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討厭戀愛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討厭戀愛

  • 作者:平安壽子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3-07-1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85折 213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不擅長戀愛的女人,就是故障人? 鈴枝,三十五歲,出社會十二年,對職場升遷沒興趣,也不想擁有更多,不懂人為何不積極向上就該受到責難。喜世美,二十九歲,個性就是無法為愛癡狂,覺得與其勉強找個情人,不如明快抽身。翔子,二十六歲,下班回家的生活只要有貓、喜劇片、部落格就夠了,根本無法想像自己哪一天會捨棄這樣的一人王國。 三個不同年齡與職業的女人,因為不同理由而對戀愛消極。她們並非沒和男人交往過,也曾試著努力融入「一定要戀愛人生才夠燦爛」的價值觀,但是最終,與個性不符的生活勉強不來。她們內心共同想對這世界吶喊的是── 只要感到自在,就不能一個人生活嗎? 【名家推薦】 「我從來不討厭戀愛,也總以為那些不婚的女人,都是得不到幸福所以故作堅強。但平安壽子讓我發現我錯了。真的有些人不擅長戀愛,或者不需要戀愛。不擅長戀愛跟人際相處卻自得其樂的女人是可愛的,因為我們都一樣,只是想要愉快的生活啊!不需要戀愛卻要家庭的女人是偉大的,因為在這之中,她們捨棄了浪漫,卻有著完美生活的務實。」 ──貝莉(作家) 「我們總是被提醒,要正面積極,因此不自覺的越來越活在別人的期待裡。所以「要幸福喔」這樣的話,聽起來才會充滿壓力。到底幸福是什麼?要活在我的幸福裡,還是你的標準裡才叫幸福呢? 大部份的人都怕寂寞,所以我覺得選擇單身的人很勇敢。 但很多時候單身並不一種選擇,而是生活的條件與環境作用之下,不知不覺的就走向了單身之路。 書中三位女性,享受單身卻沒有放棄愛情。誰說人生一定要發光?懂自己,好好選擇適合自己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人生價值。 作者描寫女性面對愛情時的感受與心情,直接又細膩,經常讓人會心一笑。絕對不能錯過!」 ——周幼婷(知名演員。《含苞欲墜的每一天》女主角)

內文試閱


祥子篇

就不能一個人生活嗎?

1
(【部落格文】)

  【我記得某一天,有位老頭政要把女人說成「生產機器」,引起媒體大肆批評。



  在野黨當時希望女性民眾可以更憤怒,但像mog這些上班女郎可能早就被公司裡那些神經大條的性騷擾老頭訓練過,對這種程度的失言根本不痛不癢。

  不過mog的午餐飯友S小姐說,這才是政府的心聲。她認為政府真的把女人當機器,用來生產繳稅金的人民。

  S小姐甚至說政府未來肯定會針對不生小孩只工作的「非生產性」單身女性進行懲罰,例如提高所得稅、國民年金、全民健保繳納金額等等。從老頭以「希望生兩個小孩的健全女性」來修飾「生產機器」的說法,就可看出陰謀的端倪。好像不生小孩就不健全,不生小孩就是壞事。

  我不想挑語病,但真的一點說服力都沒有。最終意思還是女人等於「生產機器」,給我生就對了。

  簡單一句話,日本政府擔心人民不生小孩,人口會減少。

  但是日本人口減少有這麼糟糕嗎?如果日本人少到瀕臨絕種,被世界列入保護動物,不是更好嗎?

  如果哪個國家的人欺負日本人,綠色和平組織就會衝過來救我們。說不定純種日本人的DNA還可以高價賣到黑市,比方說一根頭髮五百萬。

  感覺不錯呢。

  不對,如果政府真的擔心日本人從地球上滅絕,乾脆就制定個國家政策,讓女人真正成為增加人口用的「生產機器」吧。

  所有生育年齡內的女性,定期可獲得生育假。把女人集合起來送到不錯的度假勝地,事前先做好問卷調查,選出「最想上床的男人類型」,再把這些男人抓進來,輪番上陣和女人從早搞到晚吧。男人沒有權利選擇,既然女人是「生產機器」,男人就是種馬囉。少說廢話,多加油吧!

