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逆向誘拐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逆向誘拐

  • 作者:文善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3-09-06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85折 213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超新型「綁架」犯罪!一部超乎想像的商戰推理小說! 公司機密也能被「綁架」?! 這起在真實與虛擬之間擺盪的「誘拐」案, 他是唯一能解開謎底的關鍵…… 植嶝仁從來沒想過,身為跨國投資銀行A&B的一個小小IT電腦工程師,竟然也會有被捲進重大事件的一天! 一開始的情況看似很單純,有同事前來求助,請他幫忙還原網路上一份弄丟了的資料;豈料不久之後,就有人發出勒索電郵,要求A&B付出十萬美金,否則一份攸關昆恩特斯融資計劃的重要資料就會被公諸於世,造成難以估計的經濟損失與信用破產!而其中最關鍵的是,那封電郵竟然是從植嶝仁的手機發出的! 如今,除了四名熟知昆恩特斯融資計劃的分析員之外,他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在重案組刑警的主導下,他們全被隔離在一間豪華公寓裡,以防機密進一步外洩,然而植嶝仁卻也因此有了更多的時間,思索這整起「綁架資料」案件的重重疑點。 循著蛛絲馬跡細細推敲,植嶝仁赫然發現,這一切其實都是「綁匪」扔下的煙幕彈,只是隱藏在對方背後真正的企圖,又究竟是什麼呢?……

內文試閱


星期三,10:00AM。
  「打電話給亞雪妮,要她召集我們那組人待命,還有問她可不可以找個電腦專家回來。」唐輔吩咐著。

  「Yes sir!」保羅‧舒默挺直腰板敬禮後,便快步離開房間。

  「不好意思,新人就是這樣。」唐輔向約翰‧栢克苦笑,他故意這樣說,因為剛才他眼角瞄到約翰對保羅那樣大聲感到不大高興。

  要盡量低調──這是約翰在電話中對唐輔的要求,他不想警方來公司的行動驚動其他同事,所以唐輔只帶了一個下屬來。

  「新人就是這樣的了,慢慢教吧。我才不好意思,要你這樣過來。」約翰‧栢克呷了一口紅茶。「沒想到我們會在這種情況下合作。」

  「嗯。」唐輔整理了一下領帶,平日他很少穿西裝,不過既然要來金融中心,為了不引起注意他也穿起西裝來,可是這身打扮當然給約翰那套量身訂作的西裝比下去。

  「不好意思,要你親自過來。這件事完結後,要好好搞一次同學聚會。」約翰看著窗外。

  「好啊,從前足球隊的傢伙看到我們一定羨慕死的。」唐輔笑著用手背拍打著約翰結實的腹肌。「前陣子我碰見法蘭,他像個有五個月身孕的女人。」

  「這個年紀,不用功不行。」約翰苦笑。

  唐輔和約翰是高中同學,因為都是足球隊員而變得很投契。約翰從高中起成績就名列前茅,大學畢業後加入了一所著名的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並順利考到會計師的執照,之後他立刻找到在一間小型投資銀行的分析員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唸MBA,最後落腳在A&B,四十歲前升到高級副總裁的位置至今。

  唐輔的父母在他唸中學的時候從香港移民來到T市,因為英語不是太好,而且在香港時也不是特別會唸書,唐輔的功課也一直是僅僅合格,可是他的足球踢得很好,也因為這樣加入了校隊,並和約翰成了好朋友。本來唐輔也想和約翰一樣上大學唸金融,可是高中最後一年父親突然離世,唐輔也就放棄上大學,並考入了警隊。

