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人類圖去制約之旅:一個人的革命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這是我的人類圖實驗私密筆記, 寫下來,是為了讓你知道, 遵循內在權威與策略而活是可行的。」 從最小的問題:「你要不要喝杯咖啡?」到最極端的:「你想要辭職嗎?」 七年來,每一個答案都來自薦骨的聲音:嗯哼(好),或嗯嗯(不好)。 一開始,瑪麗.安嚇壞了,因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如何回應。 「與其害怕自己薦骨的聲音,下一步會對什麼有回應,我更害怕這一生從未活出真正的自己。」 根據人類圖,瑪麗.安是一個生產者,內在權威是薦骨,做決定的方式是「等待,回應」,依照薦骨的聲音所透露的「是」或「不是」,才參與或遠離某個活動、過程或人。她決定開始實驗。她以為「等待」很簡單,其實不然。因為必須等待別人詢問,有回應之後才能行動,一開始她體內蘊積許多能量,想要發起,讓事情發生,做什麼事都好。發起,是她過去四十餘年的慣性,也是社會對一個人的期待,代表主動、積極、進取的特質。 「停止所有發起,純粹等待回應,這根本是種折磨。相較於活著,它其實更像死亡。我不再嘗試讓事情發生,這讓我覺得無力且驚恐。我最大的恐懼是:『如果我不再嘗試讓事情發生,這些事究竟要如何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我的全部人生處在危急存亡關頭,包括婚姻,我很害怕。但我必須這麼做。即使我知道這意味著我拿生命中所珍視的一切在冒險,但我知道,對我而言沒有什麼比認清自己更重要的了。」 前六個月,她以高度的紀律進行薦骨實驗,包括吃飯、購物等一切生活中再平常不過的事,有些奇妙的發現和領悟,但也有恐懼: 「恐懼吞噬了我。如果我不喜歡真正的自己該怎麼辦?我喜歡我一直以來的樣子,那是行得通的。如果我真的開始去回應每件事,我會變成怎樣的人?會有人喜歡我嗎?會有人愛我嗎?如果我沒有先拿起話筒,會有人打電話給我嗎?」 這個實驗整整進行了七年,一開始她的人生混亂不堪,親友不解,經歷痛苦與恐懼的折磨之後,隨之而來的是奇妙的體驗與喜悅的感受,而且生命開始走向她,她因而踏上一段從未想像過的旅程。她揮別過往的生命模式,獲得重生,至今依然全然擁抱她的內在權威,喜悅地與人們分享她的實驗,並矢志讓更多人回到內在權威與策略,活出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 【關於人類圖】 人類圖結合西方占星、猶太教生命之樹,和印度脈輪、中國易經等古老知識,並加入當代基因遺傳及量子物理學等現代科學。這張圖揭露你的基因密碼,造就你獨特的人格特質、天賦才華,是你的人生使用說明書,指引你回到內在權威,在人生道路中大大小小的旅途,做出正確的決定,活出自己,毫不費力。 人類圖起源於西班牙伊維薩島,由加拿大籍的拉.烏盧.胡於一九八七年創立,至今已推廣到全球四十餘國。由於人類圖體系博大精深,具備扎實的科學及邏輯基礎,可以應用的範疇非常廣泛,除了自我認識,還可運用在愛情、職場、教養、健康等,是近年來最受矚目的一門學問。 人類圖系列出版 .《活出你的天賦才華:人類圖通道開啟獨一無二的人生》 .《回到你的內在權威:與全球第一位中文人類圖分析師踏上去制約之旅》 .《愛自己,別無選擇:每天練習跟自己在一起》(人類圖氣象報告1) .《人類圖:區分的科學》 【本書特色】 1.