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 > > >
星籠之海【電影書衣特藏版】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星籠之海【電影書衣特藏版】

  • 作者:島田莊司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6-09-05
  • 定價:550元
  • 優惠價:79折 435元
  • 書虫VIP價:43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413元
本書適用活動
選一門喜歡的課,進入大師們的講堂/單本75折起

內容簡介

◆「御手洗潔」系列暢銷突破330萬冊!首度改編拍成電影,由玉木宏主演! 這片大海,有吃人的怪物?! 本格推理之神奇蹟般的巨作!名偵探御手洗潔國內篇最終章! 瀨戶內海的小島漂來了幾具浮屍, 不知名的陰影在這片變幻莫測的海上不斷擴散。 御手洗潔決定解開背後的真相, 但迎接他的,卻將是最後也最困難的挑戰…… 村上水軍是日本歷史上縱橫瀨戶內海所向無敵的海賊集團,不但曾經打敗戰國霸主織田信長,相傳在幕末時還擁有能夠對付美國「黑船」的秘密武器──「星籠」。但除了古老文獻上的兩個字之外,沒有人知道「星籠」的真面目究竟是什麼。 為了追查連續無名浮屍案而來到福山市的御手洗潔和石岡,在一邊辦案的同時,一邊與專門研究日本史的女助教加奈子合作,希望解開「星籠」之謎。但御手洗潔卻發現,加奈子似乎也隱瞞著不欲人知的秘密。 就在此時,加奈子收到了一封恐嚇信,信上寫著:「和妳犯了相同罪業的人,正在替妳承擔罪刑!」御手洗潔和警方前往信中指示的地點,沒想到出現在眾人眼前的竟然是…… 本格推理之神島田莊司以故鄉廣島縣福山市為背景,展開傳奇偵探組合御手洗潔和石岡在日本國內的最後一個案件。 受到前女友詛咒的咖啡店員、懷抱夢想的護士實習生、遭受同學霸凌的少年、潛伏在瀨戶內海的怪物、神秘的新興宗教團體……原本看似不相關的人物和事件,最後卻在大師筆下被巧妙地串連在一起。全書不但擁有史詩般的恢弘格局,御手洗潔精采的解謎過程,更是令人驚嘆,是所有推理迷都絕對不能錯過的「御手洗潔」系列的最高傑作! 【名家推薦】 ◎傅博(推理評論家) 總導讀 ◎既晴(名作家) 專文導讀 ◎秀霖(推理作家) ◎房純輝(果然文創董事) ◎高普(作家) ◎張苡蔚(華文驚悚推理小說作家) ◎黃羅(推理評論家) 「在《星籠之海》中,謎團從「顯性」變為「隱性」,而顯露在劇情表面的,則變成居住於福山市的案件關係人們。島田鉅細靡遺地描寫他們的生平遭遇,有如一場發生在沒落小鎮的人間群戲。謎團在本作已不再是主角,登場人物才是。換句話說,故事格局不再單純地來自空間、時間,而是來自各式各樣的登場人物。這是御手洗巨篇推理裡,首次洋溢著市井小民們的平凡而複雜的人性。那是來自島田家鄉的人情滋味——並且,告訴石岡、告訴讀者們: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既晴(推理作家.推理評論家)

導讀

神探與華生的最後一案
