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陪妳到最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特別活動
.讀完它,你將在憤怒與淚水中,失去對愛的判斷……
 面對罹癌不久於人世的妻子,他不離不棄貼心陪伴,卻無法停止出軌……愛與背叛,為何同時存在?!荷蘭人手一本的小說,坦誠地寫出愛情裡的瑕疵、痛苦與感動,看完後你將驚覺,自己已擁有太多美好!

內容簡介

◆荷蘭甫出版即創下單月狂銷12萬5千冊的驚人紀錄,目前累積銷量已突破100萬冊! ◆榮獲荷蘭國家讀者文學獎,為荷蘭最重要暢銷指標奬項! ◆版權售出30餘國,全球書商信心推薦! ◆德國《明鏡週刊》暢銷榜持續70週以上! ◆英國亞馬遜五顆星評鑑! 荷蘭人手一冊的小說!讀完它,你將在憤怒與淚水中,失去對愛的判斷…… 面對罹癌不久人世的妻子,他不離不棄貼心陪伴;卻因孤獨恐懼症,他無法停止出軌背叛……每個人都在問,這樣的愛,到底是不是愛? 穩當的工作+美麗的妻子+可愛的女兒=全西半球最幸福的夫妻。就在史丹自認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切全都降臨在他身上時,一個玩笑般的考驗,打碎了他的美夢。 乳癌這個該死的病,在一次誤診後,徹底在妻子卡門身上蔓延開來。他陪伴卡門度過一次次無趣的治療,他看著卡門因化療掉光的頭髮、因手術失去一邊乳房,安撫她不安的情緒……他不知道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到底是責任、同情,還是愛?他只知道,卡門需要他。 而史丹心裡的魔鬼──孤獨恐懼症(一種心理疾病)卻又讓他無法克制地不停向外尋歡。卡門一直都知道他這個從年輕時就有的病態心理,但樂觀的她總認為自己可以用愛讓史丹忘記那總是不請自來的孤獨感。然而,在壓力、忙碌後,甚至是照顧卡門的無力感下,心裡的魔鬼仍會牽著他的手,讓他不停做出外遇出軌的舉動…… 看似衝突的愛與背叛,巧妙地融合在幽默的文字裡,樂觀風趣的卡門、不離不棄陪在身邊的史丹,一段段誠實又溫暖的對話,帶我們看清楚在愛情中最不敢面對也最不完美的部分。 【全球好評推薦】 ◎「這本小說,如果身邊沒有一整盒面紙,後果請自行負責。」~英國《星期日快報》 ◎「毫不掩飾地寫出愛情裡的瑕疵、痛苦和感動,這就是真實的人生。」~英國《每日郵報》 ◎「一個不尋常而又美麗的愛情故事。」~英國《Heat》雜誌 ◎「深深打動讀者內心深處,作者為我們描繪出愛情各種真實的面相。」~英國《美麗佳人》雜誌 ◎「讓人不禁要歌頌愛情的偉大。」~荷蘭《鹿特丹商務日報》 ◎「敘述現實生活中的悲劇,讓人看了欲罷不能。」~荷蘭《人民報》 ◎「眼淚不停地一口氣看完了這本書。」~荷蘭喜劇演員及主持人,保羅.德利歐(Paul de Leeuw) ◎「當我躺在沙灘上讀著這本書時,眼淚不受控制地從墨鏡後流出來。」~荷蘭《Flair》雜誌編輯,瑪兒雀.福樂(Maartje Fleur) ◎「荷蘭家喻戶曉的人物,寫出一段在至愛即將離去時,那些充滿不可思議與歡笑點滴的真實人生。」~德國《柯夢波丹》雜誌 ◎「本書特別的地方是用幽默的方式詮釋悲傷的故事。」~《One》雜誌 ◎「從來沒看過這麼感動人心,但卻不渴望同情的寫實小說。」~Viva》女性雜誌 ◎「從沒為了一本小說流淚,或許這是我曾經閱讀過最好的一本書。」~荷蘭Deadline合唱團 ◎「一本一定要閱讀的小說,膾炙人口,令我深深感動。」~荷蘭天主教電台主持人,蜜兒.楊碧門 (Mirjam van Biemen) ◎「科倫描寫的這一家三口的故事,讓我讀完內心深受感動。」~小說《飲食俱樂部》(De eetclub)作者,莎詩琪雅諾兒特(Saskia Noort) ◎「非常爭議的一個話題。」~荷蘭《Spits》報紙 ◎「非常令人感傷的一本小說。」~荷蘭《Metro》報紙 ◎「伊力克西高斯(Erich Segals)之《愛情故事》(Love story)和簡.沃克斯(Jan Wolkers)之《土耳其狂歡》(Turks fruit)之現代綜合體。」~荷蘭《Meander》網路文學雜誌 ◎「」很沉重的一本小說。~荷蘭知名主持人,蜜兒.娜荷森(Myrna Goosen) ◎「令人訝異的寫作風格,令讀者感動。」~網際星球(Planet Internet)

