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靈魂暗夜:行過生命幽谷的真實故事與靈訊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靈魂暗夜:行過生命幽谷的真實故事與靈訊

  • 作者:潘蜜拉.克里柏(Pamela Kribbe)
  • 出版社:方智
  • 出版日期:2015-03-31
  • 定價:330元
  • 優惠價:85折 281元
  • 書虫VIP價:26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7元

內容簡介

《靈性煉金術》作者潘蜜拉新作, 誠實剖析身為靈性工作者的自己走過生命幽谷、重獲新生的經歷, 以及來自約書亞、馬利亞的深刻靈訊。 靈魂暗夜並不是生命的盡頭, 而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前奏,是即將離弦之箭那短暫的「後退」,是出生前的陣痛。 人的一生中並非只有一次重生機會,而是有許多生命循環。 在其中,我們一次次進入內在的黑暗世界,又一次次浴火重生。 你是否有過這樣的感覺: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遭遇某些事件,覺得自己被拋入無盡的深淵,連根救命稻草都沒有?或是覺得人生不再有任何意義,生活毫無目標?那麼可以說,你正處於「靈魂暗夜」。 靈魂暗夜,指的就是我們覺得內在生命被恐懼、懷疑與憂鬱遮蔽的時刻。 靈魂暗夜將我們帶向自己的陰影,帶向我們不斷壓抑與抗拒的部分。面對自己的陰影,我們會害怕,覺得受到威脅。然而,一旦與陰影和解,我們心中就會有愛自己的空間,並且能夠與他人分享這個空間;我們會變得完整,腳踏實地生活,並以開放的心對待一切。 就像潘蜜拉,她有蒸蒸日上的靈性諮商事業、有美滿的家庭,卻兩次墜落生命的黑暗幽谷,陷入重度憂鬱症等失衡狀態,讓她的世界充滿黑暗與負面能量,一路墜至谷底。她覺得自己與生命完全脫節,如同死人一般;她不明白自己為何要有那些可怕、慘痛的經歷,為什麼不能以充滿喜悅的方式成長。然而,重新站起來之後,她發現自己必須經歷對生命的抗拒、憤怒、不信任與深層恐懼,才能療癒、轉化。 那段進入靈魂暗夜的經歷,其實隱含了無價的寶藏。 在本書的前半部,潘蜜拉記述了自己的真實經歷,後半部則是約書亞、馬利亞和抹大拉的馬利亞傳遞的關於靈魂暗夜的訊息。 人只有體驗到了極度的黑暗,才會迎來最終的光明。你不會無端受苦,生命總在你需要的時候,帶來你所需的禮物。 【名家推薦】 感動推薦 ◎王理書(資深心靈工作者∕親子作家) ◎呂旭亞(榮格分析師) ◎張德芬(身心靈作家) ◎彭樹君(作家∕自由時報花編副刊主編)

目錄

〈推薦序〉無比真誠的靈魂勇氣,在暗夜中閃爍的基督之光  王理書 〈推薦序〉靈魂暗夜,內在成長必經之路  彭樹君 〈譯者序〉靈魂暗夜不是生命的盡頭,是柳暗花明的前奏  艾琦 〈作者序〉帶著對生命更大的臣服,我走出谷底 第一部 我的靈魂暗夜 第一章 身心開始受苦的暗夜前夕 第二章 靈魂與指導靈給我的訊息 第三章 墜入暗夜:身心失衡危機 第四章 康復與重生 第五章 如何解釋我的暗夜體驗 第六章 親友如何看待我墜落谷底的經歷 第七章 靈魂暗夜是靈性經歷或精神失衡? 第八章 對身心失衡危機的建議 第九章 靈修上的極端行徑 第二部 關於「靈魂暗夜」的靈性訊息 第一章 靈魂暗夜時分的導師 第二章 面對自己的黑暗面 第三章 重生於新地球 第四章 超越時間的次元 第五章 走出恐懼的迷霧 第六章 進入風暴之眼 第七章 奔騰不息的生命之河 第八章 恐懼是通往新事物的門戶 第九章 光之工作者的使命 第十章 你能給予的最崇高事物 第十一章 化沉重的負擔為寶石 第十二章 覺察內在法官的存在 第十三章 療癒舊創傷 第十四章 高敏感度與男性能量 第十五章 你的第二次出生 第十六章 太一與萬物 第十七章 光之工作者的助人之道 第十八章 疾病與情緒 第十九章 新時代已然到來 附錄 我的前世經歷

