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龍紋身的女孩【寂寞創社10週年紀念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外版精選79折

內容簡介

這不只是一本小說,而是一種毒品! 從「無法放下」到「黏在上頭」,皆因為龍紋身的她—— 莎 蘭 德 他無緣看到自己的三本小說出版就離開人世, 未能見證自己筆下創造的莎蘭德進入文學的不朽殿堂,一路披荊斬棘直入讀者的心靈。 史迪格.拉森傳世之作 來自瑞典,史無前例攻占全球暢銷書榜,屢創紀錄的完美小說,正待您品嘗 全球已售出49國版權,系列總銷量9000萬本 史無前例,全系列進駐全球暢銷書榜長達6年的瑞典小說 作者獲選《每日電訊報》選出的「一生必讀的五十位犯罪小說作家」 在瑞典,平均每3人就擁有1本;在丹麥,銷售程度僅次於聖經; 在法國,每4部車裡就可以找到1人擁有;在英美,每個讀了本書的人都為之瘋狂 她,是合法獵物:破舊皮衣、眉穿環、身刺青、毫無社會地位。 所以,她的選擇一如既往——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 八十二歲的瑞典產業鉅子范耶爾在生日當天,照例收到了一幅匿名寄來的裱框壓花,卻令他情緒潰堤地哭了起來…… 四十三歲的《千禧年》雜誌發行人布隆維斯特,一向以揭發企業醜聞為職志,這次卻栽在一個穿Armani西裝的卑鄙股市投機客手上,面臨牢獄之災與信用破產危機…… 二十四歲的保全公司調查員莎蘭德,身材瘦削、刺青處處、性情乖僻,卻擁有高超詭譎的電腦技能與調查能力。但若有人想欺負看似完美受害者的她,未來恐怕會十分堪慮…… 一樁疑似小島密室的謀殺案,一個權貴家族的黑暗歷史,一場小記者對抗資本家的正義之戰,一段受害女子的復仇之路,交織成這部精采絕倫的小說。全書處處驚奇,令人拍案叫絕。 她寧可被打死也不受任何委屈。 而且,她有仇必報。 ☆小說三度改編電影獲得全球書迷影迷關注 得獎紀錄 ☆史無前例、上市一週空降美國紐約時報、亞馬遜暢銷書榜的北歐小說 ☆榮獲2006年北歐犯罪小說協會最佳犯罪小說「玻璃鑰匙」獎 ☆作者獲選《每日電訊報》選出的「一生必讀的五十位犯罪小說作家」 名人推薦 我們都愛莎蘭德—— ☆ 國際知名作家史蒂芬.金、麥可.康納利、薇兒.麥克德米、李.查德、麥可.翁達傑、米涅.渥特絲、諾貝爾獎得主尤薩,以及《泰晤士報》《出版人週刊》《觀察家報》《雪梨前鋒早報》等全球各大媒體 ◎◎異口同聲推薦 ☆小野、吳念真、柯一正、王浩威、侯友宜、殷琪、南方朔、范立達、詹宏志、鈕承澤、光禹、譚光磊、臥斧、劉進興、黃國華、張大魯、冬陽、杜鵑窩人、藍霄、余小芳、顏九笙、Fran、WC看看…… ◎◎鼓掌叫好推薦 各界好評 他們如此說莎蘭德—— 莎蘭德是最棒的女性小說人物之一,儘管外表嬌小瘦弱,卻極度危險。——史蒂芬.金 歡迎進 入文學的不朽殿堂,莎蘭德! ——馬利歐.巴爾加斯.尤薩(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若莎蘭德出現在現實生活中,將是令人難忘的一位女孩。她聰明、暴力、我行我素,還是位技巧高超的女駭客,讓人同時對她感到同情、關心與羨慕,是一位非常特別的女主角。有時想想,上帝造人真是不公平,把有些人做得很精緻、有些人就隨便做做,但祂很認真地造了拉森這位作家。——吳念真(導演) 作者把一個具有叛逆個性,且對周遭、對命運、對不公平待遇永不妥協的女孩刻畫得絲絲入扣,讓讀者都不禁為她所受到的對待而義憤填膺,更對她的復仇而大聲稱快! ——范立達(新媒體從業員) 她會永遠吸引你的目光,即便你自知永遠看不到最深邃的地方。