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我單身的最後一年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單身的最後一年

  • 作者:王文華
  • 出版社:蛋白質女孩
  • 出版日期:2018-07-07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國際書展/外版精選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我單身的最後一年》 《我單身的最後一年》是王文華十年來第一本小說。 王文華以《蛋白質女孩》、《61 x 57》、《倒數第二個女朋友》等小說成名。但 近十年來,他的創作主題偏向企管和自傳,這是他久違了的文學作品。 這是一個關於單身、婚姻、家庭的故事。描述在不景氣的大環境,一群年輕人在自我、感情、事業上的追尋與迷失。 陳明麗和她的朋友,都是有想法、有個性的女生。 她們尋找相同的東西,卻做了不婚、晚婚、結婚、離婚等不同選擇。並在這些選擇之間舉棋不定、匍匐前進。 故事分12章,寫一年的12個月。 在春夏秋冬、喜怒哀樂之間,明麗慢慢體會到:單身不一定自由,結婚不一定圓滿。家庭有時是避風港,有時是暴風圈。生命中最難交往和分手的對象,永遠是自己。 這本小說從2018年5月1日起在王文華的臉書連載。書中文字,成為網友轉傳的名句,比如說: 「這是我要的夜晚,我為過去的選擇買單。沒有人想當孤島,但有時自然就脫隊了。如果我『剛好』一個人,那我就『好好』一個人。好的紅酒,不也是一個人,靜靜待在瓶中,10年、20年……她開瓶,叫醒了瓶裡的精靈。我是陳明麗,我是阿拉丁。今晚,我是自己的神燈。所有的美好與痛苦,即將芝麻開門……」 「我知道你是,勇敢的女生。但有時候,軟弱一點,才能找到幸福。」 兩個月的連載,引起跨越性別、年齡的讀者們深度的討論,以下是具有代表性的讀者留言: 「這麼洞悉女性初老心理的文字,真的是男作家寫的嗎?」 「我忍不住覺得作者很賤……康!!!哪裡痛往哪裡寫啊!」 「我身邊有許多明麗,所以我可以理解那種心情。不願妥協,但也找不到理想的伴侶。」 「我們看著明麗這樣的榜樣,希望也成為獨立、聰明、自信的,新生代女性。只是在這過程中,大部分男生對女生的看法、價值觀沒有進步。」 歡迎你跟著這群網友,一起進入明麗(其實也是你)的世界……

