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升級
目前位置: > > > >
祖先療癒:連結先人的愛與智慧,解決個人、家庭的生命困境,活出無數世代的美好富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祖先療癒:連結先人的愛與智慧,解決個人、家庭的生命困境,活出無數世代的美好富足!

  • 作者:丹尼爾.佛爾(Daniel Foor)
  •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 出版日期:2019-03-14
  • 定價:550元
  • 優惠價:79折 435元
  • 書虫VIP價:41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92元
本書適用活動
《祖先療癒》新書延伸展/三本75折
  • 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
  • 2019僅此一檔 $499升級VIP/話題新書
  • 2019世界閱讀日/二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第一本.跨文化.融合東西方│ 利用祖先的支持,展現靈魂的天賦—— 為了自己的快樂,也為了家族、地球與未來無數世代的福祉。 家運不振、手足不睦、前途不順、小人劫財、莫名病痛纏身、……,你知道這些都與祖先相關嗎? 讓看不見的祖先力量 成為我們生命中的最大支持與解答!
【各界盛讚.強力推薦】
祖先真的需要你幫他超渡嗎?或許吧。但更真實的是,透過面對與處理家族業力/祖先工作,開啟了一個自我認識與療癒的契機,人們真正要面對的是當前自我所處的環境及人際關係,而靈性成長的旅程往往也由此開始。 ——林明謙/記錄片〈看不見的台灣〉導演 這本書對東西方之間的倫理關係有著協調與平衡的槓桿作用,支持著平凡老百姓理解「祖先崇拜」的莊嚴,也脫離了人們對於「超薦祖先」所發生的經費感到恐懼。 ——貫譽/天語翻譯人 人要解決自身在生活方面的問題,你必須先回頭找到破損的源頭,修補它、認同它、療癒它。……只要將焦點放在愛與智慧,將此與祖先連結就好。 ——宇色/《我在人間》系列作者、靈修人、瑜伽士 【內容簡介】 想到「祖先」,你會想起誰或什麼? 清明時節雨紛紛?在節日敬拜的對象?還是跟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本書作者丹尼爾.佛爾博士說,「祖先」是每個人在生物、歷史及靈性上如實存在的軌跡,即使是被人領養、身為孤兒,或永遠不知道親生父母是誰,祖先們仍會透過體內每一個細胞裡的DNA來表達自我,反映在外表特徵、健康狀態與許多習性上,影響著後世子孫的好好壞壞。 祖先是所有人的「靈魂之藥」! 在這本引導人們與離世靈魂建立關係的實用指南中,作者以古老傳承的智慧為基礎,加上近二十年敬拜祖先儀式的實務經驗,以及在心理健康領域的臨床訓練,詳細說明了與充滿靈性活力的祖先們合作的意義,以及與祖先展開接觸、維持關係的儀式方法;同時探討了敬拜祖先的習俗及建議、為死亡作準備的相關事宜……等。 為什麼要與祖先連結? 我們有充滿愛與智慧的祖先,也會有麻煩卻深具影響力的祖先。若能審慎地透過修復儀式與祖先連結,不僅能療癒先人可能經歷的傷痛,更能獲得祖先助力,將有害的家族痛苦模式轉為祝福的能量,促進家族健康與興盛,以及做出有益自己與後人的選擇,帶領我們順利穿越未來的考驗! 現在,就邀請你踏上一段與祖先同行的旅程!

目錄

推薦序一 你的祖先也是神 推薦序二 平衡東西倫理觀點的槓桿 推薦序三 你,不是單獨活在人世間 致謝 前言 第一部 祖先工作的基礎 第一章 我與祖先同行的旅程 進行最初的接觸 家族研究與個人療癒 學習與傳授祖先工作 第二章 祖先是誰? 死人並未死去 家族祖先與被記得的祖先 較古老的祖先與集體亡靈 練習一:你對祖先的感覺如何? 第三章 自然發生的祖先接觸 夢境接觸 同步性 非正常狀態下的清醒接觸 正常狀態下的清醒相遇 練習二:你跟祖先接觸的經驗是什麼? 