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初戀溫泉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身體,赤裸相對;心,坦誠相見。 最真實的心情,只有在遠離日常生活之地才會發現。 一本在熱氣中洗滌心靈,品嘗多重人生滋味的旅行戀愛物語! 聽得見浪聲拍打的海濱溫泉、大雪深埋的山區溫泉、看得見風的林中溫泉……五對前往溫泉之鄉旅行的男女,情感狀況各異的他們,在脫離日常生活之後,會窺見何種不同的內心風景? 「人生的組成如果只有幸福時刻,那並不叫幸福。」 初戀便結為連理的夫妻,妻子卻在旅行前一天提出分手的要求,儘管自己一直拚了命地想讓對方感受到幸福,仍舊無法理解她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如何才能做到,以這樣溫柔的表情凝視著自己深愛的女人?」 一對愛說話的夫妻,來到遠離市郊大雪深埋的溫泉鄉,與隔壁房客只相鄰一扇紙門而宿,竟絲毫聽不見另一側傳出談話聲。寧靜,在僅以油燈照明的山間旅館有了另一種不同的美好…… 彼此都是背叛另一半的人,卻在不知不覺間,害怕背叛彼此而難以分開。 謊稱要出差,其實是與外遇對象到京都旅行的男子,在旅途中接到妻子捎來的電話。外遇的掙扎與罪惡感,讓他發現其實他對兩個女子同樣在意…… 不想輸給任何人,每個月拚命工作,究竟是為了生活還是什麼? 留下妻子獨自度假的保險業務員,到溫泉飯店仍不忘尋找客戶攀談,直到酒後酣醉的剎那,才回想起出門前妻子驚恐的臉龐…… 「無法想像,今後的人生裡還能這麼愛一個人。」 甫嘗戀愛滋味的高中生情侶,瞞著家人初次外宿,當兩人在溫泉中共浴,男孩抱著女孩,說出了內心純情又真摯的表白…… 細膩的筆觸、鮮明勾勒出的心境……那些令人心痛的、溫暖的、苦澀的情感,在溫熱的泉水反覆洗滌、沖刷之下,就這樣一字一句地袒露在讀者的眼前。 【暖心推薦】 「我喜歡吉田修一透過溫泉去談人生細密小事的方式:溫度既來自體外的暖流,也來自他人與自己的體溫──某種層面來說,我們都是沉浸在生活溫泉裡的恆溫之人。」 ——林達陽(作家/詩人) 「愛情是一場雙人的長期旅行,而旅行亦如一場愛戀,人們帶著憧憬前往未知,渴望留下美好動人的足跡。溫泉之旅比起一般旅程,更袒裎也更忐忑、更親密也更易顯得疏離,那些微小的細膩的喋喋喃喃的複雜,被吉田修一溫柔而寫實的描繪在五段情節之中。我們不但跟著五對旅人,一起享受了美麗豐富的和風情調,也看見了各種不同的愛情風景。」 ——段慧琳(作家/主持人)

目錄

初戀溫泉

白雪溫泉

躊躇之湯

風來溫泉

純情溫泉

內文試閱


  通往玄關的步道還是極簡低調為好。特別對遊梭在熱海這般繁華熱鬧的溫泉街道的遊客而言,眼前這條穿過竹林往深處延伸的小路、灑上水的石板、照明腳邊的燈籠,彷彿是通往塵世日常的背面。
  
  重田光彥從車箱中取出行李,邊說「很重喔」邊交給了站在一旁身形瘦削的仲居。(註1:在日式旅館或高級餐廳服務客人的女性,特別稱之。)隨後從副駕駛座下車的彩子並未將行李交給仲居。
  
  「我來拿吧?」重田說。
  
  「不了,我拿得動。」
  
  彩子輕輕撥開重田的手,便踩著濡溼的石板往玄關走去。
  
  鋪上榻榻米的入口處,擺放著一座屏風、一盆深紅的茶花,並點著清新的薰香。
  
  「今晚叨擾了。」
  
  彩子對出來迎接的仲居們露出微笑,便彎腰坐在脫鞋處的橫木邊上。重田直接站著脫鞋走了上來,彩子見狀,立刻伸手將重田亂放的鞋子排放整齊。
  
  「啊!抱歉。」重田出聲說。
  
  平日完全不在意妻子的舉措,如今不知為何感覺十分彆扭。望著坐在橫木邊上彩子的背影,感覺好嬌小。彩子垂放在榻榻米上的手看起來好白皙。
  
  「對了,池上的事後來怎麼樣了?」
  
  昨晚,彩子突然這麼問,移轉了話題。明明剛才還在談分手的事,這會兒竟說起前幾天店裡員工遞辭呈的事。
  
  用過餐的桌子上,放著盛有梨子的果盤。因為明天就要到「蓬萊」吃美食,當天晚上,彩子晚餐只準備了手擀蕎麥麵,重田還說:「這樣包準半夜肚子餓。」但事實上,口感紮實的麵條越吃越脹,待餐後彩子問:「要吃梨子嗎?」的時候,重田邊打了個飽嗝答道:「不要,已經吃不下了。」
  
