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慶餘年 第二部(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慶餘年 第二部(二)

  • 作者:貓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6-19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19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愛閱節/強檔新書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范范之交】劇照明信片組8張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他知道他還不知道,可他不知道他已經知道,趁他不知道他要讓天下都知道,等他知道他早就知道,他已經著了他的道! ——關於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女人以及——I’m your father. 北齊大宗師苦荷猜出了范閒的身世!現在,他要被天下有心人追殺;慶帝與范閒攤牌,范閒身世,即將大白! 再版再版又再版! 全套熱銷突破四萬本! 6/16起 中天娛樂台 每週一至週五晚間8點,一起《慶餘年》! —— 細數貓膩最經典作品《慶餘年》 —— .作品總點擊率逼近兩億!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的「貓膩」封神之作——《慶餘年》! .一生必須看一次的穿越經典!自此之後小說中再無「詩仙」!超級大長篇全新校訂,完整重出! .改編電視劇,五年三季的精良策畫,五名國家一級演員加盟!甫開播即衝上好評冠軍,豆瓣評分一直保持8.0的2019古裝劇最大黑馬,被評為「把小說昇華的改編劇」! .盛大文學高層稱讚《慶餘年》是一部不可多得作品! —— 出道4000天,連載6作品,貓膩強悍得獎成績 —— .《將夜》:第一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第二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家桂冠! .《朱雀記》:新浪年度最受歡迎作品!2007年新浪原創文學獎玄幻類金獎!第四屆原創文學大賽奇幻武俠獎金獎! .《間客》:中國網路文學20年20部作品榜首!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銀獎!起點首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品!第二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受手機讀者歡迎科幻小說獎銀獎! .《大道朝天》: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年度百強作品獎!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百強大神! 慶餘年》 .2015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前十! .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作品總點擊率將近2億! .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9名! .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 —— 讀者評價 —— .追連載時我看得眼睛痛、脖子痠,每天熬夜,廢寢忘食,但……我還是無法停下! .