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歐普拉人生指南:讓生命重新開機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外版魅力推薦

內容簡介

美國媒體天后 歐普拉 精選26篇走過生命低谷的奇蹟逆轉! 當一條路走到盡頭, 就應該向前看,尋找新方向。 「我所確信的是, 當你敢於面對更高的高度時, 生命會發生轉變。」 “What I know for sure is that transformation happens when you dare to be awakened to greater heights.” ———— 歐普拉Oprah Winfrey 回到原點需要極大勇氣, 有些人是自願,有些人則受環境所迫。 他們,都找到了重新開始的力量! 收錄普利茲獎得主《貧民窟宅男的世界末日》朱諾‧迪亞茲、美國知名生活教練瑪莎‧貝克、《骨髓:愛的故事》伊莉莎白‧雷瑟……等作家與名人,擁抱失敗、勇往直前的轉念心法。 美國媒體天后歐普拉旗下《歐普拉雜誌》(O, The Oprah Magazine),創辦至今向來以優化生活、提供靈感、享受快樂與自信人生為宗旨,內容充滿智慧和幽默,並時常邀請知名作家及大人物為雜誌專欄執筆。 《歐普拉人生指南——讓生命重新開機》(O’s Little Guide to Starting Over)是一本鼓舞人心的選集,收錄26篇優美動人散文,每則故事都關於「失去」後的生活:無論是失去工作、所愛的人、身體健康,甚至對自己的懷疑,並從失落中尋求向上提升,重新開始的力量!書中撰稿人,包括令人信服的睿智思想家瑪莎‧貝克(Martha Beck),她說「擁抱失敗可能會為我們帶來最大的成功。」;因罹患癌症而感到恐懼的作家凱莉‧柯里根(Kelly Corrigan)則寫道,「接受我們無法掌控的事物,既可讓我們自由,也能帶來療癒效果。」這些啟發人心的真誠告白,在在詠贊重新開始帶來的希望,對那些努力掙脫困境、崛起並前進的人來說,是必不可少的人生指引。 THE POWER OF STARTING OVER 在困境中尋求向上提升,重新開始的力量…… 放下的力量 在丟棄這些石頭的過程中,我不只是拋開痛苦的回憶,我也不再賦予它們力量,讓它們阻擋我未來的幸福。——《紐約客》雜誌記者,密蘇里新聞學院助理教授佩吉‧威廉斯(Paige Williams) 選擇的力量 做出選擇,任何選擇都好。如果你還是很痛苦,你可以再選一次。——生活教練,自2001年即在《歐普拉雜誌》擔任專欄作家瑪莎‧貝克(Martha Beck) 追尋的力量 在我們追尋及接受別人的過程中,可能會遇見自己。或許我是孤身來到這世界,但當我抵達時,這裡住著其他人。——《黃色房子》作者莎拉‧布若姆(Sarah Broom) 堅持的力量 就我看來,作家之所以為作家,是因為即使眼前毫無希望,做的任何事都看不見前景,你還是繼續寫作。——普利茲獎得主《貧民窟宅男的世界末日》作者朱諾‧迪亞茲(Junot Díaz) 冒險的力量 我想要生活更加充實。所以我決定每個星期冒兩次險。我想做的就是有意識地敞開心房,擴大自己能夠體驗的範圍。——《寫作越過幽谷:羨慕、恐懼、困惑,以及作家生涯中的各種困境》作者邦妮‧傅利曼(Bonnie Friedman) 敬畏的力量 在康復的最後階段,我們有機會去實現最難以捉摸和神聖的情感狀態:敬畏。——《升空》及《亮片與膠水》作者凱莉‧柯里根(Kelly Corrigan) 開放的力量 當心保持開放時,總會收到意外的禮物。我發現我害怕會毀了我的變化總是成為一扇門,而當我走出那扇門,會發現更勇敢和優雅的自我。——歐米加學院(The Omega Institute)共同創辦人伊莉莎白‧雷瑟(Elizabeth Lesser) 本質的力量 我們可以給自己和我們愛的人最好的禮物,就是讓他們保持原有的本質部分,不管是洶湧的河流、成長中的孩子,還是即將熄滅的光。——《紐約客》編輯、《香巴拉太陽》作者翠什‧戴奇(Trish Deitch) 放鬆的力量 就好像經過兩年半難以忍受的恐懼,我的體內警告機制終於放鬆了。我全身都感到溫暖,彷彿沐浴在陽光下睡覺。——《代表人物:一本回憶錄》及《轉動世界的停駐點》作者艾蜜莉‧拉普‧布萊克(Emily Rapp Black)