第四章 祖先敬拜與儀式 進行祖先儀式的常見動機 維持祖先連結的實際做法 練習三:與祖先展開接觸的儀式 第二部 療癒世系與家族祖先 第五章 家族研究與啟動祖先療癒 蒐集人們記得的事 直接與祖先合作前的考慮事項 為世系修復工作選擇一個焦點 練習四:深入了解你的四條主要血脈 第六章 會見祖先指導靈 祖先指導靈 用儀式接觸祖先指導靈 練習五:尋找一位祖先指導靈 深化與祖先指導靈關係的方法 第七章 世系祖先與集體亡靈 祖先的世系 練習六:認識世系 評估世系 修復較古老的世系祖先 練習七:協助世系祖先的儀式 第八章 協助名字仍被記得的亡者 情感療癒、寬恕,與未竟之事 練習八:寬恕祖先的練習 靈魂引導者、亡者的揚昇,以及祖先化 練習九:為有人記得的亡者進行靈魂引導 處理特別麻煩的亡者和有關聯的靈 第九章 與在世的家人整合與合作 為自己、家人與子孫祈禱 降靈、傳訊與通靈 練習十:讓世系降靈並為生者禱告 完成世系修復的循環 世系修復的五個階段 練習十一:協調四個主要世系 練習十二:用盛宴款待家族祖先的儀式 世系修復循環之外的祖先工作 第三部 崇拜其他類型的祖先 第十章 祖先與地點 家就是遺骨所在之處 練習十三:對家族祖先進行的墓園實務練習 公共紀念碑與紀念建築 祖先與自然界 敬拜地方祖先的九個建議 練習十四:問候地方祖先的儀式 第十一章 特質相近的祖先、多重靈魂與輪迴轉世 特質相近的祖先 練習十五:頌揚行業祖先 多重靈魂 輪迴轉世與前世 跟家人、地方與特質相近祖先的整合工作 練習十六:協調家族、地方與特質相近的祖先 第十二章 加入祖先的行列 為死亡作準備 死後的喪葬儀式與遺體 練習十七:有意識地參與一場葬禮 死後一年內的儀式照料 練習十八:第一個週年忌日的儀式 【附錄】辨別與靈對話和精神病的不同 參考資源 【圖表明細】 圖表5.1 家譜圖表 圖表5.2 家譜曼陀羅 圖表7.1 穿越時間的世系階層 圖表9.1 祖先曼陀羅

內文試閱

  【第一部】祖先工作的基礎      這部分介紹的是下列主題的基本教導:   •不同類型的祖先(例如:家族的、歷史的、共同的)   •自然發生的祖先接觸類型   •常見的祖先敬拜習俗   •促成與祖先接觸的儀式與典禮進行方式   我也將邀請你深思自己對血親祖先們的經驗,包括近期離世的家族祖先與其他已無人記得姓名的祖先。祖先敬拜的習俗可能令你對來世的信念與生者和亡者間的關係產生懷疑。閱讀時,請容許有個人深思的空間,並對有益的夢境或其他來自愛你與支持你的祖先們的自然接觸保持開放。      1我與祖先同行的旅程      進行最初的接觸      我的近期祖先大多是從英格蘭、愛爾蘭與德國移居到北美洲的路德教派與衛理公會派教徒。他們全都在至少四個世代前就橫越大西洋,有些甚至更早。他們是賓夕法尼亞州與西維吉尼亞州的農夫、母親、煤礦工人,人生的焦點都放在辛苦工作與照顧家人上。在有些地方,我的家族祖先是因為歐洲部落文化在最近的歷史層次中的大規模崩解而移居。歐洲部落文化是從大約兩千年前、隨著羅馬帝國(西元前四十年至西元二三○年)的軍事擴張而開始的。羅馬讓歐洲的原住民族與其他許多民族認識了帝國對皇帝的狂熱崇拜。到西元四世紀,羅馬接受了基督教;接下來的八百年間,神聖羅馬帝國的查理曼大帝(西元七四二至八一四年)等基督教領袖,便在整個西歐執行軍事擴張與宗教改革行動。在我的部分血緣脈絡中,可能有超過一千年沒有實行與祖先靈魂互動的儀式了,而根據我對過去幾世紀的家族歷史與傳統的研究,也沒有任何事能簡單解釋我專注於祖先的渴望。      我早年的生活也沒有任何事能解釋我對祖先的喜好。我出生於俄亥俄州郊區一個健全且充滿愛的中產階級家庭,也並非在對祖先有強烈認知的環境下成長,更沒有接觸任何與亡者有關的組織;但我跟某些天生就有特異功能的人或靈媒不同的是,我年少時不會與亡者交談或看見鬼魂,也沒經歷過擊垮我、使我看見其他實相的重大創傷。我也不曾被閃電擊中、有過瀕死體驗,或忍受過某種真正有死亡威脅的疾病。然而我確實知道,小時候長時間在附近森林與小溪玩耍,有助於我在大自然中感到自在;而青少年時期閱讀奇幻小說,則為我建立了探索儀式與用其他方式觀看世界的基礎。      我第一次與看不見的世界進行有意識的接觸,是在青少年時期,我按照一本薩滿信仰入門書中的指示實際進行基本儀式。透過這些早期的實驗,我與非物質存有或靈魂有了接觸,這種體驗是很真實的。我記得感覺到自己跌進了一道通往另一個次元的門,而我所接收到這些靈魂的負面反應,令我拚命想找到一種方式來弄清楚我的經驗。十八歲時,我偶然看到一份工作坊的傳單並報名參加,開始與我最早的正式老師們—地球療癒教會的貝琪(Bekki)與克羅(Crow),學習薩滿與土地敬拜靈性教導。結合他們的指導與我對一般異教徒文化的浸淫,以及對世界宗教的學術研究,為我對儀式與靈魂工作的早期經驗提供了一個重要的脈絡與基礎。      我記得一九九九年那個重要的日子,那天是我第一次受訓直接與家族祖先連結。那時我已執行薩滿工作、儀式魔法與其他形式的催眠工作大約四年了。在那次訓練中,貝琪指導我與一位祖先指導靈連結,我便接觸到一位來自我祖父的世系、充滿靈性活力但年代久遠的歐洲祖先。      那天稍晚,貝琪請我去詢問這位樂於提供支持的祖先,是否有任何近期離世的人能利用這次的療癒。我立刻知道我會與我的祖父談話。我七歲時,他因舉槍自盡而死。