◎文/既晴(推理作家.推理評論家)   Ⅰ   二○一三年九月,島田莊司來台主持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頒獎典禮,並帶來直木賞入圍作品《那年夏天,十九歲的肖像》(一九八五)的中譯作品。這是一部懸疑氣氛強烈的戀愛、成長小說,讀來頗能令人感受到島田初出茅廬的清新筆調。   同年前半,島田的最新力作《星籠之海》(二○一三)已在講談社的小說雜誌《梅菲斯特》連載了兩回。因為這是暌違多年的御手洗潔探案新作,我等不及單行本,於是買了這兩期先賭為快,見到島田,立刻詢問起這部作品的最新狀況。   想不到,島田立即告訴我,《星籠之海》已經完成,更讓人訝異的是,這部作品正在進行籌拍電影的計畫。其實,島田筆下的另一名要角吉敷竹史,曾經拍攝過「警視廳三係‧吉敷竹史系列」電視劇,一共四集,由鹿谷丈史主演。但是,御手洗潔探案改編的電影,這還是頭一遭。對御手洗書迷的我來說,實在是令人萬分期待的好消息。   島田離台後的次月,我隨即收到了《星籠之海》剛出爐的單行本,上下兩冊。這時,我才知道,《梅菲斯特》刊登的內容,僅僅只是故事的前半部。粗略計算,應該超過日文五十萬字,約中文三十五萬字。   此外,更有紀念意義的是,《星籠之海》的故事發生時間點,是落在《俄羅斯幽靈軍艦之謎》(二○ ○一)之後,而後者原本是被視為「御手洗‧石岡」連袂演出的最後一案。破案後,御手洗隨即離開日本,前往瑞典斯德哥爾摩的烏普薩拉大學,進行腦科學研究,展開御手洗探案的新頁,挑戰世界各地的謎團。換句話說,現在的《星籠之海》,才是這對搭檔的最終合作。   在《那年夏天,十九歲的肖像》後,在台灣已經很久沒有讀到島田的新譯作。然而,島田推動自己作品影像化的行動,卻一直在持續進行著。   首先,島田發表了非系列作品《幻肢》(二○一四),內容是描述一位女大學生發生車禍,同車的同校男友喪生,而她也失去記憶,於是,她為了調查男友死因,接受通電刺激療法「TMS」來進行復健。這部作品與電影同步發行,還設計了一個創作實驗,電影版將失去記憶的主角,對換成女大學生的男友,由他來調查女友死因。   再者,確定了飾演御手洗潔的主角,玉木宏。石岡則由堂本光一演出。相對於鹿谷丈史的主婦族群,這兩位的選角策略,則更著重於年輕族群。並且,在今年三月推出了單集日劇《天才偵探御手洗——難解事件檔案「折傘之女」》。   至於前述的《星籠之海》,則預定在二○一六年推出,主角仍然是玉木宏,導演則是拍攝過三集《相棒》電影版的和泉聖治。這一年,也是島田莊司的家鄉廣島縣福山市,市制實行的一百週年。不過,從目前電影公開的情報來看,與御手洗一同辦案的並不是石岡,而是專為電影新設計的女角小川美雪,由廣瀨愛麗絲主演。   Ⅱ   如前所述,《星籠之海》御手洗探案「日本篇」的終點。雖然已是最後一回,能夠再次看到御手洗與石岡一起辦案,還是讓老讀者充滿懷念。然而,值得注目的是,本作的處理方式,其實與以往的御手洗探案截然不同。   御手洗探案是島田實踐個人創作理念的核心系列,在過去,島田對本格推理的理解,即是極端不可思議的謎團與徹底符合理性的解決。為此,島田不斷設想出橫跨漫長時間軸、橫跨廣大空間軸的謎團,才有了九○年代的「巨篇推理創作期」。   表面上,從故事設定來看,《星籠之海》與先前的這些巨篇推理並無二致。故事舞台,橫跨四國、廣島;時間軸,涉及幕府時代的水軍戰史。將空間、時間的範圍極大化,並且引入歷史謎團,是島田巨篇推理的特徵。   不過,御手洗在面對謎團之時,自始至終,已不再像《占星術殺人事件》(一九八一)、《黑暗坡的食人樹》(一九九○)那時的輾轉思索、反覆推敲,而是胸有成竹,一出手就是正解,在他的洞穿之下,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被隱藏、欺瞞,一切都立刻現出原形。這一次,不再有御手洗對決難解之謎的旗鼓相當,只要跟著御手洗的後頭行動,終究會撥雲見日、豁然開朗。   既然,在御手洗一接觸謎團之時,就已經可以迎刃而解,宣布破案,因此,《星籠之海》的謎團也就不存在連貫性,相對的,本作裡幾乎所有的謎團,都是看似毫無關聯、渺不相涉的小案件,困難的反而在於這些小案件的背後,是否全都指向一個大陰謀,也就是所謂的「失落的環節」(missing link)。