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首2日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雁城諜影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一個不得不的大時代,五個女青年的勇敢抉擇 一段翱翔天際的愛戀,一場扭轉戰局的情報任務 繼《王道劍》之後,上官鼎首度以抗戰大歷史為背景的時代小說,激盪你我的熱血情懷! 血戰歷史的縱軸下,寫一頁英雄史詩、亂世浮生; 智勇俠情的脈動中,品一方鬥巧奇謀、蕩氣迴腸! 彭湘芷、羅百蕙、黃倩文、魏小玉、董森,五個情同姊妹的湖南六中女學生,正是青春無慮的韶華少女。七七事變後,時局頹變,她們置身在戰雲密布的滔滔巨流中,或成為情報員、或任報社記者、或加入戰地醫生,她們的人生如新星升空,意外地發光發亮,也有的意外地殞落…… 空軍戰神高志航身先士卒,飛行官譚唯駿承繼戰魂,與飛虎隊聯手拒敵,心中亦守著和湘芷「好好活到勝利來臨」的約定…… 衡陽孤城,以四十七日的保衛堅守,與「張睢陽齒」同留青史;而在間諜軍武環伺的危機下,拯救受俘的守城名將方先覺,是各路志士誓死無悔的唯一任務…… 柔水衡陽,烽火漫天,隱身撲朔的諜影下,誓言捍衛家國; 義膽情長,生死以之,刻繪出大時代兒女最動容的表情! 「曾經有人把《藍與黑》、《蓮漪表妹》、《滾滾遼河》、《餘音》並列為四大抗戰小說。如果不好改,那起碼加一本,把《雁城諜影》加上。時空雖遠,鄉愁漸淡,但對那段苦難歷史的捕捉,更全面。更小說。也更寫實。」 ——唐湘龍 時代會變,但有些人和事,不能遺忘 謹以此書紀念那曾經閃閃發亮的歷史時刻 【激賞推薦】 白先勇〈作家〉 劉兆凱〈前上官鼎成員〉 張延廷〈空軍軍官學校少將校長〉 劉維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趙少康〈中國廣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王偉忠〈金星娛樂總經理〉 李永萍〈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聯盟協會榮譽理事長〉 唐湘龍〈飛碟早餐節目主持人〉 蔣顯斌〈華人紀錄片平台CNEX基金會創辦人暨董事長〉 張釗維〈華人紀錄片平台CNEX基金會共同創辦人、製作總監〉

目錄

序 序幕 第一章 中國不會亡 第二章 不負少年頭 第三章 真珠Z作戰 第四章 衡陽四十七日 第五章

序跋

  今年(民國一○四年)是對日抗戰勝利七十週年。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時,我兩歲,內子明賽正好滿半歲——她是「勝利兒童」。   在那之前一年,一九四四年的六月,二次大戰打到了決定性的關頭,歐洲戰場上盟軍在諾曼第登陸成功,大軍開始攻向德國本土;而東方的中國戰場上,中日軍隊在湖南衡陽進行了八年抗戰中最慘烈、最重要、也是最經典的一場大戰——衡陽保衛戰。這場戰役雙方廝殺了整整四十七天,國軍以一萬七千將士抵住十萬日軍的瘋狂攻擊,是二戰裡日方自認犧牲最慘重的戰役。日本官方公布的雙方傷亡數字,日軍竟然遠超過裝備低劣的國軍,這是八年抗戰中日大小百戰中絕無僅有的戰果。在政治上,這場戰役日軍遲遲攻不下衡陽,成為壓倒東條英機內閣的最後一根稻草。   