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海神的祕密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系列全球銷量50萬冊,翻譯31種語言,熱銷33國 ◆入圍加拿大Bloody Words推理獎 ◆入圍加拿大廣播公司Bookie Award獎「驚悚、推理或犯罪類」 ◆紐約時報、獨立書商協會、出版人週刊、華盛頓郵報暢銷榜 ◆2011年Amazon書店推薦「推理懸疑類」Top 9 ◆2011年Goodreads網站票選「推理懸疑類」最佳小說Top 4 ◆售出全球17國版權 ◆大導演山姆.曼德斯(《007:空降危機》、《非法正義》)買下系列版權,計畫改編成電視影集 化學是她的一生志業,破解命案是她的日常消遣,不小心遇到死人的次數跟柯南有得拼,她是福爾摩斯接班人,天才小神探芙拉維亞…… 小檔案: 姓名:芙拉維亞 年齡:11 地址:英格蘭,比夏雷西村,柏克蕭大宅 嗜好:化學實驗,精於毒藥研究 專長:暗算兩個姊姊,四處打探 工具:配備齊全的化學實驗室,紅色腳踏車 特徵:活力充沛、古靈精怪,對命案有不健康的興趣…… 只不過好玩找吉普賽老婆婆算個命,卻扯出嬰兒被偷,流氓被殺,老婆婆被打得快沒命? 看來想要解開這種種錯綜複雜的謎團,只能仰賴我的寶貝單車和神奇的化學實驗室了! 雷電交加,閃電照亮了海神波塞頓的殘破不堪,祂宛如手持大叉的石頭撒旦,手中的三叉戟直指古希臘的天堂廢墟,戟上吊了一具屍體…… 芙拉維亞在教堂義賣會上不小心燒了吉普賽老婆婆的帳棚,於是好心邀請她到自家後院紮營,沒想到反而害得老婆婆遭人襲擊,命在旦夕;地痞布魯基半夜鬼鬼祟祟潛進柏克蕭大宅,當場被芙拉維亞逮到他拿著家裡的柴薪架;更離奇的是,沒兩天布魯基的屍體就掛在她家海神雕像的三叉戟上,鼻子上還插了一把早該被拍賣掉的龍蝦叉;荒廢已久的海神雕像腳踏一座錯綜複雜的迷宮,某天夜裡,竟莫名奇妙地傳來恐怖的呻吟聲…… 詭異的是,各個事件現場全都瀰漫著一股揮之不去的奇特魚腥味。 鄰居紅髮牛爾家的小孩多年前被人拐走,男主人從此行蹤不明,家中終日煙霧籠罩,吉普賽老婆婆遭襲,和此有何關連?柴薪架明明安然擺在柏克蕭大宅裡,為何又同時出現在布魯基朋友開的古董店裡? 一連串可疑事件就發生在自己的地盤上,身為第一發現者,古靈機怪的芙拉維亞怎肯放過這麼肥美的挑戰!於是,她一邊處心積慮反擊罹患美貌虛榮症的大姐與知識恐慌症的二姐;一邊搶先在休威特探長前頭,循著魚腥味尋找破案的蛛絲馬跡。抽絲剝繭後,芙拉維亞發現,十七世紀曾經風行於村裡的祕密教派「跛行者」,是解決這一切謎團的關鍵…… 【好評推薦】 「亞倫.布萊德雷的芙拉維亞系列第三集《海神的祕密》,在各方面都超越了前兩集。芙拉維亞救了一位吉普賽人的性命,與她的孫女波瑟琳結為好友,解決了一樁涉及古早以前非英國國教徒的怪異謎樣謀殺案,她收集了警方不曾注意的線索,勇敢地踏入險境。而在奔波解決案件時,還不忘以她招牌的狡猾心計,對付等在一旁作弄她的兩位姊姊。芙拉維亞永遠精力充沛、聰明,討人喜歡。真希望成長時期能有芙拉維亞這樣一號人物,做自己的榜樣。」 —— 加拿大暢銷犯罪小說作家Louise Penny 「芙拉維亞固執、早熟,超乎了11歲的年紀。但是讀過她和屍體及懸疑案件交手的讀者,都知道她也有脆弱面,特別是跟疏遠的父親和不斷嘲弄她的姊姊的關係上頭。故事設定在風景如畫的英國鄉村小鎮,一貫有著怪異奇特的人物登場。儘管小鎮中發生了一堆陰暗的事件,而且芙拉維亞嘮嘮叨叨的敘述方式,也展現出業餘偵探的惹人厭煩,但是她的聰明才智和無可抑止的好奇心,最後讓謀殺案件成為一個活力十足、令人驚奇的天真故事。不妨把芙拉維亞看作正在茁壯中的新福爾摩斯吧。」 ——美國圖書館協會編輯Stephanie Zvirin 「出類拔萃!完美結合了古怪念頭和懸案推理。芙拉維亞不但要在成人世界的犯罪與激情中,想方設法成功完成任務,同時還要躲避姊姊們設下的幼稚陷阱。」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儘管既要對抗討厭的姊姊,又要對長期受折磨的休威特探長在口頭上留情,我們這位厚臉皮的女英雄仍十分迷人。故事裡充滿簡練的對話和生動的人物,這系列會強烈吸引喜歡在推理中帶有聰明幽默感的讀者,例如喜歡桃樂絲.榭爾絲(Dorothy Sayers)、葛蕾蒂.米契(Gladys Mitchell)、李歐.布魯斯(Leo Bruce)等名家的人。」 —《圖書館期刊》(Library Journal) 「能夠回到十一歲,並和魅力無法擋的天才芙拉維亞結伴玩耍,真是太棒了!一場發生在1950年代的英國,由世上最聰明、且無可救藥的孩子帶領的精采嬉戲。」 —《科克斯評論》(Kirkus Reviews) 「芙拉維亞的魅力真叫人無法擋!」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 「芙拉維亞,我真是太想念妳了!如果你喜歡聰明、愛頂嘴、左右逢源又絕處逢生的女英雄,芙拉維亞就是最完美的女孩!」 ——《蒙特婁報》(Montreal Gazette) 「令人滿意的懸案推理!贏得多項獎項的亞倫.布萊德雷,又為我們勾勒出更多栩栩如生的優美人物,奠定了自信、有才華的作家與說書人的身分。」 —— 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 「驚喜四起!故事中直率且早熟的詭異敘述者,實屬難見。」 ——《西雅圖時報》(Seattle Times) 「有著特殊氣質的女英雄,吸引著我們一頭栽進故事中。」 ——《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 「別被芙拉維亞的年紀,或是背景設定的1950年代騙了。《海神的祕密》不是那種美味的下午茶推理故事,而是勇氣十足的偵查探險。」 ——《娛樂週刊》(Entertainment Weekly) 「《海神的祕密》絕對會贏得推理愛好者的芳心,聰明的芙拉維亞小姐必定會永遠保持她一貫作風。」 ——《拉斯維加斯評論報》(Las Vegas Review Journal) 「與系列前作一般捧腹、引人入勝,又帶著悲傷。亞倫.布萊德雷再次成功辦到了,當然,芙拉維亞也是。」 ——Bookpage