他的死對整個家庭都造成影響,特別是我的祖母,祖父自我了斷時她就在家裡,而她的兒子們,包括我的父親,則是在地方的消防隊裡值班。當時還是個孩子的我並未受到太多衝擊。而在此之前,我從未想過把祖父當成一位祖先來接觸,或認真思考過他的死對家人可能造成的影響。在他死後十五年,祖先指導靈與我接觸到佛爾祖父的靈魂,並認定他仍處於一種相當困惑的狀態①。他看來是碎裂成片的,能量體的腹部缺了一塊,那是他射殺自己的部位。指導靈修復了這個受傷部位,並幫助他了解我們是誰、發生了什麼事。之後祖父分享了一個給我祖母的善意訊息。後來當我們一起站在祖母墓前時,我把訊息傳達給了她。那個進行修復儀式的重要日子,就隨著指導靈與我協助祖父,在支持與愛我們的祖先當中取得他的位置而結束。      家族研究與個人療癒  我與祖父和指導靈的合作,激發我想去了解更多家族歷史的渴望。此事使我展開之後八年偶爾進行的族譜研究,以及藉由家族小旅行去與年長親戚談話。二○○七年,我與家人在賓州菲耶特郡鄉間的一處小墓園所共度的某個時刻,讓我看見祖先儀式、族譜研究與家族療癒能如何緊密交織在一起。在前一年與其他家族成員的交談中,我得知我的外曾祖父母被埋葬在一座沒有標記的墳墓中,只有一位仍在世的親戚記得墳墓的位置。透過儀式,我接觸了這些祖先的靈魂,並詢問他們希望用哪一種墓碑來標示他們的長眠之地。由於我很想送給他們這份禮物,也很確信有接收到他們的請求,我於是下了訂單。之後發生了一件古怪的事。沒過幾天,我注意到前幾年我檢查過無數次的線上族譜資料庫,突然充滿了這些特定的愛爾蘭與英格蘭祖先們的歷史資訊。彷彿這些世系祖先們為了回應我對他們的關懷之舉,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對我敞開心門。這個突破性的進展讓我與雙親和其他幾位家庭成員在幾週之後,站在那座墳墓旁正式安置墓碑之前,得以說出外曾祖父母的名字。這個敬拜儀式幫助我母親與年長親戚們因對家族歷史的認識,而感覺受到重視與感激,且讓我的家人感情更緊密。      我對祖先敬拜的喜好,也促使我去了解我那些活在基督教誕生與羅馬帝國之前、更古老的歐洲祖先。基督教之前的愛爾蘭/凱爾特(Celtic)與古北歐(Norse)文化都曾建立祖先敬拜的傳統。數百萬美國孩童與成人在萬聖節期間配戴的面具,可追溯到由愛爾蘭與蘇格蘭移民帶到北美洲的古老凱爾特節日:薩溫節(Samhain)。這個傳統節日在九世紀被併入天主教曆法中的「諸聖節之夜」(All Hall.ws’ Eve),現代異教徒與基督徒至今仍一起慶祝,當作一個紀念、款待,以及可能直接與祖先溝通的時刻。古北歐異教/阿薩楚(Asatru)信仰的現代教徒們復興了名為塞德別(seidbr)的儀式,此儀式被詳細記錄在十三世紀的《紅鬍子艾瑞克傳說》(Saga of Eric the Red)一書中。②在該書內文與現代的儀式中,都有一名訓練有素的祖先靈媒登上一張置於高處的座位,以傳神諭者或為亡者發聲者的身分,藉著回答會眾問題來為社群服務。(要知道更細節的描述,請見第九章第二三四頁)古北歐的祖先靈媒與凱爾特人為亡者舉行的扮裝與款待儀式,幫助我體會到,我的血親祖先執行某些共同的祖先敬拜形式是距今如此近期的事,以及某些傳統是如何延續至今。      在與我較古老的祖先靈魂相遇之前,我從未想過要把我的家族或文化歷史視為一股靈性力量與財富的來源。以無意識的小我思想來掩飾個人痛苦的我,必定偶爾為我的家人與其他親近的人帶來傷害。在世界宗教與療癒藝術方面的訓練,則幫助我慢慢了解,年輕時曾努力想解決的那種失望感,跟我家庭的缺點較無關係,而是跟我從較大文化中所受教育中的空白比較有關。這些盲點已存在許多世代,令我感覺就像某種有系統的背叛。舉例來說,我的成長過程中沒有接觸過關於傳統歌曲、故事或儀式的知識;沒有人教導我有意識地與大自然對話的方法;我也不曾得知與靈魂或看不見的世界可以安全接觸的工作架構。但當這樣的知識大多已從文化中遺失了上千年,我又如何期待我的父母或祖父母會教導我這些事?不僅是家族與土地敬拜傳統斷裂、還有更大的文化也與土地敬拜傳統斷裂,透過此脈絡來看待我個人的療癒,我就能釋放過去對家庭的批判。如今我已能確實觀察來自一個較大歷史脈絡的挑戰—提醒我不是所有家庭問題都是個人問題,也不都是源自不久前的過去。      學習與傳授祖先工作   自從第一次接觸到祖先指導靈與我的祖父之後的近二十年間,我有幸能與不同的靈性導師,以及有意識敬拜祖先的傳統合作。在固有的土地敬拜傳統當中,對我影響最重要的有歐洲異教信仰、蒙古薩滿文化、北美原住民方式,還有西非與非裔移民以約魯巴語傳承的伊法/奧麗莎(Ifá/Òrìṣà)傳統。      現代的異教信仰與形式復興的薩滿文化,提供我最早期對土地敬拜教導與社群儀式的經驗。當我浸淫在儀式魔法、西方神祕學,與基督教之前的歐洲(例如凱爾特、古北歐、地中海文化)異教傳統中,幫助我培養出內省的習慣及學習與靈魂世界連結的基本技巧,並且感激自己祖先深厚的根源。