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王者三部曲套書:替身王子/海盜謎境/決戰時刻(共3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暢銷系列小說 ◆勇奪各大青少年小說獎項 ◆2012年《紐約時報》傑出兒童圖書(2012年New York Times Notable Children’s Book) ◆2012年《出版者週刊》年度最佳好書(Publish Weekly Best book of 2012) ◆2012年惠特尼文學獎最佳青少年圖書(Whitney Award winner for Best Overall Youth Book of 2012) ◆2012年兒童與青少年部落客文學獎最佳少年小說(Cybil Award winner for Best Middle Grade of 2012) ◆2012年美國亞馬遜書店每月推薦青少年圖書(Amazon Best of the Month in Teens, April 2012) ◆2012年美國最大書評網Goodreads Choice Awards票選最佳少年小說Top10(Goodreads Choice Awards 2012 middlegrade Top 10) ◆2012年美國國家親子出版銀獎(2012 National Parenting Publication Award – Silver) ◆2012年芝加哥圖書館最佳兒童圖書(Chicago Public Library’s Best of the Best Children’s Books of 2012 List) ◆2013年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小說(2013 ALA Best Fiction for Young Adults) ◆2013年美國青少年圖書館最佳青少年小說(2013 YALSA list for Best Fiction for Young Adults) ◆2013年美國兒童書商協會懷特朗讀好書獎(2013 EB White Read-Aloud Award Honor Book) ◆美國亞馬遜書店讀者4.5顆星炙熱推薦 ◆派拉蒙影業公司搶下電影版權 ◆風靡全球,售出16國版權 昨日,他是遭人唾棄的孤兒 今日,他是統馭四方的王者 他是桀敖不馴的孤兒賽吉,更是拯救人民的國王傑倫 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王者三部曲震撼登場 首部曲《替身王子》 卡西亞國王慘遭毒殺,大臣覬覦王位,內戰一觸即發。貴族康納在民間尋找能夠頂替失蹤王子的少年,想要瞞天過海,讓這名少年登上王位。聰明又勇敢的孤兒賽吉,意外被捲入這場政治鬥爭的陰謀當中,他是否有勇氣,做出正確的選擇?孤兒和王子,哪個又是他真實的身分? 二部曲《海盜謎境》 剛登上王位的賽吉,才繼位沒多久,就在王宮花園遭人暗算;昔日好友羅登和他反目成仇,放話要聯合海盜血洗卡西亞王國。為了穩固岌岌可危的王國,賽吉冒險來到海盜聚集的海灣。然而,海盜頭子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凡進入那裡的人,沒有人能活著走出來…… 最終章《決戰時刻》 隆隆戰鼓聲響徹雲霄,四面受敵的卡西亞王國,遭遇了史上最強勁的攻勢。