這個大陰謀並非一開始就現身在御手洗的面前,而是躲在暗處,猶如操縱傀儡的絲線一般,對故事裡的關係人進行控制。   這樣的改變,使《星籠之海》的謎團從「顯性」變為「隱性」,而顯露在劇情表面的,則變成居住於福山市的案件關係人們。被捲入這個陰謀的人們,無論是小坂井茂、辰見洋子、居比修三……島田均鉅細靡遺地描寫他們的生平遭遇,有如一場發生在沒落小鎮的人間群戲。   當這些角色演出複雜而糾葛的人情劇時,御手洗則退居二線,在《星籠之海》的篇幅所占比重不高,只在關鍵時刻登場解謎,為整個事件穿針引線,為眾人導引到最後的謎底。謎團在本作已不再是主角,登場人物才是。換句話說,故事格局不再單純地來自空間、時間,而是來自各式各樣的登場人物。這是御手洗巨篇推理裡,首次洋溢著市井小民們的平凡而複雜的人性。那是來自島田家鄉的人情滋味——並且,告訴石岡、告訴讀者們: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內文試閱

  隔天的午休時間一過,春山櫻就來到我們位於馬車道的小小辦公室。   我把泡好的紅茶,放在她的面前時,她對我點頭行禮。那種必恭必敬的樣子,給人一種沉默寡言的印象。不過,這只是最初的印象,慢慢熟悉了彼此後,她也像大多數的女孩子一樣,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來。   我把御手洗的茶、她的茶和我的茶分別放好後,便坐在御手洗的旁邊。   春山櫻說:   「真不好意思,讓石岡老師給我泡紅茶了。」   「沒什麼的。」我說:「平常也是這樣,客人來了都會泡茶。」   「啊,可是──」   「唔?妳不是想問什麼嗎?」   於是春山櫻好像在窺視我般,畏畏縮縮地說:   「那個──我沒有錢……這樣你們也願意聽我說嗎?」   此時,御手洗很痛快地答道:   「春山小姐,這裡不是來付錢的地方。不過,如是是來要求調查老公外遇的問題,那就另當別論了。妳不是為了這種問題來的吧?」   「還好我不是。而且我未婚。不過,如果我結婚了,或許也會有那樣的問題吧!」   「是的,婚姻是很麻煩的事情。討厭結婚的話,就不要結婚。」   「御手洗老師寧願和狗生活,也不想結婚吧?」   御手洗沒有回答,但我不自覺地笑了。女生們大都很喜歡御手洗的那句台詞。   「啊,因為大家都那麼說,而且……」   「是的。除了狗,其他都不要。妳呢?妳想趕快和人類結婚嗎?」   「嗯,因為我一無長處,所以……咦?你怎麼知道呢?」   「妳今天不是來商量這件事的吧?」   「不,當然不是。」   「那麼,就說妳想商量的事,其他的事以後再說吧!」   御手洗催促地說。他最不喜歡的事情,就是浪費時間。   「因為我看過石岡老師的書,所以擔心錢的問題。既然不用錢,那我就放心了。」   接著,她便拿起放在腳邊的箱子,放在自己的膝蓋上。   「我帶伴手禮來了。這是在我家院子裡摘的桃子和枇杷。」   她一邊打開紙箱的蓋子,一邊把紙箱放在桌子上。   「請兩位嚐嚐。」   「嘩!看起來很好吃。」我忍不住說。「妳說這些桃子和枇杷是在自己家的院子摘的?妳的家鄉在哪裡?」   「我老家在小島上。那座島叫興居島。興奮的興,居住的居。」   「興居島嗎?興居島在哪裡?」   「瀨戶內海,在四國松山的海面上。」   「噢。」   我把手伸入箱子,拿起排在一起的桃子、枇杷。然後,我看到了奇怪的東西,那是粗的蠟燭。我拿出蠟燭,問說:   「這是?」   這樣的東西為什麼會和水果放在一起呢?真是搞不明白。   「這是蠟燭。」春山櫻回答。   「一看就知道是蠟燭。