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凱瑟和她的小說世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Yahoo!微網誌tumblr讀書俱樂部第一本選書! ◆《紐約時報》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 ◆《出版人週刊》《圖書館期刊》《書單雜誌》&亞馬遜網路書店年度最佳選書 ◆《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暢銷書榜 ◆作者獲二○一四年Goodreads.com讀者票選年度最佳小說 ◆《出版人週刊》《圖書館期刊》《書單雜誌》&亞馬遜網路書店年度最佳選書 「喜歡奇幻小說的人,有辦法談真實世界的戀愛嗎?」 《這不是告別》作者再度橫掃英美暢銷書榜新作 凱瑟從八歲起就是暢銷全球奇幻小說《賽門.史諾》系列的超級書迷,十年以來,這套書就是她的世界。她和雙胞胎姊姊更以「魔女凱瑟」為名撰寫該系列同人小說,大受歡迎。一年後「賽門史諾」即將推出正式完結篇,就在順利升上大學的這一天,凱瑟決定要寫出自己版本的結局,並搶先在網路發表。書名都取好了,就叫作《勇往直前》。 沒想到,姊姊芮恩在入學當日決定:不再當凱瑟的「室友」了。一向依靠姊姊的凱瑟,如何獨自生活?如何完成《勇往直前》?當芮恩逐漸遠離賽門.史諾的同人世界,凱瑟卻不行,她也不想。 凱瑟決定封閉自己,獨立完成《勇往直前》。直到一個攻讀牧場管理的男大生出現:李維不愛讀書,也不熱衷網路,他喜歡真實的工作、上課與宏偉的大自然。李維認為生活是一匹馬,他決定帶凱瑟重新躍上這匹馬,馳騁人生。來自真實世界的他,如何走進她的奇幻世界,兩人之間又會有什麼意料之外的發展? 獻給所有才華洋溢、熱衷網路寫作的女孩,一本專屬本世紀的當代成長小說 「《凱瑟和她的小說世界》觸及主題很廣泛,從結識新朋友的恐懼,到人際關係的種種變化,對於正經歷種種改變的少女讀者來說,一定要讀讀看。它強調的是人如何不在成長中失去自我的重要性。人們屢屢認為成長意謂著必須告別幼稚,要把部分的自我拋在腦後,事實上,我們從來不必為了對未來重要的事情,而必須拋棄對自己重要的事情。人生往往就是在兩者間尋找平衡的過程,而這本書對這段過程進行了一場完美的探索。」 ——英國《衛報》書評

