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慶餘年 第三部(四)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慶餘年 第三部(四)

  • 作者:貓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10-08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19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暢銷必買VIP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四顧劍就要死了。 春天劍廬將迎來最後一次開廬,傳達劍聖死前的意志…… —— 細數貓膩最經典作品《慶餘年》 —— .作品總點擊率逼近兩億!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的「貓膩」封神之作——《慶餘年》! .一生必須看一次的穿越經典!自此之後小說中再無「詩仙」!超級大長篇全新校訂,完整重出! .改編電視劇,五年三季的精良策畫,五名國家一級演員加盟!甫開播即衝上好評冠軍,豆瓣評分一直保持8.0的2019古裝劇最大黑馬,被評為「把小說昇華的改編劇」! .盛大文學高層稱讚《慶餘年》是一部不可多得作品! —— 出道4000天,連載6作品,貓膩強悍得獎成績 —— .《將夜》:第一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第二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家桂冠! .《朱雀記》:新浪年度最受歡迎作品!2007年新浪原創文學獎玄幻類金獎!第四屆原創文學大賽奇幻武俠獎金獎! .《間客》:中國網路文學20年20部作品榜首!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銀獎!起點首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品!第二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受手機讀者歡迎科幻小說獎銀獎! .《大道朝天》: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年度百強作品獎!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百強大神! 慶餘年》 .2015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前十! .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作品總點擊率將近2億! .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9名! .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 —— 讀者評價 —— .追連載時我看得眼睛痛、脖子痠,每天熬夜,廢寢忘食,但……我還是無法停下! .拜託!貓膩大大我求求你!請單獨幫小葉子寫一本書吧!書名就叫《葉輕眉傳奇》!我保證買! .我爆喜歡《十二國記》!當我發現《慶餘年》作者也喜歡《十二國記》,甚至用了監察院碑文致敬陽子初敕內容時,都要感動到哭了! .《慶餘年》是真的爽!啪啪啪的各種打臉完全不停!最喜歡這樣開夠金手指卻對皇權不屑一顧的作品了! .很少有主角會強調自己很無恥哈哈哈哈,范閒也確實是各種利用自己穿越的金手指,但我喜歡他活得這樣快活! .有人評價「這是部看了之後就會陷入的小說」——誠不欺我! .我一個漢子,看小說從來沒有哭過的人,卻因為XX死掉的時候哭了! .全書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陳萍萍,他的品格與忠誠都讓我嚮往成為陳萍萍這樣的人,可以說,我正在努力成為陳萍萍! .《慶餘年》的開頭是范慎病死重生成嬰兒范閒,書名之意可以概括成「慶祝重活多餘出來的年歲」。