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古董局中局1-4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古董局中局1-4套書

  • 作者:馬伯庸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16-06-07
  • 定價:1470元
  • 優惠價:66折 970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大破盤66折起,兩件再95折

內容簡介

文字鬼才.馬伯庸 左手寫奇幻、右手寫文學 系列暢銷超過100萬冊! 「鑒古易,鑒人難」── 在每一件仿冒品背後,都是機關算盡的機巧和匪夷所思的圈套。 【《古董局中局》內容簡介】 半本家傳鑑寶書、一堆散碎不全的照片、兩個心懷叵測的伙伴, 許願要如何一步一步解讀古董之謎, 揪除藏於贗品中的真正仇家、消弭中日古董界的大亂? 金石玉器、書畫、青銅明器、瓷器、木器……每一件古董背後,都是深厚的歷史積澱和文化傳承。 然而幾千年來,許許多多的人造假、作偽,偷天換日、欺騙世人,牟取不法暴利,甚至,拋棄國家尊嚴於不顧。 許願,北京城琉璃廠四悔齋小古董舖主,三十歲,靠著家傳半本鑒寶書混飯吃。已過世的爺爺是五脈掌門族長,精通五門且雄才大略,在古董界裡地位甚高。 一天,突來的訪客一句「你爺爺,是個漢奸!」把他帶進一個做夢都想不到的陰謀中──一件坊間傳說的稀世珍寶「武則天明堂玉佛頭」竟和自己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一個六十幾年前做的局,將許願置入其中,他必須使出渾身解數,置身於生死之間,辨真偽、知善惡、探真相……靠著一堆散碎不全的照片線索破解玉佛頭之謎,和蟄伏了幾十年的各方神聖鬥智鬥勇,和古董江湖裡造假做局的各種奇技淫巧一一遭遇…… 【《古董局中局2:清明上河圖之謎》內容簡介】 一小段真跡補卷、千年的恩怨糾葛、完全沒有支援, 許願要如何一步一步解讀《清明上河圖》之謎, 解除五脈隱藏危機、打擊血海仇家、達成「堅持真相」「去偽存真」? 《清明上河圖》自作者張擇端獻給宋徽宗,經歷了十三個皇帝之手,最後被末代皇帝溥儀帶到東北,一直是皇室珍寶,但四度被盜出宮,又四度被追回,輾轉千年,血流成河。 許願,北京城琉璃廠四悔齋小古董舖主,剛過而立之年,靠著家傳半本鑒寶書混飯吃,一心只想守著小舖卻因尋找真相,而一腳踏進五脈與老朝奉的真偽古董漩渦,千年的恩怨糾葛從許願身上又重新點燃…… 他尋訪鄭州瓷器造假窩點時,意外發現──原收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清明上河圖》並不完全,當初張擇端在畫時,曾另補過小半卷,合二為一,方是汴涼風物的全貌。此一小段補卷,在藏古界只有耳聞,沒有人見過真跡,他同時也驚覺這名作列在老朝奉販賣給日本真跡國寶的《支那古董》上…… 真偽之戰就此展開!鑒古知識、技術工具、現代科技、黑幫勢力,紛紛出籠,古董江湖裡造假做局的各種奇技淫巧一一襲來…… 而生死之局,鬥智鬥勇亦鬥人心! 【《古董局中局3:掠寶清單》內容簡介】 一個「陵」字和五個血指印的半張信紙, 把許一城拉入眾多軍閥與侵略者的槍砲危險之中, 完全沒有五脈支援的他,要如何對抗、周旋其中, 護住皇陵、保住「掠寶清單」裡的中華文物? 一九○九年,慈禧入葬東陵。據她的心腹太監李蓮英記載,隨葬玉石有七百多件,又倒入四升珍珠、二千多塊寶石填棺,總價值超過紋銀五千萬兩,東陵的豪華氣派壓倒紫禁城。 