衡陽,地處南嶽衡山之南,又名雁城,傳說北方候鳥大雁南飛至衡陽而返。著名的〈滕王閣序〉文中,年輕才子王勃一句「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讓雁城之名流傳千古。   衡陽,是我父母出生的祖籍之地,我到二○一二年才有機會第一次親臨斯土。短暫的停留給我的感覺是舊衡陽已全毀於戰火,改頭換面的新城裡,戰前的種切已不復可尋。只有在沿蒸水向西鄉金蘭寺尋祭祖墳時,沿途但見山青水秀,想到父親當年曾經多少次乘船往來於此河段,心中忽然湧上一種親切的情懷,不知父親如能親見,是否會覺得青山不改、綠水常流?   去年十月忽然興起了要為紀念抗戰勝利寫一篇小說的念頭,很自然地便想到要以「衡陽保衛戰」作為時代背景及故事主軸。衡陽之戰的主角,第十軍軍長方先覺是一位了不起的勇將,也是一位歷史的悲劇英雄。在閱讀了相關資料後,我決定將重頭戲放在孤城奮戰四十七日,城破後為保護七千名傷兵不遭屠殺而委屈受俘的方先覺,以及各方志士冒險營救方先覺逃離衡陽的故事;這是全書的「經」。   全書的「緯」,則是寫從戰雲密布到大戰爆發的年代中,一群年輕的女學生如何從學校畢業就投入抗敵的各種戰場,戰爭完全改變了她們的人生,也讓她們的人生如新星升空,意外地發光發亮,也有的意外地及早殞落;我寫她們在歷史洪流中的選擇和命運。   「經」猶有信史可稽,「緯」則顯得困難重重。提筆寫我一歲時的人和事,如何能有真實的感覺?我的依靠是家庭的背景。父母都是衡陽人,他們的衡陽鄉親朋友,在我的長成過程中,長期不經意地從他們的故事、言談,及一切可以對我耳濡目染的訊息中……得到那個時代的點點滴滴,在我腦海中匯成一種奇異的、跨越時空的、欲斷還續的連結,那條連結既感纖弱,卻又綿綿難絕。其中尤其以來自我百齡老母的資訊特別難能可貴,她老人家的記憶力及觀察力驚人,對舊衡陽城的描繪,那個時代的女學生們的家庭及學校生活、師生同學之間的互動、她們的感情世界、她們在亂世的滔滔巨流中的抉擇……生動的描述總讓我能在沉澱之後,抓住一鱗半爪歷史的真實。   也因為她的緣故,使我很自然地興起以女性為這部小說主角的念頭,從女性的角度來寫發生在那個大時代裡的事,以及捲入在那些事故中的青年,他們展現出的智慧、熱血、愛國情操和與敵人戰鬥的英勇。   記得剛寫完《王道劍》時,一位女性朋友看完了手稿給我一些意見,在有關書中男女感情的情節方面給予了極低的評價——評語是「作者根本不瞭解女人」。   這回寫《雁城諜影》卻以女性為主角,那挑戰有多大就不提了。   《雁城諜影》全書二十八萬字,四個月寫完。戰爭的部分都有史料的依據,至於營救方先覺的部分,蒐集到的資料有相當程度的眾說紛紜,方先覺本人生前生後也語焉不詳;這部分我用了較多的小說筆法,但相信大致無損歷史的正確性。   這本書將於今年七月七日——蘆溝橋事變的日子——出版。獻給抗戰的英雄,尤其是戰爭中的女英雄們,也紀念她們那個堅苦卓絕的偉大時代。 二○一五年五月八日
他序 蒼蒼者天,必佑忠誠——我讀《雁城諜影》的感動