賽吉和他的朋友,能否化解這場毀滅性的危機?在對抗敵人的危險旅程中,他會失去他最珍視的東西嗎?隨著敵軍的節節逼近,賽吉的榮耀與失敗,在友情與愛情之間的掙扎,將在最終章揭曉…… 【名家推薦】 ◎陳安儀(親職教育專家) ◎楊志朗(彰化縣鹿鳴國中老師) ◎劉鳳芯(中興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副教授) 讚嘆好評! 各大媒體書評強力推薦! 「只想快點翻到下一頁…… 」 ──《紐約時報》 「刺激緊湊,喜歡懸疑和冒險的讀者一定愛不釋手…學生一定會一口氣讀完,並想快點看續集。」 ──《學校圖書館期刊》 「嫻熟的人物塑造,幽默的第一人稱口吻,讓賽吉躍然紙上…故事潛力無窮,令人印象深刻,情節設計精彩,跌宕起伏。」 ──《出版者週刊》 「近似《哈利波特》……然而少了魔法的元素,使得作者更能著墨於政治上的陰謀和宮廷中的叛變。雖然小說的場景是在一個虛構的國度裡,卻感覺栩栩如生,人物生動鮮明,緊張感十足,情節扎實、劇力萬鈞。」 ──《好萊塢報導》 「情節精彩,帶有經典的氣氛,充滿冒險與想像力,欺騙和背叛的情節層出不窮,絕對會讓讀者愛不釋手,拚命往下讀,愈到故事高潮愈不想錯過。」 ──《RT書評》 「當主角排除萬難、保衛他所摯愛的國家和人民時,讀者也將繼續被這個大膽無畏的英雄所吸引。」 ──《科克斯評論》 【讀者好評】 美國Amazon書店讀者熱烈迴響! 「我不知道珍妮佛.尼爾森是怎麼辦到的,但這個系列真是一集比一集精彩。」 —— Ashley Ferguson(讀者) 「作者再次完成了一本出色的小說,而且是三集當中最棒的一本。每回讀到賽吉想出了聰明的巧計或羞辱了敵人,我就會忍不住微笑,真希望這麼一個調皮搗蛋的男孩真的存在。賽吉在書中的改變非常大,不過當然是往好的方面成長!」 ——a person(讀者) 「我很愛賽吉的機智與聰明。他知道自己不能依靠蠻力,經常以最出乎意料的方式採取行動。我喜歡作者一直吊我胃口,讓我猜不到最後的結局。我非常喜歡這個系列,結束了真讓我難過。」 ——Books Beyond The End(讀者) 「結局非常精彩,你絕對不會失望。書中情感強烈,人物讓人喜歡、崇拜,出乎意料的行動和幽默更是讓我百讀不厭。」 ——Audrey Metcalf(讀者) 「這個系列的完結篇真是太出色了。我閱書無數,而賽吉是我最愛的小說人物之一。他喜歡嘲諷、自大、好笑又魯莽,卻有一顆善良活潑的心,和保衛國家自由安全的堅定決心,實在令人著迷。他反駁敵人和朋友的機智常常讓我微笑……我的十四歲兒子說這本書是他最喜歡的小說(甚至超過哈利波特,哇!)」 ——Char in Boise(讀者) 「我是個國一老師,非常推薦這本小說。從人物、情節到衝突,一切都很棒。這個系列非常精彩,結局更是出色!」 ——Tina D. Morgan(讀者) 「打從翻開小說的第一頁起,我就被主角迷住了。他頑強、聰明、從不退讓,永遠比對手多想十步,經常讓我哈哈大笑,即使困難重重,考驗不斷,他還是愈挫愈勇,從不言敗。」 ——bluecastlewaters(讀者)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假如人生能夠重來,我絕不會選擇這條路。但話說回來,我不曉得自己這輩子有過什麼選擇。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匆忙逃離市場,胳膊下還挾著一塊偷來的肉。   