但是,這些蠟燭為什麼會在這裡?……」   「因為房間裡擺很多蠟燭的話,就會變得很浪漫。」   春山櫻說,然後自己也把手伸入硬紙板的箱子裡,拿出有絲帶的圍裙。   「這是圍裙。」   她說。但是,用不著她說,我一看就知道那是圍裙。   「很可愛吧?石岡老師,準備好做菜了唷。」   「那個──我說,妳是不是搞錯了?我們……」   我才開始要說,就被御手洗不耐煩的打斷:   「興居島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春山櫻連忙一邊把蠟燭和圍裙收進紙箱裡,一邊說:   「興居島上有一個叫小海峽的海灣,是釣六線魚和鰈魚的地方。但最近那裡發現了多具浮屍,發現的地點就在龍王神社下面的入海口。」   「怎麼會那樣?」   我下意識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知那些屍體是從哪裡漂來的。」   「妳說很多……是多少?」御手洗問。   「到目前為止,總共有六具屍體了。」   「六個人嗎……這種情形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從去年的十月左右開始的吧!」   「接近一年的時間。是分次出現的嗎?」   「上個月有兩具屍體一起出現,這個月是一具。」   「是被殺死的?還是島上的人投海自殺的?」   「最初我爸爸也那麼想,但是……啊!我爸爸是派出所的巡邏警察。」   「嗯。」   「興居島雖然不小,卻只住著七百戶左右的人家,所以調查活動很快就結束了。而調查的結果卻是:島上的居民都活得好好的,沒有死掉任何一個人。也就是說興居島是一座和平的島嶼,沒有發生什麼導致有人死亡的案件。但屍體卻真真實實地出現在島民的眼前,所以島上的人都十分困惑……」   「聽起來好像是什麼鬼怪的故事。」我說。   「是呀!因為發生了這麼奇怪的事,所以現在島上非常熱鬧,來了許多人,有松山來的報社的人,也有電視台的人。」   「死者是別的島的人嗎?」   「嗯,有可能是四國的人。有人說他們是從四國來的自殺者。可是,這樣也很奇怪耶!」   「哪裡奇怪了?」御手洗問。   「因為那些都是已經死了三、四天的屍體。」   「他們的身上有傷嗎?」   「有。屍體的手和腳上有很多撕裂傷口,身上沒有衣物,是赤裸的。還有,根據我爸爸的調查,不管是渡輪碼頭的人員或經營提供釣客住宿的船旅館,大多都認識來興居島釣魚的釣客,但他們認識的釣客當中,並沒有人失蹤,也沒有人來到興居島釣魚後,卻沒有回去松山市的客人。」   御手洗點頭表示理解。春山櫻繼續說:   「於是島上的人便聯合釣魚船和其他船隻,把船開到海上,監視海面上的情形,看看能不能發現可疑的船,或發現有人把屍體拋到海中。」   「可是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船,只發現了屍體。」   「就是那樣沒錯。但是,你怎麼知道呢?」   「因為被發現的都是已經死了三、四天的屍體,不是嗎?屍體不可能在釣客喜歡的海灣內漂浮了三、四天後還沒有被發現。一定很快就會被發現的。」   「說得也是呢!可是,為什麼沒有被在海面上監視的船隻發現呢?我覺得屍體應該是從船上被丟到海中的。」   「為什麼要把興居島當作丟棄屍體的目的地呢?」我說。   「是呀!不明白是為什麼。」   「其他的島呢?」   「都沒有。」   「興居島上有什麼嗎?如果出現屍體,就會有好處的什麼。」   春山櫻聽到這個問題,低頭思考了一會兒後,才抬起頭,並且搖頭說道:   「我覺得沒有。」   「有大的工廠或材料製造廠嗎?」   「沒有,一間類似工廠的店家也沒有。