我們都知道該好好活著,可是,誰敢說自己是好好活著的?范閒做到了! .小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光論這點,就完全可以說這是一部好小說。 .作者前面居然鋪了這麼多條伏筆,我光是整理就整理不過來了,但他居然都記得! .這是我覺得把太監寫得最好的一部小說!監察院長陳萍萍,身為閹宦,心如鐵漢!他是真男人,真正的黑暗王者! —— 超狂神劇角色與演員人名對照 —— 范閒:張若昀 范建:高曙光 慶帝:陳道明 陳萍萍:吳剛 五竹:佟夢實 林婉兒:李沁 范若若:宋軼 范思轍:郭麒麟 司理理:李純 海棠朵朵:辛芷蕾 戰豆豆:劉美彤 長公主:李小冉 費介:劉樺 言冰雲:肖戰 王啟年:田雨 .本集進度 四顧劍就要死了。 身為東夷城的守護者,整座自由商業城邦無形的城牆,春天劍廬將迎來最後一次開廬,傳達劍聖死前的意志。 南慶與北齊都派出使者參加儀式,想要瓜分東夷城勢力,左右未來天下的走向。 范閒花了極大心力說服慶帝,在強勢出兵征伐前,先讓他去談一談,如果能兵不血刃就使之歸順,便毋須大動干戈,導致眾多無辜百姓喪命。 沒想到劍廬之前,他卻見到了好久不見的北齊貴妃司理理!北齊下血本出使,就算劍廬是量產高手的地方,為了談判更聚集了天底下的強者,他也只能抱著北齊皇族的最大祕密,硬闖了! 不料四顧劍正事不提,只和他談葉輕眉。 大宗師們修習的功訣,幾乎都是葉輕眉從神廟偷出來的。五竹教他慶帝已大成的霸道真氣,苦荷傳他天一道自然法門,如今四顧劍卻做了他一劍之師,授他劍意的真諦! 彷彿把當年她給予的,都還到她兒子身上——包括她的遺志與未來…… ——書名脫胎自《紅樓夢》金陵十二釵曲十—— 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 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 勸人生,濟困扶窮。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這是《紅樓夢》對王熙鳳與賈璉之女巧姐的判詞。當年王熙鳳曾接濟過劉姥姥,在賈府破敗之後,巧姐因為母親積下的這份德,嫁給了劉姥姥的外孫,度過了平安的一生,顯示蒼天在上,善惡終有報。 .主角范閒轉世重生之後,也如同判詞那樣依靠著娘親葉輕眉留下的人脈與機緣,葉輕眉重義疏財,范閒同樣濟困扶窮,正因他繼承了母親之志,彰顯正義、幫助世人,所以他才能受到上天眷顧。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周公為師      車隊穿過隱於平原中的那條無形國境線,進入了宋國。這個小諸侯國面積不大,還及不上南慶或北齊的一個大州,但歷史卻極為悠久。雖有名義上的王,但實際上全部由東夷城進行管制,除了官員任免的權力之外,一應武裝力量都出自東夷城城主府及劍廬。      對於宋國,范閒並不陌生,對於這條道路,他更是無比熟悉。因為宋國的抱月樓開得極早,是范閒控制天下高級青樓產業,進行連鎖店發展時的第一批試點。而幾年前大東山之變,范閒在狙死燕小乙之後,以重傷之軀逃出群山,也是從宋國進入了國境之內,穿過燕京,最終回到京都,帶領著監察院,向永陶長公主一方勢力發起了狠辣的反擊。      往年經過時,范閒孤身一人,隱姓埋名,喬裝易容,身心俱疲,傷勢纏綿,且未知前路何在。      今年來時,一路華蓋相隨,隨侍如雲,亮明儀仗,萬人矚目,風光無限,以當世第一大國權臣的名頭,誇耀於宋國的大街之上。      然而在范閒看來,自己其實根本沒有絲毫變化,真正變了的,只是這天下間三方勢力的實力對比。      拒絕了宋國官方的盛情接待,也回避了那些警惕而複雜的目光,范閒一行住進了抱月樓,畢竟是自家的產業,安全方面比較放心。      初初入樓不過片刻,便有宋國官員神情緊張地前來稟報,說是有客人前來,請求面見。范閒神色微怔,再看這官員緊張神情,便知道來客是誰,不由得笑了起來,心想倒也真巧,自己剛到,北齊人也到了。      他起身走到廳外,一拱手笑著迎道:「衛華兄,想不到來的果然是你。」      北齊錦衣衛鎮撫司指揮使衛華一臉無奈笑容,鄭重回禮道:「見過小范大人。」      