《龍紋身的女孩》主角莎蘭德就是這樣的人……她讓你無法袖手旁觀。 ——WC看看(台灣讀者) 拉森塑造出的莎蘭德,也是殘酷現實與浪漫想像的結合。她的遭遇顯示出公權力也有遭到濫用的時刻,表現「異於常人」,就會承受許多來自社會的誤解與壓迫,這導致她對公家單位與社會採取一種堅決不信任的態度。然而莎蘭德卻具備特殊的身心能力,智慧高超到能夠把高等數學當成消遣,還是技巧熟練的駭客,體能和搏擊能力則足以對付身高體重遠超過她的彪形大漢……她滿足了大家對於公義的渴望:我們多麼希望看到貌似受害者的「弱」女子,能夠出人意表地擊倒恃強凌弱的壞人啊!——推理小說書評人 顏九笙 莎蘭德是好一段時間以來,出現在驚悚小說裡最獨特的角色之一——奧黛莉.赫本般的長相,卻又滿身刺青與環洞,冷酷無情的態度有如《古墓奇兵》的女主角蘿拉.卡芙特,冷靜不受感情影響的知性又有如《星際爭霸戰》的史巴克。她一度被政府社服體系貼上精神失能的標籤,卻證明了自己也能像任何電玩戰士一樣閃亮靈巧。——《紐約時報》 透過難搞又無禮的莎蘭德,拉森創造了多年來犯罪小說界所出現過最具原創性的女英雄角色。——《獨立報》 最吸引人的還是莎蘭德這個角色……誰會料想到一個瑞典怪胎(駭客)竟能讓英國人的心跳加速呢?——《標準晚報》 出於某種神奇的力量,拉森已讓一個應該是完全令人難以置信的角色,成為現代文學中最引人注目又最具說服力的角色……你或許會好奇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與克莉絲蒂的瑪波小姐會如何看待莎蘭德,但她非常有可能加入他們的行列,成為犯罪小說史上真正不朽的人物之一。——《每日郵報》 《龍紋身的女孩》是本震撼人心的小說。正當我覺得最近都沒什麼新鮮事時,就出現史迪格.拉森所寫的這個獨特故事。我完全著了迷。——麥可.康納利(紐約時報暢銷作家) 我不信你今年還找得到比這本更好看的書。——薇兒.麥克德米(英國推理小說名家) 如雪地上的血跡般強烈鮮明!一部完美的傑作,帶領讀者感受北歐犯罪小說的獨特力量。——李.查德(英國推理小說名家) 極為出色的一本小說!好多年沒看到如此令人驚嘆的驚悚小說處女作了。拉森混雜揉合兩個故事的手法,讓我從頭到尾沉迷其中、無法自拔。精采絕倫,引人入勝!——米涅.渥特絲(英國推理女王) 我遇見的每一位瑞典出版人都讀過這系列小說,也都不吝說出他們的讚美,這在嫉妒心很強的出版界是很難得而有趣的現象。再也不會有比這更具說服力的推薦了。——Christopher MacLehose(瑞典資深出版人) 每段情節都充滿新鮮感,每段敘述充滿張力,在黑暗處看到光明,在光明處看到危機,很難得的一本深刻又好看的犯罪小說。——小野(作家) 只有一句話:好看得沒話說!真是太精采了!閱讀這本書的感覺,就像是搭上子彈列車,最初的車速稍微慢了一點,但等到車子駛出月台後,加速的勁道會讓你忘了身在何處。其中或許有些許陰暗面,但就如同穿過一個又一個的山洞,總會有豁然開朗的感覺。至於結局,那種在高潮之後戛然而止、卻又不落俗套的收場,更是讓人忍不住期待下一場故事的開啟。——范立達(新媒體從業員) 近年來,台灣的犯罪推理小說翻譯出版益見多元,對推理小說迷來說,是再幸福不過的事情。然而,周遭有一股排斥巨幅頁數故事的讀者聲音還真難以忽視。即便閱讀推理小說類型是個人的私密選擇,我還是覺得《龍紋身的女孩》真是扎實好看的長篇。建議周遭的好朋友看看。——藍霄(推理小說耽讀者)

內文試閱

