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生命,八卦一下:男人為什麼長乳頭?女人為什麼每個月都要痛?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生命,八卦一下:男人為什麼長乳頭?女人為什麼每個月都要痛?

  • 作者:袁越
  • 出版社:本事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7-14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85折 306元
  • 書虫VIP價:28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內容簡介

生命種種,你不懂又不會怎麼樣 但有些問題,你就是忍不住想馬上知道答案 生命種種,八卦起來語不驚人死不休 但這些答案,可是都有科學根據的 男人為什麼長乳頭? 男人的乳頭雖然沒用,可也沒害,天擇的壓力並不存在。 女人為什麼每個月都要痛? 女用避孕藥能改變正常生理週期,早被婦女使用多年。 ◎為什麼流行時尚離不開古柯鹼? 古柯鹼能夠抑制食欲,因此深受模特兒們的擁戴。 ◎你真的打算養隻貓? 若弓漿蟲藉著貓找到人類當宿主,養貓民族容易變得「神經質」。 ◎人為什麼會打噴嚏? 我們打噴嚏,完全是為了幫助寄生生物繁殖。 ◎新的腦細胞在哪出生? 新的腦細胞只發生在腦室和海馬區,大部分移轉到了嗅球。 ◎蚊子為什麼只叮你,不叮他? 蚊子最喜歡人血,而瘧原蟲又讓人體產生吸引蚊子的特殊氣味。 ◎精液可治療女性憂鬱症? 精液中含有雌激素、黃體酮和睪丸激素等,對治療憂鬱症起作用。 ◎細菌是你身體的主人? 組成人體的細胞90%都是細菌。 ◎買副好耳機,有差嗎? 內塞式耳機有效降低十到十五分貝音量,對聽力影響大大減少了。 ◎曬太陽致癌還是防癌? 多曬太陽可能得皮膚癌,但可防止肺癌等更加致命的癌,好處大於壞處。 ◎星座有科學根據嗎? 預產期在冬季的孕婦,應該多曬太陽,可以減少孩子長大後發瘋的機率。 ◎你有第六感基因嗎? 人類所有的部族都曾經演化出某種第六感意識。 本書作者接受完整生命科學的系統訓練,「偏見源於無知」是他的座右銘。他展示證據、提供尋求證據的方式與路徑,一絲不苟的憨勁令他的文章讀來又好笑又可敬。他尖銳,但不是與人為戰,而是與他心目中的無知作戰,為我們戳破許多我們理所當然的認知。 【名人推薦】 「本書作者只是老老實實地好奇,想了解一事一物,所以不帶前提地尋找證據,往往顛覆我自以為是的常識和經驗。」 ——柴靜〈中國知名媒體人〉

