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偵探.日暮旅人遺失之物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人類驅使五感感知世界,藉以了解自我。 但是五感脆弱、模糊不清又鈍滯,左支右絀,並不可靠。越是聚精會神,不安、憎惡、嫉妒和悲傷便越是增強。 令人害怕。 人類害怕獨自活在世上的感覺,所以尋求人與人之間的銜接點。但,這些銜接點卻隱而不現。 再怎麼尋找,也不見它的蹤影,就連概念也顯得虛無,因此人類便更加瘋狂地追尋。他們抱著希望:即使看不見,它仍然確實存在;他們抱著夢想:只要驅使五感,一定能感受到。 日暮旅人對著親愛的人伸出了失去感覺的手。 伸出了追求溫暖的手。 ……清澈的雙眸蘊含著悲傷,通透明亮。 ——即使看得見,也絕對無法觸摸到「愛」。 那雙 清澈的悲傷雙眸, 究竟看到了些什麼……? 擁有不可思議力量的奇妙偵探.日暮旅人, 他沒有「視覺」以外的知覺, 取而代之的是, 聲音、氣味、味道、觸感、溫度、重量、疼痛—— 這些眼睛看不見的事物,他全都「看」得見。 利用這種力量,他經營了一間專找失物的「尋物偵探事務所」, 在和女兒百代□衣、夥伴雪路雅彥的日常生活中, 他的身邊,開始飄蕩著不穩的氣氛—— 人與人之間的連繫、生命的幸福、 消失的背叛者、失蹤的友人…… 他所遺失的事物,是否能夠找回—— 而,圍繞在他周圍的關係, 似乎也正一點一滴地改變……? 尋覓日常生活平凡風景背後的小感動, ——尋找「愛」的偵探物語,系列第二集,感動上市。 【本書特色】 ★第15屆電擊小說大獎「評審委員獎勵獎」得主山口幸三郎,新世代溫馨推理系列第二集感動上市! ★日常所見的各種風景背後,都有它的故事,只有當事人才能體驗其中感動,這些感動又成了生活的調味料——而尋物偵探.日暮旅人,就是尋覓出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小感動……