  雖然他和約翰的人生是這麼南轅北轍,可是他們一直維持著友誼,也許正因為各自的事業太不同,反而讓他們沒有利害關係。

  「話說回來,真的……沒問題嗎?」約翰輕聲問,唐輔聽得出他有點擔心。

  「嗯。據我經驗,惡作劇的機會很大。」唐輔堅定的說,希望能讓約翰對自己有信心。

  「那你又在局中部署?」

  「小心駛得萬年船。」唐輔把中文古語硬翻成英文,約翰不禁笑起來。

  約翰會笑,表示他和自己想法一樣,也認為是惡作劇。唐輔再看一看手中的紙張,那是從約翰的電郵列印出來的。

  今天一早,約翰收到一封從免費網路郵址發出的奇怪電郵:

  「我已綁架了貴公司對昆恩特斯未來的現金流量分析,包括正在開發的系統的一些假設。如果不相信的話,請看一看這電郵的附件。

  「明天前請準備十萬美元,否則這些資料便會在星期五收市前公開。

  「附上一個電郵地址和登入密碼,登入後你會看到收件箱有三個郵件,裡面有詳細的指示。請在星期四下午六時打開郵件一,星期四下午十一時打開郵件二,星期五下午二時打開郵件三。

  「請務必遵守打開郵件的時間,否則後果自負。」

  寄件人──K Kidnaper──綁架了昆恩特斯的人,說他「綁架」了昆恩特斯的財務資料。勒索電郵中的附件,約翰確認了那是昆恩特斯的內部資料。電郵中附有另一個免費郵箱的地址和登入密碼。他們按著密碼登入了那個帳號,收件箱果然有三封未讀郵件,都是K Kidnaper寄來的。

  雖然唐輔平日也不大留意金融新聞,可是和很多國民一樣,他當然知道昆恩特斯。昆恩特斯可說是本國企業的新星,它本來是一間研發通訊設備軟件的小型公司,後來憑著累積的經驗開發特有的通訊系統,連接了手機和家居中的設備,即使不在家也可以操作,和好幾間大型家庭電器生產商也有合作關係。唐輔家中的吸塵機就是具備那種功能的其中一項產品,通過手機就可以控制吸塵機,就可以趁午飯或通勤時間清潔家居。

  而昆恩特斯最令人矚目的,是三年前它收購了夫路茲──一間本土手機製造商,銳意加入手機硬件的市場。這三年來,昆恩特斯已成功把家居生活的通訊系統和旗下生產的手機整合,並和不少歐洲和亞洲的手機生產商結盟,現在昆恩特斯在市場上可說是和日本和韓國的手機生產商三分天下。

  一個月前,昆恩特斯的最大勁敵剛發表了新型號的手機,市場一直留意著昆恩特斯的動靜。這個時候任何消息,不論正面還是負面,都會牽動全國人民的神經,也會令股價波動。

  所以一接到恐嚇信,約翰‧栢克便打了通電話給唐輔──他在警隊任職的多年老朋友。唐輔也十分明白,約翰不想張揚的意思。

  唐輔第一個反應是認為是惡作劇。十萬美元,以綁架案來說,贖金金額太少了,在T市連個小公寓也買不到。可是約翰還是放心不下,要請唐輔過來事務所。

  「約翰,勒索信中所說,昆恩特斯的未來現金流量的預期和新系統的設定,是甚麼來的?」唐輔一邊問一邊簽約翰給他的文件,那是限制披露的協議。因為唐輔他們會接觸到機密資料,所以約翰請他和保羅簽署同意不會向外披露內容。

  「嗯,昆恩特斯正在進行融資計劃,要在下星期五的董事大會通過,我們正為這項融資提供諮詢服務。」

  「那……董事們都有那個融資方案的草稿嗎?名單可以給我嗎?」唐輔打算一會讓亞雪妮的小組去查。

  「沒可能,因為我們還在撰寫那個報告,星期五才會把草稿交給昆恩特斯的管理層。」

  「那,昆恩特斯中有沒有可能接觸到有關資料的人?」

  「財務部的高層都會。」

  「你認為有沒有可能安排我去見一下他們?」

  「這個……有點困難……我可不想讓客戶那邊知道這件事。」

  「你不想通知昆恩特斯那邊有關綁架的事嗎?」

  「不,不能給他們知道。」約翰斬釘截鐵地說。「這可是非常機密的資料,我希望可以在不讓外界知道的情況下盡快解決。如果給客戶知道他們的資料這麼輕易便被『綁架』,這會讓我們誠信破產,而這行最重要的,除了才能,就是誠信。」

