生誤診,自己身體一直很好,怎麼可能呢?      然後是特別傷心。      自己二十七歲了,還沒好好談過戀愛,還沒結婚生子呢。      最後是特別高興。      如果自己也得了癌症,是不是,豆沙就願意跟自己在一起了?      大齊衝去五樓找豆沙。      豆沙躺在病床上,看上去又瘦了。      看到大齊,豆沙有點驚訝,又有點難堪,因?她剛做完治療,整個人憔悴而狼狽。      大齊看著有些窘迫的豆沙,把自己的診斷書遞給了她。      豆沙接過來,瞪著「腫瘤、惡性」兩個詞發楞。      他笑著問豆沙,現在我們是一樣的人了,我們可以在一起了嗎?      大齊的笑裡,有一點小得意,潛臺詞是,你現在沒藉口拒絕我了吧。      豆沙哭了,說,傻子,你有什麼好高興的。      大齊突然就不笑了,說,其實我有點怕。      豆沙抱住大齊。      大齊接著說,但是有妳在,我就沒這麼怕了。      大齊也住進了五樓,住進了傳說中的癌症病房。      他見到了豆沙故事裡的人,他也開始擁有自己的抗癌故事——年輕小夥?愛傷身,勇得胃癌,跟心上人終成眷屬。      豆沙和大齊在一起之後,半夜依舊一起看球,但一起吃飯變成了一起化療。      大齊也開始脫髮,他戴了一頂跟豆沙同款的毛線帽。      大齊也開始化療,短短兩個月,他瘦了三十斤。      大齊很得意,每天跟豆沙合照都說,我的臉現在也很小了,你別想著合照可以?壓我。      一天合照完,大齊問豆沙,你之前和那個渣男訂的婚紗和酒席,不能退了是嗎?      豆沙點點頭。      大齊說,那要不我們結婚吧,別浪費了。      豆沙有點遲疑。      大齊把合照往豆沙面前一放,說,妳看我們多相配。      豆沙看著照片裡的兩個人,誰也不?壓誰,像兩根豆芽菜。      真配,豆沙笑了。      她點點頭,說,好,我們結婚吧。      大齊和豆沙領了結婚證,高高興興地擺了酒席。      他們結婚那一天,癌症病房裡所有能走路的患者都參加了。      一群光頭的人,坐在酒店大堂裡,高興地唱歌、喝酒、鬧新娘……玩得比其他人都高興。      那一天,沒有哭泣,沒有沮喪,也沒有死亡的恐懼。      他們開心地參加著朋友的婚禮,像正常人一樣。      婚禮結束後,他們回到醫院,又成了普通的癌症患者。      他們的日常娛樂是,比拼誰今天狀態好,誰吐得少……      他們想的未來是,以後誰先死……      豆沙想了想,說,我想後死。因?我怕死的時候還要擔心你。還有,我怕我死的樣子太醜了。      大齊一拍手掌,面露喜色。      他說,剛好,我想先死,因?我不敢活在沒有妳的世界裡。      連這種問題都這麼契合,大齊很高興。      也許是因?看得見終點,所以他們從來不捨得把時間浪費在吵架上。      他們越來越甜蜜,過得比99%的小夫妻都幸福。      幸運的是,經過幾次化療,大齊的病情得到了控制。      而豆沙,也等到了合適的骨髓,可以做移植。      大齊覺得,上帝是公平的,他們是幸運的。      他們生病把人生中的霉運都用光了,所以接下來,他們遇到的都是好事。      大齊問,要是我們都活下來了,幹些什麼好?      豆沙想了想,說,找一間有園子的房子,種點花,養條狗,早上工作,晚上回家,跟你談談心,吵吵架。      大齊說,真好,那我們都要活下來。      豆沙開始做移植手術了。      大齊開始東奔西走,他在郊區定了一間有園子的小房子,等豆沙手術結束,就搬進去。      豆沙的手術結束了。      大齊把房子退訂了。      豆沙出現了?烈的排斥反應,在堅持了二十二天之後,離開了這個世界。      本來想後死的豆沙,先離開了大齊。      本來想先死的大齊,孤零零地留在了這個世界。      大齊退訂了房子後,一直住在醫院。      他最常做的,就是坐在長椅上發呆,想念豆沙。      但他沒有孤獨太久,癌細胞在他體內炸開了花,他迅速衰弱,他再也沒有力氣下樓了。      在豆沙離開自己的第五十六天,大齊也離開了。      很多人覺得他們悲慘,但他們不這麼認?。      他們很愛很愛對方,他們戀愛,他們結婚,他們相伴著慢慢走向死亡。      他們有一段幸福的人生,只不過比常人短了一點而已。      除此之外,都很完美。      離開這個世界之前,大齊笑著說,以前很怕死,但現在想著有人在等自己,就沒這麼怕了。      豆沙曾經說過,恐懼會戰勝愛情。      那什麼可以戰勝恐懼呢?      愛情可以嗎?      可以的。

作者資料

咪蒙

1680萬新浪博客點閱率、254萬微博粉絲觀注、500萬+ 微信公眾號轉載。 中國最火紅的國民女作家、自媒體人、編劇。出版過幾本書,胡說過幾萬句話,被粉絲譽為「國民勵志女作家」以及「國民最胖且最不要臉的女作家」。 另著有《我喜歡這個功利的世界》、《聖人請卸妝》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咪蒙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05-11 ISBN:9789571373706 城邦書號:A220229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