目錄

PART 1放手LETTING GO 美好的春季大掃除|艾米‧布盧姆 沉重的負擔|佩吉‧威廉斯 再想一想|梅莉‧梅洛依 選擇操之在你|瑪莎‧貝克 PART2失而復得LOST AND FOUND 我的感覺復甦之旅|莫莉.伯恩邦 離開的航程|莎拉‧布若姆 超乎我的想像|蘇珊‧麥克敏 只要一個優點|朱諾‧迪亞茲 墜落地面的女人|瑪莎‧貝克 冒兩次險並在早晨打電話給我|邦妮‧傅利曼 PART 3嶄新的一天A NEW DAY 真相就在那裡|凱特琳‧佛萊納根 變得更加輕盈|羅倫‧史蕾特 從震驚到敬畏|凱莉‧柯里根 拆除重建|佩吉‧威廉斯 像我自己|凱蒂‧阿諾-拉列夫 PART 4心之物語MATTERS OF THE HEART 和男人們喝杯咖啡|希瑟‧塞勒斯 愛的守齋|瑞秋‧霍華德 誘惑|蘇珊娜‧索南堡 尋找第二春|莉絲‧凡德柏格 航位推算法|梅格‧蓋爾斯 PART 5結束與開始ENDS AND BEGINNINGS 當心保持開放|伊莉莎白‧雷瑟 第二陣風|李‧蒙哥馬利 玫瑰就是玫瑰,一種神奇的治癒|海倫‧奧耶耶美 讓狗兒的靈魂安息|翠什‧戴奇 走出黑暗|艾蜜莉‧拉普‧布萊克 我們想要如何生活|凱斯琳‧禾爾克‧米勒