許一城,清華國學研究院,師承考古學大師李濟,妻子即將臨盆,專心一致地走著用現代科技知識輔以家傳鑒寶絕學的路子。學貫中西的他,也是白字門許家一脈單傳,卻被五脈掃地出門。一天突如其來的半張信紙,留下一個沒頭沒腦的「陵」字和五個血指印,將他帶入槍林彈雨的掠寶爭奪戰之中。 東陵底下的巨額財富,吸引了各方勢力的關注。想重奪權勢的清朝宗室、有軍隊卻缺糧餉的各路軍閥、見錢眼開的文物販子和一直覬覦著中國文化的日本侵略者,紛紛加入角逐,各施神通佈下重重圈套,大魚吃小魚。 在這些血腥的勢力面前,只有許一城毅然挺身而出,想要力挽狂瀾保住東陵。不是為了慈禧,也不是為了名利,而是為了守住中國的文化,更是為了一段生死託付的約定…… 一個關於許一城的傳奇故事! 【《古董局中局4(終):大結局》內容簡介】 五個青花瓷寶罐橫空出世,引得古董界各路人馬傾巢而出,只為其中驚人寶藏……許願該如何使盡全力,獲得寶罐線索,揭開「老朝奉」的真實面目,讓贗品帝國分崩離析?真贗對決最終戰! 青花瓷起源於唐宋,在元明達到鼎盛,其質地絕美,令無數人傾心。「鬼谷子下山」、「劉備三顧茅廬」、「西廂記焚香拜月」、「周亞夫屯兵細柳營」、「尉遲恭單騎救主」──幾件看似毫不相干的歷史文化事件,卻因為同一組青花瓷寶罐而緊密聯繫在一起,每一件寶罐晶瑩閃爍的青藍背後,都掩埋著一件沉重壯烈的往事,而一段往事的各種細節裡,也都隱藏著一個鮮為人知的線索。只有收齊散落天下的五個寶罐,破解其中的線索,才能開啟古玩界時隔數百年的驚天祕聞,更引得各路人馬傾巢出動,不擇手段去得到它…… 北京小古董店的舖主許願,憑著一本藥家瓷器鑒寶速成大法,與「只要秉承求真之心,手握無偽之物,任爾東南西北風,我自巋然不動」的一句話,直面對抗死對頭「老朝奉」與國內外各方勢力,只能相信自己挖掘的線索,使盡渾身解數,走上這場最終奪寶的舞臺,而那些從數百年前就種下的幾代人的恩仇愛恨,也都將在小人物許願的身上一一兌現…… 一個堅持正義的故事!

目錄

【《古董局中局》目錄】 第一章 為古董界掌眼的神秘組織五脈「明眼梅花」 第二章 民國文物大案──武則天明堂玉佛頭失竊案 第三章 先有天津沈陽道,後有北京潘家園 第四章 智鬥青銅器贗品世家 第五章 《素鼎錄》:金石鑒定的權威秘笈 第六章 拍賣場上鑒宋碑 第七章 尋找海螺山 第八章 真假古董的密碼 第九章 幕後主使人老朝奉浮出水面 第十章 佛頭到底是真還是假? 尾聲 【《古董局中局2:清明上河圖之謎》目錄】 第一章 夜半盜墓「吃現席」 第二章 尋訪鄭州瓷器造假窩點 第三章 故宮博物院藏《清明上河圖》是贋品?! 第四章 第二張《清明上河圖》驚現香港 第五章 尋找鑒定《清明上河圖》的關鍵 第六章 殘本的秘密 第七章 發現真相 第八章 香港:真假國寶現場對决! 尾聲 【《古董局中局3:掠寶清單》目錄】 序 第一章 君子棋 第二章 血書 第三章 東陵盜案 第四章 追凶 第五章 惡諸葛 第六章 平安城死局 第七章 支那古董帳 第八章 局勢大亂 第九章 金蟬傳信,無常見珠 第十章 東陵前,馬蘭峪,黑吃黑 第十一章 孫殿英炮轟慈禧墓 第十二章 劍中機關 第十三章 生死一諾 後記 【《古董局中局4(終):大結局》目錄】 序 第一章 鳳凰山下的意外發現 第二章 油畫中的線索 第三章 「三顧茅廬」青花罐 第四章 順藤摸瓜 第五章 「飛橋登仙」絕技再現 第六章 對峙細柳營 第七章 青花罐,龍走紋 第八章 脫險 第九章 解密五罐 第十章 最後一個罐子的下落 第十一章 海上爭鋒 第十二章 老朝奉的身分 尾聲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為古董界掌眼的神祕組織五脈「明眼梅花」
