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子書)
作者:E L 詹姆絲(E L James)
出版社:春光
書號:OG0011-E00
ISBN:9789865922023
紙本書出版日期:20120823
電子書出版日期:20121102
電子書規格:單色、PDFePub
可用載具:
Apple版本Android版本Win8版本PC/NB版本
(ePub格式不支援Win8、PC/NB)
電子書定價:249元
電子書優惠價:197
放入購物車
------------------------------------------
◆1天賣30萬本!上市3個月,全球熱銷3千萬 ◆三部曲攻佔亞馬遜書店總榜、《紐約時報》暢銷榜前3名 ◆讓美國原本只做純文學的Vintage出版社用7位數高價版權金簽下 ◆環球影業砸下1.4億天價買下電影版權 ◆從紐約律師,到鄉間主婦,人手一本議論紛紛 ◆中文尚未出版,中天電視、蘋果日報等媒體已爭相報導 今年最火辣、最刺激的情愛小說! 我不是會付出真心的男人。 我的口味非常特別,妳應該和我保持距離…… 在被盯上之前,獵物不知自己是獵物 身為即將畢業的大學生,純真的安娜的目標只有順利寫完論文和找到理想工作,而在那之前,她得先完成校刊社的任務:採訪商業鉅子格雷。 本以為只是一項簡單工作,但沒想到迎接她的,卻是心靈與身體皆難以抗拒的誘惑。 她慌亂,她不安,她的心騷動難抑,於是──她落荒而逃…… 只有逃跑的獵物,才會引得獵人追逐 身為事業有成的億萬鉅子,年輕俊美的格雷習慣掌控一切,可眼前這位來採訪他的小女生,卻讓他失控。 他無法自抑地追在她身後,驅趕圍在她身邊的追求者,但看著她未經污染的純真,他想起他不欲人知的特殊性愛癖好,不禁出言警告: 「我不是會付出真心的男人。我的口味非常特別,妳應該和我保持距離。」 可是她卻說:「別離開我。」甚至願意考慮簽下為期三個月的情愛合約。 兩人的禁忌世界就此開啟,安娜一腳踏入格雷「支配與臣服」的情慾漩渦,在兩人狂野不羈的關係中,她更發現他的支配欲源自晦暗的童年,她想當他的救贖,卻不知她的愛是否足以抵擋黑暗……
暫無內容
暫無內容
暫無內容
暫無內容

∼1∼

  我皺眉瞪著鏡子裡的自己,那該死的亂髮就是不肯好好聽話。還有凱瑟琳•卡凡納也讓我生氣,要不是她生病,這個燙手山芋也不會落到我頭上。期末考只剩不到一星期,我本應該要好好抱抱佛腳的,但現在卻忙著打理我的三千煩惱絲。我不該沒吹乾頭髮就睡覺,我不該沒吹乾頭髮就睡覺……默念幾次反省咒之後,我再次試著用梳子控制一頭亂髮。鏡中那位膚色白皙、藍眼在小臉上顯得過大的棕髮女孩回瞪著我,我惱怒地翻了個白眼,決定放棄了。我唯一的選擇就是把那頭任性的髮絲紮成馬尾,希望樣子看起來還過得去。   凱特是我的室友,她什麼日子不好挑,偏偏挑上今天重感冒,無法照原訂計劃去替校刊社採訪那位我聽都沒聽過的企業大亨,我只好自願跳出來幫忙。我還有期末考的書要讀,一篇論文要寫,今天下午應該要狠狠用功才對,但是現在卻得開一百六十五公里的路去西雅圖市中心,和那位神祕的「格雷企業控股有限公司」的總裁見面。身為舉足輕重的企業鉅子,同時也是我們學校的主要贊助人,他的時間可說是非常寶貴──至少比我的時間寶貴千百倍,但他竟然同意接受採訪,凱特說這個機會真的千載難逢。有時我真恨她那些該死的課外活動。   凱特整個人在客廳沙發上縮成一團。   「安娜,對不起啦!我花了九個月才敲定這次採訪,重新喬時間還得再花六個月,到時候我們兩個都畢業了。我身為編輯,不能搞砸這件事,求妳了。」凱特用她那沙啞的嗓子懇求我。   她怎麼做到的?