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7:來襲!Horror lover!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7:來襲!Horror lover!

  • 作者:藍旗左衽
  • 出版社:三日月
  • 出版日期:2016-04-13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85折 187元

內容簡介

◆總銷量堂堂突破20萬冊超人氣作家藍旗左衽 ◆大人氣感謝.2016暑假漫博慶功企劃緊急開催! 學園祭活動成功、又穩坐榜首, 小高一的校園生活看似美好無比—— 但眾妖萬萬沒料到,青澀的告白劇碼, 居然也降臨在這個脫線的天然呆身上?! 神祕追求者:「對你的戀慕之心再也無法壓抑♥」 眾妖:「你的智商倒是壓抑到地底了……」 神祕追求者:「茫茫人海,你是最閃耀的那顆星♥♥」 眾妖:「因為紫外線太強,快戴墨鏡!」 神祕追求者:「希望能和你發展朋友以上的關係♥♥♥」 眾妖:「拜託請把這傢伙判死刑!!」 絕不會吃醋的妖怪們眉頭一皺,發現告白並不單純。 究竟是為了挑撥離間,還是另有所圖? 再笨也是自己的夥伴,契約者的貞操由我們來守護!!

目錄

第一章 愛情總像便意突如其來地降臨 第二章 現實中的天然呆,全是偽裝得很天然的加工品 第三章 不是戀愛使人智能降低,而是有的人以愛為名藉機展現低能的本性 第四章 吃飯要人餵食、走路要人牽引、有時會忘了回家、有時會問些無法回答的問題——這不是失智老人,是情侶 第五章 小人的身上有著勤奮的美德,總是積極踴躍地在惹人厭的功夫上精進 第六章 身為階下囚,光是括約肌能正常運作就該感恩了 第七章 正義的一方即便使用骯髒的手段也會被合理地漂白 第八章 狩獵目標的同時也成了獵物,成了獵物的同時也成了猥褻物 第九章 他從容地利用靈巧的手指,控制著那密穴的開與閉,引領肉體登上高峰與深谿——懶得解釋,自己想 尾聲 絆住惡念的藤蔓來自無心播下的善種

內文試閱

  冬季早晨充斥冰冷的空氣,吸入的每口氣都彷彿凍結,寒氣在鼻腔內上演著冰雪奇緣,築起灰綠色的宮殿。   市郊邊境的半山腰上,雪白的洋樓裡,一如以往。在六點五十分左右,公館裡的房客們陸續到達餐廳,享用冬犽準備好的早餐。雖說是冬犽準備的,但他其實也只是擺盤而已。   「喂。」璁瓏抱著盆栽,質問似地走向正在啃吐司的封平瀾,重重地把花盆放到他面前。   「啊?什麼?」封平瀾愣了愣,望向面前的盆栽。那盆栽是他聖誕節送給璁瓏的香草,原本盎然翠綠的香草花,此時葉片萎靡低垂,帶著病態的黃褐色。「咦?怎麼變這樣?」   「這是我要問你的。」璁瓏皺眉,興師問罪,「只有我的植物變這樣,你是故意用這方式表達對我的不滿嗎?」   「你想太多了!」   「會不會是天氣太冷的緣故?草本植物本身就比較不耐寒。」冬犽猜測。   「可是瑟諾老師說他幫我施了獨門的肥料,這些盆哉的生命力和花期都比一般植物強,就算放在室外幾天沒澆水也沒問題的說。」封平瀾抓了抓頭,放下吐司,仔細地觀察了面前的盆栽。   忽地,他發現盆栽飄來一股怪異的酸臭味,「嗯?怎麼味道怪怪的……」低頭一看,植物的部分葉片仍帶著濕意,但葉上的水珠竟是白色的。   「耶?」封平瀾用手指抹了抹葉片,「這是什麼?」   「牛奶啊。」璁瓏理所當然地回答,「我餵它喝牛奶。誰知道它沒有長高,只有長螞蟻。」   「你倒牛奶進去?!」封平瀾低下頭,發現擱在盤裡的吐司已被螞蟻進攻,「啊!我的吐司!」   他趕緊把吐司推到一旁,但已有數十隻螞蟻登陸盤上。蟻群快速地擴散到桌面,墨里斯的全麥餅乾和百嘹的糖水、方糖都受到波及。   