序跋

譯者序:靈魂暗夜不是生命的盡頭,是柳暗花明的前奏
  迄今為止,這是我翻譯得最苦的一本書。這種「苦」並非文字層面上的,已經翻譯了幾十萬字來自潘蜜拉,或者說約書亞及馬利亞的訊息,熟悉感與親切感如同香醇的紅酒,翻譯起來既享受又備受啟迪,更別說那心有戚戚焉的共鳴感,以及莞爾一笑時酒窩中浮出的那朵桃花了。這種苦,源自情緒層面。   翻譯本書第一部分——潘蜜拉及親友分別描述她經歷的靈魂暗夜——那段時間,我自己也比較忙累,在疲憊的激流中掙扎,力圖不被吞沒。隨著翻譯的展開,我逐漸——或者說很快——沉入潘蜜拉的能量世界,等我反應過來,似乎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心情都好,就是疲勞,累得什麼都不想做,甚至不想翻譯,又欲罷不能。我的狀態隨著潘蜜拉的故事起起伏伏。她患上憂鬱症,最終被強制住院,住進醫院的精神科。我的疲勞也日漸嚴重,並開始出現幻聽。自救的方法是:翻譯一段潘蜜拉的自述,隨著文字沉下去;再翻譯一段約書亞傳導,隨著文字浮上來,藉由約書亞的訊息獲取力量,努力維持平衡。最終,我還是隨著潘蜜拉在醫院的腳步聲開始好奇:「精神病房是什麼樣子?」心中竟然有一絲絲嚮往:「在那裡多好啊,可以靜靜地一個人坐在房間裡,什麼都不用做,不累!」   譯完潘蜜拉的自述,又開始翻譯潘蜜拉的先生傑瑞特的文字,講述那段時間他自己的親身感受。那種痛、那種無力感,以及充滿絕望的希望,或者說隱約有著希望的絕望,在一瞬間擊垮了我。我飛快扣合筆電,放在一邊,不想讓它被決堤而下的淚水沖走……「這個冬天好冷。」我在心中一遍遍重複傑瑞特的話。一週後,我病了,帶著驚訝卻不意外的目光倒下。我本就容易被他人的情緒感染,更何況翻譯本身就是一個用心感受的過程。   話又說回來,每個人都是受眷顧的,我自然也不例外。自始至終,冥冥中都有神奇的力量陪伴著我。記得深受潘蜜拉自述感染而不自知時(只覺得累,無邊無際的累,以為只是因為過於忙碌所致),我使用的網路辭典上忽然閃出一個心理測驗的廣告:測測你是否患有憂鬱症。我心中一動,點擊進入。測試完畢,結果是:「你患有中度憂鬱症。」看到結果啞然失笑,雖然知道自己並未陷入憂鬱症,但我的一些表現確實符合憂鬱症的症狀:累,累得什麼都不想做,渴望獨處(難怪有人說與憂鬱相反的不是快樂,而是活力)。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提醒,提醒自己關注身體發出的信號,不要像往日那樣視而不見。因為不斷要求自己去做「更多」、付出「更多」,我已經脫離精力充沛的狀態,與潘蜜拉一起進入靈魂暗夜不過是「錦上添花」,或者說「雪上加霜」而已。   翻譯過程中,因為潘蜜拉的描述,也因為自己當時的疲憊狀態,我對精神病院心生好奇,甚至躍躍欲試之時——本人一向喜歡當實驗兔子——電視上忽然出現了一段發生在精神病院的「喜劇節目」。短短十多分鐘,卻徹底滿足了我的好奇心,我也算是如願「體驗」了一下精神病院的生活。想去精神病院轉一圈的念頭如冰雪般融化,那裡實在是不-好-玩!   上述這些只是翻譯本書期間發生的一、兩次「巧合」,細心留意與列舉的話,大概可以滿滿寫上幾頁吧。   後來見到潘蜜拉,簡短地對她描述了翻譯經歷,眉飛色舞講到精神病院那一段時,她也哈哈大笑。人生亦是如此,許多時候,雖然身處其中時心中盈滿痛苦與憂傷,走出來之後回首往事,往往是笑笑而已。苦楚也罷,莞爾也好,都是一笑。這也是人生的魅力所在吧。   潘蜜拉的文字深深觸動了我,而如前所述,書中最感動我、使我淚流滿面,最後不得不暫時放棄閱讀的,則是傑瑞特對那段時間的描述。潘蜜拉以自我覺察的方式事後回憶著寫了這本書,其中不乏檢視與理智的色彩;傑瑞特則直接引用他當時與朋友往來的郵件。記得在翻譯他的文字時,遇到了「zuster」這個詞(荷蘭語中,姊姊、妹妹均用「zuster」一詞含括),便寫郵件問他指的是自己的姊姊還是妹妹,順便提了一下他那段文字的感人。他回答了我的問題後,接著說:「我們現在的生活真是太美了!」看到他的話,再回想他當時描述的情節(「這真是慘不忍睹。救護車到來之前,我們必須把潘蜜拉留在家裡,她則試圖逃脫。我妹妹把所有鑰匙都拿在手中,我抱住潘蜜拉,緊緊抱住不放,時間變得如此漫長。她大聲喊著,求我放開她:「放開我,讓我走,我立刻就走,你再也不會見到我,永遠不會見到我!」當然,我不肯鬆手」),心中油然生出一種感動,更是信任。是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生命的本性與目標就是美好與成長,雖然會短暫地被一些外在、尤其是內在因素遏阻,但生命的腳步是不會停止的。而我們需要做的,只是不要再試圖掌控人生,帶著信任,順著生命之流怡然而行。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記得第一次見到潘蜜拉時,她剛剛走出靈魂暗夜不久。那時的她體重已經恢復正常,看上去神采奕奕,沒有任何「病」過的痕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剛剛翻譯完這本書的我,也已經走出那無邊的疲憊,並且在學習設定界線,呵護自己。潘蜜拉曾經忘記設定界線,忽略了靈魂藉由身體發出的信號,我亦如此。我想,可能有許多人都是這樣。馬利亞曾說:「你們往往覺得忙碌,有數不清的事要做,都是因為外在因素。然而,選擇權確實在你們自己手中。儘管每天忙碌不已似乎不是什麼開心的事,但人們卻會對此上癮或形成習慣,因為這樣的話,他們就無須面對那些使自己不舒服的(內在)感受。」願與本書的讀者(能夠手捧此書亦非偶然)一起感受這番智慧的話語。   我不相信「苦寒」是「梅香」的必要條件,但我相信,只要對生命充滿信任,苦寒之後自是梅香。靈魂暗夜並不是生命的盡頭,而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前奏,是即將離弦之箭那短暫的「後退」,是出生前的陣痛。此時此刻,無論你感覺自己正一點一點地墜入靈魂暗夜,或是正處於靈魂暗夜之中,請相信,濃濃夜色滴落的聲音正是黎明仙子的叩門聲,她就在門外,等著我們開啟門扉。   行至水窮處,亦是乘雲而起、浴火重生之時。
作者序:帶著對生命更大的臣服,我走出谷底