我從來沒有偷過肉,才剛動手就後悔了。抱著一塊生肉很難跑步,肉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滑。要是我能僥倖逃過一劫,沒被屠夫的肉刀追上,將我的計畫攔腰斬斷,我發誓下次一定會記得把肉包好再偷。   屠夫只差幾步就要追上我了。沒想到他那麼胖,竟然跑得很快。他用方言對我咆哮,我一句也聽不懂。想必是從遙遠的西邊國家來的,那裡顯然對偷肉賊格殺勿論。   我一想到這裡,腳下的步伐就更快了。我才繞過轉角,就聽見肉刀砍進我身後那根木柱的聲音。雖然對象是我,但我還是忍不住讚嘆他的精準刀法。要不是我正好轉彎,肉刀肯定一擊命中。   不過,我只要再跑過一條街就到涂博蒂夫人的男童孤兒院了。到了那裡,我就知道怎麼讓他找不到我。   沒想到酒館外一個光頭正好把腳伸出來,讓我絆了一跤,否則我一定能躲掉。幸好肉沒從我手臂下掉出來,但我跌在硬土路上,右肩重重撞了一下。   屠夫彎身看著我,哈哈大笑說:「臭乞丐,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我可沒向人乞討過東西,那違反我的原則。   他笑完立刻往我背上踹了一腳,害我差點斷氣。我縮成一團準備挨揍,不曉得還能不能活命。屠夫又踹了我一腳。他正準備踹第三腳時,突然聽見一名男子大喊:「住手!」   屠夫轉身對那人說:「你少管閒事。這小子偷了我一塊肉。」   「一整塊肉嗎?是喔?多少錢?」   「三十卡令。」   我那身經百戰的耳朵聽見銅板在袋子裡啷噹作響的聲音。那個男人說:「你要是把這小子交給我,我就付你五十卡令。」   「五十卡令?等一下,」屠夫說完又踹我一腳,接著湊到我耳邊說:「你要是敢再到我店裡來,我一定把你剁成肉塊在市場上賣,聽到沒有?」   他話講得很明白。我點了點頭。   男子付錢給屠夫,他便踩著大步離開了。我想抬頭看誰救了我,讓我逃過一陣毒打,但我只要一動就痛得直喘氣,只好繼續縮著身子,反正我也不急著改變姿勢。   我正在自憐自艾,那名掏錢的男子卻一點也不同情我,他抓著我的襯衫將我一把拉了起來。   他拉我的時候,我們四目交會。他深棕色的眼眸緊盯著我,我從來沒看過那麼銳利的眼神。他微笑打量著我,薄薄的嘴唇在修剪整齊的鬍髭下方幾乎隱了形。他看起來四十多歲,穿著上流階級的精緻衣裳,但從他拉我的力道看來,他比我想像中的貴族還要壯很多。   「小伙子,我有話跟你說,」那人說:「你可以自己跟我走到孤兒院,也可以讓我連拖帶拉把你拽過去。」   我的右半身痛得抽搐,但左半身還好,所以我決定用走的。   「腰桿挺直,」那人下令道。   我不理他。他可能是有錢的鄉紳,想買個僕人到他的莊園幹活。雖然我很想離開卡夏爾鎮的險惡環境,但當僕人可不在我的計畫之中,所以我愛怎麼彎腰走就彎腰走,再說我的右腿真的很痛。   卡西亞王國北部沒有爸媽的男孩,全都聚集在涂博蒂夫人的孤兒院。夫人常說她和我們一起挨餓,但她實在太胖了,沒人相信她的話。不過她很壯,誰敢批評她就等著挨揍。最近幾個月,她和我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幾乎快成習慣了。她肯定目睹了剛才在外頭發生的事,因為她一見到我就搖頭說:「你到底在想什麼?竟然去偷肉!」   「很多小孩都在挨餓,」我說:「妳每天只給我們吃豆子麵包,不革命才怪。」   「那你把那塊肉給我,」她伸出胖嘟嘟的雙手對我說。   正事要緊。我將肉抱得更緊,朝那名男子努了努下巴說:「他是誰?」   