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吳宇衛 George Young

七歲時,George被交代一份回家作業,題目是要預測自己長大後會成為怎樣的人。當時我寫道,二十五歲時要當脫口秀喜劇演員,還畫了一張畫,鉅細靡遺描繪了這項預言:我站在舞台上,台下大概有數十名觀眾。從藝術評論家的觀點來看,這幅畫「毫不值得一提,不必浪費時間毛遂自薦」,無論羅浮宮或現代藝術博物館都看不上眼的。

於是,我成了一名律師。

不過,George的表演欲未曾削減。儘管長大過程中,小到不能再小的社交圈裡沒人看好自己,但腦海總有個細微的聲音告訴著我:總有一天,我能靠在鏡頭前唸台詞,勉強糊口飯吃。

於是,就憑著髮膠和招牌笑容,我頭也不回追逐兒時編織的大銀幕夢想。半途中,遇到了Janet這女孩,她死心塌地愛上了我(此話不假:第一次碰面,要不是我伸手扶她,她早就昏倒在地),後來經過幾次美食與咖啡約會,我們總算雙雙結束了單身,一起踏上這趟驚險萬分的冒險之旅,但願這不是未來的預兆啊(再怎麼說,我都是愛研究3C、打遊戲的阿宅……還是個文人騷客只是不自知……還愛寫些關於自己的東西,沒別的原因,純粹好玩)。

作品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