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平行倫敦:發條怪人之謎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首批加贈!「蒸氣龐克風」精美書籤! 歡迎來到平行倫敦! 大英帝國工業發達、科技進步, 我們不計代價把錯誤減到最低,以最快速度進步革新, 我們一定能讓所有國家俯首稱臣,你不覺得嗎? 預言家低聲呢喃:詭計一層又一層, 揭開一個謎底,還有另一個! 波頓爵士!不要相信雙眼所見,未來不只一個。 風暴就要來臨了…… 時值一八六二,倫敦最熱門的三大八卦便是:偷鑽石的鬼、死而復生的繼承人,以及人工智慧的發條怪人。 被稱為「那迦之眼」的稀有黑鑽石才剛抵達倫敦,立刻遭竊。國王欽點探員理查.波頓爵士與助手阿爾吉儂.史文朋原本在調查發條怪人案,接獲消息馬上趕赴搜查。然而,店主卻說,偷走鑽石的不是盜賊,而是「幽靈」?此案未破,波頓又受首相所託,著手調查歷劫歸來的蒂奇伯恩家長子。但此人身分可疑,波頓懷疑,他是想奪取蒂奇伯恩家傳黑鑽石的冒牌貨。然而,正因美國及普魯士的外交問題苦惱的首相,得知兩起案件都與黑鑽石有關,神情凝重地告訴波頓,這些鑽石的危險程度,也許足以毀滅大英帝國…… 到底是誰製造出擁有人工智慧的發條怪人?冒牌繼承人的真實身分究竟是誰?而「那迦之眼」又有什麼驚人力量,竟能毀滅大英帝國? 能夠影響未來的,到底是巫術,還是科學? 在交叉路口選了一條路,不代表另一條路就會消失。 她見到了令人震驚的未來景象,雖想逃離,卻離那恐怖的命運越來越近…… 平行倫敦系列 《彈簧腿傑克現身》 《遠征月亮山脈》(2016年1月出版) 2010年菲力普.狄克獎得主,平行世界大冒險第二彈! 且看各方讀者大好評!一句話推坑! 華麗熱鬧的蒸汽發條怪奇大冒險! ——elish(部落客) 在秩序崩壞的平行倫敦世界體驗大冒險! ——何敬堯(作家、文化部年度新秀文學獎得主) 百年前的倫敦以現代眼光來看依舊是充滿驚奇而令人目眩神迷的瘋狂世界。 ——苦悶中年男(部落客) 獨特的機械發明技術與不同於史實的故事,勾起我探求真相的欲望。 ——草子信(作家) 如果歷史課本可以自己選擇版本,我會把它放入考慮。怎麼微調都像說謊,還不如一本小說在歡快的虛構中逼近真實。 ——陳栢青(作家) 遊走在平行世界和史實間的暴走劇情和充滿道德思辨探討階級意識的《平行倫敦:發條怪人之謎》讓我一翻開就停不下來了! ——夏夏(部落客) 平行世界裡精彩絕倫的美妙冒險! ——路那(小說愛好者) 宛如蒸氣龐克版的《法櫃奇兵》,融合復古與科幻的奇想冒險。 ——藍色雷斯里(部落客) 平行維多利亞的倫敦街頭,竟然發現了一尊黃銅打造的發條機器人?喔!這下可保證比前一集《平行倫敦:彈簧腿傑克現身》還更蒸汽叛客啦! ——難攻博士(中華科幻學會 理事長) 【共同推薦】 AKRU(漫畫插畫工作者) elish(部落客) 何敬堯(作家、文化部年度新秀文學獎得主) 苦悶中年男(部落客) 草子信(作家) 夏夏(部落客) 陳栢青(作家) 路那(小說愛好者) 藍色雷斯里(部落客) 難攻博士(中華科幻學會 理事長)

內文試閱

傳說中的鑽石
  波頓張開眼睛。   為什麼他會躺在雨中?為什麼他身上會纏著這麼多東西?為什麼——?   然後,記憶回來了。   波頓移動四肢、翻過身體、踢開破碎的掛籃和油布,跪著雙膝嘔吐,全身抖個不停。   他四處摸索,尋找掛籃上的大袋子,拿出末端鑲了純銀豹頭的手杖,把全身重量靠在上面,用力將自己撐起來。   鸚鵡塔克辛JR5飛到他肩上停下。   波頓從口袋掏出手帕,擦擦嘴,但擦完卻看到那塊正方形的棉布留下被雨水沖淡過的血漬。他伸手摸摸自己的臉,發現鼻梁上有一道很深的傷口。他用手帕緊緊壓在傷口上,跌跌撞撞走過沼澤般的草地,進入附近的樹林。   