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好色一代男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好色一代男

  • 作者:井原西鶴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7-03-02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79折 277元
  • 書虫VIP價:26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林水福(台灣芥川龍之介學會會長 台灣石川啄木學會會長 南台科技大學教授) 專文導讀 ◆芥川賞作家 吉行淳之介 日文現代語版全新翻譯 ◆日本的《金瓶梅》 與《蘿莉塔》同列為世界禁書 ◆影響尾崎紅葉、幸田露伴、樋口一葉等日本近代文豪 墮入情欲的深淵,飽受人間貪嗔愛,日本第一奇男子的一生 情色官能小說經典╳劃時代的江戶文學代表作 世之介出生於妓院,七歲起通曉男女情事。從茶館娼婦、裁縫女工、賣香郎,到名冠群芳的吉原太夫、侍奉神社的巫女……「五十四年間,共玩弄女性三千七百四十二人,男妓七百二十五人。」一生遍歷女色男色,一生放蕩不羈。 世之介不單是好色,每一名男女,他都投入熾烈的愛意,飽受人間貪嗔愛恨的折磨。他一度遁入佛門,卻受男娼誘惑而破戒;也曾狼狽入獄,戀上階下囚的女子,體會到天人永隔的悲痛。他三十五歲繼承父親的遺產,從此極盡奢華之事,迎娶太夫、縱情妓院。六十歲那年,世之介號召六名好友,搭上名為「好色丸」的大船,滿載各種情趣玩具,出發前往傳說中只有女人的極樂之島,從此再無人知曉他的消息。 《好色一代男》流傳三百餘年,影響後代無數文學家,是日本情色官能小說經典,更是劃時代的江戶文學代表作。世之介在娼館花街的放蕩遊歷,反映當時戀情的各種相貌,徹底體現江戶時代庶民的繽紛生活。

目錄

卷一目錄 七歲 燈暗火熄情自生 對侍婢有意之事 八歲 羞寄信箋訴衷情 懷想住山崎之事 九歲 隱密私處羞見人 見某女洗浴之事 十歲 秋雨濕袖牽情遇 念偶遇某君之事 十一歲 垂詢結得多年緣 伏見撞木町之事 十二歲 搓背姑娘惹人嫌 兵庫澡堂女之事 十三歲 臨別甜言客大悅 八坂陪酒女之事 卷二目錄 十四歲 狹屋陋室一夜枕 仁王堂男伎之事 十五歲 斷髮難捨世間情 守寡人勾引之事 十六歲 貞節烈女難得見 京都川原町之事 十七歲 朱印見證山海盟 奈良木辻町之事 十八歲 旅途一時好來興 擁雙姝忘行之事 十九歲 遁入佛門不由衷 江戶賣香郎之事 二十歲 破寮住久成金屋 大坂上町者之事 卷三目錄 二十一歲 為愛擲金毫不惜 京都納小妾之事 二十二歲 濱海相逢賣魚女 下關嫖娼妓之事 二十三歲 蓮葉女心急贖衣 於浮世小路之事 二十四歲 一夜歡鬧無體統 大原共枕眠之事 二十五歲 五錢嫖金小費多 越後寺泊妓之事 二十六歲 身裹棉襖世無常 坂田濱街妓之事 二十七歲 裝神弄鬼卜吉凶 巫女助淨灶之事 卷四目錄 二十八歲 因果報應難通關 信州過隘口之事 二十九歲 黃楊木梳芳魂杳 髮甲賣妓女之事 三十一歲 刀光劍影噩夢驚 誓文化厲鬼之事 三十二歲 男娼消解慾火燒 江戶公館婢之事 三十三歲 瞞天過海巧偷情 京都舞妓伶之事 三十四歲 