興居島上只有提供釣客住宿的船旅館。」   「嗯。」   我「嗯」了一聲,雙手抱胸地點頭表示理解。   「屍體的手腳上有撕裂傷……是被咬食而形成的嗎?」   「嗯,是的。大家都有那樣的感覺,覺得好像是被大魚咬食了。」   「鯊魚嗎?」   「鯊魚……」   「是的,興居島附近有鯊魚嗎?」   「沒有,興居島附近沒有鯊魚。不過瀨戶內海有鯊魚,好像是大白鯊什麼的,很危險。還有叫作印度江豚的小型鯨魚。」   「什麼?鯨魚?」   「是的。不過,印度江豚很可愛,很像海豚,是哺乳類。」   「那麼,屍體是在水中被咬到興居島,然後再被放開的嗎?」   「嗯,大家都說雖然很奇怪,但應該就是那樣的吧。現在島上的人都覺得很困擾,因為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恐怕就沒有人要來興居島玩了。」   「可是,我們不會潛到水裡調查呀!」   「出現屍體的事會引來不好的風評,經營釣客旅館的人就沒有生意了。」御手洗說。   「沒錯,所以大家都希望不要再有屍體出現了。」   「沒有人想在釣魚的時候連屍體一起釣上來。」   「是呀,不能發生那樣的情形。這樣下去的話,興居島的觀光就完蛋了。」   「死因呢?有解剖屍體嗎?」我問。   「屍體遍體都是傷,而且已經潰爛了,解剖也沒有用。還有,因為屍體的身上沒有衣物,所以完全無從調查屍體的身分。」   「性別呢?」御手洗問。   「全是男性。」   「嗯。」   我應了一聲,接著大家都陷入沉默的思考中。   ***   隔天,我們便從羽田機場,經由空路,飛到松山機場,然後再轉搭渡輪。到了興居島的港口,上岸後,我們一邊走著,一邊聽春山櫻說:   「那兩個人是新婚夫婦吧!」   「嗯,或許吧!」   我抬頭看了一眼走在我們前面幾步,手牽著手的一對年輕男女後,認同了春山櫻的看法。   「真好。他們看起來好愉快呢!」   春山櫻說,然後轉頭看著御手洗,問:   「對了,御手洗老師,您是怎麼知道我想早點結婚的?」   御手洗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卻說:   「我說呀,妳最好不要和那邊那位穿黃色襯衫的人結婚。」   「咦?為什麼?」春山櫻又問。   「因為我剛才聽到他的姓了。他姓梅宮。」   「啊,梅宮……」   春山櫻張著嘴巴,一時之間呆住了。   「梅宮櫻嗎?唔……」   「啊,原來如此嗎?結婚以後姓氏會改變。」   我恍然大悟,大聲地說出來。   「從春山櫻變成梅宮櫻。變化並不大呀!」   「可是,我想要有更好的姓呢!」   春山櫻悲傷地說。春山櫻變成梅宮櫻,確實沒有什麼差別。   遇到這種問題時,御手洗總是特別能夠理解對方的心理。   「可是人往往都會遇到自己不想遇到的事情。對了,最好也不要嫁給姓桃井的人。」   「桃井櫻……」   春山櫻喃喃地唸著。   「也要注意姓花原或山上的。」   「山上櫻……這個不行,這好像日本古老傳說中的名字。我似乎可以想像那個畫面了。」   「看得到呢!」   我已經完全理解了御手洗的話意,便點頭表示同意。   「姓櫻田的也不好吧……」   「櫻田櫻……太扯了。」   「和花園、園藝有關的姓,最好都不要。」   「不過,一般來說,那樣的姓會讓人覺得很美。」我說。   「我爸爸在幫我取名字的時候,為什麼不多想想呢?讓我的人生變得這麼不自由。」   「御手洗對自己的名字也有很深刻的情結,所以很能理解妳的情況。」我說。   走著走著,來到可以看到小海峽的海邊路上了。我們的左手邊就是沙灘。   「這裡就是發現屍體的地方嗎?這個海灣還滿寬闊的嘛!欸,那裡有電視攝影機。」   「啊,確實是呢!」   「記者正在問島民一些無聊的問題。