內文試閱

  「十點半了。」      木內確認時間時,正好有輛白色廂型車通過眼前。      「就是那台車,跟上去。」      他們事前早已調查過,知道這台車會在這個時間經過這條路,但沒想到居然如此分秒不差,牛島不由得略感驚訝。他瞥了副駕駛座上的木內一眼,看見的是一張若無其事的側臉。他依照木內的吩咐,發動車子。      一切都按照計畫進行。打從一年多前就開始精心策劃的計畫終於付諸行動,使得他們的情緒極度高昂。擬定計畫架構的是木內,牛島對於他的犯罪搭檔木內有著絕對的信賴,但有時卻對木內的慎重和精確性產生畏懼。現在也一樣,木內的計畫如此天衣無縫,令他不禁咋舌。      前方廂型車的乘客一定也和計畫中的一樣。開車的是六十幾歲的男人,坐在後座的則是三十幾歲的男人,聽說兩個都是又矮又瘦,正是最容易下手的肥羊。牛島踩著油門,慢慢拉近兩車之間的距離。      「抓穩了。河合,準備好了嗎?」      「哦、哦!包在我身上。」      從後方探出身子點了點頭的,是一個叫河合的男人。他是木內的高中同學,兩人常混在一起。畢業之後雖然疏遠了一陣子,但幾年前又重新開始來往,這次邀他入夥。牛島和木內早已習慣犯罪,但河合是頭一次,所以聲音在發抖。      牛島加快速度。雖然地址位於市內,但這條路的周圍並不見住宅,當然也不見人影。往右看,是田園風景;往左看,則是矗立的半山絕壁。換句話說,這裡無路可逃。牛島繼續加速。直行一百公尺之後,就會看見十字路口和一閃一滅的黃燈。一般人應該會稍微減速,以防有車子從轉角進入。果不其然,廂型車開始減速了。      牛島用力踩下油門,接著又緊急煞車。      車頭撞上了廂型車背後,衝擊力搖晃廂型車,使得車身滑了兩圈才停住。看著車子如陀螺般在眼前旋轉的感覺實在爽快,牛島轉動方向盤,嘴角泛起笑意。他慢慢駛近廂型車,並在超前之後停下來。      「河合,該你上場了。牛島,拜託你了。」      打開車門衝出來的是牛島和河合,留在車內的木內則立刻移到駕駛座上,留下兩人,自行把車開走。      牛島先揍了走出駕駛座的男人一拳。如木內所言,是個年近七十的老伯。牛島壓住他,把他的手腳綁起來。河合也趁著這段時間,把坐在廂型車後座上的年輕男人推出車外,牛島一接住就把他丟到地上,一樣綁住手腳。      「好!快上車!」      河合坐在廂型車的駕駛座上大吼。牛島一坐進後座,他就立刻發動車子前進。      從後照鏡確認躺在地上的兩人之後,河合高聲大叫:      「好耶!大成功!」      「吵死了,還有事要做,別鬆懈。」      「別那麼一板一眼嘛!別說這個了,你有看到剛才那傢伙嗎?我把他丟出去,他居然嗚嗚叫。這種事木內可就做不到了吧?動粗的工作就交給我吧!」      「少得意忘形了,小心開車。我來清點錢。」      被訓了一頓,河合咂了下嘴,沉默下來。牛島一面開始手邊的工作,一面瞪著河合的後腦。      牛島討厭河合,      河合自以為是大力士,常誇耀他打架從沒輸過。然而世上最讓人聽而生厭的就是四十來歲男人過去的英勇事蹟,更何況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學生時代的回憶,在黑社會打滾的牛島聽了只覺得可笑。河合不過是隻肥豬,如果和他打架,牛島有自信能在一分鐘內把他撂倒。      牛島一直覺得不可思議,為何木內會信賴這個男人?肥胖的河合和弱不禁風的木內站在一起,看來就像是老大和小弟,不難想像高中時代的他們是處於什麼樣的階級關係。即使在現在,河合依然有些瞧不起木內,這讓牛島無法忍受。      河合是個做事不經大腦的人,總以為「木內做得到的事我也做得到」。過去木內和牛島聯手幹過恐嚇、詐欺等壞事,被警察追趕也不是一、兩次的事了,河合憑什麼和身經百戰的木內平起平坐?而且河合瞧不起木內,就等於瞧不起看重木內的牛島,所以牛島無法喜歡這個男人。      他們抵達了會合地點──小鋼珠店的停車場。有四台車種不同但顏色相同的車並排停駐,河合把廂型車停在同一列上。      打開窗戶,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靠近。他的名字叫做花村。      「辛苦了,時間剛剛好。」      「……箱子在哪裡?」      「在這裡,拿去,盡量塞滿吧!木內已經在待命了。」      牛島接過皮箱後,將錢塞進裡頭。河合一面看他塞錢,一面嘀咕:      「欸,塞不下的錢真的要留在這裡?」      「我應該說過了。」      「太浪費了!有什麼關係?整個皮箱一起帶走就好啦!」      牛島並不答話,只是默默地繼續塞錢。為了避免占去太多空間,他盡量挑選萬圓鈔票來塞,所以花了不少時間,結果忽略了河合的問題。      花村看不過去,代為說明:      「河合,你之前沒聽到嗎?這種皮箱都有裝發訊器,但是不知道裝在哪裡,又是什麼模樣,所以得換掉整個皮箱。零錢又重又礙事,如果太貪心全部帶走,結果被抓,不就因小失大了?所以囉!」      但是河合並不服氣。      「那是木內一個人在講的吧?他從以前就很膽小,不知道因為這樣吃過幾次虧了。」      牛島微微咂了下嘴。      「不高興的話就退出。不遵從木內指示的人不是夥伴。還有,你太多話了,花村。