◎文/劉兆凱(前上官鼎成員)   我看《雁城諜影》,有三個特別感動:   第一,民國二十六年日本侵華,蔣委員長在廬山宣言:「戰端一開,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全國人民回應了這個呼喚,其強烈程度前所未有,且與時「劇」增。當時年代,女子進入省立中學必是全省菁英,而書中五位同班同學畢業後十分自然地投入抗戰,沒有任何複雜的得失安危之慮;乃至於工商士紳、江湖高人起身投入,在在顯示各界各行同心協力,抵抗強敵。   這種強烈共識迅速達成,大出日本意料之外。果然在各樞要地段,戰局始終膠著未決,日本強大軍力進攻優勢遭遇堅韌防守抵抗,戰勝中國的局勢迅速流失。日本當局文獻早在民國二十九年即指出「中國戰場困局」,這種中華兒女對「抗戰」的徹底共識,實乃日本終於徹底失敗的主要原因,思之令人熱血澎湃。   第二,湖南省在抗戰中扮演關鍵角色。終其八年侵華作戰,湖南始終未被日軍佔領,省會長沙經三次會戰,三度易手,顯示日軍在湖南膠著受困。抗戰後期有常德保衛戰、衡陽保衛戰等,更是國際知名大戰,慘烈無比。而衡陽久攻不下,是當時日本大軍閥兼首相東條英機下台的直接原因。六十餘年後,日本熱門電視劇《櫻子》、《花子與安妮》(在台均頗受歡迎)中,男主角被徵兵赴戰長衡,劇中多次描述日軍在長衡失利之事實。   衡陽保衛戰結束後,日軍繼續西進,企圖打通湘、桂、黔而進入四川,卻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投降。當時大軍尚困在湖南途中,而卸甲投降地點正是湖南芷江。本書主要情節即為衡陽(雁城)保衛戰,血戰四十七天,軍民未生二心。前一年(1943)湖北石牌保衛戰,十一師師長胡璉在西陵峽口鳳凰山祭告蒼天:「我今率堂堂之師,保衛我祖宗艱苦經營遺留吾人之土地,名正言順,鬼伏神欽。」一年後,衡陽保衛戰全體官兵想必具有同樣的認知,血戰到底,堅信蒼蒼者天,必佑忠誠。   第三,本書男主角譚唯駿是我空軍王牌飛行員,後來加入中美混合大隊(飛虎隊)仍然擔任ACE,得有機會以較先進之美製飛機與日本零式飛機對戰,大佔上風。譚唯駿當時已與女主角彭湘芷熱戀,但每次出任務捍衛領空,出死入生,兒女之情置之度外。   書中對當時我國空軍飛行員的處境及心路歷程描述深切,由於我們先父畢業於筧橋空軍航校第一期,在抗戰時為空軍指揮作戰之骨幹人員,日後在我們成長期間,常常說及當時空軍飛行員種切。民國二十八、二十九年乃中日空戰尖峰,我方以落伍的俄製飛機對抗全球第一的日本三菱重工零式戰鬥機,幾無勝算,但依然前仆後繼。據統計,我空軍航校第三、四期畢業飛行軍官陣亡率高達四十五%,後期也接近三十%。   美國電視「國家地理台」節目中曾專門報導,全世界各國戰機,首度飛入日本領空從事轟炸任務,發生在民國二十七年(1938)五月二十日,由我空軍徐煥昇隊長(航校第一期,先父同期同學)率僚機佟彥博,以兩架馬丁轟炸機(每架機員四人),飛入日本九州領空,在熊本附近投下數以百萬計的傳單,說明中國以人道方式表達抗戰決心,震驚全球,世稱「人道遠征」。珍珠港事變後,一九四二年四月,美軍杜立德上校率B-25機隊,執行舉世聞名的「Doolittle Raid」,首次以炸彈轟炸日本本土,較之我國「人道遠征」足足晚了四年。   空軍為全新的軍種,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當時許多大學生中途考入筧橋航校,其中不乏海內外家世良好青年,素質極高。作者張大春近日有詩句:「高門子弟入空軍,敢博青春破戰雲。」我空軍雖然折損驚人,但令日本大為震撼,後期與美軍並肩作戰,在民國三十三年後已逐漸奪回制空權,日本再無能力轟炸重慶。   日前在美國華府紀念二次大戰勝利七十週年大典上,美方演示二戰時重大戰績: 「飛虎隊援華」,安排當年服役之P-40型戰鬥機(譚唯駿飛同型機)飛繞華府上空,P-40機翼下平面漆有我青天白日軍徽,一如當年,令人振奮而感傷。   