  二○一○年三月十一日,我被緊緊捆在一輛救護車中,急速駛向一家醫院的精神科。透過車窗,沿途的街道在我眼前快速閃過。那些街道上留下了我多年的腳印,層層疊疊的腳印,生活的腳印、幸福的腳印。在這裡,我有蒸蒸日上的靈性諮商事業;在這裡,我與我的人生伴侶,以及我們美麗可愛的女兒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而現在,我覺得自己已被生命無情地拋棄,永逐門外。我失去了與他人的連結,心中唯一的希望便是「消失」!只是我不知道如何才能憑空消失,永不再回。我已跌入靈魂暗夜的最低谷,而這靈魂暗夜並非始於這一天,早在二○○九年春天,夜幕便已降臨。那時我胃部極度不適,恐懼陣陣襲來。漸漸地,我越陷越深,陷入恐懼與痛苦之中,最終患上憂鬱症,甚至精神病。這期間,我經歷了一些完全超越我知識範疇的意識狀態,真可謂一次暗界之旅。不過,我恢復得倒是很快,快得令人驚訝。住院一個月後,我從可怕的惡夢中醒來,感覺自己重獲新生,好像我必須先跌落谷底,才能重新站起來。是的,正如英語俚語「hitting rock bottom」的傳神描述,跌至最深的谷底,無可再低!不過,我並沒有枉此一行,我帶著新的覺知與對生命更大的臣服,從谷底走了出來。   回顧那令人心悸的一年,我開始領悟到蘊含其中的靈性意義,然而當時,我對此一無所知,毫無覺察。我覺得迷失、絕望,沒有方向,不知該何去何從。這本書如同一次探索之旅,探索我人生的意義,並試圖理解、詮釋我經歷的一切。本書的第一部分真實描述了我的靈魂暗夜,記錄我如何一路下墜、落至谷底,又如何掙扎著力圖避免這一切,以及墜入谷底最終為我帶來了哪些收穫。書中摘錄了許多我在日記中記錄下來的內在對話,與自己、與我的指導靈進行的內在對話。此外,我身邊的兩個人——我的先生傑瑞特及一位好友——講述了他們在我的靈魂暗夜時分體驗到的困惑、無助,以及獲得的洞見。   除了我自己的經歷,第一部分還探討了精神病症在我的靈魂暗夜時分扮演的角色。就個人情況而言,我對精神病症常規治療的看法並不負面,住院治療和醫生使用的藥物對我的恢復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然而我不否認,精神病症的常規治療方法確實有其片面、純理性的一面,以及不必要的冷峻。真誠建議大家可以在靈性療癒與常規治療之間築起一座橋梁。此外,我在第一部分的最後一章還討論了靈修領域可能會出現的極端行為,諸如盲目信任通靈能力及過度高估女性能量等。此類行為不僅證實了社會對現代靈性修習的偏見(例如模糊不清、虛無縹緲等),甚至可能導致心理失衡。成熟、踏實的靈性修習不會使一個人與世隔絕,而是會讓他與地球實相建立堅實的連結,雙足穩穩扎根大地。   本書的第二部分則由一系列與靈魂暗夜有關的傳導訊息組成。傳導訊息是藉由內在溝通(心靈感應)從指導靈那裡獲取的訊息,而內在溝通的前提是資訊接收者(傳導者)對超越地球次元的指導靈具有的能量及智慧敞開自己。所謂「敞開」指的是:於內在清空自己,放下邏輯思維與評判,在敏感的接收狀態下傳達指導靈帶來的訊息。傳導過程中,我總是處於一種寧靜且深受啟發的狀態,而且自始至終都保持著自己的獨立意識,覺知指導靈藉由我說出的每一個詞。也就是說,傳導訊息時,我並未被指導靈「關閉」或「接管」——這也非我所願。在我眼中,「通靈傳導」是傳導者與指導靈之間的合作,傳導者為超越地球次元的智慧賦予地球形相。然而,即使傳導者處於最深、最開放的接收狀態,這些訊息也是被他或她轉換成人類語言的;意思就是,這總是一個「轉譯」的過程。因此,我們必須注意的是:每一則傳導訊息都會受到傳導者的心理與文化背景影響。關於這一點,我已經在之前出版的幾本書及我的網站上有過詳細的討論,此處不再贅述。   我在二○○二年開始進行傳導,那時,約書亞的能量不期而至。雖然我並不是在宗教環境中長大,但從孩提時代起,我就對早期的基督教精神覺得很熟悉、很親切。儘管如此,那天晚上約書亞(他以「約瑟之子約書亞」介紹自己)忽然出現在我之內,說他想要我傳導一些訊息時,我真是大吃一驚。那時的我可謂百感交集,感動、榮幸、害怕、懷疑,心中更是充滿驚奇與濃厚的興趣。   在我們最初的對話中,約書亞這樣介紹自己:   我是那個曾到過人世、被你們稱為耶穌的人。我不是教會傳統中的耶穌,也不是你們宗教作品裡面的耶穌。我是「約瑟之子約書亞」,曾是個有血有肉的人類。我的確比你們先一步觸及基督意識,但那是由超乎你們目前所能想像的某種力量所支持的。我的到來是一個宇宙事件,而我讓自己在這個事件中為你們所用。   這並不容易。我曾試圖將神無限的愛傳遞給人們,但沒有成功,還引起許多誤解。我來得太早了,但總是得有人來。我的到來就像把石頭丟進一個大魚池裡,魚都嚇跑了,石頭則是深深地沉入水底,但很久之後依然餘波盪漾。你可能會說我希望傳達的那種意識在暗中發揮作用,池塘的表面不斷掀起波瀾,善意但錯誤的詮釋相互激盪,並以我之名彼此討伐。那些被我的能量觸動、被基督能量激發的人,無法真正讓這股能量與自己的身心實相成為一體。   基督意識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在地球上扎根,但現在是時候了。我已經回來透過許多人說話,說給每一個想要聽、每一個從心靈的寂靜處逐漸了解我的人聽。我不說教,也不評斷,我最真誠的希望就是讓你們知道,那廣大、無窮盡的愛,你們隨時都可以得到。   我屬於一個更高的意識、更大的存有,但我——約書亞——是那個存有(或意識場)化作人身的部分。我不太喜歡耶穌這個名字,因為我所代表的事物已被扭曲,而這個名字已經和那扭曲的版本緊密相連了。「耶穌」為教會傳統和權威人士所有,好幾個世紀以來,為了符合教會元老的利益,耶穌已經嚴重地被刻板化,以至於偏離了我所代表的事物。如果你能丟開成見,讓我從傳統中解脫出來,我會感到非常欣慰。   我是約書亞,是有血有肉的人類。我是你們的朋友和兄弟。我熟悉人類的種種。我是導師和朋友。別怕我,就像擁抱親人那樣地擁抱我吧。我們是一家人。   我傳導的約書亞訊息已編輯成冊,目前已經出版了幾本書。我欣喜地看到這些訊息觸動了許多人,這是我從未想過的。約書亞到來幾年後,基督能量的兩位女性承載者也來到我身邊:聖母馬利亞與抹大拉的馬利亞。從此以後,我也開始傳導她們帶來的訊息。本書的第二部分收錄了一些來自這三個源頭的訊息,它們都與「靈魂暗夜」這個主題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目的是帶給大家關於內在成長與覺知、清晰明瞭的愛的資訊。值得一提的是,在閱讀這些傳導訊息的過程中,你感受到的能量氛圍與文字帶來的訊息同樣重要,如果你因此獲得啟發、安慰與鼓勵,目的便已達到。藉由這些訊息,你能夠與自己的靈魂建立連結;在這個智慧之源,你可以找到所有問題的答案。