  事情發生的那一天,恰好是我三十歲生日。   小時候算命的說我命格是「山道中削」。什麼意思呢?就是我前半生好似一條山道,走起來曲曲彎彎,十分坎坷,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咔嚓」一聲,眼前的山路被什麼東西給削斷了,沒啦。你接著往前走,運數將會有一場劇變──究竟這劇變是福是禍,是吉是凶,算命的沒說,我也沒問。總之他的意思是讓我在三十歲那年千萬當心,有事。   我萬萬沒想到,真讓他給說中了。   哦,對了,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許願,今年剛剛滿三十歲,皇城根兒下城牆磚縫兒裡的一條小蟲,職業是倒騰古董。   古董行當在建國以後沉寂了三十多年,一直到改革開放以後,文物和收藏市場升溫。原來破四舊時蟄伏起來的買賣人們,就像是早春三月的蛤蟆,蹬蹬腿,扒開泥土,又開始活絡起來。我仗著有點祖傳的手藝,在琉璃廠這片小地方開了間倒騰金石玉器的袖珍小店,店名叫做四悔齋。   偶爾會有客人指著牌匾問是哪四悔。我告訴他們,是悔人、悔事、悔過、悔心。這是我父親在「文革」期間自殺時的臨終遺言,他和我母親因為歷史遺留問題挨批鬥,一時想不開,步老舍的後塵投了太平湖。   我三十歲生日那天,大概是喜氣盈門,生意著實不錯,統共讓出去了一串玉蟾小墜子和一方清末牛角私章,都是賣給廣東客人,掙的錢夠付一個月吃喝水電房租了,這對我這苦苦掙扎的小店,是件喜事。   眼看著天已黑下來,我估摸著不會有什麼客人來了,決定早點打烊,去月盛齋吃點東西,好歹犒勞一下自己。我把店裡稍微歸攏了一下,剛要落鎖走人,忽然聽到外頭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   開始我以為是房東催要房租來了,我拖欠了三個多月,一直沒給,但很快發現聲音不對。   這聲音低沉,像是蠶吃桑葉的沙沙聲,慢慢由遠及近,虎伏著飄過來。櫥窗玻璃隨之輕振,裡頭擱著的幾尊玉佛、貔貅像是看見剋星似的,都微微顫抖起來,紛紛從原來的位置挪開,四周塵土亂跳。我趕緊拿大拇指按在櫥窗玻璃上,讓它停止振動,免得那些玉器掉地上磕壞了,心裡有點犯嘀咕。佛爺挪窩,可有點不大吉利。外頭黑咕隆咚的,也不知是從哪裡來的聲音。   過不多時,聲音沒了。我正要探頭出去瞧瞧,店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走進來兩個人。   其中一個我認識,是這一帶的片警小蔣。小蔣旁邊站著的人約莫四十多歲,穿著公安制服,臉膛既瘦且黑,走起路來幾乎沒聲。   我一看到他,眼睛就瞇起來了。我雖不敢說閱人無數,起碼的觀察力是有的。人的氣質就像是古董的包漿,說不清道不明,但一眼看過去就能感覺得到。這個人氣度內斂、滴水不漏,不是小蔣這種嘴邊毛還沒長齊的片警,也不像那種眼神如刀子一樣鋒利的老刑警,氣度根本不像是公安幹警,整個人給人一種無懈可擊的神祕感。   小蔣對我說:「大許,有人找你。」   我還沒回答,那個人就把手伸過來:「是許願同志嗎?我叫方震,小蔣的同事,你好。」   我遲疑地跟他握了握手,然後笑了:「您當過兵,而且至少是十年以上,還打過越戰?」   「哦?」方震眉毛略抬。   「剛才握手的時候,您手上有繭子,而且繭的位置在四指指肚和虎口,這不是握手槍,而是握衝鋒槍的痕跡。還有您的步伐長度都一樣,我想像不出還有哪個職業能有這樣的素養。」   