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一個都別想活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AMAZON書店讀者★★★★☆瞬殺好評! 他辦過的案子非黑即白, 但這次……卻是徹頭徹尾的灰色! 迪佛使出渾身解數的登峰造極之作! ——出版家週刊 他們下令,他扣板機,無涉善惡,精準無情, 只要名列「黑名單」,一個都別想活! 任務當前,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就算對手是林肯.萊姆也不例外…… 萊姆,這案子給我一種不祥的預感…… 當謀殺碰上政治,這是林肯.萊姆所能想到最糟的組合,縱使是地表上最神的刑事鑑定專家,面對「沒有證據」的刑案還是舉步維艱。即使遭到莎克斯反對,萊姆還是選擇接受助理檢察官南絲‧蘿若的委託,著手調查美國情資局在巴哈馬首都拿騷暗殺反美分子墨瑞諾的案件。情資局局長梅茨葛涉嫌重大,然而在他們開啟調查的那一刻起,滅證行動已悄然展開。 由於牽涉美國政府,拿騷警方對此案消極推託,人在紐約的萊姆拿不到任何證據,於是他自從因傷癱瘓以來,首度親自出馬,遠赴拿騷尋找證據,想不到卻連命案現場都進不去,甚至還遭遇伏擊落海,險些喪命!不但如此,幾天之內,與被害者相關的證人接連慘遭虐殺,面對物證短缺、人證消滅, 萊姆誓言揪出隱藏在幕後的邪惡,但擋在他面前的,卻是前所未見的巨大敵人…… 【戰慄推薦】 ◎不藍燈(推理小說家) ◎林斯諺(推理作家) ◎張東君(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 ——(按性名筆畫序排列) 「劇情緊張刺激、峰迴路轉,打從第一章開始便教讀者欲罷不能,一頁一頁的翻下去。更難能可貴的是,在如此一個充滿推理趣味與動作元素的精采故事之中,處處浮現著對公義、良知與自由的反思與質問,餘味歷久不散。」 ——陳浩基(推理名家) 「迪佛的書總是讓我們驚喜連連。這次讓癱瘓神探林肯.萊姆走出鑑識小屋,首度出國親赴現場,與一面做菜、一面執行「任務」的冷血殺人機器對峙!當你醉心於起伏跌宕、層次翻轉的劇情,品嚐對手精湛的「刀工」與廚藝時,國家公理與個人信念拉扯、帝國與殖民、正義與私利等議題亦悄悄浸透著內心,使你讀完不僅齒頰留香,還有如醍醐灌頂,通體舒暢。」 ——寵物先生(推理名家) 【國外好評】 「一有機會創新突破,迪佛就手癢難熬……變化球和快速球連番上陣,交替出現,令讀者目不暇給!」 ——寇克斯評論 「迪佛善於詳細交代每一條情節的來龍去脈,更能激發讀者期待呼之欲出的驚爆點。推理小說迷勢必排隊等著買這一本!」 ——圖書館期刊 「如果你想要驚悚的感受,迪佛就是你的最佳人選!」 ——衛報 「傑佛瑞.迪佛是善於營造分秒必爭驚悚感的大師!」 ——凱絲.萊克斯(推理名家)

內文試閱

  「他到底出發了沒?」林肯.萊姆問,不掩煩躁的心情。   「醫院那邊有事,」湯瑪斯如此回應,他在走廊或廚房或某處。「他被耽擱了,走得開的時候,他會來電告知。」   「有事。」哼,很具體嘛,「『醫院有事。』」   「他是這麼告訴我的啊,沒錯。」   「他是醫生,醫生應該講究精準,而且應該準時。」   「他是醫生,」湯瑪斯回應,「這表示他碰到緊急狀況,要他處理。」   「那他怎麼不說『緊急狀況』?他說的是『有事』。我的手術排在五月二十六號。我可不想被拖延,反正離現在太遠了,他幹嘛不能提前手術?」   萊姆坐在名為「風暴箭」的電動輪椅上,這時移向電腦顯示幕,停在艾米莉亞.莎克斯坐的籐椅旁。