即使病懨懨,看起來依舊美豔動人,草莓金的秀髮服貼柔順,翠綠眼眸明亮,雖然現在看起來泛紅又淚眼汪汪。我故意無視那正在作祟的同情心。   「我當然會去,凱特。妳應該回床上躺好,妳要吃感冒藥嗎?NyQuil還是泰諾?」   「NyQuil就好。這裡是問題清單和我的迷你錄音機,只要按這個錄音鍵就可以了。幫我做點筆記,我之後會全部謄寫過。」   「我對這個人一無所知。」我咕噥著,試著壓下漸漸升起的焦躁,但並不奏效。   「順著問題問下去就對了。去吧,車程很遠呢,我可不希望妳遲到。」   「好吧,我走了。回床上去,我煮了一點湯,妳待會兒熱來吃。」我認真地看著她。只有為了妳,凱特,我才願意做這些。   「我會的。祝妳好運,安娜,還有謝謝妳,妳真是我的救星,每次都替我解圍。」   我對她苦笑一下,拿起背包出門朝車子走去。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被凱特牽著鼻子走,但凱特就是能說服任何人做任何事。我確定她一定會成為了不起的新聞記者,她口齒清晰、意志堅定、能言善道、辯才無礙、美麗迷人──而且是我最要好、最親愛的姐妹淘。 ※   我從華盛頓州的溫哥華市朝波特蘭方向開去,I-5高速公路一路順暢。現在還早,我下午兩點抵達西雅圖就可以。還好凱特把她的賓士CLK跑車借給我開,我不太確定自己那輛老爺金龜車「汪達」可以讓我準時到達。噢,開賓士真過癮,我一路猛踩油門,愜意地在路上奔馳。   我的目的地是格雷先生的全球企業總部,一棟以弧形玻璃和金屬打造的二十層樓辦公大樓,集所有建築師的夢想於大成,玻璃門上方以金屬慎重地標明「格雷機構」。我慶幸自己沒有遲到,提早十五分鐘抵達,走進那個巨大──老實說有點嚇人──以玻璃、金屬和白色砂岩建造的門廳。   砂岩接待櫃台的後方是一位非常迷人、儀容端莊的年輕金髮美人,正愉快地對我微笑。她身上穿著我生平所見最時髦的灰色西裝上衣和白襯衫,美得毫無瑕疵。   「我來見格雷先生,我是安娜塔希婭•史迪爾,代表凱瑟琳•卡凡納小姐。」   「請稍候,史迪爾小姐。」她輕揚起一側的眉。   我站在她面前有點不自在,開始希望自己借了凱特的正式套裝來穿,而不是身上這件海軍藍外套。我努力打扮的成果就是穿上那一百零一條裙子,配上實用的棕色高筒靴和藍色毛衣,對我來說這樣搭配已經很體面了。我將一縷滑落的髮絲攏到耳後,佯裝鎮定。   「我們正在等卡凡納小姐,請在這裡簽名,史迪爾小姐。請搭右側最後方那部電梯,按二十樓就可以了。」她親切地對我微笑,看得出有點好奇,而後我簽了名。   她交給我一張安全通行證,上面寫著大大的「訪客」兩個字。我忍不住牽動嘴角,任誰都看得出我只是來做客罷了,我一點都不適合這個地方。本性難移哪,我在心中嘆了口氣。謝過她之後我往電梯間走去,經過兩位保全人員身邊,連他們的合身黑西裝看起來都比我時尚多了。   電梯快速帶我抵達位於二十樓的目的地。電梯門滑開,我進入另一個巨大的門廳──同樣也是以玻璃、金屬和白色砂岩打造而成。我面前是另一個砂岩接待櫃台和另一位年輕金髮美人,穿著無懈可擊的黑白套裝。   她起身迎接我。「史迪爾小姐,能否請您在這裡稍等一下?」她指著等待區的白色皮椅。   皮椅後方是間以玻璃隔開的寬大會議室,有一張同樣面積的深木大桌,大約二十張椅子圍繞在旁。在這些之外是一面落地玻璃牆,可以看到整個西雅圖市的天際線,還能越過市區遠望普吉灣。眼前的景色只能說嘆為觀止,我完全被震攝住了。哇噢!   我坐下來,從背包裡拿出題目清單從頭再讀一次,心裡默默咒罵凱特竟然沒有準備受訪者的簡歷給我。我對即將要訪問的這個男人根本一無所知,他可能已經垂垂老矣,也可能是位青年才俊,這些不確定讓我煩躁,神經又開始緊張,整個人坐立難安。一對一訪問每次都讓我不自在,我比較喜歡匿名討論會,可以躲到房間角落也沒人會發現。