他背靠著一根大樹幹喘氣,感到頭痛欲裂。   「塔克辛,送訊息給崔奧斯督察,」他嘶啞地說:「訊息開始。布魯內爾降落在普里奧里公園的克朗奇區,現在在修道院裡頭,趕快帶人來。訊息結束。去吧!」   鸚鵡發出嘲諷的嘖嘖聲,飛走了。   波頓藏身於濃密的樹蔭下,偷偷窺伺著草地另一端一棟陰森老舊的建築。一架超大的撲翼機停在宅邸的雙開門前,雨水淅瀝瀝打在金屬機身上,發出響亮的回音,蒸氣仍不斷轉著圈從煙囪冒出來。   波頓靠著過人的勇氣飛快衡過草坪,滑進飛行器龐大的機身下。他沿著機身一側移動,躲進曲折的機翼下方,小心地望向修道院的前門。   大門是開的,可以明顯看到裡頭有燈光。蒸氣機器人發出鏗鏘的聲響,走入他的視線範圍。波頓聽到布魯內爾特殊的機器鈴鐺說話聲,雖然極其難懂,但由於他超乎常人的語言天賦,波頓可以清楚知道布魯內爾說的是:「進來躲雨吧!上尉。」   「看來我的藏匿技巧還真是好的沒話說!」波頓自嘲。   他挺起腰桿,直直走向入口。布魯內爾冒出一陣煙霧,站到一旁,讓路給他。   「不用擔心你的生命安全,」波頓走進去時,工程大師發出鈴鐺聲。「進來壁爐邊暖暖身子吧!我想介紹你認識一個人。」   波頓看得出來建築物內部已全面重新整修過,好讓布魯內爾能在裡頭自由活動。這本來是棟三層樓的建築,現在只剩最上層,底下兩層樓的隔間和天花板全被敲掉,成了一個極度寬敞的房間,幾根高大的鐵柱取代了原本支撐建築物重量的牆壁。布魯內爾左手邊有道有扶手的窄樓梯,直通三樓。   他的右手邊則是大片印度木造屏風,波頓可以看到織毯上放了華麗的家具,以及大壁爐裡正呼喚著他的熊熊烈火。蒸氣機器人那隻多重關節的手示意著他往前走。   「鑽石在哪裡?布魯內爾?」波頓問。   齒輪轉動,另一隻手臂舉起,鉗子末端夾著幾個扁平的珠寶盒。   「在這裡。你先坐到壁爐前,我再解釋給你聽。理查爵士,我堅持你先把自己弄乾,不然你會有生命危險。」   這話明顯帶著威脅的語氣。   波頓轉身,搖搖晃晃走向壁爐,途經許多放滿小型機器、工具、鑽孔機、黃銅片、齒輪和彈簧的工作檯。波頓繞過屏風,發現後頭有個老先生正坐在單人皮沙發上。此人有個禿頭,身材彷彿縮水,眼窩深陷,臉上全是老人斑。波頓一眼就認出他的身分——他是鼎鼎大名的查爾斯・巴貝奇爵士。   「看在老天的分上!」老發明家驚叫,聲音嘶啞。「你是生病了嗎?臉色看起來真糟!而且渾身溼透了。老天!趕快坐下來,把椅子拉到壁爐前。布魯內爾!布魯內爾!你快過來!」   波頓把手杖放在壁爐邊,倒進一張單人沙發。   蒸氣機械人踏著沉重的腳步過來搬開兩座屏風,低頭看著這兩個人。   「你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巴貝奇說:「趕快為理查爵士倒杯白蘭地!」   布魯內爾走向櫥櫃,身軀雖龐大,卻出乎意料地靈巧。他精準地拿出兩個酒杯、一個水晶酒瓶,倒滿兩杯酒後又轉身回來,分別遞給兩人。波頓和巴貝奇接過酒杯後,布魯內爾後退兩步,噴出一陣蒸氣,蹲下來,動也不動。只剩風箱規律地壓縮。   「喀啦喀啦喀啦!」巴貝奇說:「整天動個不停,走過來又走過去。今晚又更糟了,居然下起大雨。雨水啪啪啪打在窗戶上。啪啪啪!真教人抓狂。這麼吵是要教人怎麼思考呢?波頓,大口喝酒吧!你到底是怎麼了?」   波頓大口大口吞下白蘭地。他的牙齒敲得玻璃酒杯喀喀響。他從口袋拿出髒了的手帕,擦掉臉上流下的鮮血,再將它用力壓在鼻梁的傷口上。   他嘆了口氣,把染紅的方形棉布扔進爐火中,嘟囔著說:「是瘧疾。」   「親愛的小伙子,聽到這個我很遺憾。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巴貝奇問。   「爵士,你可以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理查爵士,我可以解釋,但等你聽完我的解釋,恐怕會發現你這樣追趕布魯內爾,連帶摧毀我三個機率計算器,是一個極為嚴重的失誤。」   