要是被人聽到怎麼辦?」      「附近又沒人。」      「我是叫你小心一點!事情還沒成功!」      牛島狠狠地瞪了一眼,河合和花村都不再說話了。      牛島感到焦慮不堪。河合這個蠢蛋令他不耐煩,而毫無緊張感的花村更是讓他想殺人。現在正值佳境,花村的輕浮態度很可能招來殺身之禍。到時不光是他自己,連同夥都可能遭殃。花村是牛島最信不過的人。      花村是木內還在公司行號上班時的前輩。根據木內所言,他沒有實力,光靠拍上司馬屁升官,是個很會阿諛諂媚的男人。他雖然有妻有兒,卻不常回家,老是在已經離職的木內家裡鬼混。這次他想大賺一筆,所以搭順風車,但他並不是個有膽量獨自犯罪的人,只要一見苗頭不對,一定是頭一個逃跑。      牛島告訴自己,絕不能對這兩個人卸下心防。      塞了錢的皮箱放到了木內車上,牛島等人則拿著魚目混珠用的皮箱,分頭坐上事先分配好的車子,離開停車場。一開始坐的車和廂型車則丟在原地。      牛島開車離開市區,一路上左彎右繞躲警察。過了兩個小時之後,他在中途換車,又漫無目的地四處徘徊。      早上還是晴空萬里,下午卻下起了雷雨。牛島在滂沱大雨中不斷地行駛,直到太陽下山、夜幕低垂,才抵達基地。牛島是最先到的,不久後,其他三人也先後抵達,四個人總算會合了。      牛島氣喘吁吁地俯視躺在地上的木內。看著一動也不動的木內,興奮之情逐漸冷卻,不安跟著緩緩湧上。背後的河合和花村倒抽了一口氣,沒有人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牛島自問。      計畫進行得很順利。他們按照計畫搶了運鈔車,又靠著換車躲過警察的耳目。用完便棄置的車子是花村事前準備的贓車,不可能循線找到他們身上,而這個基地在短時間內也沒有被發現的風險。經過許多次的演練,牛島早已確定計畫萬無一失。      事實上,計畫的確進行得很順利。      然而齒輪卻突生齟齬。      饒是謹慎的牛島也沒料到有叛徒存在。不,正因為他謹慎,他徹底地思考過同夥背叛的可能性。他始終不信任河合和花村,就是這個緣故。      回到基地時,誰料得到分頭行動的木內居然會獨吞贓款?如果木內打算捲款潛逃,根本不用來基地和其他人會合。但木內卻將贓款藏在別處,大搖大擺地來到基地,如此說道:      「搶來的錢我要全部捐出去,反正我本來就不想發大財。」      在基地會合的目的就是分錢。分到的錢要怎麼用是個人的自由,他愛捐給非營利團體就隨他去捐。可是,他居然把全部的錢都搶走了,而且還向同夥招認這件事。      「你在打什麼主意?你希望我們做什麼?」      牛島以為木內想和他談條件,便用僅剩不多的理智如此質問,但木內卻嗤之以鼻。      「我並沒有要你做什麼,只是想將你一軍而已。」      「什麼?」      「就是這個,我就是想看這個表情。」      見了那輕蔑的眼神,牛島勃然大怒。      「你這個王八蛋!」      牛島拿起附近的鐵棒,毆打木內的頭部。木內飛得老遠,倒在地板上。如果他繼續愚弄自己,牛島是真的打算殺了他。      但是木內卻一動也不動。當牛島的興奮之情冷卻下來,開始感到不安之時,河合衝上前去查看木內的狀況。      「死、死了……」      「怎麼可能!」      「是真的,他沒呼吸了。」      河合轉過頭來,臉色發青。鐵棒從牛島手中滑落,鏗鏘一聲,滾落地面。      「死……」      牛島勉強克制動搖,重新說道:      「既然死了也沒辦法,重要的是錢。這傢伙把錢藏到別處去了,無論如何都要找出來。」      他可以感覺出河合和花村一陣膽寒。他殺了同夥還(裝作)若無其事,也難怪他們有此反應。      牛島絲毫沒露出遲疑之色,轉身離開基地。河合連忙追上。      「木內就這樣放著不管嗎?」      他似乎是在問:把屍體留在這裡沒問題嗎?      「錢比較重要!錢到底在哪裡?」      花村難得如此大聲說話。見了兩人心慌意亂的模樣,牛島的動搖漸漸止息了。      「你們冷靜一點,我有我的打算。木內以後再處理,現在亂動他反而不妥,先放著吧!」      三人坐上逃走用的車,牛島握住方向盤,在滂沱大雨中駛往鬧區。      找到找錢的手段之後,牛島等人再度回到基地,卻不禁懷疑自己的眼睛。基地依然潮濕又有霉味,地板被鞋底的汙泥和雨水弄得濕答答的,幾小時前流的血已經擴散開來,顯得觸目驚心。快壞的日光燈一閃一滅,昏暗地照著室內。      四處不見木內的屍體。

作者資料

山口幸三郎(Kouzaburou Yamaguchi)

1983年5月生,居住於福岡縣。榮獲第15屆電擊小說大獎「評審委員獎勵獎」,隔年以得獎作品《神的□□□□!》出道。現在最想委託偵探尋找的東西是「題材」。

基本資料

作者:山口幸三郎(Kouzaburou Yamaguchi) 譯者:王靜怡 繪者:煙樂 出版社:台灣角川 書系:輕.文學 出版日期:2013-07-06 ISBN:9789863254072 城邦書號:A286015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4頁 / 14.7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