我將本書中以祖先為主的教導,視為我古老歐洲祖先土地敬拜方式的一種延伸,我也對努力重振歐洲大陸與不列顛群島古老方式的學員們,感到無比的愛與感激。二○一四年,我第一次造訪蘇格蘭與英格蘭的巨石遺址時,光是站在尊崇亡者的四千年石造遺址旁,就能確定祖先敬拜根本不是什麼新鮮事。      我的老師兼好友薩拉蘭吉爾.奧迪根(Sarangerel Odigan),她也是布里雅特(Buryat)蒙古族薩滿,她在二○○六年過世之前,很鼓勵我與祖先一起合作,也告訴我她的傳統會如何看待我的一些早期經驗。她是完整原住民傳統的第一位代表性人物,我與這種傳統有深入的合作。她也是位特別仁慈又慷慨的導師,我在全書中經常提及她的作品。向奧迪根學習拓展了我對看不見的世界的理解,她是活出原住民以心為智慧的人類典範,並激發了我盡一切所能向原住民長者與傳統學習的渴望。她的驟然離世也意外教會我,如何在一位靈性導師踏上前往祖先領域的旅程之後,繼續與她維繫關係。      過去十五年固定參與淨化活動或汗屋儀式、荒野探詢與其他北美洲固有的傳統,讓我認識了一些民族的美好、尊嚴與適度的驕傲,他們與地方和祖先智慧的連結仍保留得相當完整。我對原住民方式的經驗大部分是來自拉科塔式(Lakota-style)典禮以及美國原住民教會。身為這些神聖空間的參與者,我學到如何發自內心地祈禱,並把傳統儀軌當成一份來自祖先的禮物般尊崇。與原住民老師和社群相處的時間,也令我學到了許多關於寬恕的事。我曾親眼目睹具有極大韌性與開放心胸的部落首領與非原住民分享傳統方式,那些非原住民當中,有許多是對原住民族執行種族滅絕的殖民者的直系子孫。當我對這個觀點的美國歷史有更多了解,也幫助我發自內心去理解我早期歐洲祖先們的痛苦歷史,以及受命參與療癒美國發生的種族歧視與壓迫的工作。      過去十年來,我也一直是個學生,最近更成為伊法/奧麗莎傳統的入門者。起初透過橫越大西洋的奴隸交易而傳到美國的約魯巴文化,其不同的派別分布在全球,例如奈及利亞、古巴與加勒比海地區、巴西、委內瑞拉、美國,甚至歐洲等地,如今已擁有超過五千五百萬奉行者。我在三次到奈及利亞的朝聖之行中,很榮幸得以進入這項傳統,成為下列神祇的入門者:伊法(命運與占卜之神)、巴達拉(Ọbàtálá)與歐森(Òṣun)(智慧與愛之神),以及來自歐德雷莫(Òdè Rémọ)的歐魯沃.法洛魯.阿德薩恩亞.阿沃亞德(Olúwo Fálolú Adésànyà Awoyadé)世系的艾貢貢(egúngún)(祖先的共同靈魂)。      受到歡迎、得以進入祖先靈媒的社會,是特別有意義的事,也可說是我多年來與自己的祖先共同合作,以及尋找能幫助我了解這項祖先敬拜使命的長者的結果。當然,入門只是一個學習與成長新循環的開始,我也持續尋求向在美國與奈及利亞的奉行者,學習其祖先敬拜方法的機會。       雖然在書中經常提到這些與其他傳統,但我並不自詡代表任何特定的傳統或家族。本書分享的教導與練習,凸顯了跨文化的相似處。他們的目的是被廣泛使用,並免於受到任何特定傳統的限制。當我利用某個特定的文化世系來強調某些祖先敬拜的觀點,參考的是那個傳統已確立的根源與代表性人物。我明白許多讀者不會受到任何一種靈性道途的深刻召喚,我也堅信身為讀者的你,不需要接受任何特定的宗教認同,也不需要認為自己必須是個特別虔誠的人,才能深愛與敬拜祖先。此外,我也會為書中呈現的教導與練習中的任何缺點負起完全的責任。      除了與靈性老師和傳統共同合作之外,作為一名心理學博士與婚姻家庭治療師所受的訓練,也影響了我從事祖先工作的方法。身為一名治療師,我親眼見過祖先受的傷如何在世代間傳遞,以及這些循環能如何透過一些方法進行療癒。作為一個從事內在工作的人,我也知道有多少方式,可以拖延或逃避培養智慧與一顆開放的心所需的紀律。有些傳統文化會指定一位在世的家族成員代表其他家人來處理與祖先的關係;有時則是祖先們自己挑選這個人。我自從約十年前在家庭中擔負起這個角色以來,一直試圖在我自己的人生與關係脈絡中研究毒害家庭的問題與療方。承認我對自己的心理健康與快樂、包括我與家人和社區的關係有責任,是我在祖先儀式工作的基礎。      自從在二○○五年第一次帶領週末祖先密集課程至今的十年間,我已帶領全美超過千人進行這項訓練上百次。同時,我也透過訪談、每月聚會的小團體與私人療程,跟其他數千人進行過談話。藉由提供一個讓他人接觸其祖先的空間,我親眼見證過、也能為在世家庭成員帶來利益的深刻轉化。我學到的三大重點是:⑴這工作的重點是「關係」;⑵每個人都有充滿愛的祖先;以及⑶與我們的祖先連結是完全正常的事。首先,想要去認識與愛他們,需要深刻且持續去處理我們的家庭、我們所源自的文化,以及我們自己的問題。