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我是漫畫大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我是漫畫大王

  • 作者:胡杰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3-09-06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85折 213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深具實驗性的手法,引發評審激烈討論! 如果童年可以再來一次, 我不會去盪鞦韆,也不會去接近初戀的女孩, 我只想找回我所有的漫畫,不惜一切代價! 我是班上的漫畫大王。 鐵霸王、微星小超人、無敵金剛、超人神童、假面超人,只要你叫得出名字,我就說得出有關他們的一切。 想借少女漫畫?我也有。只要我想看,我爸爸願意幫我買任何漫畫,就算旁人都紛紛勸阻,就算媽媽為此氣到跑回娘家。 那一天,許肥向我下戰書,說要來我家瞧瞧,比誰收藏的漫畫書多。贏的人就可以獲得把少女漫畫借給麻花辮班長看的權利;輸的人,從此就不許再接近她。 我一定要贏。不,我一定會贏! 直到打開家門之前,我都還是相信,我珍藏的漫畫會永遠陪伴著我,我深深信賴的人永遠不會背叛我。在悲劇降臨之前,我天真地以為,我會永遠都是班上最厲害的漫畫大王…… 【名家推薦】 ◎島田莊司(推理之神) 「單純,詭計的方向性才會變得明確,讀者受騙時的衝擊才會增強,然而要構思出單純的詭計當然是很困難的作業。《我是漫畫大王》便是一部作者的大膽構想在細膩技巧輔助下昇華而成的作品,讀完最後一句的瞬間,你可能會感受到本格推理名作皆具備的「機關式」的魅力,陶然忘我;你也可能會啞然無言,不知所以然──我要再次強調,這是偵探缺席的作品,因此你會有什麼反應就全依你的閱讀力而定了。諸位讀者,請你們切勿大意,我也衷心希望你們能平安地從那神似莫比烏斯環的詭計迷宮歸來。」 --玉田誠(推理評論家)

內文試閱


  一個豔陽高照的星期六。

  下午三點半鐘。盧俊彥外出時,遇見住在對門的鄰居。

  鄰居一派休閒打扮,左手拎著一個咖啡色的大旅行箱站在她的家門外頭。她的右肩掛著一只皮包,右手正轉動著一大串插在她家門鎖上的鑰匙。

  「嗨,妳好。」
  盧俊彥向著鄰居的側影打了聲招呼。

  對方年近四十,只比盧俊彥大個十四、五歲,還沒到可以叫她「方媽媽」的地步;但是,她跟盧俊彥又不同輩。

  為省麻煩,盧俊彥都直接叫她「方太太」。
  方太太是職業婦女。盧俊彥要去學校上早晨八點鐘的課時,兩個人常常像這樣,在他租屋處的公共空間不期而遇。

  方太太生了張肅穆的臉;感覺上,在家裡是個一絲不茍的人。不過,當她在與盧俊彥寒暄時,表現得都還算親切。

  「啊,你好啊,盧同學。」
  她都這麼喊盧俊彥。
  「好久沒看到妳了。」盧俊彥舉起手上的背包,關上大門:「妳出去旅行啦?」

  他所謂的「好久」,也不過是一個星期左右。

  方太太注視著門鎖「嗯」了一聲,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然後停下了轉動鑰匙的右手。

  「其實我不是出去旅行,而是回娘家了。」她說。
  「喔?就妳一個人回去嗎?」

  話一出口,盧俊彥就後悔自己太多嘴了。然而,方太太卻因此開了話匣子。

  「就我一個人回去。說來真丟臉,我跟我先生吵架了。」
  搬來這裡的一年多裡,盧俊彥極少遇到她的先生。即使遇到,她先生也總是沉默寡言地,不大理人。

  「喔。」
  方太太反常的坦率,讓盧俊彥不知如何接話,只能靜待她的下一步。

  她轉過身來面對盧俊彥,攤了攤手,說道: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嘛,你說是吧?」
  「是啊。」

  方太太大概是鬱悶太久,就把盧俊彥充當起抒發心情的對象了。
  「你還年輕,不見得能深刻體會──對了,你也有與室友不和的時候吧?」

  「有啊有啊。」
  還不只一次呢!

