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1國際書展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歡迎入住,廢柴人生旅館:《小鎮書情》作者全新溫馨(又很鬧)力作!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人們愛上旅館並非無處可去,而是渴望逃離現實,找到自由 ∗◦٭∗٭◦∗◦٭∗٭◦∗◦٭∗٭◦ 紐約時報、博客來及誠品書店暢銷書《小鎮書情》 作者全新溫馨(又很鬧)力作! TripAdvisor評論 缺點一:百葉簾、吊扇故障,房間油漆不停剝落 缺點二:員工太熱情了,不停聊往事 缺點三:一臉鬱悶的房客,旁邊還放著骨灰罈 但最棒的是,世上再沒有比這裡更適合鬆散度日的地方了! 4.5 很棒!★★★★☆ 【故事簡介】 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隨時可以退房,但永遠無法離開。 ——老鷹合唱團〈Hotel California〉,1977 永遠有空房,請至櫃台check in 從十六歲起就在松溪旅館工作的軒妮,某天,意外車禍身亡。 死後的軒妮並沒有上天堂,她在人間看著十五年前各自分飛的高中好友們,為了參加她的喪禮而重新回到他們一起長大的小鎮。 軒妮的高中男友麥克在多年後成為了地質學家,他曾經發誓永遠不回松溪鎮,大學離家後便從此人間蒸發。卡蜜拉是旅館的繼承人,但她一直覺得將全部人生投入旅館實在太愚蠢,於是去了大城市做「自己」:從男人變成女人。從小因家暴而受到鎮民呵護成人的麥肯琪,卻因為出櫃而與保守團體立場不同,從此對松溪鎮徹底死心。 現在,四個好友終於在旅館重聚,軒妮很開心,因為她的夢想就是與他們坐在露台上喝酒聊天,一起老去。成年後的他們內心雖然各自懷抱著無法解決的人生難題,卻也記起了年少時的情誼,並試圖守護彼此所珍視的事物。 然而,現實遠比他們想像的更加殘酷,保守團體發起「道德商家」運動,將旅館形容為同性戀、酗酒的「暗黑摩鐵」,號召鎮民連署要求旅館歇業,並發動網路抹黑,雙方衝突越演越烈…… 如果說前作《小鎮書情》在探討人與書的關係,這本小說則企圖探討人與人的關係。作者以小鎮與位在邊陲的旅館作為象徵,帶出主流與非主流的價值觀差異,莫名切合台灣當下的氛圍,提醒著我們即使當價值觀走到極端時,仍不忘記根本的人性都有著善意與熱心。 【#房客一致推薦!】 李豪❘詩人、作家 高耀威❘書粥老闆 老熊❘IG文字創作者 有隻兔子❘圖文創作者 艾莉絲❘《像我這樣的女生》網站主筆 人是唯一會尋找意義的動物,尤其是遭遇阻礙的時候,也因此面對死亡,使我們質疑人生的種種意義。這是一本很聰明的小說,作者以全知卻又感性的幽靈視角去俯視活著的人心中的光明與黑暗,每一個角色都很獨特,不是因為性別與性向,而是他們各自對於愛的詮釋,也使得這個故事如此多面立體。 ——李豪 書裡的松溪鎮,是個教堂比酒吧多的小鎮,我所生活的長濱也是,閱讀時自然會把兩個場域聯想在一起,意外過世的主角軒妮以一個置身事外的角度看待仍在進行的人事物,我則透過換宿顧店的模式,得以換位旁觀書店以另一種生命狀態對外交流。 這由廉價金屬招牌、老舊沙發、帶著裂口的燈罩、泛黃的文宣,以及帶著各自生命目的的鎮民,交匯而成的廢柴旅館中,我感覺到活生生的力量,不是歲月靜好,不是幸福美滿,是那種只有小鎮才有的緊密關係與矛盾,居民們在這樣的關係中各自找尋自己的存在價值,透過一間殘舊的老旅館來引發想像與行動。 我很喜歡這樣從空間展開的地方故事,總能在那些殘缺的部份得到映照般的安慰,無論是廢柴旅館,還是主角們的人生中。 ——高耀威 作者以幽默輕鬆的筆風闡述離別的課題,讓我們能重新看待生命中的遺憾。讀著讀著好像也有勇氣回到過去,和曾經的懊悔和解。 ——老熊 奇幻的劇情帶出生命中較為嚴肅的課題,平穩詼諧的風格,讓人很快能沉浸於故事裡,隨著故事進展有不同的起伏與感悟。 ——有隻兔子 「你有沒有覺得人生好像錯了?」