拜託!貓膩大大我求求你!請單獨幫小葉子寫一本書吧!書名就叫《葉輕眉傳奇》!我保證買! .我爆喜歡《十二國記》!當我發現《慶餘年》作者也喜歡《十二國記》,甚至用了監察院碑文致敬陽子初敕內容時,都要感動到哭了! .《慶餘年》是真的爽!啪啪啪的各種打臉完全不停!最喜歡這樣開夠金手指卻對皇權不屑一顧的作品了! .很少有主角會強調自己很無恥哈哈哈哈,范閒也確實是各種利用自己穿越的金手指,但我喜歡他活得這樣快活! .有人評價「這是部看了之後就會陷入的小說」——誠不欺我! .我一個漢子,看小說從來沒有哭過的人,卻因為XX死掉的時候哭了! .全書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陳萍萍,他的品格與忠誠都讓我嚮往成為陳萍萍這樣的人,可以說,我正在努力成為陳萍萍! .《慶餘年》的開頭是范慎病死重生成嬰兒范閒,書名之意可以概括成「慶祝重活多餘出來的年歲」。我們都知道該好好活著,可是,誰敢說自己是好好活著的?范閒做到了! .小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光論這點,就完全可以說這是一部好小說。 .作者前面居然鋪了這麼多條伏筆,我光是整理就整理不過來了,但他居然都記得! .這是我覺得把太監寫得最好的一部小說!監察院長陳萍萍,身為閹宦,心如鐵漢!他是真男人,真正的黑暗王者! —— 超狂神劇角色與演員人名對照 —— 范閒:張若昀 范建:高曙光 慶帝:陳道明 陳萍萍:吳剛 五竹:佟夢實 林婉兒:李沁 范若若:宋軼 范思轍:郭麒麟 司理理:李純 海棠朵朵:辛芷蕾 戰豆豆:劉美彤 長公主:李小冉 費介:劉樺 言冰雲:肖戰 王啟年:田雨 .本集進度 -永陶長公主貪汙終於被揭發! -苦荷國師親來南慶,居然是要收范閒妹妹為徒! 范閒救駕重傷,不得不自己幫自己動了手術,神技震驚太醫院!靠著強健體魄他僥倖活了下來,卻失去所有真氣,不免有些焦心惱怒,還得小心不被人看出端倪。 原先為二皇子跟長公主籌錢的崔家,被他打擊得一蹶不振,只得冒險走私。先前他把范思轍託給海棠朵朵管教,此刻正好透過她跟北齊小皇帝結盟,一起斷了走私通道分贓! 拜此暗線所賜,范閒得知苦荷準備拿葉輕眉大作文章——那曇花一現、傳說一手扶植慶國又謀逆身死的葉家女主人,再度從百姓記憶深處浮出,掀起討論熱潮。 陛下不曉得他早知自己生父是誰,正可將危機變轉機,把他是葉輕眉之子一事宣諸天下! 流言瘋傳,世人終於明白為何陳萍萍一力拱他接手監察院,因為那本來就是他母親創的! 皇后與太子在震驚過後,都回過神來對付他這皇帝私生子,以鞏固東宮,他卻領著皇帝的全心信任與歉意,春下江南,收歸各路財權…… ——書名脫胎自《紅樓夢》金陵十二釵曲十—— 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 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 勸人生,濟困扶窮。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這是《紅樓夢》對王熙鳳與賈璉之女巧姐的判詞。當年王熙鳳曾接濟過劉姥姥,在賈府破敗之後,巧姐因為母親積下的這份德,嫁給了劉姥姥的外孫,度過了平安的一生,顯示蒼天在上,善惡終有報。 .主角范閒轉世重生之後,也如同判詞那樣依靠著娘親葉輕眉留下的人脈與機緣,葉輕眉重義疏財,范閒同樣濟困扶窮,正因他繼承了母親之志,彰顯正義、幫助世人,所以他才能受到上天眷顧。

內文試閱

