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機龍警察系列套書(機龍警察、自爆條款、暗黑市場、未亡旅團)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機龍警察系列套書(機龍警察、自爆條款、暗黑市場、未亡旅團)

  • 作者:月村了衛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17-11-02
  • 定價:1680元
  • 優惠價:72折 1210元
本書適用活動
打開故事之門!獨步文化全書系書展/三本75折
  • VIP史上大回饋\大破盤66折起,兩件再95折

內容簡介

讓日本國民作家宮部美幸放下工作, 恨不得一口氣看完的驚人史詩! 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大藪春彥賞、SF大賞 當今最受矚目,獲獎無數的冒險小說浪漫復興者——月村了衛 徹底震撼日本的機器人大河劇,「機龍警察」系列登場! ★日本人氣書評網站超過7000筆迴響,讀者票選最想推向國際的精彩系列 ★10次強勢橫掃早川書房、週刊文春、寶島社、讀賣新聞等重量媒體選書 ★3年奪得4次大獎,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SF大賞、大藪春彦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的暢銷作家嘔心力血作 ★宮部美幸、貴志祐介、淺田次郎、京極夏彥等日本重量級作家盛讚:這部作品讀起來讓人樂此不疲! ★亞馬遜滿星推薦,日本讀者讀到手心出汗、流淚、熬夜、慘叫:直到最後一刻才終於能喘口氣! 「所謂的冒險小說,就是經由壯烈的戰鬥奪回屬於個體的尊嚴及意志。 『機龍警察』系列絕對是其中翹楚。」——霜月蒼(日本推理評論家) 最痛快精采之作《機龍警察》 一名無辜少年的死亡,揭開了世界驟變的序幕。如今,戰爭的形態完全改變,戰場不在遙遠異國,日常就潛伏著危險的火種。恐怖分子和全球反恐行動相依相生,手段變得高明,科技也更進步——三公尺高的機器人「機甲兵裝」,現在作為國家和罪犯的武器,橫行全球! 傳說中的戰士——姿俊之,北愛爾蘭的女殺手——萊莎.拉德納、擁有孤高自尊的俄羅斯刑警——尤里.奧茲諾夫,三人身世複雜,各自有身處戰場的理由。一名菸管不離手,被政界和警界放逐的男人,打造出不受法律限制的特殊部門「特搜部」,力排眾議,將他們招募至日本。 他們不僅是「特搜部」的王牌,黑社會更稱之為「機龍警察」。三人駕駛全世界都想爭奪、僅三台的神祕機器人——龍機兵,保護不屬於自己的國家。然而,日本痛恨身為外來者的他們,他們也非視自己為英雄。姿,為錢而戰的傭兵,只來日本尋找一份工作;萊莎,過去是恐怖份子,一心求死當作贖罪;尤里,曾是刑警卻淪為國際通緝犯,不斷尋覓失去的歸宿。僅管擁有最強的科技,但駕駛者只是擁有肉身的凡人。   一場突如其來的地下鐵挾持案,如蜘蛛絲般牽引出巨大的陰謀。姿、萊莎和尤里,搭上他們才可駕駛的「龍機兵」,迎上永無休止的戰鬥。但過往的陰影窮追不捨,戰場從不在異地,在日本,在他們的心中,至死方休!鋼鐵巨人「龍機兵」及三位駕駛員寫下的冒險史詩,怒滔展開! 《機龍警察:自爆條款》 為何鬆開妹妹的手?為何彈不完那首曲子? 為何追求救贖,卻走上地獄的道路? 我等著解答,但可以告訴我的人一一遠去, 謊言,是我唯一留給自己的答案; 死亡,是我最完美的救贖…… 萊莎,生長北愛爾蘭的平凡少女;數年後,化身全球聞風喪膽的恐怖份子。她不問原因,只遵從組織指揮,忠實殘忍地處刑逃兵。可是,她從未告訴任何人,每次任務結束,唯一獲得平靜的方式僅有聆聽親生妹妹錄下的琴聲。但一次爆破英國倫敦車站的恐怖攻擊後,她毫無理由地銷聲匿跡,淪為叛徒。