目不暇給一場空 貴人賞花歸之事 三十五歲 晴天霹靂風雲變 泉州加葉寺之事 卷五目錄 三十五歲 名妓一躍成夫人 吉野得人心之事 三十六歲 盼能同轎烤米餅 大津柴屋町之事 三十七歲 難得不沾世間塵 播磨室津妓之事 三十八歲 水晶念珠險奪命 京都宮川町之事 三十九歲 一日冶遊睹實情 泉州堺袋町之事 四十歲  風流名士竟不識 安藝宮島妓之事 四十一歲 酩酊撇風大敗興 難波夜船遊之事 卷六目錄 四十二歲 袖藏甜橘情堅貞 昔島原三笠之事 四十三歲 幽會不畏火焚身 新町戀夕霧之事 四十四歲 剪髮贈君盟誓盒 藤浪心執著之事 四十五歲 一覺醒來思珍味 御舟冠群芳之事 四十六歲 群鶯盛裝賀新歲 初音正月褂之事 四十七歲 喟然臨別贈異香 聰慧吉田妓之事 四十八歲 和歌外褂顯聲望 野秋侍二賓之事 卷七目錄 四十九歲 始終不渝如初昔 初代高橋妓之事 五十歲 狐假虎威樂癲狂 著奇裝異服之事 五十一歲 貪婪暗囤私房錢 新町假情書之事 五十二歲 為情遠赴百里外 吉原高尾紫之事 五十三歲 日日詳記煙花事 新町和州妓之事 五十四歲 垂酒襄助解相思 富士屋吾妻之事 五十五歲 新町夕暮島原晨 高橋正當紅之事 卷八目錄 五十六歲 牛車輕搖享快活 祭八幡厄神之事 五十七歲 慈悲助贏大賭注 江戶小紫妓之事 五十八歲 更進一杯溫柔鄉 島原吉崎妓事 五十九歲 京都名妓巧人偶 赴長崎丸山之事 六十歲 催情發春閨房趣 遠渡女護島之事

名家推薦

井原西鶴的好色物與《好色一代男》
◎文/林水福(台灣芥川龍之介學會會長 台灣石川啄木學會會長 南台科技大學教授)      一、井原西鶴:走在流行先端的文學大師      井原西鶴(一六四二—一六九三),江戶(一六○三—一八六七)前期俳諧師、浮世草子作者。本名平山藤五,井原或為母姓。三十二歲改號西鶴。      西鶴生於大阪町人之家,十五歲開始學習貞門俳諧,二十一歲成為判其優劣之點者。寬文(一六六一—一六七三)末年西山宗因提倡談林俳諧,西鶴入西山門下,詩風前衛,受貞門嘲罵。延寶三年(西元一六七五年),西鶴為追悼年方二十五病故之愛妻,四月八日從早至傍晚獨吟千句俳諧。延寶五年五月,一夜獨吟一千六百句。重視俳諧的數量與速度,謂之矢數俳諧。亦為後來敘事詩性速吟俳諧流行之先鞭。      矢數俳諧的追隨者有月松軒紀子、大淀三千風,所吟俳諧句數皆超過一千六百句。西鶴於延寶八年(西元一六八○年)五月,在一晝夜之內獨吟四千句,後來的追隨者皆無法超越。      百韻四十卷、一句使用時間約二十一秒的所謂「大矢數」,其題材美的選擇、觀照的深化等,當然不在考慮之內。西鶴將自身至那時為止的生涯見聞、體驗之世相,以聯想方式悉依現實寫出。雖受貞門派譏諷「喜新奇低劣之言語,以戲謔為第一讓人覺得好笑」但相對於要求古風的俳諧,確有新意,談林派因此大為擴張。      「矢數俳諧」其文學性的要求雖為散文式,然於西鶴而言,是往連句發展的過渡性文學活動。世人譏西鶴一派的俳諧為阿蘭陀流,視為邪道。西鶴不以為然,反駁道:「將所思、所感以輕鬆筆調表現出來,才是俳諧。」他於其著作中說:「阿蘭陀流俳諧,其姿傑出,氣高昂,心深,詞新。」積極主張正是這派俳諧的特質。      天和二年(西元一六八二年),西鶴四十一歲,發表第一部小說《好色一代男》。從西吟的跋文內容看來,當初並無以小說立身處世的意圖,卻意外受到好評。