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社會科學 > 社會議題
都是溫柔的孩子:奈良少年監獄「詩與繪本」教室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0愛閱節/外版暢銷強推

內容簡介

這些孩子,在成為加害人之前,都曾是被害人。 會進監獄的人,都是粗暴凶惡的人吧? 曾經,這是我對受刑人的粗淺印象。 但是,我在奈良少年監獄認識的那群孩子,完全不是這樣。 他們有人在超乎想像的貧困中長大,有人自幼遭到雙親虐待,有人在學校遭到霸凌…… 這群長期遭到忽略的孩子,緊緊地關上心裡的那扇門,連自己的感覺都視而不見。 然而,在監獄中這個「詩與繪本」教室裡, 這群16~20歲的少年罪犯,一起讀繪本、一起寫詩、一起分享成長的故事和深藏心底的傷痕…… 曾經,他們用生命、鮮血和暴力,反抗這個世界。 如今,「詩」成了打開心扉的鑰匙,幫他們卸下了鎧甲, 在這間教室裡,少年們用最澄淨的文字,感動了這個曾經放逐他們的社會。 你會發現,原來,這些孩子都是溫柔的孩子。 長達十年的時間,作者寮美千子在日本奈良少年監獄擔任「詩與繪本」教室的講師,帶領服刑的少年們閱讀繪本,一起分享詩作,耕作他們曾經荒蕪的心田。在這間教室裡,每個人都可以安心地透過詩作表現自我。擁有類似的傷痛,讓他們彼此接納、互相溫柔慰藉,「詩」與「同伴」療癒了少年們傷痕累累的心。 ——本書收錄—— 37首青少年受刑人創作的小詩&20多則受刑人的真實故事 ● 目睹媽媽被爸爸家暴,卻無能為力,只能活在後悔裡的D ● 因為傷害他人的罪惡感,只能不斷選擇自殘的E ● 曾經三餐不繼,覺得三餐能夠溫飽的監獄是個好地方的I ● 因為性別認同障礙,一直活在煎熬中的P和Q…… 日本讀者暖心推薦—— 這本書給了我言語難以形容的撫慰與激勵, 我第一次有了想溫柔對待所有人的想法。 各界推薦 ★朱剛勇(人生百味共同創辦人) ★卓翠玲(彰化縣少年輔導委員會輔導組志工主任督導、警察局心理諮詢委員) ★林立青(作家) ★林秋芬(花蓮縣兒童暨家庭關懷協會諮商心理師、社工師)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馬大元(身心科醫師、馬大元診所負責人) ★張美蘭(小熊媽,親子作家) ★張進益(《下流青春》作者) ★陳鴻彬(資深輔導教師、諮商心理師) ★彭菊仙(親子作家) ★歐陽立中(Super教師、暢銷作家) ★藤原進三(作家、《我們曾經這樣活著:三星八德監獄物語》作者)——暖心推薦 (按姓氏筆畫排序) 【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推薦】 ▍讀了這本書,我感覺到了很多很多的愛——Kingyovv 我從這本書收到了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撫慰與激勵,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改變。 因為這本書,我第一次有了想要溫柔對待所有人的想法。 ▍無論經歷再大的痛苦,我相信每個人都有改變的可能——Amazon Customer 趁著工作休息時間讀了這本書,卻讓我眼淚流個不停。 這本書讓我相信人間的溫情及改變的可能性。 ▍這本書讓我知道何謂真正的療癒與教育——Mitsuru 對兒童教育及心理治療有興趣的人,一定會愛上這本書。 ▍這本書給了我滿滿的溫柔——Itosati 這本書光是前言兩頁的文章,就有值得一買的價值。 ▍這本書讓我知道人與人相處最重要的事——Amazon Customer 這本書是朋友推薦給我的。 身為一個八歲男孩的母親,我很幸運能夠邂逅這本書。 它讓我知道自己不經意的一句話或一個舉動,很可能造成一個人多大的影響。 希望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讀這本書。 ▍希望所有教育者、父母親、政治家都來讀這本書——Amazon讀者 這本書讓人無法不哭著讀完。 那些因為犯罪而進入監獄服刑的少年們心中的傷痛,太令人心痛。 這本書讓我知道,在主張嚴懲犯罪之前,我們還有其他方法可以從根本解決問題。 ▍這本書讓我哭了——Amazon Customer 我被受刑人們發自內心的純粹語言感動了! 沒想到「表達自己的想法」與「接納對方的想法」竟然有這麼大的療癒效果!