玩古董的,眼神兒都錯不了,這是基本素質。我的店小本錢少,看走眼一次,就全賠進去了,所以只能在這方面下工夫。   方震似乎看出了我想佔據主動權,但他只是笑了笑,什麼也沒說,背起手來在店裡踱著步子,隨意掃視著我的藏品。   我趁機把小蔣拽到一旁:「這人到底是誰啊?擱一員警在這兒,這不妨礙我做生意嗎?」   小蔣抓抓腦袋:「大許你可別問我。這是上頭佈置的任務,我的工作就是把他帶到你這裡來,別的一概不知。」   我還想追問,方震已經轉悠回來了,對我說:「能不能看一下你的身分證?哦,不是懷疑你什麼,這是規定。」   我把身分證掏出來,方震接過去仔細看了看,還給我,還敬了個禮。我毫不客氣地開口道:「那麼,也讓我看看您的證件──不是懷疑您什麼,只是我疑心病重。」   方震略微一怔,從懷裡掏出一個藍塑膠皮的本子,上頭有三個燙金楷字:「工作證」。我翻開一看,裡面寫的工作單位是公安部八局,具體職務卻沒寫。   我心裡驟然一縮。我聽一個老幹部子弟說過,公安部有兩個局地位特別神祕:一個叫九局,接受公安部指導,但直屬於總參,負責的是政治局常委的安全,也叫中央警衛局;還有一個局,就是方震所在的八局,負責副國家級領導人、高級別外賓和一些重要人物的保衛工作。   能和中央警衛局齊名,這個八局的來頭,可想而知有多大。擱到幾百年前,那就是御前四品帶刀侍衛加錦衣衛!   我把工作證還給他,換了一副笑臉:「方同志,您是要買,還是要賣?」   方震道:「請你今晚跟我走一趟,有人想見見你。」   我一愣:「誰啊?非今晚不可嗎?」   「必須是今晚,這是上頭的命令,務必請您過去。」方震說,口氣很客氣,卻十分強硬。   我皺起眉頭,這事太蹊蹺了,不能不留個心眼。雖然我這小店裡實在沒什麼上眼的珍品,可我也得留點神。   「那您總要告訴我,是上頭誰的命令吧?」我問。   方震朝天上指了指:「反正不低,但我不能說,這是規定。」   「找我做什麼?」   「不能說。」   「……」   要不是小蔣在旁邊拼命使眼色,再加上那張八局的證件,我真想問問他,哪有這麼說話的。   方震抬起手腕看看錶,站到門口,做了個請的姿勢。八局的威懾力太大,我這樣的老百姓實在沒什麼選擇,只得硬著頭皮走出去。   「我先把門鎖嘍,小店怕遭賊。」我嘟囔一句,掏出鑰匙鎖好門,把防盜措施都檢查一遍,這才出去。一出門,迎面看到門外停了一輛黑色的紅旗CA771轎車,敢情這就是剛才店裡振動的原因。我的店面不在琉璃廠正街,而在裡面一條偏斜的胡同內,水泥地正在翻修,地面上全是沙子。那沙沙聲正是輪胎跟沙地摩擦傳出來的。   我沒想到方震居然把紅旗車大模大樣地開進胡同,停在我的店舖門口。那時候紅旗雖然已經停產,但仍舊是身分的象徵,全北京沒多少人能有機會坐上去。真不知道他是為了替我少走兩步路,還是故意給我製造壓力。   這輛紅旗車有點舊,但洗得一塵不染,在黑暗中有如一頭莊嚴的石獸。方震拉開後排車門,示意我先上車。我注意到方震用右手拽開門,左手擋在車門上端,防止我的腦袋磕到邊框。   這絕對是外事接待工作的老手!   一個老軍人,一個外事接待老手,一個八局的幹員。他的這三重身分讓我驚訝不已。我就是一介凡人老百姓,犯不上跟神仙頂牛,乖乖跟著吧。   紅旗車的後排特別寬敞,座椅也很軟。我坐進去以後,還能把腿伸開。方震也上了車,他殷勤地把兩邊的車窗都拉上紫色絨布窗簾,然後拍拍司機的肩膀。   司機也不說話,熟練地打著火,方向盤一打朝著胡同外開去。方震把兩排之間的木隔板也升起來,然後衝我笑了笑:「不好意思,規定。」   得,這回什麼都看不到了。我忽然想到,小時候看的小人書裡,土匪把解放軍偵察員帶去老巢,就是這麼蒙著眼睛一路牽著走的。   