序跋

【作者序】我要說一個「關於愛」的故事   妻子過世前的幾個星期,她問我想不想把我們的故事寫成一本書;二○○一年五月,在她的葬禮後,我仍舊沒認真考慮這件事。我去了倫敦、伊維沙島,還有阿姆斯特丹,我將所有的時間都用來狂歡。    最後,為了撫平心中的傷痛,我還是決定要把它寫下來,用她的方式。而在這時我也正準備帶著當時三歲的女兒夏娃,出發到澳洲,我們要開露營車四處旅行,去一個新的環境,看各式各樣的人,體會不同的感受。    第一本記事本很快就寫滿了,接著又陸續寫了十幾本,我突然很有靈感地寫下很多東西,我的腦海裡出現一個又一個的畫面,那時我才了解到,妻子的死對自己的打擊有多大,所有我們曾經經歷過的種種,對自己的影響有多深。這種難過的壓力讓我完成了《陪妳到最後》,它在荷蘭已經賣出一百萬冊,全球也有三十種語言的翻譯本出版。   這本書裡大部分的情節是由我的真實經歷所改編,但這不是一部自傳,而是一本關於愛的小說。其中,史丹的感覺和挫折是我的親身經驗,但是我跟他的個性差很多,他很沒禮貌,又有性別歧視(我可不是這種人!),而且並非所有事情都是真實發生過的,其中有部分是我編出來的,有些則比事實誇大許多;但是第三章卡門過世的故事,幾乎跟真的一模一樣。   死亡是一種藝術,我的妻子證明了這一點。如果你都在害怕中度過你的一生,那就不算真正活過。當然,你可以在發現罹患癌症後,抱著好死不如歹活的心情撐到生命最後一刻;但是如果能在有限的人生裡讓生命發光發熱,那麼就算死去,也感覺沒那麼難以接受了。這是我在親眼看見親人死去後,一個很重要的體會。 瑞.科倫(Ray Kluun) 二○○八年六月於阿姆斯特丹