目錄

目錄 【推薦序】孩子,值得我們多給一點機會∕林立青 前言 ▍第一章 ▍來自紅磚建築物的呼喚 坡道上的紅磚建築 都是溫柔的孩子 為了參觀近代經典建築,我來到了監獄 一年一度對外開放的「矯正展」 由我來幫受刑人上課? 通往教室的那段長路 ▍第二章 ▍從繪本開始的心靈熱身操 第一堂課 繪本《小狼跑過來了》 「話劇」的魔法 絕不勉強孩子們做不想做的事 在監獄討論「宇宙論」 團體朗讀話劇《橡實大會》 安心、安全的教室 窗道雄先生與金子美鈴女士 ▍第三章 ▍詩讓少年們卸下了心防 心裡的黑暗是彩虹的顏色 一行短詩成了開啟眾人心扉的鑰匙 任何話語都能成為一首詩 向最需要協助的人伸出援手 療癒心靈創傷的「表達」之力 並非只有感同身受才算接納 孩子們態度不好是誰的錯? 說「我沒什麼好寫」的孩子 ▍第四章 ▍成長路上嘗盡人生苦難的孩子們 有發展障礙的孩子 第一次感受到「慘遭殺害的人心中的恐懼」 過於纖細敏感的心 性別認同障礙的孩子 越認真的孩子過得越艱難 「乖寶寶」的陷阱 遭到虐待的孩子 無家可歸的孩子 因為追求「愛」而誤入歧途 絕對不否定他們的想法 想贖罪的心 ▍第五章 ▍歸屬和環境的力量 每個人都有改變的可能 人在人群中才能成長 沒有人是天生的壞人 為了這些孩子的將來

序跋

前言
入監服刑的人,都是粗暴兇惡的人吧? 想必一定是腦袋裡不知道在想什麼、令人害怕的人。 曾經,這是我對受刑人的粗淺印象。 但是,我在奈良少年監獄認識的那群孩子,完全不是這樣。 他們有的人在超乎我們想像的貧困環境中成長、有的人自幼受到父母的嚴重虐待、 有的人則是在學校遭受霸凌……。他們全是一群長期受到忽略、得不到社會福利與支援的孩子,在成為加害人之前,他們曾經都是被害人。 為了保護自己,他們只好披上自己打造的鎧甲, 或是露出讓人困惑的壞笑,或是擺出桀驁不馴的態度, 或是躲進自己的硬殼裡,或是說著難笑的笑話,或是過度地卑躬屈膝……。 每個人的鎧甲都長得不一樣,唯一的共同點是:保護力都不堪一擊。 不僅無法守護自己,甚至將他們逼上更加窘困的絕路,全都是可憐又可悲的贗品。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他們的周遭沒有可以幫助自己的大人, 這是年幼的他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自保手段。 這些孩子緊緊地關上心裡的那扇門,甚至連自己內在的感情都視而不見。 然而,一旦卸下那身鎧甲,打開心扉的瞬間, 流淌而出的卻是滿滿的溫柔。 即使是犯下重罪的人,內心深處一定還是有顆正在沉睡的、溫柔的心。 其實,每個人都希望被愛,也希望自己能夠好好愛人。 人類就是這麼美好的生物。 遇到這些孩子之後,我對這點更加深信不移。 打開他們心扉的鑰匙就是:能夠表達內心想法的「詩」,以及願意接納彼此的「同伴」。 詩與同伴療癒了他們曾經傷痕累累的心。 本書記錄了我自二○○七年起,長達十年參與奈良少年監獄的「社會性涵養計畫」,教授受刑人們「詩作教室」的軌跡。 也許有人會認為書中的故事只是特例,實際狀況並非如此。 但參與計畫的一百八十六個孩子,全都有了截然不同的改變。 衷心期望各位能透過我的這份紀錄,了解他們真正的模樣。