目錄

推薦序 最聰明的人,最笨的方法/柴靜 第一集 你真的打算養隻貓? 男人為什麼長乳頭? 安非他命是世界頭號毒品?! 為什麼流行時尚離不開古柯鹼? 冬眠醒來,就抵達火星了! 毒素會不會代代相傳? 每個人都有種族歧視? 你真的打算養隻貓? 每人一本「數位生命日記」? 懂數學的週期蟬 農作物都是一年生的? 道德真的能遺傳嗎? 辣椒到底抗癌還是致癌? 人為什麼會打噴嚏? 味精對人體有害? 第二集 如果蘋果沒有打中牛頓 你的生活實驗其實很瞎? 幽門桿菌找不到宿主? 如果蘋果沒有打中牛頓 新的腦細胞在哪出生? 衰老是基因,還是磨損? 你可以欺騙大腦嗎? 史上第一種免疫仲介 蚊子為什麼只叮你,不叮他? 不務正業的RNA 分子偵察機在察什麼? 得了鉤蟲病,就不會得哮喘? 薩醫治好愛滋病? 精液可治療女性憂鬱症? 基因改造怎麼來的? 婦女抗愛滋病有新希望? 胞質雜交等於人獸雜交? 精神分裂症有演化的優勢? 戰爭帶來醫學進步? 第三集 猛男是怎樣煉成的 葉酸可以減少兔唇發病率? 猛男是怎樣煉成的? 是汽油味?還是新汽車味? 細菌是你身體的主人? 下雨天讓你關節疼痛? 知道愈多,死得愈快? 買副好耳機,有差嗎? 減重為什麼這麼難? 戒菸其實是以毒攻毒? 幹細胞也會變壞 禿頭問題永遠無解嗎? 有什麼吃什麼,吃什麼是什麼,是什麼吃什麼 曬太陽是致癌,還是防癌? 維生素藥片只是安慰劑? 發燒有大用? 有月經落伍了嗎? 乳腺癌其實是傳染病? 乙醛是隱形殺手 多喝水會中毒? 心臟病元凶真的是膽固醇? 父女關係影響月經初潮 星座有科學根據嗎? 還在臨床試驗的抗癌藥 憂鬱症是遺傳還是心理疾病? 你過重嗎?檢查一下你的骨頭吧! 治不好病,可以不付錢嗎? 第四集 如果地球是一個巨型自助餐廳 你有第六感基因嗎? 人種不同,該吃不同的藥? 想長壽嗎?減少自由基? N年前,我們都是一家人 如果地球是一個巨型自助餐廳 要點菜嗎?先檢測基因吧! 不治之症靠幹細胞研究? 第五集 打開心臟的手術有多難? 被矇中的特效藥 有扇窗戶沒關好,發現了青黴素 可的松怎麼被發現的? 終結肺結核的居然是個統計學家?! 吸菸真的與肺癌有關? 治療精神分裂症有特效藥? 麻醉師間接發明了呼吸機 打開心臟的手術有多難? 找到新耐磨材料的人工髖關節 後記