內文試閱

《我單身的最後一年》第一章 一月 1 阿成LINE明麗,「介紹個男人給你。」 「對我這麼好?」明麗回。 「他剛從美國搬回台灣。」 「幾歲?」 「比你大一輪!」 「那怎麼還沒結婚?還是離了?」 「從沒結過。」 「同志?」 「據我所知不是。」 「『不是』,還是『據你所知』不是?」 「這種事我怎麼確定?」 「脾氣怪?」 「比我好多了。大家都很喜歡他。」 「還是有心靈創傷?」 「喂,很囉唆耶,到底有沒有興趣啊?」 2 阿成推門走進餐廳,坐在角落的明麗站起來。 他的朋友叫小周。短髮像剛除過草、被雨淋溼的草地。明麗說:「你看起來好像還在當兵。」 。 「別被他外表騙了,他老到可以當總司令。」 「沒錯!」小周對明麗說,「我大你一輪!」 哎喲,阿成,你怎麼把我的年紀告訴了他! 三人坐下,阿成刻意讓明麗和小周面對面。 「剛才這樣說不會失禮吧?阿成應該有告訴你我幾歲吧?」小周説。 「沒有。他只說你很有型。」 小周皺眉,「哪個部分?腳底嗎?」 服務生來點菜,明麗和阿成很快決定,小周猶豫不決。 「這個麵是無麩質的嗎?」小周問服務生。 服務生茫然。 「麩質,就是小麥中的蛋白質。我過敏。」 服務生向明麗求救。 「嗯……應該是一種過敏原吧……」明麗傻笑。她懂「膚質」,不懂「麩質」 「沒關係,」小周笑笑,「那我點飯好了。」 「我們是不是見過?」小周問明麗,「在阿成的婚禮?」 「好像沒有……當天人太多了。」 「可能有一半是阿成的前女友!」小周笑,「所以阿成老婆最後得說:『謝謝所有前女友,讓阿成變成更好的男人』――」 「別糗我了!」阿成打斷。 「阿成嫂真幽默。」明麗笑。 菜上來,只有小周拿起手機拍。明麗好奇這個看起來很美味的中年男子,為什麼未婚。 「你一直在科技業?」她旁敲側擊。 「沒有,我本來做金融。」 「怎麼會轉行?」 「金融業太無聊了!」 「明麗就在金融業。」阿成幸災樂禍。 「對對對,我也覺得金融業超無聊的。」明麗附和。 「所以做了幾年後出國念書,念完就轉行了。但轉行後發現,科技業也不太有趣。」 「任何工作做久了都不有趣,」阿成説,「我在賭場上過班,夠有趣了吧?一個月後我就受不了!」 「因為日夜顛倒?」 「因為重複。」阿成說,「我在那認識了一些電影明星,他們也說,工作只有走紅地毯時有趣。」 小周說:「真的!我有幾位朋友在演電影,大部分時間,他們做的事跟我們一樣枯燥,一個鏡頭拍50次。還不能像我們朝九晚五,在辦公大樓吹冷氣。 「認識那麼多明星,怎麼還單身?」 明麗問。 「認識明星,跟單身,有什麼關係?」 「身旁如果有這麼多美女,應該很容易找到對象吧?」 「這麼說的話,演藝界的人應該都已婚了喔?」 明麗笑。 小周反問,「金融業條件好的男人很多,那你為什麼還單身?」 「她也是『一個鏡頭拍五十次』,太挑了。」阿成說。 明麗搖頭,「太挑兩個字,簡化了。就像女人說No,男人就說她ㄍㄧㄥ。」 小周點頭,「其實我們只是沒遇到合適的人。」 明麗附和,「但合適這東西很狡猾,一眼、一時都看不出來。有時遇到,卻不知道。」 「聽起來你遇到過?」小周逼視明麗的眼,明麗回看著他。 四目相對被阿成打斷。「我遇到過,而且還娶了她。」阿成説,「你們要有心裡準備,合適的人就像在金融業上班,通常很無趣。」 「這麼悲觀?」小周説。 「而且也是『重複』的。」阿成說,「但合適的人也像金融業一樣,會付你好的薪水,給你舒適的環境,很穩定。」 明麗問小周:「你『合適』的標準是什麼?」 「其實也沒什麼標準,在一起自在就好。」 「這才是最高的標準!其他條件都還容易,因為可以量化。自在……就完全是自由心證了。 」 「不好嗎?」 「沒有不好。所以我說合適很狡猾。因為不同階段、不同時段、甚至星期一和星期五,你對自在的感覺都不一樣。」 「我現在還滿自在的。」小周說。 「怎樣的人會讓你自在?」明麗問。 「柔軟一點的人。我過去的對象都太強勢了。 」 「柔軟的女人很多啊! 」明麗說。 「你幫我介紹?」小周說。 阿成放下水杯,差點嗆到。 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急忙問:「你對柔軟的定義是什麼?」 「不要像刺蝟一樣,隨時準備發動攻擊。」 「怎麼不早說?」阿成用玩笑來化解尷尬,「明麗可以參加海軍陸戰隊!」 「真的!我早上起來頭髮都跟刺蝟一樣。」明麗嚇他。 「要不要我送你一罐潤絲精?」小周問。 「一般的沒效,要工業用的。」 小周笑了出來。 「既然標準是柔軟,為什麼過去的對象都強勢呢?」 「追她們的時候她們都很溫柔,交往後才變強勢的。」 「對象會改變,跟當事人本身也有關。」 「沒錯,也許交往後她們發現我外強中乾,就開始變強勢了。」 