「我會做出這個行動,是因為布魯內爾大師犯下了一起尋常的竊盜罪所致。」   「我可以向你保證,這事兒一點都不尋常。我竟然願意犧牲其中一具計算器當誘餌,就已清楚顯示出這一點,不是嗎?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說有好幾百萬人——事實上是整個大英帝國——會因此受益,偷竊鑽石還算是犯罪嗎?在你回答之前,讓我提醒你一下,英國政府在掠奪其他國家時不也時常提出類似的問題嗎?」   波頓舉起一手。「等等!我自己也總說所謂的文明其實就是侵占與鎮壓、搶劫和奴役,但我看不出這跟潛入鑽石貿易公司、幹些不入流的偷竊勾當有什麼關係?」   巴貝奇咯咯笑道。「你又來了!如果是兩個人拿鐵撬破門而入、攻擊警察,我承認那的確不入流。可是,如果是一個機器天才帶領三具發條動力的機率計算器呢?理查爵士,我會說這真是太精采了。」   「你回答我的問——」波頓一句話沒說完,就有一陣寒意竄過身體,使得他不禁發出呻吟。酒杯從波頓手上掉落,在壁爐邊摔個粉碎。巴貝奇被碎裂聲嚇得跳了起來,但很快又恢復鎮靜,站起身。波頓揮揮手,表示自己沒事。   「不用麻煩!我沒事。請告訴我,大英帝國為何會因今晚的鑽石竊盜案受益?」   蒸氣機器人發出鏗鏘聲站起來,走到酒櫃前。   「我要和你分享我對未來的願景,」巴貝奇說:「我想告訴你我們能建造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但大前提在於我要能一直活下去。」   「那些鑽石和你能不能一直活下去有關係嗎?我不懂。」   「你待會兒就會懂的。」   波頓接過布魯內爾遞來的第二杯酒。   蒸氣機器人又蹲回原來的姿勢。他身體前方有個小舷窗突然打開,鉗子似的觸手伸了進去,拿出一根又長又胖的雪茄。舷窗關上後,雪茄被放入風箱下方幾英寸的一個小孔內;機器人舉起另一隻手臂,手臂末端出現一小把焊槍,點燃了雪茄。風箱上上下下開闔,雪茄朝空中噴出藍色的煙霧。   積習難改啊!   波頓啜了一口酒。是琴酒。明智的選擇。   巴貝奇傾身向前。「波頓,如果從今以後世上再不需要勞工,你覺得這世界會變成什麼模樣?」   波頓低頭望著在爐火熱氣中冒出陣陣白煙的鞋子。   「繼續說。」波頓回應。此刻他意識渙散,彷彿他所存在的這個世界不過是個隨時會醒來的夢境。   「你想像一下,在大英帝國的每個角落,機器智慧滿足了人類生活的一切需求。它們為我們烹煮食物,清潔打掃;幫我們清掃煙囪,在工廠裡勞動生產,為我們運送貨物,監控、維持我們的公共建設。它們以毫無怨言、百分之百服從的態度為我們服務,而且完全不求回報。」   「你是指那些巴貝奇機器人嗎?」波頓的口齒變得不太清晰了。   「哈!那些機率計算器不過是原型,它們和我計畫要做的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遠——但前提是我要能一直活下去。」   「你要能一直活下去?」波頓重複他的話。「老先生,你打算怎麼做到?」   「跟我來。」   巴貝奇雙手一撐,從單人沙發上站起來,拿起擱在一旁的拐杖,步履蹣跚地朝屏風後頭走。   波頓拿起手杖,虛弱地跟在後面。   布魯內爾轉動著齒輪,鏗鏗鏘鏘響,噴出白煙,緩緩跟來。   他們走到大房間的正中央,那裡有根巨大的柱形平臺,上頭放著某個物體,罩著薄布。   「有勞你。」巴貝奇對布魯內爾說。   蒸氣機器人伸長一隻手臂,拉開薄布。   波頓心不在焉地望著那個複雜的黃銅裝置。那是個大腦狀的外殻,裡頭滿是精緻的齒輪、彈簧和玻璃片。看來精密難解,卻又有種奇異的美感。   「這是巴貝奇嗎?」他問。   「它比巴貝奇厲害多了。這是我的未來,」老科學家回答。