內文試閱

1.男人為什麼長乳頭?
  總有些無關生死,卻很想問醫生的問題   這不是一個無厘頭的問題。   世界上大概只有男人才會嚴肅地思考這個問題。   小孩子們會說:既然女的都有,男的為什麼沒有?女人們會說:前胸光著多難看啊?而且,男人們想歸想,只有個別喝多了的傢伙才會嚴肅地跑去問醫生。現在好了,美國有兩個男人寫了一本書,回答了這個問題,書名就叫《男人們為什麼長乳頭?》,副標題是「喝了3杯之後才敢問醫生的100個問題」。這些問題全都是無關生死的醫學問題,男人們閑得無聊的時候會拿它們來消磨時間。比如,美國流傳一種說法:誤吞的口香糖要在肚子裡待7年才會被消化掉。世界上肯定有不少邊嚼口香糖邊喝水的人會暗自擔心好一陣子,請看這本書的作者是怎麼回答的:   為什麼總是7這個數字?你打碎一面鏡子要倒楣7年,狗的1歲相當於人過7年……那麼,假如一條狗先打碎了一面鏡子,然後又誤吞了一塊口香糖呢?看起來像是一道代數題。   讀到這裡,我居然真的算了算,發現這條狗要被那塊口香糖折磨49年,真倒楣……   接下去作者用科學的方法回答了這個問題:雖然口香糖不能被消化,但製造口香糖會用到一種人造糖精——山梨糖醇,而這種東西是可以通便的。所以,你根本不用擔心那塊被誤食的口香糖,明天它就會被沖進下水道了……   這本書回答了100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的人體生理問題,有很多都曾經困擾過我很長的時間。比如:天冷的時候人為什麼會磕牙?冷飲喝得過快為什麼會頭疼?微波爐是否會致癌?打哈欠為什麼會傳染?酒摻著喝為什麼更容易醉?人吃了蘆筍為什麼會撒出怪味尿?等等。關於最後一個問題,作者是這樣回答的:   蘆筍含有硫醇,大蒜、洋蔥和臭雞蛋中也都含有這種物質。人體內有一種酶可以把硫醇分解為硫化氫,所以會有臭味。根據一項研究顯示,只有46%的英國人體內含有這種酶,法國人則100%都有。下面請自己編寫一個關於法國人的笑話……   這最後一句話就是本書最重要的特點——幽默。原來,該書的作者之一馬克•雷納是職業作家,他從小就喜歡醫學,出版的第一本書的名字就叫《我的堂兄,我的腸胃病專家》。雷納曾經在藥店當過售貨員,經常有顧客把他當醫生,詢問各種有趣的醫學問題。一次他在為ABC電視臺的一個醫院主題的劇本做調研的時候認識了急診室大夫比利•哥德堡,後者淵博的知識和對待病人的寬厚態度吸引了雷納,兩人成為朋友。這本書的主題就是在兩人的一次閒談中誕生的。   由於雷納的加盟,這本書的敘述少了枯燥的說教,多了許多冷面滑稽,讀者在哈哈大笑之後潛移默化地學到了很多有用的知識。比如,該書告訴讀者:被毒蛇咬了之後不要用嘴吸出毒液,那是好萊塢電影的做法,不但沒用,而且會引起感染。正確的做法是用肥皂清洗傷口,把被咬的部位固定在心臟的位置以下,然後趕緊去叫醫生。再比如,在公共廁所出恭會不會感染性病?為了準確地回答這個問題,兩人專門做了研究,結果發現,一張辦公桌上能找到的致病細菌竟然是公共廁所馬桶圈的400倍!當然了,這是美國的資料,誰來考察一下中國的情況?   這本書一個月前出版時只印了1.5萬冊,現在的印數已經超過了47萬冊,名列《今日美國》暢銷書榜單的第七名。這本書的暢銷說明科普作家也可以掙大錢,就看你寫什麼,怎麼寫了。   男人的乳頭是怎麼長出來的?   想知道男人為什麼長乳頭嗎?書中給出的答案是這樣的:原來,男人女人在發育初期是沒有區別的,人類胚胎直到第六周時性別染色體才開始表達,而乳頭在第四周的時候就已經成形了。不過,這個解釋只是告訴讀者男人的乳頭是怎麼長出來的,沒有說明男人究竟為什麼會長乳頭,因為它們似乎既不符合神創論,也不符合進化論。很難想像上帝這個萬能的建築師會允許這對沒用的器官存留世上,而多年的進化居然也沒有把它們進化掉,似乎也是個奇蹟。其實,男人的乳頭恰恰說明了進化論的正確。按照達爾文的解釋,進化是在自然選擇的壓力下發生的。男人的乳頭雖然沒用,可也沒害,自然選擇的壓力是不存在的。所以,大自然允許大多數雄性哺乳動物保留了乳頭。而且,如果你仔細觀察的話,還會在動物身上發現很多類似的無用器官。