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慶餘年 第三部(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慶餘年 第三部(三)

  • 作者:貓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10-08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19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暢銷必買VIP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二十年來天下最大的祕密終於揭曉! 繼京都保衛戰後,范閒成為皇帝最心腹之人,被列入繼位人選! —— 細數貓膩最經典作品《慶餘年》 —— .作品總點擊率逼近兩億!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的「貓膩」封神之作——《慶餘年》! .一生必須看一次的穿越經典!自此之後小說中再無「詩仙」!超級大長篇全新校訂,完整重出! .改編電視劇,五年三季的精良策畫,五名國家一級演員加盟!甫開播即衝上好評冠軍,豆瓣評分一直保持8.0的2019古裝劇最大黑馬,被評為「把小說昇華的改編劇」! .盛大文學高層稱讚《慶餘年》是一部不可多得作品! —— 出道4000天,連載6作品,貓膩強悍得獎成績 —— .《將夜》:第一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第二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家桂冠! .《朱雀記》:新浪年度最受歡迎作品!2007年新浪原創文學獎玄幻類金獎!第四屆原創文學大賽奇幻武俠獎金獎! .《間客》:中國網路文學20年20部作品榜首!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銀獎!起點首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品!第二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受手機讀者歡迎科幻小說獎銀獎! .《大道朝天》: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年度百強作品獎!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百強大神! 慶餘年》 .2015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前十! .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作品總點擊率將近2億! .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9名! .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 —— 讀者評價 —— .追連載時我看得眼睛痛、脖子痠,每天熬夜,廢寢忘食,但……我還是無法停下! .拜託!貓膩大大我求求你!請單獨幫小葉子寫一本書吧!書名就叫《葉輕眉傳奇》!我保證買! .我爆喜歡《十二國記》!當我發現《慶餘年》作者也喜歡《十二國記》,甚至用了監察院碑文致敬陽子初敕內容時,都要感動到哭了! .《慶餘年》是真的爽!啪啪啪的各種打臉完全不停!最喜歡這樣開夠金手指卻對皇權不屑一顧的作品了! .