四處逃亡的她最後潛伏日本,成了日本政府中神祕機器人「龍機兵」的駕駛員,絕口不提過往,如行屍走肉般隱藏求死的渴望。 一日,萊莎回到公寓,見到四名意外訪客。那是她噩夢根源,也是恐怖組織的前同袍——代號詩人、舞孃、守墳人與獵人的恐怖份子。詩人大膽捎來死亡預告,英國外交官近期訪日,他們將密謀暗殺,並手刃叛徒萊莎。萊莎最初不願告知日本這個消息,但殘酷的橫濱屠殺案點燃危險的引信,她不得不對所有人暴露自己黑暗血腥的人生。逃避已久的悔恨,拚命隱瞞的祕密,終於追上她逃亡的步伐! 她選擇的路,是謊言交織的結果;她手下的亡魂,全非她自願所殺,她曾將人生交給別人,犯下無數過錯,但究竟從哪裡開始走錯了路?而日本政府追查恐怖份子的行蹤,看似無關的事件彼此交錯,詩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敢直接宣告目標?這件事也許從最初就是一個巨大的謊言,而他們只是舞台上的人偶,跳著詩人譜寫的樂章…… 《機龍警察:暗黑市場》 貫徹正義的臥底行動,淪為傷及無辜的血腥悲劇; 潛伏冰雪的軍火交易,點燃橫跨數年的恩怨情仇。 當年,我們將靈魂賣給不同的惡魔。 如今,所有人都要付出代價…… 尤里.奧茲諾夫,俄羅斯警界的年輕新星,有溫柔的未婚妻及幸福家庭,卻一夕成為槍殺同袍的凶手;他偷渡出境,幹下髒事,東亞黑社會戲稱他「死要錢的貪污警察」。但事實上,凶案與俄羅斯政府息息相關,他被上頭栽贓。但深陷黑社會的殘酷規則,尤里無法脫身,步步走向毀滅,直至日本外交官將他救出泥沼。他簽下契約,成了日本政府神祕機器人「龍機兵」的駕駛員。 但出身異國和有犯罪背景的他,仍不見容於日本這塊土地;渴望找出真相的心情令他決定解除契約,再度回到深不見底的黑暗。他一如預期地見到經手黑市武器交易的危險男人——索羅托夫,他是叱咤風雲的黑幫首領,也是自己數年前尋求幫助時,反而將他一把推入地獄的童年玩伴。同一時刻,僅日本擁有,足以改變世界戰爭且滿身祕密的特殊機型「龍機兵」赫然在國際黑市現身! 尤里心懷算計,和一度傷害過自己的索羅托夫合作走進黑吃黑的交易賭局,而日本同樣虎視眈眈著這場軍火市場。在那裡,尤里終於見到了將靈魂賣給惡魔的人們,然而,真相遠超乎想像,善惡更非黑白分明。一場橫跨日本和俄羅斯兩個國家,兩個世代的羈絆和交鋒,激烈展開! 《機龍警察:未亡旅團》 特殊兵器的研發, 改變全球恐怖攻擊的形態,降低戰爭的門檻; 年齡、性別、體能、心靈不是限制, 只要恨、私欲及愛長存,殺人不難。 ——最難的是,留住自己親愛的人。 卡蒂亞奔跑在森林中,後方追著殘酷的車臣軍。父親死了,母親失蹤,哥哥和姊姊慘死,她哭倒在地,連追兵消失都沒發現,直到一名陌生的女子救起她。女子帶著卡蒂亞,一步一步創造出美好的樂園,拯救更多和她一樣處境的女孩。然而,樂園日後卻成為國際最惡名昭彰的恐怖組織——黑寡婦。 未成年的少女自殺炸彈客,在日本神奈川縣一個個自爆,血肉模糊的現場震撼全國。她們正是長期在美國及歐洲進行恐攻的組織——黑寡婦。清一色的女性成員,不知為何潛入日本。眾人籠罩在恐懼中,調查卻沒進展。直到特搜部警察由起谷志郎,意外發現一名在恐攻現場出沒的異國少女,竟與他有一面之緣。 少女叫做卡蒂亞,除此之外,她一個字都不願吐露。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新一波的攻擊就要到來,由起谷試圖卸下她心房,卻只發現更多疑問:卡蒂亞想幫助和自己一樣的女孩,為何成為放任這些孩子上戰場的劊子手?危機迫在眉睫,日本政府為什麼又古怪地頻頻干擾搜查?黑寡婦表面上來到日本恐怖攻擊,水面下,卻隱隱透露出截然不同的目標…… 在深不見底的黑暗裡,藏著人性最致命的情感:愛。

內文試閱

