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唐師 初章 偷梁換柱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唐師 初章 偷梁換柱

  • 作者:離人望左岸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9-11
  • 定價:199元
  • 優惠價:85折 169元
  • 書虫VIP價:15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49元

內容簡介

◆古龍殘本百萬續寫首獎 ◆2014-20015年度網路文學聯賽最具潛力新人 一段穿越幻術與武俠的歷史傳奇 穿越大唐盛世 展開塞外長征 再現貞觀懸案 晉陽公主薨逝之謎 穿越歷史新盟主 歷史X武俠X穿越 歷史小說名家 阿越&酒徒 連袂推薦 ◎古龍殘本百萬續寫首獎 ◎2014-20015年度網路文學聯賽最具潛力新人 歷史是真實存在的紀錄,魔術是飄渺玄虛的幻象,但人生呢? 大唐貞觀後期,西面有吐谷渾時常犯邊騷擾,其後吐蕃虎視眈眈,北方東、西突厥死而不僵,東北還有高句麗等著李世民去征伐,而一旁的室韋、靺鞨似乎也在蠢蠢欲動。 太子李承乾和李泰、李恪、李治等皇子隨著李世民年歲漸長,傳承繼位問題逐漸浮上檯面,在各擁其主的老臣們運籌策劃下,或私通外敵以求立嗣,或內達後廷以昧君,爾虞我詐似乎又要重演當年玄武門之變的態勢。偏偏這個時候,李世民最疼愛的晉陽公主卻驚傳薨逝,此一消息傳出提前引爆了內外潛藏的詭譎風雲。 而此時被譽為「東方胡迪尼」的魔術師徐真意外穿越時空,多年之後原本已經漸漸習慣了在唐朝的平靜生活,在長安城中安居樂業當著小城管,過著混吃等死百無聊賴的日子,沒想到在路旁看了一場雜耍表演,就莫名被捲入當朝最大的陰謀之中。迫於無奈的他只好展現求生本能,開始了掀風作浪的生活。

目錄

第一章 東市異人偷梁換柱 第二章 鴻臚車隊武侯逆襲 第三章 西涼境外夾縫求生 第四章 老少合智妙計退敵 第五章 小坡草甸唐兵出擊 第六章 得勝歸營惡虎攔道 第七章 郡王身前處變不驚 第八章 廟堂暗流小兵亂入 第九章 大匠鬥嘴卻謀連弩 第十章 軍奴營中再見凱薩 第十一章 雙方爭奴凱薩烙印 第十二章 主僕連袂前往礦區 第十三章 張家舊臣密道逃生 第十四章 參軍大人領兵殺敵 第十五章 墓葬得刀齊呼主公 第十六章 紅甲天策從天而降 第十七章 侯小公爺憤而搶功 第十八章 侯破虜怒而立軍狀 第十九章 草原夜襲群英建功 第二十章 柔然不服石中拔刀 第二十一章 誠服柔然唐軍來迎 第二十二章 陳國公親臨涼州營 第二十三章 連弩出爐侯公訓子 第二十四章 徐真出征慕容逃生 第二十五章 晉陽追凶遭遇陷害 第二十六章 虎口得脫謀臣獻策 第二十七章 河邊設計火神降臨 第二十八章 徐真踏河收服人心 第二十九章 熱血沸騰薩勒草場 第三十章 暫做休整薩勒聯盟 第三十一章 陸地神使不知火舞 第三十二章 李德騫深夜送連弩