很少有主角會強調自己很無恥哈哈哈哈,范閒也確實是各種利用自己穿越的金手指,但我喜歡他活得這樣快活! .有人評價「這是部看了之後就會陷入的小說」——誠不欺我! .我一個漢子,看小說從來沒有哭過的人,卻因為XX死掉的時候哭了! .全書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陳萍萍,他的品格與忠誠都讓我嚮往成為陳萍萍這樣的人,可以說,我正在努力成為陳萍萍! .《慶餘年》的開頭是范慎病死重生成嬰兒范閒,書名之意可以概括成「慶祝重活多餘出來的年歲」。我們都知道該好好活著,可是,誰敢說自己是好好活著的?范閒做到了! .小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光論這點,就完全可以說這是一部好小說。 .作者前面居然鋪了這麼多條伏筆,我光是整理就整理不過來了,但他居然都記得! .這是我覺得把太監寫得最好的一部小說!監察院長陳萍萍,身為閹宦,心如鐵漢!他是真男人,真正的黑暗王者! —— 超狂神劇角色與演員人名對照 —— 范閒:張若昀 范建:高曙光 慶帝:陳道明 陳萍萍:吳剛 五竹:佟夢實 林婉兒:李沁 范若若:宋軼 范思轍:郭麒麟 司理理:李純 海棠朵朵:辛芷蕾 戰豆豆:劉美彤 長公主:李小冉 費介:劉樺 言冰雲:肖戰 王啟年:田雨 .本集進度 二十年來天下最大的祕密終於揭曉——慶國宮中身分莫測的大宗師,就是慶帝本人! 大東山之戰是一個精心的圈套,叛亂的長公主、太子、二皇子先後折戟沉砂;北齊苦荷與東夷城四顧劍兩位大宗師不是身死就是道消,內憂外患,一併拔除! 京都保衛戰之後,范閒成為皇帝最心腹之人,位高權重,無路可退。陳萍萍終於成功地讓失去兩位繼承人的慶帝,把心性謀略都絕佳的范閒列入繼位考慮之中。 世上再無敵手,統一戰爭勢必開打,在慶國因內亂而休養生息的兩年中,西胡卻崛起了一股勢力。 名為松芝仙令的部族王女,帶領大批北蠻人南遷投靠,她弭平了胡人們的矛盾,控制住西胡單于的王庭。 范閒有些惱怒,因為他已猜到這女人是誰。就算是為了拖住慶帝的腳步,給北齊喘息之機,扶持第三方勢力的作為,也會帶來巨大動盪! 同為當世絕頂人物的男女,曾經惺惺相惜,共求世界和平,而如今,她卻先背叛了。 ——書名脫胎自《紅樓夢》金陵十二釵曲十—— 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 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 勸人生,濟困扶窮。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這是《紅樓夢》對王熙鳳與賈璉之女巧姐的判詞。當年王熙鳳曾接濟過劉姥姥,在賈府破敗之後,巧姐因為母親積下的這份德,嫁給了劉姥姥的外孫,度過了平安的一生,顯示蒼天在上,善惡終有報。 .主角范閒轉世重生之後,也如同判詞那樣依靠著娘親葉輕眉留下的人脈與機緣,葉輕眉重義疏財,范閒同樣濟困扶窮,正因他繼承了母親之志,彰顯正義、幫助世人,所以他才能受到上天眷顧。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流年裡的官司◆      榮華夢一場,功名紙半張,是非海波千丈。馬蹄踏碎禁街霜,聽幾度頭雞唱。塵土衣冠,江湖心量。出皇家麟鳳網,慕夷齊首陽,嘆韓彭未央。早納紙風魔狀。      (元,汪元亨《朝天子》,以為題記)      天上的雲,像是打溼了的棉絮,時刻準備擠出水來,又像是一大塊鉛錠,沉甸甸的,哪裡是虛空所能扛得住,只怕下一刻就要砸向人間。已經有雨絲從鉛雲之中漏下,絲絲點點地落到地面,只是不知何時會變成暴雨。      宋世仁,這位當年的京都第一狀師,綽號「富嘴」的人物,如今鬢間已生白髮,眉眼不再如當年那般佻脫瀟灑,沉穩多了,他平靜地望著天上,不知心裡在想些什麼。      半晌後,他收回目光,坐到椅子上,感覺有些疲憊。