這個過程要進行數年,不是數月,當然也不會在一個週末就結束。祖先不是一個我們能精通或完成的「科目」,重點在於與家族的集體靈魂建立關係,以幫助我們自己變成有智慧且慈愛的人。在我們死後加入祖先的行列之前,我們與他們的關係永遠不會結束,甚至死亡也只是一個新循環的開始。祖先工作是極為個人的,同時本質上也涉及關係。      其次,我們都有曾熱愛、敬拜與生活在這塊土地上、跟土地有著親密關係的祖先。認識他們能為任何背景的人帶來療癒與力量,包括被領養者。即使我的近代家庭成員本身,沒有人實行過祖先敬拜儀式,我仍能在我的歐洲血緣脈絡中,了解到我對土地敬拜靈性學的喜好。我的重點是:你不必有某種來自祖先本身的靈性召喚;直接去敲他們的門也沒問題。以我為例,我最初的土地靈性學老師們告訴我,去參加他們提供的祖先療癒工作坊對我會很好,我就相信他們,而我也非常慶幸自己聽了他們的話。雖然那樣說來故事會比較精采,但我不怎麼相信我的祖先們是以某種引誘的方式,來引導我去與他們連結。你甚至不必感覺到某種想認識祖先的情感渴望,有時你只要決定去接觸,一種新的連結就會開始。我們都是獨特且受到祝福的,沒有人比較特別、比較有人性,或比較值得尊敬。      最後,與恐懼和普遍的誤解相反的是,我發現與祖先一起合作,其實會讓你變得比較不奇怪,而非變得更怪。以我為例,雖然用「與亡者交談」來幫助他人是我一部分的日常工作,但我仍是個腳踏實地、坦率正直,尊重家人、國家(大致上)與文化根源的美國中西部人。我會納稅、看新聞與投票,有時會吃速食、喜歡看電影,也要很努力才能讓自己去上健身房。我也是個受西方教育的心理治療師與心理學博士,對醫學有著深刻的愛與尊敬。有時人們會以為與祖先建立關係需要辭掉工作、到埃及或祕魯朝聖、吃神奇蘑菇,或接受某種神祕的新身分。相反的,祖先工作能幫助我落實在這個現實世界與珍視我的家庭和自己,那在我的生活中就像一帖對治靈性傲慢的解藥。我在其他認真看待此事的人身上也見過類似的效應。與我們的祖先有著良好、持續的關係一點也不奇怪,事實上,那是我們所能做的、最符合人類天性的事情之一。

延伸內容

【推薦文一】你的祖先也是神
◎文/林明謙(記錄片(看不見的台灣)導演)   「在與我較古老的祖先靈魂相遇之前,我從未想過要把我的家族或文化歷史視為一股靈性力量與財富的來源。」 ——丹尼爾.佛爾(Daniel Foor)   二0一六年紀錄片(看不見的台灣)開拍的第一天,我才初次體驗到「看不見的朋友(俗稱:神)」的存在,同時也與我的「祖先們」展開第一次接觸。   在此之前,祖先這個名詞對我來說只是一群面孔模糊的「阿飄」。或者說,因為我出生前奶奶便已過世,我腦中唯一存在、所謂「音容宛在」的祖先就是我的爺爺,中學的我曾親眼目睹爺爺緩緩地離開人間,停止了最後一口氣然後手腳逐漸變冷變僵硬的場景。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有人說,爺爺去了天堂;有人說,爺爺去了西方極樂世界。我從來沒聽過爺爺提起過這兩個地方,所以就算去了他肯定也很不熟。更何況,大人們說的時候語氣都虛虛的,感覺就是沒人可以確定。爺爺的遺體火化了,我負責用筷子撿起幾根他脆脆完整的白骨,我覺得他已經不在了。就像家裡那台壞掉的老電視機,機殼還在、木頭做的外框還在,但是訊號已經不在了。   後來我也就不再關心這個問題了。不但不怎麼關心,甚至還有點漠然。長大以後,我不想在我的家中擺設祖先牌位,我只關心我自己,最多包含活著的家人,而我從來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   我活在「人定勝天」、「科學掛帥」的時代,學校教育我們:「人類」是浩瀚宇宙中孤獨的存在,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立自主的個體,所以我們跟萬事萬物都是分離的。我們可以盡情的享用地球的資源、所有不屬於人類的物種都是為我們的生存提供服務的工具或食品;大自然殘酷無情,而土地跟海洋則是我們理所當然、無邊無際的大垃圾場。   直到後來我接觸了量子力學跟量子生物科技,我才發現這些從小被塞進頭腦裡的知識錯得有多麽離譜。深入到原子或是次原子的層面,「萬物一體」變得如此清晰、如此顯而易見。我們的分離感、孤獨感、被遺棄感、「沒有人了解我」的絕望吶喊,竟然全部都只是多愁善感的內心小劇場而已。我們看似堅實的身體,其實只是能量、只是頻率、只是訊息。   我們從不孤單,而我們也從未真正分離過。   隨著片子的拍攝、隨著跟看不見的朋友不斷的交流,我慢慢發現向來被歸於宗教或神秘學領域的知識,正在跟最前沿的科學快速的接軌。我們跟看不見的世界越來越靠近,近到彷彿只隔了一層薄如蟬翼、一觸即破的面紗。   在紀錄片中,我們為了療癒台南古戰場地區的沉重能量,跟鄭成功以及西拉雅族祖靈之一的阿立祖產生了連結。