內文試閱

  美好的春季大掃除      艾米‧布盧姆(Amy Bloom)      —*—      我的母親並非那種會在春天大掃除的傳統女性。她厭惡所有的家務,因此,只要看到她拍打地毯或擦窗戶,我就不禁懷疑,世界末日是否即將降臨。然而,每年春天,她會依序檢視家中的衣櫃,先是她和我的,最後是我的孩子們的,並且宣稱,該是「除舊布新」的時候了!每件買錯了的衣服(暗紫色、絲絨、荷葉邊)都捐出做慈善。若是尺寸過大或過小,就轉送給身材較豐腴或嬌小的表姊妹。她會睿智地留下只是暫時不合流行的物件,而她買的那雙菲拉格慕(Ferragamo)高跟鞋,傳承三代都還能穿。她也會為那些萬中選一的衣物留下空間(所以我才會有個從1950年代留到現在的名設計師莉莉‧達什[Lily Daché]的帽盒。)      我在整理衣櫃時,會將她的方法謹記在心。就連在整理情感、甚至心靈時,我也會沿用同樣的方式。      她常說,有些事情我們不該置之不理,而春季大掃除正是處理的好辦法。粗魯的孩子、冷淡的配偶、壞老闆、糟糕的朋友、社會不公,這些東西就好比磨腳的鞋子和染上大片黃漬的襯衫,都不該在我們的生命中留有容身之地。我並非要你只為了糾正錯誤,就拋棄孩子或配偶,或者扭轉整個生命。但是為了解決你的負擔,在此我有話要說。      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是要學會愛你所有,改變你所不能愛,並遠離那些讓你受傷的事物。就我這個腰間贅肉不少的人來看,那就是和你的腰間贅肉共存(姊妹們,之所以會有塑身內衣,不是沒有原因),但不要讓會毒害心靈的母親或削弱能量的工作待在你身邊。      一次美好的心靈春季大掃除需要你走過心靈之家的每個房間。標記出需要「馬上整理」的事、「明年春天再看看」的事。有些事只需草草註明「哦,這樣啊」即可。去年春天,在我真正的房子裡,我丟掉了放了三年以上的香料、兩年以上的化妝品。然而,卻留下了拉鍊壞掉的行李箱(還有椰菜娃娃及床頭音樂鈴)。在我心靈之家中,我丟掉了和家庭無關所有被迫參加的社交活動。我每天為我手術後的膝蓋進行物理治療。我打電話給照顧我父母晚年的那位親切女士,這是我從十月份以來就一直打算做的事。當我走過心靈的房間,我看到母親為了看到新鮮的花朵,愉快地忽視了塵土飛揚的窗戶;用一本好書換來心靈的安詳,而不是從揉麵團開始烘焙糕點;用一袋以善意準備的食物和一杯香檳,來慶祝春天。      沉重的負擔      佩吉‧威廉斯(Paige Williams)      —*—      垃圾袋裡裝滿了毛衣、洋裝、寬鬆長版衣、鞋子和腰帶,而這些衣物白放在我的衣櫥裡多年,等待著永遠不會到來的復出。裡面有再也扣不上的襯衫、符合我在90年代胸圍的胸罩,以及從買來就被囚禁在抽屜裡的雨帽,從來沒有感受過雨滴。      兩個大開的大型垃圾袋,等待著餵食。我的所有物避開了它們的目光,彷彿害怕引起注意。嘿,你!你這個在市場買來的醜陋、會讓人發癢、橫條紋的羊駝斗蓬,快來垃圾袋裡!隨便亂買的燭台,快來垃圾袋裡!不知哪來的手機充電器,別想躲在那台小型攝影機後面!      我並非毫無憐憫之心,而這就是問題所在。無論我買來的東西多麼多餘或無用,無論這些東西讓我每次搬家增加了多少費用,絕大多數都能在我的新家找到容身之地。但現在我住在波士頓的公寓,空間勉強夠讓一個人和小狗住,該是時候了。我不應該耗時為收納煩惱。我應該將精力花在朋友、家人和工作上,而非不斷苦惱著該不該丟掉東西,包括那些從未穿過的套裝、幾乎完全一樣的靴子、愈來愈多的沙發抱枕,還有,不開玩笑,我還買過天鵝絨和塔夫綢的晚宴服,連標籤都沒拆。我就是個戀棧之人。      當我發現自己竟想留下中餐館食物外帶包裝底部的長方形紙板,只因為覺得有天可能會用到的時候,我明白一定得做些什麼。所以去年秋天,我開始把不成對的耳環、多餘的錢包、閒置的暗紅色厚重窗簾裝箱及裝袋。丟掉這樣的東西很容易,因為它們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我甚至能夠了解三個濾鍋應該丟掉兩個、四台咖啡機也只需留下一個。我知道我真的不需要拿整座森林來做一把掃帚。      箱子和袋子漸漸地滿了。剩餘物品已經透過二手商店、拍賣網站和公益團體進入了世界。只剩下一個問題。我一開始以為,我清除的愈多,就會覺得生活更加輕鬆、更不混亂。但令人驚訝的是,除了櫥櫃和地板,我的混亂並未減輕。      在過去的12年裡,我分別待過夏洛特、波士頓、亞特蘭大(兩次)、曼哈頓、波特蘭(俄勒岡州的那個)、牛津(密西西比州的那個,也是我的家鄉)、圖珀洛(也在密西西比州)、歐洲,以及長島。      我在為父親守靈之後搬到牛津,這次搬家象徵了我四年的婚姻即將結束:我離開了在夏洛特的丈夫,到離娘家人很近的密西西比大學教了一年書。然而,當客座教授的教職結束時,我並未搬回我和丈夫在亞特蘭大剛買的新家,而他在那裡也有了新工作。我反而突然去了西班牙。