本書女主角彭湘芷畢業於湖南省立六中,名列前茅,冰雪聰明,貌美,機智而細微。她先在衡陽西湖小學任教,卻在不自覺的情況下,際遇抗日情報事件,加入情報組織,卻是天生好手,迅速成為組織領導人,肩負大任。危機四伏之中,穿插與空軍王牌譚唯駿的真摯戀情,情節曲折而緊湊。五位同學各自發展,精彩而多元,極具可看性。   有關六中課內、堂外之種種描述,司前街的魚粉舖,衡陽士紳加入情報工作,唯駿邀湘芷駕機飛繞衡陽上空等情節,均為家母口述之事實。書中許多對話以衡陽鄉音寫出,老鄉們當感親切。   現今網路搜尋普及,本書中有關我國抗戰背景故事均可上網查讀。值此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緬懷當年全國軍民同心共識,抵抗外侵大敵,堅持於生死存亡之際,終獲最後勝利。本書的故事描述一件件自發而實際的報國行動,引領讀者重臨當時戰場,或許能啟發海峽兩岸現世中華兒女愛國意識,而大時代洪流中的年輕人不同的抉擇,尤能引起廣泛共鳴與同情。

內文試閱

〈序幕〉
  一九九七年七月五日,星期六,香港。   彭老太太坐在客廳的落地窗前,從這棟位於上環的老公寓十七樓看出去,右前方是「港澳客輪碼頭」,兩艘渡船泊在碼頭邊,其中一艘似乎正要啟航開往澳門。左前方可以看到「中山紀念公園」,兩個月前才竣工通車的西區海底隧道就從左方入海,直通維多利亞港對面的西九龍,連接到西九龍海濱長廊。   從一早就開始下的大雨終於停了,海灣上空的烏雲仍未散開,海風不弱,天邊有些風起雲湧的動盪,平時安詳的海灣也起了不小的波浪,彭老太太凝神看了一會,回靠輪椅背上,端起桌上一碗熱茶,啜了一口;福建武夷山的大紅袍,幾十年來還是那沁人心脾的老味兒。   她戴上老花眼鏡,拿起手上的報紙——這份報紙她早已看過,令她一讀再讀的是一則不大不小的新聞,標題是:   「紀念抗戰六十週年鳳凰文物交易協會拍賣抗戰文物」   文中提到四天前,七月一日舉行的香港回歸中國大典結束了一百五十五年的英國統治,並依據「基本法」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一國兩制,開啟了香港的新時代。其實在二次大戰期間的一九四二年,鴉片戰爭一百年時,英美等同盟國已經廢止了對華的不平等條約,並另訂平等新約,只有香港的回歸,因國共內戰、韓戰、越戰等事件影響了中國與西方國家的關係,以致足足延遲了五十五年才得實現。鳳凰文物交易協會訂於七月六日星期日舉辦這次別開生面的抗戰文物拍賣會,一方面是為了紀念七七事變六十週年,另一方面也因香港的回歸為我中華民族洗刷百年不平等條約的恥辱,畫下了歷史的句點。   彭老太太真正感到極大興趣,甚至感到震撼的是,文中提到拍賣的文物中有兩封與國民政府空軍有關的信件,頗具特殊的歷史意義。其一是二戰前義大利法西斯統治者墨索里尼寫給我國空軍英雄高志航的親筆信,另一封是美國飛虎隊一位名為克拉克.柯爾的隊長寫給一位中國飛行員的父母親的信,感謝這位飛行員為了救他而犧牲自己的生命。那位中國飛行員的名字是譚唯駿。   這報紙上的新聞彭老太太已經看了幾遍,內容幾乎熟而能背了,她放下報紙,從桌上拿起一本畫冊,這是為此次拍賣會印製的彩色宣傳品。昨天她的乾兒子朱佑華特地去主辦單位買來的。這份宣傳品上有這兩封信的影本。   