內文試閱

  徐真心情大好,打算再騎行一段路程,就將摩崖放下,帶著小丫頭回涼州,他似乎又看到了自己得立大功,一步登天的美好前景。   如此想像,不由將目光投在那小丫頭的身上,只見得後者身輕如燕,如飛羽貼水面一般附於馬背之上,展現出比徐真還要精湛的騎術,果真不愧為豪門之後!   徐真拍馬趕上,與小丫頭並轡而行,不由好奇問道:「喂,丫頭,妳到底是哪家國公爺的兒女,怎麼讓吐谷渾的阿柴給盯上了?」   小丫頭嘴唇翕動,正想好好震懾這不長眼的小武侯一番,但陡然想起恩師教導,小臉一冷,輕哼著直氣道:「要你管,你個小小武侯,就比賤奴高那麼一絲絲,再敢打探,回去就治你個以下犯上的罪名!」   徐真本以為這小丫頭好騙,沒想到人家倒是精明,反倒自討沒趣,卻又拉不下臉,一把拉住小丫頭的馬韁,佯怒道:「給我下來!」   小丫頭微微一驚,但並沒有敗下陣去,反而昂首挺胸,義正言辭地回擊道:「這馬兒是我得來的,你憑什麼讓我下馬,再對我大呼小叫,回到長安就讓你流放三千里!」   徐真一看威嚇不成,暗暗咬牙,卻是用力一蹬,翻身躍到了小丫頭的背後,將自己的馬留給了摩崖。   「你幹什麼!」小丫頭臉色羞紅,雖然她只有十一二歲,但唐風開放,男女普遍早熟,卻知曉男女之防,徐真這一舉動無疑是登徒子的浪蕩輕薄,況且她從小到大,還未有人敢如此親近於她!   徐真卻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回頭朝摩崖拱手為禮,充滿歉意地高聲道:「摩崖上師,形勢所迫,多有得罪,還望莫怪,小子就此別過了!」   摩崖本以為徐真會挾持著他一路回涼州,將他這個挾持人質的歹人交予官府,卻沒想到徐真放了他一馬,也算是還了他的不殺之恩。   老人家還在驚詫,徐真又揚手將那金絲香囊丟了過來,摩崖順勢接住,心頭卻泛起一股莫名的情緒來,等他回神過來,徐真已經帶著小丫頭,疾馳出了半里路,只剩下摩崖孤零零地坐在馬背上。   「可惜了…」摩崖輕嘆一聲,卻不知可惜了什麼,正打算回頭找凱薩等人,卻聽得隆隆蹄聲,回首一望,居然是慕容驍的騎隊!   摩崖本就是受制於人,才參與了這起綁架案件,心頭又可惜徐真之才,飛速思量一番,咬了咬牙,大力踢馬,朝徐真追了過去!   徐真自認擺脫了這夥凶徒,一身輕鬆,與小丫頭吵鬧著往涼州方向疾馳,不想摩崖卻追了上來!   「這老頭兒難道還不死心?想要恩將仇報?」徐真的臉色未免難看起來,心頭有些放虎歸山反被虎咬的懊悔。   摩崖很快就趕了上來,口中高聲大呼道:「少郎君!後有追兵!」   徐真已經將小丫頭馬背上的大彎刀緊握於手中,卻沒想到摩崖是來示警的,心中對這老頭子最後一絲厭惡都煙消雲散,當即掃視四下環境。   此處已經接近涼州關外,黃土稀薄,綠意漸濃,不遠處已經出現丘陵和草甸,只是他對地形不熟悉,一時半會找不到隱匿之處。   關鍵時刻,摩崖一馬當先,帶著徐真遠離小路,踏上草甸,往左側小丘後面疾馳,然而視野開闊,慕容驍等人早已遙遙鎖定了徐真二馬三人的蹤影!   徐真胯下駿馬本用於拉車,耐力足夠,爆發力卻不足,而慕容驍等人的卻是戰馬,不多時就追趕上來!   唐人自詡開化,多傳突厥等異族為凶蠻狼種,徐真雖然不以為然,但看著小丫頭一臉的驚駭,完全沒有了跟自己鬥嘴時那份泰然,他猛咬牙關,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駿馬轉過小丘之時,徐真終於找到草甸之上一小片野生關草,極其兇狠地在小丫頭耳邊嚇唬道:「丫頭,妳太重了,你大叔我遲早會被妳拖死,妳自求多福吧!」   小丫頭聽得徐真這麼一說,心頭湧起無盡的憤怒,這算什麼男人!大難臨頭,居然自己逃生,簡直就是唐人的恥辱!   徐真也不等小丫頭開口大罵,當機立斷,將小丫頭丟進了草叢之中!   此處草叢之中竟然是一方小水窪,水窪兩臂寬闊,水面長滿綠油油浮萍,徐真刻意放慢了馬速,又有池水作為緩衝,小丫頭並未受傷,猛然起身想要咒駡徐真,卻見後者將食指搭在唇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小丫頭瞬間明白過來,將整個身子都泡到水窪之中,借助池邊半人高的關草掩護,居然成功隱匿了起來!   