莎克斯穿黑牛仔褲,上身是黑色的無袖T,纖細的金項鏈垂吊著一顆鑽石加一顆珍珠,時辰還早,春曦從東窗射入,若即若離地斜照紅髮,盤得妥貼的頭髮以白鑞髮夾固定,萊姆把注意力轉回螢幕,瀏覽著兇殺案的現場報告,他剛為紐約市警局偵破這件刑案。   「快辦完了,」她說。   這裡是萊姆家,位於曼哈頓中央公園以西的一棟城市屋,兩人坐在起居室裡。在特威德老大當道的十九世紀中葉,據推斷這裡應是會客室,氣氛靜肅,如今被萊姆改裝為設備一應俱全的刑事化驗室,充滿檢驗證物的設備和儀器、電腦和電線,滿地爬的電線令萊姆的輪椅無處不顛簸,但他唯有肩膀以上才感受得到。   「醫生遲到了,」萊姆對莎克斯嘟囔。這話是畫蛇添足,因為莎克斯坐在十英尺外,聽得見他和湯瑪斯的對話,他只是心情煩躁,多唸幾句才舒服,他謹慎將右手臂移向觸控板,讀完報告的最後幾段。「好。」   「要不要我寄出?」   他點頭,莎克斯按鍵,整份六十五頁的加密文件進入網路空間,最後抵達六十英里外的皇后區紐約市警局刑事檢驗設施,即將成為泰.威廉斯案的起訴主軸。   「完成了。」   完成了……只剩出庭作證,本案的主嫌是毒梟,曾教唆多名十二、三歲小孩在東紐約與哈林區殺人。萊姆和莎克斯循線採集細小的微物證據和壓痕,加以分析,從被指使人的鞋子,查到曼哈頓一家店面的地板,查到一輛凌志轎車的地毯,查到布魯克林區一家餐廳,最後指向威廉斯的住處。   證人遇害時,黑幫老大威廉斯不在場,也沒摸過兇槍,也沒有證據指出他教唆殺人,而年幼的槍手更不敢拱出老大。然而,再多的阻礙也難不倒檢方:萊姆和莎克斯已牽出一條證據線,從刑案現場連結到威廉斯的巢穴。   他勢必在監獄裡度完餘生。   萊姆的左手臂被束在輪椅上,無法動作,這時莎克斯一手放在他左手臂上,從她白皮膚下依稀可見的手筋,萊姆看得出她握一握他的手臂。高挑的莎克斯站起來,伸伸懶腰,兩人大清早就忙著趕這份報告,她五點起床,他比她晚一些。   萊姆留意到,她走向桌子拿咖啡杯時蹙眉,最近她髖骨和膝關節炎痛得厲害,萊姆因脊椎受損而四肢癱瘓,當時的傷勢據描述是重大無比,但他卻連片刻的苦痛也沒嘗到。   無論是誰,肉身終將多多少少令人失望,他想著。即使是目前大致安康如意的人,也會被天際的烏雲影響到心情,他憐憫那些已提心吊膽等候健康走下坡的運動健將、俊男美女、年輕人。   儘管如此,諷刺的是,對林肯.萊姆而言,他的情況正好相反,受傷之初,他深陷十八層地獄,但拜日新月異的脊椎手術之賜,再加上他奮戰不懈的態度,潛心做復健,追求高風險的實驗療程,他的病情已見起色。   想到這裡,他又氣醫生遲到,萊姆的手術日將至,醫生今天的約診是來評估他的狀況。   雙音式電鈴響起。   「我去開。」湯瑪斯喊。   這棟房子當然為殘障人士調整過,萊姆透過電腦看得見門外人,也能互相交談,開不開門的決定在他手上。(他不愛會客,如果看護湯瑪斯不搶先一步,來人常常會被他趕走,有時口氣很兇。)   「誰啊?先過濾一下。」   不可能是貝靈頓醫師,因為醫生說過,耽誤他行程的「事」一忙完,他會馬上來電告知。萊姆沒心情見其他客人。   看護有無過濾來人都不重要了,因為隆恩.塞利托已走進起居室。   「老林,你在家啊。」   瞎猜也猜得中。   矮胖的塞利托警探直奔點心和咖啡的托盤。   「想吃新鮮一點的嗎?」湯瑪斯問。苗條的看護兼助理湯瑪斯穿著平整的白襯衫和深色長褲,結著碎花藍領帶,今天的袖口鏈是黑檀木或縞瑪瑙。   「不用了,謝啦,湯瑪斯,嗨,艾米莉亞。」   「嗨,隆恩,瑞秋好嗎?」   「很好。她最近迷上皮拉提斯了,怪詞一個,運動之類的東西。」