  「那……A&B內部有甚麼人能接觸到這份資料?」唐輔有點苦惱,A&B是規模不小的公司,如果每個人都能接觸到這份資料,嫌疑犯的數目便多了很多,要在星期五前找出犯人絕不容易。

  「不是很多,連我在內只有五個人。」

  咯!

  短促的敲門聲後,一男兩女在門後探頭進來。

  「栢克,我和負責昆恩特斯融資計劃的組員來了。」進來的男人看了唐輔一眼。

  約翰示意男人趕緊把門關上,轉向唐輔:「他們就是負責昆恩特斯融資計劃的諮詢團隊。朗奴,就只有你們幾個?牧野人呢?」

  「呃……」男人面有難色。

  「我在問你呀!我不是叫你召集所有人的嗎?」

  「……我已打了他的手機和給他發了電郵,可是都找不到他……」

  唐輔的眉毛揚了一下,行蹤不明的員工……

  「也許牧野只是有點事要辦出去了罷……」其中一個較年輕的女孩開口。

  「小姐,這個時間行蹤不明可不妙喲。」唐輔插口。

  「你是……?」

  「唐輔,T市中區分局重案組探員。」他邊說邊亮出放在西裝內袋內的證件。

  「警察?」女孩愣了一下,可是她仍伸出手和唐輔握手。「我叫石小儒,是這個團隊的分析員。」

  「栢克,這究竟是……」另一名女人問約翰。

  約翰先是嘆了口氣,然後有點無奈的把昆恩特斯資料被「綁架」的事道出。

  唐輔一直留意著那三個人的反應,當約翰說到昆恩特斯的報表和現金流量分析時,他看到石小儒輕輕的驚呼了一聲。

  「石小姐妳是不是知道些甚麼?」唐輔問道。

  「其實……」石小儒臉上帶著不安的說出她怎樣因為不見了本應在內聯網的檔案,而向IT部的同事求助的事。


  「那是真的啊。」約翰盯著電腦屏幕顯示著的檔案夾。顯然他找不到那個檔案。「竟然有這樣的事,真的有人綁架了檔案。啊,對了,檔案不見了的事,妳說除了現在在這房間裡的人外,那個IT部的同事也知道?」

  石小儒點頭。

  「可以叫他也過來嗎?因為事情有點敏感,有些事要先釐清。」

  因應約翰的要求,那個叫石小儒的女孩撥了內線電話請那個叫植嶝仁的員工過來。

  等待的時候,約翰拿起電話筒。他煞有介事的看著唐輔道:「我不是對你沒信心,但是我想也應該準備好贖金以防萬一吧……」

  「我明白,但是我們還不知道要怎樣交款。」

  約翰放下電話筒。「也對,反正十萬也不是很難調動的金額……」這時他邊盯著電腦屏幕邊敲打著滑鼠按鍵。「綁匪要我怎樣交贖金呢?說是已經寫在郵件中……不如……不如現在便打開郵件一來看看吧。」

  「可是……綁匪說要明天才可以打開的。」

  「這只是一個郵件罷了,我想是綁匪故弄玄虛,如果早點知道綁匪的指示,不是能佔著先機嗎?」約翰已經打定主意,放在滑鼠上的指頭快速的按了下去,唐輔也來不及阻止。

  所有人屏息。

  各人都期待著約翰說出綁匪的指示。

  「甚……甚麼也沒有。」約翰說。「只是一個空白的郵件。怎麼了?綁匪意外地把指示刪除了嗎……」

  叮!