她看著徐真遠去的背影,心頭說不出的苦澀,這個賤人武侯,真是讓人又恨又敬重!   徐真苦笑一聲,拍馬疾馳而出,卻轉折右首,此時摩崖才追趕上來,心知徐真這是要將慕容驍的馬隊引開,心中油然生出莫大敬意來。   「上師,這些都是什麼人?」徐真大聲問起,摩崖簡明扼要將慕容驍的身份道明清楚,此時卻是跟徐真商議對策。   摩崖和凱薩的族人還在慕容驍的手裡,後者中途改變了主意,要殺死那唐人小女孩,顯然是為了滅口,既然是滅口,必然會將摩崖和凱薩也一同殺死,摩崖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對徐真也是知無不言。   徐真很想知道小丫頭的真實身份,但現在卻並不是時候,眼看著慕容驍的馬隊就要追上來,他急中生智,朝摩崖說了些什麼,摩崖臉色微變,但很快就面露喜色!   慕容驍快馬加鞭,此時已經能夠很清楚地看到徐真背影,當即熟練無比解下背後長弓,彎弓搭箭,就要將徐真和摩崖射落馬下!   然而這個時候,摩崖和徐真身上卻陡然冒起黃色粉霧,短暫掩蓋二人身形之後,瀰散到了空氣之中,二人卻勒住馬韁,居然停了下來!   慕容驍的心頭莫名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拉弓的右手稍稍遲疑,一股詭異香風已經撲入鼻腔之中!   緊隨其後的吐谷渾騎士也都鼻頭發癢,噴嚏連連,雖然他們都用圍巾裹住了口鼻,卻仍舊阻隔不了粉霧的侵蝕,可見這粉霧的詭異!   摩崖與徐真並駕而立,天竺老人是高深莫測的幻人,臨場經驗絕對豐富,徐真在現世連上萬人的表演都經歷過,心境沉靜下來之後,臉上也不見任何驚慌,就好像舉手投足間就能夠將慕容驍這三四十人殺死一般!   慕容驍被二人強大的氣場震懾住,收了弓箭,抽出彎刀來,一群人將徐真和摩崖團團圍住!   摩崖顫巍巍下馬,一路疾奔幾乎要把他的身子骨都給散了架,徐真抱著彎刀,手裡把玩著一顆奇怪的黃色石子,此時更加真切地感受到這位幻術大師的強大氣場。   「摩崖,你應該清楚我的手段,現在給你機會自行了斷,說不定我一時高興,還能放過你那些族人,你知道這個計畫有多麼的重要!」   慕容驍臉色非常的難看,徐真也不知什麼時候將那小娘兒丟下了,那才是最關鍵的人物啊!   摩崖輕輕一笑,反而問道:「慕容都尉,你是個聰明人,否則剛才早就把我們射死了,何必再出言恐嚇?現在是不是覺得喉頭發癢,口乾舌燥?」   慕容驍臉色大變,厲聲喝道:「你個老匹夫!居然真敢給我們下毒!」   馬隊的其他人早就疑心摩崖沿途放毒煙,此時聽到慕容驍和摩崖的對話,心裡更是憤怒又驚恐!   這些西域人的毒物可是相當的了得,手段又詭異莫測,蒙著濃濃的神秘面紗,裝神弄鬼,經常讓人防不勝防,沒想到自己居然也有中招的一天!   「好你個老毒蟲!我就先殺了這醜娘們,看你給不給解藥!」那八字鬍早就受夠了凱薩的氣,此時揮舞著彎刀,拍馬朝凱薩衝殺了過去!   凱薩撿來的兵刃早就被卸除,慕容驍對自己的人手有著足夠的自信,才沒有束縛她的手腳,此時見得八字鬍氣勢洶洶殺來,去路又被其他騎士堵死,凱薩也是心頭發寒!   慕容驍面露邪笑,陰險至極地盯著摩崖,顯然在等摩崖乖乖交出解藥來。   然而此時,徐真卻是冷笑一聲,將手中黃色石子輕輕拋起,拔起地上的彎刀,猛然揮出,寬大的刀刃叮一聲將黃色石子給拍飛了出去!   慕容驍瞳孔陡然收縮,因為他看到那石頭居然莫名燃燒起來!   八字鬍正朝凱薩揮刀,卻被那燃燒的石子打中,居然瞬間被點爆,全身轟然起火,整個人被火舌吞沒,哀嚎著墜馬,他的兩個小弟連忙下馬,想要幫助八字鬍滅火,然而卻同樣被烈焰瞬間湮沒!   「都別過去送死!」慕容驍終於醒悟過來,他們身上的粉塵並非毒藥,而是這老神棍用來表演幻術的火藥!   他們一路追擊,涼州境外乾燥得很,風沙很重,到了這一大片草甸,才有些水汽,摩崖的火藥粉霧卻早已沾染到了他們的衣服上,一旦靠近八字鬍身上的火,他們一個兩個都要被燒死!   摩崖面無表情,不悲不喜,朝徐真點了點頭,後者又掏出一顆燧石來,慕容驍臉色大變,連忙去抓後背的弓箭!   「慕容都尉,你想清楚了,在你射殺我們之前,你這三十幾個人,能活下幾個?」摩崖從長袍底下取出一個皮袋,稍稍拉開皮袋的口子,慕容驍似乎聞到一股濃郁的烈香再次瀰散了出來!   這一次,慕容驍是真的害怕了!    