我體驗了薩滿祝福包儀式、西拉雅族的牽曲以及道教三朝醮法會,透過這些儀式,我學習到形式是給人看的。形式不是重點,重點是「意念」、是所有參與的人灌注其中的意念。   這一路上,我的祖先「林府九千歲」跟「媽祖」伴隨著劇組踏過的每一步腳印,深入每一片土地。祖先們「引導、陪伴、不給答案」地讓我們自己選擇、自己體驗,然後自己體會。我們不是「奉神之命」去成就什麼,我們是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選擇自己的生命旅程,然後為自己的人生負起責任。   片子殺青後,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我的爺爺。如果靈魂不滅,那爺爺現在到底在哪裡呢?下回有機會的話我應該順口問問,請傳訊人幫我連結一下。   二0一八年六月(看不見的台灣)上映後,我們得到了很多觀眾的鼓勵跟迴響。我參加了很多場的映後座談,分享了我對看不見的世界的理解、體驗與觀察。後來,很多人因為家族有類似的困擾而找上我或片中的傳訊人,希望得到「處理」。於是我們開放了一個多月的免費諮商,忙得雞飛狗跳,希望能提供一點點的陪伴與幫助。   透過幾十個不同的案例,我對「祖先們」的認識又上了一層樓。祖先們不再是一群面目模糊、等待救援的鬼;相反的,祖先們是一個充滿愛與支持的強大靈魂團隊,前來傳訊的通常只是一個代表,數量之多遠超過大家的想像。有些祖先確實狀況不佳,但也只不過是他尚未回歸靈魂團隊而已。   我們總是擔心祖墳風水不佳、擔心靈骨塔格位的高低大小、擔心自己的事業運途會被祖先的業力拖累。但有一次我藉由傳訊人連結了某個人的家族祖先代表,他的回答讓我當場噗嗤笑出來。   「活著的子孫總是怕被祖先拖累,但事實上我們才怕活著的子孫……。我們是已經死去的人,不可能再增加新的業力;你們不一樣,你們不了解業力即是因果、不了解意念即是力量、不願意為自己的所思所言所行負起責任,真的有能力拖垮整個靈魂家族的人其實只有活著的人。所以你說,到底誰該怕誰?」   傳訊結束之後,傳訊人跟我補了一句:「對了,剛才你爺爺有來。他叫我跟你說:你真的很棒很有毅力,他很開心也與有榮焉。還有,你有空的時候記得多跟你爸聊天,爺爺那個時代不懂什麼是親子關係,對你爸太過嚴厲,父子之間搞得很僵。他希望你不要重蹈覆徹喔,拜託你了。」   我當場哈哈大笑起來,心頭暖暖的。   二0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參與並紀錄了嘉義朴子鎮安宮舉辦的祈安遶境。「林府九千歲」是這次遶境的主角之一,時隔十多年恰好再度於紀錄片上映的這一年遶境,自是一場別有深意的活動。現場有看過的人問我說:   「祖先是神明到底是什麼感覺啊?」   我很想好好的答覆這個問題,因為這一路走來我知道很多廟裡的神明或是土地公,都只是一個「職稱」而已。有很多人的祖先都因為在世品德不錯、積善有餘,選擇到地方廟宇裡「實習」並且逐步晉升。這種觀念聽起來其實一點也不新鮮,實際上就是:   「你的祖先也是神,你要不要溯源一下、自己也感覺看看?」   遶境結束以後,我思索著是不是應該把我這一路上學習到的、關於祖先們的知識整理一下,不然重覆回答類似的問題實在很沒有效率。我也試著尋找中文書籍想推薦給對於祖先/集體亡靈有興趣的人,但最妙的是,學校教育教導我們「慎終追遠、敬祖孝親」,但是除了宗教類書籍之外,市面上竟然找不到關於祖先的、合適的書可以推薦。   然後不到一個月,我就收到了《與祖先同行》這本書的書稿。這種同步性真的讓我超級興奮,我從來沒看過丹尼爾.佛爾(Daniel Foor)的任何著作,但一開始閱讀便停不下來。這不就是我想要推薦的那本書!   「我相信大多數原住民族、萬物有靈論者、薩滿、異教徒、靈性療癒師,與其他有意與亡者連結的人,都會同意以下四項主張。我進行祖先敬拜與儀式的態度與方法,就是基於這些信念,它們也形塑了書中的練習與儀式。閱讀時,請看看哪些觀點對你來說感覺很合乎常理,以及哪些地方可能與你的信念與經驗有所不同。 1. 死後意識依然存在。 2. 不是所有亡者都一樣安好。 3. 生者與亡者可以溝通。 4. 生者與亡者能對彼此產生強烈影響。」   不管運用哪一種儀式,不管你的信仰是東方或西方,不管你個人認同或不認同,這些「看不見的祖先」都會繼續存在。這四項主張,跟我這兩年來的體驗完全一致。而且,身為心理學博士的作者,多年來仍自詡為一位學生,書中分享的關於祖先工作的教導與練習,凸顯了跨文化的相似之處,實際操練起來彌足珍貴。   「有時人們會以為與祖先建立關係需要辭掉工作、到埃及或祕魯朝聖、吃神奇蘑菇,或接受某種神祕的新身分。相反的,祖先工作能幫助我落實在這個現實世界與珍視我的家庭和自己,在我的生活中就像一帖對治靈性傲慢的解藥。