人類圖不只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嶄新知識,更是一條要去實踐的路回到內在權威的實踐過程,鉅細靡遺分享其中的掙扎與挑戰,如何堅持下來,走出一條真正屬於自己的人生道路。 2.人類圖第一代分析師,由祖師爺親授,分享如何運用人類圖於日常生活中。 【誠摯推薦】 Joyce Huang (喬宜思,亞洲人類圖學院負責人) 萬芳(知名音樂人) 生產者之薦骨齊聲強力「嗯哼」推薦 「把人類圖的知識,真正身體力行,在每一天的生活中,回歸自己的策略與內在權威來做決定,是一個挑戰。這挑戰看似簡單,其實漫長又艱難,需要高度的自律,清晰的區分,這是人類圖最關鍵的重點,是其精髓所在,能讓你活出完整的自己。全世界無人能替你做這件事。這是一個人的革命,而你,得自己來。」 —— Joyce Huang (喬宜思) 亞洲人類圖學院負責人 「這是瑪麗.安對自己進行七年關於薦骨的聲音的實驗紀錄,書裡的每一個階段、每一個發生、每一次回應都折射我和世界,以及我和我自己。有時候會看到好熟悉的那個我。」 ——萬芳 知名音樂人

目錄

序一 生產者的人生典範/拉.烏盧.胡 序二 這場革命,你得自己來/Joyce Huang (喬宜思) 序三 一個人的革命,我在路上/萬芳 作者序 關於人類圖 前言 第一章 遇見人類圖以前 第二章 機制診斷 第三章 別無選擇,唯有臣服 第四章 等待之火 第五章 清楚、俐落、乾淨的邏輯 第六章 呼吸、筆和紙 第七章 我愛這個實驗 第八章 站在我自己的甜美聖地上 第九章 命運介入 第十章 薦骨又咆哮又嗥叫 第十一章 未來存在於過去之中 第十二章 等待的奧祕 第十三章 結束的開始 第十四章 人生不是一條直線 第十五章 生命知道我的住處

序跋

前言
  今天是我五十八歲的生日。過去這周我一直充滿著能量。這是一股讓我不想睡覺的能量。我能感覺到體內每一個細胞的興奮。這本書在我心裡放了很久,但我不知道到底會不會寫出來。我只知道我必須等待。   現在是時候了。這一切都發生在伊維薩島,多麼完美。這裡是拉.烏盧.胡遇見聲音的地方,也是人類圖出現的地方。   這本書是關於我的人類圖實驗,是我所經歷的去制約過程的故事,裡面穿插著那段時間所寫的詩歌、日記和電子郵件。我保留了所有的內容,因為即便在當時,我也能感覺這個故事存在我心裡。在生日這天重新審視我的過程,我覺得很開心。今天代表著我身體的誕生,而人類圖實驗則代表我自己的新生。   如今已過了十年,現在來看我所有的紀錄,我都快認不出這個開始進行實驗的人了。那時我把一切看得那麼嚴重。我病得如此嚴重。我覺得一切都是針對我個人而來,並為此感到痛苦。   這本書是寫給那些接觸過人類圖,被這驚人的知識所觸動的人。古時候,部落裡的人會圍著火堆說故事,來傳授他們的經驗。那是口頭的傳遞。雖然這是一本書,但我不是一個作家。我只是一個部落的說書人。我的故事從我實際誕生的時候開始。當你在閱讀時,請記得,這僅僅是我的故事,訴說我依循策略生活並尊重內在權威的實驗經過。這不是既定的故事,也不是寫給生產者或其他人的既定故事。我們每個人都很獨特,有自己要展開的過程。而我們每個人也都有一個故事要說。這是我的故事。

內文試閱

第三章(摘文)