  重田抓起了盤中的一片梨子,像投指叉球般緊緊握著。房間內因開著暖氣而悶熱,指尖碰到梨子的觸感卻是冰冷的。
  
  「喂。」
  
  坐在前面一直看著重田指尖的彩子叫了一聲。
  
  「嗯?」重田眼不離緊握的梨子答道。「……這也太突然了吧。」他嘴裡嘟囔著。
  
  「哪有突然……池田說要離職確實是這陣子的事,但是他從夏天開始不就找你商量過了嗎?」
  
  聽到彩子的話,重田驚訝地抬起頭來。
  
  「啊?嗯……不是,我不是說這件事。」重田搖搖頭,又再次緊握手中的梨子。
  
  重田一直在想,到底想分手這種事在什麼時間點才會說出口?是考慮想分手的時候?還是下定決心要分手的時刻?
  
  那晚,重田罕見地提早回家,並泡了熱水澡。他聽見更衣間傳來聲響,於是出聲喊道:「喂!妳這次買的那些內褲,鬆緊帶有點緊,幫我拿舊的出來啦。」只見浴室門打開,彩子探頭進來「啊?」了一聲。
  
  「內褲。唉唷,就是妳之前買的……」
  
  重田的頭有一半浸在熱水裡,嘴巴邊吐泡泡邊說。
  
  「這件嗎?」
  
  彩子撿起重田在更衣間脫下的內褲,並伸進浴室裡。重田從熱水裡抬起頭來,點頭道:「沒錯,就是那件。」
  
  接著就聽到「這也是M號的啊」、「這件很貴耶」,只見彩子打開浴室的門拉著那件骯髒內褲的鬆緊帶。突然間,「呃,我有事想跟你說……」分手的事就這樣脫口而出了。
  
  完全不囉嗦的對話。不,事實上這應該是一段非常冗長的談話,但彩子刻意省略鋪陳,壓抑情感,突然就丟出了分手的話題。宛如旅館壁龕裡插的那盆花,如此端莊秀麗,外行人根本無從妄加下手更動。
  
  聽彩子述說之際,重田從浴缸裡起身,洗頭並刮起鬍子來。稍稍沾染霧氣的鏡中,映照出彩子靠著門站的下半身。
  
  浴室的熱氣向更衣間流洩,重田直覺得背上冰冷,但他始終卻沒說半句「幫我把門帶上」,反而不斷地汲取熱水澆淋冰冷的背部。
  
  「妳什麼時候產生想離婚這個念頭的?」重田問。
  
  同時檢查鬍子是否有沒刮到的地方,他把臉往鏡子方向靠,小心翼翼地撫摸著下巴。
  
  「老實說,應該是麻布店開幕那時候吧。」彩子答道。
  
  「拜託,那都兩年多以前的……」
  
  重田突然說不出話來了。並非訝異於這念頭已經這麼久了,而是現在一絲不掛地聽著妻子說離婚的事,覺得自己很不像話。
  
  用手指擦掉耳垂殘留的泡沫,重田再次將整個身軀坐進熱水裡,浴缸裡的熱水隨之翻湧、滿溢,彩子誇張地「哇」的喊了一聲,往後閃避。溢出的熱水差點滿出門檻,沖走了放在地上的肥皂,隨即被吸進了排水管。
  
  啜飲了一口仲居泡的茶,重田起身走近窗邊。往下俯瞰便是波濤洶湧的相模灣。
  
  「今天風浪還真大呢。」
  
  背後傳來仲居的寒暄,重田慢慢地轉過身來。此時此刻應該說些什麼得體的話?腦海中一片空白。
  
  「是啊,浪打得好高。」
  
  結果,說出口的,只有這句話。
  
  彩子坐在距離門口較近的位子,雙手捧著茶杯,此時她突然側耳傾聽,笑著說:「……這樣聽著海浪拍打岸邊,像不像打太鼓的聲音?」
  
  學彩子側著頭的仲居,沒多久也聽到窗外傳來的浪濤聲,「啊,真的好像,咚、咚、咚的。」同時用手掌拍著自己的膝蓋。
  
  重田再次望向海灣。落日餘暉映照的海面上,白浪此起彼落翻湧著。一輛卡車正行駛在沿海公路上。防波堤一直延伸至遠方的紅色大橋,大浪打上消波塊散成細碎浪花,濡溼了沿海公路。
  