我們快走吧!萬一被逮到了,說不定會被問:這裡變成遍佈屍體的島了,你有什麼想法?」   御手洗像逃跑一樣地快步走著,還邊走邊說:   「唔,沒想到是這麼單純的海灣。地形一點也不複雜,是開闊的圓弧形沙灘。」   「我就被問過了。記者問我:如果這裡都是屍體,妳有什麼想法呢?」春山櫻說。   「妳是怎麼回答的?」   「如果妳回答:我非常高興。那麼大概會被馬上趕出這座島吧!對了,龍王神社在哪裡?」御手洗問。   「就在那裡。那個岬角的上面,在樹林的中間。」   春山櫻指著左前方說。   「凸出海灣左右的岬角……右邊的嗎?」   「是的,那個岬角叫作戶之浦鼻。那裡有一個傳說故事。」   「什麼樣的故事?」我問。   「就是:從前有一個年輕的男子,愛上了順路經過這座島的異國公主,他在公主離開這座島後,便從那個崖上躍身跳入海中。」   「哦,所以屍體就從那裡冒出來嗎?」   「是那個年輕人靈魂在作祟嗎?所有的屍體都是在那個下面發現的嗎?」   「不是。有從這裡的左邊浮出來的,也有從戶之浦鼻的前面浮出來的。另外有兩具屍體是在神社的崖下發現的。」   「好,我們上去那裡看看吧!」御手洗說。   道路將岬角上的森林分為左右兩邊,是一條長長的坡道。順著坡道往前,辛苦地走了一會兒後,坡道慢慢變陡,正想不要繼續走的時候,斜坡路變成石階路。走到石階的最上面後,終於看到古老的神社殿舍了。殿舍前是鋪著碎石子的廣場,廣場的周圍是黑色的泥土地。   踩在黑色的泥土地上,四周是層層疊疊、蔥綠藏密的樹林,有點昏暗的感覺。腳下的泥土濕濕、黑黑的,還長著苔蘚。身體好像被潮濕的空氣籠罩起來了,但卻不會覺得不舒服。   從前面的樹木與樹木之間的縫隙看出去,可以看到下面的藍色海洋,及白色的沙灘。那裡含有的海水味道的空氣與新鮮的綠色氛圍,好像對我們的身體非常有益,我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的鼻腔內瞬間被植物與自然的空氣填滿。綠意與海水的氣味包圍著這個地方,這種情形一定好幾千年都沒變吧!   這就是生活在都會裡體驗不到的大自然氣息。只有像興居島這種飄浮在海中的小島,才能長久地維持著這樣的空氣。經過長途的旅程來到這裡,果然是有意義的。我一再地深呼吸,想讓這新鮮的大自然空氣洗去體內污濁的穢氣。   可是,御手洗好像對我覺得有意義的事情不感興趣。他很快地從樹木之間的小路往下走。   「御手洗老師,小心走呀!」   春山櫻說。「嗯」。御手洗只這樣回答。   現場只剩下我和春山櫻了。   「這裡好美。可以從樹木之間看到白色的海岸和藍色的海面。」   我感動地說著。   「很漂亮吧?」   春山櫻很驕傲的說。   「四周都是海。空氣真棒,毫無污染。從這樣的高處遠眺,風景真的太好了。這裡是很好的散步路線。」   但春山櫻卻接著說:   「是約會路線。」   「啊?是嗎?」   我說。春山櫻點了頭,然後說出到目前為止最讓我無法理解的話。她好像在撒嬌般,帶著一點鼻音地說:   「老師──我待在這裡沒有問題嗎?」   「唔?什麼?」我嚇了一跳地說。   「啊,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我連忙說:   「我說妳是不是……」   於是春山櫻便說:   「沒事,別理我。只是最近見過很多那種情況。不要勉強──」   「沒有,沒有。」   這時,突然傳來御手洗的聲音:   「今天沒有屍體呀──」   「好像沒有吧?──太好了。」   站在我旁邊的春山櫻也大聲地回答。   「剛才電視台的人,看來今天要空手而歸了。」   御手洗一邊說,一邊爬到小路上。   「空手而歸的話實在很可憐。