  第一部 在瑞典,18%的女性曾一度遭男性威脅      第二部 在瑞典,46%的女性曾遭男人暴力對待      第三部 在瑞典,13%的女性曾遭性伴侶之外的人嚴重性侵害      第四部 在瑞典,92%曾遭受性侵的女性並未在暴力事件發生後第一時間報警      假如莎蘭德是個普通公民,她很可能一離開畢爾曼的辦公室便立刻上警局指控他強暴。她脖子上的瘀青,還有身體和衣服上所殘留的精液經過DNA鑑定,都能定他的罪。即使律師宣稱是她想要的或她引誘我或強暴犯慣用的其他藉口,他也會因為違反太多監護規定,而立刻被剝奪對她的監護權。檢舉的結果,莎蘭德可能會被指派一名精通性侵罪的律師,接下來便可能談論到真正的核心問題——也就是她為什麼會被判定為法定失能。      自一九八九年起,「法定失能」一詞便不再適用於成人。      社會福利保護機制可分為兩個層級,一是受託,一是監護。      當有人因各種理由無法照理日常生活、付帳單,或妥善照顧自己的健康時,受託人便會主動出面協助。指定的受託人通常是親戚或好友。如果當事人沒有親近的人,便由社福機關指派。受託可以說是比較和緩的監護形式,受託的當事人——亦即被判定失能者—仍可管理自己的資產,也可與受託人諮商作出決定。      監護則是進行較為嚴格的控制,當事人無權管理自己的金錢,在許多事情上也無權作決定。書面文字明確寫道:監護人得以接管當事人的所有法定權力。      在瑞典,大約有四千人受到監護,而最常見的理由是罹患精神病,或精神病加上嚴重酗酒或吸毒。還有一小群人是因為患了癡呆症。許多受監護的人都十分年輕——頂多三十五歲。莎蘭德便是其中之一。      剝奪一個人對自己生活的控制權—亦即對銀行戶頭的控制權——是民主政治對人權,尤其是年輕人的人權最大的侵害之一。因此監護權的問題有可能成為敏感的政治議題,從而受到嚴格的規定保護並由監護局控管。這個局處隸屬郡政府,受到國會監察使監督。      大多時候,監護局都是在困難的情況下執行任務。考量到該局處理的議題如此敏感,沒想到上媒體的申訴或醜聞事件竟然是少之又少。      偶爾有一些報告指控受託人或監護人侵吞基金,或賣掉當事人的共管式公寓中飽私囊。這些案例之所以不多,可能有兩個原因:或許該局將工作做得很令人滿意,也或許當事人沒有機會申訴,也沒有可靠的管道讓媒體或當局聽到他們的聲音。      監護局理應每年進行查核,看看有無任何足以撤銷監護權的理由。由於莎蘭德始終不肯接受精神疾病檢查———她甚至不肯禮貌地向老師道早安——有關當局自然從未找到改變決定的理由。於是她只能一直維持現狀,年復一年地受監護權約束。      然而,法律明文規定監護權的行使「須視個案而定」。潘格蘭將此解讀為莎蘭德可以照顧自己的金錢和生活。他小心翼翼地達成有關單位的要求,每個月交報告,每年還會總評一次。在其他方面,他對待莎蘭德與一般正常人無異,也不會干涉她生活型態與交友的選擇。他認為不管是他或社會都無權決定這個年輕女孩應不應該穿鼻環,或應不應該在脖子上刺青。他面對地方法院態度是如此固執,卻也正是他們能處得來的原因之一。      只要潘格蘭還擔任她的監護人,莎蘭德從來不太注意自己的法律地位。      莎蘭德和一般正常人不同。她對法律的認識很粗淺——這門學科她始終沒機會深入研究,對警察的信任更幾乎等於零。對她而言,警察是多年來不斷地逮捕她、羞辱她的敵對勢力。她最後一次和警察打交道是在前一年五月,從約特路正要回米爾頓保全的路上。冷不防的,她眼前出現一個戴著防護面罩的鎮暴警察。她雖然沒有任何挑釁行為,對方還是拿警棍打她的肩膀。她第一個自然反應就是用手上的可樂瓶,展開猛烈反擊,警察則趁著還沒被她打傷前轉身跑了。