方震在車裡坐得筆直,脊樑虛貼靠背,雙手放在膝蓋上閉目養神,一看就是受過特殊訓練。我幾次想問咱們去哪,看他那個樣子,把話都咽回去了,索性閉目養神。   大約開了有二十多分鐘,車子終於停了下來。原來一直閉目的方震「唰」地睜開眼睛。   「我們到了。」   「這裡是八大處吧?」我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方震有些驚訝,但是他很快克制住了,別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放下前面擋板和左右窗簾,示意我在車裡坐好,他自己卻下了車。   此時天色已經黑透,不過周圍的路燈十分亮堂。我環顧四周,發現車子停的地方是一處幽深小路。小路兩側都是茂盛的白楊樹,四周沒有特別高大的建築。在小路的盡頭是一座圍牆很高的大院,門口沒有標牌,但有兩名荷槍實彈的衛兵在站崗,淺綠色的大門緊閉著。   我看到方震下車以後,徑直朝著衛兵走去。兩個人說了幾句話,方震抬手朝這個方向示意。司機發動車子,一直開到門前才停住,衛兵趴在車窗上警惕地看了我一眼,對方震說了句話,方震指著我點點頭。可惜車子是隔音的,我聽不清他們說什麼。   我聽說在動亂時期,有些老將軍老幹部會在半夜忽然被一輛車帶去某處不知名的場所,在那裡審訊人員早已經嚴陣以待,他們必須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交代自己過去的罪行。   我閉上眼睛,回想自己以前做過的生意,是不是哪一樁觸犯了國法,或者有眼不識泰山,惹惱了微服私訪的高層領導。我正瞎琢磨著,大門悄無聲息地向兩側打開,車子低速駛進院子。我忽然發現,方震沒有返回車裡,他站在衛兵腳下的黃線之外,攏起手,點了一支煙,目送著我們進去。   看來這是一個連他似乎也沒資格進入的場所。我心頭一震,看來這件事情詭異的程度,遠遠超過了我的想像。   車子又開了兩三分鐘,終於停了下來。一個秘書模樣的男子早迎候在外面,他衝我做了個跟隨的手勢,一句話都沒有說。我乖乖跟隨著他走進一棟高大的淺灰色蘇式建築,裡面的走廊寬闊而陰森,頭頂是綠罩燈,腳下的地毯很厚,厚到扔一個摔炮上去都不會發出聲音。   很快我們來到一間會議室前。秘書敲了敲門,然後推門讓我進去。   我進屋後,第一眼看到的,是兩枚黃澄澄的金印。   這兩枚金印有巴掌大小,顏色斑駁,印紐是一頭飛熊,很有些意思。奇怪的是,它們兩個的造型一模一樣,至少我掃這一眼過去,沒看出任何分別來,就像是放在鏡子前一樣。它們被小心地盛在一個玻璃罩內,底上還鋪著一層深紅錦毯。玻璃罩周圍站著大約十幾號人,大多數都是頭髮花白的老者,他們聚攏在金印周圍,不時竊竊私語。   我正愣神,一位身穿中山裝的老人從沙發上站起身,迎面走過來,一名軍人在身後寸步不離地跟著。   「你就是許願吧?」老人的語氣很親切。   「是。」   老人笑咪咪地打量了我一番:「很年輕嘛!今年多大?」   我恭敬回答:「剛滿三十。」   領導道:「比我正好小三輪,你就叫我劉局好了。」他看到我有些拘束,拍拍我的肩膀,「別緊張,今天叫你過來,不為別的,是想請你幫一個忙。」   這麼大的領導,能找我這升斗小民幫什麼忙?   他沒等我再開口,直接把我拽到桌子旁,指著桌上的兩枚金印:「能看出來這是什麼嗎?」   原來擺出這麼大的排場,只是為了讓我鑒定古董。我略微放心了些,這是我熟悉的領域。我家傳下來一本書,專講金石玉器,叫《素鼎錄》,裡面所載的學問夠我吃一輩子了,是我們四悔齋的立店之本。   我看了一陣,心裡有數,可看到周圍一圈老專家,就有點猶豫。