所謂好色或當世風情之意識,假名草子裡並非沒有,然常因教訓性或實用性而模糊。西鶴去除假名草子所含種種雜物,銳利描寫現代世相。《好色一代男》五十四章之構成,仿《源氏物語》五十四帖,但內容聚焦於當時享樂生活。這樣的描寫態度相對於舊有作品,截然不同。      在這之後,西鶴有《諸艷大鑑》(即「好色二代男」)、《好色一代女》、《好色盛衰記》等以好色為題的作品,皆富官能性,大膽筆觸描繪那時代理想的遊女、典型的放蕩兒,以及熱情的街巷之女。      唯《好色五人女》(西元一六八六年出版)係以五個獨立故事所構成。悉以當時世人熟知的實際發生事件寫成,書中人物有阿夏清十郎、樽屋阿險、阿賞茂兵衛、蔬果店阿七、阿滿源五兵衛。書名雖冠上「好色」二字,其意與西鶴其他好色作品不同,亦與現代中文好色意思有別。其中好色女,因身分制度或家庭制度,男女身分懸殊,其愛戀不容於當時社會,除第五卷,皆以悲劇收場。      二、《好色一代男》:劃時代的町人文學巨作      如上述,《好色一代男》是西鶴小說的處女作,成為浮世草子之濫觴。書上並無西鶴之署名或序文,然落月庵西吟於跋文寫道:「有一次,師事西鶴之俳人西吟訪西鶴之庵,出示本書草稿,一讀大為共鳴……」可見作者為西鶴,無可疑處。      《好色一代男》以名叫世之介的異常好色人物為中心,描寫其愛欲生活。世之介是當時富豪與有名遊女所生之子。七歲即解戀情,隨年齡增長,顯現異常性欲之成熟。十一歲起出入遊里,接連與私娼、未亡人等往來。十九歲時,他於江戶之糜爛生活傳入父親耳中,斷絕父子關係,開始漫長的放浪生活。長達十五年到處流浪,出入各地遊里,與各式各樣的女性發生關係。另一方面,為了生活累積種種經驗,精通人生表裡,成為色道達人。三十四歲時,父親去世,世之介被召回老家,繼承龐大財產,成為名實相符的時代寵兒。自京都、江戶、大阪開始,出入各地遊里,以一流名妓為對象,極盡好色生活。六十歲時,遊遍遊女町的世之介與七位友人,從伊豆搭好色丸船朝女護島出發,最後行蹤不明。      《好色一代男》形式上是從世之介七歲到六十歲為止,五十四年之間的好色體驗,以一章描寫一年的長篇小說。五十四年五十四章的構成,顯然西鶴執筆時念頭裡有以光源氏為主角的《源氏物語》,且措辭取自源氏亦不少。然《好色一代男》並非《源氏物語》翻案之作。受源氏影響是事實,但是情節發展與源氏差異甚大,可說未受源氏影響。且西鶴初期作品,源氏之外亦可見《伊勢物語》、《徒然草》或謠曲之投影。      以世之介為中心人物的《好色一代男》形式雖為長篇小說,但主角的個性並不明顯。換言之,主角性格變化或命運發展,於本作品並不那麼重要,人物的處理並不深刻,似乎未充分考慮各章連貫與整體統一。五十四章可視為獨立章篇,重點置於描寫各地遊里的種種好色生活。尤其是卷五之後描寫名妓性格,筆調簡潔鮮活。      當時針對遊女和演員的評論集、花街柳巷關係書已刊行不少,且西鶴自身亦寫過演員的評論集。西鶴想寫的是新式遊女評論集,藉小說形式,以實際存在的人物為模特兒,具體且鮮活地寫出遊里生活,其結果就是這本《好色一代男》。      就文學史而言,《好色一代男》是假名草子轉移到浮世草子的劃時代作品。所謂假名草子,指的是德川幕府開幕之後到天和(一六八一—一六八四)為止約八十年間,江戶時代初期的散文文藝。富文藝性,具小說的結構,以平近易懂的平假名書寫者為中心。