墨索里尼的信是義大利文寫的,旁邊的中文譯文為:   我最敬愛的高志航隊長:   感謝您代表中國參加此次羅馬航空展,這次盛會因您的參加而倍增光彩,尤其您初次駕駛義大利製造的飛機竟能充分發揮該機的優越性能,令人十分激賞。此外,您的高貴人格尤其令我感到敬佩;這次貴國雖然決定不採購敝國所製造之飛機,本人在遺憾之餘,仍然願向閣下表示個人最高之敬意,願你我友誼長存。   尊敬您的 貝尼托.墨索里尼 一九三六年五月三十一日   另外,畫冊的編輯對這封信有一段補充說明:   我國空軍名將高志航在一九三六年奉派到義大利考察並參加航空展覽會,飛行秀期間各國飛機製造公司都會提供最新的飛機款式參加表演,藉機推銷產品。墨索里尼看過高志航的特技表演後對他說:「像您這樣的頂級飛行員,義大利全國也不過一兩人而已。」兩人因而建立了友誼。高在歸國辭行時對墨索里尼說:「貴國所製造的飛機與其他國家的同級飛機相比已經有些落伍,而貴國的商人竟想用金錢行賄的方式要我們購買,請原諒我們絕不接受。」墨索里尼非常欽佩他的人格,便將隨身攜帶的一支鋼筆手槍送給他作紀念。   至於第二封信是英文寫的,一旁也有中文譯文:   親愛的譚先生和譚夫人:   我寫這封信時,仍然難忍滿目的淚水,幾次坐在打字機前寫了頭一行,便寫不下去。但我想到兩位失去愛子的悲痛將更勝於我,下面的話我必須告訴您們,這股力量支撐著我寫完這封信。   唯駿,我們都叫他譚,和我在空中是並肩作戰的夥伴,在地上是無話不談的好友。他在空中是我見過最棒的飛行員、最勇敢的鬥士,在地上他是人人喜愛的謙謙君子。   他曾發明了『譚氏偷襲』的空中戰術,對早期中美空軍能用P-40打敗日本零式機的戰績有一定的貢獻,我們大家都欽佩他的智慧及專業能力。就我個人而言,當我們比翼並肩作戰時,我們彼此心意相通,不需通話就知道對方要作什麼動作,目的是什麼,該怎樣去配合;就這樣我們曾駕著P-51野馬戰機,在天空所向無敵,直到那一天,我的飛機突然故障被敵機擊中,他想都不想就捨命掩護,結果是我生他亡!   親愛的譚先生和夫人,只有在黑夜中我捫心自問:如果那一天我和譚易地而處,我也會做同樣的事,我的悲痛才能稍微抒解,我的心才能稍微平安。   有一天譚感謝我照顧他,我對他說:『在你之前我沒有兄弟。』如今上帝帶走了譚,我又沒有兄弟了。   奉上帝慈愛的名,願這封信能帶給您們一些安慰,稍微減輕您們的悲痛。   您們誠摯的 克拉克.柯爾 一九四五年九月三十日   譚唯駿為救友機而犧牲自己生命的壯烈故事已是五十多年前的陳年舊事,但是讀著這封信,彭老太太不只一次流下了眼淚。她年近八十,最近行動開始不便,明天七月六日那場拍賣會是沒有辦法親自參加了,但是她拜託乾兒子朱佑華,務必要把這兩封信買下來。   這時門鈴響了,透過對講機彭老太太聽到樓下傳來的聲音:「乾媽,是我,忘了帶鑰匙。」是佑華的聲音。「時間過得真快,佑華都六十歲了。」   門前牆上的鏡子裡,彭老太太一頭白髮依然絲絲發亮,臉上雖然滿是皺紋,但是她端正好看的五官不減優雅的風韻。門開處,一個微胖的禿頭男人走進來,很親熱地扶著他乾媽坐到沙發上。   「佑華,星期六還去寫字樓?」   「去整理一下資料,明天不是要去拍賣會嗎?另外阿蓮週末回沙田去了,我帶了『波記』的燒臘和炒麵,冰箱裡有蔬菜和排骨西洋菜湯,待會我燙一盤青菜、熱兩碗湯,娘仔兩個的晚餐就解決了。」   佑華離婚後沒有再娶,無兒無女就和乾媽兩人相依為命,家裡雖有女傭照料,但各種家事他常親自動手,是個能幹顧家的男人。   