老實說吧,我寧願自己一個人窩在學校圖書館的椅子上啃英國文學小說,而不是在這棟滿是玻璃和石頭的建築物裡緊張得七上八下。   我對自己翻個白眼,穩著點,史迪爾。從這棟建築極度冷酷現代的風格看來,我猜格雷先生的年紀大概四十出頭,身材健美、膚色黝黑、滿頭金髮,和他的外型相得益彰。   此時,又一位儀態優雅、衣著完美的金髮美人從右側一扇門裡走了出來。這些毫無瑕疵的金髮美人是怎麼回事?簡直像是小說《超完美嬌妻》裡的場景。   我深吸一口氣站起身。   「史迪爾小姐?」剛走進來的金髮美人問我。   「我就是,」我清清喉嚨。「我是。」很好,這次聽起來有自信多了。   「格雷先生很快就可以見您。需要我幫您把外套掛起來嗎?」   「哦,麻煩妳了。」我脫下外套。   「有人為您準備茶水了嗎?」   「呃……沒有。」天啊,金髮美人一號是不是有麻煩了?   金髮美人二號蹙著眉,看了櫃台後的年輕女孩一眼。   「您想要喝茶、咖啡還是開水?」她將注意力轉回我身上。
  「水就好了,謝謝妳。」我輕聲回答。   「奧莉薇亞,麻煩妳替史迪爾小姐倒杯水。」她的語氣不容拒絕。   奧莉薇亞立刻起身,迅速向門廳另一側的某扇門走去。   「很抱歉,史迪爾小姐,奧莉薇亞是新來的實習生。請坐,格雷先生大約還要五分鐘。」   奧莉薇亞端了杯冰水回來。   「請用,史迪爾小姐。」   「謝謝。」   金髮美人二號大步走回櫃台後方,高跟鞋在砂岩地板上清脆作響。她坐了下來,和金髮美人一號雙雙繼續手邊的工作。   或許格雷先生堅持所有員工都必須是金髮。我還在胡思亂想這樣的規定會不會觸法,辦公室的門就打開來,一位高挑帥氣、打扮優雅、滿頭短捲髮的非裔美國男人走了出來。我絕對穿錯衣服了。   他轉過身對著門內說話。「這禮拜一起打球囉,格雷?」   我沒聽到回答。   他轉身,看到我時微笑了一下,他的眼睛是深色的,眼角有些歲月的痕跡。奧莉薇亞跳起來幫他按電梯,她對於從座位上跳起來好像很在行,簡直比我還緊張。   「午安,小姐們。」他向我們道別,同時走進電梯。   「格雷先生可以見您了,史迪爾小姐,直接進去就行。」金髮美人二號指示。   我搖搖晃晃地起身,試著讓自己鎮定下來。我放下那杯水,抓起背包往半掩的門扉走去。   「不需要敲門了,直接進去吧。」她親切地微笑。   我推開門卻絆到自己的腳,整個人跌跌撞撞地栽了進去。   該死加三級──我和我那兩隻左腳!我正手掌心貼地,半跪在格雷先生辦公室門口,一雙溫柔的手輕扶我身側,協助我站起身。我尷尬萬分地暗咒自己的笨手笨腳,而且必須用鋼鐵般的意志力才能逼使自己抬頭……不會吧,他好年輕!   「卡凡納小姐。」等我重新站好,一隻修長的手向我伸來。「我是克里斯欽•格雷。妳還好嗎?要不要先坐下來?」   如此年輕又有魅力──非常有魅力。他身材高大,穿著剪裁精緻的灰西裝、白襯衫,搭配黑領帶,深金銅色的頭髮微亂,炯炯有神的銀灰眼珠銳利地盯著我。我花了點時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嗯,事實上──」我喃喃說著。這男人的年紀要是超過三十歲,我就是猴子的叔叔了。我愣愣地伸出手與他相握,指尖接觸的一瞬間,有股奇異的興奮感穿透我全身。我難為情地快速抽回手,一定是靜電的緣故。我猛眨眼,速度和心跳一樣快。   「卡凡納小姐身體不適,所以由我代替她前來。希望您不會介意,格雷先生。」   「那麼妳是?」他的聲音很溫暖,可能帶點興味,但從他漠然的表情無法分辨。他似乎有點好奇,但周到的禮貌遮掩了所有情緒。   「安娜塔希婭•史迪爾。我和凱特都是念英國文學,呃……凱瑟琳……嗯,卡凡納小姐,我們一起在華盛頓州立大學溫哥華校區就讀。」   