  十二點五十分,警視總監下達了攻堅核可命令。      乘客的狀況依然不明,警方使盡了渾身解數的精神喊話也沒有發揮任何效果。嫌犯依舊沒有任何回應,完全不給警方交涉的機會。      集結於川南小學校園的SAT隊員以機甲兵裝為中心,分成兩班展開了行動。      同一時刻,特搜部拖車的左側壁面像翅膀一樣往上翻開,露出了裡頭的兩個邊長約二公尺的立方體貨櫃。抵住貨櫃的格狀固定架彈開,在馬達運轉聲中,各貨櫃的上方出現一條向外伸展的鋼鐵臂桿。貨櫃被抬起,沿著鋼鐵臂桿平順地滑行,最後下降至路面上。      站在附近的警察們紛紛以手肘輕觸身旁的同伴,並且以充滿好奇的眼光看著這一幕。      「喂,你們看!」「原來長這個樣子……」      「那就是特搜部的……」      「他們也要進行攻堅嗎?」      「特搜部」這個部門的存在本身並不是什麼機密,但由於這是一支特殊部隊,其組織架構、成員及裝備等資訊一律不對外公開。其中關於「龍機兵」的部分更是最高機密,就連警察也無法得知其內情,只有運氣好的人才能在辦案現場目睹其丰采。      一片交頭接耳聲中,脫去外套並穿上專用特殊防護罩衫的姿警部與奧茲諾夫警部,各自站在一箱正方形貨櫃之前。貨櫃上方的側面亮起綠燈,鎖扣解除,貨櫃的前方及上方壁面開啟,露出蜷曲在裡頭的人型裝備。貨櫃內固定該「裝備」用的臂桿自動往上方伸展。      未分類強化兵裝「龍機兵」。隨著臂桿的抬昇,其全貌終於暴露在世人面前。這正是警視廳特搜部SIPD最重要的核心「特殊裝備」。      SIPD的全名為「Special Investigators, Police Dragoon」,含意為「特殊搜查單位龍機兵警察」。這是在警察法、刑事訴訟法及警察官職務執行法經過修正之後,設置於警視廳底下的特殊單位。其戰鬥人員所配備的裝備就是「龍機兵」。      眼前的龍機兵露出了腳部罩筒,姿警部轉身背對龍機兵,將兩腳伸進罩筒內。栓扣固定了靴子的底部後,龍機兵的下半身便站了起來,呈現完全直立的狀態。同時腳部罩筒內側的墊片開始膨脹,將姿警部的下半身完全固定住。      「腿部固定完成,進入抬昇程序。」      姿警部一拉艙門上的握柄,上半身便退後到固定位置,前方艙門闔上。接著手部罩筒自兩側靠近,姿警部將雙手插入其中,握住其前端的操控柄。      「艙門封閉,掌握操縱柄。」      姿警部維持著緊握操縱柄的狀態,將背部靠在固定座上。手部罩筒內側的墊片開始膨脹,原本被扣住的龍機兵手臂向外伸展。就在龍機兵完成人型狀態的同時,一片防護罩蓋住了姿警部的頭部。防護罩內壁的VSD(多功能螢幕)上出現外界景象,各種數據以半透明覆蓋的方式顯示在畫面上。      「防護罩封閉,VSD啟動,畫面確認。」      半透明畫面內部的掃描器追蹤駕駛者的視線,檢測出大腦電位。BMI裝置以此為基準調整掃描器,「ADJUSTED」字樣在畫面上閃爍。      「BMI校準完畢。」      脊椎開始發熱,一股又麻又痛的感覺傳遍全身。「龍骨」迴路開始運轉,與埋入姿的脊髓內的「龍鬚」建立了聯繫。      「龍鬚」就像是一把與「龍骨」有著一對一搭配關係的鑰匙。      就在這一瞬間,身處戰場的感覺在全身激盪。那是一種類似冷顫的陶醉感,亦是一種類似自我封閉的高潮感,帶有炸藥與硝煙的甜美腐臭氣息。這種彷彿無數根針鑽入全身每個部位的感覺,喚醒了封印在每個細胞中的戰鬥記憶。      「龍骨與龍鬚配對完成,波封限制5.0。」      雙臂、雙腿及軀體各部位的校準框開始旋轉,調整反衝阻力。自我檢測程式開始尋找異常點。結果:無異常。示意全艙門正常封閉的指示燈亮起。      「最終調整結束。機身狀況自我檢測,一切正常。PD1袋人準備就緒。」      「袋人」是姿俊之警部專用龍機兵的代號,有著以暗褐色為底色都市迷彩機身。      一跨出櫃外,佇立於馬路上,登時引來周圍警察們的騷動與讚嘆。      「袋人」全長約三公尺,比過去的機甲兵裝小了一些。但比起尺寸,差距更大的是其機身造型。機甲兵裝的外觀多半簡單樸實,但「龍機兵」卻有著更接近「人」的外型。