我們或許在生命裡都曾有過這樣的時刻,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人生和我們年少時期想望的樣子背道而馳,沒有商量,沒有討論,彷彿在哪一個時刻走進了岔路,然後某天我們從生活醒來,才發現原來日子已經被我們活成這樣了。曾經以為生命中最看重的人事物,不知道落在人生的哪一個階段,沒再跟上來。就像書中主角軒妮說的:「我覺得人生從來沒管我們有甚麼計畫。」 在這樣的人生階段裡,計畫沒有用,擔心沒有用,你需要的只是一杯熱咖啡、一頓暖心也暖胃的食物、一個會拍拍你的背告訴你混亂沒有關係、沒有用沒有關係,一個叫做《廢柴人生旅館》的地方。不是高級旅店,也不是新穎的設計酒店,這裡有的是老舊的房間、看似甚麼都需要修補的家具,還有一群絕不會任意評斷別人,永遠都開放、善良而可愛的人們。 作者藉著描寫小鎮上幾個主要人物的互動,帶出迥然不同的價值觀差異,從原本越演越烈勢不兩立的雙方衝突,隨著故事軸線的進展,作者想要點出的是,人性最根本的善意還是在的,只是有時被狂暴而絕對的價值觀影響了,被團體的推波助瀾影響了。但人與人相處是這樣的,不管彼此的信仰為何,仍然有一個底線是互相尊重 - 「我不認同你但我尊重你」,是我們都能如此自由生活背後的原因。 好好生活,但偶爾也可以不好好生活。我們都需要這樣的人生暫停鍵。推薦這本書給不論在生命的何時,曾經迷惘過或正在迷惘中的你。 ——艾莉絲 【國際媒體好評推薦】 作者在這個又苦又甜的故事中,深入探究了生命中重要的事物究竟為何。這個故事描繪了主角一生所接觸到的許許多多人,這也是本書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精彩之處,因為作者將每個角色及他們的渴望描繪得如此獨特又複雜。這是一本關於愛的恆久力量的迷人小說。 ——《出版人週刊》 這本書描繪了一場生命的慶典,在這裡,友情、群體,及一個可以過夜的房間,是治療偏見的溫和解藥。 ——《柯克斯書評》 這本迷人、溫暖人心、發人深省的小說,將會在你闔上最後一頁時依然縈繞心頭。 ——《書單》雜誌 作者編織了一個迷人的故事,在探討嚴肅議題的同時,也描繪了古怪卻相當栩栩如生的角色。 ——《圖書館雜誌》 這本小說完美捕捉了小鎮生活的美好與考驗……一個充滿希望與勇氣的故事。 ——Shelf Awareness書評網站 卡塔琳娜.碧瓦德講起她的角色時,就像你講起最好的朋友一樣,她幾乎把她擁有的一切都給了故事。當你閱讀時,一定會非常關心這些角色,因為她寫作時也比任何人都關心。 ——《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弗雷德里克.巴克曼(Fredrik Backman) 【編輯推薦】 心之所在即為家 這個故事包含了許多面向,但也許它根本的核心理念是「摸索關於家的樣貌」。這是一個關於「回家」的故事,裡頭充滿了種種惱人卻也動人的,對於「家」的矛盾情感。儘管主角們對於松溪鎮的保守勢力、鎮民的狹隘思想感到失望,卻發現自己仍然對故鄉懷著難以言喻的眷戀。他們以為可以徹底斬斷和小鎮的關係、遠走他鄉,卻發現如此不過是成為無根的落葉,到哪都是孤獨的漂泊者、異鄉人。 他們因緣際會回到小鎮後,卻意外在旅館找到了「家」的力量。所有渴望逃離現實的人、孤獨的人、被社會認為「不正常」的人、受心靈痛苦折磨的人,都在旅館找到了安放自己的家。原來家不必拘泥於形式、不必符合人們認為的「家應該是什麼樣子」,旅館是對所有人開放的避難所。儘管經歷了一番風雨,但他們決心捍衛自己對家鄉的情感。 故事的最後,有些人雖仍遠走他方、四處旅行,但此時心境已有極大的改變,他們早已不是孤獨的漂泊者,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永遠有個能夠回去的地方,他們找到了關於「家」的答案——心之所在即為家。 希望閱讀這本書的你,也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家,並得到溫暖的力量。 【書封設計理念】 書封延續《小鎮書情》的設計概念,主體為「旅行箱」,以窗戶、門片建構出旅館的模樣。並藉由現實物件堆疊出超現實感,和旅館帶領人們逃離現實、獲得自由的意象呼應。