身旁早有人送上熱茶,他抿了些漱了漱口,又接過滾燙的毛巾按了按眼窩處,才覺得精神好了些。      又有人在他身後替他捶背、捏腿,還有人開始替他扇風,只是慶曆九年的秋天,本來就有些冷,加上秋雨將至,京都城內全部是淒寒之意,哪裡還禁得住扇風?宋世仁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他身旁那位穿著黑色官服的人,瞪了拿扇子的下屬一眼。      這位監察院官員正是一處主辦沐鐵,他小心翼翼地看著宋世仁,說道:「宋大人,有沒有把握。」      宋世仁雖然聽這個稱呼已有一年半了,但依然有些不習慣,眉頭皺了起來,沉穩應道:「大人放心。」      這位訟師第一次正式出場,是慶曆四年替郭攸之家打官司,狀告當時的侍郎之子范閒半夜打黑拳,那場官司也是宋世仁難得的一次完敗。而他真正在慶國朝野引起轟動,則是因為慶曆六年關於江南明家的爭產官司。      在那場官司之中,憑藉著監察院提司范閒的大力支持,宋世仁在蘇州府整整磨了半年,將平生所學施展了淋漓盡致,硬生生抓著慶律與刑部條疏的漏洞,將深烙在天下人心中的嫡長天然繼承權,打了個落花流水。      這場明家爭產官司,實在江南,箭指京都皇宮,不得不說,後來皇帝祭天廢太子,以及太子最後被迫起而謀叛,和這場官司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在江南,宋世仁風光無限,然而回到京都,其時太子未廢,太后震怒,她只是輕聲交代了一句,這位天下第一狀師便被宮裡捏成了螻蟻,家產被抄,看盡人間白眼,在荷池坊擺了個攤子艱難度日,險些快要活不下去了。      幸好其時范閒回京,暗中將他送出京都,並且贈予了大筆銀錢,算是對他做個報答。待慶曆八年初,京都事定,范閒又將宋世仁一家接了回來,在西城替他置辦了一處宅院,同時給了他一個官員身分。      天下第一狀師雖然極能掙錢,但身分、地位總是不及官員,宋世仁心中感激不盡,同時也知道自己必須替范閒把這個命賣好。加之經歷了這幾年間的遭遇洗禮,宋世仁早已不復當年的囂張模樣,顯得沉穩、平實,卻依然擁有極強的刑律本事。      他如今的身分是監察院八處執律司官員,專門負責替監察院打官司。      監察院也需要打官司?這事如果要從頭說起,便又是極長的一個故事,重點其實不外乎兩點:首先是前幾年皇帝便將監察院的審案權全部收了回去,分給了刑部與大理寺,所以監察院如今更多是在擔任一個公訴人的角色。      而這兩年裡,監察院裡的范閒,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請了皇帝旨意後,開始肅清吏治,監察院在各路各郡各部裡,不知抓了多少貪官。抓了犯官,自然要審,而如果就這樣交給刑部與大理寺去審,監察院方面一是不甘,二來范閒更不會同意。誰都知道官官相護這四個字,監察院既然要肅清吏治,當然不會給這些文官們抱團的機會。      於是宋世仁這個新進的、專打官司的監察院官員,便發揮了極大的作用,但凡有他出馬,監察院所釘的罪名基本上都落在實處,不論朝廷文官系統內部再如何遮掩,也無法讓那些犯官逃脫。      而真正讓監察院感到寒冷的,是京都事定後,皇帝的幾道旨意。雖然這幾道旨意只是延續當初七君子入宮時的定策,讓都察院開始進入院務內部程序進行監督,但這次左都御史賀宗緯,憑著聖眷,以及十分清晰的旨意,開始真正地運用起權力,一方面削弱著監察院的權柄,一方面開始對監察院內部一些違例、違律之事進行攻擊。      天大地大,不如皇帝的旨意大,近兩年的時間過去,都察院的權力漸漸大了起來,就像是橫亙在監察院脖子上的一條繩索,讓監察院的官員們有些艱於呼吸。      賀宗緯就如同一條獵狗一般,守在監察院的外面,只要監察院的明屬官員有何違禁事,他便毫不心軟、毫不客氣地擬出章程,直接送往大理寺,要求朝廷治其罪名。      