他一眼瞥見桌上放著的報紙及拍賣宣傳畫冊,便對乾媽道:「今天約了一位經常光顧文物拍賣的朋友吃中飯,跟他談起明天的拍賣會,他說很多有興趣的行家都在談論,認為墨索里尼致高志航的那封信可能是假的哩。」   「假的?」彭老太太戴上眼鏡,將畫冊上那封信的譯文再看了一遍。「怎知是假呢?」   「有行家比對過墨索里尼的筆跡和簽名,認為這封信雖然有幾分相像,但恐怕經不起專家的鑑定,拍賣會主辦單位好像也沒有提供鑑定的證件。」   彭老太太沒有說話,佑華試探著問道:「有這些疑慮,我們是否還要出高價買這一封信?」   彭老太太仍未回答,她閉目沉思,心中想的是六十多年前的往事,一張張年輕漂亮的臉孔飄過她的眼前,最後停格在腦海中的是譚唯駿。她記得唯駿曾親口告訴過她有關高志航的種種事蹟,包括他和墨索里尼的這一段,於是她睜開眼,嘴角帶著微笑對佑華說:   「就算專家說信是假的,我卻知道事情是真的。對我來說,事情是真的,這封信就是真的了。專家說什麼有嗎個重要?」   佑華習慣性地拍了拍腦袋,不再說話。   窗外漸漸暗了下來,維多利亞港兩岸的萬家燈火漸漸亮了起來,一盞盞五顏六色的光閃入彭老太太的眼中,都像是啟開了塵封六十多年的一幕幕記憶。她遙望著漸漸降臨的香江之夜,雙眼泛著淚光,一顆心飛到千里之外的衡陽湘江邊,六十年前的那個週末的下午,湖南省立第六女子中學的教室裡……

延伸內容

推薦序 文學最動人的力量
◎文/李永萍(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聯盟協會榮譽理事長)   對日抗戰勝利七十年了,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先生在此刻發表《雁城諜影》,延續中華民國消失已久的抗戰小說書寫,別具文學與歷史意義;而《雁城諜影》把戰爭的傷痛時代背景糅合特務工作及空軍戰史,別出心裁的敘事情節,也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在我成長的年代,有幾部抗戰小說幾乎是青年學子人手一本的課外讀物,包括王藍的《藍與黑》,以太行山抗日戰役為背景,透過大後方年輕學子的視角,直視青春的熱情與戰爭如何殘暴地泯滅人性;紀剛的《滾滾遼河》,描述東北青年組織的「覺覺團」在滿洲國的地下抗日行動。儘管對日抗戰已經是歷史往事,但生命的苦難、對法西斯與殘暴極權的控訴,始終是永恆的課題,不會被意識形態與政治立場所扭曲,這也是文學藝術最動人的力量。   《雁城諜影》以女主角彭湘芷受訓投入敵後工作為主線,藉由她所愛慕的空軍飛行員譚唯駿,描述了罕見的空戰題材。由於家父李鉅滔也是空軍飛行員,曾獲選為空軍克難英雄中的戰鬥英雄,因此我讀《雁城諜影》時,往往憶起家父對國家同胞的熱血情懷,感覺特別動容。本書有大半篇幅圍繞抗日名將方先覺名留青史的長沙、常德、衡陽保衛戰,突顯方將軍功績照耀汗青;而中日特務的對決,也可看到劉兆玄會長擅長的武俠情節,特別是霍元甲武術、譚腿、忍術、空手道的過招令人目不暇給,在在為抗戰勝利七十年留下精彩的註腳。
推薦序 嫉妒,是我最真誠的推薦