  然後,「生產機器」的職責就只到生產完,帶小孩這苦差事交給國家,由被裁員老爹和尼特宅男負責。既然媽媽們因帶小孩無法出門會造成產後憂鬱症,交給這些本來就不想出門的人不是一拍即合嗎?

  這主意感覺不錯吧?

  啊,大眼又在筆電附近打轉了。我怕牠像上次一樣不小心拉掉插頭,所以今晚就先這樣吧。】

  大眼前腳正要踏上鍵盤,翔子左手一把將牠抱了起來,右手關了部落格。

  大眼試圖從手臂中掙脫。當初剛收養的時候,大眼不過巴掌大小,翔子還怕太用力會捏傷牠,但現在可要費不少力氣才能阻止牠搗亂。

  更新部落格是翔子每天的例行公事,但大眼只要發現翔子不理牠,就會在筆電附近打轉找麻煩。有時候甚至整個坐在鍵盤上。

  送大眼給翔子的貓友說,貓只有小時候可以玩,長大之後要玩牠,牠還會生氣,任性到不行,所以玩貓要趁早。可是實際上大眼整天都黏著翔子不放,要翔子陪牠,簡直可愛到不行。即使不給更新部落格,甚至不小心刪除資料,都無法生牠的氣。貓真是了不起。

  翔子的媽媽對動物過敏,所以貓狗都不能養。她下定決心,搬出來住之後一定要養貓,但是二十歲從二專畢業,出社會卻在負責處理網購業者訂單資料的公司工作,錢少事又多。直到二十二歲,才總算得償夙願搬出來住,可是能養寵物的房子租金超貴,不得不放棄。

  再加上寵物店賣的貓狗,一隻都要十萬日圓起跳,飼養寵物的費用又高到不行。只好上網看看養貓人的經驗分享,望梅止渴過日子了。

  正所謂臥薪嘗膽,翔子的公司逐漸成長茁壯,微薄的薪資也漸漸提升。她又仗著自己年輕不怕加班,努力工作,終於存了一筆錢。獨居第五年,時機終於成熟。她在部落格上說,萬事俱備只欠一貓,立刻就有人留言說自己的貓生了小貓,要不要收養呢?所以大家才這麼愛部落格啊。

  翔子立刻答應,找了一間不會拒絕房客養貓的公寓,速速搬家。

  如此這般,大眼在五個月前就成了翔子的家人。

*

  深夜時分,等大眼睡了,才再次起動筆電。打開部落格一看,已經有不少回應了:

  【在度假勝地從早搞到晚,這我喜歡。如果可以有猛男輪番上陣,我很高興當機器喔。】

  【我贊成由政府指派育兒專員。如果政府打算插手管國民的人生,要國民快快結婚生子,那就該做點這樣的努力啊。我也是有小孩的職業婦女,但是找不到托兒所,很辛苦呢。等政府有辦法在女人生完之後,立刻提供優質育兒補助,再叫女人多生吧。政府認證的育兒補助優良企業?一點用都沒有啦。】

  有人有共鳴是很開心沒錯,但寫「從早搞到晚」這麼露骨的句子,難免會引來網路之狼起鬨,這就煩人了。

  【小mog真的這麼想搞,我隨時奉陪喔。讓我對著小mog又濕又熱的……】

  這種的都是沒看完就刪了。

  還有一種常見的,就是道德魔人。

  【有些女性想生卻不孕,妳這樣說實在是神經太大條了。我看妳的簡介說喜歡喜劇片,但幽默不是用來傷人的。希望妳認真反省。】

  道德魔人一出現,立刻有人加以反擊。

  【mog大是在諷刺那些把女人當機器的政客啦,我支持她的叛逆!】

  有趣的是,認真說教和過度吹捧總會成雙入對。自認對的言論受到批判是不開心,但有人硬穿鑿附會一些自己根本沒想過的點來大表贊同,也令人不舒服。

  這次的「叛逆」也是太高估她了,翔子忍不住笑了出來。她一點都不叛逆,硬要說的話,神經大條還比較貼近,因為她壓根沒考慮過那些不孕婦女。

  午餐飯友矢代鈴枝提到政府可能會針對單身女性課稅時,翔子自然就想到日本人瀕臨絕種,或是真正成為生產機器努力生產之類的幻想。

  每次談到政治或社會問題,她就想搞笑。難道是喜劇迷的天性使然嗎?