監察院也沒有什麼太好的法子,因為打從監察院設立之初,便有這個規矩,慶律、院例限死了他們不能對都察院下手——只不過這個規矩因為陳萍萍和范閒這兩個人物的強悍存在,而一直被人有意無意地忘記,如今皇帝既然重新記起了此事,都察院便風光了起來。      好在范閒依然是監察院的提司,所以都察院的動作還是比較溫柔,賀宗緯很小心地不去觸動范閒的底線,只是在慶律上做文章,沒敢對監察院施加絲毫侮辱。      只是監察院暗中行事,總會經常性地觸碰慶律,都察院靠著旨意,促請大理寺審查,便是范閒,也沒有太好的應對方法,因為這終究是皇帝的旨意,而且他清楚,監察院一家獨大,對於朝廷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清楚不代表接受,慶曆八年的某一天,范閒一腳踹開了都察院的大門,指著賀宗緯以下的二十幾名御史大夫怒罵一通,然後便請回了宋世仁。      不就是打官司嗎?難道監察院還怕人不成?      今天宋世仁在大理寺要連著打兩個官司,一個是監察院審出工部一位員外郎勾結河運總督衙門僉事,貪汙河工銀子,而且這筆銀子還不是公中出的,是范閒千辛萬苦從江南內庫自己的小金庫裡省出來的,再經由林婉兒掌管的慈善杭州會,運往了河運總督衙門。      貪錢貪到監察院的祖宗頭上來了,監察院自然毫不客氣,也不理會這名員外郎在朝中的關係,更不理會河運總督私下遞過來的求情信,在一個黑夜裡,直接逮捕了二十幾名相關人犯,在監察院七處大牢裡關了幾天,再送往大理寺。      第二個官司則有些讓人頭疼,都察院查出監察院四處駐南詔某位官員,暗中撥用了一筆鴻臚寺運過去的銀子——這名官員是回京述職的時候,被審查出了問題。用這名四處官員的話說,當時經費不足,為了在南詔國內發展眼線,所以迫不得已動用了公帑。      只是他到底動用了多少,自己有沒有截留,誰也不清楚。監察院內部明白,這位同事肯定是吃了好處,只是在異國他鄉做間諜,即便范閒接連三次提高了監察院的月餉,可手頭上依然是有些緊張,誰也不是聖人。      「案卷都準備好了?」宋世仁看了一眼身邊的助手。      這名助手姓陳名伯常,正是在江南與宋世仁打對臺戲的名角,想不到最後也被范閒半請半綁地拉回京都。八處新設的執律司,彙集了各地的名訟師。每每想到此點,已是心如止水的宋世仁都不禁苦笑起來,小范大人做事,依然還是這般囂張,明明陛下讓都察院制衡監察院,小范大人卻偏要明目張膽地與對方對著幹,而且幹得如此痛快。      陳伯常應了一聲,站起身來。      沐鐵身為監察院一處官員,今日在大理寺旁聽,一是要看著那名工部員外郎被整成什麼模樣,二是要保證監察院那名四處官員,不至於吃太大的虧。所有的監察院官員,現在都很欣賞八處執律司,因為他們知道這些曾經的訟師,是自己利益的最大保障。      他拍了拍宋世仁的肩膀,誠懇說道:「大人加油。」      大理寺外門之下,雨絲漸漸輕墜,宋世仁喝了一口茶,臉上滿是自信,雙手負在身後,往大理寺衙門裡走去,走得是如此沉著穩定,全不將裡面的刑部、都察院官員放在眼裡。      他走得瀟灑,大街對面看熱鬧的京都百姓,齊聲喝彩,都盼望著監察院能把那些貪官汙吏全部砍倒。      不得不說,兩年來監察院的權被削了不少,但是名聲卻好了許多,范閒用了幾年的時間,終於成功地把監察院從黑暗裡拉出來一些,用連番雷霆肅清行動,在民間樹立了光彩形象。      如今的民間議論風向,基本上是偏向監察院,而對都察院有些不齒。      宋世仁向大理寺衙門裡走去,面色平靜,心裡卻並不平靜,替范閒做事,確實痛快,不只贏得痛快,而且還能得到很多人的支持,這點就是很不容易了。      一年多的時間,宋世仁替監察院出頭打官司,還沒有輸過,這次……也一定如此。只是他已經將整個慶國文官系統得罪完,他知道自己再也無法下監察院這條船,一旦下去,便是被巨浪吞沒的下場。      但他不懼,因為監察院這條船上,掌舵的是范閒,只要有范閒在的一天,這天下就沒有人敢對自己不利。      