  慶餘年7.2-2試閱      「最好的時機?」范閒一頭霧水地看著父親,但不知為何,見到父親如此鎮定,他的心情也輕鬆起來,再不似在山中那般焦慮,自嘲一笑,將腋下的拐杖扔開,坐到了椅子上。      「當心你的傷口。」范建搖了搖頭,不贊同的說道。      范閒笑了笑,輕輕揉了一下胸口下方,內裡有些隱隱作痛,不過最近有費介在身邊妙手調養,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說說吧,你究竟是在害怕什麼。」范建輕撫頷下飄然長鬚,一向端正嚴肅的他,在此刻終於露出了一絲成竹在胸的瀟灑感覺。      范閒一愣,皺眉想了半天,這才發現自己確實有些驚慌過頭,自己究竟是在害怕什麼呢?在心中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隱憂,他誠懇說道:「這消息如果傳開了,天下人的議論自然會異常洶湧,宮中知道了我的身世,還不知道會怎麼處理。」      「怎麼處理?」范建冷笑道:「莫非你以為宮中直到今天還不知道你的身世?」      范閒沉默了起來,知道父親說得很對,自己是葉家後人的事情,皇帝當然比誰都清楚,至於太后那邊……看上次冬至羊肉宴上的神情,估摸著那位老人家也早清楚了,只不過這一對母子瞞著天下人而已。      「他們想瞞著天下人,如今瞞不住,事情的發展總會有些變化。」范閒平靜說道:「而且,皇后知道我是葉家的後人,她會怎麼想?依父親所言,葉家與她之間可是有化不開的仇怨。」      范建搖了搖頭,冷然說道:「皇后那處不需要考慮,她乃是有史以來勢力最弱的皇后。你需要考慮的,只是東宮太子會不會被她說動來對付你。」      皇后的家族勢力,早在十幾年前的京都流血夜裡,就已經被慶國皇帝清除得一乾二淨,一向不顯山露水的范建,在其中起了最大的作用,所以他當然清楚皇后根本翻不出什麼動靜來。      「太子。」范建的脣角泛起淡淡笑意。「他是聰明人,以你目前的地位、權力,他只求你能保持平衡就行,哪裡還會因為當年的事情,來主動挑釁你。」      范閒微低著頭,半晌後說出幾個字來:「長公主呢?」      天下皆知,葉家的產業被慶國皇室收入囊中,成為了如今的內庫。當年強行徵收天下第一商,用的名義自然是很可怕的那種,比如謀逆之類。而如今忽然多出一個傳說中的葉家遺孤,那究竟查不查當年的事?      就算不查,在很多人的眼中,葉家後人也是皇室必定要斬草除根的對象,這是歷史的規矩,沒有人會躲過。      范閒是葉家後人的消息傳開後,永陶長公主一定會利用這件事情,大作文章,逼迫宮中做出相應的反應。上溯葉家產業被奪之事,依照皇家的慣常行事手法,范閒不被暗中殺死就是好的了,更不用說飛黃騰達。      當然,范閒身世的另一半也很奇妙,所以他不用擔心宮裡那對母子會對自己下殺手,甚至對方都不會將自己當成需要提防的對象,但惱火就惱火在,世人並不知曉這個事實!      如果宮中那對母子想長久瞞著世人,就只能將范閒當作單純的葉家後人來看待,在輿論的壓力下,讓范閒與內庫……甚至是監察院脫手。而對於已經結下了無數仇家的范閒來說,失去了手中權力,實在是相當的危險。      「長公主?」范建面上毫無情緒說道:「如果她足夠聰明,這次就會袖手旁觀,而不會出手。」      「為什麼?」      「因為陛下的心思。」      范閒沉思著,漸漸明白了父親說的是什麼意思。皇帝當然是知道自己身世的人,雖然不知道皇帝將來會怎樣安排,但至少當下,他還沒有掀開桌面上絨布的打算。知曉此事後,想來皇帝與自己的反應一樣,應該是在震驚之後感到一絲憤怒與狂躁。      皇帝與范閒,都是很喜歡掌握一切的人,很忌諱這種脫離控制的事情發生。所以皇帝一定會非常憤怒,他第一個念頭是要找出洩密的人,而如果永陶長公主此時好死不活地藉此大舉向范閒進攻,皇帝反而會大力維護范閒,並且在心中對永陶長公主的疏遠之意更深一分。      范建淡淡說道:「你如今已是監察院的提司,透過這半年來的行動,手中握有了足夠的權力。由澹州直至京都,不論是為父,還是陳院長,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替你將腳下的基石打造得更牢固一些……如今的你,已經是一方重石,怎會害怕那些清風拂面?放心吧,那些風已經吹不動你了。」      范閒沉默著,心中另有所憂。      「自然,這人間也有天界罡風。」范建嘲諷說道:「你所害怕的,不外乎是宮中的態度。但是太后與陛下都知曉此事,頂多會礙於物議暫時冷你兩天。這事怎麼發展,終究是看陛下。」      