  不過翔子也只有在部落格裡才會熱血沸騰。
2
  某棟辦公室與店面混合的大型綜合商業大樓,有一整層樓都是採光良好的咖啡雅座。每到午餐時間就會變成自助式餐廳,不僅有中式、日式、西式等主餐小菜,還有健康的雜糧米飯,多樣沙拉,甚至還有甜點。

  會來這裡的幾乎都是公司同事,只有翔子、鈴枝與田之倉喜世美各自隻身前來,碰巧坐在一起,不知不覺就成了飯友。

  喜世美或許因為那身隱形眼鏡專賣店制服,看來相當親切。在零食製造商促銷部門工作的鈴枝,總是身穿貼身套裝,頂著整齊包頭,再加上冷豔的長相,整個人就是很有壓迫感。

  相反的,翔子總是透過網路與客戶交談。加上說好聽是少數菁英制,說難聽點就是公司精簡人事,所以幾乎每天都加班超過九點,有時甚至到天亮,所以不想在意他人眼光,選擇穿著寬鬆的T恤與工作褲。她在一群服儀整齊的職員中特別顯眼,不時會在門口被警衛攔查。

  三人的工作地點與外表都大不相同,年齡也有恰到好處的落差。鈴枝三十五歲,喜世美二十九歲,翔子二十六歲。最年輕的翔子對兩位長輩會用敬語,而且又能當個稱職的聽眾,所以從未出現沒話題冷場的情況。

  反而是飯桌上比辦公室輕鬆,可以隨便說同事的壞話。「啊,我們公司也有這種人!」、「真要說的話,我那邊還更糟。」三個人輪流數落令人火大的爛上司,或是只出一張嘴的蠢業務,有誰傷心就安慰她,久而久之便成了傳統的女孩小團體。

  翔子從兩位長輩身上發現,女人年紀愈大,「女孩度」似乎就愈高。

  前不久,鈴枝才嚼著蒜辣義大利麵,即使噴著帶有橄欖油的口水還是止不住高談闊論。

  「妳們還記得那個生產機器老頭的話嗎?竟然說什麼結婚生兩個小孩的才算健全女性。千萬不能忘記喔,那可不是單純的失言,隱藏了政府的恐怖陰謀!就算要求老頭一個人收回發言,甚至辭職下台,都只是表面功夫,沒意義的。」

  「矢代姐竟然扯上了陰謀論,有CIA的感覺。」

  喜世美吃著雞肉鮮蔬沙拉,悠閒地吐槽。

  「田之倉姐,這樣不對啦。」

  翔子把鹿尾菜放在五穀雜糧飯上,心平氣和地糾正。

  每次在公司加班,晚餐都吃泡麵。早餐又經常跳過。為了小小的健康心願,她堅持至少午餐要像樣,所以確實地選擇了五榖雜糧飯配燉鹿尾菜,以及味噌豬肉菜湯。

  「CIA是製造陰謀的人,矢代姐應該算控訴陰謀論的不辜百姓才對。」

  「不辜百姓是啥?」

  「就是無辜的善良老百姓啊。」

  「翔子還真懂這些冷門詞。不辜百姓是怎樣?曾有像布穀鳥般渺小的百姓攔轎告御狀,所以衍生出這種說法嗎?」

  「田之倉姐,這聽來挺有意思的喔。」

  「哎喲,不要開玩笑啦。」

  鈴枝不高興地打斷她倆。她桌上的盤子就像被秋風掃過一樣乾淨,是個快嘴女。

  「那老頭說那些話,可是嚴重威脅職業婦女的死活呢。」

  「對不起,我們會專心聽的。繼續說吧。」

  喜世美笑著道歉。翔子為了安撫鈴枝,主動說要去拿三人份的咖啡。鈴枝喝了一口咖啡,才繼續說下去:

  「為什麼有人會要求女人生小孩,原因就是想生小孩的人變少了,政府認為國家面臨存亡之秋的關係。」

  「可是在這小島國上,已經有一億人了。少一點不是很好嗎?這樣通勤電車也比較輕鬆點。」

  喜世美的反應聽起來像玩笑話,但相當真實。翔子也微微點頭。

  「就跟妳說重點不在這裡。現在日本到處都是老人,能工作繳稅、繳年金的人口變少了,日本政府很缺錢,正挖東牆補西牆呢。」

  鈴枝氣呼呼的,那認真的模樣真有趣。翔子覺得這樣很可愛,忍不住偷笑一下,但還是被鈴枝發現。

  「翔子妳最年輕,所以還笑得出來,但妳可是最大的受害者。政府就像禿鷹,每天把眼睛瞪得老大,尋找榨取稅金的機會。我敢保證不必多久,生過小孩的女性就會獲得減稅優惠,而這筆帳就會算在不生小孩的職業婦女頭上!」