  約莫在半年前,在吉祥寺的第二家店開幕時,重田邀請眾親友辦了一場酒會。這家店是繼吉祥寺總店、表參道店、麻布店之後的第四家店。雖然事前在資金籌措上有些緊張,但到開店之前一切都進行得十分順利,想起之前都只是相關人等聚在一起慶祝開幕,這次既然工作順利進行且較有餘裕,才首次特地邀請朋友參加聚會。
  
  大約只能容納四十人左右的店裡,除了重田的朋友外,也找來了彩子學生時代的朋友。她們每張臉重田都有印象,只是婚後彩子幾乎都不請朋友到家裡來坐,因此根本記不得每個人的名字。
  重田與彩子兩人依序到各桌倒香檳敬酒,最後,來到了她們這一桌。
  
  「唉呀,彩子簡直就是少東夫人了嘛。」
  
  說這話挖苦站在重田旁邊的彩子的,是結婚前彩子任職公司的同事,名字叫美代子還是美也子的女子。
  
  「那是當然的,她可是在東京擁有四家店的老闆娘,是名符其實的貴夫人呢。」坐在旁邊的另一名女子插嘴道。
  
  「但因為彩子還年輕,所以還算是少東夫人啦。」這次又是另一名女子加入話題。
  
  笑著聽三人對話的彩子也自嘲說:「妳們說是不是?有沒有種在成功男人背後都有一位賢慧太太的感覺呢?」她看到桌旁還有空位,便砰地坐了下來。「老爺,能不能偶爾請您幫賢慧的太太倒點香檳呢?」彩子儼然是貴夫人說話的口吻,將酒杯推到重田面前。
  
  重田依序幫在座女客斟滿了香檳。
  
  「庫克香檳(Champagne Krug)果然還是好喝呀。」
  
  那名叫美代子還是美也子的女人啜了一口,誇張地聳了一下肩,「這家餐廳也賣這支酒嗎?」她抬眼望向站在旁邊的重田。
  
  「怎麼可能。只有今天請大家喝啦。如您所見,敝餐廳是平價版的居酒屋。」重田故作謙卑地回答。
  
  「但、但是,你看那些燈光照明什麼的,都很典雅很不錯啊,完全感覺不出是平價的居酒屋耶。」那名叫美代子還是美也子的女人趕忙說,現場一時間充滿了尷尬的氣氛。
  
  事實上,重田到目前為止開的四家店,都不是那種得好幾週前預約的餐廳。菜單上所提供的菜色,從莫扎瑞拉起司拌番茄沙拉,到生魚片拼盤、泡菜豆腐鍋,說好聽點是品項豐富,應有盡有,但憑心而論,裡頭沒有任何一道稱得上招牌的菜色。不過,只有店內的裝潢是重金打造;孤注一擲的表參道店還是找了設計澀谷一家知名夜店的新銳設計師,再三請求拜託才得以如願。
  
  或許重田的店並不是那種令人想去到非預約不可的餐廳,但他有自信,讓那些忘了預約其他餐廳的情侶,隨意走進店裡能由衷地感到「幸好,還有這家店。」

作者資料

吉田修一(YOSHIDA SHUICHI)

為所有浮遊於城市的孤寂靈魂而寫 生於一九六八年,高中以前生活在日本長崎,後遷到東京。法政大學企業管理系畢業。以〈最後的兒子〉獲得第八十四屆文學界新人獎,步入文壇,該作品亦是第一一七屆芥川獎入圍作品。此後陸續發表〈碎片〉、〈WATER〉等作品。二○○二年以《同棲生活》獲山本周五郎獎,同時期再以《公園生活》奪下第一二七屆芥川獎。 其他著作有《熱帶魚》、《東京灣景》、《地標》、《長崎亂樂(土反)》、《7月24日大道》、《惡人》、《再見溪谷》、《春天,相遇在巴尼斯百貨》、《星期天們》等。其中,《惡人》將吉田文學推向另一高峰。不僅首次的新聞連載小說獲得各方好評,更一舉拿下了日本兩大新聞報社(朝日新聞社、每日新聞社)的大佛次郎獎與每日出版文化獎,在日暢銷破兩百二十萬冊,並改編為同名電影。 吉田修一擅長描寫年輕人在都會生活的當下心情,貼近真實的文字描述引發無數讀者共鳴。他自己十八歲才到東京,覺得自己「既不屬於東京,也不屬於故鄉」,在兩者之間游移的孤獨和鄉愁,就成了他書寫的動力。

基本資料

作者:吉田修一(YOSHIDA SHUICHI) 譯者:戴偉傑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藍小說 出版日期:2014-04-11 ISBN:9789571359236 城邦書號:A22005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19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