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隨書附「你也來說個故事好不好」艾加.凱磊專屬,攪動腦汁靈感創作稿紙。 《紐約時報》奉為「天才」的以色列小說家,風靡全球40國 此刻正風靡全球文學舞台,艾加.凱磊2016年2月即將訪台,你不能不認識! ★全球唯一的台灣獨家版本! .收錄凱磊生涯第一篇故事、最長與最短的故事、以色列國民故事等代表作。 .獨家收錄全新台灣版序言,闡述生涯第一個故事動人的創作過程。 .扉頁印製作者親繪「獻給台灣讀者的畫+親筆簽名」。 艾加.凱磊曾以《忽然一陣敲門聲》榮獲誠品、博客來、馬來西亞大眾書局選書推薦,出版40天緊急再版七次,並奪下誠品翻譯文學榜冠軍,擊敗馬奎斯、胡賽尼、東野圭吾等強勁對手,創造空前的短篇小說閱讀熱潮。 《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獲凱磊親自授權,集結他出道至今最獨特的代表作,從150字的極短篇到兩萬字的生涯最長篇,從「稿紙被大哥拿去擦狗屎」的出道之作到風靡以色列的國民故事,題材包羅萬象,捕捉一閃即逝的日常心情,也深刻反映當代以色列社會的狀態。 《忽然一陣敲門聲》開啟了我們閱讀短篇小說的癮,本書則帶來你最意想不到的艾加.凱磊:有點熟悉,卻又十足新奇,上一秒激起心靈深處的共鳴,下一秒的奇思妙想,立刻攪動腦細胞的排列方式! 【各界熱烈好評】 劉梓潔 克勞斯(《愛的歷史》作者) 裘莉(《偶然與你相遇》才女導演) 有些作品,會讓人打從心底發出一句「可惡,也太厲害了吧」的讚嘆。凱磊就有這種本事。延續《忽然一陣敲門聲》的精采,《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同樣讓人一打開便欲罷不能,無論長篇短篇,都有一種挖掘寶藏的閱讀快感。 ——杜政哲(《16個夏天》編劇) 台灣人很會計算,總在尋找投資標的,卻越投越苦,月頭苦月底也苦。現在讓我告訴你一個值得投資的對象,就是這本書。買了,你原本的幾百元就會升值,從哪時候開始升值呢?從你打開第一頁的時候,你每讀一個字,就會覺得你的錢不一樣、變大了,比原本只能吃一頓飯然後在幾個小時後離開身體,來得帶給你更多滿足。而且投資前不必詳閱公開說明書,更不必評估風險,你唯一要擔心的是,你會想把這作者所有的書掃完,因為你會變得貪婪。對故事。 ——盧建彰(廣告導演) 再讓他說個故事好不好?好,當然好。這些想法肆無忌憚,垂墜飽滿,精緻得像紅寶石雕刻的石榴子,每一次落下都鏗鏘敲響銀盤,有些還會多彈幾下。魔幻寫實是我們熟悉的把戲,而凱磊耍得憂心忡忡又天真無邪,耍得精準又撩亂,你完全被迷惑以為那些真的是柔軟甜蜜的石榴子,鬼迷心竅咬下去才發現一顆一顆都是穿越思想縫隙的子彈。 ——黃麗群(作家) 閱讀此書的同時,我彷彿搭上了一輛通往無邊想像力的列車,隨著凱磊這台擁有頑童性格的火車頭,拉著我抵達一站又一站奇幻的篇章。無論是150字的短暫停留、抑或兩萬字的long stay,都讓人期待每一次車門打開時,各有特色卻又同樣迷人的奇妙風景……每讀完一篇,就彷彿又一次走進車廂、看著車門關上後的那剎那,一邊回味著方才和自己人生片段有某些雷同的文字歷險,一邊也從富有寓意的故事中得到勇氣。 ——吳定謙(演員) 如果一個好的故事能夠承載一整個行星的重量,那麼凱磊這一本短篇小說集或許是一個閃閃發光的銀河系。他的故事有著機智幽默的外裝,但深藏一顆流著國族悲劇血液的核心,舉重若輕,笑裡藏淚,令人讀了嘴角牽動,又生出罪惡之感。身為忠實讀者,我只能說:凱磊,你真是太壞了(大心)。 ——陳夏民(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 凱磊是經營「天馬航空」的吧?他的故事真的能帶人行空!各位親愛的朋友,請扣好你的安全帶,天馬即將起飛…… ——張妙如(作家) 我有點懷疑這位以色列作家的大腦皺摺,長得比尋常人來得多很多。