塞利托照老習慣,穿著皺巴巴的褐色西裝,粉藍色襯衫也皺巴巴,今天結的條紋紅領帶卻一反常態,平直得像一片被刨過的木板。萊姆推測,是他最近收到的禮物,是女友瑞秋送的吧?現在是五月——沒有節慶假日,也許是生日禮物,萊姆不知道塞利托的生日,也不清楚多數人的生日。   塞利托啜飲著咖啡,騷擾著丹麥麵包,只咬兩口,他永遠在節食。   萊姆和他幾年前是同事,兩人是搭檔,意外發生之後,讓萊姆重新振作起來的最大功臣是塞利托,塞利托對他不哄不誘,而是強迫他起而行,叫他再開始辦案。(更確切的說法是,叫萊姆好好坐著,重回工作崗位。)儘管兩人交情如此深,塞利托找他絕不是想串門子,他是重案組的一級警探,辦公室位於警察廣場一號的大樓,萊姆受聘協辦的案件通常由他主導,塞利托登門必定有好兆頭。   「怎樣?」萊姆上下打量他。「有好消息給我嗎,隆恩?碰到引人入勝的刑案嗎?耐人尋味嗎?」   塞利托小口吃吃喝喝著,「我只知道我接到高層的電話,他們問你有沒有空,我告訴他們,你辦威廉斯的案子快結束了,然後長官叫我趕快過來見某某人,他們就快來了。」   「『某某人』?『他們』?」萊姆尖酸問,「不明不白的,跟耽擱我醫生的『事』有得比,這種籠統語好像會傳染,像流行性感冒。」   「喂,老林,我只知道這麼多。」   萊姆朝莎克斯使眼色,眼神諷刺,「咦,這件事,怎麼沒人打電話通知我?有人通知妳嗎,莎克斯?」   「一通也沒。」   塞利托說,「喔,是因為有另一件事。」   「哪件?」   「總之是機密啦,不保密不行。」   萊姆想想,也好,至少朝耐人尋味邁出了一步。   兩位外形迥異的客人進起居室,萊姆望向他們。   其中一人是五十幾歲的中年男子,姿態像軍人,穿著不是訂做的西裝——從肩部看得出,西裝是接近黑色的海軍藍。他臉上無鬚,下巴下面吊著一團肉,皮膚日曬過,短髮近似陸戰隊,萊姆心想,肯定是警界高官。   另一位是三十出頭的女子,體形逼近肥碩,但不算臃腫,還差一點。她的金髮缺乏光澤,頂著一九六○年代的髮梢外翹式古板頭,被髮膠噴得硬邦邦,她的臉色蒼白,原因是肉色的粉餅撲得太起勁了,萊姆看不出她臉上有任何青春痘或痘疤,猜想粉餅是愛美的抉擇。她的黑眼珠深邃如槍口,不施眼影,不畫眼線,在粉白臉的襯托下更顯突兀。她的薄唇也無色,而且乾燥,據萊姆評估,這張嘴綻放微笑的情形不常見。   她的眼睛會挑東西看,停在儀器、窗戶、萊姆上,然後以雷射光一個個定睛凝視,直到對象被看透或被她認定無關緊要,目光才轉開。她的套裝是深灰色,也不是名牌貨,三顆黑色塑膠釦全釦得緊緊的,排列微微歪斜,令萊姆懷疑她該不會是挑中完全合身的套裝後,嫌鈕釦顏色太顯著,所以自行找釦子換上。矮跟黑皮鞋的高度不太均勻,而且最近用液體鞋油掩飾過磨痕。   明白了,萊姆心想,他自信認得她在哪裡高就,因此,萊姆更加好奇。   塞利托指著中年人說,「老林,這位是比爾.麥爾士。」   中年人點點頭。「隊長,久仰了,很榮幸認識你。」幾年前,萊姆因殘障而自紐約市警局退休,當時官拜隊長,麥爾士喊他的官銜,證實萊姆的猜測無誤:他果然是警界高官,而且相當資深。   萊姆操作電動輪椅向前,伸出手,高官注意到他伸手的動作不自然,遲疑一下,然後才和萊姆握手,萊姆也留意到另一現象:莎克斯微微怔了一怔,她認為社交場合的動作能省則省,不喜歡萊姆用手,但萊姆就是憋不住。四肢癱瘓了十年,他努力違抗命運之神,值得驕傲的勝仗屈指可數,不用白不用。   更何況,玩具豈有擺著不玩的道理?   麥爾士介紹另一位神秘的「某某人」,她名叫南絲.蘿若。   「我是林肯。」他說。再度握手,這次對方的手勁似乎比較強,萊姆心想,但他當然無法判定,能動並不代表知覺也恢復了。   