「它也是大英帝國的未來。」   波頓用手杖支撐著身體,暗自希望崔奧斯督察和他的手下能快點趕來。   「此話怎講?」   老科學家輕撫著儀器。   「這是我的最新發明,」他說:「可以將儲存在電場裡的資料拿來運用的機率計算器。」   「是什麼樣的資料?」   「『這裡』的一切資料,」巴貝奇回答,用瘦骨嶙峋的食指敲敲自己頭蓋骨一側。   波頓搖搖頭。「這不可能。大腦的電波活動太精細、太敏感,是無法衡量的,」他說:「更何況它是人腦,不是機器,人一死,腦袋裡的電場就會跟著停擺。」   「關於衡量大腦電波活動,你的看法並不正確;但關於死亡的敘述,你卻說對了。然而你有一件事沒考慮到。布魯內爾,麻煩你展示給我們看吧!」   伊桑巴德‧金德姆‧布魯內爾蹲低身體,把珠寶盒放在地上。盒子共有六個,全是從布倫德威的保險箱拿出來的。蒸氣機器人的手臂一彎,以鉗子固定住珠寶盒,用小鋸子銳利地鋸斷上頭的鎖,然後換成用鑷子打開盒蓋。他打開了五個,鉗子伸向第六個盒子,裡頭的五顆黑色大鑽石一顆接一顆被取了出來。   「這是柬埔寨的『合聲之石』。」巴貝奇宣布。   「那又怎樣?」波頓不耐煩地問。他覺得眼皮很沉重,雙腿虛弱無力。   「理查爵士,我在技術上遇到最大的挑戰不是蒐集、處理和分配資料,而是儲存起來。相較之下,要做出一部會思考的機器並不難,難處在於做出一部有『記憶』的機器。布魯內爾,把寶石拿給我們的客人看。」   這位舉世聞名的工程師遵照他的指示,把五顆黑鑽石一顆顆放進波頓張開的手掌心。波頓仔細觀察著,努力要讓眼睛聚焦。   「你手上的東西就是問題的解答,」巴貝奇說:「這些鑽石屬於法國海軍上尉馬利・約瑟夫・弗朗索瓦・加爾尼埃,是他從柬埔寨的一座廟拿到的。鑽石共有七顆,當地人稱它們為『合聲之石』,因為它們有時會發出音樂般的嗡嗡聲,也是因為這樣才會在一八三七年被發現。   「弗朗索瓦・加爾尼埃把其中兩顆送給他的同事尚恩・帕勒特爾,自己留下五顆。帕勒特爾是一名忠誠的科技研究人員,他知道我們正在找這樣的石頭。我們有聽說一些事情,懷疑這些石頭具有獨特的能力。他帶著他所擁有的那兩顆來看我。我對石頭做了不少實驗,發現它們特殊的透明結晶體確實擁有與眾不同的特質。於是,我特別為它們創造了一個原型儀器。不幸的是,在我完工之前,帕勒特爾因心臟病發作而死。發現屍體的人沒在他身上找到鑽石。我們認為是他其中一個佣人偷走的。這些低階層的傢伙不懂何謂道德。現在沒了鑽石,我做的原型便成了無用之物,因此我把它給了達爾文,他把它裝在約翰・史皮克身上——你應該認識他吧?」   波頓驚訝地倒抽一口氣。   「若是沒有那兩顆鑽石,儀器就無法發揮我想要的效果。但已經足以讓達爾文控制那個可憐的傢伙,」巴貝奇繼續說:「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那樣做,不過,我其實不在乎。」   「但他應該有告訴你史皮克為何對他那麼重要吧?」波頓問。   「好像有吧?我不記得了,反正那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帕勒特爾的鑽石不過是七顆中的兩顆,剩下五顆最近剛好在倫敦出現。我下定決心,不管用什麼手段,一定要得到弗朗索瓦・加爾尼埃的鑽石。」   「所以你選擇大半夜跑去偷?」   「這是最有效也最迅速的方法,」巴貝奇回答。「理查爵士,這些黑鑽石能夠接收、保留電場,雖然我還不知道它的功能有多強大,但你應該看得出這有多重要吧?」   「我看不出來。」   「我再說簡單一點。人死的時候,大腦會產生一種特殊電波——你可以稱之為『轉送』。『合聲之石』非常靈敏,只要距離夠近,就會接收、儲存那股轉送的電波。換句話說,它們能夠保留記憶。我想在這些石頭附近死去,只要這樣,我的智慧就會被儲存在裡頭。接著,布魯內爾會把它們裝進這個機率計算器裡。