  ……   此時我已深深沉浸於我的實驗。我不會主動開啟對話。除非薦骨先有了回應,否則我不會開口說話。拉在解讀時跟我說的事情,真的深深地打進我心裡,其中很深刻的一點是,我不能相信嘴巴說出來的話,以為那是我的真理。我一直在尋求真理。我以為真理在外面的某個地方,一個普世通用的真理,所有尋求的人都會找到它。我不知道原來真理是如此個人的。活在我內在的真理是我的真理。活在你內在的真理是你的真理。當我們每個人都活出自己,把個人的真理表達出來,那麼我們就能看到整體的真理。但我當時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我想了解我的真理,勝過世上任何其他事情。目前為止我所知道的是,那似乎是來自於我薦骨的回應。我以前從來沒有這麼真實地回答過問題。我的薦骨回應真的很誠實,一次又一次地讓我感到驚訝。為了真正明白等待回應的意義,我問了拉幾個問題。我們坐在餐廳裡,我問道:「我的人類之愛是怎麼回事呢?」15號閘門,我一直覺得我對人類有很深的愛。他的回答是:「只在你有回應的時候。」我記得我說道:「除非有回應,否則我甚至無法愛人嗎?」我瞬間大哭起來,眼淚都落在我的薯條上。   用完午餐後,我回到我的房間,然後等待。真的就是等待。我躺在床上,就只是等待而已。太陽下山了,我仍在等待。幾個小時過去了,而我就待在同一個位置。我覺得自己好像溶解進床墊裡了。這是一個奇怪的經驗。我沒有睡著,我只是等待,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麼。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我總是那麼忙著做事。就只是躺在那裡等待,這是很驚人的體驗。我在等待的時候非常安靜而警覺,因此察覺到體內發生很奇妙的變化,就好像我的皮膚表面下冒著肥皂泡般的小氣泡。   電話響了,我的朋友打電話來邀我一起晚餐。我有回應,於是再度加入她和拉,共享晚餐。我向拉請教有關那個感覺的事,他說那是我的細胞正在死亡,然後由新的細胞取代。他接著解釋說,當你根據策略過生活的時候,細胞層次的轉化就會發生。我很喜歡想像,每當我活得像個生產者,成千上萬死亡的細胞會將訊息傳遞給取代它們的細胞,我把這想像成是衛兵的換崗。離開的細胞將「帕提帕塔等待回應」的訊息傳給新來的細胞。我仍然以當年的帕提帕塔為名。   此刻我也體會到,幾乎每一個在我體內的細胞,現在都又蹦又跳地尖叫:「我們來發起!我們現在就找件事情來做!」這是細胞身上帶著的訊息。就是因為這樣,等待才會那麼地困難。   不過我可以看見我每次的回應時候,每一天、每一個星期和每個月,衛兵的換崗不斷地持續下去,隨著時間過去就變得越來越容易。   我可以很清晰地看見,為什麼人類圖的實驗和我以往曾經嘗試過的種種如此不同。這並非是心理上的轉變。我曾多次透過閱讀書籍,試著按照書中所學的方式生活。我也追隨過奧修,在他門下接受教誨多年,試圖活出我的生命並創造一個「我」。人類圖則完全不同。實際上它是作用在我的形體上,我的身體內在正在改變,因為細胞轉化正在發生,這也就是為什麼它得花些時間。去制約的過程需時七年才能扎根。   只實驗了短短幾週,我就發現身體的表現已然不同。例如不發一語地從餐桌起身離開;我的身體會在頭腦有想法之前就把我帶離,轉去做其他事。對其他人來說這可能會很難堪,可是這一切都不是由我控制,我只是在想法冒出來之前「起身,離開」。   我的身體會走出門、坐進車裡,然後我們就離開了。我的身體走路開始變快。有一次我和幾個人在塞多那的一間咖啡館裡,一位女士正在說話,她話還沒說完,我的身體忽然就從桌旁站起來,走開。什麼也沒說。就走了。噢,我的老天,我整個身體在燃燒,不是憤怒,是能量在燃燒。   我的身體會做許多事,用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方式。那真是一段非常奇怪的時期。而且,顯然不是因為頭腦說:「我們來這麼做吧!」實際上我的頭腦被身體的行為嚇壞了,它好像一直跟在身體的後面跑,追問:「發生了什麼事?我們要去哪裡?」回首那一段時間,似乎很有趣吧,但當時,天哪!那一點都不好玩。那段時間真的非常嚇人!   