序跋

給台灣讀者的話
◎文/卡塔琳娜.碧瓦德 這本書最早的概念,來自一句話: 看到自己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那一瞬間,我知道大事不妙了。 我原本以為這會是一本討論死亡的書,但我錯了。這本書的主題變成愛、生命與友誼,我認為是軒妮帶來了改變。 軒妮和我完全不一樣。首先,她住在奧勒岡州東北地區一個叫做松溪鎮的小地方。她在一家老舊破爛的旅館工作,大半輩子都做同樣的工作。 故事開頭,軒妮剛剛和她一生最愛的人重逢,也就是麥克,他高中畢業之後離開小鎮,再也沒有回來,直到現在。他們共度了熱情如火的週末,星期天下午,當軒妮要去上班的時候,在馬路上被一輛卡車撞上,就此死去。她站在路邊看著自己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知道出事了,但她不肯放棄。她領悟到要開始享受人生,永遠不嫌晚,只是死了以後難度增加而已。 跟你們老實說吧,我的軒妮不是……精彩的人。她沒有狂野性格,也沒有冒險心靈;她個性文靜,喜愛思考,沒有偉大的夢想或抱負。她從來沒出過遠門,出生之後沒有離開過小鎮。 但軒妮比我勇敢太多、太多。或許她的人生沒有偉大成就,但她實實在在地愛過,這是她比別人傑出的地方。而她最愛的人有三個:麥克,她高中時的男朋友;麥肯琪,她最要好的朋友;卡蜜拉,旅館的主人,但也是高中畢業就離開小鎮,再也沒有回來,直到軒妮過世,她才因此回到小鎮,回到這個家。 這本書談論生死,但也探討友誼與群體。這三位好友因為狹隘觀念與恐同偏見而分開,但軒妮讓他們重聚。他們只是回來參加葬禮,但軒妮下定決心要讓他們留下來——她要帶給他們幸福,無論他們想不想要。 隨著故事的進行,這三位好友學到很多,不但更瞭解自己,也更瞭解他們的過往以及夢想。但軒妮同樣學到很多,其中一件事就是,在這個世界上,只愛三個人是不夠的,只想幫助最親近的朋友是不夠的。更多人住進旅館,而且一個比一個瘋狂,他們全都在那裡找到家,儘管這個家可能不是他們預期中的樣子。 眼看歷史又要重演,外界力量再度威脅旅館,軒妮發現,援手來自於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團結誕生於最難以想像的時刻。 瑞典與台灣相距八千三百八十四公里,我總是感到非常驚奇,我筆下的人物竟然能從我的心中飄洋過海到你們的心中。希望軒妮與她的朋友能在那裡找到家。