內文試閱

第一部 我的靈魂暗夜 第三章 墜入暗夜:身心失衡危機
  最終導致我崩潰的,是那種「什麼都幫不了我」的感覺。雖然我的服藥量越來越大,胃部還是很不舒服。後來我去醫院檢查,確診為胃炎。家庭醫師開過各式各樣(抑制胃酸分泌)的藥給我,我也悉數服用,都沒有什麼效果。各種另類療法也無濟於事。我自己或透過他人進行的靈性諮詢及治療雖然帶給我一些積極正向的見解,但相對於持續的病痛與恐懼,以及嚴重失眠導致的令人惱火的疲勞感而言,只能發揮短暫的作用。二○○九年十一月起,我的情況更加惡化,罹患憂鬱症,陷入毫無前景可言、也不再有任何希望的境地。   這一年的九月,我還舉辦工作坊。這是一系列工作坊的最後一期,參與者均為女性。整個系列歷時將近一年,這一年來,我們從陌生人變成朋友,也因此,這是我唯一沒有取消的工作坊。那是美好的一天,舉辦工作坊時,我切身感受到大家對我的理解與支持。不僅如此,我們還接收到地球母親帶來的美麗訊息。工作坊結束之後幾天,那股溫暖的能量依然陪伴著我,不過,之後我就墜入了無底深淵。我覺得自己在工作上前景渺茫,心中也沒有任何靈感來創造前景。我實在無法接受這一切。病痛猶在,恐懼猶在,還有惱人的失眠。已經四個多月了!而且,我覺得自己已嘗試過所有想得到、做得到的方法,與內在小孩溝通、與指導靈溝通,按摩、作畫、回溯療法、瑜伽、游泳、草藥、西藥,取消所有個案諮詢,停止飲用咖啡、茶與酒,嚴格控制飲食……我已經束手無策,走投無路。   我覺得內在既空虛又荒蕪,人也變得消極,整日沉默寡言。漸漸地,恐懼緩緩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窒息的死亡氣息,一切都變得毫無意義。使我備受折磨的恐懼終於漸漸消退,我竟然絲毫不覺得高興。我已經沒有任何感覺,彷彿已經失去「感受」的功能,心如死水。這對我來說還是平生第一次。我算是一個較易落淚的人,優美動人的音樂或感染人心的電影,總會使我淚眼盈盈,而現在,我甚至無法再流淚,彷彿我再也沒辦法感受到任何情緒,死人一般。   與此同時,我日漸焦慮、思維混亂,各種念頭如野馬脫韁般從我腦中疾馳而過,使我筋疲力竭。不僅如此,那些想法也變得越來越負面,比如我是一個糟糕透頂的人,凡事皆以「小我」為出發點,而且長期以來一貫如此;那些曾讓我滿意的事,其實都是奠基於虛榮與傲慢之上……那時我所有的思維活動只有一個目標:把我以前做的一切都冠以罪名,徹底否定它們,以證明自己是個「低等受造物」,根本不配活著。   我大腦思維能力的退化也明顯表現在日常生活中。我幾乎無法專注於外在的任何事情,比如讀報和看電視。看懂報紙或電視上的內容對我來說忽然變成極其費力費神的事,彷彿迎風騎車,每蹬一圈都得竭盡全力。報紙上短短的幾行字,我必須集中一切精力才能看懂。不僅如此,我似乎也出現記憶障礙。有一次我與女兒一起玩記憶翻牌遊戲,我竟然一張都沒翻對!我已記不住任何事物。   從哲學角度來看,當時的我可謂「令人驚訝」。一方面,我幾乎連報紙上寥寥幾行字都讀不懂;另一方面,我的大腦卻能在短短兩分鐘之內無可指摘地推論出為什麼我是一個缺乏動力與目標、徹頭徹尾的蠢物。而且,我專挑自己從前引以為傲的事情為例。比如,我曾經戰勝各種恐懼,開辦自己的諮詢室,我的大腦思維則不遺餘力地抹殺這一切:我在諮詢過程中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頭上,而那些人如此天真,竟然相信了我的話!這一切只說明了我的虛榮,根本沒有任何意義與價值。我就這樣蠻橫、無休止地評判自己的過去,所有曾經讓我感到驕傲或高興的事,如今被摧毀一切的「評判推土機」夷為平地。我寫的幾本書也未能倖免,儘管讀者反應熱烈,寫給我一封封熱情洋溢、充滿感激的信,我卻認為這一切都是做表面工夫,都是「小我」在作怪。   ……有一天,我走在街上,看到一個騎著自行車的人車子忽然爆胎。他邊咒罵邊推著車繼續前行,我立刻非常肯定自己就是爆胎的肇因。我的「惡」與有毒能量間接導致了爆胎。我真自私,竟然出門散步!我應該老老實實待在家裡,這樣就不會造成各種損害。   又有一天,我正躺在家裡的沙發上,忽然聽見外面呼嘯而過的警笛聲。我立刻認為這是對我的警告,要我不能睡覺,否則就是對女兒不管不顧。只是過了片刻,我依舊疲憊地閉上雙眼,而這再次證明了我是如此惡劣與自私。   將周遭發生的一切都看作是對我的警告,讓我疲憊不堪,自我認知也日漸減弱。與此同時,我迫切地試圖尋找人生的意義,卻似乎完全沒用。一切有意義的事物都隨風而逝、消失殆盡。我已經停止工作,而因為憂鬱症與精神病,我與身邊人的關係也名存實亡。   我與先生傑瑞特的關係本來充滿賞識、愛與愉悅,如今卻淪落成赤裸裸的敵對關係。我生活在自己那個迷失與失常的精神監獄裡,「談論自己與自己的感受」已經超出我的能力範圍,而我的行為讓傑瑞特無法理解。我不再與他溝通,幾乎不再進食,也不再照顧自己,將所有人拒於門外。我的身體急劇消瘦,自殺的念頭時時在腦中徘徊,揮之不去。我覺得,我的家沒有我反而更好。不僅如此,我與女兒蘿拉的關係也逐漸演變成彼此抗爭,意見不合、乃至激辯爭吵已成家常便飯。事實上,作為母親——一個必須時時做選擇、做決定的角色——我已經是個徹底的失敗者。   我失去了做任何決定的能力。一旦必須抉擇,我的大腦就會一片空白,像癱瘓一樣,連「要不要洗澡」這樣簡單的決定,對我來說都比移山還難。我常常坐在床邊,一思考就是一刻鐘,想著該怎麼做:要穿哪件衣服,這有什麼象徵意義;先打開冷水,還是熱水;要戴哪個顏色的浴帽,這又有什麼象徵意義……諸如此類的想法泉湧而出。即使最微不足道的事,也會使我陷入進退兩難的抉擇困境。對一個能夠正常思維的人而言,這簡直無可理喻,或者說無法想像。然而,對一個患有精神病、思想如斷線風箏的人來說,這卻是不折不扣的現實,每天都要面對的現實。