最後,這位老謀深算的戶部尚書說道:「而經由懸空廟刺殺一事,陛下深信你之忠誠,當然會偏向於你……如今你傷勢未癒,陛下總會記著你的功勞,在這個時候,你的身世被揭出來,陛下會盡量替你考慮,不論是皇族利益、皇后、太子,甚至是長公主、太后的壓力……與你替陛下擋的那一劍相較,就算兩相抵銷了。」      范建冷笑著說道:「所以說,這是最好的時機。宮裡這些事情,我不說你也清楚,或許再過些年頭,陛下惜你救駕的情分淡了,你也就再難利用。揭破身世只能在這幾天,早些不行,晚些……也不行。」      最好的時機。      范閒在心裡品著這些話裡的寒意,面上浮出一絲苦笑。「我只是擔心,這件事情會替家裡帶來什麼麻煩。」      范家收留當年葉家遺孤?雖然這是皇帝的安排,但鬧大了之後,皇帝肯定不會認帳,倒楣的只能是范家。      范建緩緩閉上雙眼,脣角欣慰的笑容一現即隱,緩緩說道:「傻孩子,如果連你都不會動,怎麼會動為父?如果朝廷對我動手,豈不是證實了你是葉家的後人?」      范閒睜大眼睛,半晌後說道:「您的意思是,不論外面如何傳,我們死都不能認帳?」      「當然。」范建含笑說道:「誰能有證據?」      范閒嘆息道:「真可惜,我本以為既然沒有什麼影響,我可以藉機……」      「藉機替葉家翻案?」范建哈哈大聲笑了起來。「難怪你先前緊張如斯,原來是存著大心思。你這孩子啊,這世上的案何必一定要在明面上翻呢?十幾年前陛下就已經替葉家翻過一次,如今這些,只是餘波罷了。」      范閒搖搖頭,壓低聲音說道:「葉家後人這件事情,其實還真不能嚇著孩兒,只是……」他本準備說,擔心被永陶長公主及有心人從這件事情裡,猜出自己身上帶著皇家的血脈,但話臨出脣之時,忽然省悟過來,住嘴不言。      關於自己與皇帝的關係,范閒與父親從來沒有正面說過,一直以來,父子二人都很知機地沒有點破,盡量維持著目前和睦的景象。      范建明白兒子想說的是什麼,沉默了下來,良久之後才嘆了口氣。「那件事情……你還是藏在心裡吧。至於別人猜不猜得到,又有什麼關係呢?為……為父明言,陳院長只怕一直滿心歡愉地等待這件事情的發生。等傳言來到京都後,他一定會動用手中的權力強力壓下流言,從而證實這條流言,然後等著天下人逐漸猜到你的身世,至少要讓天下人習慣於……你的身世流言。」      范閒默然,知道父親的推算是極有道理的。老跛子的做法,用屁股想也能想到,強力強制葉家後人的傳言,才能讓慶國百姓相信這個傳言,這正是極高明的手法。      至於自己是皇帝私生子的事情……      「陳萍萍究竟想做什麼呢?」范閒的心情忽然間變得十分疲倦,無力地問著父親。      「為父不清楚。」這位一直沒有表現出過人實力與智慧的戶部尚書緩緩說道:「你應該猜到,我與陳院長的想法從來都不一樣,在你的問題上,我與他較了很多年的勁。而且我沒有信任他的習慣,很奇妙的是,他似乎同樣並不信任我。相反的,我和他倒對你這個孩子更信任一些。」      他望了兒子一眼,自嘲笑道:「最終似乎還是他勝了,成功地將你拖入這團亂局之中。」他接著淡淡說道:「我甚至懷疑這件事情是不是他一手弄出來的,不然北齊人怎麼可能知道小葉子是你的母親。當然,眼下你不用擔心太多,這件事情的首尾,想來陳院長這時候已經開始入宮為你謀劃了。」      父子二人沉默了下來,許久之後,范閒忽然無頭無腦地說了一句:「對不起,父親。」      很沒有道理的抱歉,不知道是在抱歉什麼。是在抱歉在前路的選擇上,自己終究接手了監察院,從而被迫踏上了爭權的道路,沒有如父親一樣選擇更平安的生活?還是抱歉自己離奇的身世,為范家帶來了未知的危險?抑或是替母親向「父親」表示最誠懇的歉意?      或者是……對不起,對不起,我很想成為您真正的兒子,只是老媽不給我這個機會。      范建在猜測,是不是陳萍萍利用范閒救駕身負重傷——這最好的時機——揭破他葉家後人的身分。與此同時,陳萍萍在重重深宮之中,也在不停猜測著,是誰忽然間折騰了這麼一件事情出來?      政治人物,並不是很在乎那些名義上的東西,所以這兩頭老狐狸,只求范閒能過得幸福,能手握權力,並不以為范閒一定要名正言順地回歸葉家。      