蘿若犀利的目光投向萊姆的濃密棕髮、豐滿的鼻梁、敏銳的黑眼,除了「哈囉」別不多說。   「妳嘛,」他說,「是助理檢察官。」地檢署助理檢察官。   萊姆的這份推斷有一半是猜測,她聽見後無動於衷,她遲疑片刻,然後:「對,我是。」她的語氣清脆,強化了齒擦音。   塞利托接著介紹麥爾士和蘿若給莎克斯。從高官麥爾士端詳她的眼神可知,他可能也久仰莎克斯的大名。萊姆注意到,莎克斯上前握手時眉頭緊縮一下。她回椅子時改正步姿。她偷偷乾吞兩顆Advil止痛藥,被萊姆瞧見,萊姆認定別無旁人看到。Advil是市面的成藥,但她再痛也不肯服用藥性更強的止痛錠。   經介紹,麥爾士官拜隊長,是特殊任務科的主管。萊姆沒聽過,想必是新成立的單位。麥爾士談吐自信,眼神精明,令萊姆推測,他和他的單位在紐約市警局的勢力相當大。也許他有意進軍市政府。   萊姆連市警局內部的角力都沒興趣了,對州府或華府的政治前途更意興闌珊。他當前最有興趣洞悉的是此人的來意。麥爾士是部門神祕的警界資深高官,隨身帶來一位專注如獵犬的助理檢察官,顯示這案子不簡單,一定能趕走單調乏味的日子。出事之後,枯燥生活成了他的死對頭。   期待之心在胸腔裡噗噗跳,他透過太陽穴感覺到了,而非透過無知覺的胸部。   比爾.麥爾士把發言權轉給蘿若,說,「至於狀況,我讓她來詳解化。」   萊姆向塞利托拋出挖苦的眼色,想勾住他的目光,但被他擋掉。「詳解化。」萊姆不喜歡這種沒感情的新詞,這種被官僚和記者灌進日常對話的詞彙,最近常聽見的另一個詞是「逆轉勝」,「歌舞伎」也是,這些詞彙好比中年婦女把頭髮挑染成豔紅色,也像在臉頰上刺青。   蘿若再停頓一拍,說,「隊長——」   「叫我林肯,我沒有官銜了。」   遲疑。「林肯,是的,我正在起訴一個案子,由於牽扯到不尋常的因素,有人建議說,以你的身分可能適合偵辦本案。你和莎克斯警探合作,我瞭解你們經常搭檔。」   「沒錯。」他懷疑助理檢察官蘿若是否永遠放不開,八成是。   「我來解釋,」她繼續。「上星期二,五月九日,一名美國公民在巴哈馬群島的豪華飯店被人謀殺,當地警方正在調查中,不過,我有理由相信,槍手是美國人,已經回到國內。可能就在大紐約區。」   她幾乎在每講一句之前遲疑一下。是想挑選至尊級詞彙嗎?或者是擔心講錯話,所以評估著後果?   「首先,我不準備以謀殺罪起訴嫌犯。想在州級法院起訴國外犯的罪,案子很難成立。起訴是有可能成功沒錯,不過耗時太長。」這次遲疑更為凝重。「而且,這案子要講究時效性。」   為什麼?萊姆納悶。   耐人尋味……   蘿若繼續,「我想在紐約州尋求其他不相關的罪嫌。」   「密謀犯罪,」萊姆說出他的即時推理,「好,好,我喜歡,起訴的根據是,謀殺案是在紐約州策劃的。」   「正是,」蘿若附和,「指使人是紐約居民,所以我才有權起訴。」   如同所有在職或離職警察,萊姆對法律的認知和多數律師一樣深。他回想紐約刑法中的相關條文:個人若有意犯罪並同意與他人從事或導致犯行,此人便觸犯密謀罪。他接著說,「即使被害者死在紐約州外,由於潛在的謀殺行為在紐約屬於犯行,妳也能在紐約州起訴。」   「正確,」蘿若證實。她可能因萊姆分析正確而竊喜,但從外觀難以判斷。   莎克斯說,「妳說謀殺是有人指使的,是組織犯罪嗎?」   最猖狂的黑道大哥犯下恐嚇取財、謀殺、綁架案,卻因懂得和刑案現場撇清關係,多數不會依上述罪名被判刑,最後卻仍鋃鐺入獄,因為他們涉及密謀犯案。   但蘿若說,「不是。這案子不是組織犯罪。」   萊姆以跳躍式思考,「可是,如果我們揪出密謀者,巴哈馬政府會想引度他們,最起碼也會引渡槍手。」   蘿若默默看著他,她的遲疑逐漸逼近惱人的層次,久久之後她說,「我會抗拒引渡,而且我估計勝算超過百分之九十。」