不過,從這裡跳下去的話,應該會死吧!這裡很高呀!」   從小路走下來後,御手洗來到泥土地圍繞的廣場。   「老師,您既然這樣想,不如告訴他們一點您所做的推理。好嗎?」   「不好。」御手洗很乾脆地拒絕了。   「不要這麼說嘛!」我說。   「對了,石岡,你坐過直升機嗎?」   御手洗突然這麼問我。   「幹嘛?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到底有沒有?」   「沒有。」   「直升機的動力非常獨特,靠的是回轉器的反動力量。而回轉器的位置就在座位的上方,啟動後就會在頭上不斷地旋轉。」   御手洗揮舞著右手做說明。   「坐在位置上就能感受到回轉器咕嚕咕嚕的轉動力量。後面的螺旋槳則控制著轉動的力量。非常有趣。你想坐坐看嗎?」   「唔……好呀!有機會的話。」   我除了這樣回答外,還能說什麼?   「御手洗老師,這座島的那邊──島的反方向那邊,有一個叫作御手洗鼻的岬角呢!」春山櫻說。   「唔,妳是這地方的人嗎?」我說。   「這裡可以了。我們下去吧!」   御手洗說。   ***   回到海灘上時,太陽已經有點西斜。或許今天晚上會留宿在這座島上。   春山櫻突然在沙灘上跑起來,並且大聲喊「爸爸」。她一邊跑,還一邊回頭對我們說:   「是我爸爸。」   我和御手洗於是走過沙灘,慢慢朝著一位穿著制服的警察走過去。   「御手洗老師,石岡先生,我爸爸。」   她先做了這樣的簡單介紹後,又對她父親說:   「他們就是大名鼎鼎的御手洗老師和石岡先生,您聽說過吧?我以前對您說過他們的。我和他們提到這次島上發生的奇怪事件了,他們是特地為這個事件來的。」   我和御手洗同時低頭行禮打了招呼,但是,警察的帽子卻一動也沒動,還露出嘲笑的表情,說:   「你們也太好奇,太閒了吧!」   御手洗也露出微笑,說道:   「彼此彼此。」   「這是什麼意思?」   警察臉色下沉地說。御手洗老是這樣,我已是煩不勝煩了   「爸爸!」春山櫻勸阻地說。   「喂,御手洗。」   我也試圖阻止御手洗。可是,警察似乎沒有要善罷干休的意思,又說:   「我哪裡太閒了?」   「欸,你剛剛好像回答電視台提出的問題了。」御手洗說。   「那又怎樣?那樣是我太閒了嗎?我是在執行公務。」   「接受電視台的採訪算公務?」   「又不是一天到晚都在被採訪,只是偶然一次而已。」   「那麼,接受採訪前,在執行警察的工作嗎?」   「當然。」   「不是在院子裡給桃樹澆水嗎?」   警察被御手洗逼問得無話可說了。   「你看到了?」   「我連你住在哪裡都不知道呀!那麼,你怎麼回答出現浮屍的事情?」   「還用說嗎?當然是大家都覺得很困擾。」   「啊哈!不愧是專家說的話。這是第一級的情報。」   御手洗很佩服似的說。   「什麼意思?」   「那果真是世界上的閒人們說的話。」   「你說什麼!那是大家很擔心,並且想知道的事情呀!」   「你的意思是大家都想知道『興居島出現浮屍,島民們是否覺得困擾?』的答案?」   「是的。」   「有人會不知道這種問題的答案嗎?沒有人會因為出現了許多屍體,而高興得想慶祝吧?」   「你說什麼!」   「大家想知道的,是那些屍體為什麼會漂流到這裡的原因吧?還有就是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兇手是誰?」   「大家當然也想知道這些。」   「那麼,接受電視台訪問時,你說到這些了嗎?」   「這些問題現在都在調查的階段,還不能說。」   「原來如此。有本事的貓是不會隨便露出爪子的,是嗎?」   「沒錯,就是這樣。」   「好吧。有些事情確實是不能說的,能明白這一點也是好事。」   