後來她才知道「還我街道」團體正在那條路稍遠處示威遊行。      她想都沒想過要進警局向那些戴面罩的禽獸報案,指控畢爾曼性侵。何況,她該怎麼說呢?畢爾曼摸她的胸部?任何一個警員都會看看她,然後認定以她那麼小的胸部,這種事實在不可能發生。就算真的發生了,她也應該因為有人看得起她而感到自豪。至於替他口交的部分——誠如他所提出的警告,他們倆得對質,而以她的經驗看來,其他人的話總是比她的有分量。所以不能找警察。      她離開畢爾曼的辦公室後,回家沖了個澡,吃了兩個起司酸黃瓜三明治,然後坐到客廳那張破舊又凹凸不平的沙發上細細思索。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她當時沒有反應就是她自己的錯——說不定這也再次顯示她太不正常,以至於連被強暴也無法引發適當的情緒反應。      她的交友圈不大,也沒有任何住在郊區、受到保護的中產階級友人。但在莎蘭德滿十八歲時,她所認識的女孩當中沒有一個不曾被強迫進行某種性行為。這些性侵多半來自稍微年長的男友,他們會用某種程度的蠻力讓自己得逞。據莎蘭德所知,這些事故導致的結局只有哭泣與暴怒,從未牽扯上警方的筆錄。      在她的世界裡,這是世事的自然法則。身為女孩的她是合法的獵物,尤其她又穿著破舊的黑皮夾克,眉毛上穿洞,身上刺青,而且毫無社會地位。      發牢騷埋怨也沒用。      但話說回來,畢爾曼律師也不能不受點教訓。莎蘭德從未忘記過任何不公之事,而以她的個性是絕不會原諒的。      但她的法律地位很麻煩。打從她有記憶以來,就被視為頑劣且具有無來由的暴力傾向。她檔案簿中的第一篇報告來自小學學校護士的紀錄。莎蘭德因為毆打同學,還推他去撞外套掛鉤害他流血,而被送回家去。現在想起那個被害者她還覺得氣惱—一個名叫大衛.古斯塔夫森的小胖子,老愛捉弄她、拿東西丟她,長大想必也是個霸凌大王。那時候她不知道什麼叫「騷擾」,但當她隔天回到學校,男孩便威脅要報復。於是她猛然向他揮出右拳,且因手中握著高爾夫球力道更猛——結果他流了更多血,而她的檔案簿也多記上一筆。      學校裡社交互動的規則總是令她感到迷惑。她只管自己的事,從不干涉周遭任何人做什麼。可是偏偏就有人不肯放過她。      上中學之後,她有幾次因為和同學打架被送回家。她班上比她壯得多的男孩很快就記取教訓,知道和那個瘦巴巴的女孩打架恐怕占不到便宜。和班上其他女孩不同的是,她從不退縮,也會毫不猶豫地用拳頭或任何手邊可取得的武器保護自己。她隨時隨地都是一副寧可被打死也不受任何委屈的樣子。   而且她有仇必報。      有一回莎蘭德和一個高大、強壯許多的男孩打了起來,體型上她完全吃虧。起初男孩只是好玩地將她推倒在地幾次,後來見她企圖反擊便打她耳光,但一點效果也沒有。儘管他壯得多,這個蠢女孩仍不斷攻擊他,過了一會連他的同學也開始覺得過火了。很明顯地,她根本無力對抗,因此下場慘不忍睹。最後男孩一拳打中她的臉,她嘴唇裂開、眼冒金星。他們就把她丟在體育館後面的地上。她在家休息兩天,第三天早上她拿了一支球棒,一見到毆打她的男孩便朝他的耳朵揮擊。結果她被叫到校長室,校長決定以傷害罪向警方報案,後來還展開特殊的社福調查。      她的同學覺得她瘋了,便將她當瘋子對待,老師們對她也幾乎不感到同情。她一直不多話,在老師眼中她成了一個從不舉手發問、老師提問時也經常不回答的學生。誰也不知道她是不知道答案,或有其他原因,總之是反映在成績上了。她無疑是有問題,但儘管老師們開會時經常討論到她,卻是誰也不想為這個頑劣的女孩負責。於是到頭來老師們便對她視而不見,讓她陰沉靜默地坐在一旁。      