我在其他認真看待此事的人身上也見過類似的效應。與我們的祖先有著良好、持續的關係一點也不奇怪,事實上,那是我們所能做的、最符合人類天性的事情之一。」   如同作者所陳述,我也在對祖先有正確觀念、認真看待此事的人身上也看到類似的美好。與祖先連結不是什麼驚世駭俗的事,家族業力也不是什麼神秘的詛咒。能與祖先同行、一起分享祖先的智慧的人,通常都是身心靈平衡、家庭關係良好、樂於助人的人。這些人我一路上在台灣各個角落都能遇見,絕不罕見。   祖先真的需要你幫他超渡嗎?或許吧。但更真實的是,透過面對與處理家族業力/祖先工作,開啟了一個自我認識與療癒的契機,人們真正要面對的是當前自我所處的環境及人際關係,而靈性成長的旅程往往也由此開始。   至少我就是這麼開始的。   願這本書能幫助更多亡者靈魂加入充滿愛的祖先行列,也能幫助更多的人開啟與祖先同行的人生!
【推薦文二】平衡東西倫理觀點的槓桿
◎文/貫譽(天語翻譯人)   在華人社會裡,「祖先敬拜」一直都是話題,其中受「先祖庇蔭」或拖著先輩的「人情債」、「金錢債」等諸多狀況也屢見不鮮;但是由西方人來論述對「先祖」的追溯,還真是醒目。我第一次對祖譜傳承的深刻印象來自於「丘逢甲」的家譜、「張良」的家譜、蘇格蘭人的姓氏源脈譜,甚至是看到歷史建築上的家徽——都如同「時光」、「歷史」、「古人」在眼前召喚與傾訴著那個時代的故事。我在這些充滿過去、現在、未來所交織的思潮中,看見了能夠對應到丹尼爾.佛爾著作的言語——「祖先的愛與智慧所帶來屬於血緣上的祝福與天賦」;而端得出家譜的人,彷彿也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與興旺格局(但在其之後的興衰不在我的論述)。不過有一個超有趣的現象,就是在台灣政治舞台上,想當總統的人士都會回去修「祖墳」,先榮耀了「祖先」,再來求取人生的「功名利祿」。   丹尼爾博士在本書中談到與祖先同行的個人旅程,意義深度非凡。讓我回憶到每次返回出生地,只要有住上一晚的機會,在隔天早晨,我必定會到小時候祖母帶我去的傳統市場,走到市場入口時,心中不忘「喊」聲:「祖母!我們再牽著手走一趟吧!」那令我魂牽夢縈的景象,歷歷在目的回憶,如同祖母從未離開過。   在書中章節提及,當我們與祖先建立「同步性」的關聯事件,便能使彼此自然而然發生接觸——看到這裡,突然有許多內在的感覺奔騰起來。幾年前在「薩滿」的「時空旅程」中,「貓頭鷹」出現在場景裡,「貓頭鷹」近幾年對我的生活、家庭、事業與資產具有深厚的影響。對於貓頭鷹的印象,可能會先想到在「哈利波特」的學院中,每位魔法師都有自己特有的信差,就是貓頭鷹!牠是來往於家族與魔法師之間的「郵差」,帶來訊息、帶來禮物、帶來彼此的思念、帶來愛。而對我來說,「貓頭鷹」像是祖先對我的回應,十年來經由我手中建立起來的家族整理如同太空船,已經到達先祖的國度;他們派出「貓頭鷹」在務實的生活中協助我打開眼界,再創人生高峰。   書中也提到,我們能夠自行建立關於祖先「敬拜」與「儀式」的連結,這對身處東方的我們是既興奮卻又狐疑——興奮的是在東方處理與祖先之間的連結,總是脫離不了「宗教儀式」,因而從未思考過是「自己」來執行儀式。太多人在處理儀式的過程中,不僅花費不貲,還耽溺於儀式會否帶來後續利益,糾葛在金錢支出與是否獲得回報的惶惑不安中。而狐疑的是,這樣處理就有效嗎?如果有效的話,自己做的到底對不對?祖先真的可以這樣處理嗎?丹尼爾博士的此著作,無疑能帶來東西方的交流!我在台灣遇過許多喝過洋墨水的人或高知識份子,對於「祖先敬拜」是缺乏認同的;當然也有正視這方面事務的關心者。   這本書對東西方之間的倫理關係有著協調與平衡的槓桿作用,支持著平凡老百姓理解「祖先敬拜」的莊嚴,也讓人們脫離了對於「超薦祖先」龐大經費的恐懼。「療癒」世族的章節更是需要有人「引導」,如果能夠在台灣開此類型的課程,影響與嘉惠到的人群會更加寬廣。蒐集祖先的故事,等同再次跨越時空去明瞭「祖先」如何傳遞著血脈,使我十分重視對靈性印記中「種姓特質」所展現的種種習性。正如同「薩滿」的祈禱文中所述:「北方的風,跨越遠程的蜂鳥,那傳承給我們智慧的祖靈,此刻請與我們同在,帶給我們關於您的品質與智慧,協助我們有如您一般的勇氣智慧,實現生命中的願景與力量。」   此外,我在拜讀書裡更多關於演練與實務的篇章之後,迫切感到必要邀請丹尼爾博士在東方社會帶領這樣的練習,這對當今社會擁有幾項重大意義—— 1撫慰人們在禮敬「祖靈」過程中所受到的知識性輕蔑。 2讓所有人都能以家族特有的方式來連結「祖先」,而不陷於「宗教儀式」所費不貲的恐慌中。 3人人從「祖先溯源」中學會敬重自我生命意義與起源。 4東西方社會經由書中的智慧,從生命的根部開始和解與融合。   推薦此書給從未想過或者已經開始踏上與祖先同行之途的每一個人!