「你在搞什麼!」墨里斯一面痛斥,一面想把餅乾上的螞蟻彈開,但強健的指力一彈,整疊餅乾瞬間被打爆成碎渣,「該死的!」   百嘹挑了挑眉,將椅子往後退了些,笑著袖手旁觀,任由那些螞蟻進占他的食物。反正,搶著餵食他的人多的是,不缺這點。   希茉果斷地拿起馬克杯,將裡頭的酒液一飲而盡,但因灌得太猛而嗆到,咳嗽不止。   一陣厲風把桌面上的螞蟻颳掃而起,捲向放在廚房的巨大豬龍草裡。   盆栽裡的螞蟻繼續向外爬行,但是爬到花盆邊緣便止步,無法離開花盆之中。   仔細一看,一層淺水藍色的風壁,籠罩著花盆。   冬犽將吐司推回封平瀾面前,「沒事了。請慢用。」   「噢,謝了!冬犽。」封平瀾看向吐司,雖然螞蟻已被吹走,但是潔白的吐司上插著些許的螞蟻斷肢殘骸,看起來十分顯眼,「哈哈,這樣好像在吃亂葬崗耶,我可以換一片嗎?」   「璁瓏……咳咳……」希茉邊咳邊小聲地嘀咕,「這杯是二00九年波爾多酒莊的紅酒……我本來想慢慢喝的……」   「我的餅乾也毀了!」墨里斯怒聲指責。   「那是你自己打碎的……你可以用鼻子吸碎餅乾呀,聽說有些人類會用這種方式吸食粉狀物。」璁瓏撇了撇嘴,「只是幾隻小蟲子而已,大驚小怪什麼……」   「只是幾隻小蟲子而已?」冬犽輕聲反問。接著,他緩緩走向璁瓏,雙手搭上璁瓏的肩,「璁瓏。」   「怎樣?」璁瓏看不見背後的冬犽,但是他發現坐在自己面前的希茉和墨里斯表情突然變得很惶恐不安,好像看到鬼似的。   百嘹笑著搖了搖頭,用唇語一字一字吐出結論:你‧死‧定‧了。   溫柔的細語聲從璁瓏背後響起,「屋子被蟻群寄生的話,很難根除的,你不知道嗎?」   「呃!」璁瓏感覺到一陣寒意從背後傳來,身邊的溫度驟然下降,腳邊颳起了冰冷的風,一陣一陣地刺刮著他的肌膚。   「這幾天牛奶消耗得很快,我以為是你肚子餓喝掉的。」溫柔的嗓音繼續說著,「沒想到你是拿去和花兒分享了,真的非常慷慨呢。原來璁瓏不喝買一送一的廉價鮮奶,指定要喝價差三倍的進口貨,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你的小花呀?」   「抱、抱歉,冬犽我——」   「我還在說話唷。」   璁瓏立即噤聲。   「發出垃圾臭味的東西,不能放到餐桌上,你不知道嗎?」   璁瓏低下了頭。   封平瀾看著冬犽,冬犽的表情和平常一樣溫柔親切,但是散發出的氣場卻有如刑場,肅殺而令人窒息。   這是他第二次看見冬犽生氣。雖然目前沒有暴風出現,不像上次那麼壯烈,但也一樣讓人心驚膽顫。坐在璁瓏身旁的他,有如光著屁股坐在砂紙上,坐立難安卻又不敢妄動。   「這是平瀾送你的禮物,所以我不能把它當作垃圾處理。」冬犽輕柔地嘆了口氣,接著立刻揚起笑容,「但是我可以處理你喔,璁瓏。」   「對不起!我錯了!我、我會把它解決掉的!」璁瓏趕緊開口求饒,他想起身向冬犽鞠躬致歉,不,就算要他下跪也可以!但是冬犽搭在他肩上的雙手,卻穩穩地壓制著他,讓他無法動彈。   「你要把它扔了?」聲調揚起,透露出不可置信,「別人費心準備送給你的禮物,你胡搞一通之後打算隨意丟棄?」   「冬犽,那個——」封平瀾本想開口緩頰,但被墨里斯打斷。   「噓!」墨里斯怒瞪,意示他安靜,以免節外生枝。   封平瀾收回話,轉頭望向璁瓏,對方的臉已化為鐵青。   啊啊……璁瓏同學,自求多福吧……   下樓的腳步聲傳來,接著,臭著臉的海棠和曇華一前一後地出現。   「早安,各位。」曇華優雅地問安。   「早安。」冬犽禮貌地回應。「你們今天起得頗早的呢。」   以往海棠睡到大家快要出發才起床,到了學校再買早餐吃。天氣冷的話,甚至會豪邁地直接睡過頭,早自習快結束時才到校。   「少爺昨天八點就睡了。」曇華微笑著幫海棠拉開椅子,「其實他一個半小時前就起來,只是又賴了一會兒的床。」   