內文試閱

◎一行短詩成了開啟眾人心扉的鑰匙   我從未想過,短短一行詩,竟然能讓在場所有學員敞開原本緊閉的心扉。   雲 因為天空是藍色的 所以我選了白色 第一眼看到這行短詩,我的感覺是「還真是詩意啊」。短詩省略了主詞,但標題已經充分說明一切。這是從白雲的第一人稱角度寫的,「因為天空是藍的,所以我選擇當白色的雲,飄浮在湛藍的天空中。」 「D同學,請朗誦你的詩給我們聽。」 這首詩的主人低垂著頭,快速地唸了一遍。由於發音不清楚,大家根本聽不懂他在唸什麼。 當時D同學身上還有吸毒留下的後遺症,所以無法清楚地發音。他的頭上有一道怵目驚心的傷痕,那是被他父親用金屬球棍毆打的痕跡。也許這也是造成他無法好好說話的原因。自幼遭到虐待,長久以來被最親近的人傷害,使他嚴重缺乏自信,平時老是低著頭不敢與人目光接觸。之所以急著唸完詩,大概是想盡量縮短在眾人面前發言的時間吧。 「不好意思,我聽不太清楚。可以麻煩你再唸一遍嗎?」 他再念了一遍,大家還是聽不清楚。所以,我又請他重複唸了幾遍。 「抱歉,可以請你再大聲一點,速度放慢~~一點,讓對面的同學們也能聽到你的詩嗎?」 終於,D同學緩緩抬起頭,試圖將每一個字清楚地唸出來。 「因為……天空是藍色的……所以我……選擇了白色。」 一旁屏氣凝神的同學們,總算鬆了一口氣,眾人報以熱烈的鼓掌。我跟教官也用掌聲回應D的努力。在場所有人都打從心底為他感到高興。「老……老師,」突然間,D小心翼翼地舉起手來。 「那、那個……我有話想說。請問我可以說話嗎?」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平時總是低垂著頭、幾乎不發一語的D同學,竟然主動舉手要發言。這一瞬間,他打開了緊閉已久的心扉。 「當然可以,請說。」 於是,D同學開始說話了。他所說的第一句話,至今仍烙印在我心裡。 「今年,是我媽媽去世第七年。」 我心中猛然一痛。D同學用他那不甚流暢的口齒,緩緩道出自己的故事。 「我媽媽她,身體不好。可是,爸爸經常打媽媽。我那時還很小,沒有辦法保護媽媽。媽媽死掉前,在醫院對我說:『覺得難過的時候,就看看天空吧。媽媽一定會在天上守護你。』所以我,試著把自己當成媽媽,用媽媽的心情,寫了這首詩。」 我百感交集,拚命忍住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短短的一行詩背後,竟有這樣的故事。 D同學的故事打開了學員們的心防。大家紛紛主動舉起手來發言。 「我覺得,D同學能寫出這樣的詩,就是對他媽媽盡孝了。」 多麼溫柔的一句話。長久以來D同學因為無法從爸爸的暴力下守護媽媽,總是懷抱著罪惡感,此時卻有人安慰他:「沒關係。你寫了這首詩,對媽媽來說就是最好的供養。你已經對媽媽盡孝了。」說這話的人,其實正因為殺人重罪入獄服刑。明明有一顆這麼溫暖的心,當初為何會犯下那樣的錯。接著又有人舉起手來。 「我相信D同學的媽媽,一定是像雲那樣潔白無瑕的好人。」 有這麼棒想像力的你,為何會犯罪來到這個地方呢?當初難道不知道會被關到這裡嗎?我努力逼自己嚥下即將脫口而出的疑問。 「我也這麼覺得!D同學的媽媽一定是像雲一樣溫柔的人。」 這些孩子!到底是什麼把你們逼到了這種地方呢?這個疑問不斷衝擊著我的心。 此時,有一個人奮力舉起手來。「E同學,請說。」E同學是個平時悶不吭聲的高個子。但這樣的他總是駝背瑟縮著身子,所以看不出來是高個子。課堂上的他總是低垂著頭,一臉陰沉。 「我……我,我……」他試圖發出聲音。你看得出來他正努力攀過眼前那道又高又大的障礙。過了好一會兒,E君總算擠出他想說的話。 「我,我沒看過我媽媽。但是,這首詩讓我覺得,只要抬頭看天空,一定可以看到媽媽在那邊守護我。」 突然間,他哇地大哭起來。