內文試閱

        有個男孩在她房裡。      瑟抬頭看看漆寫在門上的號碼,然後低頭檢視手中的宿舍房號。      龐德館 913 室      這間寢室絕對是 913 室,但這裡說不定不是龐德館——校區每棟學生宿舍看起來都是一個模樣,好像老人居住的國宅高樓。說不定她應該趁她爸爸把其他箱子搬上來之前趕快加以制止。      「妳一定是凱瑟兒,」男孩開口說道,他咧嘴一笑,伸出一隻手。      「我叫凱瑟,」她說,焦慮感在胃裡蹦跳。她沒有理會他伸出的手。(反正她手裡抱著箱子;他還指望她如何?)      這是個錯誤——這絕對是個錯誤。她知道龐德館是個男女合住的宿舍……難不成寢室也是男女合住?      男孩從她手中接下箱子,擱在一張空空如也的床舖上,房間另一頭的床鋪已經堆滿衣物和箱子。      「妳還有更多東西在樓下嗎?」他問。「我們剛搬完東西。我想我們正要出去吃個漢堡;妳要不要一起來?妳去過『佩爾小館』嗎?那裡的漢堡跟妳的拳頭一樣大。」他拉起她的手臂。她嚥了一口口水。「來,握拳,」他說。      她照他說的做。      「比妳的拳頭還大,」男孩邊說、邊放開她的手臂,然後彎腰拾起她先前留在門外的背包。「妳還有更多箱子嗎?妳肯定還有更多箱子。妳餓不餓?」      他身材瘦高,皮膚曬成古銅色,深棕色的金髮亂糟糟地垂落各處,看起來好像剛脫下絲線帽。凱瑟再度低頭看看她被指派的寢室房號。這人是蕾根?      「蕾根!」男孩開心地說。「妳瞧,妳的室友到了。」      一個女孩繞過站在門口的凱瑟,冷冷地回頭一望。女孩赤褐色的秀髮光滑柔順,嘴裡叼著一根尚未點燃的香煙。男孩一把抓下香煙,放進自己嘴裡。「蕾根,這位是凱瑟兒。凱瑟兒,這位是蕾根,」他說。      「我叫凱瑟,」凱瑟說。      蕾根點點頭,從皮包裡搜出另一根煙。「我選了這一邊,」她邊說、邊朝著寢室右邊的一堆箱子點點頭。「但我無所謂,如果妳在乎風水,妳可以把我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搬開。」她轉身面向男孩。「可以走了嗎?」      他轉身面向凱瑟。「妳要不要一起來?」      凱瑟搖搖頭。      當房門隨著他們啪地關上,她在那張顯然屬於她的光禿禿床墊上坐下——她哪會在乎風水——往後一躺,把頭靠在空心磚牆上。      她只需穩定一下心情。      焦慮感有如一股陰沉的靜電盤旋在眼底,胸口彷彿多了一顆心臟,卡在喉口,她只需把這股焦慮感推回胃裡,使之停駐在應當停駐之處——最起碼她可以把停駐在胃裡的焦慮感打成一個漂亮的結,設法與之共存。      她爸爸和芮恩隨時會上來,凱瑟不想讓他們發現自己瀕臨失控。如果凱瑟失控,她爸爸就會失控。如果她和她爸爸其中一人失控,芮恩就會表現出一副他們故意失控的模樣,好像他們只想毀掉她美好的新生報到、以及她美好的冒險探奇。      妳會感謝我這麼做,芮恩說了好多次。      她六月的時候就開始這麼說。      那時凱瑟已經寄出宿舍申請表,無庸置疑地,她把芮恩列為室友——此乃理所當然,她想都不必想。她們自小共用一個房間,至今已經十八年,何需改變?      「我們已經當了十八年室友,」芮恩辯稱。她坐在凱瑟的床頭,臉上帶著「我比較懂事」的表情。      「而且非常合得來,」凱瑟說,她伸出手臂朝著她們的臥室比劃, 指指成疊書籍、賽門.史諾海報、以及塞滿衣服的衣櫃,她們把衣物全都塞進衣櫃裡,大多時候甚至不管哪件衣服隸屬哪個人。      凱瑟坐在床腳,試圖不要表現得像個成天哭兮兮的可憐蟲。      「那是大學,」芮恩堅稱。「我們之所以離家上大學,重點就在於結識新朋友。」      「我之所以有個雙胞胎姐姐,」凱瑟說,「重點就在於不必擔心這一類的事情。誰想結識一些稀奇古怪的陌生人?她們說不定偷拿妳的衛生棉棒、聞起來像是沙拉醬、趁妳睡覺的時候拿手機偷拍……」      芮恩嘆了一口氣。「妳在說些什麼啊?怎麼會有人聞起來像是沙拉醬?」      像是果醋,」凱瑟說。「妳記不記得我們上次到學校參觀的時候、有個女孩的寢室聞起來像是義式沙拉醬?」      「不記得。」      「嗯,我記得,聞起來好噁心。」      「大學就是這樣,」芮恩說,她一臉無奈,把臉埋在手心。「大學生活應當是個探險。」      「大學本身已經是個冒險。」凱瑟爬過去坐在姐姐旁邊,拉起芮恩遮住臉龐的雙手。「一想到上大學就已讓人害怕。」      「我們應該結識新朋友,」芮恩再說一次。      「我不需要新朋友。」      「這話正顯示妳需要新朋友…..」芮恩捏捏凱瑟的手。「凱瑟,妳想想,如果我們同住一間寢室,大家會把我們視為同一個人。