我在西班牙和亞特蘭大待上一段時間,才正式離婚。接著,我到紐約讀研究所;又去了亞特蘭大,為一家雜誌工作;再下來,是在波特蘭為另一家雜誌工作;然後離開上一份工作,去了圖珀洛。最後來到波士頓。      一路跟著我的手工藝品足以說明我所有的行蹤。當我住在西班牙的時候,我用一個小摩洛哥罐子存放結婚戒指。我和前夫在市中心人行道上微笑的照片是在我離開夏洛特前拍下的。書架上綠金相間的錫罐則裝著我的貓哈利的骨灰。      可憐的哈利。當我離婚時,牠就像家具、聖誕飾品、我最喜歡的電鍋,被我留下來。但當我的前夫再婚時,因為新任妻子過敏,不能繼續養著哈利。我住在曼哈頓一間60坪大的套房裡,還養著一隻小獵狗,所以哈利只能住在我母親家。當我搬回亞特蘭大,能夠接回牠的時候,牠變得又瘦又老,喵喵地叫著。等到牠再也站不起來的那個早晨,我哭著帶牠去獸醫院,讓他們為牠注射那最後一針。      從那以後,每次我看到牠的骨灰罈,想到的都不是以前的幸福生活(陽光、擁抱),而是牠的悲慘流亡。所以我把骨灰帶到我們在夏洛特一起住過的平房,那裡現在住著另一個美好的家庭。在他們的許可下,我站在我和前夫為了紀念我父親一起栽種的日本楓樹下。      「哈利,你是個漂亮的好孩子,我很感激能認識你,」我說。然後我打開塑膠袋,倒出牠的骨灰。意想不到的是,這個動作讓我感到釋放且意義重大。長久以來,我一直相信,如果灑下這些骨灰,我心中會有可怕的內疚感,但我所感覺到的更接近救贖。我找到了適合哈利長眠的方式。      然後我想到那些讓我心情沮喪,而我又卻無法與其告別的紀念物。如果我能為這些令人煩惱的物品找到同樣讓人寬心的結局,會是如何?      這些物品包括我當年不情願地離開想要展開夢想生活的紐約,轉而搬到亞特蘭大時,所買的一幅畫。我希望那幅畫能夠鼓舞我,卻產生了反效果。這幅畫似乎隨著時間變得愈來愈醜陋、更加嘲笑著我。也包括我朋友出版的書籍,只提醒了我,我還沒有任何著作。另外,我的前婆婆寄給我一張日本的明信片,她是我所愛和景仰的人,最近去世。還有一張放在維多利亞式相框裡的小照片。      因為那張照片如此之小,只有一乘二吋大,所以我從這張照片開始:那張照片裡有我和老友凱洛。她和丈夫及兄弟到西班牙拜訪我,我們一起乘渡輪到摩洛哥。照片背景是大海和夕陽。曬黑的我們微笑著,頭髮在風中飛揚。      我在大學畢業幾週後搬到北卡羅來納州,準備成為記者,不到幾週就認識了凱洛。她聰明絕頂、有趣、有事業心、博學多聞。她是負責調查報導的記者,可以在下午六點之前讓一個惡名昭彰的政府官員下台,而在回家的路上血拚可愛的耳環。她為友誼、新聞記者和女性情誼建立了可依循的標準。但因為我每次搬家、我們各自的婚姻、我的離婚、她的母職角色,以及令我們精疲力竭的職業,我們之間的友誼漸漸褪色。      我可以用紙巾包住照片收起來,或是將照片從相框中取出,放進相簿裡。但我突然想到,究竟應該如何處理一張提醒自己失敗的照片?或是把它變成讓友誼復活的象徵。如果凱洛對我來說如此重要,我應該打電話給她。      於是我就這麼做了。我在她的電話語音信箱裡留言。幾天後,她也留言給我。聽到她的聲音,並未讓我感到痛苦或內疚,只湧上一股熟悉的感覺。這只是幾通語音留言——我們並未立刻再度變回最好的朋友,但這張照片是幾年來第一次不再是負擔了。      在隨後的日子裡,我為一個又一個物品找到正確的解決方式。我把那幅醜陋的畫作送上拍賣網站,尋找會欣賞它的人;將朋友撰寫的書籍放進專屬的特別書架,不當作嘲諷,而是靈感;將日本明信片好好裱框,向一個鼓勵我在人生道路上往前邁進的女人致敬。      但接下來要處理的是石頭。      一共有四顆石頭:一顆是扁平巨蛋大小的高品質石頭,另外是三顆一組的石頭,大小足以略過湖面。這些石頭的底色是深灰色,搭配著亮白色條紋。它們來自義大利五漁村的祕密海灘,是我與丈夫在最後一次真正的假期中找到的紀念品。      我不能帶走我們飯店房間門外的檸檬樹,或是明亮光芒映照水面,讓我們徹夜未眠的圓月。但是,我可以把石頭塞進背包裡,搭飛機帶回家。      自此後,我到哪裡都帶著它們。住在紐約時,我把它們放在靠近窗戶的嵌入式書架上,從那個窗戶可以俯瞰如狄更斯筆下吐出濃煙的火爐煙囪的屋頂景色。在波特蘭,我把它們擺在古董桌子上。現在這間波士頓公寓,又老舊,地板又傾斜,以至於我必須在每個家具下塞木片。這些石頭就安放在精心製作的書架上,和歐威爾、梅爾維爾及奧斯特這些作家的著作一起陳列。      我愛這些石頭,因為它們讓我想起義大利,因為它們美麗又真實,大自然的力量雕塑出它們的模樣。但我只要一看到它們,就會被過往更快樂的時光和我失敗的婚姻所糾纏。事實上,大部分讓我沮喪的東西都背負著過去婚姻的鬼魂:哈利是我們的貓。如果我沒有逃離家鄉,凱洛不會拜訪西班牙。雖然我告訴自己,我之所以買下那幅醜陋的畫作,是因為我對離開紐約感到難過。然而,很難說不是巧合,就在我買下那幅畫作前幾小時,我看到前夫和他的新任妻子及他們的新生寶寶,站在我們以前最喜歡的咖啡館外。