教室裡的所有人都出聲安慰他。 「沒錯!一定是這樣!」 「你一定覺得很孤單吧!」 「這一路走來,你辛苦了!」 「我媽媽她,也不在了。」 在大家的安慰聲中,E盡情放聲大哭。在場的教官們也忍不住拭起淚來。 自那天起,E有了戲劇性的改變。之前經常自殘的他,從此不再傷害自己。E因為覺得自己罪孽深重,沒有資格活在這個世上,一直嘗試了結自己的性命。每當他又自殘,就必須接受「懲戒」,被隔離在個人房。那天恐怕是他第一次對人公開「沒有母親的寂寞心情」。而眾人對他的接納,療癒了那顆傷痕累累的心。 下個月來上課時,E同學變得判若兩人。他個子變高了很多,因為他打直了總是駝著的背脊。最後一堂課,他甚至能露出笑容和大家交談。 關於E同學,還有一些後續消息。為期半年的社會性涵養計畫結束後,我們外部講師便無法再見到他們。但是,我後來有一次機會見到了E同學。因為電視臺前來採訪,訪問E同學。 睽違半年見到E同學,他變得開朗不少,我差點認不出來。他抬頭挺胸,簡直判若兩人。他自豪地對我這麼說: 「我這次在實習工廠當上副班長了!」 曾經是大家累贅的E同學當上了副班長!他的成長實在太驚人了。他接下來所說的話,讓我驚訝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我這陣子休息時間都在聽大家訴說他們的人生煩惱。」 我忍不住噗哧一笑。我深深相信他已經沒問題,可以回歸社會了。 越是深切痛苦過的人,越能理解他人的苦楚。所以他才能成為傾聽別人煩惱的好聽眾吧!過去無法改變。但是,一個人可以現在的生活方式,可以改變過往種種的意義。換言之,每個人都能藉著行動「改變過去」。 此時,教室緩慢地搖晃起來。乾井教官低聲說:「我頭暈了。」 「老師,不是你頭暈。是地震了。」 我望向窗外,種植在操場邊緣的整排白楊樹,樹梢不停搖晃。動作如搖曳的水草般輕 緩,但幅度卻很大。那天發生了東日本大震災(即俗稱的「三一一地震」。)。 受刑人後來也透過監獄內的電視得知了地震災情。不知道他們以什麼樣的心情,看著反覆重播的海嘯畫面? 地震過後幾週,我在教室裡見到他們,發現大家全都受到極大的衝擊。 「待在監獄裡,不能幫災民做點什麼,讓我覺得很著急!」 「災民過著飢寒交迫的生活,我們卻三餐溫飽,我覺得很對不起他們!」 大家都對我這麼說。社會大眾很容易認為「犯罪者平常在監獄裡過得輕鬆自在」,其實不然。他們也會擔心重大災害的犧牲者和受災民眾,並感到痛心。看著那樣的他們,我深深感受到他們並非什麼「怪物」。 ◎任何話語都能成為一首詩   喜歡的顏色 我喜歡的顏色是 藍色 第二喜歡的顏色是 紅色 說到「喜歡的顏色」,不得不提F同學這首單刀直入的詩。我完全沒料想到他會以這麼直截了當的方式,對我投出一顆快速直球。到底該讚美哪裡才好,我也不知道。教官和我們,大家都非常苦惱。 結果,學生們舉起了手。我邊不可思議地心想「這種作品到底有什麼好說的?」邊點了一個舉手的學生。 「我覺得一次可以聽到兩種F同學喜歡的顏色非常好!」 我倒抽了一口氣。竟有如此體貼溫柔的人!就連我們站在指導者身分的人,都想不到這樣的讚美。我指了另一個人,他回答「我也是」。 「你也是?」 「我也很高興F同學可以告訴我們兩種他喜歡的顏色!」 讚美還升級了!一股暖流瞬間湧上心頭。 寫下這首詩的人,我們暱稱他為「土塊同學」。比起「人來聽課」,他更像是「被人放在那裡」。他的眼神總是在空中游移,好像誰的話都傳不進他的耳裡。F同學看起來就像把自己關進透明的膠囊裡,在幻想的世界裡神遊。 面對這樣的F同學,學員們不吝給予如此溫柔的讚賞。是身為指導者的我們,誰也沒想到的溫柔話語。又有一個人舉手了。