就連機械臂的前端,也有著完美模擬人體手部結構的手掌與手指。      「龍機兵」是一種遠遠超越第二種機甲兵裝的新世代兵器。光是憑藉其外觀,便讓人不得不嘖嘖稱奇。      「這種新型的裝備,為什麼不交給SAT使用?」      身穿制服的警察之一不滿地說道。另一人立即附和:      「沒錯,只有SAT才能發揮它最大的戰力。」      不少警察跟著頻頻點頭。      繼「袋人」之後,身旁又有另一架龍機兵站起。那是尤里.米赫羅維奇.奧茲諾夫警部所搭乘的機體,代號「犬魔」。      相較於「袋人」的暗褐色機身,「犬魔」則是全身塗成了一片漆黑。猙獰而黑暗的形象,令眾警察忍不住退了一步。      「犬魔」(Barghest)這名稱的由來,是一種傳說中出沒於英格蘭北部及康瓦爾郡的黑色犬形妖怪。雖然龍機兵「犬魔」的造型並沒有類似犬科動物的部位,但看起來毫無風阻的流線形軀體、以及與上半身相較之下異常粗壯的雙腿,還是讓人聯想到敏捷、執著、追逐獵物直到天涯海角也不放棄的獵犬。不,或者稱之為警犬更加合適。      此時又有另一個正方形貨櫃,自另一輛拖車上被放了下來。這個貨櫃裡,裝的是龍機兵「報喪女妖」。由於在裝備檢查時發現了一些問題,因此出動時間比其他兩機晚了一些。      「報喪女妖」的駕駛員為萊莎.拉德納警部。就在萊莎以相同於前兩機的程序啟動龍機兵「報喪女妖」之後,周圍的警察們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報喪女妖」有著純白無瑕的美麗機身。與「袋人」及「犬魔」相較之下,「報喪女妖」的體態更加勻稱纖細得多。全身由玲瓏有緻的曲線所組成,幾乎能夠以美艷動人之類的詞句加以形容。但任何目睹這潔白機體的人,都不會聯想到善良純潔的天使。      「報喪女妖」(Banshee)這名稱,源自於愛爾蘭民間傳說中「預告死亡的女精靈」。以這種名稱為代號的機體,全身散發出一種不祥的預兆,這可說是理所當然的形象。      報喪女妖踏出正方形貨櫃後,將背部貼近拖車。油壓式臂桿自動將收納在拖車內的附加裝備推出,裝設在報喪女妖的背部並加以固定。就在完成安裝的同時,附加裝備向左右兩側平移伸展。      這片形狀有如蝴蝶翅膀的附加裝備,就是「三號裝備」。報喪女妖能夠隨著任務的需要而更換特殊附加裝備,「三號裝備」正是其中之一。這片裝設在機體背部的翅膀,有著跟機體相同的純白外觀,更加突顯了報喪女妖那股優雅而冷酷的詭異形象。      「袋人」「犬魔」及「報喪女妖」,三架龍機兵在外觀上皆有著顯著差異,其內部規格結構也是大相逕庭。光從這一點,便可明白這三架龍機兵都是特別訂製的機體,並非試作機種或量產機種。      姿所駕駛的「袋人」,從拖車內的專用架上取出了大口徑狙擊步槍。巴雷特XM109「佩勞德」。使用25mm子彈的重裝彈狙擊步槍。所謂的「佩勞德」(Payload),原意為飛彈的彈頭。具有減輕發射時反作用力的可拆式砲口制動器,此時當然被拆下了。除此之外,當然也沒有腳架與瞄準器。      雖然龍機兵的機械臂接近真實的人類手臂,畢竟沒辦法直接使用人類規格的槍械。「袋人」的掌心及手指的內部裝設有專用連結器,能夠固定XM109的握柄及按押扳機。雖然與第二種機甲兵裝一樣,在設計上是利用連結器來獲得運用槍械的能力,但由於連結器是設置在手掌內部,因此能比第二種機甲兵裝更加順暢自然地操控槍械。      三架龍機兵的視野影像及感應器所接收的訊息,都會即時回傳至特搜部的指揮車。除此之外,車上還配備監控系統,能夠隨時掌握龍機兵的反應狀況。駕駛員體內的龍鬚會跟龍機兵內部的龍骨進行量子結合,建立互通訊息的關係,藉此控制龍機兵的反應。所有龍機兵皆內含駕駛員生理狀態的監控裝置,由鈴石綠主任本人親自負責管理。      沖津仰躺在椅背上,翹起了腿,凝視著螢幕畫面。原本面對另一側控制面板的綠,此時悄悄回頭,朝沖津瞥了一眼。