明麗聽出他可以開玩笑,便說:「那我先說喔,我很強勢,沒事不要追我! 」 「好,我會自制。 」 小周拿起湯匙,吃了一口無麩質的燉飯,慢慢咀嚼。 明麗捲起有麩質的麵,慢慢放入口中。 他們沒有說話,但各自的刀叉鏗鏘地響,像是在繼續討論著彼此是否合適。 3 走出餐廳,下著雨,典型一月的台北。 「要不要去喝點東西?」阿成號召,「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好的咖啡廳。」 「好啊!」明麗響應。 小周看了錶,搖搖頭:「我也想喝,但你們去吧,我待會還要洗牙。」 「蛤?」阿成反應。 明麗面不改色,但心裡也噗哧大笑。 「洗牙。」 「牙哪一天不能洗?」阿成抗議。 小周説:「這醫生很難約,約了很久才約到今天下午。」 「洗牙有什麼難的,我幫你洗!」阿成戲劇性地抓住小周的肩膀,伸手抓他的牙,「我還順便幫你刮鬍子。」 「我不要刮鬍子!」小周擺脫。 「我從來不洗牙,也沒事。」阿成說。 「你口腔細菌很多,只是你不知道。」 明麗看得出小周不想去,反而鬆了一口氣。她索性跟著胡鬧,「聽說舌吻可以消除口腔的細菌。」 阿成看了明麗一眼,立刻配合,「那是嚼口香糖吧?」 「有這種說法?」小周笑,「我待會問問牙醫。」 明麗繼續扯,「聽説法國航空發明了一種口香糖,起飛和降落時嚼,耳朵就不會不舒服。」 「這我倒吃過。」小周說,「法航的休息室都有,還有烤布蕾的口味。」 「哇……好想吃。」明麗說。 「下次幫你拿一條。」 「那交換一下LINE吧!」阿成看大勢已去,只好做結。 走到停車場,小周説:「要不要我送你們?」 「不用了!我們散散步!」 小周用遙控器打開車門。 「這車很適合你今天的造型。」明麗用手比劃了一下,像是攝影師要拍他。 小周繞到駕駛座門外,「找到適合自己的很重要。」 「座椅一定很『柔軟』吧?」 「還是『硬』了一點。」 小周打開門,低下頭,然後想起什麼似的,慢條斯理地說:「很高興認識你,明麗,我們再聯絡!」 「嗯,再聯絡!」 4 小周開走,濺起雨地的積水。 明麗揮手,濺起甜美的笑容。 她的嘴型如此柔軟,像一條沒有麩質的義大利麵。 「你為什麼覺得那車適合他?」阿成問。 「那是賓士。適合他,適合我,適合你,適合所有的人。只是我們不適合賓士。」 「不適合我!我剛才坐他的車來,座椅真的很硬。」 兩人走出巷弄,走向大街。 「如何?」阿成問。 「很棒啊!還重視口腔保健,真是無懈可擊了。」明麗說,「但他對我沒興趣。」 阿成試圖安慰,「不知為什麼,當他說要去洗牙時,我突然覺得他是同志。」 「哈哈,別這麼説。如果對我沒興趣的都是同志,那麼……『同志仍須努力』了!」 「這什麼邏輯?」 「我倒是第一次聽到洗牙這種藉口。」 「搞不好他真的是去洗牙。有些人很重視洗牙。我老婆每隔六個月又六天,一定去洗牙。」 「為什麼是六個月又六天?」 「因為她六個月提醒自己一次,但那個牙醫很忙,預約要等六天。」 「那為什麼不五個月又24天就提醒自己一次?」 阿成的臉一片空白。 「你看,我老婆就沒有你這麼聰明!」阿成説,「但太聰明,會給男人壓力。」 「會不『柔軟』?」 「不『柔軟』。」 「你老婆會給你壓力?」 「我老婆不會。」 「那才是真正的聰明!」 「不過我結婚兩年了,可能對壓力也適應了。小周我就不知道了。他在美國打天下,應該是那種自視甚高、希望女人配合他的人。」 「自視甚高的人對我沒興趣,我自尊心要變低了。」 「套句他剛才說的,不是因為你不好,只是因為你們不適合。」 「所以強的男人,不挑強的女人?」 「好像是。」 明麗搖頭。 「別太難過。這不是你的問題,是男人的問題。」 「我搖頭是因為,其實我是弱女子啊!」 「但他來不及看到你那一面。」阿成說,「你下次要不要改變策略,把脆弱的那面先表現出來?」 「那樣他會說,」明麗模仿小周口氣,「其實我也沒什麼標準。我想找一個『獨立』一點的女人。我過去的對象都太『黏人』了。 」明麗笑,「總之,怎麼做都不對。」 「真慶幸我結婚了。」 「你應該慶幸你不是女人。」 「但就算你是男人,也會碰到同樣的問題。你如果很強,女人覺得你大男人。你如果很溫柔,女人覺得你沒男子氣概。」 「是啊,男人也不好當!」 「同樣的特質,就看對方怎麼詮釋。喜歡你的,通通是優點。不喜歡你的,所有優點都可以挑惕。我以前留鬍子,我老婆覺得我很man。現在我兩天不刮,她覺得我很髒。」 「情人眼裡出西施?」 「所以小周有大智慧!」阿成總結,「到頭來,就看彼此合不合適。合適的人,會對你各方面,都有善意的詮釋。」 「但大智慧的人話都只說一半。」明麗說,「怎麼知道找到了合適的人呢?」 「大師沒指點,可能是留在下次見面。他不是特別說:再聯絡嗎?」 明麗笑了,「我知道『再聯絡』的意思。