而浮世草子指的是天和二年(一六八二)井原西鶴的《好色一代男》出版之後到寶曆、明和(一七五一—一七七一)為止約八十年間,主要以上方(京都及大阪附近)為中心的流行小說類之總稱。這裡所謂浮世是應享樂的現世之意義,有時好色意義較強,有時當世意義較強。享樂的場所、尤其是對掌握經濟實權的町人而言,是遊里與劇場。      假名草子之中也有取材自遊女的軼聞或享樂的風俗,但其描寫的方法如上述是敘述性、說明式,而且常被可說是假名草子特質的教訓性或實用性混濁。同樣描寫遊女,西鶴栩栩如生描繪出遊女的風貌。西鶴之所以能偏離傳統,清楚認清現實,是因為他一輩子與町人共同生活,有著以往作家未曾體驗過的生活,使他的作品與舊有假名草子大異其趣。也因此《好色一代男》得以引領後續町人文學的流行,影響後代文人創作,成為日本文學史上江戶時代文學最高峰的代表作之一。

內文試閱

燈暗火熄情自生
     人人都愛花好月圓。只是燦爛櫻花,轉眼凋零;縱是明月皎潔,亦於天方未明之際,隱入佐山之背,徒留空虛。卻說兵庫有座銀礦山,山腳下住著一個男子,從不願為凡塵俗事所擾,晝夜耽溺女色、迷戀男色,勾欄中人給了他「夢介」的謔稱。      男子去到京都,結識了兩位名號響亮的浪蕩子,一個是名古屋的三左,另一個是來自加賀的阿八。三人穿上綴有七處菱形家徽的同款和服,時時結伴冶遊,沉醉酒鄉。夜深時分,他們醉醺醺地沿著一条大街回家,腳步踉蹌地走在一条戻橋上,乍看去既像男娼,又似身著黑袈裟染的僧人,待得定睛一看,原來是頭頂髮髻、額髮短豎的三名男子漢。      此地自古盛傳鬼怪出沒,這話一點也不假。他們正如遇見女鬼亦面不改色的大森彥七,勤走花街柳巷,好些青樓名妓縱使氣得牙癢癢,倒也不討厭他們。如此日久月深,終得春興歡好。      後來,夢介逐一為當時的三個紅牌太夫葛城、薰和三夕贖了身,悄悄將她們分別安置於嵯峨深山、東山之麓,以及伏見的藤森,過起了神仙眷屬的日子。不久,其中一人產下一子,便是名聞遐邇的世之介。說起此男,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自是不須贅述。      雙親對世之介百般寵愛,不時逗他拍拍手、搖搖頭,稚嬰脖頸亦日漸硬挺,長成幼童。到了四歲那年的十一月,父母為他舉行蓄髮之禮,接著是五歲時的春天,父母又辦了男子著褲裙之禮,六歲這一年雖染上天花,所幸家裡向天花神拜求保佑,連疤痕都沒留下,就這麼平安度過了。新春開年,世之介七歲了。一個夏夜,世之介醒了過來,他推開枕頭,解開門扣,打了一個呵欠。在隔壁房值宿的幾個侍婢知道少爺起身了,趕緊點亮手持燭台,陪著他走過長廊。      在宅院的東北角一隅種有茂盛的南天竹,竹叢下鋪有松葉以防霜凍,世之介朝那裡小解。洗手時,侍婢擔心竹廊上的釘頭會傷了少爺,趕緊持燭台湊前給光,怎料世之介卻道:      「把火熄了,靠過來些。」      「奴婢擔心少爺傷了腳,這才靠過來舉光,若是熄了火,恐怕……」      世之介曉得侍婢的顧慮,點點頭說道:      「妳難道不明白『暗處生情』的道理嗎?」      聽他這麼一說,另一個手持護身短刀的侍婢旋即按照吩咐行事。見燭火已滅,世之介便揪住侍婢的左袖問道:      「奶娘應該不在那裡吧?」      如是謹慎,可以想見世之介的早慧。      如同神話故事所描述的,二神見鶺鴒上下晃擺羽尾,這才領悟到男女交合的道理,世之介儘管還不明白身上的變化,卻已動了情愛之念。