范閒及衛華,這兩位天下間最大的特務頭子,就像是兩位心性純朗的學生士子般攜手寒暄,攜手入座,把酒言歡,憶當年上京城外事,輕聲細語走私事,開心處哈哈大笑,感慨時真是思緒萬千……      如此真情實意的表現,讓宋國陪同的官員以及北齊、南慶兩方的禮部官員與隨從們全部看傻了眼,心想這二位難不成感情好到了這種程度?但馬上眾人便想明白了其中緣由,大感讚嘆佩服,心想到底是最頂尖的特務頭子,這樣死不要臉的虛偽性情,果然是將遇良才,棋逢對手,惺惺相惜,情不自禁。      略坐著說了會兒閒話,眾人知道,這二位既然在宋國相遇,自然要代表身後龐大的勢力,進行一番試探,用言語逼出些刀劍來;而自己這些人若在一旁,卻永遠只能看到他二人在哈哈哈哈,便很自覺地退出去。      婢女們上完菜後便也退下,抱月樓最豪華的包廂內頓時陷入了安靜。范閒沒有上桌,而是在一旁的雕花木椅上坐下,眼神十分平靜,看著衛華說道:「你們是昨兒到的,今天就找上門來,還真不肯給我喘息的機會。」      衛華笑了笑,拾起桌上的熱毛巾擦了把臉,走到范閒身旁坐下,思忖片刻之後,輕聲說道:「雖然全天下人都能猜到小范大人一定會親自來,但如果沒有親眼見到,我大齊千萬百姓,如何能夠放心?」      范閒眼睛微瞇,笑著說道:「怎麼?這是替你大齊百姓來向我討公道?」      去年時節,監察院在西涼一地發動攻勢,將北齊潛入定、青二州與胡人勾結的間諜密探一網打盡,殺了無數人,此事引得北齊朝廷大驚之後大怒,往常北齊皇帝與范閒盡力維持的表面和平,也終於被撕開了一大道口子。      此時廳內再無旁人,范閒與衛華自然也不會再聊天氣如何,說話的聲音都清淡冰冷起來。衛華看了他一眼,寒聲說道:「小范大人,當年你我合作,也算是彼此信任,可是去年你弄出這麼一齣事情,事先一點兒風聲也沒有知會,是不是做得太過頭了一些?」      范閒眉梢一挑,眼眸裡狠勁大作,說道:「你們勾結胡人,殺我大慶子民,難道我辦事之前,還得提前告知你們?你以為你們是誰?」      衛華心頭微凜,才知道如今的范閒,早已不是當年在上京城內初出茅廬的溫柔可親少年。      他沉默片刻,開口說道:「舊事莫提,只是此行往東夷城參加開廬儀式,不知小范大人心頭究竟做何想法。」      「傻了吧?」范閒微嘲說道:「我乃大慶澹泊公,此去東夷所謀自然是我大慶利益,你又不是不清楚,何必多此一問。」      衛華皺了皺眉頭,心裡有些寒意,心想陛下雖然天賦奇才,將朝政打理得井井有條,然而如今天下大勢在此,慶國強盛如昨,此行東夷,如果要說動劍廬及城主雙方,不被慶國強勢所壓倒,著實是件極困難的任務。尤其是此次南慶派去的是范閒,這個自己一直沒有看清楚底細的南朝同行,他心裡著實有些打鼓,並沒有幾分信心。      「有人託我問您一句話。」衛華坐在范閒的身旁,壓低聲音說道:「當年酒樓上的協定,可還算數?」      此言一出,范閒面色微變,眸子裡透出一絲難以捉摸的自嘲之意,輕聲說道:「哪裡有什麼協議?」      衛華表情不變,只是眉頭皺得更深了一些,大概連他也不知道陛下讓自己問的協議究竟是什麼內容,嗓子有些乾澀,問道:「小公爺準備毀諾?」      范閒聽到這句話,微微皺眉,站起身來說道:「第一,從來沒有什麼協議;第二,這種事情,難道應該是你來和我講的?」      衛華雖是北齊錦衣衛鎮撫司指揮使,也深得北齊皇帝的信任,但是在國中的身分、地位,卻是遠遠不及范閒。尤其是涉及某些大事,范閒更是確定對方沒有這個資格來與自己談判。      「東夷城是好大一塊鹿肉。」范閒轉過來看著他,說道:「有能者得之,我是不會讓的。」      衛華起身平靜應道:「我大齊自然也是不肯讓的。」      廳內氣氛漸凝,緩釋刀劍之意,寒冷頓起,將桌上那些熱氣騰騰的珍貴菜餚都冰得不敢吐氣。范閒卻只是笑了一聲,便坐到桌子邊,一手執箸挾菜,一面隨意說道:「四顧劍相邀,北齊當然不只來了一個你,我很好奇,你們真正主事的人是誰。」      這個問題衛華自然不會回答,但他心裡的寒意卻愈來愈濃了,看著面前這位南朝的年輕英俊官員,生出了極大的忌憚。如今的世間,都清楚,范閒一手控監察院,一手控內庫,乃是慶國皇帝的左膀右臂,如果想要削弱慶國的實力,能夠殺了此人,當然是件很美妙的選擇。      然而衛華下不了這個決心,也沒有資格做這個決定。北齊朝廷在最近的兩樁事之後,都察覺到范閒此人的厲害,對於這種人,能殺死固然好,但如果殺不死,將會後患無窮。      而這世間,又有誰能殺死范閒?當年的永陶長公主不行,秦家在山谷裡布置的狙殺也不行,難道就憑北齊的錦衣衛,還是這一路上東夷城劍廬的九品刺客們?      