我對別人說過。」 5 是啊,那些被明麗「再聯絡」的男人,不會相信她到35歲還單身。 明麗從小活潑,會講話,討人喜歡。高中時當樂隊,她打鼓,下課後常有男生在學校門口等她。 「我們去美術館好不好?」男生問。 「不是要逛書店?」 「美術館有特展。」 他們坐公車,一路晃到中山北路的美術館看素描展。她對美術沒興趣,但捨命陪君子。走了一小時,忍不住打哈欠。 「你沒興趣?」 「喔,沒有,沒有。不好意思,天氣變了,我過敏。」 「過敏會打哈欠?」 回來後他跟她要生活照。她站在教室外走廊的窗前,請同學幫她拍了一張。 一個禮拜後,男生畫出一張一模一樣素描。背面寫: 「你的照片我留下來了,你的笑容像觀音。」 但她沒有顯靈。上大學後,明麗在台北,男生去了南部,他們就淡了。 但那張素描,她一直留著。 窈窕淑女,君子和小人都好逑。大學時碰到幾個花心男,她很機靈地閃過子彈:不好意思,我今天頭痛、我拉肚子、我媽媽住院…… 快遞送了一籃水果到她家,上面附了一張慰問卡給她媽媽。她媽哭笑不得:「為什麼你不喜歡人家,我要住院?」 有一次,明麗的媽媽真的住院了。她感覺這是報應,再也不敢用這藉口。 「週末去看電影?」追過她室友的男生來約她。 「對不起,我『鄰居的媽媽』住院了。我要幫他們看小孩。」 是命運還是選擇?彼此都有好感的,都不長久。原因很多:她太忙,或他太忙。他太愛她,或她不愛他。 在一起的原因只有一個,分手的理由卻很多。 畢業後她進了大公司,一步一步往上爬。 工作表現地越好,追求的人越少。 工作表現地越好,約會的時間越少。 工作表現地越好,她對男人的需求也越小。 工作表現地越好,男人對他的要求也越高。 有一陣子,她每天加班到十一點,自然無法約會。一個男的猛追。 「不好意思,我星期五要加班。」 「星期五還加班?」 「很扯吧!錢這麼少,事這麼多。」 「沒關係,我們晚一點吃。我等你。」 「可是我要搞到十一點。」 「搞那麼晚,同事也不在了吧。週末在家做不是一樣?」 「大家都走了,我工作效率更好。」 「你負責吸地毯嗎?為什麼大家走了你的工作效率更好?」 她不負責吸地毯,也沒有地毯式地找對象。30歲前,認真的男友只有兩個。一個交往了一年,跟她求婚。她覺得太快,男生不願等,分了。 另一個她準備好想嫁,但對方還想衝事業,也分了。 結婚的條件不是愛情,而是時機。 而時機對的人,口味不太一樣。 「不好意思,」男生約她晚餐,她回覆,「我星期六要健檢,這幾天要控制飲食,只能吃白吐司。」 第二天,那男生快遞一包白吐司到公司給明麗。卡片上寫著: 「怕外面的吐司加了些有的沒的,我自己做了一條。」 她很感動,傳給他三個流淚的符號。 但吃了一口,吐了出來。 他真的沒加有的沒的。他什麼都沒加! 她把吐司放在公司茶水間,請同事吃,沒人碰。 那天好友春芸從高雄上來辦事,下班後來公司找她,吃了一片吐司,勉強下嚥。 「不像吐司,像土。」春芸灌了一口開水,「但精神可嘉,跟他見個面吧!」 明麗微笑。 春芸看得出她的意思,「為什麼連試都不試?」 「就沒感覺囉……」明麗說。 「你寧願回家一個人,吃冷凍庫的東西,也不願吃剛出爐的吐司?」 明麗點頭,「吃冷凍庫的東西,沒有牽扯。」 「誰說的?好的冷凍披薩微波後還是會拉絲喔!」 春芸當然不是在評論美食,於是補上重點,「沒有牽扯,就沒有愛。」 「有牽扯的愛,結果都很慘。我和身邊的朋友,都有經驗。」 「你們是愛上自己?還是對方?」 明麗笑了,她分得出兩者的差別,於是說:「一樣慘。只不過一種是慘在當下,另一種是慘在未來。」 「那你怕的是哪一種?」 「明麗,聽說你做了吐司麵包給大家吃?」一位男同事走進茶水間,打斷了這場對決。 她們相視而笑,離開茶水間。把這問題留給麵團,繼續發酵……

作者資料

王文華

台大外文系畢業,史丹佛大學企管碩士,曾任職於紐約Dun & Bradstreet公司、台灣迪士尼電影公司、MTV電視台。 寫過四本勵志文集:《史丹佛的銀色子彈》、《快樂的50種方法》、《Life 2.0:我的樂活人生》、《開除自己的總經理》 五本愛情小說:《蛋白質女孩》、《61╳57》、《蛋白質女孩2》、《倒數第2個女朋友》、《我的心跳,給你一半》 其觀點犀利又風格獨具的個人創作,讓他成為風靡兩岸的知名創意作家。曾在世界頂尖的都市紐約和東京工作五年,但認為要能夠達到在其他城市也能擁有頂尖的生活,才是高明。

基本資料

作者:王文華 出版社:蛋白質女孩 出版日期:2018-07-07 ISBN:9789869428422 城邦書號:A4410003 規格:平裝 / 319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