侍婢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稟報夫人,夫人聽後想必十分欣喜。      此後,世之介對男歡女愛之事日漸興味濃厚。就連圖畫本,也只蒐集風雅的美人圖,甚至囑咐家中僕傭:      「常言道,書不嫌多,我可不這麼認為。沒我的吩咐,誰都不准踏進這間菊齋一步!」      小小年紀,竟然就懂得嚴禁閒雜人等出入他的密室,實在讓人既嫉妒又羨慕。      就連摺紙時,世之介也總是做些雌雄合體的玩意,說什麼「比翼雙飛的鳥兒就這模樣」,然後把它送給侍婢;有時則摺一朵花綁在枝條上,告訴侍婢「這就叫連理枝。喏,給妳」。世之介的一舉一動,無不與情愛有關。他的兜襠布從不假他人之手,連和服腰帶也是自己在前面繫妥後,再把衣結挪轉到後腰去。他把兵部卿香囊帶在身上,還特意焚香熏袖。那自然流露的成熟風華令女子動心,令成年男子自嘆弗如。      即便和年紀相仿的朋友一起玩耍,他總仰望天際,無心賞看在天上翻飛的風箏,只顧擔憂遠在蒼穹之事,比方說「人們拿雲梯比喻遙不可及的戀情,不知自古天庭有否趁著夜色暗通款曲之事?」或者「一年只能相聚一夜的牛郎織女星,若是不巧逢雨無法相會,不曉得會是什麼樣的感受?」      世之介不單放蕩冶遊,還不惜投身於熾烈愛火之中。從他的手札中得知,此人一生玩弄過三千七百四十二名女子、七百二十五名男娼。早從與青梅竹馬互比身長的孩提時代,他既已通曉人事,甚至不分晝夜毫無節制地消耗腎水。如此說來,世之介活得還算長命。    斷髮難捨世間情      「世上韻事豈止一樁,其中又以寡婦最易勾引。」某個男子曾經這樣說過。      當結髮多年的丈夫才剛離世,一些新寡的婦人會削髮為尼或自盡,但隨著日長月久,有的孀婦會忍不住暗藏姘頭。這些婦人之所以寧願自己受苦,留下來守著孩子不肯改嫁,完全是因為貪圖家產,不甘放棄豐衣足食的日子。      這些孀婦會謹慎地貼身密藏倉庫的鑰匙,將裡屋的推門緊緊上閂,還央請由各戶家長輪值守望的村落崗哨幫忙看照,仍是免不了有未盡之處,比如沒清掃滿園的落葉,或忘了重鋪屋頂以致於房裡漏雨。若是遇上打雷的夜晚,她們便會憶起縮躲在丈夫身邊,以及做噩夢時被丈夫出聲搖醒的情景,越發感到隻身無依的悲苦,於是前往寺院參拜祈求神佛的慰藉。她們不再穿上家徽紋飾的外出服,全心照料家裡的生意,想方設法留住老主顧,親自撥打算盤,訓練買賣的精準眼光。無奈女人家實在不擅長,只好把店務全託給二掌櫃操持,於是二掌櫃越來越氣焰高漲,對女主人的稱呼也越發隨便起來,但孀婦仍是得盡力討二掌櫃的歡心。就在孀婦逐漸習慣這樣的日子後,家裡僕傭有染的小道消息一樁兩樁地傳入了她的耳中,自己也終究抵擋不住人性的弱點,開始和二掌櫃眉來眼去了。      世之介曾經在十五歲這一年,聽聞某個男人講過一段很有意思的話:      「曾經落在我手裡的寡婦多得很。每當我看到某戶舉行一家之主的葬禮,便向幫忙的人仔細打探,將全家老小的情況摸個清清楚楚,然後穿上傳統禮服,故做哀戚地前去弔唁,對遺孀佯稱自己是她亡夫的拜把兄弟。之後時不時關心她的兒女,近鄰失火了頭一個搶先到場,讓她覺得事事都得仰仗我,等她有了好感,再以上好的杉原紙寫封情書捎去。我單靠這一招,讓好幾個寡婦墜入精心布下的情網哩!」      