待在鳳凰城的一間旅館裡,讓自己處在不同的環境,對我的實驗有很大的幫助。我可以不用待在自己的家裡,那裡的每一個房間都存在著過去所有舊的行為模式的軌跡。不用待在塞多那還有一個好處,可以避開那裡的諸多人際關係。在鳯凰城的三天,是沒有時間意識的。我超過六十小時都沒睡覺,我不累,只是待在房間裡等待。記得我在房間裡只是挪動家具和床單的位置。首先,我從床上拿走床罩,只留了最底下的白色床單。上層的床罩我拖去覆蓋扶手椅,然後用白色披肩包裹身體,像羅馬式長袍那樣。這些都不是頭腦叫我做的,它只是看著我的身體,以及身體在做什麼,偶爾會說:「你現在真的瘋了。」不過,我的身體並沒有停下來。   這個房間有兩扇大窗,面對著灌木茂盛的游泳池區。窗戶是可以打開的,這在美國旅館倒很少見,所以我讓窗戶大開。我望向窗外,眼中所見不是鳯凰城的一間旅館,而是一個古老的地方,而我待在這古老的房間,等待,就只是等待。   我哪裡都沒去,只是待在這個房間裡等待。凌晨兩點之前,我忽然覺得身體能量滿到快要溢出來,於是我換了衣服,坐上車,在音樂聲中開車繞鳯凰城閒晃。我不知道自己所在何處,也不知道要去向何方。車子穿過一些奇怪的區域,我終於停了下來。是一家餐廳,我走了進去並等待。有個標示牌寫著:「請等候帶位!」我照做了。沒有人前來招呼。我繼續等待。也許一個小時之後,終於有人從後面出來,而且充滿歉意。我說沒關係,等一會兒對我而言無妨。我幾乎可以聽見他們以為自己遇到了瘋子。   我回到車上,繼續開車,仍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要去何方,但不知怎麼的,我最後回到了旅館。停好車,走回房間,再包上我的羅馬式長袍,坐進扶手椅裡,一旁的窗戶還是開著。   隔天早上,朋友邀我去吃早餐,我再度有回應,便加入她和拉。我問拉:「那我的付出呢?」(27號閘門)再次,拉回答:「只在有回應的時候。」這一回我沒有哭。我想,這表示我開始懂這是什麼意思了。   ……   停止所有發起,純粹等待回應,這根本是種折磨。相較於活著,它其實更像死亡。我不再嘗試讓事情發生,這讓我覺得無力且驚恐。我最大的恐懼是:「如果我不再嘗試讓事情發生,這些事究竟要如何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我的全部人生處在危急存亡關頭,包括婚姻,我很害怕。但我必須這麼做。即使我知道這意味著我拿生命中所珍視的一切在冒險,但我知道,對我而言沒有什麼比認清自己更重要的了。   儘管害怕這一切將凌駕在我之上,我還是盡全力停止發起,只是等待,看有什麼會向我走來。我非常緊張且不安,但我學會閉口不語,彷彿為嘴巴拉上拉鍊,只是讓生命主導我的一切。但,老兄啊老兄,這真的很困難,在這一場實驗中,我一點都不舒服。   我的頭腦並沒有因為我停止發起就跟著停止,它習慣於主導整場表演並掌握權力。它不喜歡大權旁落,並衝著我來報復。只要有機會,它就會要我為自己的理想、欲望採取行動。所有這些精神上的對話,無時無刻仍在我的內在喋喋不休,就像我腦袋裡有個尖叫不已的兩歲生命。   但在不主動進行任何事的實驗中,我一直保持警覺,因此內在充斥著許多能量,有時我感覺就要爆炸了。這些能量變得如此強烈,強到好似燒灼著我。好個熊熊火焰!形成身體燃燒與情感冷酷的奇怪組合。   ……   對於那些在我實驗早期階段陪在我身邊的人,我充滿了感激。我知道自己顯得多麼詭異,而且這一切對他們是多麼困難。我從一個總是想讓所有人滿意的「好」人,變成這個發出咕嚕聲的極端瘋女人。那對我們所有人都是一段艱難的時期。   因為我不想讓人不高興,一輩子我從不會對人說「不行」。我開放的情緒中心裡唯一(有定義)的閘門是49號閘門,它是意識,我非常了解接受或拒絕,因為自己討厭被拒絕,所以我也從不願拒絕任何人。