衛華收斂心神,又坐了下來,盡量穩定自己的情緒,陪著已經恢復平靜的范閒用著菜,說著閒話。      南慶、北齊乃天下最強大的兩方勢力,而赴東夷城觀開廬之禮的兩大使團,居然如此湊巧地在甫入東夷城控制範圍之初便遇見了,這個事實,讓很多人感到惶恐和不安。尤其是東夷城劍廬的接引弟子、城主府的禮部官員,更是警惕萬分,生怕這兩家眼紅心急之後,打了起來。      兩邊的使團加起來,足足有五百人,恰好又住在相鄰的兩間別院,每每出入之時,雙方官員橫在長街兩側,敵意對峙之下,著實看上去有些恐怖。一千隻眼睛在用目光殺人,誰如果處在這種環境下都不會太好過。      衛華憂心忡忡,但表現得還算平靜。真正平靜的是范閒,他根本不擔心此行會遇到什麼危險,除非四顧劍此時已經下了瘋狂的決定,整個東夷城都沒有人敢冒著慶帝暴怒的風險,對南慶的使團下手。      宋國的官員王侯們是哪一邊都不敢得罪,紛紛用最高級的禮儀和最奢華的用度表示自己的誠意,尤其是對於南慶澹泊公范閒,更是謙卑到了極點。      好在雙方的使團在東夷境內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只持續了一天,衛華沒有從范閒這裡得到任何可以聊以安慰的訊息,心裡的不安愈來愈重,沒有什麼精神去繼續試探南慶將要給予東夷城的條件,提前離開了宋國。      宋國官員和東夷城過來的接待人員們看著這一幕,齊齊鬆了一口氣。然而就在北齊使團離開的當天下午,范閒一聲令下,南慶的使團也跟了上去。      這一跟便是三天,范閒只是在馬車上犯春睏,似乎並不擔心東夷城那邊會發生什麼事情。只是慶國禮部官員知道北齊的使團在前,也把自己隊伍的速度壓住,沒有與對方再次發生接觸。      春眠不覺曉,大夢誰先知。范閒無比慵懶地睡了幾天後,終於從隊伍的行進速度上,發現了一些問題,他皺著眉頭問道:「按原定的行程,現在應該是到龍山了,為何才進淮上?」      史闡立也覺得有些奇怪,問了問前方的監察院啟年小組成員,才明白了原因,回車稟道:「北齊的使團速度太慢,也不知道那位衛大人,是不是不願意去東夷城迎接失敗,所以刻意走得慢。」      這番話是帶笑說出,范閒卻沒有笑,史闡立住了嘴,心想難道速度慢些也有大問題?      范閒撓了撓頭,皺眉問道:「如果……北齊有人從上京城離開,情報傳到我的馬車上,需要幾天時間?」      「至少要八天。」      「也就是說,如果有人在五天前離開北齊上京,而我卻沒有辦法知道?」范閒搖頭說道:「如果真的是那女人來,消息一定掩藏得好。如果她真的來了東夷城,只怕在這兩天就進了劍廬。」      他的眉頭皺了起來,說道:「而我們卻還在路上。」      史闡立心頭微凜,輕聲說道:「海棠姑娘就算提前去了東夷城,也影響不了什麼。」      范閒笑了笑,沒有說什麼,心裡卻想著衛華那小子,居然用這種擺不上檯面的手段,替北齊的說客爭取與四顧劍單獨相會的時間,實在是有趣。      然而對北齊來說有趣的事,對如今的范閒來說,便是相當的無趣。所以當使團浩浩蕩蕩的車隊剛進入龍山城時,他便召來了使團的官員及監察院部屬,做出一個令下屬們瞠目結舌的決定。      但沒有人敢反對范閒的決定。      ◎      又是一年春來到,柳絮滿天飄,飄飄灑灑千萬里,好似雪花於暖風中招搖。扶搖直上,遮城郭,掩海光,令行人掩面疾走,作集體悲痛狀,哪有半分享受感覺。      兩個戴著笠帽的行商,就站在漫天的飛絮之中。很明顯這是兩個外地來的陌生人,一點兒都不厭憎這些惱人的柳絮,反而有些陶醉其中,站在馬車之旁欣賞不止。      「真是人間至景,只是可惜把這座天下第一雄城遮住了,看不清楚模……阿嚏!」年輕一些的笠帽客打了個大大的噴嚏,頓時破壞了他賞春的興致。      他旁邊那位年紀大一些的笠帽客沒有什麼反應,只是怔怔地望著空中的柳絮,半晌後才醒過神來,淡淡說道:「那麼大一座城,走近些自然看得清楚,這些柳絮小時候倒經常見,只不過是兩天的工夫便散盡了,少爺你的運氣不錯……不過說到人間至景,這幾日車過春道,你都在睡覺,沒看出是個好賞景的人。」      年輕的笠帽客抬起帽簷,瞇著眼睛看著穿梭的行人行商,以及遠方看不清楚的城池,露出了那張尋常端正的面容,眸子裡閃過一絲笑意。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南慶范閒,不知為何,他冒著風險脫離了使團的大部隊,只帶著身旁那人,來到了東夷城前。      