「喂,御手洗,夠了吧!」我說。   「我聽女兒說過你們,所以也看了你們的書。」春山櫻的父親繼續說:「你好像對自己的聰明很感到自負。不過,我看你好像也不怎麼樣,稱不上是專業,只是在故弄玄虛而已。」   「書本上寫的,比事實的更低調。」   「書確實寫得不錯。不過,那樣自吹自擂的內容,一點也稱不上是聰明。」   「哦?不是聰明是什麼?」   「是自大。」   「啊,原來如此呀!不過,自大不是指明明什麼也不懂卻裝懂,還虛張聲勢的人嗎……」   「御手洗,不要再說了。」我再一次勸阻。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為什麼還要特地從東京來到這裡?真是辛苦了。」   「是令嬡請我來的。」   「她也真是太沒常識了。明明父親就是專家了,還要找外人來。腦袋到底是怎麼想的!要讓做父親的我難堪嗎?」   「你還沒有難堪呀!」   「說得也是。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專家不會有難堪的事。」   「可是,難堪的事馬上就會來了。」   「是嗎?」   「沒錯。」   「那,你知道了嗎?」   「知道什麼?」   「嘖,當然是這個地方為什麼會出現屍體的原因呀!」   「噢!這種事我早就知道了。」御手洗說。   「是嗎?那我就姑且問問你:兇手是誰?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屍體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警察說。   「你在問自大的人嗎?」   「我說我是姑且問問。如果你不是在自吹自擂的話,應該能說出一點什麼東西來。」   「要我說多少,我都能說。不過,現在正在調查的階段,不便多說。」   「哼!」   於是御手洗指著海面,這麼說道:   「好吧!就告訴你一些吧!那個,那個就是兇手,那個特殊的海。全日本只有一個這樣的海。」   「你在說什麼?哪裡都有這樣的海啊。」   「不,瀨戶內海是世上稀有的海。只有一個,不會再有第二個了。」   「瀨戶內海只是一個普通的海而已,吹牛不要吹過頭了。」   這時天空開始傳出了飛機所發出的爆裂音,警察不耐煩地抬頭看著天空。   「只有這個海洋才能犯下的罪行,現在正呈現在我們的眼前。」   「喂,御手洗,那麼屍體沒有手腳的原因,是因為這個海的特殊……」   我還沒說完,御手洗便插嘴說:   「沒錯,石岡君。這個特殊的海裡有吃人的怪物!」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島田莊司

一九四八年出生於廣島縣,武藏野美術大學畢業。一九八一年以首部長篇作品《占星術殺人事件》出道,憑藉《斜屋犯罪》、《異邦騎士》等「御手洗潔」系列;《寢台特急1/60秒障礙》等「吉敷竹史」系列為中心,孕育出眾多高人氣作品,建立自身本格推理旗手無可撼動的地位。 著作曾多次獲獎及進入暢銷排行榜。目前擔任「島田莊司選 薔薇的城市福山推理文學新人獎」與「本格推理老兵新人賞」評選主審,同時在台灣也舉辦「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致力於發掘新人。

基本資料

作者:島田莊司 譯者:郭清華 出版社:皇冠 書系:島田莊司推理傑作選 出版日期:2016-09-05 ISBN:9789573331773 城邦書號:A1300246 規格:平裝 / 單色 / 7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