它跟之前的處理器一樣,都是被設計來處理儲存在這些結構中的資訊。換句話說,查爾斯・巴貝奇可以在這個儀器上繼續活下去——或者應該這麼說,可以在這儀器上繼續進行思考。」   波頓陰森一笑。「你是說,你會長生不死?」   「我是說我的智慧能永遠留存。」   「那你的靈魂呢?」   巴貝奇嗤之以鼻。「啐!我和你一樣,一點也不相信那些迷信的胡說八道。我在乎的是我的思想。那才是我人生的精華。」   「胡扯!人不只有大腦海綿體產生或儲存的電場,還有許許多多更重要的事。你的心呢?情緒呢?你對記憶的感受——譬如勝利和後悔,這些呢?」   此話一出,換成老科學家放聲大笑。「第一,沒有任何實驗證據能證明情緒由心臟所產生,」巴貝奇語帶輕蔑。「第二,即使你說得是對的,它也能被輕易拋棄。情緒對人有什麼好處?它只會讓人感到受傷、憤怒、脆弱,激起人們最原始的動物本能——你接下來該不會要對我闡述愛的真理吧?」   「你不用擔心,我沒這個打算。我只是想指出,人類做決定時不一定都要合邏輯。」   「胡說八道。確實,在某些情況下,做出決定的不是智力,而是衝動的情緒,然而,我設計出的機器卻能進行邏輯思考,並依此採取行動。」   波頓努力想保持清醒,但腦袋卻一片混亂,似乎隨時都會失去意識。他的體溫越來越高,房間在眼前不停旋轉,巴貝奇的聲音似乎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的。他知道,身體龐大的布魯内爾就站在他們身後。   「不,查爾斯爵士,你錯了,」波頓用刺耳的聲音說:「你忽略了一件事,當理智與心靈分割開,便會抹去道德和人性。看看你和布魯內爾今晚所做的事。你們犯下偷竊重罪,因為邏輯所需就採取行動。你們考慮過這件事會對布倫德威先生造成什麼傷害嗎?再過幾小時,他一醒來就會發現事業毀於一旦。他的名譽毀了、人破產了。因為你們的行為,他和家人將會感到痛苦萬分。」   「有什麼關係?」巴貝奇激動地反駁。「他不過是個普通商人。」   「那他的兒子和女兒呢?你有想過他們又將面對什麼樣的命運嗎?」   巴貝奇舔舔嘴脣。「你在胡說些什麼?我連他有沒有兒子女兒都不知道,我對那人一無所知。」   「沒錯!你對他一無所知,可是你卻任意決定此人是可有可無。說不定他的孩子原本注定發明一種治癒流感的靈藥,或找到物理學上永恆運動的祕密,甚至發明永遠消滅貧困的辦法——結果卻因為你!世上少了一個天才。」   老先生一臉驚慌。「這種事情你沒辦法證明,」他表示抗議。「而且,他們是低階層的人,發生這種事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   「查爾斯爵士,你對勞工階層之藐視,眾所皆知,也許就是因為這樣,你才想用機器取代他們。但就算你抱持偏見,也不能去除這個可能性:布倫德威家族中的某人,可能有朝一日會在我們的社會進化過程中扮演關鍵角色。」   波頓拚命壓抑想嘔吐的衝動。他頭顱內側傳來一陣陣難以忍受的劇痛。   「這是相當簡單的計算,」巴貝奇咕噥。「機率問題爾爾。我們可以這麼說:也許布倫德威的孩子可能在未來成為有影響力的人。但也可以說,我本人,查爾斯・巴貝奇,現在就已經是個很有影響力的人,將來也會一直這樣,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你太狂妄了。」   「我只是陳述事實。我絕對可以讓這世界變得更有效率。」   「只不過……」波頓輕聲說:「效率並非這世上最重要的事。搞不好,就是因為有那麼多錯誤、那麼多沒效率的事,才激發我們想要改變、想要成長和進步的動力!」   「才不是這樣。計算錯誤拖慢我們的腳步。我才不做這種無聊的事。我只想跟已經被人證明、百分之百確定的事情打交道。我是進化過的高級人類,這一點沒有人可以質疑——快把鑽石交給我!」   波頓將手上的五顆黑色寶石交給老科學家。   