「南詔那邊有些問題,都察院與刑部在那名官員家裡抄出了數量不少的銀錢。」陳伯常看著「大人」的臉色,小心提醒道。      「退贓,去職,無罪。」宋世仁沒有回頭,壓低聲音說道:「提司大人的底線在此,如果都察院還想更進一步,就撕開臉皮打,先從刑部落手,那些人也沒幾個是乾淨的。」      陳伯常心裡一寒,暗想小范大人果然與陳老院長一樣,是個極護短的厲害角色,看這意思,如果都察院不接受范三條,小范大人是準備瞎搞了。      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像小范大人這樣搞,難怪都察院與自家的官司總是打不贏,畢竟那位賀宗緯大人再如何有聖眷,再如何用心用力,可也抵不住小范大人時刻準備翻臉啊……小范大人如果真翻了臉,哪裡是賀宗緯扛得住的,以他的性情,只怕陛下發話都不管用,誰都知道陛下是多麼器重或者是恩寵他。      「提司大人今兒怎麼沒來看熱鬧?」陳伯常吞了口口水,一面走著,一面問道。      這一年裡,范閒最大的興趣似乎就是替屬下兒郎當靠山,旁聽大理寺的審案,看都察院御史們鐵青的臉色。按理來講,這種事情派沐鐵這種層級的官員旁聽便罷了,即便是言冰雲都懶得過來,偏生他卻是次次不落。      這位小公爺在大理寺衙門之上蹺起二郎腿一坐,所有的審案官員都開始害怕,沒有人敢對監察院官員動刑,而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陛下派他出去了。」宋世仁也只是隱約知道一些內情,沒有再說什麼,揉了揉手腕,看了一眼堂上的都察院御史及刑部官員,把臉一沉,冷哼一聲,開始打仗。      ◎      從京都往西走,繞過青翠蒼山,行過數條清河,再過十數天,便進入了連綿數百里的軍墾所在,這便是慶國七大路之一的西涼路。這一路是慶國最貧窮的地方,卻也是景致最奇特的地方。      這一路的土地,大部分是數百年間,中原政權與胡人征戰反覆爭奪的地方,直到北魏勢弱,慶國以及慶國的前身,那個諸候國開始暗中崛起,這片國度其時還沒有往大陸腹地進發,便開始向胡人索要千年的血債與土地。      打了很多年,死了很多人,這一片國土終於被慶國牢固地控制在手中,同時在上面新修了不少城池,移來了許多百姓,然而畢竟是新盛之地,除了屯田之外,商業並不發達,也沒有什麼值錢的出產,移來的百姓逃亡之風直到最近幾年才稍微好了些。      這邊有的只是平整而少人打理的田地,與一望無際的天邊線條,還有線條邊緣突起的土丘,遠處的荒漠,看上去蒼涼一片。      此處的夕陽,落得要比大陸上任何一個地方都晚一些,血紅的暮色籠罩在蒼茫大地上,映出了一座雄城。全由土石堆積而成的雄城,就這樣突兀地出現在大地邊緣,炫耀著慶國強盛的國力與軍力,震懾著雄城更西方草原上的人們。      這便是西陲重鎮定州城。      由京都通往定州的官道被保養得極好,可以容納八匹馬並駕齊驅,當年不知道消耗了多少人力、財力,可是以此保了慶國西部永世平安,牢牢掌控了這一大片土地,怎麼算也是極合算的。      一列車隊正在這條官道上向著定州城疾馳,似乎想趕在太陽落下之前,進入定州城。只是望山跑死馬,尤其是這一片平野之上,定州城似在眼前,卻遠在天邊,看來是怎麼也趕不上關城門之前進城了。      離定州城約二十里外,是一處驛站,這處驛站不是軍方驛站,不由定州軍管轄,而是由工部兼管的郵路驛站,所以顯得有些破落陳舊,七、八個漢子正在夕陽的照耀下打著呵欠,他們已經吃過了晚飯,開始準備待會兒的賭博。      天色漸漸黑了,這些漢子臉上忽然露出古怪的笑容,向著後院靠過去,聽著裡面傳出的聲音,掩嘴而笑,心想裡面那傢伙也太猴急了吧。      後院一間石房內,驛站唯一的正式官員驛丞正抱著一名女子兩條雪白的大腿,雙手按在她軟綿綿的胸上,呼哧呼哧叫個不停,身上全是汗,房內全是淫淫的味道。      定州偏遠,沒有什麼娛樂,夜晚來得太遲,所以每當太陽一落,他便會抓緊時間,進行這唯一的娛樂。