「這麼簡單的事,直接去做就是了」對他們來說根本不可能,處理事情的基本能力,以及下意識自動做事的能力,都受到嚴重影響。   ……就這樣,我整日糾纏在「自我評判」與「自我削弱」的念頭中,日常生活也處於停滯狀態,家中一片混亂。傑瑞特試圖維持日常生活的運轉,不過,到了二○一○年一、二月,局面已無法維持,我覺得自己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生不如死。那種感覺不是情緒層面的,而是一種認為自己「已與生命完全隔絕」的知覺。我徹底失去了感覺——無論正面或負面的感受都沒有,陷入深度憂鬱狀態。我個人認為,身患憂鬱症並不是感覺沮喪、陰鬱或憂傷,而是越過了某條底線,不再有任何感受,因此,甚至有失去「人性」的危險。還記得有那麼幾天,我的身體感受到一點寒冷(那年冬天酷寒冰冷),走進房裡又感受到一絲暖意,當時我想:「啊,我又有感覺了!」然而,那不過是身體層面,而非情緒層面的感受。   對我來說,人生確實不再有任何樂趣或意義。白天,我漫無目的地在城裡亂走,腦中有個虛妄的想法:我必須離家遠走,然後有那麼一天,我會在路邊失去生命,永遠離開這個世界。自殺的念頭時時在我腦中徘徊,不過,我又覺得自己很軟弱,無法付諸行動。我也從未對人提過這些自殺念頭……
第二部 關於「靈魂暗夜」的靈性訊息 第一章 靈魂暗夜時分的導師
  我是約書亞,是你們的兄弟和朋友,來這裡支援你們,並感受我們之間的連結,以及我們的一體性、相同性和平等性。請不要認為我高於你們,我是你們的一員,與你們是一體的。   你們的地球之行是為了尋找真正的自己。或許你認為在天國更能找到,因為那裡充滿善與美、充滿純潔的振動,是和諧、愛與連結的國度,和充滿煩惱、孤獨、恐懼與分離的地球相比,在那裡豈不是更能感受與認知真正的自己?   儘管如此,你還是來到了這裡,有意識地選擇沉入這個物質次元。你的靈魂已經選擇和接受了這個人生,帶著目標與使命毅然來到這裡。你知道在這裡會找到一些在天國找不到的事物,你可以在這個物質實相體驗到的「感受深度」——感受上的豐富與深刻——是無法在天國找到的。的確,正是地球實相的二元性——光與黑暗之間的無盡轉換——深深吸引了你。你希望來此體驗這一切,因為只有躍入物質實相——擁有血肉之軀——並於其中體驗生命呈現給你的一切,才會有靈魂的覺醒。這個覺醒是如此深刻且令人滿足,你願意不惜一切去體驗。   地球上的生活可以給你真實而深刻的體驗,具有無窮價值。或許你不相信這一點,且心中暗想:「話雖這麼說,但我寧可生活在和諧、寧靜的次元。在那裡,一切都很簡單、順暢,我可以自然而然、無需任何努力地體驗合一與連結。」這完全可以理解,你嚮往的正是家的能量、是真正的你。對家的渴望、鄉愁並非什麼壞事,只是你要意識到:你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將合一感、歸家感及真相帶給地球,在此處顯化家的能量。   在這裡、在地球上,你將實現這一切。這是一個珍貴的地方。我非常了解你有時因為這裡的黑暗與充滿恐懼而拒絕生命,但此處也充滿了未知的機遇、充滿豐富多采的生命。看看地球上的各種生命形式——人類、動物和植物——在這裡,生命渴望互動,而在天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有著更多分離;也就是說,各個次元彼此隔離。在天國中,頻率不同的次元有各自的「領域」;在地球上,不同頻率的能量則交融、混雜在一起,光與黑暗、恐懼與愛,各種生命形式及不同的靈魂層次都存在地球上。   而你,則來到這個可以為你提供各種體驗的叢林找回你神聖的內在本性。請感受你這個行動、這趟旅程的力度和強度,踏上這樣的旅程需要極大的勇氣、毅力、信心和信任。你的目標是成為二元世界的導師。我所謂的成為導師,指的是你認知並體驗過這裡所有的能量形式,這個物質次元中的黑暗與喜悅,以及幸福和創造力等。在某一時刻,你熟知這個物質次元的所有能量形式,也因此可以理解並包容它們。從此,你心中有個寧靜與合一之處,你能夠經由這個寂靜中心看待世上的一切。   你越頻繁地回歸這個寧靜與合一的中心——它其實是你的內在本質——就越能夠在地球上擁有更多的喜悅與光輝,從而得以在混亂和負面能量之中如如不動地靜處於內在的寂靜中心。如此,你就成了二元世界的導師。因此,所謂「成為導師」其實是擁有一種柔順、寂靜、開放的能量。成為導師是你的目標,是只有在這裡才能實現的目標。你無法在一個完美、合一的次元中學習並成長為導師,只有在充滿阻力和對立的次元裡才能發現與發展這項導師特質。因此,導師與權力和控制無關,與你們對「導師」這個概念的傳統理解無關,既不高高在上,也與任何等級觀念沒有任何關係。成為導師意味著放下,不帶任何評判地觀察和看待一切事物,並回歸內在那寂靜與開放的中心。覺察一切、全然接納一切,在暴風雨中找到寂靜的中心——風暴中的寂靜中心。這就是導師風範——擁有極其淡定、寧靜的能量。由此,你根植於大地,堅定地立足大地,骨盆沉穩,對天國敞開心靈與雙臂。這就是你們在人生中尋找的平衡。   拒絕隨順生命之流,導致靈魂暗夜   事實上,你的旅程是一次精采的冒險之旅。當然,我知道你在許多時候並不覺得如此,因此,今天的討論重點是「靈魂暗夜」,也就是你們一生中覺得內在生命被恐懼、懷疑和憂鬱遮蔽的那些時刻或時期。首先我想說的是:要尊重靈魂的暗夜,尊重生命中可能出現的晦暗不明時刻——有時其前兆是彷彿源於外在的劇變,或是顛覆你人生的危急情況。這個時候,你的第一反應或許是抗拒:「我不能這樣,不可以這樣,這樣不對。」也或許,你被恐懼籠罩:「我無法做到,我沒有能力承擔這一切,這遠非我力所能及之事。」請注意,「我不可以這樣」「這樣不好」「我做不到」「這超出我的能力範圍」等反應都是評判。恐懼和抗拒之中充滿評判,這完全符合人類的特性,你會發現自己也不例外。而正是這個評判的過程——評判出現在你人生路上的一切——使你更加舉步維艱,使你感到窒息與絕望。