鑒寶這事兒吧,有時候鑒的不是寶,是人,周圍幾位權威人士都沒發話呢,你一個愣頭青跳出來說真斷假,這叫僭越。   劉局看出我的猶豫,大手一擺:「沒事兒,你大膽地說。」   「這金印,我看是漢貨,不知道說得對不對。」我斟字酌句。   「我告訴你。這兩枚印是一真一假,其中一枚是真品,還有一枚是最近出現在市面上的贗品,但是兩者做得太像,很難鑒別得出來。我們懷疑有一個造假集團在市面上活躍,你如果能鑒定出兩者真偽,將對國家有很大幫助。」   劉局別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拿出一副膠皮手套讓我戴上,然後塞給我一把嶄新的放大鏡。   周圍的人聽到我們的對話,都紛紛把注意力轉移到這裡來。當他們看到劉局居然讓我把金印拿起來看,都露出驚訝和不解的表情。一個戴著玳瑁眼鏡的老者說:「我說劉局,這可是文物呀,您叫個毛頭小夥子來,豈不是把國家大事當兒戲?」   劉局卻穩坐釣魚臺,擺擺手道:「有志不在年高。要善於聽取各方面的意見,才能集思廣益嘛,對於目前的現場鑒定,也會有所幫助。」   拋開這些繁雜的念頭,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把這兩方金印捧起來,先用眼,再用放大鏡細細觀察。   造假與掌眼,這是藏古界永恆的主題。我在琉璃廠混了這麼久,深深感覺到,鑒寶就像是攻克一個堡壘,攻城的人拼命要尋找破綻,守城的人拼命要掩蓋破綻,兩邊鬥智鬥勇,都需要絕大的耐心、眼光和機緣,才能有所成就。   這兩枚金印,就是哪位不知名的偽造者築起的大城。多少老將折戟于此,現在輪到我這火頭軍來做先鋒了。   這飛熊紐做得十分精緻,熊身拱起成橋狀,四肢各攀出印方一角,兩肋各伸展出一片羽翼,緊貼於身,既能體現出翱翔之態,又不會影響印章的使用與攜帶。我把金印翻轉過來,這方印上刻著「飛旭之印」四字,「飛旭」為朱文,「之印」二字為白文,字體為繆篆,寫得古樸嚴謹,勾畫非常端正。   「規制、紋飾、鑿痕、材質,甚至上面沾著的泥土顆粒,我們都檢驗過了,毫無破綻。」一位老專家沒好氣地提醒道,他不相信我還能有什麼新的發現。   劉局舉起兩隻手指,軍人乾脆俐落地遞過一支特供的熊貓煙捲,給他點上。很快煙霧籠罩了他的臉,變得曖昧不清:「許願,你能鑒定出來嗎?」   我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能。」   面對周圍人驚異的目光,我提了一個要求:「能不能給我兩根線?不用太長,三十釐米就行,一定要等長。」   劉局疑惑地問道:「這些行嗎?如果你想要什麼精密儀器,我都可以調過來。」   「不,不,棉線就夠了。」   劉局雖然不太明白,還是回頭吩咐了一句,很快軍人就取來了兩根黑色棉線,應該是從哪裡的毯子上扯下來的。   我把兩條棉線分別栓在兩枚金印的飛熊紐鼻上,然後將它們高高端起,用指頭揪住另外一側的線頭,突然鬆手。一位專家「哎呀」了一聲,急步上前要去接。只見那兩枚金印被棉線吊在半空,滴溜溜轉了幾圈,然後靜止不動了。   「你瘋了嗎!?這可是一級文物!」專家出言呵斥。劉局也皺起了眉頭。他們大概覺得我這一手好似雜耍一樣,沒什麼意義。   「大家現在能看清了嗎?」我揪著兩根棉線,把兩枚金印懸在半空,讓他們仔細看。   經過我的提示,他們看到,兩枚吊在半空的金印傾斜角度有些不同。左手那枚向前傾歪,右手那枚卻是正正當當。這種區別十分微小,不仔細看是很容易忽略的。   「右手一號印是贗品,左手二號印是真品。」我做出了判斷。   