搞不好四年下來,大家依然認不出我們誰是凱瑟、誰是芮恩。」      「他們只要稍微注意就認得出來。」凱瑟摸摸芮恩下巴的疤痕。(疤痕剛好在嘴唇下方,是滑雪橇摔傷的結果。當時她們九歲,雪橇撞上大樹之時,芮恩坐在雪橇前頭,凱瑟從後頭摔進雪堆裡。)      「妳知道我說的沒錯,」芮恩說。      凱瑟搖搖頭。「我不知道。」      「凱瑟…..」      「拜託別讓我一個人面對這些事情。」      「妳有個雙胞胎姐姐,」芮恩說,又嘆了一口氣。「所以妳從來不曾落單,而這正是他媽的問題所在。」      「看起來好極了,」她們的爸爸說,他一邊環顧龐德館 913 室,一邊把裝滿了鞋子和書本的洗衣籃放在凱瑟的床墊上。      「爸,一點都不好,」凱瑟說,她拘謹地站在門口。「這裡像是醫院病房,但是面積更小。而且沒有電視。」      「妳可以看到校園,景觀極佳,」他說。      芮恩慢慢晃到窗邊。「我的寢室面對停車場。」      「妳怎麼知道?」      「我用了 Google Earth 搜尋。」      芮恩非常期待開學。她和她的室友寇特妮已經聊了好幾個星期。寇特妮也來自奧馬哈,她們見過面,而且一起出去採購寢室用品。凱瑟跟著去,一邊看著她們挑選海報和同樣款式的桌燈,一邊忍著不要噘嘴生氣。      凱瑟的爸爸從窗邊走回來,伸出手臂圈住她的肩膀。「別擔心,一切都會沒事,」他說。      她點點頭。「我知道。」      「好吧,」他拍拍手說。「下一站:薛拉姆館。再下一站:披薩自助餐。最後一站:我可憐的空巢。」      「不,我不吃披薩,」芮恩說。「對不起,爸,寇特妮和我打算參加今天晚上的新生烤肉。」她很快瞪了凱瑟一眼。「凱瑟應該也參加。」      「我就想吃披薩,」凱瑟唱反調。      她爸爸笑笑。「妳姐姐說的沒錯,凱瑟,妳應該參加,認識一些新朋友。」      「接下來九個月我多的是時間認識新朋友。今天我選擇披薩自助餐。」      芮恩一臉不以為然。      「好吧,」她們的爸爸邊說、邊拍拍凱瑟的肩膀。「下一站:薛拉姆館。諸位女士?」他打開房門。      凱瑟動也不動。「你送她過去之後再回來接我,」她邊說、邊看著姐姐。「我想要開始整理東西。」      芮恩沒跟她爭辯,只是跨出房門,站到走廊上。「我明天再跟妳連絡,」她說,卻沒有轉頭看看凱瑟。      「好,」凱瑟說。      整理東西確實令人心安。她鋪上床單,把那些新近購買、貴得不像話的教科書陳列在她的新書桌上。      她爸爸回來之後,他們一起走到「范倫提諾披薩屋」。沿途所見的每個人都跟凱瑟同樣年紀,感覺有點怪異。      「為什麼每個人都是金髮?」凱瑟問。「為什麼每個人都是白人?」      她爸爸大笑。「妳已經住習慣內布拉斯加州『最不白』的一區。」      他們家位居南奧馬哈的墨西哥社區,凱瑟一家是整條街唯一的白人家庭。      「天啊,」她說。「你覺得這個鎮上會不會有玉米捲餅餐車?」      「我想我看到一家 Chipotle——」(譯註:Chipotle Mexican Grill 是美國知名的墨西哥速食連鎖店,全美共有超過一千五百家分店。)      她呻吟了一聲。      「拜託喔,」他說。「妳喜歡 Chipotle。」      「這不是重點。」      當他們走進范倫提諾披薩屋,裡面已經擠滿了學生。其中幾個跟凱瑟一樣隨同爸媽而來,但為數不多。「這裡好像科幻小說的一景,」她說。「沒有小孩…..沒有人超過三十歲…..老年人都到哪裡去了?」      她爸爸舉起一片披薩。「就像《超世紀謀殺案》。」(譯註:原文名:「Soylent Green」,一九七三年出品的美國科幻片,描述未來世界人口過剩,食糧不足,民眾僅靠 Soylent 食品公司提供的合成餅乾維生,後來卻發現合成餅乾的原料竟是人們的遺體。)      凱瑟大笑。      「我不算老,妳知道的。」他伸出左手的兩隻指頭敲敲桌子。「我今年四十一歲。公司其他跟我同樣年紀的同事才剛開始生兒育女。」      「你倒是很會盤算,」凱瑟說,「早早把我們趕出家門,這下就可以大大方方帶年輕小妞回家——你再也不必擔心被人逮到。」      「我的年輕小妞啊…..」他說,低頭看看他的盤子。「妳們兩個是我唯一掛心的年輕小妞。」      「哎呀,爸,你這樣說很奇怪。」      「妳知道我的意思。對了,妳跟妳姐姐怎麼回事?妳們以前從來沒有吵成這樣…..」      「我們現在可沒吵架,」凱瑟邊說、邊咬一口培根漢堡口味的披薩。「老天爺啊。」她把那口披薩吐出來。      「怎麼了?妳吃到一根眼睫毛?」      「不,酸黃瓜。沒關係,我只是沒料到披薩裡面加了酸黃瓜。」      