  「聽妳這麼說,好像翔子這輩子都結不了婚,要一直單身打拚下去了。」

  喜世美插嘴道。

  「而且矢代姐的口氣像是單身女子代表,但未來會如何誰也不知道的。」

  鈴枝恍然大悟,半响不語。

  「我錯了,和老頭一樣失言了。」

  「不用道歉啦。」

  翔子安慰認真反省的鈴枝。

  「我想我這輩子不會結婚生子吧。」

  「這種話別亂說,妳才二十六歲。田之倉說得對,往後實際情況和內心想法都會峰迴路轉喔。」

  鈴枝似乎完全忘了方才的高談闊論,擺出過來人的樣子。翔子假笑兩聲,移開視線。

  是啊,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怎麼走。但翔子打從心底喜歡獨居生活。

  想當初她這輩子第一次在自己家(雖然只是小套房),自己一個人迎接清晨,那股自由感幾乎讓眼淚奪眶而出。

  起床也是一個人,睡覺也是一個人。下班回家,走進空無一人,冰冷黑暗的房間,打開電燈。這光景聽起來是如此孤單,但翔子就是喜歡。

  衣服丟得到處都是,打開電視,檢查信箱,把罐頭濃湯倒進鍋裡加熱,用手就撕下萵苣或菊苣的菜葉放進沙拉碗裡。湯熱了,整鍋端上桌,直接拿湯匙舀起來往嘴裡送。沙拉灑點鹽,徒手抓來就吃。幾乎就像原始人。

  泡在浴缸裡看書,起來只穿條內褲就喝起啤酒。在盥洗間剪頭髮,在套房正中央掛繩子晾內衣,簡直旗海飄揚。然後啃著腰果米餅,狂看部落格。

  想做什麼就做,翔子就像個小小獨裁者。她根本無法想像自己哪天會捨棄這一人王國。

  我想愛自己,這樣不行嗎?有些事情就是想碎碎唸,所以才成立了名叫「mog日記/就不能一個人生活嗎?」的部落格,至今已有兩年半。

  部落格真的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令人驚訝的是,還真有人會對這些自言自語做出回應。雖然翔子也回應過別人的部落格,但自己的文章有人回應,更是格外開心。

  有人表示共鳴,也有人提出相反意見。宅女不出門,世界卻慢慢放大。翔子原以為獨居可以過一輩子,如今有人回應的部落格已經是她的精神食糧。

  翔子在現實生活中,屬於不太表達個人意見的穩重派。因為對方反應可不一定都是好話。但部落格不同,或許是因為用了mog的假名吧,現在感覺mog才是她本人,二宮翔子則套著謊言與敷衍的鐵面具。

  有了部落格,她才有這樣的心得。

  人們說網路宅宅只了解虛擬的人際關係,是身心有缺陷的精神障礙人士。沒錯,網路上的人身攻擊與惡意發言威力驚人,但現實社會不也一樣?

  情色留言、惡意發言經常排山倒海地湧入翔子的部落格,但只要刪掉就沒事了。而且網友即使匿名,也一樣會有共鳴,有這些人就可以說心裡話。

  翔子真心認為網路空間是個好東西。就是因為有網路空間,她才不至於被這自己無法適應的現實社會給吞噬。

3
  【日本人絕種危機,這戳到了我昆布茶的笑點。目前出生率降低確實是個問題,但日本曾經有段時間因為小孩太多,發生財政困難呢。川島雄三在昭和三十年推出《愛的負擔》這部喜劇片,就是說當時日本人口多達九千萬,政府決定立法限制生育避免人口增加,結果厚生大臣(註:類似行政院長)的家人接連懷孕呢。那部電影說如果人口突破一億,問題就大了,但五十年後人口早就突破一億,大臣卻擔憂出生率降低而亂說話,川島雄三要是地下有知,應該也會嘲笑政客不過爾爾吧。】