「這樣啊。」他回答得很簡短。   我想我在他臉上看到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但難以確定。   「妳要坐下嗎?」他招手示意我走向以鈕釦裝飾的L形白色皮沙發。   他的辦公室只有一個人使用真的太大了。落地窗前是一張時髦的巨型深色木桌,六個人圍坐用餐都綽綽有餘。沙發旁的茶几和深色木桌是成套的,其他所有東西都是白色──天花板、地板、牆壁,除了門旁那一面牆,上面掛了三十六張排成方形的小巧畫作。那些畫作非常精美,將生活中不起眼的小東西以精緻的筆法描繪,整系列的畫看起來有如攝影作品,排列起來更是讓人嘆為觀止。   「本地藝術家杜魯頓的作品。」格雷捕捉到我的視線。   「它們好美,將平凡事物變成了非凡傑作。」我低語,被他和畫作擾亂了心神。   他偏著頭,炯炯有神地盯著我。   「我完全同意,史迪爾小姐。」他的嗓音輕柔,我莫名其妙的臉紅了。   除了那些畫作以外,整間辦公室顯得冷酷、極簡、一塵不染,很有診所的味道。他正優雅地坐在對面的白色皮沙發中,我懷疑這種風格是不是也反映了這位美男子的個性。我甩甩頭拋開這些胡思亂想,從背包裡拿出凱特的題目清單,接著將迷你錄音機架設在面前的茶几上,但手拙的我不小心讓它摔到桌上兩次。格雷先生沒說什麼,好脾氣地等著我──希望是這樣,我變得更加尷尬並驚惶失措。我鼓起勇氣看向他,他也正盯著我,一手輕鬆地放在腿上,另一手撫著下巴,修長的食指沿著唇瓣來回摩挲著。我想他正在努力壓抑自己不要笑出來。   「對、對不起,」我結巴著,「我對這東西不太熟。」   「慢慢來沒關係,史迪爾小姐。」他說。   「您介意我錄下您的回答嗎?」   「在妳這麼大費周章的把機器架設起來後,現在才來問我?」   我滿臉通紅。他在取笑我嗎?我想是。我對他眨眨眼,不知該說什麼,也許對我的同情使得他開始大發慈悲。「不,我不介意。」   「凱特她……我是說,卡凡納小姐可有向您解釋過這次訪問的目的?」   「有的,這篇訪問會出現在校刊的畢業特輯裡,因為今年的畢業典禮將由我來頒發畢業證書。」   噢,這對我來說是大新聞,想到要由這位大我沒幾歲的人──好吧,頂多六歲左右,對,他算是超級傑出──來授予我學位,害得我的腦袋暫時短路了。我皺著眉,將混亂的思緒拉回到手上的工作。   「很好,」我緊張地嚥了一下。「我有些問題想請教您,格雷先生。」我將一綹頭髮塞到耳後。   「我想也是。」他一本正經地接話。   他在笑我。領悟到這個事實讓我兩頰紅燙,我連忙坐正,肩膀打直,希望這樣的坐姿可以看起來更端正、更有威嚴。按下錄音機的開始鍵,我試著讓自己表現出專業。   「您這麼年輕就掌管了龐大的企業王國,是什麼造就了您的成功?」我抬眼看他。   他的微笑帶著一絲無奈,神情略顯失望。
  「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人,史迪爾小姐,我非常懂得看人。我清楚他們的每個動作,是什麼讓他們飛黃騰達或一敗塗地、什麼能啟發他們、又該如何激勵這些人。我雇用了一個傑出的工作團隊,也付給他們豐厚的報酬。」他停下敘述,銀灰眼眸緊盯著我。「我認為獲得成功的祕訣在於能夠完全掌握每個案子,清楚裡裡外外相關的大小細節。我非常努力做到盡善盡美,所下的每個決定都是以邏輯和事實為基準。我天生就有識人之明,可以找出優秀人才和想法加以培養,不過基本上,好人才才是一切的根本。」   「可能您只是運氣好吧。」凱特的清單上沒有這一句,但他實在太自大了。   他眼裡閃過一絲驚訝。「我不贊同運氣或機會之說,史迪爾小姐。我工作越努力,就可以擁有越多的好運。