  「所以你應該可以瞭解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甘苦了。夫妻之間,又何嘗不是如此?」

  「對啊對啊!」
  「朝夕相處的夫妻,能保證永遠相敬如賓嗎?」
  「不能。」
  「每晚在同一張床上親熱,能保證百年好合嗎?」
  「不能。」
  「床笫之間的幸福美滿,能保證白頭偕老嗎?」
  「不能。」

  盧俊彥順著方太太的話應道。
  發言愈來愈辛辣的她,接下來不會是要把她在閨房裡的秘辛,都與人大方分享吧?

  跟別人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她要分享的話,拜託還是改天吧!盧俊彥速速將話題收尾:
  「床頭吵,床尾和。夫妻間拌個嘴,大家退一步想想,也就海闊天空了。」

  「要不是我先生讓步,我才不回來呢!」
  說了半天,她還是沒講她們夫妻吵架的原因。但是,盧俊彥並不在乎。
  「你先生讓步了就好,現在不是皆大歡喜了嗎?」

  盧俊彥背起背包準備道別,方太太還不願鬆口:
  「我那無辜的兒子是我最放不下心的。我會回心轉意,也是為了他居多。」

  「是喔?」
  「你應該還沒見過我兒子吧?」
  天呀,我都快遲到了,誰管妳兒子啊!

  「沒有。」

  「現在,已經沒有顧忌了。來,我介紹你們認識認識---」

  不容盧俊彥說不的方太太三兩下子轉開家門鎖。盧俊彥發誓,下回再遇見她,一定要先編個理由脫身。

  要編什麼理由呢?

  其實也犯不著扯謊。老老實實地交代出自己碩士班課業的緊湊行程,也就夠了。

  「我跟指導教授有約──」可以這樣跟她講。

  「對不起,我要去忙老師的研究案了──」或是這樣跟她講。

  「方太太,我下禮拜要交一份報告呢。先失陪囉──」又或是這樣跟她講──

  盧俊彥正想得出神之際,被方太太的尖叫聲拉回現實。她扔下左手拎著的旅行箱,鞋子也沒脫,就從半開的家門奔進客廳。

  方家客廳的擺設十分簡潔:一排深褐色的布沙發、一張小茶几,以及幾個落地的置物櫃。

  小茶几上,放著內有兩、三片柳丁切片的白色瓷盤。

  只見客廳的拼花地板上俯臥著一個穿短袖、短褲的男人。盧俊彥挪開視線,沒有勇氣直視現場留下的血跡。

  「是妳先生嗎?」

  站在方家門外的盧俊彥對內呼喊道。方太太無力的聲音斷斷續續:

  「啊──啊──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方太太!是妳先生嗎?」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方太太!請回答我!」

  「怎麼辦──怎麼辦──」

  「方太太!」

  「是誰?是誰幹的?」

  方太太激動起來,對著俯臥的男人叫嚷。看樣子,那應該就是她先生吧!

  「方太太!不要破壞現場,趕快叫救護車!趕快報警!」

  盧俊彥叫道。方太太一怔,旋即有所動作。

  盧俊彥以為她要去撥電話了。孰料,她一個箭步衝向自己。
  「方太太,妳──」

  方太太無視倒退了三步的盧俊彥。她粗魯地拔下還插在她家門鎖上的那大串鑰匙後衝回客廳,再衝往位於客廳向內延伸的走廊左側的一扇房門前。
  盧俊彥從他所站的方家門外,看著方太太按捺抖晃的雙手,抓出大串鑰匙中的某一把,插進房門鎖裡旋轉。