【推薦文三】你,不是單獨活在人世間
◎文/宇色(《我在人間》系列作者、靈修人、瑜伽士)   多年前,我在讀研究所時與教授暢談宗教之事,過程中一位教授大學部的女學生前來詢問事情。待她離去,我向教授表示:她的靈魂充滿空洞,沒有真正活在人世間這個次元當中。此教授問我為何有此看法?   「人降臨在世間必須與某種力量有所連結,人才能活著有所依。」我望著她離去時的門口,解讀她離去時最後的身影氣息,「她身上缺少有力量的存在感,可以推測出她與家庭關係不睦,在課業、感情方面也難有所突破。」   教授驚訝我的解讀,他表示,此女學生從小父母離異,沒有太強烈的家庭依附關係,在感情上更談不上順利,在感情中已經墮胎多次。因為存在感太弱,才必須以活在人世間的最基本單位——身體,在感情中換得另一半的認同。我對此下了一個結語。   每一個人一生中,在人世間都必須有三項基本的認同與依附感——祖先(家庭)、宗教與信仰。小時出生時,我們在家庭中已經學習最基本的人際互動與愛,而在宗教中我們已經學習靈性與更寬廣的世界觀,從以上兩者中更多元地看待自己與世界後,我們便會樹立屬於自己的信仰觀,透過信仰的力量堅定在人世間的存在感與生命終極目標。   這不是一個單一路線,是一條擇一的選擇。或許你此時此刻也對未來感到茫然,不妨靜下來思考,祖先(家庭)、宗教與信仰何者是你的重心放置之處。   在我走靈修將近二十年的歲月中,已處理過超過千位的個案,從他們的身上我更加地肯定,每一個人都不是單獨活在人世間。   父母從小離異,非任何一方教育成人的,往往在情感上有較多的缺陷發生。父輩祖先三代中心性易怒,對大小事總是暴躁如雷,往往下一代也會承接相同的脾氣。母輩祖先中超過兩代婚姻方面楊花水性,或是較沒有強大力量教育小孩的媽媽,往往下一代情感方面也難能專一……。這樣的故事多不勝數。從上千個案當中我更加地確認,人要解決自身在生活方面的問題,你必須先回頭找到破損的源頭,修補它、認同它、療癒它。   在我們既定的觀念中,華人世界與祖先的連結甚深,反之歐美人士對於祖先則淡然看之。本書完完全全地顛覆了我們對東西方世界的祖先靈觀點。本書作者丹尼爾.佛爾是臨床心理學博士,更領有心理治療師執照。他並不如一般的身心靈工作者,純以單一的觀念架構單薄的靈性觀;他是以自身的經驗、所學,結合扎實的學術理論,教導我們降生於人世間的第一個課題——祖先(家庭)。   在華人世界中,對於祖先的概念停留在單一溝通,當事業、家庭成員等諸事不順時,我們將祖先視為神明一般,拿香向他們祈求庇佑與賜福消災,「以物易物」、將祖先當成護身符的祭祖態度,並不能讓家庭得到一絲絲的平靜,反而是增添了祖先靈之困擾與不安。如同作者書中所說的重要觀念:「生者與亡者能對彼此產生強烈影響」,你拿起香向祖先傳遞何種的訊息與情緒,他們便投射相對等的能量給你。我非常認同丹尼爾.佛爾所傳遞的一個重要訊息:身為後代與祖先有一條線互相連結著。當你對於祖先靈與我們的關係,仍有一絲絲的懷疑時,你只要將焦點放在愛與智慧,將此與祖先連結就好。   真心感謝橡樹林邀約我,能為如此重要的一本靈性手冊寫序,是我的榮幸。

作者資料

丹尼爾.佛爾(Daniel Foor)

本書作者是位領有執照的心理治療師與臨床心理學博士。他從二00五年便開始在全美各地帶領祖先與家族療癒密集課程。他是西非約魯巴語族的伊法/奧麗莎傳統入門者,也曾受訓於大乘佛教、伊斯蘭蘇菲教派,以及學習其歐洲祖先們等不同原住民路線的古老方式。目前居住於北卡羅萊納州的阿什維爾

基本資料

作者:丹尼爾.佛爾(Daniel Foor) 譯者:林慈敏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眾生系列 出版日期:2019-03-14 ISBN:9789865613907 城邦書號:JP0154 規格:膠裝 / 部分彩色部分黑白 / 408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