內文試閱

序章 「這是軒妮的骨沙。」 再過一個小時,我的葬禮就要開始了。 我大概不會去,此刻,我坐在旅館屋頂上,看著下方幾乎空蕩蕩的停車場。 我想像自己飄起來,越來越高、越來越高,最後終於掌握飛行的訣竅。飛得如此之高,底下的人已變成小黑點,他們往松溪聯合衛理公會教堂前進。老爸八成已經在教堂裡耐心等候,他是我內心地圖上一個特別的小黑點,雪柔肯定在他身邊幫忙打氣,展現出基督徒好鄰居的態度。我很想生他們的氣,但我實在沒力氣。 等一下其他人就會到了,朋友、老同學、說熟不熟的人、教過我的老師、老爸的鄰居。 在松溪鎮舉行葬禮,會有多少人參加?很好猜——所有人。 他們會盡力跟著唱老派的讚美歌,聆聽牧師空泛的佈道。老爸會坐在第一排,勇敢堅強,死命維持體面。 然後我就會被火化了。以老爸而言,這個決定很大膽,相當出乎意料,我贊成這個決定,但同時也很懼怕。一方面,我寧願被烈火吞噬,也不要埋在地底,因為我一直有點怕黑;另一方面,我也擔心現在的我——失去身體之後的我,處在靈魂、意識,或隨便你怎麼稱呼的狀態——一旦肉體消失,也會跟著消失。 我不認為鬼魂會永遠存在,無論對世間有多少留戀,都不可能永遠賴著。如果可以的話,可想而知,一定到處都是鬼。或許大部分的人根本沒有機會留下來,看看親朋好友過得如何,看來我應該感恩能有這樣的機會。 雖然我想像自己被烈火吞噬、冒出濃煙,但實際上火化並非如此。遺體——我的身體——會在火化爐中加熱,所有器官,也就是差不多百分之九十七的我,會先液化然後蒸發。火葬場的人接著會灌入氧氣,這樣遺體可以焚化,但不會有火。 當我只剩下骨灰,到那時候,靈魂應該也撐不下去了吧? 骨灰這個詞其實很容易讓人誤會,火化之後,遺體並不會自動變成細細的灰,可以放進骨灰罈保存或埋在墓碑下、或灑在什麼地方,我不知道老爸打算怎麼做。其實,火化之後剩餘的東西,必須用特殊機器研磨,才會變成類似細沙狀的東西。 但我總覺得「沙」沒有「灰」好聽,當然是對親友而言,「這是軒妮的骨沙。」 整個過程大約歷時兩個鐘頭,真希望我知道精準的步驟,這樣我才能先做好心理準備。要是事情想到一半就突然消失,未免太尷尬了,或者是在想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時發生——不知道現在幾點——然後就消失了。 不,我希望我最後的思想偉大、美好、高尚,雖然我留給世間的臨別感言,只有我自己聽得見。 下方的旅館今天休息,上次休息是二○○三年,一場暴風雪讓我們整整停電三天。接待處一片漆黑,電腦關機;空蕩蕩的餐廳顯得陰森,所有椅子倒放在桌面上;客房全部上鎖,停車場只有兩輛車:卡蜜拉和麥肯琪的車。 停車場另一頭,「松溪旅館」的招牌亮著燈,但在日光中看不太出來。 有 房。中間「空」字的燈壞了。 大招牌下面掛著五花八門的奇怪小招牌,都是用廉價金屬做的,你所能想像到的尺寸、顏色、款式一應俱全: 空房! 木屋! 森林景觀! 客房均備有微波爐! 冷氣! 新增彩色電視! 餐廳! 酒吧! 游泳池! 營業中。 反對九號提案! 奧勒岡州——反同公投創始地,從一九九二年便以反同為榮! 最後兩個是麥肯琪加的。 1 白人女性,三十三歲 我在人世的最後一個念頭是:麥克的身體。 我想著麥克的身體、麥克的身體、麥克的身體,彷彿發生了我還不太敢相信的奇蹟,所以必須不斷重複。 路上每個細節都我熟悉無比,但此刻卻感覺神奇地嶄新,彷彿第一次看到:柏油路面在午後陽光下更顯老舊破爛、馬路兩旁的碎石地、松樹的香氣。我在微笑,我知道。整個週末我一直笑容滿面。 接下來,我發現自己站在馬路邊,感覺有點迷糊,望著大約二十英尺外的一堆怪東西。 一開始我只覺得有點好奇,我沒有認出那是屍體,我完全沒想到那可能是一個人。 我走過去之後才看出一條右腿,那毫無疑問屬於人類,並以不自然的角度彎曲。最初的震撼還沒平復,我就認出了我的好看牛仔褲和最愛的上衣。 大紅圓點依然清晰可見,但白底永遠洗不乾淨了。 