  差不多同一刻,約翰公司的郵箱有一則新電郵,寄件者是K Kidnaper。

  「是綁匪!」約翰驚呼,所有人都湊了過去。

  「我已警告過你,要在指定的時間才可以打開附件!

  「這只是一次測試,看來你真的不把我放在眼裡。記著,下次可不是測試了。再有這種情況的話,交易中止,資料也會立即被公開!」

  「怎麼會……」

  「只是一個很簡易的設定。」門口傳來一把沙啞低沉的聲音。

  「呃,栢克,這是植嶝仁。」石小儒連忙介紹著。「IT部的同事。」

  唐輔有點出乎意料之外。他本以為在IT部工作的都是一副宅男的模樣,可是眼前男孩有點捲的頭髮剛好是蓋著頸項的長度,精心的造型就像日本男偶像藝人般,乾淨的臉半點油光也沒有,衣服也是洗熨得整整齊齊,而且一看便知是高級貨。唯一要挑剔的,是他那無神的雙眼和沙啞的聲音。

  「你就是植嶝仁……」約翰打量著他。

  唐輔留意到,約翰打量植嶝仁的表情,有點奇怪。

  「你說這是設定?」約翰問。

  「很簡單,你也一定用過。」植嶝仁走近約翰的電腦。「發信人寄件到這郵箱時,設定了讀件通知,就是當郵件打開後,系統會發信通知寄件人,所以他知道我們提前讀取郵件了。」

  約翰鐵青著臉。「這……就是要我們不能提早閱讀訊息吧。」

  「嗯。對了,請問你們叫我來有甚麼事?」植嶝仁問道。

  約翰只好再一次把狀況說明,唐輔留意著植嶝仁的反應。

  「綁架?」和剛來時的沉著相比,植嶝仁的反應比其他人都大,可是他很快便回復冷靜,並慢慢的掃視了房內每一個人。

  植嶝仁走近約翰的電腦。「那封勒索的電郵,可以在電腦裡開給我看嗎?」

  「喂,我知道你是IT部的,可是我們警方已經正派人來……唔?」唐輔留意到保羅從門外探頭進來並向他招手,示意叫他出來。

  「怎麼了?」交待植嶝仁不要碰電腦後,唐輔走到房外。

  「亞雪妮說,她本想借調總局那邊的電腦專家,不過好像突然有宗大案子,電腦專家好像都很忙不能過來……」

  真不巧!唐輔知道自己的斤兩,這點小案子他不可能說服高層向那些電腦專才施壓。他只好裝作沒甚麼大不了的回到房間內。

  「我想過了,」唐輔對植嶝仁說。「你對這公司的電腦運作比較熟悉,又清楚事件的來龍去脈,有你幫忙最好不過。」

  「是嗎?」植嶝仁淡然說著,令唐輔心裡感到不是味兒。

  唐輔看著植嶝仁從口袋掏出一只USB手指插在約翰電腦上,然後雙手在鍵盤上快速的輸入不同的指令,活像一個演奏中的鋼琴家。

  「阿植,這是……?」石小儒問他。

  「這是一個可以追蹤IP的程式。」植嶝仁回答時雙眼仍是盯著屏幕。「雖然勒索的電郵是從免費郵箱發出的,但是仍可以追蹤到發出郵件的電腦的IP。」

  「只要追蹤到IP就可以找到那綁匪嗎?」保羅問。

  「不是那麼容易。」植嶝仁笑了一聲,唐輔直覺他是在取笑自己。「那只是為用戶提供上網服務公司的伺服器的IP。不過有了那個,你們便可以要求網路公司查出那個時候那個IP分配給了哪個用戶。」

  「那要多久才能追蹤到IP?」唐輔問。「綁匪」說如果不交贖金,便會在星期五公開昆恩特斯的資料,所以他希望在此以前找到綁匪的位置把他拘捕。他還知道,要求網路公司提交用戶資料需要法庭頒令許可,他已經想好在哪個法官處最容易拿到。