就在這年的三月初六,即將成年的世之介舉行了剃去額髮的半元服儀式,此時的他逐漸遇上一些風流韻事了。四月十七,正值郊野的螢火蟲發光的時節,他前去石山寺,打算乘船賞覽這片閃閃發亮的美景。舟行湖上,水色清澈。接著,他在寺裡看到一位女子,身穿一襲淺藍的薄絹夏衣,上面繡有同色的四菱家徽,一條寬約六、七寸的織錦腰帶繫在腰前,還將手巾搭在頭上任由兩端披垂在頰邊,再戴上一頂漆笠,這身裝扮可謂時髦。儘管相貌瞧不分明,但應是身分尊貴之人,而旁邊的隨從婢女,看起來也不像是負責打水推磨的下女。只見女子款款邁上台階,告訴婢女這座石山寺奉祀的觀音菩薩降入凡塵之後寫下《源氏物語》的民間傳說。其後,她站在正殿的木柵前求了籤,面露憤恨不平,喃喃唸道:「一連求了三支都是凶籤,這讓信女怎能服氣哪!」      世之介窺看她的側臉,可惜她是個已經剪去黑髮的守寡之人了。世之介心想這位女子宛如觀音菩薩再世,就這麼愣怔地凝視著美麗的孀婦,與她擦身而過……就在這一剎那,女子沒有透過婢女轉達,而是親自開口喚住了世之介:      「您腰間的刀柄,方才勾破了我的薄絹,劃出了一大道口子,這太嚴重了,請立即將衣服綴補回原貌!」      世之介再三道歉,那女子說什麼都不依。      「無論如何,都得恢復成原本的樣子!」      對於女子的催逼,世之介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勸慰說道:      「我這就差人去京都買布料。在買回來之前,先找個地方歇歇腿。」      世之介好不容易總算安撫了女子,一行人來到一處名為松本的村落,在一個寂靜的小屋裡暫時休息。進屋以後,那女子這才坦承說道:      「說來羞人,我是因為想認識您,於是自己撕破了袖子……」      兩人於是恣意纏綿。    瞞天過海巧偷情      一群賓客在等待日出時,以十六首歌舞伎的入門舞作為消遣,他們又唱又跳的:「加賀大正寺的報時鼓……」,直到黎明時分。其中一位賓客姓夢山,上無父母下無子女,是傳承七代的大富翁,家財享耗不盡,不禁令人懷疑他的祖上曾經敲過「無間鐘」。聽說但凡敲響無間鐘的人,今世將成為萬貫富豪,但死後則會墜入地獄。夢山大財主盡情遊山玩水,沉溺酒色,卻還不曾看過舞伎。聽聞世之介要去京都,他於是提議同行,一切張羅交由世之介安排。      他們在知恩院的元門前町租下旅舍的客房,找來一名小妾談妥陪寢十夜,白天則招來十個舞伎尋歡,每人打賞一步金子。      這些舞伎是找來面容姣好的女童從小訓練,舉止樣態仿效公子的風範。從十一、二歲起到十四、五歲這幾年,她們也會陪女客飲酒。再大一些,便會剃去額髮,粗聲講話,穿上有襯裡的褲裙,將大小兩柄鯊魚皮鞘的刀子插入褲裙的腰際,戴上一頂遮住全臉的斗笠,隨意趿上粗屐帶的竹皮屐,身後跟著一個拎草屐的隨從。這時的她們,被稱作「往返寺院的侍童」。又過幾年,她們就變成未正式入行的接客女子,既不是茶館妓女,也算不上是妓院妓女。再接下來,她們會當個小妓戶的老鴇,連自己也得下海接客。最後,就成了個老婆子,沒有男人願意搭理了。      「人生在世,說什麼都是年輕時候最好哪。」      有名女子回憶起過往的時光,把這輩子的鶯燕生涯講給世之介聽。