男子上前一步說:「我叫貝文.康納,你叫什麼名字?」   我盯著他沒答話,結果被涂博蒂夫人用掃帚敲了一下後腦杓。「他叫賽吉,」她對康納說:「我剛才就跟您說了,您就算挑隻野老鼠也比他好。」   康納揚起一邊眉毛望著我,好像覺得很有趣。但我很火大,因為我可不想讓他看好戲。於是我撥開垂到眼睛的頭髮,朝他說:「她說得一點也沒錯。我可以走了嗎?」   康納皺起眉毛搖了搖頭。娛樂時間結束了。「小伙子,你會做什麼?」   「你既然都知道我的名字了,其他的不會自己想嗎?」   他不搭理我,繼續往下問。我更火了。「你學過什麼?」   「他什麼都沒學過,」涂博蒂夫人說:「起碼沒有一樣是您這樣的紳士用得到的。」   「你父親是做什麼的?」康納問我。   「他算是個樂師,」我說:「就算真的能靠表演賺到錢,我家的人也從來沒見過半毛。」   「他可能是個酒鬼,」涂博蒂夫人用指關節敲了敲我的耳朵。「所以這小鬼只好靠偷竊和說謊維生。」   「怎樣的謊?」   我不確定他是問我還是涂博蒂夫人,但他眼睛看著夫人,所以我就讓她答了。   涂博蒂夫人抓著那人的胳膊將他拉到角落,但這麼做完全沒用,因為我就站在那裡,每一字每一句都聽得清清楚楚,而且她講的人是我,所以根本算不上什麼祕密。男子讓她講下去,但我發現他聽她講話時,臉是對著我的。   「這孩子頭一回出現的時候,手裡拿著一枚亮晶晶的銀幣,跟我說他是離家出走的小孩,父親是艾文尼亞王國的公爵,已經過世了,但他不想當公爵,所以只要我收留他,給他妥善的照顧,讓他有地方躲,他就每週付我一枚銀幣。接下來兩週,他餐餐吃得比別人豐富,床上的棉被也比其他孩子多,日子快活得很。」   康納瞄我一眼,我翻了翻白眼。等他聽完就知道沒那麼精彩了。   「後來有一天他發高燒,晚上一直胡言亂語,不停打人、大吼大叫,最後全都招了,而我正好在場,發現他根本不是什麼達官貴人的小孩。銀幣是公爵的錢沒錯,不過卻是他偷來的,為了騙我上當。我把他關到地窖裡,不管他死活,沒想到等我再回地窖去看他,他的燒竟然退了,而且變得乖巧許多。」   康納又看了我一眼。「他現在看起來可一點都不乖巧。」   「我的乖巧病也好了。」   「那妳怎麼還讓他留在這裡?」康納問涂博蒂夫人。   夫人遲疑不答。她不想讓康納知道那是因為我不時會偷一些好東西回來,例如蛋糕店的巧克力或讓她裝飾帽子的緞帶,所以她並不如表面上那麼討厭我。也許她其實很恨我,因為我也會偷她的東西。   康納回到我身邊。「愛說謊的小賊是吧?有辦法使劍嗎?」   「當然,只要對手沒劍的話。」   他咧嘴笑了。「會種田嗎?」   「不會,」我把這話當成是在羞辱我。   「打獵呢?」   「也不會。」   「認得字嗎?」   我抬頭隔著頭髮間隙瞪著他。「你到底想怎樣,康納?」   「你以後要喊我主人或康納先生。」   「你到底想怎樣,主人康納先生?」   「這件事以後再談。去收拾你的東西,我在這裡等你。」   我搖搖頭說:「很抱歉,要我離開涂博蒂夫人孤兒院這麼溫暖舒服的地方只有一個可能,就是我決定自己出去闖天下。」   「你非得跟他走不可,」夫人回答:「康納先生已經花錢買下你了,我早就等不及要把你趕走了。」   「只要乖乖聽我吩咐,把事情做好,你會得到自由的,」康納補充說:「萬一沒做好,就得伺候我一輩子。」   「就算得不到自由,我也不會伺候任何人,一小時都別想。」我說。康納朝我伸出雙手上前一步,我將一直抱在懷裡的生肉扔了過去,他縮身閃躲,我趁機推開涂博蒂夫人朝街上跑,可惜沒人跟我說他安排了兩名屬下守在門口。其中一人抓住我的兩隻手臂,另一人從我背後用棍子打了我腦袋一下。我還來不及問候他們的媽媽,就昏倒在地上。