否則,他如何能天才般寫出這些天馬行空、荒誕離奇、讓人想哭想笑的精采短篇?人生本是齣現實夢想撕扯、悲苦喜樂糾纏的無常劇場。彷彿擁有另一顆腦袋的凱磊,用他兼具超凡想像、人性洞悉與黑色幽默的說故事本事,訴說嘲諷寬解你的、我的、現代人的憂愁苦悶……唯一要擔心的是,聽他說故事,會著迷,會上癮。 ——蘭萱(廣播主持人) 凱磊筆下的世界,是每個人今生都應該造訪的國度。這些故事讓生命的本質得以從前所未見的角度閃閃發光。 ——Letroactivos(墨西哥書店) 非常慶幸這世上有著艾加凱磊和他的故事,因為他讓生命更美好。 ——桑德斯(美國短篇大師、《十二月十日》作者) 他筆下的短篇故事奇異而有趣,口吻和故事中的情感看似輕鬆,實則不然,有如玩笑般的情節,卻是別有深意。凱磊絕對是值得看重的一位作家! ——馬泰爾(《少年Pi的奇幻漂流》作者) 他的故事是如此詼諧逗趣,又帶著無比豐沛的情感,朝著你完全想不到的方向發展下去。敘事口吻極為自然,就像日常閒談,卻有著奇異的詩意。這些故事會附著在你體內,讓你左思右想好幾天。 ——艾拉.葛拉斯(美國知名廣播人) 如果艾加.凱磊住在紐約(而不是以色列),保證每天被成群的瘋狂文學經紀人五花大綁,高聲喝令:「給我再寫一個故事!」 ——史提夫.歐門(美國書評人) 在經常發生街道槍戰、響起空襲警報的國家,居然存在這樣一位用自由奔放的想像力及幽默感武裝的作家,這也許證明了文學的隱藏力量。在如此受到政治及歷史壓迫的社會,他的故事是一份格外珍貴的禮物。 ——金英夏(「韓國村上春樹」) 他真是太有才華了……完全不同於我所讀過的任何作家。他能代表下一個世代的聲音! ——魯西迪(《午夜之子》《魔鬼詩篇》 文壇大師)

目錄

〈推薦序〉跳上成長的想像列車/吳定謙 〈台灣版獨家作者序〉小狗與大哥/艾加.凱磊 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 打破小豬 氣喘發作 想當神的公車司機 獨家新聞 零的百分之八 驕傲與喜樂 沒有魔術師的生日 故事形狀的思想 超棒 藥水 帽子魔術 地獄的紀念品 奈勒的快樂營隊 水管 閃亮的眼睛 飛翔的桑第尼 百分之百 大比目魚 冰箱上的女孩 蒙巴薩的一個吻 魔術師學校 射殺圖維亞 人行道 警報 善意 鞋 拉賓之死 第二次機會 祝妳生日快樂

序跋

台灣版獨家作者序 小狗與大哥
  這次在台灣出版早期短篇小說精選集,編輯要我寫序,我答應得不太乾脆。因為一方面來說,台灣我雖然只去過一次,卻在我心裡占了特別的位置,我真的很想寫篇特別的序來向大家致意;可是另一方面呢,又覺得為這本書寫序很怪,因為書裡有些故事生成的時候,雷根和柴契爾還是世界領袖,而泰森還沒踏入職業拳擊界。想到這裡我就覺得自己好老,但是,說也奇怪,我重讀這些老故事,卻感覺像是上星期才寫的,下筆時的感動都還記得,彷彿這些多年前的作品改變了時間的節奏,帶我穿越了時空。   第一次寫小說是在二十九年前,在以色列一處戒備森嚴的軍事基地。當時我十九歲,意志消沉,是個糟糕的軍人,天天數著日子等義務役結束。有一天,在地底深處與世隔絕沒有窗戶的電腦室裡,我一個人值班,時間特別長,於是我寫了一個故事,也就是我的第一個短篇。電腦室冷得要命,我站在房間中央,看著印出來的稿子,無法跟自己解釋為什麼要寫這個,也不知道它有什麼用。打出這些虛構的句子讓我很興奮,也很害怕。我覺得非得立刻找人看看不可,即使他不喜歡或者看不懂,至少能安撫我,告訴我寫作這事完全沒有問題,並不是往精神錯亂又邁進了一步。   十四個鐘頭之後,第一個有可能讀它的人來了,他是個滿臉痘疤的中士,來接我的班。我強作鎮定對他說,我寫了個很短的故事,想請他看一下。他摘下太陽眼鏡,不感興趣地說:「不可能,滾。」   我爬幾層樓回到地面,太陽剛升起不久,照得我睜不開眼。現在時間是早上六點,但我迫切需要讀者。