內文試閱

她說她會永遠愛我,除非她發現我們之間的事…… ──Brian Adams, from ‘Run to You’ (Reckless, 1984)   我覺得偷吃不算什麼,就跟自慰一樣,只不過是多了一個女人罷了!   但是有外遇是不一樣的,最起碼做愛的感覺不一樣,不是純粹跟一個女人做愛,我自圓其說地告訴自己,重點是女方。我只是為了發洩生理慾望而偷吃,其他的女人我到處都找得到,但是她們都得不到我的心,我的外表給人感覺是花心的,但我內心還是忠實的,我的心裡只有卡門一個,玫瑰也知道,如果今天不是卡門得了這個病,我們兩個也不可能有機會發展下去。但是卡門有病是事實,在二○○○年的春天,我跟玫瑰發生了我們第一次的關係。   我們互補的關係非常完美,我從玫瑰那裡得到家裡缺少的東西,每次見面時她都盡量滿足我的需求,在這段期間她完全明白我要的是什麼,她是我的補給品。   從我這裡她得到了我所有的注意力,她說因為有我在,讓她感覺自己更有女人味。   「當你呼叫我的時候,我感覺到我的存在價值。」有一次當我送她玫瑰花和內衣店的禮券時,她這麼說道。她享受這種感覺,她也忠於扮演著她的角色,她讓我決定所有的事情,包括什麼時候要做什麼,怎麼做;要出門時也會問我她要穿什麼衣服,買內衣要買什麼顏色,還照我的意思剃了她的恥毛。   外遇就像吸毒一樣,是會讓人上癮的。幾個星期後我已經無法離開玫瑰了,我沉淪在她的身上,沉淪在她給我的感覺裡,我只要一有時間就跟她在一起。為了要跟她在一起,我將我所知道的所有藉口全都拿來用了,例如早上我就會說「我今天必須早點到公司」,或者是「我要去市中心買CD」。星期五的晚上聚會是我最好的藉口,如果當晚有足球賽的話,我會先看電視報導,在回家之前背熟所有細節,有時候我跟玫瑰們會在跟客戶的晚餐後約會,有時一個星期有一兩晚我們會整晚在一起,我們會找一個最不容易碰到熟人的餐廳吃飯,然後整個晚上都在聊關於做愛的事,所有做過或沒做過的姿勢,對於做愛的幻想。如果沒在聊天那就是已經在行動了,基本上只要抓到時間,不管在哪裡,在她家、我的車上、我的辦公室、公園、森林,到處都有我們的蹤跡。   白天在公司時我們互通電子郵件,其他的事都不理,一天最起碼十封以上,但是都是寫一些不重要的東西,聊工作、聊家裡、聊她今天上班又遲到,就跟一般熱戀的人會聊的話題一樣;另外一半的時間就一直等她的郵件,所以我的工作進度幾乎等於零。   週末的時候我們無法通信,這時我就會傳簡訊給她,一天二十幾通簡訊很平常。我去洗手間時或卡門去洗手間時、我藉口去車上拿點東西、幫璐娜洗澡的時候、刷牙的時候,只要我獨處時我就會傳簡訊給她。   「早安,我的女神,有夢到我嗎?我等一下從托兒所出來打電話給妳。」   「我忘不了妳昨晚的表現,太美妙了,祝妳週末愉快,我的女神。」   「抱歉,因為卡門在家,無法打電話給妳,明天我就屬於妳了,我再寫信給妳。」   在這個時候她就只能等待,等我打電話給她,告訴她我可以來赴約還是要臨時取消約會,等我的簡訊告訴她要怎麼做。   我們之間有個約定,那就是玫瑰不可以打電話給我,如果我傳給她的簡訊最後是問號的話,她在五分鐘之內可以回我簡訊。   「妳在家嗎?」   我很害怕卡門發現,所以這個月玫瑰在我手機裡的代稱是薄禮士,他是我們公司的實習生,而上個月她叫阿亮,是一位客戶的名字。我每次通完電話後,都會馬上清除所有通話紀錄,她傳來的簡訊看完也會馬上刪掉,隔幾天就會把她寄給我的電子郵件清掉,而在家裡我從來不用電腦寫信給她。   如果我約她,她一定會出現,不管幾點或在那裡;如果我從南部拜訪完客人回程打給她,她馬上就會坐火車到我經過的地方,我們喝完一杯飲料後,她再跟我一起開車回阿姆斯特丹。   所以她不再跟她的朋友出去,因為她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打電話給她,因為我無法確定跟客戶談完的時間,有可能是十點半,也有可能是半夜十二點半。   每次跟她見面結果都是一樣,我到她家洗澡,然後跟她做愛,之後回家。每次開車回家時,心裡的那股熱情還無法完全消化,她的熱情讓我很不想回家,讓我每次都很痛苦。我把車停好,通常在下車前我會再坐幾分鐘,檢查有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把藉口再想一次,免得被卡門聽出漏洞。   我進了門,為了怕吵醒卡門,我會在樓下先把衣服脫了,慢慢走到樓上,刷牙刷得特別乾淨,靜悄悄地上床,背對卡門躺著,就怕她看出或聞到有關玫瑰的痕跡。尤其是平常上班的日子,超過一點半回家時最害怕,因為卡門知道所有夜店一點就關門了。   早上我要確定家裡的氣氛沒問題,而且我的藉口沒問題,我才能放鬆自己。我盡量對卡門很好,跟璐娜玩,表現得很愉快很有活力,不管我昨晚喝了多少酒,也不管我幾點到家,我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玫瑰補充了我一個星期需要的動力。   卡門三天後就要打電話給史德瑪醫生,到時候就知道她的一邊乳房是否應該切除。   史德瑪醫生、放射師和沃特斯醫生都認為,卡門胸部的皮膚壞死對她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就好像森林大火一樣,將所有樹木燒光後,整個森林就可以重建了,對於卡門的胸部治療他們抱持同樣的看法,化療讓腫瘤變小,但之後的放射治療希望能繼續讓腫瘤變小並降低開刀的風險,這樣才能安全地切除。   史德瑪醫生說這樣對卡門來講有個好處,那就是外科醫生切除腫瘤時可以不用切除卡門的胸部,讓卡門可以保有現在的罩杯。   除了她的胸部之外,還有一些東西會被切除,那就是她會變得比較冷感,這個在她開始掉髮時我就發現了,我感覺卡門開始覺得自己不再有魅力,雖然我一再強調就算她禿頭我還是覺得她很漂亮,正確來說,自從她開始化療後,她連恥毛都不用剃了。   