我邊懷疑他到底還能再說些什麼,邊指了他,結果他真心誠意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想,F同學真的很喜歡藍色和紅色吧!」 我服輸了。這麼真誠坦率的話,我怎麼也想不到。 我很好奇F同學本人有什麼反應,不經意朝他一瞥,發現他竟然笑了。嘴角微微彎起,露出一抹微笑。他溫和的笑容讓人不禁心想,宛如花朵綻放般的微笑,原來指的就是這個畫面啊!我高興得差點掉下眼淚。 教官的心情也跟我一樣。乾井教官眼眶含著淚水對他說:「喂,F同學,你的表情很不錯喔!」結果,F同學露出害羞的表情,臉頰頓時染紅。那模樣非常可愛,可愛得讓人受不了。 他再也不是「土塊」了。因為他自己打破了透明膠囊,飛向這個世界。從這天起,F同學開始可以跟大家對話了。 沒想到這麼一點小事,就能讓一個人瞬間改變這麼多!人們只要能描述自己的心境,知道有人願意接納自己的想法,就能得到這麼大的慰藉,敞開心房與人交流嗎? 果真如此的話,那麼F同學至今究竟住在什麼樣的世界?那一定是個必須讓他將自己關在單人用膠囊裡隔離外界的殘酷世界吧!他一定處在一個連一丁點讚美都得不到的荒涼場所。一想到此,我便因為他的寂寞和嚴苛的處境而忍不住顫抖。隔離外界的透明膠囊,想必是他用來保護自己的「避難所=內心的盔甲」。 教室裡那群夥伴的溫柔,融化了他心裡堅固的盔甲。他們告訴了F同學「以一顆赤裸裸的心出來外面也沒關係喔!因為我們是你的夥伴啊!」我們這些指導者都辦不到的事,教室裡的同學卻為我們做到了。我認為這不是指導者的功勞,而是學生們營造出的「歸屬和環境的力量」。 這件事還教會了我另一個基本的道理。那就是──只要有人認為「這是詩」並寫下,而另一個人認同「這是詩沒錯」,那一瞬間,不管什麼話語都能「成為一首詩」。而且那首詩還擁有足以改變作者人生的力量。 從前一直認為唯有優秀詩歌作品才具有價值的我,真是個愚不可及的「詩歌菁英主義者」。世界上當然有優秀的詩歌作品,也有超越時空和國度,廣受人們吟詠閱讀的雋永詩歌,但並不代表只有那些作品才有價值。 語言本來的目的,就是連結不同的人。人們透過言語互相理解,接納彼此的心。即便再幼稚笨拙的作品,只要一字一句能夠打入在場聽眾的內心並引起共鳴,就充分地發揮了言語應有的作用。那正是語言最重要的使命,也是最珍貴的功用。即使那些話並不具普遍性也無妨。因為那些話已經連結起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催生了喜悅。就言語而言,還有比那更值得驕傲的事嗎? 這些孩子們教會我許多重要的事。如同他們在改變一般,我也變得截然不同。 現在的我,之所以可以成為這樣的我,全要感謝他們。是那群犯下重罪的受刑人教會了我重要的事。我由衷感謝他們。當緊閉的心門打開,滿溢而出的盡是滿滿的溫柔。我開始相信這世上沒有天生的壞人和精神病態者。人類一定生來就是「善良的生物」。謝謝他們讓我對人類改觀。

作者資料

寮美千子(りょうみちこ Ryo Michico)

1955年生於東京。曾獲頒每日童話新人獎、泉鏡花文學獎。2007~2016年間,與丈夫松永洋介一起擔任奈良少年監獄「社會性涵養計畫」講師,在課堂上帶領少年受刑人閱讀繪本、作詩。並促成奈良少年監獄詩集:《因為天空很藍,所以我選了白色》、《我相信這個世界會更美好》出版,感動日本社會。

基本資料

作者:寮美千子(りょうみちこ Ryo Michico) 譯者:黃瀞瑤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野人家 出版日期:2020-02-26 ISBN:9789863844167 城邦書號:A101051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