重點其實就是要為工作團隊找來對的人才,並且帶領他們發揮能力,我想這就是哈維•凡士通所說的:『領導藝術的本質就是知人善用。』」   「您聽起來像個控制狂。」我還來不及阻止自己,話就衝口而出。   「噢,我要所有一切盡在掌握之中,史迪爾小姐。」他的笑容完全不帶說笑意味。   我看著他,他也面無表情地回望著我。我心跳加速,雙頰再次發燙。   為什麼他會令我心慌意亂?是那過度俊美的長相?是那熱切的眼神?還是他用食指摩挲下唇的方式?我希望他快點停下來。   「此外,只有相信自己生來就能掌握一切,才能擁有無上的權力。」他輕聲接著說。   「您認為自己擁有無上的權力嗎?」控制狂。   「我手下有超過四萬名員工,史迪爾小姐,那讓我對於責任──妳要說是權力也可以──有某種認知。如果我忽然對電訊傳播業失去興趣,決定出售相關企業,有兩萬人會在一個多月後面臨繳不出房貸的窘境。」   我張口結舌,他的大言不慚確實嚇到了我。   「您不需要向董事會報告嗎?」我語帶輕蔑。   「這間公司是我的,不需要向董事會報告。」他挑起一道眉看著我。當然,我要是事先有做功課就會知道這點。不過,他真是傲慢自大得離譜,以致我改變了話題。   「您在工作之餘有任何嗜好嗎?」   「我的興趣很多元化,史迪爾小姐。」他唇邊閃過一抹幾不可察的笑意。「非常多元化。」   不知什麼原因,他的注視讓我心神不寧並全身燥熱,他的眼睛因為某種壞念頭而亮了起來。   「但當您忙到焦頭爛額時,您會做些什麼來讓自己放鬆?」   「放鬆?」他笑起來,亮出一口完美的白牙。   我幾乎無法呼吸,他真的很俊美,沒有人應該帥成這樣。   「這個嘛,如妳說的『放鬆』活動,我出海、飛行,用許多種不同的運動滿足自己。」他換個坐姿。「我非常有錢,史迪爾小姐,我的嗜好大多昂貴而且引人入勝。」   我快速地瞄一眼凱特的題目清單,想要快點離開這個話題。   「您投資了製造業。為什麼特別選擇這個產業?」我問。為什麼他讓我如此不自在?   「我喜歡建造東西,喜歡研究東西是怎麼運作的,是什麼讓它動作,如何建造,又如何拆除。我又剛好對船有股熱愛,我能說什麼?」   「聽起來您的心好像不是只會談論邏輯和事實。」   他嘴角微彎,讚賞地看著我。   「可能吧,雖然有些人說我並沒有心。」   「他們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他們很瞭解我。」他揚起嘴角苦笑。   「您的朋友們認為您容易被人瞭解嗎?」話一出口我立刻後悔,凱特的清單上沒有這一條。   「我是非常注重隱私的人,史迪爾小姐,我也花了很多心力來保護自己的隱私,我並不常接受訪問。」他降低聲音。   「為什麼這次同意了?」   「因為我是學校的贊助人,而且不論用什麼方法我都無法擺脫卡凡納小姐。她使出渾身解數對我的公關人員糾纏不休,我敬佩她的毅力。」   我知道凱特有多麼不屈不撓,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我會在這個男人穿透力十足的注視下坐立難安,我本來應該正在為期末考抱佛腳的。   「您也投資了農業科技,為什麼會對這方面有興趣?」   「錢不能拿來當飯吃,史迪爾小姐,而地球上還有很多人正面臨吃不飽的問題。」   「聽起來真是慈悲為懷。這是會讓您熱血沸騰的事情嗎?餵飽世上的窮苦人家?」   他聳聳肩,不置可否。   「這是一門聰明生意。」他低語。   我只覺得他在避重就輕。這不合理──餵飽世上的窮人?我看不出這裡面有什麼金融利益,只有理想與美德。我看著下一個問題,對他的態度百思不解。   「您有人生哲學嗎?如果有的話,是什麼?」   「我沒有所謂人生哲學,頂多有個奉行圭臬。卡內基說過:『只有能夠全權掌握自己心智的人,才能全權掌握他想要擁有的一切。』