◎文/唐湘龍(飛碟早餐節目主持人)   今年是二戰結束七十週年。日本沒有打算對戰爭罪行正面看待。   相反的,在美國「重返亞太,圍堵中國」的戰略思維下,美日安保走到了七十年來最緊密難分的階段。這真是對中國人在抗戰中三千萬條人命最無情的嘲弄。   七十年前,台灣是日本殖民地。七十年後,台灣屬於抗戰慘勝的中華民國政府。這段歷史漂流,使得當下的台灣,對戰爭的追索,既真實又虛幻,既親近又遙遠。每個人,都有一段屬於自己的二戰論述。這是這個島嶼的命。   我是真沒想到上官鼎會在這個時代,寫一部以中國戰場八年血戰衛國歷史為背景的大歷史小說。曾經有人把《藍與黑》、《蓮漪表妹》、《滾滾遼河》、《餘音》並列為四大抗戰小說。如果不好改,那起碼加一本,把《雁城諜影》加上。時空雖遠,鄉愁漸淡,但對那段苦難歷史的捕捉,更全面。更小說。也更寫實。   我萬萬沒想到,去年還在熱論他一大套的武俠新作《王道劍》,今年竟然會看到一本以抗戰大歷史為背景的時代小說。讀完,本來空虛難補的「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突然完整。   我常說:上官鼎起碼有兩顆腦袋。   我不想去介紹「上官鼎」。早在我還念小學時,家裡就已經出現他的武俠小說。之後他當了學長,當了院長,都是緣分。其實,他還是鄉長。我遇到一些湖南長輩,他們講起「台灣湖南人」,其實不太提馬英九,更不提宋楚瑜,倒是常提劉兆玄、上官鼎。這個人,成為一種特別的身分識別碼。   尊敬歸尊敬,但要我真心說這個學長、鄉長、院長,我的心態是嫉妒的。不管是聰明、才華、名聲和成就,他都成為一種「學習障礙」。   我放棄向他學習的志氣。嫉妒,是我最真誠的推薦。
推薦序 那些閃閃發光的歷史片段
◎文/張延廷(空軍軍官學校少將校長)   八年抗戰是我國近代最哀慟的一段歷史,無數國軍烈士拋頭顱、灑熱血,誓死捍衛家園,直到七十年後的今天依然令人動容。雖然這是一段深沉哀慟的歷史,但同時也是一段戰果輝煌的歷史,尤其空軍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腳色。在日軍「三月亡華」的囂張口號下,即使兩國軍力相差懸殊,但我空軍仍不斷以寡擊眾、以弱敵強的一次次粉碎日軍貪婪的野心。八一四筧橋空戰、八一五杭州空戰、四二九武漢空戰等等不勝枚舉,都是我空軍健兒勇敢捍衛領空的輝煌戰果,其中八一四筧橋空戰的代表人物——高志航烈士更曾經說過:「身為空軍,怎麼可以讓敵人的飛機飛在頭上。」如此豪語,這就是我空軍官校傳承至今的筧橋精神,也是我空軍忠勇軍風的核心價值。   很高興上官鼎能夠把這段歷史重新讓世人認識,七十年的光陰眨眼即逝,在世代交替下這段歷史如果沒有持續地被傳誦,那將會逐漸被淡化、遺忘。讓我們隨著上官鼎的筆鋒,一起在時間的洪流中撿拾那些閃閃發光的歷史片段,重新一睹那風雨飄搖時代下的英雄英雌風采。
推薦序 大時代底下小兒女的生命樣貌
◎文/張釗維(華人紀錄片平台CNEX基金會共同創辦人、製作總監)   作為一個紀錄片導演,經常碰到的狀況是,所採訪的對象侃侃而談,蒐集到的影像或檔案豐富而精彩,但是在影片裡頭僅僅能呈現一小部分。如果不透過文字,如何可能讓它們完整呈現?在做抗戰空軍紀錄片《沖天》的這一年來,這種感覺分外強烈;如果說片中的每一個飛行員的故事,都是好萊塢大片等級的題材,一點也不為過。如今《雁城諜影》的問世,大大彌補我心中的遺憾;作者充分展現了大時代底下小兒女的生活細節與生命樣貌。我仿如見到影片中那些已經逝去的飛行員們,以其青春而英挺的身姿,向我走來。
推薦序 大時代的熱血故事