「曇華,不必多嘴!」   原本肅殺的氣氛,因著突然加入的兩人,稍微緩和。   海棠坐在封平瀾旁邊的位置,一坐定便皺起眉。   「什麼味道,好臭!」海棠嫌惡地看向臭味的源頭,瞪大了眼,震驚站起,「這是你們的早餐?」   「怎麼可能啊!」封平瀾笑著解釋,「那是璁瓏的盆栽啦。」   海棠鬆了口氣,看了冬犽一眼,「我以為,那是他的料理……」   看來學園祭的暗黑火鍋在海棠心中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它的精神看起來不太好呢……」曇華伸出手,停留在枯萎的植物前方,一道淺紅色的光霧從食指流泄而出,盤繞上那株萎黃的植物,疲垂枯縮的葉片瞬間回復了不少生氣,挺直而起。   「哇喔!」   「我分了點力量給它。我對人界的花草不熟,要根治的話,還是得交給專業的園丁處理。」   璁瓏趕緊開口,「我會帶去學校請瑟諾幫忙!」然後小心翼翼地轉頭偷瞄冬犽。   冬犽看了看恢復生命力的花,然後望向璁瓏,沉默了一秒,揚起微笑。「那樣很好。」   雖然都是微笑,但是緊繃的高壓氣氛在瞬間消解。   警報解除。   墨里斯、希茉和封平瀾都鬆了口氣,只有百嘹略微惋惜地苦笑了聲,似乎意猶未盡。   「不懂的東西就不要插手,省得自曝其短還拖累他人。」墨里斯趁機數落璁瓏,「多學學希茉,像她平常就在研究那些花草植物,所以正好可以應用在照顧她的盆哉上。」   眾人困惑。「希茉研究園藝?為什麼你會這樣認為?」   就連希茉本人也一臉茫然不解。   「因為她看的書裡經常有什麼撥弄花叢、挺入花蕊、吸吮蜜汁的場景嘛。對了,說到這個,」墨里斯邊說邊從腳邊的背袋裡拿出一本書,「這是歌蜜託我還給妳的。妳什麼時候和她變那麼熟?」   封平瀾一眼就被書封上的十八限標示給抓住目光。正在喝熱茶的海棠猛地嗆到,曇華立刻取餐巾紙幫他擦拭。   「那、那個不是……」   「我稍微看了一下,雖然看不太懂,但覺得挺有意思的。」墨里斯一邊翻書一邊開口,「我不太懂主角是人還是貓?為什麼那個男人在打她臀部時要叫她壞貓咪?如果他打的是貓,那他就是個該死的混帳!」   希茉慌亂地起身,搶走墨里斯手上的書,然後匆匆逃離現場。   早晨的小騷動,就此告一段落。   要出門前,封平瀾回到房間拿了條圍巾,當他經過奎薩爾的房間時,停下腳步。   他遲疑了兩秒,接著轉開門把,往裡頭探了一探。   果然,如他所預想的。裡頭空無一人。   不曉得奎薩爾收到禮物了嗎?   不曉得他喜不喜歡……      學園祭結束後,接著要面對的便是期末考。   假日結束後第一天,很明顯可以看出日校生和影校生的差異。   日校生休了整整十天假,每個人看起來都神彩飛揚;影校生在經歷完學園祭的摧殘,此時才有機會喘口氣,疲勞之態仍未消退。   「早安呀理睿!」   「噢,早啊!」正在趕作業的白理睿抬起頭,看向封平瀾一行人,若有所思地凝視著對方,不發一語。   「怎麼了嗎,理睿?」   「沒什麼,只是突然對你感到好奇。」   他想起玖蛸和他說的那些話,知道奎薩爾他們是妖魔,而封平瀾是和他們立約的召喚師。   若是真如玖蛸所言,封平瀾能夠駕馭那麼強大的妖魔,並且讓他們放棄三皇子,轉而效忠自己。那麼封平瀾必定是個非常厲害並且可敬的強者。   「討厭啦理睿!」封平瀾雙手捧頰,發出悶騷的嬌吟,「才幾天不見,你就對我做出這種愛的宣言,真不敢想像要是放完暑假你會對我做什麼?哈哈哈哈哈!」   白理睿翻了翻白眼,「你想太多了。」   他怎麼看,都不覺得封平瀾會是玖蛸描述的那個強者。他壓下心裡的疑惑,回復成平常的態度,笑著望向希茉。   「幾日不見,希茉妹妹看起來比之前更加嬌豔動人了!」他將頭靠近,深深地吸了口氣,「啊,多麼撫人心脾的香氣,彷彿布拉格的春季在我面前降臨。」   