蘿若雖然年過三十,態度卻顯得稚嫩,有一份學童般的天真,不對,不是「天真」,萊姆認為,應該是一心一意。   另一個貼切的陳腔濫調是冥頑不化。   塞利托問蘿若和麥爾士,「你們掌握到任何嫌犯嗎?」   「是的。我還查不出槍手的身分,但指使人有兩個,我查出來了。」   萊姆露出微笑,好奇心在他胸中蠢動,狼嗅到一絲絲獵物的氣味時,必定也有這分感受。他看得出,檢察官也有同感,只不過熱切的心情被萊雅脂粉面具遮住,他自信知道後續發展。   終點站豈止於引人入勝。   蘿若說,「這案子是定點擊殺(targeted killing),可以說是暗殺,是一位美國政府官員下的命令——是NIOS的局長。NIOS全名是國家情資運籌局,辦公室在曼哈頓。」   這和萊姆的推理相去不遠,但他原以為涉案政府單位是中情局或國防部。   「天啊,」塞利托低語,「你們想逮捕聯邦官員啊?」他看著麥爾士,麥爾士無反應,於是他把視線轉回蘿若,「辦得動嗎?」   她的遲疑長達換氣兩次的時間,「警探,你這話什麼意思?」滿臉困惑。   塞利托可能毫無影射他事的意思,「很簡單啊,他不是有起訴豁免權嗎?」   「情資局的律師團會打豁免權的牌,不過,豁免權是我熟悉的領域,我針對政府官員豁免權寫過法學評論論文,據我估計,在州級法院,我的勝算大約百分之九十,上訴到第二巡迴法院的勝算百分之八十,如果案子走到最高法院,我們穩贏。」   「法律上怎麼規定豁免權?」莎克斯問。   「跟憲法裡的『至上條款』有關,」蘿若解釋:「憲法條文規定,聯邦和州級的法律如果互相牴觸,應以聯邦法為重,以聯邦僱員為例,如果他辦事謹守職權範圍卻觸犯紐約州法,紐約州不能起訴他,以本案而言,我相信情資局長走險路,跳脫職權範圍行事。」   蘿若瞥向麥爾士,他說,「在這議題上,我們力求轉折性,但精算化數據顯示,這人在情資裡動過手腳,以構成暗殺的緣由,以滿足私心。」   轉折性……精算化……   「什麼樣的私心?」萊姆問。   「我們不確定,」隊長繼續,「他似乎護國心切,滿腦子想除掉對美國有威脅性的人,即使是可能不構成威脅的目標,如果被他視為不愛國,他照樣想殲滅,他下令在巴哈馬槍殺的人不是恐怖分子,只是——」   「直言無諱,」蘿若說。   莎克斯問,「問題是,辦這案子前,司法部長核可了嗎?」   提及蘿若的上司與調查本案的許可,或許引發蘿若不悅,她這次開口前遲疑一陣,可能正想掩飾慍怒。她心平氣和回答,「暗殺案的資訊來到我們在曼哈頓的辦事處,而設在曼哈頓的國家情資運籌局屬於我們的轄區,地區檢察官和我討論過這件事,我想辦這案子,一來是我在豁免權方面的經驗豐富,二來是這一型的刑案引我極度反感——我個人認為,任何定點擊殺都缺乏正當程序,屬於違憲行為,檢察官問我懂不懂這類案子是地雷,我說我知道。他去州府找司法部長,部長准我著手辦案。所以,是的,我得到他的首肯。」目光固定在莎克斯的眼睛,而莎克斯也以堅定不移的目光回敬。   萊姆留意到,曼哈頓檢察官和州級司法部長兩人同屬在野黨,把這一點列入考量,公平嗎?他想通了,如果有事實撐腰,再刻薄的想法也不算刻薄。   「捅到黃蜂窩了,」塞利托說,引得笑顏逐開,唯獨南絲.蘿若不笑。   麥爾士對萊姆說,「所以南絲來找我時,我才推薦隊長,跟一般調查員比較起來,你和塞利托、莎克斯警探的運作獨立性較高,辦案不像多數調查員一樣綁手綁腳,受制於高層。」   林肯.萊姆目前是紐約市警局和FBI等單位的顧問,任何機構若肯報以重酬換取他的鑑識服務,他都願考慮幫忙,另一條件是案子必須艱難。   他問,「主謀是情資局的局長,他名叫什麼?」   「全名是史睿夫.梅茨葛。」   