我極力迎合所有人,也接受每一個人進入我的生命。當然,在解讀人類圖之前我並未意識到這一點。   開始時,我薦骨發出的聲音近乎粗魯,而且好像我內在壓抑了許久的「不行」。這些聲音背後到底有多少能量和力道,我一無所知。它們應該很強大,才會搞得其他人和我自己都很心煩。這整個實驗讓人非常不安,而且我也經常被我自己的聲音嚇到。早期的那些日子,我很像一個蹣跚學步的小孩,笨拙且充滿不確定。當我對某件事回應「嗯嗯」,而對方問我「為什麼」時,除了「不知道」,我也不知該回答什麼。真的,我完全不知道我薦骨回應是依循什麼邏輯。   過了一些時間我才真正了解,我薦骨的回應都是為了我,事物在當下對我來說正確或不正確。而且因為我的薦骨中心連結直覺中心,關注的是事物對我而言健康與否。但對其他人來說,卻感覺非常自我。尤其在早期,「嗯嗯」充滿了力道做後盾。之於我而言,說「不行」是非常新的經驗。但即使回到當時,蹦出的回應如此強而有力,它仍然很無辜。無論回應為何,顯然都不是我能做主。別人聽到我回應的同時,我也聽到了。   我得生活在回應把我放進的任何情況裡,這真的很可怕。不過,即使我的頭腦有時被回應搞得心煩意亂,我對一切仍然感覺很自然與自由。問我問題的人也會覺得煩,但得到的回應感覺卻很真實。我已經和自己內在的某部分產生了連結,了解了某些我以前並明白的事,那是一種真實,自然,感覺好不可思議。   開始回應生命之後,和別人相處時,我也不再用後天學習得來的所謂禮貌的方式。我曾無意間聽到別人之間的對話,對禮貌可以掩蓋真相的程度,大感震驚。我常常聽到有人問一個問題,是生產者類型的問題,其實只需要「是」或「不是」,但是卻可以操弄到如此複雜,光是聽就讓人筋疲力竭。我很好奇那個人真正的答案是什麼?首先,對一個問題能給出「真的」回應,的確是會令人有點不安的。這不是在外面的世界運作的方式。但是,根據我自己的經驗,我發現大部分的人(不是全部)會發現這是一股清新的氣息,令人振奮。   ……   就這個實驗而言,我實在是個新手,根基還不穩,就要以一個生產者的方式過生活,遵循人生策略。要忽略頭腦不斷叫我放棄等待,真是很困難。想要發起、讓事情發生是一種如此根深柢固的習慣,這種習慣已經操縱我人生將近半世紀了!和只有開始幾個星期的等待與回應比較其來,頭腦的慣性我生命中的比重大多了。   但是,我知道我想繼續這個實驗,我知道要脫離這種狀況的唯一方法,就是度過,穿越。我知道我不想再為了釋放能量發起任何事,我已經做了一輩子,也從未得到我渴望的事物。藉著這次進行的實驗,我已經掌握了重點,接受現實,在我的生命中,像個顯示者一樣行動對我真的沒有用。   然而,作為我實驗中的一部分,我會繼續偶爾發起某件事,以就近觀察這麼做我的內在會發生什麼事。我會確認這些發起都不是重要的事。基本上,就是簡單地對某人提供協助,那一些我以前已經做過幾百次的事情。這個部分的實驗帶來很深刻的體驗。當時浮現我腦海的比喻是,我是一桶水,等待得越久,水桶越滿;一旦我發起,水桶立刻出現漏洞,所有的水都會流乾。這個體驗非常重要,我是水桶,而水則是我的能量,若我等待而非發起,就能感覺到內在能量增加;若是發起,能量則會自行耗盡。   在我人生中,這是第一次如此戲劇化的感知。在明白自己是個生產者之前,我汲汲於發起、貢獻,做東做西,而我的倉庫其實根本沒有能量。當我第一次開始實驗,立刻注意到我有多筋疲力盡。而等待的絕佳副產品,就是如今我精力充沛。一旦我停止等待,主動向某事物前進,能量就會自動耗損。這是千真萬確的身體經驗,這些時間的發起教導我許多事,發起對我而言並不正確,這一點相當清楚。無論我多希望自己是個顯示者,我都不是。我只能「硬著頭皮接受」,並且等待。   