所以說,進化的原則不是追求完美,而是講究實效。   11.道德真的能遺傳嗎?   天性強,還是後天教育強?   中國襄樊的幾名貧困大學生因為「不知感恩」,被取消了受助資格。某網站做了一次大規模讀者調查,結果有大約83%的讀者認為應該取消,不少讀者評論說:感恩心,是人類共有的一種美德,缺乏「美好道德」的人理應受到懲罰。   道德,可以簡單定義為「區分善惡的標準」。善惡的定義在全世界所有的民族中,幾乎都是相同的,感恩、助人為樂和誠實,普遍被認為是善舉,傷人、殺人和欺騙則被認為是惡行。   如今流行「道德教育」,那麼,道德真的來自後天教育嗎?實驗證明並非如此。幾年前,法國認知科學專家伊曼紐‧杜普(Emmanuel Dupoux)曾經對不會說話的嬰兒,進行過一項心理學實驗,證明嬰兒在接受教育之前,就已經能對他人的痛苦產生厭惡感,這種能力是人類道德的兩塊基石之一。人類道德的另一塊基石,就是公平意識。關於這方面的研究,甚至已經涉及了靈長類動物。實驗證明,就連卷尾猴也不願接受不公平的交易,而是寧願選擇什麼也得不到。   欺騙可以看做是違背公平意識的不道德行為。但是,撒謊者通常可以從撒謊中獲得利益,所以有人認為,上帝的存在可以讓撒謊者感到心虛,從而避免做出違背道德的事情。但是,心理學家設計了很多精妙的實驗,證明這種說法是不準確的,宗教並沒有扮演「道德監督者」的角色。   說「道德是天生的」,就等於說「道德是可以遺傳的」。道德是如何遺傳下來的呢?貝靈教授認為,自從人類祖先演化出了語言,一個人的名聲便會傳播得非常遠。如果某人非常誠實,善於合作,具有獻身精神,這個「好」名聲便會讓他受到更多人愛戴,因此也就會有更多的人願意幫助他。換句話說,道德感強的人在人類的演化史上,具有先天優勢,好的道德便遺傳下來了。   這個說法看似很合理,但卻缺乏直接證據。道德真的能遺傳嗎?道德存在於人腦中的哪個部位?對應於哪些基因?這些問題必須借助高科技手段,才能回答。美國哈佛大學心理學系教授約書亞‧格林(Joshua Greene),是這類研究的先驅者之一。他設計了一個「列車難題」,以及一個相對應的「天橋難題」,讓受試者思考。同時,他用核磁共振儀測試受試者的大腦,試圖發現,解答這兩個難題時,受試者哪部分大腦最活躍。   殺死同伴,就能挽救五個人性命,你怎麼抉擇?   具體說,「列車難題」是一個偏重理性思考的問題。有一輛火車即將行駛到一個岔口,一邊的鐵軌上躺著五個人,另一邊躺著一個人。請問,你會不會扳道,讓火車改從一個人的那邊通過呢?大多數受試者選擇了「會」,因為這樣,會少死四個人。核磁共振顯示,此時受試者大腦中,負責理性思維的部分最活躍。   「天橋難題」則是一個偏重感性的問題。同樣是一輛火車駛來,你只有把你的同伴從橋上推下去,讓他的胖身體擋住火車,才能挽救鐵軌上躺著的五個人的生命,你會選擇怎麼做?大部分受試者選擇了「不會」,任由火車壓死五個人。受試者做出這個選擇的時候,他們大腦中負責「反應衝突」的「前扣帶皮層」(ACC)相當活躍,顯示出受試者頭腦中的某種情感,正在和理性發生激烈的衝突,並最終戰勝了理智。   格林認為,這種情感就是道德來源。在「天橋難題」中,理性的決定(推下胖子)直接違背了人類的道德天性(不能殺人),因此受試者會選擇非理性的做法,讓道德占了上風。二○○七年三月,幾名美國科學家對一批腦部發生病變的人,進行了類似的道德測試,進一步證明了格林教授的假說。這批病人腦部負責感情的額前正中皮層(VMPC)發生了病變,結果他們都喪失了道德判斷能力,在進行「天橋難題」這類測試時,大都傾向於選擇理性的做法。   截至目前,科學家一共在人腦中,找到了九處與道德有關的區域,顯示出道德具有很強的生理學基礎。那麼,為什麼人類要把道德遺傳下來呢?格林認為,人類在演化過程中,有幾種行為模式,非常符合早期原始人的生存需要,它們一旦被作為「道德」固定下來,不但有助於原始人做出正確選擇,而且有助於原始人加快選擇的速度。   經常有人說,如果全世界所有人都遵循道德的約束,世界將變得美好。但格林教授認為,起源於遠古時期的道德基因,在那個時代是有優勢的,但卻不一定適用於今天的環境。