他們住在我們以前的房子,裡面有我們以前的家具和我之前養的狗。      我在最孤獨的日子裡,想像自己仍舊住在那裡。我們在一起,生活裡有著一切與婚姻伴隨而來的習慣和舒適。      我和前夫分開八年後,還一直有人問我為什麼離婚。可能的答案包括:我在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我們不適合,我們不夠努力維繫婚姻,這是命運。我只知道,當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離開。自此之後,我一直活在那個決定帶來的枷鎖和伴隨的傷害中:沒有機會和一些親戚道別;親近的朋友看待我們的分手,就像我們其中一人死了一樣;以及,看樣子難以控制的失落:哈利。      與此同時,我的前夫繼續他的人生。幾年前,他和妻子(在得到我的同意之後)在自家庭院拍賣掉我留下的東西。於是,我不復存在。      我一直告訴自己,丟棄讓人感傷的物品是一種否認,面對舊時的悲傷比移開視線來得勇敢。而如今我在想,讓這些傷痛終能結束是否更勇敢。在丟棄這些石頭的過程中,我不只是拋開痛苦的回憶,我也不再賦予它們力量,讓它們阻擋我未來的幸福。      去年夏天,我在麻州的朋友潘和查理,讓他們的後院長蔓生為一片野生而燦爛的草地。野生的花朵沿著大葉醉魚草及如絲絨般的長草叢快速成長。潘、查理和他們八歲的兒子喬治,非常喜歡從他們的石板露台和美麗房子的寬闊窗戶,眺望這片草地。      我不再擁有婚姻、家庭和曾經擁有的生活。但我擁有目前的生活,我愛我的工作、家人、朋友、居住的城市,而且在目前的生活中,多虧了這種清除,我開始喜歡未來的進展。      而當這片野生草地開始變得繁盛時,我會綁好這些義大利的石頭,扔到這片蔓生的美好之中,在紅尾鵟翱翔於其中的旋轉上升暖氣流之下,在養育一個乖孩子的兩個善良的人的陪伴中。石頭將返回自然,回到原本所屬的地方,而我會變得輕盈許多,更加準備好去面對接下來的人生。      再想一想      梅莉‧梅洛依(Maile Meloy)      —*—      某次瑜伽課尾聲時,老師要大家以「攤屍式」躺在地上,閉著眼睛的我晃著一隻腳。此時老師走向我,低聲說:「不管你現在在想什麼,我向你保證,如果你能停下來五分鐘,一定會更好。」      我同意他的說法,但接下來我卻花了五分鐘思考,為什麼他說得沒錯:為什麼停止思考會有用,這件事為什麼會讓我苦惱,以及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想更像具屍體。我的腦海從不平靜。      我很幸運能成為作家:反覆思考就是我的工作內容。讓我感到最投契的藝術家是法國畫家皮耶‧波納爾(Pierre Bonnard)。他不斷修改作品,甚至有一次找了朋友轉移盧森堡博物館警衛的注意力,讓他得以修改一幅已經在館內展示的畫作。      但檢查錯誤變成習慣。我放棄睡眠,以便在心中反覆對話,知道自己如果能花些時間考量並修正,就能避免說出蠢話(愚蠢的提問、輕率的反應、粗心的輕慢)。      我也想到可能會改變生命路徑的小事情。我因為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參加了聯誼活動,卻因此遇到了所愛的人。我參加了一堂小說的初級課程,而當時的一位同學在幾年後變成和我合作無間的編輯。我站在一座建築物的陰影之下,然後走開,一堆磚塊掉下來,正巧落在我剛剛站的地方。這些命運般的事件讓我覺得,我們應該對所走的每一步加以重視及評估。若是我參加了不同的派對、不同的課程,或是待在陰影下更長的時間,都會改變一切。如果沒有寓意的差別,又看不到其他選擇或結果,要怎麼知道哪條才是正確的道路?既然如此,怎麼不會對所有事情加以猜測?      有人告訴我,讓你的大腦稍加休息會讓一切變得更容易。解決方案似乎和身體有關,要擺脫想法,由身體主宰。所以我嘗試那些不會讓我思考的活動。      我最近的一次嘗試是空中飛人。在理論上,這是完美的禪宗練習,因為一切發生得如此之快。如果你不夠專心,所有動作都會慢一拍。但我總是能夠在空中焦躁不安並猶豫不決。當我需要以空翻來完成動作時,我會往一個方向翻下,然後改變主意,又往反方向翻,而這麼做大錯特錯,只會讓我墜落在安全網上。當我來到單槓上準備重新開始,一名教練突然從地上喊道:「我看得出你在想事情!不要那麼做!」      有時,神奇的是,我可以停下來,特別是當我對某個動作如此熟練,以至於不需來自上層的干涉,我的身體也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我在飛行,如羽毛般輕盈,完全放空。這麼做可以調節思緒混亂,不僅令人興奮,也是完全的解脫。      回到地面上,我深思熟慮的大腦中的每件事情都變得稍微安靜一些。思考有其必要,也有用,但需要給它更清澈的空間。每隔一段時間,不管用什麼方法,你都需要放下想法,往下跳就是了。

