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陰刻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時間在我心上無聲地雕刻,你才成為善於複印傷疤的讀者。 波戈拉寫情詩,像米粒刻字,疼痛感卻近於酸液腐蝕。——楊佳嫻 繼備受好評的首部詩集《痛苦的首都》後,波戈拉的第二部詩集《陰刻》延續上一本精準、和諧、秩序的風格,收錄48首全新詩作,透過書寫來完成「軟性的革命」、「無聲地抵抗」,建構屬於傷害之文明。 《陰刻》是波戈拉獨創的陰性書寫,詩人楊佳嫻在推薦序寫道: 「我」必得透過傷口才能存在。詩集名稱早已暗示,「陰刻」與「陽刻」相反,不是刻出字圖線條,而是剜為空缺,陷落,覆蓋紙上時,內容以空白彰顯自身。 在微渺之中格外意識到自身、極力膨脹自身,可稱之為情詩之反差萌,情傷書寫的不二法門,波戈拉是此中好手。…… 他的詩以等待、枯萎、棄置,帶出既「怨」且「甘」的滋味:「記得我是那片草地:被輕踐╱而誰路經的,那種傷心」——〈如果的清晨〉 「是曾輕拭╱你已皺褶的╱心事,無害的紙張--╱為你易染、為你而成廢物╱不覺骯髒」——〈紙巾〉 「像一件靜物被擱置經年╱經年沒有哀傷╱而我不再。屬於你╱曾經的手觸╱我屬於╱延遲的時光」——〈靜物〉 「終究你是╱遲到了。地表上╱終究終究我是無人行至╱的小徑慢慢趨向荒蕪」——〈押「哀」韻的婚歌〉 波戈拉《陰刻》像黛玉拊胸走筆向舊帕題詩,絲縷心血,壓倒桃花,然而病亦由此萌。 【名人推薦】 楊佳嫻 專文推薦 寫詩的人必須有強大的此身感應彼身的能力,知道用這詞、寫這句,閱讀者心中會感覺什麼接收什麼。波戈拉感應彼身的能力敏感而精準,所以他使用的意象總是有效、有力度。他也擅長用語詞和語詞間的關聯,去建築出一個敘述空間,如:「木樁、家的想像、巢的哀傷」「懸浮微粒、呼吸、無菌般相遇、小塵埃、有心地降落」幾個語詞在不同位置下錨,敘述的空間就被建構出來。他為不同的詩找到不同的敘述句式,進而延伸出句式的變化,將語言靈活而反覆地變奏出細緻花樣,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恐怕的夜晚〉、〈如果的清晨〉。 《陰刻》有如繁麗的紡織,閱讀者意識到的時候,心神已被織進經緯之中,以此身,感受詩人彼身的靈魂。 ——林婉瑜(詩人) 波戈拉的詩像是握在手裡就能感覺其能量的礦物,可以細看把玩紋理,也可以在悲傷時陪伴靜止。 波戈拉擅長處理組詩,在第一本詩集《痛苦的首都》裡的〈隱形城〉、〈戀人索引〉就有亮眼的出手,多半詩的創作者常把組詩視為零碎變成馬賽克拼貼的效果,但波戈拉的組詩像一副結構完整、畫風別緻的牌卡,可以串連古典、現在及未來,可以讀到現狀的描述、愛的預言、虐心的警告、行動的建議。 作為詩人的第二本書,不免令人猜測他的企圖心,但是用「企圖心」來談波戈拉似乎不太精準,像是拿槍要瞄準風。《陰刻》是波戈拉獨創的陰性書寫:「而我本是,你為女子的本事╱愛與繁憂、兩面╱皆在掌上翻轉╱本事可以相傳……」,建議不要用性別或女性主義去拆解這本詩集,《陰刻》的氣質比較是月的陰影。書名「陰」和「刻」兩字像是負正相抵,我讀到一種寧靜的平衡,他創造屬於自己的文明,用詩的細節。 ——騷夏(詩人)

目錄

輯一 虛構的女伶 女媧的秘術 嫘祖的技藝 再神話 枯魚說 甲骨憂鬱的考證 伐木 桃夭 長命女 減字木蘭花 聲聲慢 秋時觀清照如夢令 對影葬花吟 輯二 假設你是雌而他辭不達意 失語的鸚鵡 自己的「單」字 雙人的塔羅 註解:倆 否定詞 抒情考古學 可能的六月 恐怕的夜晚 如果的清晨 說好了 薄冰之書 火焰的再版 輯三 隱匿的兩者 對峙 噴嚏 紙巾 指甲 砂紙 陶器 (藏身) 腐朽 蒼蠅 跳蚤 壓抑 靜物 輯四 母音 母親的紡織我的音節 夏天的印象在冬日的手記中翻湧 在淋雨 最近的生活: (各自他去的)一支小雨傘 失蹤的 我和你共同遺失的羊 殘忍而無計可施 押「哀」韻的婚歌 願 藥,在廚房 每個人都知道我活著而不知道