我是個很特別的人,我喜歡掌控──對我自己以及在我身邊的人。」   「所以您想要擁有一切?」你就是個控制狂。   「我希望自己有資格擁有它們,但基本上,沒錯,我想。」   「您聽起來像是採購的贏家。」   「我是。」他微微一笑,但眼裡並無笑意。   對於一個想要餵飽全世界的人來說,這聽起來有點不合邏輯,害我差點認為現在談的是另一個話題,但又被他的話語攪得昏頭轉向。我用力嚥了口口水,若不是這房間的溫度正在上升,就是我有問題。我只希望這個訪問快點結束,凱特現在應該已經有足夠資料了。我看向下一題。   「您是被收養的,您覺得這點對您的人格養成有什麼影響?」噢,這是個人隱私了。我盯著他看,希望沒有得罪他。   他皺眉。「我無從得知。」   我好奇起來。「您被領養時年紀多大?」   「政府機構都有資料可查,史迪爾小姐。」他語氣嚴厲。該死。沒錯,當然,如果我早知道要負責這場訪問,我會先查點資料再過來。
  我面紅耳赤地快速往下問。「您為了工作犧牲了很多家庭生活。」   「這不是問句。」他回得簡潔有力。   「抱歉。」我挪動坐姿,他讓我覺得自己像個做錯事的小孩。我再試一次。「您曾經為了工作犧牲家庭生活嗎?」   「我有家庭,有一個哥哥、一個妹妹和疼愛我的父母。我沒有打算要增加新的家庭成員。」   「您是同性戀嗎,格雷先生?」   他猛抽一口氣,我嚇得一縮,後悔到極點。真是的,我為什麼在唸出題目之前沒有花心思修飾一下句子?我要怎麼告訴他我只是照著稿子唸?該死的凱特及她的好奇心!   「不是,安娜塔希婭,我不是。」他挑起雙眉,眼中射出一道寒光,看起來不怎麼高興。   「對不起。這句……呃,就寫在這裡。」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我心跳加速,雙頰再度變得熱燙,緊張兮兮地將一綹髮絲攏好。   他側著頭。「問題不是妳擬的?」   我腦中的血液瞬間流光。「呃……不,是凱特──卡凡納小姐,是她擬的。」   「你們是校刊社的同事嗎?」   哦,糟了,我和校刊一點關係都沒有,那是她的課外活動,不是我的。我的臉像火在燒。   「不,她是我室友。」   他靜靜地摸著下巴思索,銀灰眼眸上下打量我。   「妳自願來幫她做這個訪問?」他問,聲音非常平靜。   等等,誰才應該是受訪者?他的眼神咄咄逼人,我不得不從實招來。   「是趕鴨子上架,因為她人不太舒服。」我的聲音軟弱無力,語帶歉疚。   「我明白了。」   門上傳來聲響,金髮美人二號走進來。   「格雷先生,抱歉打擾您,但您下個會議的時間到了。」   「我們還沒結束,安德瑞雅,請把下一個會議取消。」   安德瑞雅遲疑了一下,呆望著他,有點不知所措。他慢慢轉頭看向她,挑起眉,害她滿面通紅。好極了,不是只有我有這種反應。   「好的,格雷先生。」她低聲回應,走了出去。   他皺眉,將注意力轉回我身上。「剛說到哪兒,史迪爾小姐?」   哦,又回到「史迪爾小姐」了。   「別讓我耽誤到您的正事。」   「我想知道妳的事,我覺得這樣才公平。」他的銀灰眼眸裡滿是好奇。   要命加該死,他打算做什麼?他雙肘靠著座椅扶手,指尖輕點著雙唇。他的嘴非常的……讓人分心,我嚥了下口水。   「沒什麼好知道的。」我說,再次臉紅。   「妳畢業後有什麼計劃?」   我聳肩,他想知道這些讓我很驚訝。和凱特一起搬去西雅圖,找個地方住,然後求職,我其實還沒想過期末考之外的事。   「我還沒做任何計劃,格雷先生,我只想先把期末考搞定。」我本來應該正在用功讀書,而不是坐在你這宏偉壯麗、浮華時尚卻又冷冰冰的辦公室裡,被那洞察人心的凝視弄得手足無措。   「我們的實習生計劃相當不錯。」他靜靜地說。   