「那是柔軟精的味道,我身上也有,但我不想讓你吸。讓開,你擋到我的位置了。」璁瓏斥喝。   「你講話一定要那麼惹人厭嗎!」白理睿回頭,看見璁瓏捧著盆栽,皺起眉,「你帶盆栽來幹什麼?啊,難道說你打算營造出園藝系男子兼具清爽、華麗以及可靠的暖男形象?好樣的,明明是萌系的外表竟然敢跨領域挑戰這個路線,真是個可敬的對手!」   「吵死了,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白理睿瞥了盆裡的植物一眼,「這是香草吧。」他捏起了鼻子,「你的花有點臭,你是親自施放有機肥嗎?」   「干你什麼事?你才是有機肥!」   「理睿也喜歡花呀?」封平瀾訝異,同時坐入位置中,「你懂好多喔!真厲害!」他把書本和筆袋放入抽屜中,手伸入抽屜時,碰到了一個陌生的觸感。   嗯?什麼東西?   他好奇地伸手取出。   那是一封信。信封是渲染漸層效果的藍,看起來像是雨點打落的湖面,相當素雅古典。信封正中央,渾圓可愛的字跡寫著「封平瀾 收」,背面以一張愛心形狀的貼紙封黏封口。   誰寫給他的呀?   他拆開信,拿出裡頭的信箋,一陣淡淡的白麝香飄入鼻中。   「女孩子喜歡的東西我都有所涉獵,並試著理解和喜歡,」白理睿略微自滿地輕咳了聲,「這樣才能成為稱職又貼心的男友。」   「是嗎?可是女孩子都喜歡百嘹耶。」   百嘹聞言,笑著回首望向白理睿,「所以你也喜歡我嗎?」   「並沒有!」白理睿嚴正否認,「總之,關於植物的名稱、花期和花語我都知道!我是個惜花愛花的人,這代表我也會像憐愛花朵一樣珍惜所有的女性。」   「所以你也喜歡貫穿幽窄的花徑,舔舐甘美的蜜汁?」墨里斯插嘴。「你會調教不乖的壞貓咪嗎?順帶一提,你的答案會決定你接下來一整天是在教室或是在保健室度過。」   「你在說什麼鬼!」   「嗨,平瀾,你的作業借我參考一下。」伊凡笑著走過來,直接把白理睿推到一旁。   「慢著,我排在前面。」白理睿往前移,擠回原本的位置。   伊凡瞥了白理睿一眼,「你有十天假期不好好寫作業,太混了吧。」   「你還不是沒寫!」   「我有正經事要忙呀。」伊凡雙手環胸,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哪像你,十天的假期都窩在床上腦內交媾中度過吧。去去去,去外面洗洗手再過來。」   「你才去洗洗嘴再回來!沒禮貌的臭傢伙!」白理睿怒聲反駁,「況且論交情,是我和封平瀾比較熟,我們可是同居過好幾天呢!要借作業也是我排第一!對吧!平瀾?」   白理睿得意地看著伊凡,等著封平瀾吐出有利自己的答案。但是幾秒過去,沒得到任何回應。   「好堅定的友情啊。」伊凡諷笑,「謝謝囉,平瀾!告訴這位白同學,我們之間的革命情感,可是比同居兩、三天的膚淺關係來得深厚多了,對吧?」   一樣,拋出的話語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封平瀾?」   眾人回過頭,只見封平瀾瞪大眼,整張臉漲紅,彷彿被狠甩了十幾個巴掌。   察覺異樣到異樣,眾人趕緊向前。   「你還好嗎?」   「怎麼回事?」   封平瀾僵硬地轉過頭,面對同伴。「有……有人……」吐出的話語,結巴不成句。   「怎樣?有人暗算你?」   封平瀾搖了搖頭,顫抖著舉起手中的信,「這、這、這個……」   「這是什麼?」   「恐嚇信?」   「帳單?」   封平瀾再度搖頭。   「這、這個是是是……」他用像是要窒息般的語氣,細聲說出答案,「是……情……書……」   致有如正午的太陽一般閃亮溫暖的你:   你好,突然寫信給你,可能讓你覺得很莫名其妙吧?XD   我掙扎猶豫了好久,才鼓起勇氣寫下這封信。