內文試閱

  〈甲骨憂鬱的考證〉      想推至遠古   時間把我們都遺忘   的那時……你是一個失敗於統治   且無名的君主   王啊,不要無視   無視即將崩毀的城池   不要還沉迷   臨危憂鬱地卜筮   我不過是,灼傷一整個邦國   誕生於火焰的文字   與裂紋——   後來,你不再發問   我們的戀情   吉凶,都再難辨認      〈如果的清晨〉      如果是清晨,我記得你   再不折返的那個清晨;我記得隱雷   那日震懾莖蔓的那種狠   如果是水我記得   脫離於葉片   必將隕墜於地面而碎破的露水   如果是記得、如果   是傷心——   記得我是那坪草地:被輕踐   而誰路經的, 那種傷心      〈紙巾〉      是一張易皺褶的心事:薄   總為你軟弱、為爾後   終必的棄絕而鎮日   惶惶;是曾輕拭   你已皺褶的   心事,無害的紙張——   為你易染、為你而成廢物   不覺骯髒。      〈陶器〉      「願你在意我的核,勝於我的殼。」      從不曾感到完整——   你觸及我局部的碎裂彷彿   觸及全面的瓦解;我是你曾   逃離的器皿仍靜等   你的摶製   時間的遺憾、心的雛形。