一如往常好整以暇的背影。沒有人猜得出來這個人心裡在想什麼。      綠心裡有一句話,不曉得該不該說出口。若是依常理思考,當然是不應該說。但是嘴卻不受控制,擅自起了話頭。      「部長。」      「什麼事?」      沖津一面凝視著龍機兵的轉播影像,一邊回應。      「你對SAT那些人說,拉德納警部是反恐專家?」      「妳的耳朵真靈。」      「這件事已經傳開了。」      「我這麼說有什麼不對嗎?」      「她不是反恐專家。她自己就是恐怖份子。」      「曾經是恐怖份子。」      「有何不同?」      「也對。」      原本凝視螢幕的沖津,轉過頭來說道:      「正因為如此,她比誰都更加瞭解恐怖份子,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      「說得明白點,對外還是宣稱反恐專家比較合適。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對此抱持懷疑。佐野是少數知道她的本名的人物之一。」      「但這麼說會不會太危險了點?如果被外界察覺我們雇用恐怖份子……」      綠嘴上說得若無其事,但顯然對此相當耿耿於懷。      「不用擔心,她不曾被逮捕,甚至不曾遭到通緝。至少在紀錄上,她只是個一般平民。如果有任何執法機關握有她是恐怖份子的證據,她早就被逮捕了。天底下有證據足以指控她是恐怖份子的人,除了她自己之外,就是IRF的參謀本部高層,但基於『某種理由』,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      IRF(Irish Republican Force,愛爾蘭共和武裝勢力)。      這是一個窮凶極惡的組織,源自於臨時派IRA(Irish Republican Army,愛爾蘭共和軍)。在臨時派IRA決定停戰及放棄武力之後,從中分裂出了數個激進派組織,這些組織在歷經劇烈抗爭與血腥內鬥之後奇蹟似地合而為一,那就是IRF。      「就算她的本名曝了光,我也早已安排好了因應對策。好歹我也是外務省出身,暗中布局是我的拿手好戲。有時我甚至希望她的身分被揭穿,對我們反而更有好處。她是我們的主要戰力,犯罪者只要聽到她的名字,肯定是聞風而逃。」      綠聽部長說得若無其事,內心不禁有些難以釋懷。      「我還是無法信任這個人,她可是個殺人兇手。」      這句話一說出口,綠不禁有些懊悔。這種噴發自內心深處的強烈恨意,是執行任務的過程中絕對不能顯露出來的情感。      沖津掏出Montecristo牌的細管雪茄,以紙火柴點了火。這個人雖是外交官出身,卻是個不論何時何地都菸不離手的老菸槍。      或許這也是他無法適應外交官生活的原因之一吧。綠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      「拉德納警部確實是個殺人兇手。妳心裡的感受,我能夠體會。不,或許我不該這麼說。身為恐怖攻擊受害者家屬的心情,不是外人能夠輕易體會的。」      「謝謝部長的關心……」      綠低下了頭,心裡有種想法完全被看穿的感覺。沒錯,自己只是不願意承認那個女人是警察、是自己人而已。這種事果然瞞不過沖津部長的眼睛。對於這樣的結果,其實自己早已心裡有數。      不,就算是沖津部長以外的其他人,對自己的內心想法恐怕也是一目瞭然。若是平日的自己,絕對不會說出如此幼稚的言詞。今天的自己果然有些古怪。為什麼偏偏選在今天這個日子,發生這樣的案件?在這個死於恐怖攻擊的家人的忌日裡,卻必須為恐怖份子搭乘的兵器提供維護服務,恐怕任誰都會情緒失控。      「我衷心祈禱過世者的靈魂能夠獲得安息。但妳今天的身分不是過世者家屬,也不是受害者,而是警察。」      