她詳細描述在小妓戶當老鴇時的那段經歷:      「所謂『四通八達的茅房』,是指有地位的富孀身邊總跟著許多女傭和侍婢,不方便隨興行事,因此只要進入這樣的茅房裡,就可以從祕道前去短暫歡好一番;所謂『祕櫃』,就是從客廳挖了暗道通往櫃子裡,讓男人先躲進去,兩人就在那裡面幽會;所謂『翻掀鋪席』,只要掀開房裡的鋪席,即可溜下祕道,一旦發現情況不妙,就讓男人從那裡逃掉;所謂『裝睡的情衣』,為了布下完美的騙局,必須把寡婦慣常穿戴的樸素衣物、大棉帽與帶穗念珠等物件,事先擺在客房的壁櫥裡,然後先將男人偷偷帶進客房,讓他換上這些衣物假裝睡下,謊稱那是某位名家的夫人,讓隨從掉以輕心,以便伺機偷情;所謂『來世的誘惑』,亦即找來美麗的女子穿上墨染衣裳扮成女尼,當夫人帶著隨從出外時,讓這假女尼上前搭話,並且宣稱她的尼庵就在這裡,邀請夫人入庵一坐……,如此就能將夫人順利地帶進去與男人見面;所謂『見巾目眩』,也就是在幽會茶館的店簾綁上一方紅手巾當作記號,夫人經過此處時要裝作目眩或腹痛,佯稱要在這裡休息一下,就能順理成章地進去了。公子平時只要稍加留意,一定會發現店家做了這樣的記號。另外也有稱為『交合隔板』的東西,那是在小包廂的角落鋪上一塊上漆的板子,板面挖了一個可容陽具通過的孔穴,板子下面則預留一尺左右的空隙,當女人躺在板子上時,即可與仰躺於下方的男人……;還有一種叫做『浴室軟梯』的東西,乍看之下,整間浴室連一只帶提把的小水桶通過的洞口都沒有,但等夫人脫光衣物進入,從裡面鎖上門片之後,就會從頂棚垂落繩梯將她拉上去,等完事之後再把她放下來。這些祕密手段前前後後加起來多達四十八種呢。只要女人決心幽會,就是想盡辦法也非得和情郎見到面。聽來很嚇人吧?這些方法可是天大的祕密,千萬不能講給那些夫人和千金小姐聽哪!」    水晶念珠險奪命      友人多次建議世之介:「龍陽之興,妙趣無窮。」並邀他到東山的靈山一遊。能樂排練結束之後,人們一個兩個地離去,只餘暮色松濤和灶房炸麵筋的聲響作伴。在寺院裡吃淡而無味的素齋,連飲酒的念頭都沒了。      「現在該想想如何打發時間了。」      「今天換個玩法,找來玉川和伊藤,再另叫四五個一起來吧。」      於是,世之介雇了頂快轎到宮川町接他們來,不到眨眼工夫,僕役便來稟報:「來客已到。」親眼見到這些俊美的少年,任誰都會為之傾心。有人曾做如是比喻:「斷袖之歡猶如一匹狼睡於落英繽紛的樹下,狎玩煙花則好比黑夜隱月又無燈籠的心情。」由此可見,儘管偶爾會惹來是非,但人人都想體會這兩種色道的箇中之妙。      他們徹夜未眠,盡情玩鬧。老大不小了還玩起孩童遊戲,比方疊起木枕玩敲不倒翁、貝殼陀螺、扇子拔河、手心攢著小石子讓人猜猜有幾粒等等遊戲。眾人童心未泯,笑鬧不停,渾身大汗,一群人相偕坐到面南的簷廊下吹風納涼。時序已入五月,天色麻黑,圍籬旁那棵朴樹繁茂的枝葉間忽然有數不清的小點閃閃發亮……眾人大驚失色,紛紛逃進僧侶的堂舍或方丈庵裡,有的嚇得昏厥過去,也有的嚇得趴伏在地。      其中一位體魄強健的男子漢,立時在短弓搭上鳥舌形鏃頭的箭,從簷廊跳到院子裡準備射向樹上的怪物。此時,一個名叫瀧井山三郎的男伎追上去攔住他,勸道:「不管樹上的是什麼,總不至於是魑魅魍魎。請暫且等等,應該可以徒手捉下來吧。」說完,他徑直走到那棵樹下,仰頭一望,此時葉隙間仍然如星林般閃耀,再定睛一看,有一團漆黑的東西在動著。山三郎鎮定下來,開口問道:「你這可疑的傢伙,快報上名號!」      「請恕貧僧真恨施主您哪!倘若方才死在箭下,此刻就無須見醜了。