雖然東夷城此時應該不會對范閒動手,但誰知道北齊人在這處布下了怎樣的安排,范閒如此行險本不應該,只是他有種複雜的預感,似乎自己必須提前來,不然四顧劍說不定便會倒向北邊了。      而在安全方面,他並不如何擔心,雖說東夷城內九品高手雲集,可是他如今已經是九品上的頂尖強者,加上身邊這一位世間第一刺客,打不過人,逃跑應該不難。      身旁帶著影子,就等若是帶了監察院半個六處。      范閒回頭看了影子一眼,忍不住微微笑了起來。他此行東夷,讓影子現出了身形,就在身邊跟著自己,那些天底下無比了解自己的敵人,想必絕對猜不到。      少小離家老大回,范閒清楚影子為什麼此刻表現出與往常大不同的感慨,以及為什麼會忽然變得如此多話。      五竹離開前的話便越來越多了,身為他第一號崇拜者的影子的話也越來越多了,在范閒看來,這是很好的事情。      「難道這麼多年,你都沒有回來過?」范閒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驚訝問道。      影子將笠帽的帽簷往下壓了壓,擋著天上落下的飛絮,遮著自己的面孔,冷漠說道:「我殺不死他,回來做什麼?」      范閒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當年東夷城的滅門慘案太過怪異,除了用四顧劍發瘋白痴來解釋之外,根本說不大通。只是四顧劍身為大宗師,誰也不敢去問他什麼,范閒即便想幫影子解決影響他一生的悲慘往事,也找不到線索。      「你那位白痴大哥馬上就要死了。」他拍了拍影子的肩膀,嘆息說道:「人死如燈滅,將來黃泉路上一家團聚再去問。」      影子的肩膀僵了僵,說道:「他必須死在我的手上。」      范閒心情一緊,有些不知道自己帶著影子回東夷城,究竟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      影子雖然許久未回東夷城,但畢竟少年之前,都是在這座大城之中長大,對於那些街道方向還記得清清楚楚,關於柳絮的闡述也沒有說錯。待他們二人走到東夷城近處時,天上的飛絮便已入了泥土,再也尋不到飛舞的痕跡。      范閒從車轅上跳下來,看著周遭的熱鬧市井與行色匆匆的商人們,感慨道:「果然是一座商城,只是去了飛絮,卻也沒有什麼雄城感覺,實在是有些失望。」      他確實很失望。天下傳聞,東夷城乃天下第一大城,沒有料到待他真的看到這座城池時,竟然發現,這座所謂第一大城,竟然沒有城牆,只是無數的市井樓房拼接而成!      「東夷城建城極晚。」影子在一旁冷聲說道:「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沒有修過城牆。」      范閒看著塞滿視野的灰色樓宇,與縱橫交錯的街道,暗自心驚,這東夷城的面積實在是大得有些可怕,聽影子解釋後皺眉說道:「可是如此大城,沒有城牆,豈不是更容易被外敵所侵?」      「最初的東夷城內,都是些好利商人和愚痴百姓,根本沒有什麼可以抵抗外敵的能力,即便花費無數,修起一座天險般的城牆,也不可能抵抗北齊或是南慶的大軍。有無城牆,對於東夷城的影響並不大。」      影子停頓了片刻後,說道:「有些人說,大兄就是東夷城的城牆,如果他活著,東夷城沒有城牆,也無外敵敢來進犯;如果他死了,就算東夷城有千仞之牆,也依然是國破家亡的下場。」      范閒沉默許久,明白了東夷城不修高牆的隱義。他的目光投往東夷城郊外的某處所在,暗想那位藏在劍廬裡的東夷城城牆,在垮塌之前,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而那個人,是不是已經開始在劍廬裡,試圖修補這座城牆心上的縫隙?

作者資料

貓膩

▎貓膩 曾就讀於四川大學,從事網路文學創作,現為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代表作:《慶餘年》、《朱雀記》、《間客》、《將夜》、《擇天記》、《大道朝天》等。

基本資料

作者:貓膩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0-10-08 ISBN:9789571091396 城邦書號:SPB7F000251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