延伸內容

瓶中織女——序波戈拉《陰刻》
◎文/楊佳嫻   波戈拉寫情詩,像米粒刻字,疼痛感卻近於酸液腐蝕。這是他從第一部詩集到第二部的一貫精神。他的愛情王國即使召喚了大場面,「僅此一次的,你喚我╱美索不達米亞;瞬間身體內╱我感覺兩條河的流經--╱我是水的本身」,出之以殿堂、曆法、祭司、歷史、諸神、階級等曠遠詞彙,仍被統攝在「瓶中文明」(收錄於《痛苦的首都》)題目底下;將極大收容在極小之中,而這極大意象與場景本是用來譬喻極小的物事--鎖藏於心,可被反覆陳述的愛。   在微渺之中格外意識到自身、極力膨脹自身,可稱之為情詩之反差萌,情傷書寫的不二法門,波戈拉是此中好手。第二部詩集《陰刻》,此一牛角尖在〈自己的「單」字〉裡的「困」字條底下達到極致:「生命原是瓶般的絕境╱死意的培養皿」。而在〈陶器〉裡說「我是你曾╱逃離的器皿仍靜等╱你的摶製╱時間的遺憾、心的雛形」,「我」因為傷害之餘蔭而宛如囚於器中,囚禁之器又誕生於自我糾葛,故器皿即「我」,是形式,也是內容。「我」必得透過傷口才能存在。詩集名稱早已暗示,「陰刻」與「陽刻」相反,不是刻出字圖線條,而是剜為空缺,陷落,覆蓋紙上時,內容以空白彰顯自身。   「陰刻」之陰,不僅以「凹」來「凸」現,亦有指向陰陽雌雄分別之意。如「縫補整個星球的外衣╱為我待嫁的衣裾」,甚至出現「假設你是雌而他辭不達意」的小輯名,而居於「雌」並非生理,而是一種羅蘭.巴特在《戀人絮語》裡說的,若把感性視為雌性天賦,一個墜入情網的男子也可能呈顯出這種陰性質素,且執著、迷戀自己的這種姿態,同時又感到痛恨、亟欲超拔。因此,戀愛中人無論生理上是雄是雌,傾心投入者都將可能在自我意識中「落居」陰╱雌性位置--愛情是墜落,是恐懼被遺落,是自處下風而時時感受到卑微帶來的苦與樂。在波戈拉的詩中至少存在著以下幾個面向的表現。   一方面,詩人模擬古代的女性創作者或古代創作裡的女性,〈秋時觀清照如夢令〉「如果一直沒有人來╱也唯有攬鏡╱對看,讓瘦削的側影為我舉哀」、「也唯有將剪短的╱髮,像受傷的日子般╱重新長好、重新讓你附耳清傾聽」,本來,多由男性寫作的古典閨怨詩洋溢著「懶」的氣息,由於情人未訪,所以一切都懶待維持,且這是富有展示性的,在兩性規範網絡內女性等待男性的被動形象具有道德上的正當性。但是,作為生理男性的波戈拉所擬並不限於男性詩人,也向女性詞人致意,鑲嵌在此一幾乎全然由情傷組成廢墟的詩集裡,擺落道德的隱性網絡,自覺且純粹地打造一激情與封閉的單人劇場;〈對影葬花吟〉「臨室的咳嗽仍持續若干時日,我旁聽╱並與她的病史對峙╱有時她閉目。╱來回踱步,而不忍╱輕踏我分瓣的心是血色的孤獨」致意對象指向林黛玉,雖說對影、旁聽、對峙,其實很快將「她」的咳嗽轉向「我」的孤獨,所有的他者都是自我的投影,病史即情史,封閉型愛情寫作的定律,「輕踏」一句節奏感十分曼妙,讓人忍不住一再讀出聲音;〈長命女〉則擬作《花間集》裡馮延巳之作,「一願此身無塵,二願春逝無恨╱三願冰屑終能念得╱淚如溶雪……╱溶雪之無痕」;原詩中「長命」前提是「郎君千歲」,接著才是「妾身長健」,如此「長命女」之「長命」方有意義,而波戈拉的詩則願「無塵」、「無恨」,當然是情詩必然的違心之論,很快在第三願就出現了眼淚,啊是的嘴硬也是情詩必殺技,真正意義在反面--明鏡台根本全是塵埃你看看這全是你的錯!或許就是等待使得時間變成兩倍,三倍,才因此「長命」。   再者,波戈拉也強化「紡織」相關意象,〈女媧的秘術〉借用盧仝「引日月之針,五星之縷」開展全詩,〈嫘祖的技藝〉上溯女紅始祖,點出愛情作繭自縛同時也是相互穿刺以密縫的過程,〈伐木〉那築巢(巢的形象不也是一種織品?)未果的哀傷,〈願〉則再度引用經緯、蠶繭,傳達緜纏無窮、自虐收緊的感受。彷彿好半年才做了一個香袋的黛玉,她的女紅存在著唯一的致贈對象,是情感的勞動。波戈拉詩中紡織,紡字為雌╱辭,正是回文詩一般的內向情感勞動。   另一方面,他以等待、枯萎、棄置,帶出既「怨」且「甘」的滋味,〈如果的清晨〉裡「記得我是那片草地:被輕踐╱而誰路經的,那種傷心」、〈紙巾〉裡「是曾輕拭╱你已皺褶的╱心事,無害的紙張--╱為你易染、為你而成廢物╱不覺骯髒」、〈靜物〉裡「像一件靜物被擱置經年」且不再擁有「曾經的手觸」故而宣告死亡、〈押「哀」韻的婚歌〉裡「終究你是╱遲到了。地表上╱終究終究我是無人行至╱的小徑慢慢趨向荒蕪」甚至「終究是墓」;「你」的遲到、不到,一再確認「我」是如何委屈,並承認這委屈為宿命。愛人被設定為恆常缺席,方能「激勵」另一方變成負能量磁鐵,這是羅蘭.巴特已經指出的真理:「無時不在的我只有通過與總是不在的你的對峙才顯出意義。」   亦可注意的是,波戈拉的詩前引用相當頻繁,除了中國古典,以及少數男性如孫維民、韓波,以女性佔大宗。如瑪格麗特.愛特伍、辛波絲卡、零雨、莒哈絲、奈莉.沙克絲、凱洛.安.達菲、邱妙津等,詩句中則提到過阿赫瑪托娃,可視為詩人將其秘密補綴的學習單翻出一角,對女作家們恆常鍾愛。   瓶中能不能自成宇宙?自斲鵲橋的織女是否存在?波戈拉《陰刻》像黛玉拊胸走筆向舊帕題詩,絲縷心血,壓倒桃花,然而病亦由此萌。

作者資料

波戈拉

一九八五年生,高雄人,世新大學中文系畢。曾獲聯合報文學獎、時報文學獎、優秀青年詩人獎等獎項,著有詩集《痛苦的首都》。 《陰刻》,原為雕刻手法,意謂將內心想述說的話挖空。 透過書寫來完成「軟性的革命」、「無聲地抵抗」,建構屬於傷害之文明。

基本資料

作者:波戈拉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我愛讀 出版日期:2017-03-08 ISBN:9789863593744 城邦書號:A0500488 規格:平裝 / 單色 / 19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