只因施主心軟,阻止了他,使貧僧的眷戀盈滿胸臆,讓內心的邪念折磨得肝腸寸斷,被欲火焚燒得皮綻肉開……」      樹上之人熱淚縱橫,滴落到山三郎的衣袖上,宛如濺出的熱水般滾燙。      「這位師父思慕的人是誰呢?」      「被施主這樣一問,貧僧心裡更難受了。貧僧每天都瞻仰施主台上演戲時的表情,等您下戲後沿途跟蹤到家,還曾好幾次悄悄站在貴府門前,一聽見您的聲音,幾乎要昏了過去。今天,貧僧去東山參加法會,聽見幾位提草屐的僕役低聲交談,忍不住想再拜謁施主一面,然後就要上吊自盡,因此才爬到了這棵樹上。如今竟能有幸與施主交談,貧僧已經得常夙願,再無遺憾了。施主若心生憐憫,請於貧僧死後誦經迴向,祈求冥福。」      說完,一串水晶念珠從樹上扔了下來。      「原來是這麼回事……其實,與我猜想的所去不遠。我也因為心裡有些掛意,這才阻止了那位覺得您可疑的人士射箭,親自來到樹下問個清楚。能夠明白師父長久以來的心意,實在是太好了。師父怎能將之割捨呢?我將滿足您的心願。請師父等到天亮,明日務必到舍下一聚。」      可惜這番懇切的話語,其他人並沒有聽進去。眾人點起火把,團團圍住,粗暴地將那人從樹上扯了下來。山三郎極力居中勸阻,但誰也不理睬,只管拿火把湊近樹上之人的面孔,原來是這間小寺院的雜務僧。      「師父對龍陽之道的用心良苦,值得欽佩。」      世之介出面斡旋調停,並且居中湊合,讓那個雜務僧日後得以和山三郎相會。然而,隨著日子一久,雜務僧竟越發得意忘形,堂而皇之地進出山三郎家,就算山三郎寫下了象徵堅貞的誓文,他還是懷疑山三郎用情不專,要求三山郎在左臂刺上「勿忘慶」這幾個字,因為他的法號是慶順。      日後,江戶的同道中人聊起這樁軼事時,語帶興奮地提到此事主角為歌舞伎演員。這時,在座的山三郎開口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便將事情的始末說了出來,並且對自己當時的行為懊悔不已。這是一則真實的故事。

作者資料

井原西鶴

一六四二年生於大坂(今大阪)難波,本名平山藤五,西鶴為其俳號,另有別號四千翁、二萬翁、松風軒、松壽軒,晩年名號西鵬。江戶時代前期的俳句詩人、浮世草子與淨瑠璃作家。與近松門佐衛門、松尾芭蕉並稱「元祿三文豪」。 井原西鶴自十五歲起立志成為俳句詩人,師事談林派之祖西山宗因。他創作活躍,作品自由奔放,於二十一歲成為談林派頂點,曾在一夜吟詠出兩萬三千五百句徘句。直到俳句創作漸漸式微,大多數詩人改學習松尾芭蕉,在此風氣之下,井原西鶴便轉往小說創作之路。 一六八二年,小說《好色一代男》問世。其章節構成仿效紫式部的《源氏物語》作五十四篇,題材則以市井小民的生活為主,不僅在當時廣受大眾歡迎,也是劃時代的創作,影響後續町人文學的誕生。後代並將這類以《好色一代男》為首的體裁稱作「浮世草子」,井原西鶴也因此被譽為「日本近代文學大師」。 一六九三年,井原西鶴留下辭世詩句後,結束了他五十二年的生涯。描寫男子周旋於遊女間的遺稿《西鶴置土產》,經後人編輯後於同年冬天出版。

基本資料

作者:井原西鶴 譯者:吉行淳之介吳季倫 出版社:麥田 書系:GREAT! 出版日期:2017-03-02 ISBN:9789863444343 城邦書號:RC704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