  「我想……三十分鐘左右。這個程式已經比平常快很多,那時鬧著玩拿到的,沒想到竟然真的有用……」

  「你怎麼會有這種程式在手的?」輪到保羅問,還是帶著刑警的語氣。

  「網路上啊。在網路上甚麼人也有,有人寫了類似的程式放上網,然後很多人便會去改良。」

  「呃,我想我們還是不要打擾阿植工作吧……」約翰說道,他叫他「阿植」,更把一隻手放在植嶝仁的肩上,唐輔當然明白他的意思。

  「程式已經啟動,現在只是等待了。」

  「我……有個問題。」其中一個被帶來的女人開口。「你剛才說郵件有讀件通知的設定。」

  植嶝仁點頭。

  「那……如果我們把郵件轉寄呢?」

  對啊!唐輔看著那女人,她好像叫艾蓮。她比石小儒年紀大一點,應該有三十幾歲了。她架著眼鏡,穿著一件有點寬的針織上衣配西裝褲。剛進來時唐輔還以為是個歐巴桑,可是現在仔細看可以看出她眼鏡下精明老練的雙眼。

  「理論上可行。」植嶝仁托著下巴。「不過要先測試一下。」

  「怎樣測試?」唐輔緊張的問道。聽到艾蓮的想法,唐輔還真興奮了一下子。

  「我有這個免費郵箱的戶口。」艾蓮說著走到植嶝仁身旁,她看了看約翰。

  約翰點點頭,她在約翰的電腦上打開新的瀏覽器,登入了相同免費郵箱的帳號後,正要把其中一封未讀郵件轉寄。

  「呃,不行。」艾蓮說。「即使是轉寄,郵件會變成已讀的狀態。你看。」

  「真的呢。」植嶝仁看了看屏幕,剛才艾蓮要轉寄的郵件,標題的字體比未讀的郵件淺色了一點,那是已讀郵件的顯示方式。「看來綁匪是有理由選這個郵箱的呢,真是個思想縝密的人……」

  保羅看了一眼唐輔。該死的,唐輔抿一抿脣。看這個植嶝仁,只不過他懂那點點電腦,就以為自己是大偵探,還學警察般分析起犯人來了。

  「這樣啊。」唐輔終於開口。「我們不能再亂來了……」本來他還要繼續說下去,可是約翰輕輕的舉了一下手示意有話要說。

  「唐輔,在這裡的都是自己人,我便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約翰的聲音嚴肅起來。「其實大家也明白,在我們內聯網拿到昆恩特斯的文件,最有機會辦到的,就是我們這裡的人。如果這惡作劇是你們其中一個人的傑作,你現在還可以向我自首。當然,小懲大戒是少不了的,但我可以保證不把這寫在人事紀錄中。雖然警方已介入了,可是唐輔是我的老朋友,我可以銷案當沒事發生。」說時約翰看了唐輔一眼,唐輔點點頭。如果真是惡作劇,他也不想追究。

  沒有人作聲。

  「沒有嗎……」約翰嘆氣。「如果是外人的話……」

  「不。」坐在約翰電腦前的植嶝仁站起來,以銳利目光掃視每一個人。「追蹤結果出來了,發出勒索電郵的IP,是屬於A&B的伺服器。」

 

作者資料

文善

香港出生,現居加拿大。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海外會員。以商業結合推理的《逆向誘拐》榮獲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並已改編為電影。目前在跨國事務所從事企業估值諮詢工作,除工作需要的研究外,其他興趣也很廣泛,從美食甜點旅遊到研究不切實際的東西,但每項都彷彿以寫岀有趣的推理小說為目標,恨不得把日常所見所聞的荒謬、和腦中那些看似無聊的想法都轉化成有趣的故事。 ●22號密室推理官網:www.crown.com.tw/no22

基本資料

作者:文善 出版社:皇冠 書系:JOY 出版日期:2013-09-06 ISBN:9789573330189 城邦書號:A130007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