「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我,范建,范老夫人,陛下,費介。」陳萍萍坐在輪椅上,乾澀微尖的聲音在御書房裡響了起來。「陛下先前說,太后是在春闈後察覺此事,那一共也只有六個人,依臣看來,這六個人都不可能洩漏出去。」      皇帝緩緩轉過身來,那雙往日清湛的眸子今日怒火中燒,如鷹一般銳利狠厲,一字一句說道:「都不可能洩漏出去?那北齊人是怎麼知道的!」      春闈之後,范閒監察院提司的身分曝光了,從而他成為了慶國年輕官員裡最風光的人物,尤其是馬上又要執掌內庫,這種權勢實在是有些滔天。一般的人還猜不到什麼,但深宮之中那位太后,久經國事,慣見陰私,政治上的嗅覺實在是有些敏銳,在她的強力逼問下,皇帝終於向她承認了,范閒就是自己的私生子。      太后在震驚之後,終於接受這件事實,畢竟老人家再如何痛恨當年的那位「妖女」,但對於皇家血脈總有一絲容忍。      「也許,也許是北齊人猜到的。」陳萍萍低聲自言自語著,卻不知道猜中了最接近事實的答案。      皇帝冷笑道:「苦荷是什麼樣的人物?北齊國師難道僅僅用猜測就敢下定論?」      陳萍萍沉默了許久之後,才開口說道:「長公主,嫌疑最大。」      如果是范閒此時在一旁偷聽著,一定會大叫一個讚字!這是什麼?這就是傳說中大巧不工、大音希聲,裸奔的構陷啊!      太后知道范閒是葉家後人,永陶長公主是太后最疼的女兒,曾經反手將言冰雲賣給北齊,也曾經與北齊莊墨韓有過私下交易。她與北齊衛太后有私下的書信來往,她往北齊的走私線路讓北齊君民不知道節省多少銀子,她……她她,因為內庫移權的關係,對范閒恨之入骨,甚至開始使用刺客手段,只是失敗了。      這些都是皇帝十分清楚的事實。只要細細一分析,便會發現,永陶長公主擁有知道此事的最大可能,擁有透過北齊方面轉手爆料的最佳途徑,最關鍵的是,她擁有最大的動機。      陳萍萍先前的這句話也極有講究,如果他是語焉不詳地暗中指出,宮中有人與北齊關係良好,從而讓皇帝自己想到遠在信陽的妹妹,而不是敢如此大逆不道,直指中心地說出永陶長公主的名字,皇帝也一定會小小懷疑一下他的用意。      他如此直接坦蕩地說出是永陶長公主,直言對方嫌疑最大,便是純忠之臣的表現,只在乎自己的意見會不會對皇帝有用,而不忌諱會不會讓皇帝懷疑自己——這樣的表現,一向精明的皇帝,當然極其受用。      皇帝沉默了下來,面色卻顯得有些難看,半晌之後才說道:「看來……雲睿並不知道范……不知道安之是我的骨肉。」      如果太后將這件事情也告訴了永陶長公主,那永陶長公主一定不會揭破范閒的身世,因為那樣就不再是針對范閒,而是在針對皇帝了。      陳萍萍微微頷首,從這句話中就知道,皇帝已經相信了,永陶長公主才是這個傳言的源頭。      片刻之後,皇帝冷冷說道:「等著消息吧,看雲睿會不會來信。」      范閒是葉家的後人,如果永陶長公主上書宮中,以此為機,勸說皇帝警惕此事,抑或是直接勸他殺掉范閒,滅了范家,那皇帝就會真的將兄妹之情看淡了。      「接下來如何處理?」陳萍萍咳了兩聲,由於進宮匆忙,花白的頭髮沒有束得太緊,有些蓬亂,愈顯老態。      皇帝看了他一眼,忽然苦笑嘆道:「朕這一生,也算風光,沒料猶在壯年,卻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除了你與范建,竟是找不到個完全信任的人。」      陳萍萍微微一怔,正要說些什麼,皇帝嘆息著揮手說道:「你可記得,當年太后徵收葉家用的是什麼名義?」      「謀逆。」      「嗯。」皇帝面無表情說道:「當年你們兩個人也贊成這個提議,畢竟小葉子留下的東西,一不能亂,二不能放,在她離去之後,就只有皇室才有這種能力收攏,保護葉家這些產業繼續運轉下來。」      「不錯。」陳萍萍平靜說道:「當初心想,既然人都已經去了,安個什麼罪名,想必她也不會介意,只是沒想到十七年後,反而變得有些棘手。」      