  「你不要慌,媽媽在開門了!」

  她把臉貼著房門撫言道。門鎖一重又一重、一重又一重,開鎖聲鏗鏘鏗鏘、鏗鏘鏗鏘──

  她拔出鑰匙,再抓出大串鑰匙中的另一把,插進房門鎖下的另一個小鑰匙孔後旋轉著。開鎖聲鏗鏘鏗鏘、鏗鏘鏗鏘──

  她握著鑰匙的雙手轉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盧俊彥看得眼睛都花了。

  砰地一聲,方太太打開了房門。她蹲了下去,緊緊擁住從房內竄出的低矮形影。

  「媽媽來了!媽媽來了!」她哭著說。

  盧俊彥將他度數不太夠的近視眼鏡往上推了推。就他視線所及,方太太擁住的是個膚色異常蒼白,年紀約在十一、二歲上下的小男孩。

  小男孩驚魂未定。他看看方太太,再看看家門外的盧俊彥。

  這時候,盧俊彥才有餘裕去關照俯臥在客廳地板上的男人。男人中等身材,後腦勺的頭髮很亂,後腰處豎挺著一把小小的黑色刀柄。

  看樣子已經不樂觀了。盧俊彥嘆了口氣,再度挪開視線。

  方家母子仍然沒有鬆開彼此的意思。盧俊彥又嘆了口氣,決定自己打電話叫救護車、自己打電話報警。

  「那個──羅曉芝同學。」

  「什麼事?你不會是還沒有出門吧?」

  「對不起,我臨時出了點狀況,沒辦法來了。」

  「盧俊彥!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放我鴿子?」

  「我要是存心放妳鴿子的話,就不會打電話來通知妳了。」

  「你知道我在學校的研討室裡等了你多久嗎?就叫你昨天早一點上床睡覺嘛!」

  「我可沒有睡過頭喔,相信我。」

  「既然如此,我們講好的小組報告討論會,你為什麼不能來?」

  「因為,現在有警察在我旁邊。」

  「警察?」

  「是的,警察。」

  「盧俊彥,你做了什麼?闖紅燈?超速?」

  「在我旁邊的不是交通警察,是刑事警察。」

  「刑事警察?盧俊彥,你殺人啦?」

  「不要亂說!」

  「還是你去搶銀行被抓到了?」

  「我哪有啊?都不是,是我對門鄰居的先生死掉了。」

  「你怎麼知道他死掉了?」

  「是現場刑事警察局的鑑識科人員說的。」

  「是喔?是自殺還是他殺?」

  「目前看起來,好像不太像自殺喔---妳要請鑑識科的人員來聽電話嗎?」

  「神經病!我跟他們講話幹嘛?」

  「妳不是不相信我嗎?」

  「那也不用跟他們講話啊!我算哪跟蔥啊?他們也沒空理我吧。」

  「還是我請刑事警察大隊不知道是偵幾隊的分隊長來跟妳談談?這樣妳就會相信我了。」

  「不需要、不需要──」

  「可惜,分局長他人剛走,要不然──」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就是了!你已經被逮捕了嗎?」

  「什麼逮捕?」

  「呵呵,你不是殺了你們鄰居的先生嗎?」

  「拜託!就跟妳說兇手不是我嘛!我看起來哪裡像殺人犯了?」

  「難講喔,知人知面不知心──」

  「妳別鬧了啦!」

  「這麼說,小組報告討論會只好改期了,你什麼時候有空?」

  「讓我想一想──」

  成批的警務人員在方家內外頻繁進出,忙著處理案發現場,並將想看熱鬧的同層鄰居阻隔在現場的封鎖帶外。
  盧俊彥掛掉電話後,剛才允許他打電話的那位刑事警察大隊的刑警,將他單獨帶到方家大門外的公共走道上。
  盧俊彥還記得這位瘦伶伶的刑警姓莊。

  「你是報案人?」莊姓刑警指了指方家大門:「現場是你發現的?」

  「方太太也有發現啦,我只是站在門外而已。」
  盧俊彥顫著嗓音答道。莊姓刑警輕咳了一聲,翻弄了一下襯衫的衣領,繼續用平板的聲調問道:
  「今天下午,你人在哪裡?」
  「我?我都待在我住的地方啊!」盧俊彥指了指方家的對門。

  「那是你家嗎?」
  「是我跟我兩位室友住的地方。他們一位是大學生,一位跟我一樣是碩士生。」

  「他們能作證嗎?」

  「作什麼證?」

  「作證你今天下午都待在你住的地方。」

  「恐怕不能──他們兩個上午都出門去了。」

  莊姓刑警抬起他髮絲茂密的頭,看看天花板後,說道:

  「沒關係,這部分我們會再進一步釐清。」

  「您是在懷疑我嗎?」

  盧俊彥有些惶恐。莊姓刑警自顧自地問下去:

  「你說你住在這邊多久了?一年?兩年?」

  「一年三個月。」

  「你跟對門的方家熟嗎?」

  「不熟。」此時不撇清,更待何時?