遇到問題的時候,我通常會找大哥,這次也是,我往大哥家走去。   我按下大樓入口處的對講機,聽見我哥的聲音帶著睡意。我說:「我寫了一個故事,想給你看。可以上樓嗎?」沉默片刻之後,我哥帶著歉意說:「恐怕不行,我女朋友被你吵醒了,正在發脾氣。」再沉默一會兒,他又說:「等我一下,我穿個衣服帶狗下去。」   幾分鐘後,他出現了。那條跟平常一樣憔悴的小狗難得這麼早出來散步,很是高興。我哥從我手中接過稿子,邊走邊看。狗想就地在大門口的樹旁辦事,用爪子抓住地不想走,可是我哥看得太專心,根本沒注意。一分鐘後,連我都得快步跟上,因為他一路走得好快,那條可憐的狗也只好讓他拖著走。   狗的運氣不錯,故事很短,我哥走過兩個街區,就停了下來。狗兒站穩腳步,照原定計畫,把事給辦了。   「這故事太棒了,」我哥說,「震撼人心哪。你有沒有備份?」我說有。他給我一個「大哥為小弟感到驕傲」的笑容,彎下腰去,用那張紙鏟起狗屎,丟進垃圾桶。   就在那一刻,我知道了,我要寫作。   我哥可能沒意識到他告訴了我一件事:我寫的故事並不是街邊垃圾桶裡那張皺皺的沾了狗屎的紙,那張紙只是管道,我心裡的感受可以透過這個管道傳送到他心裡。不知道魔法師第一次施展魔法的時候是什麼感覺,但我當時的感覺可能就跟那很像;我找到了能幫我捱過那兩年時光,能讓我活著捱到退伍的魔法。   從那天起,我一直寫,沒有停過。

內文試閱

〈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
  那天夜裡,妖怪來取他的寫作天賦,他沒跟妖怪爭論,沒哭,也沒鬧。   他說:「該怎樣就怎樣吧。」還拿出松露巧克力和檸檬汁,招待妖怪。   「過去這段日子很酷、很棒、讚極了。現在,時間到,你來了。我不會為難你,你這是在工作,不過,如果不太麻煩的話,拿走它之前,能不能讓我再寫一個故事,最後一個,很快就好。我只是想記住這種感覺。」   妖怪看看裝松露巧克力的錫箔小紙杯,發覺自己錯了,不該接受招待。態度好的傢伙總是最麻煩。處理討厭鬼很簡單,你抵達現場,拿出靈魂,揭開魔鬼沾,取走天賦,大功告成。管他怎麼踢怎麼喊,你是妖怪,他能奈你何。做完這一個,劃掉,就去找單子上的下一個。可是遇上態度好的傢伙,他們說話好聲好氣,還請你吃巧克力,請你喝檸檬汁,那你能怎麼辦?   「好吧,」妖怪嘆了口氣,「最後一個,可是寫短一點,知道嗎?快三點了,我今天至少還有兩站要跑。」   「短,」他擠出一個笑容,「很短,頂多兩頁。我寫故事的時候,你可以看電視。」   妖怪又吃了兩個巧克力,舒展身體躺在沙發上,玩起了遙控器。同時,另一個房間裡,請他吃巧克力的人正以平穩的速度敲擊鍵盤,毫無停頓,就好像在提款機上輸入一百萬個字的密碼似的。電視正在播放公共電視台的自然生態影片,一隻螞蟻從螢幕這一頭走到那一頭。   妖怪心想:「希望他能寫出好東西。希望他寫的是有樹林、有小女孩萬里尋親的那種故事,開頭彷彿抓住你蛋蛋,結局彷彿扭絞你心肝,讀者無不哽咽。這人真是挺不錯的,不但友善,而且高尚。」   為了這人好,妖怪希望故事趕快寫完,因為四點已過,再過二十分鐘,頂多半小時,就算還沒寫完,也沒辦法了。到時候妖怪就不能再等,得立刻揭開這人的魔鬼沾,把東西拉出來,否則回到倉庫會有多慘,他想都不敢想。   這人說話算話,五分鐘後,滿身大汗走出房間,手裡拿著兩張印出來的稿子。   故事寫得真不錯,雖然沒有小女孩,也不會讓你覺得給人抓住了蛋蛋,可是感人得要命。聽到妖怪這麼說,這人高興得不得了,喜形於色。妖怪把他的天賦拉出來,摺得很小很小,放進底下墊著保麗龍豆的特製盒子,而他臉上始終掛著笑容,沒有擺出半點藝術家受苦受難的表情,還拿出更多巧克力請妖怪吃。   「告訴你老闆,我很感謝他。」他對妖怪說。「告訴他,我這段日子過得太棒了,謝謝他給我天賦和其他的一切。別忘囉。」   妖怪說好,心想自己也當過人,若是在別種情境下認識他,應該會處得不錯。到了門口,妖怪關心地問:「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還不知道,既然有空了,應該會常去海邊走走,或見見朋友之類的吧。你呢?」   「工作。」妖怪調整一下背上盒子的位置。「相信我,我心上除了工作沒別的事。」   那人說:「誒,我有點好奇,請問,他們最後要拿這些天賦怎樣呢?」   「我也不知道。」妖怪說。「我的工作只到送進倉庫為止。等他們對好數目,簽了收貨單,我就下班。在那之後的事,我一無所知。」