摩崖見鎮攝住了慕容驍,心頭大石總算落地,慕容驍怒哼一聲,狠聲道:「算你狠!」   一干吐谷渾騎士也是趕緊掉轉馬頭,巴不得趕緊離開,因為地上那八字鬍已經被燒得皮開肉綻,兀自哀嚎殘喘,讓人頭皮發麻。   「等等!把弓刀都給我留下!」徐真冷冰冰地喝道,他也是擔心這些人會去而複返,而且以這些人的情況,必定會第一時間尋找水源來弄濕衣物,去除威脅,如果那小丫頭還傻乎乎的藏在水窪處,說不得會被這些人給挖出來!   慕容驍的雙目簡直要噴出仇恨的怒火,將弓箭丟在地上,甩手擲刀,卻是將還在哀嚎的八字鬍給扎了個通透,也算是結束了那可憐蛋的痛苦。   凱薩驅馬前行,來到摩崖和徐真這邊,還不忘警告慕容驍道:「慕容都尉,回去記得把我的族人都放了,否則我就要再去一次長安了…」   慕容驍本來就是想殺人滅口,結果非但沒有尋到那長安小丫頭,反而被摩崖和凱薩反咬了一口,連殺他們的族人洩憤都做不到,只能咬牙嚥下這口悶氣,憤憤然率領馬隊離開。   「呼…」徐真長長舒了一口氣,背後早已濕透,摩崖也是大鬆一口氣,凱薩卻撿了一張硬弓,嘎吱吱拉開,箭鋒直指徐真!   「狡詐的唐人,居然敢挾持上師!」   徐真也懶得理會這個胸大無腦的女刺客,有摩崖在,他根本就不相信凱薩會對自己放箭,兀自跨上馬背,朝摩崖拱手為禮道:「我還要去找那小丫頭,就不停留了,上師保重。」   「你敢走!」凱薩見得徐真居然無視自己,怒氣直沖腦門,恨不得一箭射殺了這該死的唐人,可摩崖上師卻朝她擺手示意,讓她放下弓箭。   這是徐真第一次稱呼摩崖為上師,摩崖也能夠感受到徐真的坦率真誠,隨即回以微笑,爽朗道:「多虧了少郎君的妙計,才使得我族人脫離慕容驍的擺佈,這份恩情老夫記下了,他日有緣,定當再會!」   徐真擔心那傻丫頭會被慕容驍找到,也不客氣,雙腿一夾馬腹,朝草甸方向奔馳而去。   凱薩終究是鬆開了弓弦,眼中卻盡是不滿,摩崖也是無奈苦笑一聲,將手中皮袋塞到凱薩的手中,輕聲道:「如果沒有他,咱們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凱薩感受著皮袋出奇沉重,扯開口子一看,裡面哪裡是什麼火藥,居然全是沙子!她本來就疑惑著,摩崖上師不可能隨身攜帶這麼多火藥,原來全是徐真的詭計!   「果真是狡詐的唐人!」凱薩小腿的傷口還沒癒合,緊繃的神經鬆懈下來之後,連站立都有些困難,想起徐真那副假裝高深的嘴臉,又狠狠地罵了一句,隨後上馬,跟摩崖一同前往慕容部,接應那些被釋放的族人。   這件劫案確實關係重大,如果摩崖和凱薩到長安去自首,定然會掀起血雨腥風,慕容驍雖然兇殘,但確實打定了主意,回去就將摩崖和凱薩的族人給放了。   不過現在他最想要做的,自然是尋找水源,將身上的火藥都洗掉,而後到最近的部族營地去,召集人馬,做足準備,將那個小丫頭給翻出來!   馬隊往回狂奔了一里多,草甸慢慢濕潤起來,開始出現一些水沼,不需要慕容驍吩咐,那些騎士一個兩個如野牛一般撲倒於水草之中,沾染泥水,直到衣物都浸透,這才安下心來。   慕容驍乃王族之後,斷然不可能做出這等粗鄙姿態,他四處環顧,果真尋得一汪明鏡般的水窪,不急不慢策馬而行。   可正值此時,一支雕翎箭破空而來,擦著慕容驍的臉皮而過,噗嗤一聲,將慕容驍的貼身親信射落馬下!   「是唐人斥候!」   慕容驍掃了那支楊木箭杆一眼,瞬間反應過來,連忙滾鞍下馬,躲在馬腹之後,那支暗箭如信號一般,箭簇開始從小山包上面咻咻激射而來,三十多騎士瞬間就倒下了七八個!   李德騫沒想到自己居然會碰到這樣一個吐谷渾小騎隊,明明駕馭著戰馬,卻沒有帶刀劍弓斧等兵刃,這不是從天而將的一大樁軍功嗎!   這位涼州軍將作少匠,整日沉浸於防禦工事和各種軍械的研究,做夢都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撈了一把實打實的人頭軍功!   他看著身邊髒兮兮的小丫頭,氣度鎮定,與剛剛被他從草叢水塘裡撈出來時候相比,完全判若兩人。   小丫頭一臉的擔憂,因為她沒有看到徐真出現,更沒有看到吐谷渾的阿柴馬背懸著軍功人頭,不由小聲嘀咕:「這個該死的賤奴,比狐狸還要狡黠!」   早在一個時辰之前,她還藏在水草叢中,好不容易等到馬蹄聲漸漸消失,正想趁機逃走,沒想到剛冒頭就遇到了李德騫一行六人。   