我驚訝地挑高眉,他這是在提供我工作機會嗎?   「哦,我會記住的。」我低聲回應,腦子裡一團混亂。「雖然我不是很確定自己適合這裡。」哦,糟了,我又把想法大聲講出來了。   「為什麼這麼說?」他微側著頭,一臉興味盎然,唇邊帶著似有若無的笑意。   「很明顯,不是嗎?」我和這裡格格不入,不修邊幅而且不是金髮。   「我看不出來。」他輕聲說。   他的視線緊鎖著我的,所有的揶揄都消失了,我肚子裡不曉得哪根神經忽然絞扭成一團。我強迫自己別開視線,茫然地低頭瞪著緊扣的十指。怎麼回事?我必須離開,立刻!我傾前想拿回錄音機。   「要我帶妳四處參觀一下嗎?」他問。   「我想您的公務應該相當繁忙,格雷先生,而且我還要開很長一段路回家。」   「妳要開車回去溫哥華?」他聽起來很驚訝,甚至有點擔憂。   他往窗外看去,外面開始下雨了。   「那麼,妳最好小心開車。」他語氣堅定,權威性十足。   他關心這個做什麼?   「妳該問的都問到了嗎?」他提醒。   「是的,先生。」我回答,將錄音機收進背包裡。   他瞇起眼睛,若有所思。   「謝謝您接受訪問,格雷先生。」   「我的榮幸。」他依然很有禮貌。   我起身,他站著向我伸出手。「後會有期,史迪爾小姐。」   這聽起來像個挑戰,也像是威脅,我不確定是哪一種。我皺起眉頭,我們怎麼可能還會碰面?我再次和他握手,驚訝那股存在於彼此之間的異常暗流依然存在,一定是我神經過敏了。

同書類書籍

漂流柯奇航日誌
漂流柯奇航日誌
土包子外傳~尚書夫人
土包子外傳~尚書夫人
愛上女王系列之永夜未央
愛上女王系列之永夜未央
身份系列之皇兄
身份系列之皇兄
太陽依舊升起
太陽依舊升起
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
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
溫柔時光
溫柔時光
藏在記憶中
藏在記憶中
親愛的公主病
親愛的公主病
給我一個理由不愛妳
給我一個理由不愛妳
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06)
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06)
亞特蘭提斯.基因
亞特蘭提斯.基因
顛覆校園
顛覆校園
戀夏七光年
戀夏七光年
這個寒冬不下雪
這個寒冬不下雪
絕對占有欲
絕對占有欲
亞特蘭提斯.基因(試讀本)
亞特蘭提斯.基因(試讀本)
世界重組(04)創造與真實
世界重組(04)創造與真實
感情的煉獄
感情的煉獄

同書系書籍

祕密的承諾(電子書)
祕密的承諾(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子書試讀本)(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子書試讀本)(電子書)
暗夜獵人3:與惡魔共舞(封面改版)(電子書)
暗夜獵人3:與惡魔共舞(封面改版)(電子書)
暗夜獵人2:夜之擁抱(封面改版)(電子書)
暗夜獵人2:夜之擁抱(封面改版)(電子書)
暗夜獵人1:暗夜的邀請(封面改版)(電子書)
暗夜獵人1:暗夜的邀請(封面改版)(電子書)
守護天使(電子書)
守護天使(電子書)
騷動:限定壞男人(電子書)
騷動:限定壞男人(電子書)
危險情人(電子書)
危險情人(電子書)
騷動:改造灰姑娘(電子書)