〈打破小豬〉
  爸爸不肯買辛普森娃娃給我。媽媽想買,可是爸爸不許,他說我給寵壞了。   「憑什麼?」他對媽媽說。「我們為什麼要給他買娃娃?每次他一彈手指頭,妳就跳起來立正。」   爸爸說我對錢沒有敬意,如果小時候不學,要什麼時候學?隨隨便便就得到辛普森娃娃的小孩,長大會變成不良少年,在便利商店偷東西,因為他們認為自己要什麼就該有什麼。所以,他買給我的不是辛普森娃娃,而是一隻醜醜的瓷豬,背上有一道投幣孔。這麼一來,我長大就不會變壞,不會變成不良少年了。   現在,我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熱可可,不愛喝也得喝。熱可可最上面會結一層奶皮,連奶皮一起吃掉我能得到一個謝克爾(※以色列貨幣),不吃奶皮就只有半個謝克爾,假如喝完就吐,那麼啥都得不到。我把硬幣塞進小豬背上的縫,再把小豬拿起來搖一搖,會聽見叮叮噹噹的聲音。等到豬肚子滿得晃不出聲音,我就能得到一個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   這是我爸說的,他說這方法有教育意義。   說真的,這豬挺可愛,鼻子摸起來涼涼的,你丟硬幣進去牠會笑,即使只有半謝克爾也行。更可愛的是,就算你不投錢,牠也笑。我給牠取了個名字,叫牠馬爾古利思,跟從前住在這裡的人同名。我們搬來以後,這名字還貼在信箱上,我爸一直想把貼紙弄掉,可是弄不掉。馬爾古利思跟我其他玩具不一樣,特別好相處,身上沒有燈泡、彈簧,也沒有會漏液的電池。你需要留心的就只有一件事:別讓牠跳下桌。   發現牠靠在桌邊低頭看地板,我就趕緊提醒:「馬爾古利思,小心點!你可是瓷做的呢。」牠會對我微笑,耐心站在原地,等我把牠拿下來。牠笑起來真的好可愛,我好愛牠。為了牠,我每天早上都把熱可可連奶皮一起喝掉,好拿到那一個謝克爾,投進牠肚子裡,看牠那永遠不變的笑容。   「馬爾古利思,我愛你。」我對牠說。「說真的,我愛你比愛我爸媽還多,而且我會永遠愛你,無論如何都愛你,就算你變成不良少年也沒有關係。可是,絕對不可以跳下桌子!」   昨天,爸爸來我房間,從桌上拿起馬爾古利思,用力上下搖。   我說:「小心一點,爸爸,你這樣馬爾古利思會肚子痛。」可是爸爸沒有住手。   「搖不出聲音了。大衛,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吧?這意思是說,明天你就能得到那個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了。」   「好棒,爸爸,」我說,「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好棒,可是拜託別再搖馬爾古利思,再搖下去牠會想吐。」我爸放下馬爾古利思,跑去找我媽。一分鐘後再回來時,一手拉著我媽,一手拿著鎚子。   「看吧,我是對的。」他對我媽說。「這麼一來,他就會懂得珍惜了。是不是呀,大衛?」   「我當然會,我當然會,可是,爸爸,你拿鎚子幹麼?」   「是幫你拿的。」爸爸把鎚子遞給我。「小心點。」   「我當然會小心。」我真的很小心。可是幾分鐘後,我爸失去了耐心,說:「快動手呀,打破小豬。」   「什麼?」我說。「打破馬爾古利思?」   「是啊,沒錯,馬爾古利思。」爸爸說。