沖津的口氣平淡卻強硬。彷彿是在看穿了綠的心思後提出忠告。綠不禁心想,部長果然也記得今天對自己而言是個什麼樣的日子……      「我們懷抱著許多危險的炸彈。而其中最危險的炸彈,就是龍機兵。要妥善運用這麼危險的東西,我們需要她這種人的協助。即使她本身也是『炸彈』之一,也在所不惜。這一點,我想妳應該相當清楚。」      「是的。」      綠緊咬嘴唇,點了點頭。      沖津繼續默默抽著細管雪茄。其側臉流露出的是理性與堅毅的態度。      「再危險的炸彈,我們也必須不計一切手段地加以利用。我成立特搜部,正是基於這樣的理念。」      沖津重新轉頭面對螢幕,一面小心翼翼不讓雪茄灰落下。      「請恕我失言。」      綠說完這句話後,重新面對控制面板,沒再多說什麼。      尤里.奧茲諾夫警部依照指示,駕駛「犬魔」前往千石三丁目與鎮暴第一班會合。萊莎駕駛的「報喪女妖」,前往位於車站北方的建築器材搬運口,與早一步進入待命的SAT鎮暴第二班會合。至於姿的「袋人」,則是在地下鐵出入口附近的路上待命。      第一班的班長是荒垣警部補,此班共有四個分隊,主要戰力為六架「波卡德」。六名駕駛員皆開啟了駕駛室的艙門,呈現露出上半身的狀態,以冷漠的視線凝視著逐漸走近的「犬魔」。中央一個滿面虯髯的男人,就是班長荒垣。不知道為什麼,那張臉孔令尤里印象深刻。當初進行簡報的時候,只有他對尤里報上了自己的姓名。      ——我是第一班的班長荒垣義男。      口氣粗野而無禮。      ——特搜部的尤里.米赫羅維奇.奧茲諾夫。      尤里點頭打了招呼。      ——喂……      滿臉鬍子的班長凝視著尤里,似乎還想說些什麼。      ——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      班長不耐煩地轉過了頭,似乎是心中有話想說卻不知如何啟齒。      尤里完全猜不到他到底想表達什麼,但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或許就跟其他人一樣,只是想說一兩句奚落之語而已。      光是願意報上姓名,已經算是釋出善意了。其他隊員在尤里打招呼的時候別說是自報姓名,就連正眼也不願意瞧上一眼。      即使是現在這一刻,依然能透過收音裝置聽見隊員們的閒言閒語。      〈你們瞧,這傢伙竟然開新車來炫耀。〉      〈明明開的是新車,卻還遲到了。〉      〈開車的技術差,車子再好也沒用。〉      SAT隊員平日不斷接受嚴格的專業訓練,正常情況下出任務時絕對不會像這樣隨口閒聊。原本應該屬於SAT的任務,如今卻多了特搜部這個不速之客,在隊員們心中引發的不滿導致他們忍不住想要發洩幾句。      就在這時,荒垣對著冷嘲熱諷的隊員們大聲吆喝。      〈全體就機!關艙門!開始移動!〉      五名駕駛員迅速採取了行動。他們端坐於駕駛室內,關閉艙門並上鎖,接著迅速排成了隊伍。不愧是SAT的最精銳部隊,動作非常純熟,沒有半點遲疑。      由荒垣班長所駕駛的機甲兵裝在前方帶隊,第一班以兩列縱隊的隊伍開始前進。尤里的「犬魔」也緊跟在後。      憑著「犬魔」的腳程,要趕過前方的所有友機並非難事,但尤里只是依照命令跟隨在SAT的後方。      〈這裡是BG01,PD2聽到請回答。〉      尤里的頭部防護罩內側響起了電子通訊聲。BG01是荒垣班長所駕駛的「波卡德」一號機的行動代號。      「這裡是PD2,收訊良好。」      PD2是尤里駕駛的「犬魔」。尤里自防護罩內發出的聲音經過電子加密及調變,傳送了出去。      〈隨時確認地圖,一抵達預定地點就退到後方待命。〉      「PD2收到。」      