◎文/趙少康(中國廣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上官鼎的新書《雁城諜影》在對日抗戰勝利七十週年出版,別具意義。作者的父親是飛官,母親是教師,投射了書中男女主角的背景;我的父親是陸軍軍官,母親也是教師,我父親為了參加抗日戰爭,虛報年齡投考中央軍校,放棄家裡原本安排他留學日本的計畫,出生入死,歷經多次戰爭。在大時代的滾滾洪流中,一個人的命運固然無足輕重,不過可歌可泣、驚天地動鬼神的大時代,卻也是由無數個熱血澎湃的個人所譜寫出來的。那個時代裡的每個人,背後都有著動人的故事,都值得寫成一本書。   時代會改變,但有些人和事是不可以被遺忘的,那個大時代青年男女的犧牲奮鬥,不但拯救了中國,且因為他們在中國拚死拚活地把日本拖住,也拯救了世界,否則整個人類的命運,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
推薦序 抗戰歷史的記憶重現
◎文/劉維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大多數人對於抗戰時期中國空軍的歷史記憶,知道有「飛虎隊」,但是可能不知道還有一支「蘇聯航空志願隊」,一千多位蘇聯飛行員來中國參戰,其中二二七位在作戰中犧牲。抗戰前期,中國空軍駕駛的飛機,主要是蘇聯製造的伊-16及伊-15戰鬥機,在武漢上空迎戰日機,迭創佳績。今年是抗戰勝利七十週年,隨著時空環境轉變,這些被遺忘的歷史,重新揭露。上官鼎作為空軍子弟,在《雁城諜影》中,透過主角譚唯駿的經歷,清楚陳述蘇聯協助中國空防的經過,展現這一段長期被隱晦的歷史。   《雁城諜影》是一部以作者故鄉湖南衡陽為背景,敘述抗戰八年相關史事的歷史小說。有俠義、有愛情、有諜報,更重要的是書中呈現抗戰八年的許多史事,特別是對於衡陽保衛戰,國軍困守四十七天的結局,提供另一個觀察視角,值得讀者思考與酣暢捧讀。

作者資料

上官鼎

六○年代新派武俠小說作家,為劉兆藜、劉兆玄、劉兆凱三兄弟集體創作之筆名,隱喻三足鼎立之義,著有多部武俠小說:《蘆野俠蹤》(1960)、《長干行》(1961)、《沉沙谷》(1961)、《鐵騎令》(1961)、《烽原豪俠傳》(1962)、《七步干戈》(1963)、《俠骨關》(1964)、《金刀亭》(1966)等,亦曾幫古龍接手代寫《劍毒梅香》(1960)。一九六八年宣告封筆,二○一四年以《王道劍》重出江湖,由劉兆玄獨立完成,後續更跳脫武俠小說的範疇,著有《雁城諜影》、《從台灣來》、《妖刀與天劍》(以上為遠流出版)、《阿飄》(時報文化出版)等小說。 劉兆玄,一九四三年生,湖南衡陽人,臺灣大學化學系畢業,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化學博士,曾任清華大學校長、東吳大學校長、國科會主委、交通部長、行政院副院長、行政院長及中華文化總會會長,現任中華文化永續發展基金會董事長。 自幼嗜讀武俠小說,就讀師大附中期間,為了掙零用錢,便與四哥兆藜、六弟兆凱合寫《蘆野俠蹤》,自此成名。武俠小說評論家葉洪生曾撰文論:「在十八歲少壯之年能寫出《沉沙谷》這樣的傑作,真是天下奇才!」武俠小說大師金庸更盛譽:「台灣在全盛時代,前前後後有五百位作家在寫武俠小說,作品大概有四千部之多。而我個人最喜歡的作家,第一是古龍,第二就是上官鼎。」

基本資料

作者:上官鼎 出版社:遠流出版 書系:王道劍 出版日期:2015-06-26 ISBN:9789573276616 城邦書號:A1200710 規格:平裝 / 單色 / 5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