薦骨回應如同禪劍(Zen sword)切開我的頭腦,清除並退出,繞過所有想法和信念。聽到自己對某件事回應「嗯哼」,同時就會聽到頭腦一再地大叫「不」;而且這不僅只發生在當我回應「不」時。在早期的那段日子裡,我了解到,不論我的薦骨如何回應,頭腦幾乎從來沒有同過。只要想到我那麼多年的人生都是頭腦在主導,實在非常詭異。   所有關於我自己的想法全飛到窗外去了,我本來想要充滿愛心、富有同情心、關懷他人、理解他人、對別人有幫助,尤其是對我所愛的人。隨風而逝了。在我從回應所發現的真實中,所有這些想法都消失不見了。而且我也了解到一件事,真的嚇壞我,直搗我內心最深處的地方。我的頭腦一直將自己偽裝成我的心,而我真正唯一擁有的就是我的策略,唯一可以保護我的就是等待回應,我感覺好像整個人全身赤裸,非常脆弱。   很快地,我又不得不面對另一個怪物,無聊。喔!我真的很討厭無聊。事實上,因為太討厭了,為了避免我會不惜一切代價。過去,只要我一覺得無聊,就會打電話給朋友聊天或碰面,去逛街、去看電影或計畫一個旅行,做任何事都好,只要不無聊。根據人生策略過生活的實驗,一開始的興奮感消失後,我不得不面對無聊。由於如果沒有先聽到回應,我不會做任何事,我發現自己有時無聊到哭出來。什麼事都沒有。而且當我無聊不已,剛好有朋友打電話來要我做什麼,薦骨卻回應「嗯嗯」時,只會讓無聊的狀況惡化。根本無處可逃。回首來時路,才看清這是要克服的必要階段。我必須超越無聊的感受,才能知道等待在那裡的是什麼。

延伸內容

序一 生產者的人生典範
◎文/拉.烏盧.胡   當我剛開始推廣人類圖的時候,我以為讓大家知道它的確有效是很容易的事,我所需要的就是幾個堅定的生產者而已。我完全沒料到這會是如此艱鉅的任務。要活得像個生產者,必須反抗數千年來的制約,而且這樣的蛻變只能靠自己來完成。   作為傳遞這個訊息的人,我可以驕傲地說,瑪麗安完成了這趟旅程。許多年前,當我在亞利桑那州的塞多那為她解讀時,我就意識到這是一個準備要覺醒的生產者。瑪麗安是一個6/2人,輪迴交叉是左角度的創始者,她今天已成為一個正確的人生典範,將能夠激勵所有的生產者。   二○○七年,二月七日   西班牙,伊維薩島
序二 這場革命,你得自己來
◎文/Joyce Huang (喬宜思)(亞洲人類圖學院負責人)   要知道人類圖的知識,不難。要懂得人類圖的知識,需要花些功夫。   但是如果你要把人類圖的知識,真正身體力行,回歸自己的策略與內在權威來做決定,落實在每一天的生活中,是挑戰。這挑戰看似簡單,其實漫長又艱難,需要高度的自律,清晰的區分,偏偏這又是人類圖最關鍵的重點,是其精髓所在,能讓你活出完整的自己,全世界無人能替你做這件事。   這是一個人的革命,而你,得自己來。   第一次見到瑪麗.安老師,是二○一二年在西班牙伊維薩島,當時我飛越重洋去參加全球人類圖分析師年會,去之前我已經拜讀完《人類圖去制約之旅》這本書,見到她笑臉盈盈站在會場裡,我的內心好激動,我緊張又顫抖地走到她面前。   「請問你是瑪麗.安嗎?」我的語氣故作平靜,體內卻突然湧現一股熱流,腦袋裡簡直是大爆炸的狀態,無法說出。我的內在震耳欲聾:你就是書裡的那個人,對不對?對不對?我不敢相信我真的看見你了。   「嗯哼!」她的薦骨聲音很肯定,回應我的問題。   「喔。你的書帶給我很大的感動,」才開口就哽咽,忍不住眼眶紅了。我想與瑪麗.安分享我在去制約過程中所發生的事:「因為讀了你的書,讓我知道我不是瘋了,也不是全世界最孤獨的那個人,因為有人曾經跟我一樣做過類似的實驗,就是你,因為你走在前頭,讓我知道單純做自己,回到內在權威與策略來做決定,不只可以過生活,還會是一個全新的機會,可以認識一個全新的自己。」   