〈聽好了,你要是敢從背後偷襲我們,我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尤里忍不住咂了個嘴。聲音極輕,沒有被傳送出去。莫斯科民警負責現場辦案的分隊,也有著相當封閉的觀念。這種警界特有的風氣,對尤里而言可說是相當熟悉。      〈你原本也是刑警,對吧?〉      對方突然說出了驚人之語。      〈我雖然不負責搜查,但看得出來。〉      尤里正遲疑著不知該如何回答,荒垣班長驀然又開口說道:      〈伊瓦那、加爾金、哥魯基、比由斯。〉      發音雖然古怪,卻是相當淺顯易懂的俄羅斯語。      Ивана гордый костный пёс——伊凡的高傲瘦犬。      這句話象徵了警察身為人民保姆的高傲自尊心,還帶了一點身為權力走狗的自嘲。這是最貼近尤里過去人生的一句話,也是每一個莫斯科警察都耳熟能詳的一句話。這句話就像是一句暗語,只有互相信賴的同伴才能體會其箇中含意。      身體深處彷彿亮起了一盞溫暖的燈火。這種令人懷念的感覺,只存在於遙遠的記憶之中。      原來這就是荒垣在簡報時想要說卻沒說出口的話。      真是不擅言詞到令人哭笑不得的地步。      荒垣這個人過去多半曾與莫斯科警察有過交流吧。若不是國際研修,就是協同辦案。剛剛那句話,就是在那個時候學到的。然而莫斯科警察既然願意教荒垣這句話,可見得其交流並非只是表面功夫而已。      如今荒垣班長對自己說出這句話,意味著他承認自己是並肩作戰的夥伴。這就是荒垣班長的話中含意。至少在現在這一刻,大家都是自己人。      荒垣那張滿是鬍鬚的臉孔,彷彿浮現在尤里的眼前。一個粗魯、無禮,眼神卻意外溫柔的班長。一個不擅言詞的班長。      過去尤里認識的警察中,確實也有這樣的人。當自己還是警察菜鳥的時候,負責鍛鍊自己的那些男人,也是像這樣口齒笨拙、不擅表達。正是這麼一群警察,對自己愛之深、責之切,將乳臭未乾的金髮少年培育成了能夠獨當一面的刑警。      〈怎麼,PD2,沒聽見嗎?〉      「PD2收到。」      尤里的嘴角上揚了。這抹微笑隱藏在「犬魔」的裝甲下,沒有被任何人看見。

作者資料

月村了衛

一九六三年出生,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文藝學科畢業。大學期間向清水邦夫、高橋玄洋學習戲劇和撰寫腳本。一九八八年,以日本動畫「妙手小廚師」的腳本家出道。二OO一年,以「NOIR」這部動畫廣為人知,亦參與過「少女革命」 、「天地無用」等知名動畫的腳本製作。二O一O年,月村在早川書房用處女作「機龍警察」系列,踏上夢寐以求的職業作家生涯。 「機龍警察」系列獲獎無數,目前出版四部長篇及一部短篇,分別是《機龍警察》、《自爆條款》、《暗黑市場》、《未亡旅團》及短篇集《火宅》。二O一二年,《自爆條款》獲得冲方丁、宮部美幸、貴志祐介等日本作家讚賞,奪下第三十三屆日本SF大賞;隔年,他以《暗黑市場》榮獲第三十四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一舉成為備受矚目的跨領域新秀作家。 月村的文字風格帥氣俐落,擅長描繪豐富的人物形象、高潮迭起的情節,以及精采流暢的動作場景。日本推理評論家霜月蒼稱他是「日本冒險小說的復興者」。 作者個人網站「月村了衛的月錄」: http://d.hatena.ne.jp/ryoue/

基本資料

作者:月村了衛 譯者:李彥樺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E.Fiction 出版日期:2017-11-02 ISBN:4717702901479 城邦書號:1UR024S 規格:平裝 / 單色 / 161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