「妳們看起來好像在吵架,」他說。      凱瑟聳聳肩。她和芮恩甚至很少說話,更別提吵架。「芮恩只是想要點….獨立一點。」      「聽起來合理,」他說。      當然合理,凱瑟心想,芮恩最擅長把事情說得合情合理。但她沒有多說。她不想讓她爸爸擔心這些事情。從他不停輕敲桌子的模樣,她看得出來他已經心力交瘁。      他連著好幾個鐘頭扮演一位正常的父親,太耗費心神。      「累了嗎?」她問。      他帶著歉意對她微笑,然後把手擱在自己的膝上。「今天是個大日子,意義重大,相當不好過——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今天不好過。」他眉毛一揚。「但是妳們兩個同一天離家,哇!我仍然不敢相信妳們不會跟我一起回去….」      「你一個人可別過得太自在。我不確定我熬得過整個學期。」她只是開個小玩笑,他也曉得。      「妳會沒事的,凱瑟。」他伸出他那隻比較穩定的手蓋住她的手,輕輕一捏。「我也會沒事,妳知道吧?」      凱瑟暫且放任自己直視他的雙眼,他看起來疲倦——沒錯,疲倦而憂慮——但他依然盡力支撐。      「我依然但願你養了一隻小狗,」她說。      「我絕對不會記得餵狗。」      「說不定我們可以訓練小狗餵你。」      當凱瑟回到寢室,她的室友——蕾根——仍然還沒回來。說不定她又出去了;她的箱子看起來動都沒動。凱瑟繼續整理東西,把衣服收好,然後打開那個裝了私人物品的箱子,箱裡每一樣東西都是她從家裡帶來的。      她拿出她和芮恩的合照,把照片釘在書桌上面的軟木塞告示板。那是她們畢業典禮的合照,兩人都穿著紅色的袍子,面帶微笑。那時芮恩還沒把頭髮剪短…..      芮 恩甚至沒跟凱瑟說她打算改變髮型。夏末的一天,她下班回家就剪了一個復古的赫本頭。短髮造型看起來極為俏麗——這表示凱瑟說不定也適合剪個短髮。但是就算她有辦法鼓起勇氣把頭髮剪短十五英吋,她也絕對不會剪個同樣髮型。她可不想如同電影《雙面女郎》一樣,模仿並且 糾纏自己的雙胞胎姐姐。      她接著拿出一張她爸爸的照片,照片加了框,之前始終擺在家中她們的梳妝台上。那是她爸爸的結婚照,照片中的他年輕,面帶微笑,西裝上衣的翻領上配戴一朵小小的向日葵,看起來格外英挺。凱瑟把照片擺到她床鋪上方的架子上。      然後她擺上她和艾柏爾在畢業舞會的合照。凱瑟身穿一件閃閃發亮的綠色洋裝,艾柏爾繫著一條同樣款式的寬腰帶。照片裡的凱瑟相當迷人,即使她沒戴眼鏡,整張臉看起來坦蕩蕩,有點呆板。艾柏爾也相當上相,即使他看起來好像很無聊。      他看起來始終有點無聊。      她說不定早該傳個簡訊給艾柏爾,跟他說她已順利報到——但她想等到感覺自在一點、比較無動於衷之時再跟他聯絡。你不能收回簡訊。如果你的簡訊給人一種情緒化、心情鬱悶的感覺,那則簡訊只會一直保留在你的電話裡,不時讓你想起你是多麼讓人討厭。      箱子最下面是賽門和貝茲的海報。她小心翼翼地把海報擺在她的床上——其中幾張是原版,專為凱瑟繪製、或是印製。她必須選擇她最喜歡的幾張;她不可能把海報全都釘在軟木塞告示板上,再說她已決定不要在牆上貼上任何海報,大喇喇地讓老天爺和每一個人都注意到。      她挑了三張…..      賽門舉起大魔法師的寶劍。貝茲懶洋洋地坐在一張鑲著獠牙的黑色寶座上。賽門和貝茲走過飄揚飛舞的金黃樹葉,圍巾在風中飄盪。      箱裡還留著幾樣東西—— 一束變乾的胸花,一條芮恩致贈、印著「吃光光俱樂部」的緞帶,她從「特級收藏品」訂購的賽門與貝茲紀念半身像….      凱瑟幫每樣東西找到擺設之處,然後坐到書桌前陳舊的木椅上。如果她端坐此處,背對蕾根那一側光禿禿的牆壁和一個個箱子,感覺幾乎就像置身家中。   

作者資料

蘭波.羅威(Rainbow Rowell)

蘭波.羅威寫書,有時寫成人小說,有時寫青少年讀物。無論寫什麼,她的書中人物都很愛說話,覺得自己的人生爆爛,但是他們陷入愛河。 不寫作時,蘭波.羅威看漫畫書,計畫迪士尼樂園之旅,並熱愛與人爭論無關宏旨的事物。她與丈夫、兩個兒子居住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

基本資料

作者:蘭波.羅威(Rainbow Rowell) 譯者:施清真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藍小說 出版日期:2015-04-17 ISBN:9789571362458 城邦書號:A2201091 規格:平裝 / 單色 / 4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