「快點,打破小豬,你這麼辛苦,好不容易賺到了一個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   馬爾古利思對我露出悲傷的笑容,瓷豬知道自己死期將至的時候,就會有這種表情。去他的辛普森。我怎麼可能拿鎚子敲朋友的頭?   「不要辛普森娃娃了。」我把鎚子還給爸爸。「我有馬爾古利思就夠了。」   「你不懂,」我爸說,「這樣子真的沒關係,這是很有教育意義的事。快點,不然,我幫你敲好了。」爸爸舉起鎚子,我看出媽媽懶得管,而馬爾古利思的笑容好傷心,如果我不趕快想辦法做點什麼,牠就死定了。   「爸爸。」我抓住他的腿。   「怎麼了,大衛?」爸爸依然高舉著鎚子。   「我能不能再賺一個謝克爾?求求你讓我再賺一個謝克爾來放進馬爾古利思肚子裡,明天,我喝完熱可可之後。到時候我就打破他,明天,我保證。」   「再賺一個謝克爾?」爸爸笑著把鎚子放到桌上。「妳看,這孩子懂事了。」   「是的,我懂事了。明天。」我的喉嚨裡都是眼淚。   他們離開我房間以後,我給馬爾古利思一個特別緊的擁抱,讓眼淚流出來。馬爾古利思一句話也沒說,靜靜在我手中顫抖。我在牠耳邊小聲說:「別怕,我會救你的。」   那天晚上,我等爸爸看完電視,回房間睡覺,才輕手輕腳帶著馬爾古利思出去,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我們一起在黑暗裡走了好久好久,走到一片空曠的荊棘地。   「豬都喜歡曠野,」我把馬爾古利思放在地上,「尤其是有荊棘的曠野,你會喜歡這裡的。」   我等牠回答,可是馬爾古利思一句話也沒說。我伸手摸牠鼻子說再見的時候,牠只露出悲傷的表情。牠知道再也見不到我了。
〈想當神的公車司機〉
  這故事裡有個公車司機,他從來不肯幫遲到的人開門,誰都一樣。壓抑的高中生眼巴巴跟在車子旁邊跑,他不開門;穿著風衣的神經質傢伙用力拍車門,好像準時的是自己,過分的是司機,他當然更不理;就連抱著一紙袋生鮮雜貨的小老太婆使勁揮舞顫抖的雙手,也無法使他停車。   他不幫這些人開門,並不是心腸不好,這司機骨子裡對人沒有一絲惡意,純粹是理念的問題。   司機先生的理念是這樣的,嗯,我們打個比方來說好了,假如開門讓遲到的人上車要花三十秒,不開門的話那人要浪費十五分鐘的生命,那麼不開門對整個社會來說還是比較公平的。   因為車門一開,公車上的每一個人都會損失三十秒鐘。假設車上有六十個人,他們都沒犯錯,都準時抵達車站,那麼大家浪費掉的時間就是十五分鐘的兩倍。他之所以不開門,這是唯一的原因。   他知道車上的乘客不了解,追在後頭叫他停車的人也不了解,他們多半以為他是大爛人。對他個人來說,最輕鬆的做法當然是讓他們上車,收下他們笑著表達的謝意。可是在抉擇的時候,一邊是笑容與感激,一邊是社會利益,這位公車司機很清楚自己該怎麼選。   在這位司機的理念之下,最受罪的人本應是艾迪。可是他跟這故事裡的其他人不一樣,沒趕上車他連追都不追,他就是這麼懶,這麼廢。   艾迪在一家餐廳當助理廚師,店裡的食物不怎麼樣,但艾迪是個好人,好到有時候……做出來的東西不太好吃的時候,他會親自送上桌,當面道歉。也就是在某一次這種狀況之下,他遇見了幸福,或者說,是遇見了追求幸福的機會。   有個女孩人非常好,居然努力把他送上的整份烤牛肉吃完,只為了不讓他難過。這女孩不肯把名字告訴他,也不肯給他電話號碼,可是她人真的很好,好到願意在第二天五點鐘去他倆說好的地方赴約……說得精確一點,那地方就是海豚館。   不過艾迪有一種病,導致他錯過了人生中各種各樣的東西,雖然不是扁桃腺整個腫起來之類的那種病,卻也對他造成了許多傷害。艾迪的病讓他老是睡過頭十分鐘,用什麼樣的鬧鐘都沒用。因為他有這個病,再加上我們的公車司機永遠把社會利益放在個人之前,所以他上班總是遲到。   可是,這一次是特例,為了幸福,艾迪決定戰勝宿疾,不睡午覺,一直醒著看電視,還設了三個鬧鐘、預約了一個叫醒服務,以策安全。