騷動:改造灰姑娘(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I套書組(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I套書組(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自由(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自由(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束縛(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束縛(電子書)
暗夜獵人7:暗夜之王(上、下)套書(電子書)
暗夜獵人7:暗夜之王(上、下)套書(電子書)
暗夜獵人7:暗夜之王(上)(電子書)
暗夜獵人7:暗夜之王(上)(電子書)
暗夜獵人7:暗夜之王(下)(電子書)
暗夜獵人7:暗夜之王(下)(電子書)

同作者書籍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子書試讀本)(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子書試讀本)(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束縛(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束縛(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自由(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自由(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I套書組(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I套書組(電子書)

同出版社書籍

這樣拜不會錯:解答50個拜拜常見疑難雜症(電子書)
這樣拜不會錯:解答50個拜拜常見疑難雜症(電子書)
祕密的承諾(電子書)
祕密的承諾(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子書試讀本)(電子書)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子書試讀本)(電子書)
蛋白質保母(電子書)
蛋白質保母(電子書)
幸福要冒險(電子書)
幸福要冒險(電子書)
風心暗許(電子書)
風心暗許(電子書)
娶妳回家沒問題(電子書)
娶妳回家沒問題(電子書)
嫁個老公好過年(電子書)
嫁個老公好過年(電子書)
走開!跟屁蟲(電子書)
走開!跟屁蟲(電子書)
情傾冰月(電子書)
情傾冰月(電子書)
甘願被套牢(電子書)
甘願被套牢(電子書)
就愛總裁保鑣(電子書)
就愛總裁保鑣(電子書)
路邊桃花不要採(電子書)
路邊桃花不要採(電子書)
暗夜獵人1:暗夜的邀請(封面改版)(電子書)
暗夜獵人1:暗夜的邀請(封面改版)(電子書)
暗夜獵人2:夜之擁抱(封面改版)(電子書)
暗夜獵人2:夜之擁抱(封面改版)(電子書)
暗夜獵人3:與惡魔共舞(封面改版)(電子書)
暗夜獵人3:與惡魔共舞(封面改版)(電子書)
是愛躲不過(電子書)
是愛躲不過(電子書)
自討梅趣(電子書)
自討梅趣(電子書)
我只在乎你(電子書)
我只在乎你(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