  這次也是他的回應最有趣。

  川島雄三啊,翔子曾經在DVD出租店租過他執導的電影《幕末太陽傳》。演員皆身手輕巧,感覺好帥氣。推薦這部電影的也是昆布茶。

  正確來說是昆布茶和尚,這是他部落格用的筆名。

  他第一次造訪翔子的部落格,正是大眼加入翔子家的日子。

  翔子為蜷縮在籃子裡像顆棕色小毛球的大眼拍了張照片,放上部落格,立刻湧入雪片般的回應。

  世界上的愛貓人彷彿絕對不會錯過眼前任何一隻貓。翔子也是。但這次是自己的貓,有人說牠「可愛」,聽起來就是開心。

  不過就在翔子享受歡樂的時候,有個回應令她差點跌破眼鏡。

  【終於開始養貓啦。等於決定要「終老一生」囉。】

  這就是昆布茶和尚。

延伸內容

專文評析
◎文/瀧井朝世

  社會價值觀逐漸多元化,現代女性已經可以自由選擇生活方式了。但自由也有不自由的一面。人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該怎麼選,選什麼,才算是正確的?如果沒有明確的方針或主張,人生規劃實在是非常棘手。同時想必有些人會因為生活環境或年齡,而被強迫灌輸「不能不談戀愛」、「不能不結婚」、「不能沒有人生目標」等觀念,而忙著「追求伴侶」或「追求自我」吧。二十幾歲的人回顧過往,卻完全看不到未來的方向,一定會感到不安。不過現代人的生活方向大多是順其自然地就定了,如果有什麼非追不可的目標出現,在煩惱怎麼選之前應該就會採取行動了。

  就算漫無目的地活著,社會也會為你的生活標上某個理由。從前日本社會認為不結婚的女人就是「工作狂」。但女人是否真的只能在「婚姻」與「工作」之間二選一?這點令人質疑。後來日本人又為單身女性的生活型態取了各種名稱,例如「單身貴族」、「敗犬」、「啃老族」等等。可是人在選擇生活型態的時候,怎麼可能先套用某個類別再考慮呢?當然有些人就是覺得「我想當名媛」、「我想當勝利組」,不過絕大多數人都是隨波逐流活到今天。要是有人說:「妳這就是現在流行的○○啦!」妳一定會覺得,我又不是為了趕流行而活!然後傷腦筋地笑笑帶過。

  書中出現的三位女性,都是不知不覺就單身獨居的人。在零食製造商促銷部工作的矢代鈴枝,三十五歲;在隱形眼鏡專賣店工作的田之倉喜世美,二十九歲;在網購業者訂單資料處理公司工作的二宮翔子,二十六歲。三人的年紀與職業都各不相同,卻因為碰巧在咖啡雅座同桌吃午餐,成為親密的飯友。她們的共通點不只是單身,還有沒對象,而且不重視愛情。她們並不否定愛情,也碰過不錯的緣分,不算沒人要,只是不會為了愛情汲汲營營。本書交互描述了三位女子輕鬆愉快過生活的「生態」與心聲。

  本書是二○○七年三月號到二○○八年九月號之間,連載於《小說昂》雜誌的短篇小說。內容巧妙結合了當時的社會現象,以及最新時事。比方說當時的厚生勞動大臣(註:相當於內政部長)面對少子化、高齡化現象,稱呼女人為「生產機器」,引起媒體撻伐。前官員因為收賄嫌疑而被逮捕,發現家人也收受不少好處,而產生「貪財老婆」(⑷彡冖え妻)這個新名詞。全都是事實。而雜誌上的「共度春宵男」排行榜,就是《ANAN》雜誌每年公布一次的長青專輯「最愛男.最恨男」問卷調查項目之一(不過從二○○九到二○一一年間,該專輯並未調查此項目)。書中針對這些社會事件與潮流所吐露的真心話,看了著實痛快。

  三個不同世代的女人,因為不同理由而對戀愛消極──喜世美的個性就是無法為愛癡狂,與其勉強找個情人,不如斷得乾淨俐落,明快抽身(我就不說是擅長放棄了)。翔子的私生活就是看喜劇片,以及用心在部落格上暢所欲言,看來就是盡情享受單身生活的樣子。而且她應該不擅長面對三次元的異性。鈴枝一出社會十二年,只是為了混口飯吃,沒興趣升官發財,也不想擁有更多。認為世上沒有永恆,有點豁達。