延伸內容

推薦序
◎文/柴靜〈最聰明的人,最笨的方法〉      會買這本書的人,肯定像我一樣胡思亂想過一些無厘頭的問題,比如說「為什麼是猴子而不是老虎變成了人?」因為我常常想像一隻老虎坐進計程車,莊嚴地把尾巴掖進來:「師傅,去中友。」自己樂半天。      袁越的解釋是:「因為黑猩猩最耐熱。」      嘎?      「黑猩猩想活下來,它怕夜裡的猛獸,只能中午捕食,而中午最熱。」      這是什麼邏輯?      「哺乳動物最怕熱的部分就是大腦。大腦是單位體積產生熱量最多的器官,也是對溫度變化最敏感的器官。要想為大腦降溫,必須加快血液迴圈,讓血液把大腦產生的熱量帶走。」      「有什麼依據?」      他立刻眉飛色舞:「考古學家通過測量顱骨上的‘蝶導靜脈孔’和靜脈竇穿出顱腔所留下的血槽的直徑,發現越是和現代人類接近的猿人頭蓋骨化石,‘蝶導靜脈孔’越多,直徑越大,血槽也越淺,說明它們的散熱效率也就越高……」      「嗯……不懂。」      「總之吧……靠這套高效的散熱系統,直立人才敢在非洲炎熱的中午四處覓食,靠一頓午飯活了下來。」      「不可能,黑猩猩那速度,能追上誰啊?」      「牛羚的瞬時速度雖然快,但只能維持幾分鐘,否則就會被急速升高的體溫燒死,一個經過訓練的原始獵人可以在炎熱的中午,以每小時接近20公里的速度連續奔跑四五個小時!直到把獵物追得完全沒了力氣,只能站在原地等死。」      哈哈。      他挺來勁。「人是汗腺最發達的哺乳動物,在劇烈運動的情況下,一匹馬每平方米皮膚每小時大約可以排汗100克,駱駝為250克,人可以達到驚人的500克!」      「能排汗有什麼用啊,我就跑不了那麼長時間……」      「你看,長時間的奔跑需要大量的氧氣……」      「……」      「在聽嗎?」      「你說要是老虎坐在計程車裡,會是蹲在座位上嗎?」      「……」      因為袁越有個博客叫做「土摩托日記」,所以我們私下裡都喜歡叫他土老師。土老師在飯局上常常也想談談音樂和文化,但一說話,就被人打趣:「你有什麼科學依據?」      他如果想認真解釋,就引起一陣哄笑。      他嘿嘿一樂,從不反擊。      這句話是他的標誌,因為他有固若金湯的重實證、重邏輯、重量化分析的思維習慣,他寫的這個叫《生命八卦》的專欄,很短,但是每一篇寫得都挺用力。除了他在美國做過十幾年的科學工作的經驗,他還每天去看最新的《科學》、《自然》、《新科學家》和《發現》,《紐約時報》、《時代週刊》等的科學版的報導,再動用維琪和穀歌等搜尋引擎,「尋找一切可能找到的相關素材」。      用他自己的話說,最笨的方法。      顧准說過,中國人太聰明,常常追求頓悟式的大智慧,像王陽明那樣,對著竹子「格物致知」,格了七天七夜,什麼也沒格出來,大病一場。      土老師寫這些關於生命的八卦,不追求什麼微言大義,不會動不動就直奔人類的終極智慧而去——我看對他來說,也沒什麼那樣的智慧存在。他只是老老實實地好奇,想瞭解一事一物,所以不帶前提地尋找證據,往往顛覆我自以為是的常識和經驗。      所以,在關於廈門「PX事件」和地震預報的爭論中,他都在提供不同的意見,既不同於官方,也不刻意反官方,他只是忠於他瞭解到的資料,我沒有看到過他因為顧忌而站在任何一方的立場上,也沒看過他趕過時髦,他只是展示證據和提供他尋求證據的方式與路徑。      「我在寫作的時候會有意識地在科學思維方式和研究思路上多下筆墨。」他說。邏輯自會將人推向應往之地。      地震時,陳堅遇難去世,他也在場,但他的報導提供的不是簡單的感慨痛惜,而是救助中的科學。「壞死的肌肉釋放出來的肌紅素等蛋白質,以及鉀離子等電解質就會隨著血液迴圈進入內臟,導致腎臟或心臟功能衰竭。一旦出現這種情況,病人幾分鐘內就會死去。」      他引用醫生的話,「面對病人的時候不輕易動感情,這樣才能在冷靜中做出正確的選擇」。      土老師其實也經常試圖抒一下情,前兩天他在秘魯給大家發短信說:「馬楚比楚像個一肚子心事的啞巴,心事重重地坐在山坡上。」      但很快他就對印加人用處女祭祀山神的宗教情感產生了不敬之意:「有個小細節讓我產生了一絲不安,X光顯示,她是被人用尖利的石塊擊中腦殼後死去的,科學家還分析了她體內的血紅蛋白,發現她被擊中後起碼還存活了5分鐘……這不僅是一個宗教祭祀場所,可能還是個謀殺現場。」      在他的世界裡,理性是至高無上的神,一切都在其之下,在這種「求真」的憨態面前,任何感情都要讓步。      