希望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其實,我已經默默注意你很久了!(不要以為我是變態喔哭哭~)你的一舉一動都深深地吸引著我,在茫茫人海之中,你是最閃耀的那顆星!如果能依偎在你懷裡,聽著你的心跳入眠,那是多麼美好的事呀!   這份戀慕的心情越來越難以壓抑,因此我鼓起勇氣,向你表達我的心意。無論你的答覆是什麼,我都會抱著感恩的心接受!因為光是能收到你的回應,就會讓我高興到快要死掉了呀!(幸福升天~)   淘氣、靦腆、愚蠢的仙度拉 敬上   封平瀾一行人為了避人耳目,刻意來到人少的角落來看信。窄小的頂樓樓梯間,在蘇麗綰唸完信時,陷入沉默。一種看見超乎常理的生物或自然現象、不知該如何反應的沉默。   只有封平瀾始終是心花怒放雀躍不已的狀態。   「嘿嘿嘿嘿嘿!怎樣怎樣!我被人稱讚了耶!」封平瀾對著信紙吃吃笑著,「討厭啦,仙度拉同學,可以幸福但是不可以死掉啦,這樣我會心疼啦!」   除了白理睿一臉羨慕,其他人都以鄙夷的眼光,看著與那封信對話的封平瀾。   「所以這封不知所云的信到底想表達什麼?」墨里斯開口。   「什麼不知所云!這是我看過最棒的情書!」封平瀾還沒回答,反而是白理睿搶先辯駁。   「沒錯沒錯!」封平瀾興奮地附和,「你看你看,她說我像正午的太陽耶!哈哈哈哈哈!」   「撇開內容不談,這署名也太莫名其妙了吧!」伊凡皺眉,「什麼叫『淘氣、靦腆、愚蠢的仙度拉』?聽起蠢死了。」   「唉,所以我說外行人什麼都不懂。」白理睿露出輕蔑表情,娓娓道來,「淘氣、靦腆、愚蠢的仙度拉,這是拿破崙寫給約瑟芬的情書裡,對她的愛稱。對這個可愛的灰姑娘而言,你是她的皇帝,她渴望成為你的后妃啊!你真是個幸運的小子啊!」   「原來如此!我是皇帝呢!快讓我君臨天下!耶耶耶耶耶!」   眾人的臉色更僵硬了幾分。   封平瀾低頭看信,傻笑不已,「這是第一次有人寫情書給我呢……第一次有人喜歡我……」   「信裡沒說寫信者的身分,不知道對方是哪一班的。你有什麼頭緒嗎?」蘇麗綰詢問。   封平瀾抓了抓頭,「我不知道耶,我完全沒察覺到有人會注意我。」   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奎薩爾他們和社團研的朋友們身上。雖然也會和其他學生互動,但都僅是點頭之交,並不熟。   他再一次低頭看著信,不自覺地咧起笑靨,發出嘿嘿竊笑。   有人喜歡他耶……   不曉得對方是什麼樣的人呢?      醫療中心,二樓走道末端辦公室。   辦公室內以灰、白、黑為主要色調,暗沉冰冷。然而在半掩的窗戶旁,放著一盆盆栽,枝椏上結著殷紅的櫻桃,將整間晦暗添染上了一抹明豔。   奎薩爾坐在辦公桌後,陰冷地看著面前的到訪者,靜默地等著殷肅霜說明來意。   「接下來有個任務要指派你們,這次是S級以上的任務。後天我會帶你們去殯儀館正式接任。」殷肅霜放了張文件到奎薩爾面前,「危險性和難度都比以往的任務高,所以出勤時,會把你的銅環抑制限度調低,釋放你八成的力量,任務結束後便會調回原本的限度。」   奎薩爾看也不看桌面上的文件,只是森冷地望著殷肅霜,片刻,沉聲質疑。   「當前的處境是我們有欠於你,我必須接受你們的要求。」文件下方的影子祟動,下一秒,突刺起數十道黑色尖錐,將薄紙刺裂成碎片,「你可以利用我,但不能愚弄我。你說這是雙方互利的合作,但是得利的卻只有你們。」   地面的影子也開始不安分,緩緩地捲上殷肅霜的腳踝。   「你最好別妄動。」殷肅霜冷聲警告。「你還戴著咒環,踩在曦舫的地盤上。你的行動隨時受到控制。」   「你確定?」剛解開封印的那段期間他的體力確實衰弱了不少,但是經過這陣子的潛伏,內外的損傷已逐漸復元到以往的狀態。   