皇帝冷冷道:「有什麼好棘手的,旨意出自朕口,朕便將葉家平反了,這天下又有誰敢說三道四?」      「不可。」陳萍萍斬釘截鐵地回答,似乎出乎了皇帝意料。「陛下對那孩子存著憐惜之意,但此事萬萬不可……畢竟,陛下您要考慮一下老人家的感受。」陳萍萍心裡明鏡似的,皇帝這招雖沒名字,卻是最後一次試探。      皇帝知道他說的是太后,思忖稍許後點了點頭,又道:「看來,你心中已有定數了。」      陳萍萍苦笑應道:「事出突然,陛下又未曾有旨意,所以並未備著方案。」這話的意思很明白,皇帝本來一直想讓范閒的身世始終被藏著,院子裡當然沒有想過這件事情。      他話鋒一轉,續道:「不過並無大礙,信陽方面如果來信,請陛下嚴加訓斥,陛下再叮囑幾位皇子數句,范閒那邊讓他死不認帳,百官縱使疑惑,想必也沒有人敢就無根傳言上什麼奏章。」      「安之不免尷尬,在朝中如何自處?」      「一過年,他便要遠赴江南公幹,恰好可以躲開這場議論。」陳萍萍細聲微笑道:「陛下,這事雖然麻煩,但此時爆了出來,時機還算不錯。讓范閒遠離京都要地,這樣拖上兩年,事情自然就淡了。」      「能淡嗎?」皇帝瞇著眼睛說道。      「司理理在流晶河上,人們傳說她是當年某位親王的後代,傳來傳去,除了讓那座花舫的生意好了些,也沒有什麼大問題。至於范閒的身世……」陳萍萍嘆息著。「就讓世間多一件無傷大雅的小道新聞吧。」      皇帝沉思良久,從鼻子裡嗯了一聲。      「報紙上還可以拿這事做做花邊。」陳萍萍繼續說道。      皇帝也笑了起來。      「只是要防著那件事情。」陳萍萍看了皇帝一眼,帶著一絲悲哀之意說道。      「皇后那裡,我會讓母后出面。」皇帝點點頭,嘆了口氣說道:「不能給他一個名分,朕已經對不住這個兒子。」      *      半月之後,京都的大街小巷裡開始流傳一個消息,這消息裡說的是,如今在朝中正當紅的范閒,那位監察院提司,竟然是當年的葉家後人!      葉家因謀逆之事被查封,距今已近二十年,沒有想到原來竟然還有後人,而且還是京都人津津樂道的范閒。這個傳言令京都百姓們震驚之後開始興奮起來,紛紛交頭接耳地傳遞這個八卦消息,不到兩天時間,整座京都都知道了這個流言。      如果這流言是真的,窩藏朝廷欽犯的范府,那可要倒血楣了。朝中被范閒得罪慘了的那些京官、文官們,開始興奮地籌劃著攻勢,當然,在宮中沒有發話的情況下,這些官員是不大敢擅自行動,畢竟只是流言,沒有什麼證據。      聯想到范閒進京之後寧肯捨了一代文名,也要進入監察院,還要接手滿是銅臭味的內庫,京都民眾、官員們無一不在心中犯嘀咕,對於這個流言的真實度更是相信了幾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宮中保持著安靜,就像是沒有聽說過這件事情一般。而監察院卻開始行動起來,冒著被言官們罵三代祖宗的危險,八處開始在酒樓、茶肆之中逮捕那些敢於傳播謠言的百姓們。      午後的一石居,樓中的酒客們面面相覷,他們都是有些地位的人,但也沒有料到監察院八處官員,竟是毫不講理,將先前正在噴唾沫星子的兩位讀書人逮走了!      從監察院的反應,人們愈發地相信,范閒……與當年的葉家一定有關係!      監察院內,膝上蓋著羊毛毯的陳萍萍掀開黑窗簾一角,看著街上那些噤若寒蟬的行人走過,脣角浮出一絲怪異的笑容。      「知道你媽是誰,又不知道你爹是誰,怕什麼?」

作者資料

貓膩

曾就讀於四川大學,從事網路文學創作,現為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代表作:《慶餘年》、《朱雀記》、《間客》、《將夜》、《擇天記》、《大道朝天》等。

基本資料

作者:貓膩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0-06-19 ISBN:9789571088860 城邦書號:SPB7F000239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