儘管如此,抗拒或恐懼的出現卻很正常。不要抵抗它們,重要的是在某一刻放下評判,放下這個評判的惡性循環。   所謂的靈魂暗夜指的是:你的生命中發生了某些糟糕的事,而你以恐懼或抗拒來應對,因此無法跟隨生命之流——生命賦予你的一切——不能或不想接納並隨順出現在你面前的機遇,全身緊繃、抗拒,停滯不前。你拒絕隨順生命之流,從而導致靈魂的暗夜。   為了幫助你們更理解如何又因何出現靈魂暗夜,我想先轉個話題,談談你們在人生早期便被灌輸的觀念:情緒有好或壞、正面或負面之分,憤怒、恐懼和悲傷等是壞的,快樂、開心則是好的。你身為孩童的種種感受和情緒都淹沒在各種評價之中,那些評價從童年時期就伴隨著你,而負面情緒中同樣蘊含價值與力量這一點卻遭到否認。人們不鼓勵小孩子認真對待自身情緒,並感知其中蘊含的訊息。恐懼被輕描淡寫地駁開:「你去盡力克服吧。」憤怒則被視為叛逆或不聽話的表現。人們在希望與不希望看到的情緒之間畫出明確的界線,這會嚴重影響一個人,而當他還是一個脆弱、敏感的孩童時,更是如此。   嚴控情緒會導致小孩子不敢再信任自己的「負面」感受。當他憤怒或反應激烈時,會努力壓抑那些情緒,因為他知道周遭的大人不會贊同他這樣做。當他感受到強烈的恐懼時,會試著鼓勵自己,以壓抑恐懼,有時也會因此壓抑自身的敏感。童年時期發生的很多事會導致一個人成年後對自身情緒和感受抱持一定程度的不信任,他認為某些情緒是好的,另外一些則是不好的,而在與他人交往的過程中,必須掩飾那些不好的情緒和感受。   那麼,如果現在發生了某件很糟糕的事,讓你陷入恐懼、驚駭、慌張、憂傷、憤怒、抗拒和絕望等負面情緒的漩渦,你又會如何?你對這些負面情緒的第一反應是:「我不可以這樣,這樣不好,我必須抑制它們!」由此,你強化了自身的痛苦和折磨,陷入更深的黑暗。因為,第一時間湧出的感受和情緒——恐懼、憂傷和驚駭——並不是什麼壞事,而是你對人生際遇的自然反應。如果隨順它,也就是接受它,對它說「是」,就會為你帶來療癒,使你感覺到自己已經開始恢復、復元,因為在氣憤、憂傷、覺得被遺棄或異常恐懼的時刻,如果你依然對這些感受說「是」,你至少是在關注自己、與自己同在。事實上,你是在告訴自己:「是的,我非常理解你此刻的感受和反應。」你忠於自己,與拒絕、逃避或試圖掩飾自身強烈情緒相比,你會立刻感覺到自己更加堅定與剛強。拒絕自身情緒和感受,只會使你違心地遺棄自己,這反而會讓你覺得無助,被負面情緒的漩渦吞沒。   因此,童年時期被灌輸的各種觀念無法助你度過靈魂暗夜。當你覺察到自己以恐懼、評判或抗拒來應對強烈的感受和情緒時,要明白這並非你的自然本性,這種應對方式是他人教你的,也就是說,有改變的空間。而那些危機時刻恰恰為你提供了選擇的機會,這其實是你的靈魂對你的終極呼喚。面對最痛苦、最強烈的感受和情緒時,要能夠允許你的靈魂走近,對自己的感受說「是」,全然地擁抱自己——即使你覺得異常沮喪、覺得很糟糕。以這種方式「與自己同在」,就是你在黑暗時刻最需要的。   真正可以帶你度過暗夜的方法   在情緒激烈的危機時刻,壓抑或消除情緒並不是解決辦法。有時你周圍的人會試圖這樣做——帶著幫助你的願望和目的,試圖弱化或淡化你的情緒,對你說世上還有比這更嚴重的事。然而,這並非解決問題的辦法,解決的方法應該是:面對並接納那些情緒。真正幫助你的人會試著鼓勵你去面對情緒,不逃避,與自己同在。不評判自身的恐懼和抗拒,也不試圖解決和消除它們,這就是我剛剛提到的導師風範。比如說,你感受到有某種深切的恐懼襲來,這恐懼可能有某個具體原因,也可能無來由地不期而至,一種模糊卻侵蝕一切的恐懼。此時此刻,一個導師會與恐懼同在,靜靜地感受它流過自己,而不做任何事——從表面上看起來如此。不抗拒,不去思考、分析,不試著化解它,只是靜靜地與其同在。   除了抗拒恐懼,還有評判恐懼及逃離恐懼,這一切都不要做,而是要承受它、承載它。一旦做到這一點,你的內在就會出現一個開放的空間。正如胎兒通過產道需要經歷強烈的陣痛一樣,你可以選擇全身緊繃地與陣痛作戰,也可以無為地隨順陣痛,而每次陣痛之後,產道都會變得開闊一些,好讓新的生命出生。   其中的藝術在於:隨順陣痛,而不是抗拒它。如果你以頭腦審視這一切,或許會想:「這豈不是毫無意義?我根本什麼都沒有做。」你看起來雖然好像什麼都沒做,卻有些事情自行發生了。如果你在感受到恐懼,或其他某些強烈的感覺和情緒時,能夠與自己同在,就會創造出一條產道——新的物質實相由此而生,你意識的某一部分不再受制於恐懼、憤怒或絕望,你的意識因此得以擴展。而且,你內在的某個部分在覺察——只是靜靜地覺察。這個正在覺察的部分就是你內在深處的核心,在這個核心中,你就是自己的導師,而這裡所說的導師角色,指的不是監督和控制,而是接納。   你們在人生中遭遇的問題,常常是對整個輪迴進程失去全面的視野,因為我剛剛探討的問題在你們的旅程中不只出現過一次。你們不斷演練,就像河流一樣,緩慢不懈地沖刷它流經的河床,好讓更多水流通過。人生亦如此。比方說,你覺得有恐懼襲來,而你能夠在自己之內覺知恐懼、接納恐懼,於是,你內在的某一部分不再受制於恐懼。如此這般,你又沖刷走一部分河床,使水流更加順暢。你的生命中依然會出現覺得被恐懼挾制、無能為力的時刻,不過也會再次出現你能夠以愛與慈悲接納自身感受的時刻,而且這種時刻可能會越來越多。   這就是你在靈魂暗夜時分可以做的事:有意識地覺察卻不評判,靜靜聆聽內在情緒的流動。這並非一件容易的事,無法時時做到,身處混亂和狂風暴雨之中卻保持寧靜,需要很強的內在力量,因此在你做到這一點的那些時刻,請肯定和稱讚自己。你來這裡是為了學習,為了逐漸了解真正的自己、逐漸找到內在的導師,這個過程需要時間,所以要有耐心。有時你走的路彷彿沒有任何前景,但你正在做的是一項極其特別與神聖的工作,你正在開拓道路,好讓靈魂能量流入這個世界。這是一項神聖的工作,請不要放棄,而且你並不孤單!