他身下的女子是從定州城裡帶來的妓女,雖然願意出城的妓女長相都很一般,但他很喜歡這女子的媚勁和身上的軟肉。      手上捉著滑溜溜之物的驛丞無比快活,只覺身下女子宛若是棉花糖做的,尤其是那眼神更是比定州城的井水還要甜還要膩,這一個月三兩銀子,真是值得了。      正在快活的時候,忽然房門被人推開,這驛丞也不回頭,破口罵道:「要聽就聽,要看就看,娘的,也不說小心些,居然撞進門來,當心把老子搞成馬上風……」      被他壓在下面的妓女也是吃吃的笑,根本不害怕被人看到什麼。      忽然驛丞覺得有些奇怪,因為後面半天沒有聲音,他下意識回頭望去,只見是個陌生人,唬了一跳,趕緊從炕上彈起來,繫好了褲子,還沒有忘記拉過黑黑的棉被把妓女白花花的下身蓋住。      驛丞本想破口大罵,但看這個陌生人穿著打扮十分貴氣,只怕是什麼惹不起的人物,或者是官員,嘴裡便有些發乾,害怕了起來。      他顫著聲音說道:「你是什麼人?」      范閒坐在驛站裡唯一一把太師椅上,看著跪在面前的一大堆人,皺眉說道:「讓你們起來,就快些起來。」      他此行是奉了皇帝旨意前來定州勞軍,說是勞軍,但在御書房裡接的密旨卻有些別的內容。這兩年間,西邊的胡人不知道是吃了什麼興奮劑,又像是吃了鎮靜劑,一改往年春去秋回的浪漫主義戰法,開始極有組織地向著定州方面侵襲,而且戰法變得極其狡詐。      葉家雖然仍然兼管著定州軍務,但是葉重主事樞密院,要掌管天下戰馬,不可能親自坐鎮此間,加上胡人攻勢太猛太陰,第一年的時候,定州方面局勢很是危急,好在最後皇帝親自調了各路邊兵輪流支援,才算是穩定住局勢。      皇帝和范閒早已看出了其中有些問題,但是沒有第一手的資料,誰也不知道胡人內部發生了什麼,西胡如果真的這樣發展下去,只怕會成為慶國的心腹大患,所以才有了范閒此行,他必須聽一下定州方面將領的親自匯報,了解一下事態。      而且范閒清楚,皇帝親調五路邊軍往西涼路輪值,也存著用胡人的刀來磨慶國的劍的意思。胡人的進攻,恰好給了慶國錘鍊軍力,為日後天下統一戰爭做準備的機會。      今日趕不到定州,便只好在這座破落的驛站裡休息一夜,哪裡知道進門竟是無人來迎,七、八個漢子像小孩子一樣在聽牆角,范閒一時好奇,直接推門而入,不料竟是看了一場活春宮。      驛丞和那七、八個漢子跪在地上,連連磕頭,而隨范閒前來的官員則是知道他的性情,早已當沒看見,各自準備晚上休息事宜。      范閒看著那名驛丞,笑罵道:「媽的,太陽還沒下山就開始搞,有膽子搞就別怕。」      驛丞哭喪著臉,只道自己馬上就要被殺了,眼前這位爺可是天字第二號貴人,監察院的提司大人,高高在上的人物,自己沒資格見的貴人。      范閒疑惑問道:「你怕什麼?」      「大人嫉惡如仇,最痛恨官員腐敗……」驛丞已經怕得要哭起來,癱軟在地,把天下百姓對范閒的印象說出來。      范閒有些不明所以地摸了摸後腦杓,心想自己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爹了,怎麼在天下人的心中,越發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聖人或魔鬼?

作者資料

貓膩

▎貓膩 曾就讀於四川大學,從事網路文學創作,現為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代表作:《慶餘年》、《朱雀記》、《間客》、《將夜》、《擇天記》、《大道朝天》等。

基本資料

作者:貓膩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0-10-08 ISBN:9789571090450 城邦書號:SPB7F000250 規格:膠裝 / 單色 / 29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