內文試閱

  「吉普賽人!吉普賽人!」

  一個龐大的紅髮女人搖搖晃晃地從屋裡出來,越過院子走向我們。她穿著一件汗漬斑斑的棉衣,外套袖子捲到骨瘦如柴的手肘上,好像準備大幹一場。

  「吉普賽人!吉普賽人!快滾!」她大叫,臉漲得跟頭髮一樣紅。「湯姆!快出來!吉普賽人在門口!」

  比夏雷西每個人都知道湯姆.牛爾早就不知滾到哪兒去了,而且不太可能回來。這個女人只是在虛張聲勢。

  「是妳偷走了我的寶寶,不用跟我說不是妳。那天我看見妳鬼鬼祟祟地在這附近,我會在法庭上這麼說!」

  幾年前牛爾家的小女兒失蹤時很折騰了幾天,但沒有解決的懸案總是慢慢退到報紙最後幾版,然後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

  我瞥向吉普賽老婆婆,看她對這些尖叫指控做何反應。她文風不動地坐著,直直瞪著前方,對周遭完全無感。這好像更刺激了那個女人,讓她更加狂亂。

  「湯姆,快出來……帶著你的斧頭!」女人尖叫。

  在此之前她似乎完全沒注意到我,但現在她突然跟我對視。她的反應非常劇烈。

  「我知道妳是誰!」她大吼,「妳是柏克蕭大宅戴盧斯家的女兒,對不對?你們冷冰冰的藍眼睛到哪我都認得出來!」

  冷冰冰的藍眼睛?這倒值得思索一番。雖然我常常被父親冰冷的視線嚇得動彈不得,但我卻從未想過自己也有同樣的致命武器。

  當然,我明白我們處境危險,情況隨時可能急轉直下。吉普賽老婆婆顯然靠不住,我只能靠自己了。

  「妳恐怕誤會了,」我說著抬起下巴瞇著眼睛,將演技發揮到極致。「我叫瑪格麗特.沃勒,這是我姨婆吉珥妲.荻金笙。或許妳在電影裡看過她?《紅色小屋》?《月之女王》?唉喲,我犯傻了,她穿著吉普賽戲服妳認不出來吧?對不起,我不知道妳貴姓大名……」