延伸內容

推薦序:無比真誠的靈魂勇氣,在暗夜中閃爍的基督之光手冊
◎文/王理書(資深心靈工作者∕親子作家)   二十出頭,我在一所中學擔任物理老師,雖然物理不是我的天命,教書卻是我深愛的行業,尤其能和學生說話、在他們迷惘時提供指導,成為我生活最大的豐盛。三十出頭,我成為心理諮商員,雖沒有穩定的收入,但能透過談話碰觸心靈深處,並帶領一些人走出情緒迷霧、離開心靈困境,成為我人生最大的平靜。四十出頭,我成為靈性工作者,以愛與光的通道來工作,一種被神看顧與庇佑的篤信,成為我走在人生道路上最深的安全感。   每個人生階段也都有困惑。二十出頭物理老師的困惑是:即使前途安穩、生活快樂,然而,什麼是我真正的充實、人生真正的渴求?三十出頭諮商師的困惑是:何以人生如此多難?人生的苦經常無解,什麼是最本質的療癒源頭?四十出頭靈性工作者的困惑則是:只要回到愛與光中,就能被療癒嗎?何以很多致力回歸愛與光的朋友,依然有好多的困頓和迷惑?   奇妙的是,我手中的這本書,可以成為我這三十個年頭的解答。閱讀時,處處都會讓我想停下來,慢讀與深入。這本書對我而言是三段旅程:   一、深入探究一個知名的通靈人陷入精神疾病的歷程。   二、約書亞傳遞的關於穿越靈魂暗夜的神聖訊息。   三、一個資深靈魂的數段前世回溯的啟發。   潘蜜拉在成為國際知名的通靈者之後,二○一○年被救護車送入醫院的精神科,緊急住院三週。康復後,潘蜜拉恢復工作,並著手整理這讓她覺得恐懼、厭惡與恥辱的經驗。她真誠地獻出生病與康復前後的日記、丈夫與朋友的側記、種種省思與分辨,並提出幾點我認為兼具理性與智慧的建議。這珍貴的個人生命知識,可以指引許多同樣陷在以下情境的朋友,包含:通靈與妄想的分辨,到底是靈性經驗,還是精神病史?一個能接通如此純淨神聖訊息的老師(在生病前已經出版數本國際知名的書),在精神告急時也使用精神藥物嗎?而更珍貴的是,生病期間潘蜜拉內在的靈魂與自己的對話,在暗夜中閃爍的光,成為療癒的指引和回到清明的墊腳石。   這本書之所以珍貴,在於潘蜜拉的真誠與真實,它能破除這幾年台灣靈性市場熱潮中的種種迷思:以為通靈就是靈性高度發展的誤解、有了神聖庇佑就能平安豐盛的幻想、一個神聖通道就讓自己變得純淨的過度期盼、一次前世回溯就能解決困難的誇大想像……   潘蜜拉在第二部分所接引的約書亞(一般人認識的耶穌靈魂)訊息,也是平實而實用的。他讓我們扎扎實實地在人格層次工作,清晰而具體地帶領我們穿越各種靈魂暗夜的面向:恐懼、逃避、絕望、自我批判、憂傷、抑鬱、寂寞、懷疑、抗拒……基督之光不再是光工作者口中形而上的光,或宗教崇拜者眼中的神,而是我們每個人共同分享與擁有的本質,並且在這本書裡有了具體的實踐步驟。約書亞說:「當你不再評判地球生活、不再評判自己與周遭的人時,就圓滿完成了這個誕生過程。你順應生命之流而行,接納生命本然的樣子。如果你隨順這股喜悅之流——基督意識之流——而行,一切都會變得清晰明瞭。」   最後的附錄,有二○○○年潘蜜拉自身的十二次前世回溯紀錄。對曾經身為催眠治療師、且依然在帶領回溯引導的我而言,閱讀這私密的靈魂紀錄是很大的學習。我學習到一段地球旅程的人性經驗,以及死後揭櫫的意義與療癒。這十二段小故事讓我們用靈魂的長度與高度來認識一個人,是讓人感受到永生與不停學習的靈魂功課的珍貴紀錄。   我是理書,靈性名字Mali,用所有勇氣走在真實路上的光工作者。
推薦序:靈魂暗夜,內在成長必經之路
◎文/彭樹君(作家∕自由時報花編副刊主編)   許多靈修者都經歷過靈魂暗夜,或者該這麼說:如果靈魂未曾到過最黑暗的地府,又如何脫胎換骨?   就像潘蜜拉說的,墜入黑暗的經歷,是內在成長必經之路。走出靈魂暗夜之後,她如此形容:「這是一次縱身躍入黑暗的成長之旅,也因此,陽光變得前所未有地明亮。」   那麼,什麼是靈魂暗夜?本書的詮釋是:   「你的生命中發生了某些糟糕的事,而你以恐懼或抗拒來應對,因此無法跟隨生命之流——生命賦予你的一切——不能或不想接納並隨順出現在你面前的機遇,全身緊繃、抗拒,停滯不前。你拒絕隨順生命之流,從而導致靈魂的暗夜。」   那種下沉到最深的死蔭幽谷中、身心都接近崩解的感覺,是難以想像的痛苦,而潘蜜拉以無比的勇氣,誠實面對並記錄了這趟煉獄中的心路歷程,帶回珍貴非凡的訊息,對每一個有心靈修的人來說都有著重要的意義。   這是潘蜜拉繼《靈性煉金術》《靈性覺醒》《與指導靈溝通》和《蓋婭的靈訊》之後出版的第五本書。與前面四本的靈訊傳導不同的是,這回由她親身體驗的靈魂暗夜出發,再帶入約書亞、馬利亞與抹大拉的馬利亞的相關靈訊,令人讀來感受特別深刻。