  「不熟嗎?」

  「我只有跟方太太聊過天。」這倒是實話。

  「跟死者呢?」

  「她先生嗎?偶爾見過幾次,只簡單打過招呼而已。」盧俊彥向上舉著右手立誓:「我要聲明在先,我跟方先生可是無冤無仇的喔!」

  莊姓刑警無動於衷:「方先生與方太太的兒子呢?」

  「方小弟弟啊?坦白說,我今天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咧!」

  「照你的說法,案發時,方小弟弟是被鎖在他的房間裡頭?」

  「沒有錯,我親眼目睹了方太太開鎖的過程──」

  盧俊彥喚起腦海裡的回憶:方太太先後插入兩把鑰匙,將那一重又一重的門鎖轉了一圈又一圈。開鎖聲鏗鏘鏗鏘、鏗鏘鏗鏘──

  「你知道方小弟弟房間裡僅有的一扇窗戶,是被封死的嗎?」

  莊姓刑警問。盧俊彥挑眉道:

  「我猜,可能是他爸媽怕他太調皮,從窗檯摔下去吧。」

  「你知道窗戶封死的事嗎?」莊姓刑警又問了一次。

  「不知道。這是人家的家務事,我怎麼會知道?」

  「方太太也沒有向你提過?」

  「她連她有個兒子的事,都沒跟我提過呢!」

  這時,有位女警從方家屋內走到公共走道上來見莊姓刑警。她的左手,牽著蒼白的方小弟弟。

  莊姓刑警向女警點點頭後,在方小弟弟面前蹲下身去,並擠出笑容以及眼角的魚尾紋,對方小弟弟輕聲細語:

  「弟弟,你很勇敢喔。」

  方小弟弟注視著莊姓刑警那飽經風霜的臉,抿嘴不語。

  莊姓刑警摸摸方小弟弟的頭頂。彷彿這麼摸著摸著,就能撫平方小弟弟的喪父之痛。

  「你是我看過最堅強的男生喔!」

  莊姓刑警說。女警也蹲下來哄著方小弟弟:「你也是我看過最堅強的男生喔!」

  方小弟弟依然不語。我應該不用也蹲下來吧?盧俊彥心想。

  「弟弟,你今天一天都待在家裡嗎?」

  莊姓刑警回到正題。方小弟弟沉靜數秒鐘後,點了點頭。

  「你今天沒有出門?都沒有離開家?」

  方小弟弟搖頭。

  「你爸爸呢?你爸爸今天也都待在家裡嗎?」

  方小弟弟又沉靜數秒鐘後,點了點頭。

  「你爸爸今天都沒有出門,都沒有離開家過嗎?」

  「沒有。」

  方小弟弟答道。他的嗓音拔尖,尚未變聲。

  莊姓刑警用力擠著抬頭紋問道:

  「你媽媽呢?她今天也在家嗎?」

  「媽媽不在。」

  「你媽媽今天不在家?」

  「不在。」

  「你媽媽是什麼時候出門的?」

  「媽媽,已經好幾天不在家了。」

  「好幾天?你知道你媽媽不在家幾天了嗎?」

  「好幾天了。」

  「是幾天呢?」 方小弟弟數著自己的手指頭:「五天、六天、七天──」

  「你媽媽離家一個禮拜了嗎?」

  「嗯。」

  「所以,你一個禮拜沒看到你媽媽了?」

  「我一個禮拜沒看到媽媽了。」

  「你知道你媽媽這一個禮拜去哪裡了嗎?」

  「我知道。」

  「太厲害了,叔叔不知道的事情,你居然都知道!」

  莊姓刑警對方小弟弟翹起大拇指。女警也摸摸方小弟弟的臉頰,加油添醋道:

  「你是姊姊看過最聰明的小孩!」

  盧俊彥很佩服兩位警察的耐性。要是換他來問,早就一路打破砂鍋問到底了。

  「你告訴叔叔,你媽媽這一個禮拜去哪裡了?」

  「爸爸說,媽媽回外婆家了。」

  「你知道你媽媽為什麼會回外婆家嗎?」

  「她跟爸爸吵架了。」

  「你媽媽是為了什麼跟你爸爸吵架的呢?」

  「我──不知道。」

  「那麼,你今天在家裡幹什麼呢?」

  莊姓刑警的問話句句家常,卻足以讓方小弟弟在回答前費神再費神。盧俊彥怎麼看方小弟弟,都像是個有些微溝通障礙的小孩。

  不對。這樣指控方小弟弟,並不公允。

  連盧俊彥自己,也被警察的大陣仗嚇得前言不接後語。對方只是位小朋友,如何奢望他在這種情況下,講話還能井井有條?

  何況,他又驟失至親!盧俊彥默默在心裡向方小弟弟賠不是。

  「跟爸爸談話。」方小弟弟說。

  「你跟你爸爸談了什麼呢?」

  莊姓刑警又問。方小弟弟想了想:

  「不太記得了──」

  「一個字都不記得了嗎?有沒有你跟你爸爸講過的什麼事情,或是你爸爸跟你講過的什麼事情,你還有印象的?」

  「我們,就只是在聊漫畫書的事而已──」

  方小弟弟顯得很為難的樣子。

  「你爸爸最近有沒有跟你說過,他有什麼煩惱啊?比方說,他有什麼很煩的事、很討厭的人啊──等等。」

  這一回,方小弟弟低頭想了更久。

  「慢慢想。」


  莊姓刑警也不催他。方小弟弟舔了舔嘴唇,說:

  「沒有耶。」

  「你爸爸都沒有煩惱?」

  「不清楚呢──」

  「你爸爸也沒有討厭的人嗎?」

  「他沒講過。」

  「你爸爸也沒有害怕什麼人嗎?」

  「害怕?沒有吧。」

  「你爸爸──倒下去的時候,你在旁邊嗎?」

  「不在,我在我房間裡。」

  「是你自己進去的?」

  「不是。是爸爸把我鎖進房間裡的。」

  「你爸爸為什麼要把你鎖進房間裡頭?」 方小弟弟想了很久。

  「因為,我不高興,而爸爸也不高興。然後,他就把我鎖進房間裡了。」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你還記得嗎?」


  「──下午。」

  「下午幾點鐘呢?」

  「──」

  「記不得了嗎?」

  「記不得了。」

  「下午除了你跟你爸爸之外,還有誰在你們家嗎?」

  「今天下午嗎?有。」

  「有誰在呢?」

  「我們家有客人來訪。」

  「你知道是誰嗎?」

  「知道,他叫作『許肥』。」

  「許肥是綽號吧?你知道他的本名嗎?」

  「他叫許家育。家庭的家,教育的育。」

  「下午就只有他一個人來你們家嗎?」

  「就只有他一個人來。」

  「沒有別人來了?」

  「沒有。」


  「你爸爸把你鎖進房間裡的時候,許家育已經離開你們家了嗎?」

  「離開了。」br>
  「所以你被鎖在房間裡時,你們家裡只有你跟你爸爸兩個人在?」

  「嗯。」

  「你有沒有聽見許家育又跑回你們家來的聲音?」

  「這個,我就沒在注意了。」

  方小弟弟搔著頭。莊姓刑警拍了拍方小弟弟的背,站直身子;女警也站了起來。

  「小朋友我問完啦。」莊姓刑警吩咐女警:「妳可以去請方太太來了。」

作者資料

胡杰

台北人,一九七○年生,天蠍座,熱愛文學、電影、歷史、漫畫與籃球。厭惡來自社會的制式束縛,渴望有一天能自由自在地安排人生,做真正想做的事。 在各種類型文學中,深受謎團具懸疑性、結局令人意外而又言之有物的推理小說吸引。喜愛島田莊司、我孫子武丸、折原一、殊能將之、阿嘉莎‧克莉絲蒂、安東尼‧伯克萊等推理作家。 ●第3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官網:www.crown.com.tw/no22/SHIMADA/S3.html ●22號密室官網:www.crown.com.tw/no22

基本資料

作者:胡杰 出版社:皇冠 書系:JOY 出版日期:2013-09-06 ISBN:9789573330219 城邦書號:A130007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