  「牛-牛爾。」那個女人吃了一驚,結結巴巴地說。「牛爾太太。」

  她目瞪口呆地望著我們,好像眼前的一幕讓她難以置信。

  「很高興認識妳,牛爾太太。」我說,「我想知道妳是不是能幫我們一個忙?其實我們迷路了。幾個小時以前我們就應該到摩頓芬尼克跟拍片的工作人員會合的,對不對吉珥妲姨婆?」

  吉普賽老婆婆沒有回答。

  紅髮女人開始撥齊她潮濕的髮絲。

  「不管妳們是什麼人,都蠢透了,」她指著路說,「這裡沒法掉頭的,路太窄了。妳們得一路到朵汀斯里,然後繞回去。」

  「多謝了。」我用村姑的聲音說,從吉普賽老婆婆手中接過韁繩,抖了一下。

  「喲!」我叫道,格雷立刻開始往前走。

  我們走了大約四分之一哩,吉普賽老婆婆突然開口了。

  「妳撒起謊來簡直跟我們一樣。」她說。

  我完全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她一定看出我臉上的困惑。

  「妳因為被人攻擊就撒謊……只不過是無關緊要的小事,妳的藍眼睛。」

  「沒錯,」我說,「我想是吧。」我從來沒這麼想過。

  「所以呢,」她突然精神起來了,好像跟牛爾太太交了手使她熱血沸騰。「妳撒起謊來跟我們一樣。跟吉普賽人一樣。」

  「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我問。

  她過了好一會兒才回答。

  「這表示妳可以長命百歲。」

  她嘴角抽搐,好像要泛出一抹微笑,但很快就壓了下去。

  「妳讓我想到在妳之前到我帳棚來的那個女人。我只不過唬了她一下,跟她說她過去隱藏的事情掙扎著要見天日──掙扎著要獲得平反。她就滿臉死白。」

  「怎麼,妳看到什麼了?」我問。

  「錢!」她嗤笑道,「我一向都看到錢。要是我使對了手腕,就能有個好幾鎊。」   

  「到手了嗎?」

  「哼!她只給我一個該死的先令──多一毛都沒有。我剛說了,她聽見我的話簡直嚇壞了,好像屁股給針扎了似地逃出我的帳棚。」

  我們沉默地前進,我發現圍籬地就快到了。

  我們稱之為圍籬地的所在,是一個叫做尼哥底母.費里區的前任裁縫晚年常常出沒的地方。他在十七世紀創立了一個叫做「跛行者」的教派,他們因戴著足枷一面跛行一面祈禱而得名。跛行者的信仰似乎大部分基於某些嶄新的觀念,比方說天堂很近,就在地表上方六哩處,上帝親自任命尼哥底母.費里區為祂的代言人,只要他高興就能咒人下地獄。

  黛緋曾經告訴我,費里區在圍籬地傳教時,曾經呼喚上帝懲罰一個質疑他的人,那人當場就死了──要是我不交出費莉希緹姑姑送我當生日禮物的那罐綜合口味甘草糖,她就會呼喚上帝立刻懲罰我。

  「妳別以為我辦不到,」她充滿不祥之兆地說,用食指敲著她正在看的那本書。「步驟就在這一頁上。」

  我跟她說那個質疑者的死只是碰巧,很可能是中風或心臟病。就算他那天決定待在家裡賴床,八成仍舊會死。

  「話不要說得太滿。」黛緋咕噥道。

  費里區晚年被灰頭土臉地趕出倫敦,他的教派被更刺激的新教如嚎叫派、震顫派、搖擺派、挖掘派、平等派、滑動派、襁褓派、翻滾派、浸禮派、和清廉派等取代,他來到比夏雷西,在這裡的河岸替他怪異教派的信徒施行洗禮。