第二章
  我醒來發現雙手被綁在背後,躺在一輛馬車裡。我腦袋陣陣作痛,被馬車上下顛簸弄得更加難受。康納好歹也弄個軟墊子讓我躺吧。   我很想睜開眼睛,但極力忍住,想等自己搞清楚情況再說。我兩隻手腕被一條粗繩綁在背後,可能是拉馬的韁繩。如果是的話,我想可能是康納臨時才決定把我綁住,他或許沒料到需要動粗。   康納應該想清楚再行動的。這條粗繩對我有利,結比較容易鬆綁。   有人在我身旁咳嗽,聽起來不像康納,可能是其中一名惡手下。   我緩緩睜開眼睛,速度盡量放慢。涼爽的春天已經變得有一點陰霾,但還沒有下雨的意思。真可惜,我還蠻想沖個澡的。   康納的一名手下坐在馬車另一頭,望著車後的風景。這表示康納和另一名手下可能坐在前方的座位上。   又是一聲咳嗽,從我左邊傳來。我趁馬車晃動時稍稍撇頭,看是誰發出聲音。   兩個男孩坐在那兒。比較矮的那個離我最近,咳嗽的人似乎是他。兩個男孩都和我年紀相仿,咳嗽的那個臉色蒼白憔悴,另一個比較壯也比較黑。兩人都是淺棕色頭髮,不過咳嗽的那個比較接近金色,臉也比較圓。我猜他無論出身何處,躺在病床上的時間應該都比工作的時間多,而另一個男孩則是相反。   我覺得自己介於他們之間,沒有特別出色的地方。我身高中等,父親對這點很失望(他對我很多地方都很失望),因為他覺得這會妨礙我成功,但我不同意—高的人比較沒地方躲。我的頭髮亂成一團,急需修剪,雖然是深金色,但每個月都會變淡一點點。我還有一張大眾臉,不過這同樣對我有利。   那男孩又咳了一聲。我睜開雙眼,想確定他是生病了,還是有話想說,清喉嚨好引人注意。   只有他發現我在看他。我們目光炯炯盯著對方,已經沒必要假裝昏睡了,至少對他不用。他會打小報告嗎?我希望不要。我需要時間思考,需要時間讓不幸產生的瘀青復原。   然而,時間不站在我這邊。   「他醒了!」是那個比較高的男孩。他這一喊立刻引來後座康納手下的注意。   那名手下俯身過來朝我臉頰甩了一巴掌。其實根本沒必要,因為我早就睜開眼了。我高聲咒罵,那傢伙硬拉我起來坐好,讓我痛得身體一縮。   「別太兇,」康納從座位上回頭說:「他是客人,克雷根。」   那個叫克雷根的手下狠狠瞪著我。我沒再多說什麼,剛才罵的那些話應該已經清楚表達我有多希望他翹辮子了。   「你已經見過克雷根了,」康納說:「駕車的是莫特。」   莫特回頭瞄了一眼,向我頷首打招呼。天底下沒有比他們倆身材長相差別更大的人了。莫特很高,皮膚黝黑,近乎全禿,殘髮依然是黑的,修得很短,幾乎貼著頭皮。他就是我躲避屠夫時在酒館外絆倒我的人。克雷根和他完全相反,個子非常矮,只比我略高一些,比那個深皮膚男孩還矮。就一個長年在外奔波的人來說,他簡直白得離譜,而且生了一頭濃密的金髮,紮成馬尾垂在頸後。莫特精瘦結實,克雷根看來柔弱了一些,但從他在孤兒院賞我的那一棍,我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真有趣,這兩人明明差那麼多,我卻對他們一樣深惡痛絕。   康納指了指坐在我身旁的那兩個男孩。「他們是拉塔莫和羅登。」   拉塔莫是咳嗽的小男孩,羅登是打小報告說我醒了的那個。兩人朝我點點頭,拉塔莫聳聳肩,好像在說他也不曉得他們為什麼在這裡。   「我餓了,」我說:「我本來打算晚餐吃烤肉,所以你那裡最好有好吃的。」   康納笑了,扔了一顆蘋果到我懷裡。但蘋果動也不動,因為我的手依然被綁在背後。   