「槍手的身分呢?」莎克斯問。   「不知道。槍手有可能是男或女,可能具有軍人背景,這會令人頭痛。如果他現在的身分是老百姓,就算我們走運了。」   「走運?」莎克斯問。   萊姆以為,蘿若言下之意是軍法將讓本案複雜化。但蘿若說明:「在陪審團面前,軍人比傭兵或平民承包商更能引人同情。」   塞利托說,「妳剛提到,除了槍手外,密謀的人有兩個,除了梅茨葛之外還有誰?」   「喔,」蘿若改以略為不屑的語調說,「總統。」   「哪國?」塞利托問。   回答這話無論是否需要深思,蘿若照樣停頓遲疑一下。「美國,那當然,我相信,每一件定點擊殺案都需要經過總統批可,但我不起訴他。」   「天啊,我希望不要,」塞利托笑著說,但笑聲聽來像被憋住的噴嚏。「那就比踩到政治地雷更嚴重了,媽的,根本是核子彈。」   蘿若皺眉,彷彿需要把這句冰島文翻譯成英文似的,「麻煩不在政治上,警探,即使總統逾越職權,下令定點擊殺,觸犯法律,他接受的法律程序將是彈劾,而顯然,彈劾不在我的權限範圍內。」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傑佛瑞.迪佛(Jeffery Deaver)

一九五○年出生於芝加哥郊區的傑佛瑞.迪佛,從小即嶄露寫作的天分,他在十一歲時便完成個人第一部小說,而後更以詩作、小說得過多項文學獎。他曾當過記者、民謠歌手;從密蘇里大學新聞系畢業後,一度為雜誌社撰稿;之後又進入福特翰大學就讀法律系,取得學位後,曾在華爾街工作數年,而也就是在這段漫長的通勤時日裡,他開始以自己所熱愛的偵探小說進行創作。 他至今已出版三十餘本小說,作品被譯成三十五種以上語文版本。在他眾多的作品中,最受矚目的是讓他躋身暢銷作家之列的「神探萊姆」系列,其中《人骨拼圖》更被環球影業公司改拍成電影。而「景探裴倫」和最新的「真人測謊機」凱瑟琳.丹斯系列也同樣叫好叫座,其中「真人測謊機」系列未來更將以兩年一本的速度,與「神探萊姆」系列輪流出書。 迪佛不僅是全美各大暢銷書榜的常客,也是得獎榜單的常勝軍,曾獲「安東尼小說獎」的提名、《Mystery Ink》雜誌「警察獎」、「W.H.史密斯好讀獎」,以及三度獲選「艾勒里.昆恩雜誌」讀者票選最佳短篇小說獎和六度獲美國偵探作家協會提名「艾倫坡獎」。 二○○四年,他又以《野獸花園》獲得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最佳驚悚小說「鐵匕首獎」,以〈週休族〉榮獲年度最佳短篇小說「短匕首獎」;二○○八年則以《沉睡的娃娃》入圍英國ITV3電視台所舉辦的「ITV3犯罪懸疑小說獎 」的「年度國際作家」;二○○九年更以《謊言迷宮》贏得「國際驚悚作家協會」年度最佳驚悚小說。毫無疑問地,傑佛瑞.迪佛絕對是當代懸疑驚悚小說界最耀眼的大師級作家! 迪佛的其他作品包括《傑佛瑞迪佛的黑色禮物》、《傑佛瑞迪佛的驚奇劇場》等多本短篇小說精選集。 ●傑佛瑞‧迪佛中文官方網站 www.crown.com.tw/no22/km001.htm ●傑佛瑞‧迪佛英文官方網站 www.jefferydeaver.com

基本資料

作者:傑佛瑞.迪佛(Jeffery Deaver) 譯者:宋瑛堂 出版社:皇冠 書系:JOY 出版日期:2015-05-25 ISBN:9789573331575 城邦書號:A13002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4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