他算是歌手小娟極好的朋友了,寫樂評時也直言不諱地批評。寫完還渾然無事去見人家,回來後在MSN上不安地對我說:「她哭了……」      唉。      他也有我看不順眼的地方,就是理科男的優越感。      我看土老師第一篇文章是《我只喜歡和智商高的人聊天》,寫他當天吃飯的物件——「也是復旦的!也是高考數學滿分!」      我這小暴脾氣,立刻寫了一篇我從小沒得過100分、從沒被老師表揚過的人生經歷,還差點把題目寫成《從此失去土摩托》。哈哈。      土老師倒沒生氣,只在MSN上打了個紅臉兒。我幾年後才弄明白,他是打心眼兒裡喜歡智力這回事,這不光是他的樂趣——也許還是信仰?那種興奮之情裡一多半是天真的高興。      土老師的博客座右銘是:偏見源於無知。他的尖銳不是與人而戰,他與他心目中的無知作戰。      當然,有的時候姿態不太好看,男生們嘛,總有點兒覺得自己個兒「站得高,濺得遠」的蠻勁兒,梁漱溟批評過熊十力的「我慢之重」——「慢,就是傲慢,就是覺得自己真理在手,心裡高傲,看不起別人」。      但他同時也是我見過的最講道理的傢伙,即使曾與他論戰的人,即使諷刺傷害過他的人,只要有一個說法有見地,他還是真誠地讚歎。他的博客被老羅從牛博首頁拿掉之後,他對我說:「他刪我刪得有道理」,我原來想過「這廝不是裝的吧……」時間長了,發現還真不是。      用老羅的話,「土摩托是一個極少見的有赤子之心的中國人」。      在胚胎問題上我與方舟子有不同意見時,土老師很不留情面地寫文章批評我。我當時認為我們爭論的點應該在倫理上,但我後來理解了他為什麼那麼來勁,因為他們認為談倫理的基礎是「記者對真相要有潔癖」。      這句話對我來說很有用,以往做一期節目,辦公室裡經常要討論,「我們的落點在哪裡?我們的價值觀能高於別人嗎?」但是,不管你有一千個漂亮的第二落點,有一個問題是繞不過去的:「真?還是假?」      我在調查中也常擔心觀眾對過於技術性的東西會感到厭倦,但是後來我發現,人們從不厭倦於瞭解知識——只要這些知識是直接指向他們心中懸而未決的巨大疑問的。      所以現在在出發前,我只問「我們能拿到的事實是什麼?這個事實經過驗證嗎?從這個事實裡我能歸納出什麼?有沒有相反的證據?還有,嗯,別忘了,土老師這樣的天敵看了會說什麼?」      我也曾批評他智力上的獨斷與優越感,而從他近來的文字中也看到很大的變化——少有尖銳刺目的字眼,不是「立異以為高」,而是提供更多的材料讓人思考。      我想,這是他約我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我們都清楚,人人都有缺陷,所以必須尊重異己,對對方的觀點審慎地觀察和研究,並且公開而有誠意地討論和交鋒,這是糾正偏見的最好方式。      最後說一句。      每次我習慣性地批評土老師文章的時候,他總是非常老實地說:「對,您說得對!」我就不好意思往下說了。偶爾想誇一下的時候,他的反應總是「其實我那篇才叫真的好呢」,雀躍得讓人心碎,也沒法兒接話。      好吧,總算,借此機會,讓我完整地表達一下,土老師的文章裡有一種少見的窮究事理的憨厚笨拙的勁兒,加上他智商……咳咳……智商確實高。      六哥說過,好東西是聰明人下笨功夫做出來的。      這個笨功夫,是必須下的,急不得,急的結果都是油條式的——炸得金光錚亮出來了,都是空心的。      科學如此,媒體如此。

作者資料

袁越

1968年出生於上海,1990年畢業於復旦大學生物工程系,畢業後被分配至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從事分子免疫學研究。1992年初留學美國,在亞歷桑那州立大學動物學系獲得生物學碩士學位。1994年至1998年在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生物工程中心擔任研究助理。1998年至2004年在加州聖地牙哥市的生物技術公司從事生物製藥研究。2005年8月加盟《三聯生活周刊》,擔任特約撰稿至今。

基本資料

作者:袁越 譯者:柴靜 出版社:本事出版 書系:WHY 出版日期:2015-07-14 ISBN:9789866118913 城邦書號:A361000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