殷肅霜感覺到腳踝上的影子緩緩勒緊,緩緩上攀,像是荊棘一般,刺纏著他身上每一條動脈的位置。   「見不得光的似乎不只是我們,你的主子也在暗中進行著某些不能公開的事業。」奎薩爾森然輕語,「我對處處受制的生活已經膩了,我可以不計後果地攤牌離開。到時候,要收爛攤子的是你們。」   殷肅霜冷哼了聲,對於奎薩爾的恫嚇沒有多大反應,「確實如你所說。」   奎薩爾挑眉,對於殷肅霜的坦然略微詫異。   「眼前的景況,看起來是我們有求於你。」殷肅霜嘆了口氣,「不過,並不全是為了我們自己。」   奎薩爾等著殷肅霜說出下文。殷肅霜瞥了身上的影子一眼。   停頓了一秒,奎薩爾將影子撤下。   「最近,僭行妖魔的數量驟減。」   奎薩爾的表情微變。   前陣子,他經常在夜裡狩獵流竄到人界的妖魔,逼問有關雪勘皇子和那名滅魔師的下落。   「不只是因為你在晚上的『小娛樂』,而是世界各地都有同樣的現象。」殷肅霜輕笑,「協會的維安組,陸續發現僭行妖魔在他們到達之前早一步消失,有的是失蹤,有的是被除滅。然而,那些妖魔並非死於滅魔師之手。」   奎薩爾挑眉。   「妖魔是死在妖魔的咒語之下,但施咒的契妖並未登錄在協會的檔案裡。加上前陣子有不少召喚師被襲擊、契妖失蹤的事件。理事長懷疑,有人正在暗中聚集妖魔。」   奎薩爾面無表情,擺明了不感興趣。他聽不出來這與他有何關聯。   「協會的上層一致認為是不從者所為,把這些情況視為恐怖分子不定期地作亂示威。」殷肅霜露出一抹嫌惡眼神,「但是不從者都擁有自己的契妖。他們網羅搶奪了那麼多的妖魔,不可能全部立契,沒有人類能夠同時和那麼多妖魔立約的。」   奎薩爾立即會意,「除了皇族……」   只有皇族能無限制地和妖魔立約,而無損自己的力量。   殷肅霜點頭。「如果照你所說,在幽界的皇位爭奪戰之後,三皇子得到了皇位。但因為雪勘皇子下落不明,所以他派人前往人界探尋這位失落皇子的下落。那麼,為什麼他本人要在人界待這麼久?」   「雪勘皇子是強勁的對手,只要雪勘皇子有可能活著,三皇子的王位永遠坐不安穩。」提到仇敵,奎薩爾的聲音出現了恨意,「三皇子是為了成功無所不用其極的人。」   「或許這是原因之一。」殷肅霜提醒,「另外,別忘了。在人界的皇族不只他,還有你們在尋找的雪勘皇子。」   言下之意,便是在暗示,和那些僭行妖魔立約的也有可能是雪勘。   奎薩爾聽出了這個暗示。   紫眸射出了冰一般的視線,瞪向殷肅霜。   「你還記得將你們封印的滅魔師長什麼樣子嗎?」殷肅霜忽地拋出這問句。   「……他戴著面罩,身上也施了匿形的混沌咒語,但是我記得他的聲音。」奎薩爾篤定地開口,「為何這麼問?」   「只是好奇——」   雜沓的腳步聲從走道傳來,殷肅霜停下了話語。   腳步聲逐漸接近,幾秒後,辦公室的門板傳來敲擊聲,接著門扉開啟。   「奎薩爾!」歡喜雀躍的笑語聲闖入屋中,「有人寫情書給我耶!」   封平瀾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一部分是出於收到情書的愉悅,但更多是因為看見了奎薩爾。   站定之後,發現屋裡還有另一人存在。   「啊,班導!你也在啊!」   殷肅霜淡然地應了聲。「你來做什麼?」   看來今天的談話到此為止。   「來分享我的喜悅呀!」封平瀾傻笑著從口袋中掏出信,然後現寶似地高舉,「你們看!有人寫情書給我耶!是情書喔!情書耶!」   相較於封平瀾的一頭熱,奎薩爾和殷肅霜的冷靜淡定彷彿是身處另一個次元。   「話說班導來找奎薩爾做什麼呀?是身體不舒服嗎?」   「只是一些公事。」殷肅霜看了奎薩爾一眼,然後轉頭向封平瀾交代,「晚上集合你的社員,有賞金任務要麻煩你們。」   「喔喔好的!」   