  穆雷太太在左顧右盼之後,把聲音壓低成耳語,告訴我據說村裡仍舊有人信仰尼哥底母.費里區的奇怪宗教,雖然現在都在完全避人耳目的情況下進行。

  「他們抓住嬰兒的腳跟,然後浸到水裡,」她睜大眼睛說,「像冥河的阿基里斯腱一樣。我的朋友沃勒太太說,她家的伯特告訴她,『妳可別跟跛子們扯上關係。他們都會拿妳的血來灌香腸。』」

  當時我露齒一笑,現在我回想起她的話,仍舊忍不住微笑,但也打了個寒噤。我想到圍籬地和周圍吞噬陽光的影子。

  我愉快的思緒被咳嗽聲打斷。

  「停下來。」吉普賽老婆婆說,從我手裡抄過韁繩。打個盹一定讓她覺得好些了,我心想。雖然她仍在咳嗽,臉上的血色卻好多了,眼神也更為明亮。

  她對格雷哼了一聲,把篷車駛離小路,越過低垂的枝枒,過了小橋。她顯然很熟悉此地。要不了一會兒我們就停在草地中央。   吉普賽老婆婆吃力地從駕駛座上爬下來,解開格雷的韁繩。她照顧老馬的時候,我趁機打量四周。

  篷車突然往前動了一下,有個好像人跌倒的聲音。

  我跳下車跑到另一邊。

  顯然我誤判了吉普賽老婆婆的狀況。她倒在地上,死命抓住高大木頭車輪的輪輻。我跑到她身邊,她又開始咳嗽了,這次比之前更嚇人。

  「妳累壞了,」我說,「妳該躺下休息。」

  她喃喃說了些什麼,閉上眼睛。

  我立刻爬上篷車的階梯打開門。

  裡面跟我之前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篷車簡直是長著輪子的童話故事。雖然我沒時間細看,一瞥之下就看見一座安女王式的精緻鑄鐵爐,上方的架子擺滿了繪著藍色楊柳的瓷器。熱水跟茶──這是所有緊急狀況必備的要項,我心想。窗戶上掛著蕾絲窗簾,要是有必要的話可以當急救繃帶使用,還有一對架起來的銀石蠟燈,紅色的玻璃燈罩輕輕搖晃,這可提供照明、一點溫暖和消毒針頭的火焰。我在女童子軍受的訓練雖然短暫,卻並非完全白費。車室後方有兩扇打開的木雕板,露出一張幾乎跟篷車一樣寬的行軍床。

  我出去扶吉普賽老婆婆站起來,讓她搭住我的肩膀。

  「我把台階放下來了,」我告訴她,「我扶妳上床躺著。」

  我設法扶她走到篷車前方,讓她抓穩後又推又拉地讓她上車躺下。過程中她似乎對一切都毫無所覺。讓她躺下之後,她似乎稍微好轉了些。

  「我去找醫生,」我說。由於我把葛拉蒂斯留在教區會堂的後面,這會只好用腳從柏克蕭大宅走回村裡了。

  「不,不要,」她說,緊緊抓住我的手。「替我泡杯茶,讓我休息。我只要睡一覺就好。」

  她一定看出我臉上懷疑的神情。

  「去拿藥來,」她說,「我就喝一口。調羹在茶具那邊。」

  重要的事先來,我心想,在陳舊的銀器中找到調羹,倒了一滿匙跟蜜般黏稠的咳嗽糖漿。

  「小鳥小鳥張開嘴~」我笑道。這是父親堅持他的女兒都該吃噁心的補藥和精油時穆雷太太哄我的方法。吉普賽老婆婆直勾勾地望著我(是我想太多還是她眼神和緩點了?)張開嘴讓我把調羹送進去。

  「吞啊吞啊吞下去。」我唸完儀式最後的台詞,轉向那座可愛的小爐子。我不願承認自己無知,但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點燃這玩意。這等於是叫我啟動「伊莉莎白女王號」的鍋爐。