手術過後我要繼續告訴她,她有多麼漂亮,多麼吸引我,每次她照鏡子時,我就要說一次。   卡門很害怕失去她一邊的乳房,而我卻害怕會失去我所認識的卡門,因為到時我內心深處的空虛,就沒有人可以跟我分享了。可能有人會覺得我擔心她的乳房多過擔心她的生命。   當手術時間愈來愈接近,我跟卡門都盡量避免提起這個話題,我們會談過去美好的種種,談論我們可愛的女兒,但我們都知道彼此心裡都在想著手術的事,只是不拆穿對方罷了!   「你認為他們明天會說些什麼?」   「我不知道,親愛的。」   「你希望他們說什麼?」   「我希望他們可以幫妳切除腫瘤。」   「但你是個喜歡女性乳房的男人,史丹,試想你以後必須跟一個光頭而且只有一邊乳房的女人過日子。」   我轉過身抱著她。「我真心希望他們能夠幫妳切除腫瘤。」   「真的?」   「真的。」   我感覺有眼淚流到我的肩膀上。   「那妳呢?妳希望他們明天跟妳說什麼?」   「我也希望他們能夠幫我切除腫瘤。」   「那就好啦!」   「可是會很醜。」   「我知道會很醜,但我寧願妳只有一邊乳房也好過妳死去。」   「住口!」她哭喊著,「我了解你們男人都喜歡跟大胸熱情的女人做愛,好過跟一個只有一邊乳房的光頭女人做愛。」   我想解釋,但她還沒講完。   「這還不算最嚴重的,」她聲音發抖,「我發現你的快樂是當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我知道我跟以前不一樣,沒辦法讓你像以前一樣生活,我也希望我可以帶給你快樂,但我沒辦法。你以為我很好過嗎?你以為我想要整天悶悶不樂嗎?我也不想變成一個討人厭的女人啊!」   「妳並不討人厭。」   她沒注意我講的話,自顧自地講下去。「不管今天的問題是不是在你或我或癌症上,總歸一句,你覺得跟我在一起很恐怖,所以你想逃離。你敢正視我的眼睛說你還愛我嗎?」   「我……我不知道。」   她停了停後繼續說:「我就知道你會這麼回答我,史丹,聽著,接下來的話我考慮了很久才決定跟你說。」   在她的氣焰下我覺得自己很渺小,我從來沒想過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我不知道她接下來要跟我說些什麼。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每次都到夜店鬼混到半夜四五點才回家,打電話給你也不接,說實話,我早就知道你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換作今天有病的是你,我也可能會去外面找男人。」   我看著她,有點說不出話來,她怎麼會知道?我試圖從她的表情找出她到底知道多少事情,但我沒機會看清楚,因為她還繼續罵著。   「但我不是你,今天有病的是我,被切掉一邊乳房的也是我,也許我只剩下幾年可以活,在剩下的日子裡我寧願自己過,也不要跟一個不知道還愛不愛我的男人在一起。我覺得好可怕,但我相信自己可以撐過去,我確定我可以。」她忍住不讓眼淚流出來,看著我很嚴肅地說。「我想我們應該離婚,史丹。」   她說出來了,離婚。   我想過很多種可能,但是從來就沒想過要離婚。反而是她先提出來的,她把球丟給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跟著球走。   我的腦子裡開始團團轉,想著每次當我離開家去公司上班時,我的心情是多麼輕鬆,每次當我可以出去玩的時候是多麼高興,當我去玫瑰家時有多開心,而我回家時心情又是如何緊張,從來都無法預料家裡的氣壓會有多低。有多少次希望走出家門後,可以永遠都不必再回去。   現在終於可以了,如果我現在答應她,我就自由了,從此不用再找藉口,不必再被癌症困擾。   「不!」   我說不!我說不?   「不,我不要離婚。」(騙人,你想離婚。)   「你到底要怎麼樣?史丹?你不想要更多的自由嗎?說出你心裡真正想說的。」(對,跟她說你要離婚。)   「我怎麼知道我要什麼,不要癌症,對,這就是我想要的。」我生氣地回答。   「你跟我分開後就沒有癌症了。」她冷冷地說。   「但我不要跟妳分開啊!」我一定是瘋了,但這才真正是我心裡想說的話。

作者資料

瑞.科倫(Ray Kluun)

1964年出生。 他在妻子36歲時因癌症離開人世後,帶著他的小女兒搬到澳洲去生活,為了療癒心中的傷痛,他著手寫下了《陪妳到最後》。這本幾乎可以說是他人生翻版的小說,在2003年出版後,於荷蘭的銷售量已突破100萬冊,更售出30餘國翻譯版權。2006年更榮獲荷蘭國家讀者文學獎(JK羅琳的《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荷文版於2001一年亦曾奪得此獎項)。2008年8月在台灣上市後,一舉竄上各大書店排行榜,讓人憤怒卻又忍不住感動落淚的情節,引起一股不小的討論。 隨後他寫下續集《妳離開以後》(De Weduwnaar),內容道盡一個男人在失去妻子後,帶著武裝的堅強,與女兒一同雲遊四海的點點滴滴,亦深獲好評。 成為暢銷書作家後,他辭去原本的工作,專心寫作。獨自一人坐在家中的電腦前寫作,已經成為他最喜愛的事,因為沒有人教他怎麼寫,所以他可以快樂地用自己的方式寫心中的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瑞.科倫(Ray Kluun)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iFiction 出版日期:2008-09-04 ISBN:9789866571060 城邦書號:BL5016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