羅登伸手過來搶走蘋果,咬了一大口說:「乖乖不反抗的好處就是不會被綁得像犯人一樣。」   「那是我的蘋果,」我說。   「誰拿到就是誰的,」康納說。   車上恢復安靜,只有羅登啃蘋果的聲音。雖然明知沒用,我還是用森冷的目光瞪著他。如果他也是孤兒院的小孩,一定曉得生存之道第一條就是只要有食物就絕不放過,能吃多少盡量吃。   「你們都沒有反抗?」我問拉塔莫和羅登。   拉塔莫搖搖頭,咳嗽一聲。他可能沒力氣反抗。羅登彎身雙手抱腿說:「我有看到你的孤兒院,比我的好上十倍。康納來找我,跟我說只要乖乖聽話就會有好報償,我當然沒反抗。」   「你可以好好用講的,不必拿棍子敲我腦袋,」我對康納說:「你說的報償是什麼?」   「先乖乖合作,報償以後再說。」   羅登將吃剩的蘋果扔出車外。他竟然沒啃乾淨就扔了。   「你可以幫我鬆綁了,」我說。我猜不大可能,但問問又不會死。   康納答道:「涂博蒂夫人警告我你很會跑,你打算逃去哪裡?」   「當然是去教堂告解。」   羅登冷笑一聲,但康納似乎不覺得好笑。「小子,我可以讓你餓到沒力氣對上帝不敬,知道吧?」   我仰頭閉上眼睛,不想再跟人說話。這麼做還滿有效的。羅登講起他有多認真上教堂,但隨他去講,不重要,反正我也不打算在車上待太久。   過了大約一小時,馬車來到我之前造訪過的一個小鎮,叫蓋文斯。這個鎮小到根本不需要取名字。街上只有幾家店舖和十幾間讓人有藉口流連在外的不良場所,感覺比較像聚落,不像城鎮。卡西亞王國的房子通常都蓋得很堅固,蓋文斯的房子卻蓋得很隨便,田也都荒廢了。堅固的房子在這裡少之又少,住得起的人更少。大部分都是薄木板屋,感覺暴風一吹就完了。康納讓馬車停在一間破木屋前,門口一個小看板寫著這裡是蓋文斯慈善孤兒院。我知道這地方。之前被涂博蒂夫人趕出去的時候,我曾經在這裡待過幾個月。   康納帶莫特進去,留克雷根在車上看守我們。康納一走,克雷根就跳下馬車,說他要去小酒館喝兩杯,要是哪個小鬼敢逃,他一定親手做掉他。   「又是孤兒院?」羅登問:「全卡西亞的孤兒院康納可能都去過了。他找我們到底想幹什麼?」   「你不知道?」我問。   拉塔莫聳聳肩,但羅登說:「他在找一個特別的人選,只是我不曉得為什麼。」   「他不會要我的,」拉塔莫聲音很小,連馬呼氣的聲音都差點蓋過他。「我生病了。」   「很難講,」我說:「我們又不知道他想幹嘛。」   「他想幹嘛我都沒意見,」羅登說:「只要別再回去孤兒院就好。我可沒本事在街上討生活。」   「這個貝文.康納是誰?」我問:「你們誰認識他?」   「我聽見他和葛利平斯先生說話,他是我和羅登住的那間孤兒院的負責人,」拉莫塔喃喃道:「他說他是王室的朋友。」   「艾克伯特國王?」我搖頭說:「康納說謊,大家都知道國王沒有朋友。」   拉塔莫聳聳肩說:「管他朋友或敵人,反正他說他是為了國王來的,葛利平斯先生相信了。」   「但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問:「他幹嘛找一群孤兒?」   「他只需要一個男孩,」羅登提醒我們:「其他小鬼一旦沒了用處,他就會將他們一腳踢開。他是這麼對葛利平斯先生說的。」   「讓我幫你一把吧,」我對羅登說:「替我鬆綁,我馬上拍拍屁股走人,你就少一個對手了。」   「我才不幹,」羅登說:「你想我會為了幫你逃走而被處罰嗎?」   「好吧。但繩子真的綁得很緊,你能弄鬆一點嗎?」   羅登搖頭說:「繩子很緊是因為你惹毛了康納的手下,這就叫自作自受。」   