「你可以殺死我了!」巴貝奇說。   「你說什麼?」   「殺了我,理查爵士。接下來的事布魯內爾自會處理。」   波頓以顫抖的手拔出藏在手杖裡的長劍。   「你確定嗎?你真心希望我殺死你?」   「我當然確定。你趕快動手!我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可浪費。」   「你百分之一百確定,你的記憶會被儲存在這些鑽石裡?」   「我確定!」   「你現在的行為完全證明了我的論點:人生沒有什麼事情能百分之百確定。查爾斯爵士。這些鑽石是假的,」波頓往前跨一步,劍尖刺入老科學家的心窩。「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巴貝奇不敢置信地輕聲重複。「是假的?」   他嚥了氣,屍身從波頓的劍尖滑落,捲成一團,倒在地上。   波頓轉過身,看著蒸氣機器人。   布魯內爾龐大的身軀動也不動,只有肩下的風箱仍不停在上上下下。插在小洞裡的雪茄還剩一英寸左右。   機械鈴聲響起。「弗朗索瓦・加爾尼埃的鑽石不是真貨?」   「這些是瑪瑙水晶。」   「不可能。」   「你自己看!」   波頓退開。布魯內爾踏著沉重的步伐走過他身邊,從巴貝奇的手上撿起一顆寶石。他用鉗子拿著它,另一隻手臂則握著一片放大鏡。   波頓看不出布魯內爾的眼睛到底在哪裡。   「你說得沒錯,」機械鈴聲再次響起。「巴貝奇死了,他的儀器也沒用了。」   波頓覺得自己簡直就要站不住。他將長劍收入劍鞘。   「我無力與你對抗,布魯內爾,我甚至不知道自己還能夠撐多久不要倒下。我想,現在我只能夠給你一些忠告。」   「忠告?」   「別再跟那群瘋狂科學家廝混了。你和達爾文一起行動後,警方已對你起了戒心,你今晚的不法行為絕對會對你的名聲造成傷害。想辦法自救吧!伊桑巴德,救救你自己!」   話還沒說完,波頓已感到天旋地轉,身子一軟,整個人癱在地上。   工程師那副龐大的身軀俯視著他。「理查爵士,我們這群人裡一直有人要我殺了你。」   「這我倒是不懷疑,」波頓虛弱地回答,一片黑暗迅速吞噬他視線的最外圈。「我想強力主張此事的一定是約翰・史皮克吧!」   「你錯了!史皮克中尉和科技研究院再無瓜葛。他和一小群優生學家在幾個星期前潛逃到普魯士去了。」   波頓就要閉上雙眼。「你下手吧!」他的語氣中充滿濃濃的睡意。「我的命運現在就掌握在你手中。」   「我不想殺你,反過來,我倒想請你幫個忙。」   「幫……忙?幫——什麼忙?」   「我的未婚妻弗羅倫斯•南丁格爾失蹤了。這幾個月來,沒有任何人見到她,也沒聽到任何她的消息。請你幫我找她。」   「你要我去——」   「——找她。你願意嗎?」   波頓掙扎著點點頭。房間仍轉個不停。   機器鈴聲在耳中變得好遙遠。「我要帶走查爾斯爵士,為他找一塊安靜的墓地。畢竟他是如此痛恨噪音。理查爵士,我們後會有期。」   然後便是一片黑暗。        

作者資料

馬克.霍德爾(Mark Hodder)

英國人,從小就立志要當作家。為了一圓作家夢,他給自己定下三個階段性目標。首先是拿個文化研究的學位,搞清楚小說是怎麼回事。其次是找份寫廣告文案的工作,嘗試各種不同領域,培養寫作紀律,同時累積經驗。最後,當然就是真正動筆寫小說。曾以《平行倫敦》系列獲得菲力普.狄克獎。

基本資料

作者:馬克.霍德爾(Mark Hodder) 譯者:卓妙容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類型閱讀 出版日期:2015-10-01 ISBN:9789863591658 城邦書號:A0500370 規格:平裝 / 單色 / 4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