我沒有認出我的頭髮——淺棕色髮絲沾上碎石與機油,還有我猜應該是血的東西。我的左手臂直直地伸出,右手臂……不見了。 我本能地看看自己的右邊,但我的手臂還在。 前方有輛卡車橫在雙線道中間,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靠在引擎蓋右邊,他的眼睛注視地面,感覺膝蓋隨時會撐不住。 他蹣跚地往路邊走了兩步,對著一叢蕨類彎腰,他開始嘔吐,我轉頭不看。 他成功設法回到卡車旁,沒有崩潰。他很瘦,襯衫有點太大,他雙手發抖,拿出手機報警。發生意外,松溪,旅館附近,剛過出口的地方,有一個人……受傷。 松林間只有我們兩個,他不停搖晃身體,自言自語,我完全想不出該怎麼幫助他。我試著拍他的肩膀,我充滿歉意的動作侷促不安,但似乎沒什麼用。 這時我聽出他在說什麼。 他不斷重複那句有如咒語一般的話: 「別死、別死、別死。」 * 短短十五分鐘前,我還幸福得頭昏眼花。 我想著,幸福應該有如防護罩,就算被卡車撞上也不會怎樣。我想著,四周好安靜,彷彿這條老舊的馬路上不會有任何事發生。 這是場惡夢,僅此而已,我隨時會醒來,身在紅杉小屋,心中感到非常神奇——這麼熟悉的地方,躺著看的感覺竟然如此不同。 睜開眼睛之前,我會伸手摸摸,確認麥克的身體依然在旁邊。摸到之後,我會微笑。 當然,前提是麥克真的回來了,假使全都只是一場夢,那麼,麥克也是夢。 或許我會再次在自己的床上獨自醒來,並像平常一樣準備去打掃客房。 卡車司機停止自言自語,但這樣反而更糟,他也停止了搖晃,但開始發抖。 警長艾德・卡邁寇抵達現場,我鬆了一口氣並奔向他。我想抓住他的手臂,用上我這輩子最大的力氣,強迫他走快一點,逼他想想辦法。 艾德警長會知道該怎麼處理,我想。 卡邁寇家三代都是這裡的警長,他就任時,他的祖父和父親都還在世。艾德警長以一慣的態度面對這件事,也以同樣的態度面對執法工作的所有大小事,他總是冷靜堅毅、英勇忍耐、沉著幹練。 我以為什麼都嚇不倒他,看來我錯了。 「老天,」他說,「那是軒妮・布羅克。」 他先呼叫救護車,然後呼叫州警,對方承諾會盡快派「兩輛車」過去。 艾德警長轉向卡車司機,問些例行的問題,例如他的名字,並請他出示駕照,然後詢問事發經過。 「我……我沒有看到她。她突然跑到馬路上,我踩煞車,可是……」 卡車司機又開始搖晃,繼續發抖。警長從巡邏車的後車廂拿出一條毯子,披在司機的肩上,帶他坐上巡邏車後座。 「州警很快就會到,」他說,「他們會帶你去警局,然後進行採樣,像是呼吸、尿液、血液。你明白嗎?這些全都要驗。」 艾德警長邊說邊觀察卡車司機,可能想判斷他是否喝了酒,也可能是警長這份工作讓他疑心病重。 不過,我相當確定事發經過就像司機所說的那樣。那時,我滿腦子想著麥克,覺得非常幸福,因為腎上腺素而迷醉,又因為睡眠不足而疲累,突然間,我就躺在馬路中央了。 「軒妮‧ 布羅克,」警長搖著頭說,「她從小就很乖。」

作者資料

卡塔琳娜.碧瓦德(Katarina Bivald)

著有紐約時報暢銷小說《小鎮書情》,共售出二十五國版權。現居瑞典斯德哥爾摩,擁有大量藏書以及驚人的岩石蒐藏。當她還是十四歲的少女時,就已在書店打工,認為這種被書籍包圍的環境,是讓人產生寫作動機的幸福。 兩部作品皆以小鎮為故事背景,她認為,小鎮宛如人生的縮影,房子距離較近,使得人心也很親近,因而更能突顯出人類真實的樣貌,而個體間的差異、性格上的怪癖,有時更是瘋狂至極。小鎮強迫人們面對與自己不同的人,這對小説而言是件好事——對人生也是。

基本資料

作者:卡塔琳娜.碧瓦德(Katarina Bivald) 譯者:康學慧 出版社:悅知文化 出版日期:2020-11-23 ISBN:9789865101015 城邦書號:A1720287 規格:平裝 / 單色 / 5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