另外,本書附錄收集了潘蜜拉的十二個前世回溯,分別是終身未婚的僧侶、日本修行團體中的年輕女子、遭受性侵害的女僕、充滿憤怒與怨恨的聖經學者、傲慢卻寂寞的女領主、納粹集中營裡失去兒女的痛苦母親、心靈空虛的羅馬王子、亞特蘭提斯的大祭司、犯下殺人罪的妓女、雪地的女巫醫、被宗教法庭宣判為女巫的女子,以及追隨耶穌的信徒,每一個前世回溯都可以看出人生經驗與靈性之間的密切關連,以及這一世如何影響下一世。幻相與現實交織,令人彷彿身歷其境。   潘蜜拉也對當今靈修界的眾多怪現狀提出質疑與探討。她的態度誠懇且虛心,卻往往一針見血,尤其是第一部第九章〈靈修上的極端行徑〉,值得所有對靈修有興趣的朋友細讀三遍。靈修者還是要扎根於現實,因為「真正的靈修既簡單又平凡,會加強你與地球實相的連結。它邀請你擁抱自己人性的一面,並看見他人的人性」。   對其他朋友來說,本書也是關於憂鬱症、躁狂症、厭食症等疾病的第一手親身體驗資料。在這個心靈失衡現象日益嚴重的時代,潘蜜拉誠實且勇敢地自我記錄並剖析身心崩潰的真實過程,將有助於人們對這方面的了解。就像她的親密伴侶、也是靈性工作者的傑瑞特說的:「誠實面對自己的經歷至關重要。我們或許可以幫助那些有類似經歷的人,也比以往更能理解那些遭遇過心理危機的人。」   其實對任何一個善感的心靈來說,靈魂暗夜都不陌生。那種內在生命被恐懼、懷疑和憂鬱遮蔽的感受,是許多靈修者共同的經驗。潘蜜拉與她自己的靈魂對話,想知道為何要經歷這麼痛苦的歷程。她得到的回答很長,而我想摘錄這一段,作為對自己的提醒:「在磨難中成長也是人生的一部分。你一生中也必須面對自己那些黑暗的面向,它們並不一定以歡快、喜悅的方式呈現在你面前。如果你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遭遇某些事件,覺得自己被拋入無盡的深淵,連根救命稻草都沒有,那麼可以說,你正處於靈魂暗夜,而對靈魂暗夜的抗拒則導致磨難與痛苦。抗拒來自你需要改變與轉化的那個部分,來自你內在充滿恐懼、不安全感與懷疑的部分,那個部分引起你感受到的痛苦。一旦你信任出現在你生活中的轉變——即使這對人類理智而言尚是無法綜觀全貌之事——就會走出暗夜,迎來黎明的曙光。」是的,信任、臣服與接納,往往是一切困局的答案。   在閱讀本書時,我常常有一種「這本書是為我而寫」的奇妙感受。它說了一些我經驗過的,也提醒了一些我可能會經驗的,還有許多時候,我覺得眼前的句子就像我寫出來的,因為那正是我內心的感覺——或者說,那正是我的靈魂需要的。我的心因此歡欣舞蹈,偶爾也不禁熱淚盈眶。潘蜜拉就像我靈魂上的姊妹,我們心靈相通,而在宇宙意識裡,所有的心靈也確實都是一體的。   潘蜜拉的每一本書我都仔細讀過,未曾錯過她傳導的任何一章靈訊,而且總是心有戚戚焉。但若要我在她的書裡只能選一本來推薦,那麼我會選擇這本《靈魂暗夜》。這是一本一旦打開就無法停止的書,也將是我日後會永遠保存、並一再翻閱的書。

作者資料

潘蜜拉.克里柏(Pamela Kribbe)

一九六八年出生於荷蘭。小時候喜歡讀《聖經》和耶穌生平故事,十二歲時祖母去世,開始對死後世界和超自然現象產生興趣。十九歲進入萊登大學研讀哲學,變成懷疑論者,崇尚理性思考,覺得所有跟宗教有關的東西都是迷信。 三十二歲時遇到一位靈性導師和心靈解讀者,開始了深刻的內在蛻變,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解放和自由,彷如重生,終於做回自己。接著在三十四歲那年的某天晚上,她感受到約書亞的存在。約書亞的靈訊也很快地從荷蘭文,延伸到英文,如今更蔓延到法文、德文、義大利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希伯來文、波蘭文,甚至是中文的世界。 許多讀過約書亞靈訊資料的讀者,都被那清新、簡潔、美妙且充滿愛與慈悲的洞見所打動。接著她陸續接收到約書亞之母馬利亞及大地之母蓋婭的靈訊,朝啟發人類之路邁進。著有《靈性煉金術》《靈性覺醒》《與指導靈溝通》。

基本資料

作者:潘蜜拉.克里柏(Pamela Kribbe) 譯者:艾琦 出版社:方智 書系:新時代系列 出版日期:2015-03-31 ISBN:9789861753874 城邦書號:A38009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