  三個女人三種個性,對愛情都不主動。我想探討一下這三人的關係。這三人不是長年好友,也沒有共同朋友,見面又只會閒話家常。但就因為不深究彼此的私生活,才能坦然說出真心話。有人或許會悲觀地認為這是人際關係淡薄的表現,但我覺得在這個時代,這種稍有距離的關係反而珍貴。現代人的生活型態與價值觀多有分歧,擁有幾個夥伴能分享小小的同感,對心理衛生相當重要。所以我有點羨慕她們純聊天的朋友關係。

  話說回來,這三位讚頌單身生活的女子既不頑固,不逞強,也不是放棄愛情。只是自然而然選擇了這樣的生活方式,坦然接受而已。沒有一點憂鬱或焦慮。這可說是三人最大的共同魅力。不拿自己和別人比,也不否定他人的生活方式;不覺得自己曲高和寡,也知道自己少了點什麼,這些心理上的平衡,也是她們的優點。

  舉個對照的例子,在「討厭積極」這一章中,鈴枝的老朋友亞沙子對她說「要幸福喔」。乍看之下是為了對方著想,其實只是硬把自己價值觀套到別人身上的女人。話說她口中的「幸福」是什麼?這是絕對的嗎?用自己的標準去決定他人幸不幸福,簡直不自量力!(看著看著火氣就上來了,實際上這種人可真不少。)

  鈴枝在和這位朋友交談之後,心中說了一句漂亮的台詞。

  「心無旁鶩,只求生存。這不就是真正的積極嗎?」

  基本上生命就這麼回事,真的就這麼回事。不可能說生命非得成長,非得獲得些什麼,非得到達什麼目標不可。就算沒有高尚的願景,沒有明確的生活目標,不屬於任何類型,人還是會活過每一天。這不就好了?也就是說,只要不給人添麻煩,不就可以隨心所欲自由生活了嗎?人生不是在比賽啊。

  ……如果做個總結,這本小說乍看好像在主張一個人自由自在的生活,就是幸福。但只要看過最後一章,想必會大吃一驚。這章描述了某位主角出乎意料而且勇猛果敢的決定。看了結局就明白,這小說不讚頌單身,不否定愛情,但也不主張結婚一定會幸福,而是告訴我們,人只要以自己的價值觀選擇人生就好。如此寬大的眼光令我佩服。

  作者至今描寫過現代人的多種生活,限於篇幅,無法全數舉出,包括《諸事不順》描寫四十左右仍單身的職業婦女日常生活;《吃喝拉撒睡的家》描寫女性踏入建築業的奮鬥史;《感傷生存術》享受兩位不同世代女人之間的對話;《請到這兒來》提到熱愛落語(註:日本相聲)的女性;《你就是天堂》仔細描述三位澤田研二女歌迷的悲喜交集;《爺爺奶奶》描繪五十多歲老同學們的人生路;《兩個人的老後》探討夫妻年老後的樂趣等等……往後該如何生存?現代人心中多少有些迷惘。作者敏銳且愉快地描繪出這種心境,其觀察力與文筆令我折服。

  十年之後,我應該會再次閱讀本書,並回味平安壽子至今所有作品。到時人們以及我本身的人生觀將有何變化?看著她的作品比對世間風景,也是樂事一樁。而作者十年後會寫出怎樣的小說,更令我期待不已。

作者資料

平安壽子

一九五三年生於廣島。受美國作家安泰勒的啟發步上小說之道。一九九九年以〈非比尋常的一天〉獲得「ALL讀物新人賞」。著有《愛的保存法》、《調味戀愛》、《鐘點男友》、《非比尋常的一天》等。作品曾被改編為電影、連續劇。   平安壽子觀察敏銳,爽快的文字與幽默感形成其小說的整體風格。在她的作品中,常以簡潔的對話,鮮活並點到為止地刻畫出人物及其內心世界;而緊湊富節奏感卻細膩的筆觸,則讓人常不時噗嗤一笑,隨即頻頻點頭而一路跟隨下去。

基本資料

作者:平安壽子 譯者:歐凱寧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CITY系列 出版日期:2013-07-12 ISBN:9789571357836 城邦書號:A220027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