雖然他們作塞外旅人打扮,但小丫頭還是從他們的口音認出了他們唐人的身份,連忙向他們求助,希望他們能夠救回徐真這個軟骨頭大叔。   然而她也是沒想到,李德騫居然跟徐真一個德性,聽說有三十多個吐谷渾阿柴,嚇得忙不迭要逃走。   小丫頭義正言辭的一番叱駡,讓李德騫簡直無地自容,他總覺得這小丫頭身上有著一股莫名的尊威,可他只是一個沒上過戰場的將作少匠,修修補補搗鼓軍械還行,真要提刀殺人,可就為難他了。   李德騫畢竟是涼州的軍士,又有一個打了一輩子仗的爹,雙方力量懸殊,他不可能傻乎乎去送死,最好的辦法就是儘快回去通報,引來遊騎兵,將這小股阿柴給吃掉!   他這一次只是出來勘探礦脈,隨從護衛一共七人,讓其中一人快馬回報,也就只剩下六名護衛,雖然他們在馬車之中暗藏勁弩三張,又有唐刀壓在車底,但想要對付三十多阿柴騎兵,並非易事。   所以他很清楚自己的工作,只要守在小丘之上,抓到這股阿柴的來往去向,給前來增援的遊騎兵足夠的情報,也就算是大功一件了。   可他沒想到,這三十多阿柴,也不知是何緣由,居然丟了刀弓!   三張勁弩、七柄唐刀,車上還有四壺雕翎箭,如果這樣都任由這股阿柴離開,他李德騫回營之後,說不得要被自己那位兄弟活活罵死!   想到這裡,李德騫也是湧出一股豪壯之氣,手按唐刀,待得雕翎箭壺射空之後,與那六名護衛,一同策馬,衝下了小土坡!   「殺!」   蹄聲轟隆,泥點四處濺射,李德騫手裡滿是汗水,與唐刀柄上的纏絲貼合摩擦,有著一股讓人熱血沸騰的壯烈!   他的手掌佈滿了老繭,可那都是揮舞鐵錘磨礪出來的,第一次縱馬提刀上陣殺敵,讓李德騫終於感受到了作為一名唐兵,是多麼讓人暢快的一件事情!   反觀吐谷渾這邊,慕容驍看著一個個兄弟倒下,心頭在滴血,卻連冒頭都不敢,他根本就不知道敵人在哪裡,更不知道敵人有多少,只是默數著雕翎箭的數量,當然了,還有倒地兄弟的數目!   好不容易挨到箭雨停歇,卻聽得隆隆蹄聲由遠及近,慕容驍陡然抬頭四顧,三十多兄弟居然還能剩下八九個,雖然其中兩個肩頭和大腿還插著箭杆,但總算是沒有全軍覆沒。   慕容驍心頭冒火,要不是徐真和摩崖,他們也不會盡失刀弓,自然就不會有現在的傷亡!   這股仇恨的怒火將慕容驍的理智燃燒殆盡,取而代之的,是西北狼族的悍不畏死,是久經沙場的老兵那股子狠辣和凶戾!   「都給我上馬!給兄弟們報仇!」   其他騎士本想著暫避鋒芒,沒想到慕容都尉還要應戰,心中自然有些遲疑,但慕容驍的一個眼神,一句話,就徹底打消了他們心中的怯弱,將他們對死亡的恐懼,變成了衝鋒的動力!   「沒有了刀弓,爾等就不是草原上的豺狼了嗎!就算用手撕,用牙咬,也要消滅這些仇敵!都給我衝!」   騎士們熱血頓時燃燒起來,有的解下馬鐙當流星錘來用,有的揮舞著長馬鞭,有的甚至折斷身上插著的羽箭來充當武器,兇悍者甚至扯下頭巾包裹自己的鐵拳,就這麼跟著慕容驍衝鋒而來!   李德騫到底沒上過戰場,一下子就被這群如狼似虎的殘兵給嚇住,馬速不由放緩了一步,而他身邊的隨從已經與慕容驍的隊伍衝撞在一起!   「噗嗤!」   刀刃與血肉摩擦的聲音接連響起,三四名阿柴應聲落馬!   慕容驍的長鞭啪一聲脆響,已經如毒蛇出洞一般揮舞,卷住一名隨從手中刀刃,牛力爆發開來,居然將那名隨從的刀刃給拉脫手,鞭頭一甩,刀刃再次飛向那名隨從的腦袋!   那隨從心頭大駭,慌亂滾鞍落馬,慕容驍則順勢將長刀捉於手中,策馬而來,一刀往上斜削,那隨從的腦袋骨碌碌落地,碗口大的斷頸噴射出老高的血柱!   唐刀有四:一曰儀刀,華麗精美,用於儀仗之用;陌刀鋒利帶長柄,又名斷馬劍或斬馬劍,乃步兵所用;障刀寬短,用於障身以禦敵;最後一種橫刀,就是慕容驍手中所奪之刃!   李德騫並非善戰軍士,嚴格來說只是軍營後勤,身上所帶並非攻防兼備的橫刀,而是方便攜帶的寬短障刀,此時見得慕容驍殺人奪刀,又朝自己殺來,嚇得肝膽俱裂,哪裡還有半分出戰之時的豪情!   眼看著李德騫就要與慕容驍衝撞在一起,停留在土坡上觀戰的小丫頭也是暗自捏了一把汗,她哪裡會想到這一小隊唐兵如此不濟事,早知道就不該拖著李德騫留下,沒等到那狡詐卑鄙的徐真,反而讓自己和小隊陷入到了危機之中!   「該死的賤奴!」小丫頭跺腳罵道,然而這個時候,她卻看著慕容驍的身後,一騎如風,呼嘯而來!