  「不是這裡,」吉普賽老婆婆察覺我遲疑,說道。「外面,去生火。」

  我在階梯下面停下腳步,很快環顧四周。

  周圍長滿了接骨木樹叢。我拉了拉幾根樹枝,想把它們扯下來,但這可不容易。

  生命力太旺盛,我心想,太有彈性了。經過一番拉鋸戰,然後在低矮的枝枒上用力踩跳之後,我終於折斷了幾根樹枝。

  五分鐘後,我在草地中央收集了足夠的小枝跟樹幹,準備生一堆像樣的營火。

  我一面喃喃唸著女童軍禱詞(該死,快燒起來!),一面擦了一根我在篷車櫃子裡找到的火柴。火苗碰到小枝,發出滋滋聲熄滅了。另一根火柴也一樣。

  我並不以有耐心出名,一句髒話衝口而出。

  要是我在家裡的化學實驗室,我想著,就能跟所有文明人一樣用本生燈燒水泡茶:用不著跪在空地上應付一堆愚蠢的綠色小樹枝。

  在我突然退出女童軍之前,的確學過如何生營火,但我曾發誓絕對不會試圖用鞋帶跟小樹枝鑽木取火,或像發瘋的松鼠一樣用兩根棍子摩擦生火。

  我已經有了所有生火的素材──只缺一項。

  只要有石蠟燈,我思忖,石蠟應該就在不遠處。我放下繫著鍊子的篷車側板,愉快地發現了一罐石蠟。我打開罐蓋,潑了一些在柴火上,沒一句話的功夫茶壺就滾了。

  我以自己為傲。真的。

  「機智的芙拉維亞,」我想著,「萬能女孩芙拉維亞。」

  之類的。

  我爬上篷車高高的台階,手裡端著茶,像走鋼索的一樣踮著腳尖保持平衡。

  我把茶杯遞給吉普賽老婆婆,望著她啜飲冒煙的液體。

  「妳動作真快。」她說。

  我謙虛地聳聳肩。用不著告訴她我用了石蠟。

  「妳在櫃子裡找到乾柴火了嗎?」她問。

  「不是,」我說,「我……」

  她的雙眼恐懼地大睜,把杯子拿得遠遠的。

  「不會是樹叢吧!妳沒折斷接骨木樹叢吧?」

  「我折了啊,」我謙虛地說,「一點不費事,我──」

  她手中的杯子喀啦一聲落地,熱茶四處飛濺。她以驚人的速度從床上蹦起來,縮到篷車角落。

  「希珥妲.穆爾!」她發出奇特的絕望悲鳴,聽起來簡直像是空襲警報。「希珥妲.穆爾!」她指著門口。我轉身望去,但那裡沒有人。

  「離我遠點!出去!出去!」她的手猶如枯葉般顫抖。

  我驚呆了。我做了什麼事?

作者資料

亞倫.布萊德雷(Alan Bradley)

亞倫.布萊德雷大學念的是電機工程,多年來在電視台和廣播電台任職,也在大學裡教過劇本寫作、電視製作等課程。十四年前,他提早退休,開始認真創作,寫了很多給小孩子看的故事,散見於加拿大的童書期刊。 他寫了一本頗有自傳色彩的勵志書《鞋盒聖經》(The Shoebox Bible),被書評家拿來和《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相提並論。此外也和同好成立了「薩斯卡屯事件簿」(The Casebook of Saskatoon),這是個福爾摩斯迷專門討論、研究和創作相關作品的組織。他結識了威廉‧沙真博士(Dr. William A.S. Sarjeant),兩人合著了《貝克街的福爾摩斯小姐》(Ms. Holmes of Baker Street),他們在書中舉證歷歷,認為推理文學第一名偵探不是男兒身,卻是如假包換的女人! 這位住在加拿大、年過七旬的老先生一直是個推理小說迷,心中一直想寫推理小說,也確實有個構思了很多年的主意。這時他聽說英國犯罪作家協會的「匕首獎」裡面有一項「新人匕首」(Debut Dagger)開放未出版、甚至未完成的作品投稿。於是寄出三千字的《餡餅的祕密》稿子,外加兩本「續集」的故事大綱,各只有一行文,結果輕鬆擊敗所有的參賽者,拿下新人匕首大獎。 讀了一輩子推理小說的老頑童布萊德雷,總算一償夙願,自己也成了推理作家,他預計要寫至少六本芙拉維亞的故事,一本比一本稀奇古怪。目前在美國書才剛出版,已經賣出了二十九國版權,而且幾乎都是由最頂尖的大出版社一口氣簽下三本。老先生還有什麼新把戲,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基本資料

作者:亞倫.布萊德雷(Alan Bradley) 譯者:丁世佳 出版社:漫遊者 書系:Fiction 出版日期:2012-11-01 ISBN:9789865956219 城邦書號:A1020087 規格:平裝 / 黑白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