殷肅霜離開後,封平瀾立刻興奮地走到奎薩爾的面前。   他覺得自己好久沒看到奎薩爾了。從學園祭的試煉之後,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星期了,就連影校的課,奎薩爾也都沒出席。   殷肅霜說,其實奎薩爾接了校醫和社團老師的工作之後,地位和葉珥德差不多,原本就可以不用一直跟在契約者身邊,讓他有點惆悵。   雖然只不過是幾天的事,但是再次見到面,就讓他高興不已。   封平瀾呵呵傻笑,「奎薩爾這幾天去哪啦?有沒有想我呀?哈哈哈哈哈!」   奎薩爾冷眼看著封平瀾。   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他已經知道封平瀾的行為模式。   接下來,封平瀾會對他聒噪些無關緊要的事,封平瀾會詢問他的意見和看法,但即使他不回答,封平瀾也會繼續說下去。   他瞄了時鐘一眼,距離午休結束還有三十二分鐘。三十二分鐘之後,封平瀾會自動離開,回去教室上課。   察覺到了奎薩爾的小動作,封平瀾笑著開口,「我馬上就會離開的啦!放心!」   被看穿心思,讓奎薩爾略微詫異。   這傢伙,從來不會生氣或沮喪嗎?到底是怎麼維持這樣的樂觀和活力的?   封平瀾將信封湊到奎薩爾面前。   「奎薩爾你看你看,是情書耶!啊,奎薩爾知道什麼是情書嗎?情書就是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會寫信告訴對方自己的心意!幽界裡的人要告白也會寫情書嗎?奎薩爾有收過情書嗎?我可以寫給你嗎?那樣你可能會收到一本和字典一樣厚的情書喔!我的字典裡什麼都沒有,只有奎薩爾!哈哈哈哈!」   封平瀾自嗨了一陣子之後,開始傻笑著朗讀信裡的內容,並且適時做出解說,包括顏文字的部分。   奎薩爾靜靜地聽著,他對信裡的內容不予置評,封平瀾唸出的東西,他過耳即忘。   但是,封平瀾滿足而歡欣的笑容,莫名地讓他心底隱然生起一陣不悅。   「沒想到有人暗戀我耶……」讀完信後,封平瀾痴痴地把信拿到面前,聞了一下,「這麼香的人喜歡我耶!」   奎薩爾微微蹙眉。   他不悅。但他不太確定自己為何不悅。   是因為封平瀾的聒噪和愚行?   還是別的理由?   「不知道對方是一般生還是召喚師。希望是一般生。」   「為什麼?」奎薩爾不自覺地開口反問。   「如果是召喚師,當她發現我是冒牌貨的話,應該會很失望吧。」封平瀾苦笑著抓了抓頭,「畢竟這身分也只是暫時的呀,最終我還是個平凡人啊。」   奎薩爾看著封平瀾,內心的不快加深了些。   是的。平凡的人類。   是的。眼前的處境只是暫時的,最終他們將會分離。   看著對那封信愛不釋手的封平瀾,奎薩爾覺得,或許先離開的未必是他們。   或許,是封平瀾會先離開。   畢竟封平瀾只是個人類,平凡的人類。   封平瀾終究會找到自己所愛的人,然後將重心從他們身上轉移,離開這危險的世界,享受身為一個平凡人類應有的幸福。   到時候,他們這些契妖,是否會成為他的累贅?   如果那樣的日子先到來,封平瀾是否會果斷地將他們捨棄?

作者資料

藍旗左衽

誤人子弟髒髒人。 藍旗左衽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pages/藍旗左衽/524682534275200 噗浪:www.plurk.com/leara

基本資料

作者:藍旗左衽 繪者: 出版社:三日月 書系:輕世代 出版日期:2016-04-13 ISBN:9789863612865 城邦書號:A29700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