屋子裡一片寂靜,沒人相信我說的話。   專家問我:「你的根據何在?」   我聳聳肩:「劉局只是讓我做一個判斷,您是專家,應該知道對錯。」   專家們聽了面色一怒,大概是覺得我太囂張了。這是我故意為之,手藝和錢財一樣,不能輕易露白。我把金印放回到原處,回過頭來:「劉局,我可以走了嗎?」   劉局站起身來,一揮手:「咱們隔壁屋子裡談,小範,你招呼一下幾位專家。」那個帶我進來的秘書悄無聲息地拉開會議室的門,示意我們離開。   我跟著劉局走到走廊盡頭的一個房間。這裡是間辦公室,當中一張厚實的辦公桌,兩側兩個大書架足足占了兩面牆,上頭擺著各種黨政書刊,還有一些小古董。我掃了一眼,沒什麼值錢的東西,要麼是大路貨,要麼是贗品。   「看來您不常用這間辦公室。」我主動開口說道。   劉局衝我笑了笑:「你眼力不錯,這裡只是個臨時落腳的地方,沒怎麼佈置。」這時候我注意到,這次連他身後那個寸步不離的軍人保鏢都不見了,整個屋子裡就我們兩人。   我們兩個人對視良久,我試圖看穿劉局的意圖,卻發現他表現得滴水不漏、禮貌周到,但讓人難以捉摸。劉局看我的眼神,卻好似洞悉一切,讓我感覺非常不舒服。   終於,他開口說:「小許,我聽方震說,剛才你猜出了這個地方在哪兒,你怎麼做到的?」   「很簡單,我是憑著身體的搖擺來判斷車子的行進方向和速度。車子從琉璃廠一路北行,差不多到了長安街以後開始朝西走,接下來跟北京地圖一對照就行了,車子一停,我就知道是在西山附近。」我點了點太陽穴,表示全都記在我腦子裡。   「可是你怎麼知道在八大處?」   我微微一笑:「長安街上紅綠燈很多,可這車子上了長安街以後,一直保持著勻速前進,從來沒減速或者加速過,更沒停過。它一定擁有我無法想像的特權,有這種特權的人,不是軍隊就是政府。而西山附近,只有八大處夠得上接待這種級別的特權車。」   劉局擊掌讚道:「看來你很聰明,也很謹慎。」   我回答道:「您也知道,我是小本兒買賣,不留點神,別說買賣了,連人都得折進去。」   劉局看我謹小慎微的模樣,笑了起來:「你一進門,先看人,再說話,我就知道你是什麼性子了。這樣很好,搞古玩這一行的,不夠聰明不行,沒什麼疑心病,也不行──對了,你剛才不願意當眾說出那一手『懸絲診脈、隔空斷金』的來歷,是不是有所顧慮?」   一聽劉局這話,我的冷汗「唰」地就下來了。剛才我拿絲線稱量金印的手法,在那本《素鼎錄》裡叫做「懸絲診脈,隔空斷金」。可是這八個字,劉局是怎麼知道的?要知道,《素鼎錄》不是新華字典,每家書店裡都有得賣──那是一本手寫的筆記,就我們家裡有一本。   在這個神祕的政府大院裡,一位背景不明的高官忽然說出了我家獨傳的祕密,我的心頓時不踏實起來。

作者資料

馬伯庸

作家。人稱「文字鬼才」。作品涵蓋歷史、科幻、影視評論等諸多領域。代表作有長篇小說《古董局中局》、《風起隴西》、《三國機密》,中篇小說《末日焚書》、《街亭殺人事件》、散文《風雨》、《破案:孔雀東南飛》等。 馬伯庸得獎記錄: 《寂靜之城》獲2005年中國科幻文學最高獎項「銀河獎」。 《風雨》獲2010年人民文學獎散文獎。 《破案:孔雀東南飛》等短篇獲2012年朱自清散文獎。 《古董局中局》入選2013年第四屆中國「圖書勢力榜」文學類年度十大好書。

基本資料

作者:馬伯庸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16-06-07 ISBN:4717702093464 城邦書號:1HO061S 規格:平裝 / 單色 / 174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