作者資料

離人望左岸

廣西北海人,畢業於桂林醫學院,酷愛文史,對古文言有著近乎癡迷的執著,好讀書而不求甚解,而後又醉心於歷史小說而無法自拔,心馳而神往,遂起執筆之念。 適逢情傷,鬱鬱不得釋懷,又因癡迷於古文言,是以從「可憐樓上月徘徊,應照離人妝鏡臺」,「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佳句之中擷取之,以離人望左岸為筆名,取意離人已遠去,只能淚眼隔岸而相望。 因崇尚盛唐之風物人文,欲以手中筆墨,描繪心中的大唐盛世,遂潛心構思,白天救死扶傷,晚間奮筆疾書,幾近廢寢忘食,雖多有酸楚卻又甘之如飴,書寫歷史題材小說《唐師》。 此作構思巧妙,卻又不失大氣,文字精雕細琢,人物有血有肉,勾勒出一幅大世之爭的宏偉畫卷。而後參加2014-2015年度網路文學聯賽,讀者爭相閱讀,佳評如潮,終以《唐師》獲得了聯賽的最具潛力新人獎! 作者作品橫跨武俠與歷史,已著有《一劍斬天龍》(武俠)、《醉臥江山》(歷史)

基本資料

作者:離人望左岸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歷史小說 出版日期:2015-09-11 ISBN:9789571363448 城邦書號:A220122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