作者資料

歐普拉雜誌(The Editors of O, The Oprah Magazine)

歐普拉(Oprah Winfrey),一位橫跨媒體、文化、政治、教育、出版、慈善的超級天后,多次被《時代雜誌》(TIME)、《財星》(Fortune)選為「美國最有權力的女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人物」,旗下最受歡迎刊物《歐普拉雜誌》(O, The Oprah Magazine),自2000年成立以來,刊載許多令人注目的文章與實用構想,一直深獲讀者的信賴和愛戴,每個月擁有1200萬名讀者,每每出刊便稱霸亞馬遜網路書店訂閱排行榜第一名,與每週吸引4000多萬觀眾的知名電視脫口秀《歐普拉秀》(The Oprah Show)相輔相成,影響力被稱凌駕美國總統之上。 這本以歐普拉作為號召的雜誌,內容包含自我探索、美麗、健康、瘦身、兩性關係、時尚與居家佈置等現代女性關心的話題,除了貫穿著歐普拉獨特的觀點和視野,提供她鼓舞人心、充滿信心和智慧的建議,每期更有知名作家、專家、名人執筆的精彩專欄,提供現代女性一個爭取夢想、創造機會,享受快樂人生的幸福之路。

基本資料

作者:歐普拉雜誌(The Editors of O, The Oprah Magazine)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人生顧問 出版日期:2018-08-07 ISBN:9789571374574 城邦書號:A22023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8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