可惜,這病是治不好的,艾迪看兒童頻道,看著看著就睡著了,睡得跟孩子似的。他滿頭大汗在三個鬧鐘聲中醒來,已經晚了十分鐘。   他連衣服都顧不得換,衝出家門,衝向公車站,腳步踉蹌,連跑都不會跑了。   他上一次跑步,是在還不懂得蹺體育課的時候,也就是說,差不多六年級吧。不過這次跑步跟上體育課不同,這次他跑得可拚命了,因為絕不能輸,無論胸痛或長年抽菸造成的喘息都別想阻止他追求幸福。誰都阻擋不了艾迪,除了我們的公車司機,他剛關上了車門,起動離站。司機從後照鏡看見了艾迪,可是我們前頭說過,他有理念,他的理念有所根據,建立在對正義的熱愛以及簡單的算術上。   艾迪不在乎司機的算術,這是他這輩子頭一回真的想準時趕到某個地方,所以他追起了公車,即使毫無希望,還是猛追。   忽然之間,艾迪的運氣來了,公車站前一百公尺處有個紅綠燈,就在公車開過去的前一秒,轉成了紅燈。艾迪用盡全力追上公車,精疲力竭走到車門邊,累得連敲門的力氣都沒有,喘得上氣不接下氣,雙眼含淚望著司機,跪了下去。   司機忽然想起了什麼……他想起很久以前,在他還沒想當司機以前,原本想當的是神。這段回憶有點悲傷,因為他後來沒當上神。不過他倒也挺快樂的,因為當上了司機,當司機是他的第二志願。這司機突然想起他曾對自己立下承諾,若當上神,一定慈悲為懷,關愛世人。因此,他坐在駕駛座,看見艾迪在柏油路下跪的時候,實在無法置之不理,就這樣走掉。他不得不拋開理念與簡單的算術,打開車門。而艾迪上車連個謝字都沒說,因為根本喘不過氣來。   其實,這故事你最好看到這裡就打住,別再往下看了。因為……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艾加.凱磊(Etgar Keret)

他的寫作能治癒靈魂 他的故事讓世界更美好 此刻正風靡全球文學舞台的以色列作家,你不能不認識! 出生於以色列拉馬干,是當地最受年輕世代喜愛的作家。他的文字犀利捕捉了我們身處的世界,在國際文壇備受推崇,作品譯為42種語言,於全球45國出版。 他的短篇故事刊載於《紐約時報》《衛報》《巴黎評論》等重量級文學專欄,成為各界創作人最佳靈感來源,目前已有超過50個故事改編為電影。他數次獲得以色列出版協會白金獎、二度進入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決選,並獲頒以色列地位崇高的總理獎、有「小諾貝爾」之稱的諾斯達特國際文學獎。 2014年,台灣出版凱磊的短篇小說《忽然一陣敲門聲》,榮獲誠品、博客來、馬來西亞大眾書店選書,並登上誠品書店翻譯文學榜冠軍。本書讓以色列文學走進了世界,更難能可貴地登上外語文學最難攻克的美國排行榜TOP 5,橫掃美國權威媒體年度選書榜。2015年,《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中文版接力推出,為作者親自授權的全球獨家選集。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是凱磊撼動世界文壇的代表作,也是他生平第一部非虛構真實故事,獲得查理斯.布朗夫曼人道精神獎、義大利ADEI WIZO協會文學獎,更破天荒譯為波斯語,透過獨立出版管道進入伊朗書市。《衛報》將本書喻為伊朗/以色列兩國之間的「生命線」,讓伊朗人看見以色列百姓的日常。 凱磊居住於特拉維夫,目前正與導演妻子席拉.葛芬合力創作法國電視影集,最新出版作品為繪本故事《小小王國》。

基本資料

作者:艾加.凱磊(Etgar Keret) 譯者:王欣欣 出版社:寂寞 書系:Soul 出版日期:2015-11-30 ISBN:9789869170918 城邦書號:A175002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