只是我又興奮又激動又想哭,想說的話越多,越不知道該從何講起,只能淚眼望著她:「啊,這條路好難.....」她的眼神帶著微笑,輕輕拍拍我,給我一個滿滿的,溫暖的擁抱,像能讀懂我無法說出口的每一句話。「是啊!我知道。這一條路雖不容易,但是好神奇,對不對?」   那是第一次與瑪麗.安老師相見,溫柔的感受,至今依然記得很清楚。   三年之後,二○一五年西班牙人類圖年會,我再次與瑪麗.安老師相見,這次,我走進她的教室。相隔三年,我從當時一個單純熱愛學習人類圖的學生,一路轉折,依循我的策略與內在權威,成立亞洲人類圖學院,成為人類圖官方體系的中文分部,承接下人類圖體系在中文世界傳播的任務。   這次上課的地點,是在一棟漂亮的西班牙大宅裡,瑪麗.安老師滿頭白髮與金髮,端坐在寬敞的大廳壁爐前,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們圍坐,我興奮地在她身旁坐下,像是小孩回家了,快樂無比。   課程精采依舊,她總能帶領每個人,穿越繁複的人類圖知識,讓我們能在體驗上真真切切地感受自己,與其說這是瑪麗.安老師的魅力,還不如說這是她的真誠與表裡一致,讓她整個人充滿了強大又溫暖的能量場,引發了每個人以一雙全新的眼睛,檢視自己,看見自己。在課堂上,我們各自提出各種的問題,分享著自己回到內在權威與策略時,所遇到的困惑與困難。   有同學問:「若做決定不再依循腦袋的分析,回歸自己的策略與內在權威,不是很恐怖嗎?因為你不會知道下一步,自己有回應的會是什麼?這很嚇人吧?」   「是啊。」瑪麗.安老師微笑著,「我還記得一開始,當我知道自己的人類圖設計,要聽自己薦骨的聲音,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會回應的是什麼,我嚇壞了。」   「當時的我,獨自坐在游泳池旁,把腳放在涼涼的水裡,我坐了很久,然後我想通了一件事情。」她微笑著,淺色偏白的金髮,看起來像是一個發光的天使。「與其害怕自己薦骨的聲音,下一步會對什麼有回應,我更害怕這一生從未活出真正的自己。」   教室裡頭一陣靜默,每個人內在體驗到一片澄淨,西班牙的陽光明亮,空氣裡充滿著夏天地中海的氣息,生命如此美好,宛如一場盛宴,如果沒有勇氣應允,回應內在真切的心聲,即使活得安全無虞,又有何意義?   人與人之間的能量,總能相互引發,老師聽似簡單的話語,直指核心,她的存在散發出一股神奇的力量,撫平我內在的矛盾與不平,這世界上看似繁複煩人,纏繞難解的麻煩事,最後必定能出乎意料,找到一個最簡單卻最有效的答案。   「回到你的內在權威與策略,作你自己。」   靜待這宇宙中會有更高層次的安排,有時候我們都得多點耐性,當因緣具足,路會在你的面前順利開展,無須費力,而你只要做自己,欣賞這段旅程的風景。   這是一個人的革命,看似寂靜,卻足以顛覆你的人生,翻轉一整個世界。   我怎麼知道?因為瑪麗.安老師寫下了這段心路歷程的點滴,宛如一盞溫暖的燭光,驅散了黑暗中的恐慌與不安,而我正在這條路上,這是一段言語無法盡述的奇妙旅程,足以讓人樂而忘返。   非常開心瑪麗.安老師的書終於譯成中文,這真是人類圖世界的一件大喜事!!!我想大力推薦這本書給你,更期待你翻開書頁,就此進入人類圖的世界,找到自己,懂得自己,活出自己,並且享受屬於你的革命,你的發現,你的旅程。
序三 一個人的革命,我在路上