「康納不會想看到他受傷的,」拉塔莫爬到我身旁說:「轉過來。」   「我手被綁在後頭,沒辦法轉身。你手伸過去弄。」   拉塔莫伸手到我背後,我一把抓住他的手用力反扭。羅登嚇得半站起身,但我已經將繩子打結套在拉塔莫脖子上,拉到近乎緊繃。羅登嚇得呆若木雞,楞愣看我接下來會怎麼做。   扯掉手腕的繩子對我來說易如反掌,打繩圈稍微複雜一點,不過現在不是讚嘆我手藝精湛的時候。羅登對我背後打結的功夫似乎不怎麼佩服。他顯然沒做過這種事,否則一定會對我佩服得五體投地。不過,他也許只是不希望我在他面前勒死拉塔莫。   「別往前,」我警告羅登:「否則我就把他甩到車外頭,看你怎麼跟康納交代他脖子斷掉的聲音。」   「求求你不要,」拉塔莫喘息說。   羅登坐回座位。「我才不在乎你殺了他或逃之夭夭。你想走就走吧,最好禱告康納的手下不要找到你。」   我站起來向拉塔莫道歉,說我不該威脅要殺了他,接著向羅登行一鞠躬禮。我想鞠躬可能是個錯誤。因為我身體還沒打直,克雷根就用劍身猛抽我的背,讓我往前一仆,差點斷氣。   「要是我讓你逃走了,你知道我會有什麼下場嗎,小子?」克雷根對我咆哮。   我當然知道。要是康納真的那麼做,我是不反對啦。   「你說誰要是敢跑,你就殺了他,」羅登提醒他。   「沒錯,」克雷根說。我轉頭看他,他像野獸一樣齜牙咧嘴,將手上的劍換成匕首,三步併作兩步跳進馬車。我向旁邊滾開,想要溜之大吉,但克雷根抓住我的上衣,將我壓了回去,用匕首抵著我的喉嚨說:「康納先生不需要這麼多小孩,我猜尤其是你。」   我突然心生一計,但這計畫需要康納先生。「好吧,」我嘀咕說:「你贏了,我聽話就是了。」   「你騙人,」克雷根說。   「我是常騙人,但這回不是。我會聽話。」   克雷根笑了。羞辱我讓他很得意。他將匕首收回腰鞘,抓著我的領子將我一把拉起來扔到角落去。「咱們等著瞧。」   不久,康納和莫特走回馬車,身旁跟著一個男孩。我瞇眼細看,心想自己一定認得他。他個子很高,而且瘦得離譜,髮色比我和羅登都深,可是又黏又直,比我還需要整理,但我想難度很高。   男孩乖乖爬上馬車後座。康納瞄了我鬆開的雙手一眼,接著又看了看我脖子上的那道血痕。他看著克雷根說:「出了什麼事嗎?」   「沒有,先生,」克雷根回答:「但我想您會發現賽吉變得比較聽話了。」   康納微微一笑,彷彿就是想知道這一點。「很好。孩子們,這位是托比亞斯,他會和我們一起出征。」   「什麼出征?」我問。   康納搖頭說:「耐心一點,賽吉。耐心是王者的特質。」   這就是我猜想他為什麼要帶走我們的第一條線索。我們這下危險大了。

作者資料

珍妮佛.尼爾森(Jennifer A. Nielsen)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青少年幽默奇幻小說《地底王國五部曲》(The Underworld Chronicles)的作者,喜歡收藏古書、欣賞精彩的戲劇表演,覺得在山上靜靜待一下午是人生最美好的享受。她和丈夫、三個孩子還有一隻永遠渾身泥巴的狗住在美國猶他州北部。

基本資料

作者:珍妮佛.尼爾森(Jennifer A. Nielsen) 譯者:穆卓芸 繪者:唐唐 其他:唐壽南/封面設計 出版社:親子天下 書系:小說-少年天下 出版日期:2014-10-08 ISBN:4717211017555 城邦書號:A1600618 規格:平裝 / 單色 / 90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