◎文/萬芳(知名音樂人)   這真是一個奇妙的旅程!   我帶著這本書上路,瑪麗.安的實驗進入了我,成為夜空前的紅色晚霞,樹梢上的那隻鳥。而等待,讓我看到了更多內在的狀態,聽見更多聲音,並且再次連結那個初始的我。無需解釋,不被批判,很真實,那麼清晰,那麼獨立、獨特。雖然長久的制約訓練依舊來攪局,但和初始相遇的那個當下如此美好動人!去制約!去制約這三個字在旅途中深深被理解、被釐清。   這是一本對生產者來說很受用的書。這個世界有百分之七十的人是生產者。這是瑪麗.安對自己進行七年關於薦骨的聲音的實驗紀錄,書裡的每一個階段、每一個發生、每一次回應都折射我和世界,以及我和我自己。有時候會看到好熟悉的那個我。   第一次和Joyce面對面聽她解讀我的人類圖,開始了我和世界一點點不一樣的相處方式。雖然還是對人類圖一知半解。但我開始對「薦骨」產生極大興趣。幾年後我又和Joyce相聚,想進一步理解我的使用說明書,因為反正我就是有個強烈的什麼想要靠近,於是我就約了Joyce,並且也約了我的一票姐妹,大家一起來做人類圖解讀。我發現這票姐妹都是生產者,於是我們將對話群組改名為「薦骨隊」。   我很喜歡「傾聽內在最真實的聲音」這個內在環境,有一種還原的美感,有一種和宇宙合一的遼闊寧靜,有一種自在、自由不恐懼。但我發現我雖然喜歡,可是我並不絕對都是這樣。經過再次解讀人類圖和上課,我稍微明白許多內在震盪的後果其實是來自開放中心的被填入。那些不屬於我的,竟然代表我!什麼是我、什麼不是我的釐清,對第一階段接觸人類圖的我而言是有趣且重要的。   旅途中,試著緩慢,等待,回應。發現只是一個小小的等待的動作,竟然讓出那麼大的內在空間,視、聽都變得更清透,對於自我的感知與覺察也更明朗細緻。而面對未知與變化也有了不同的視角。咀嚼著瑪麗.安的體驗,對照著我過去的生命經驗,人類圖和我曾經追尋的,在這旅途上發生了有趣的迴響,我繼續看著一切的發生。然後,有一天我依著薦骨的回應進入了新的生活狀態,當頭腦試圖對回應的決定做出批判時,我笑了!   瑪麗.安如此絕對的進行薦骨實驗,讓同是生產者的我除了被理解之外,更是鼓勵。這條路有夠難走的!內在外在的聲音多到爆炸!但在混雜中能呼吸到那一抹清香,釐清真實的純粹,真的感動!再且「難」不再是重點了,尤其生命到了這個階段。用力了這麼久,那些為了隱藏恐懼而建築的安全機制,彷彿已成為一個反射動作,也成為被愛被喜歡的開關。於是要撥開覆蓋已久的防護罩真的不容易,但有機會還原生命本來的樣貌,讓真實浮現,不受制約制裁,縱使難,卻很珍貴,很值得啊!   瑪麗.安說「回過頭來看,我覺得在開始上學前的那幾年,是我活得最像自己的時候。」   經過這麼多訓練之後長大了的我們啊!還記得活得最像自己的那個自己嗎?   從瑪麗.安的薦骨實驗延伸出來,到我生命的振動。   這旅程。很奇妙。   繼續。在路上。

作者資料

瑪麗.安.溫妮格(Mary Ann Winiger)

人類圖創始者拉.烏盧.胡親自教授訓練的第一代分析師,是美國人類圖分部首任負責人。在接觸人類圖之前,她在企業任職,之後到印度研習東方宗教,曾在位於南印普那的奧修靜修中心擔任管理要職。 根據人類圖的定義,她是人生角色 6/2 的純種生產者,她的確活出她的設計,義無反顧勇敢踏上去制約之旅,成為人生典範。現階段令她最快樂的事莫過於協助、支持也想在生活中開始進行人類圖實驗的人。她目前和丈夫住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塞多納,除了線上課程,她每年到世界各地開設工作坊,引領更多人在日常生活中活用人類圖。

基本資料

作者:瑪麗.安.溫妮格(Mary Ann Winiger) 譯者:周寧靜曾琬迪蔡裴驊 出版社:本事出版 書系:WHAT 出版日期:2016-03-10 ISBN:9789869261531 城邦書號:A3610015 規格:平裝 / 單色 / 4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