她轉到另一所中學時,連一個可以道別的朋友都沒有。一個不受喜愛、行為怪異的女孩。      後來,當她即將進入青春期時,「天大惡行」發生了,這事她並不願意多想。最後一次爆發,設立了模式,也使得小學的檔案簿內容再次被拿出來評估。此後她就被法律認定為……瘋子。一個怪胎。      莎蘭德根本不需要任何文件證明就知道自己與眾不同。不過只要潘格蘭擔任她的監護人一天,她對這些事便不感到困擾;如果有必要,她還可以將他玩弄於股掌間。      如今出現這個畢爾曼,她受監護的事實恐怕會成為她生活上麻煩的負擔。無論她找誰,都會遇到陷阱,萬一她打輸這場仗怎麼辦?她會被送進精神病院嗎?會被關起來嗎?其實別無選擇。      這是莎蘭德生平第一次強烈感覺到需要徵詢他人意見。問題是徵詢某人意見就得吐露心事,也就等於要洩漏她的祕密。該找誰呢?她實在不善於與他人建立關係。      將電話簿默想一遍後,嚴格說來有十個人可以視為熟人。      她可以找瘟疫,他多少一直都存在她的生活當中。但他絕對不是朋友,也是最不可能幫得了她的人。他不行。      莎蘭德的性生活並不像她讓畢爾曼誤以為的那麼單純,而且發生性關係一向(或至少大多時候)都是由她設定條件、採取主動。自十五歲起,她的性伴侶已超過五十人,平均大約每年五人,這對一個將性愛視為愉悅消遣的單身女孩而言並不算過分。可是這些逢場做愛多半發生在兩年的期間內,當時正是她即將成年之前的混亂時期。      莎蘭德曾有一度面臨重大的抉擇關頭,卻茫茫然不知該如何掌控自己的生活——因為她的未來可能只是另一串關於毒品、酒精與精神病院強制收容的檔案資料。當她滿二十歲,開始在米爾頓保全工作後,她覺得自己已略微冷靜下來,並掌握住自己的生活。      她覺得再也不必去討好任何在酒館裡請她喝三杯啤酒的人,也不再因為和某個喝醉酒、名字也記不得的人回家而有絲毫成就感。過去一年間,她只有過一個固定的性伴侶,幾乎已稱不上性生活複雜——她青少年末期的檔案資料曾如此標註。      她發生性行為的對象多半是一群行為放蕩的友人之一,她和他們其實不算是一夥人,但因為認識席拉.諾倫而被接納。      她是在青少年末期結識席拉,當時由於拗不過潘格蘭的堅持,她正試著要完成成人教育學校的課業。席拉一頭棗紅色頭髮、黑色挑染,穿著黑色皮褲,穿了鼻環,腰帶上的鉚釘和莎蘭德一樣多。上第一堂課時,她們倆猜疑地彼此互瞪。      莎蘭德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們就開始混在一塊了。莎蘭德不是好相處的人,尤其在那幾年,但席拉不管她的沉默,硬是拉著她上酒吧。透過席拉介紹,她成了「邪惡手指」的一員,這原本是安斯基得四名熱愛硬式搖滾的少女所組成的郊區樂團。十年後,她們成了一群每星期二聚在「磨坊」酒吧,一面大喝啤酒一面罵男生是廢物,並談論女權主義、五芒星、音樂與政治的朋友。她們也並未辜負這個團名。      莎蘭德發覺自己很難融入其中,也很少發表意見,但她們都能接受這樣的她。她可以隨興來去,整晚默默坐著喝自己的啤酒也無所謂。她們還會邀她參加生日宴會和聖誕甜酒派對,只不過她通常都沒去。      在她和「邪惡手指」往來的五年期間,其他女孩都起了變化:頭髮顏色變得比較不鮮艷刺眼,買衣服也較常上H&M而非 Myrorna 二手成衣店。她們或是讀書或是工作,還有一個當了母親。莎蘭德覺得只有自己毫無改變,這或許也能解釋成她一直滯留在原地。      不過她們還是可以玩得很高興。如果說有什麼地方能讓她有歸屬感,那就是和「邪惡手指」在一起,此外還連帶與女孩們為友的男生。      「邪惡手指」會傾聽,也會為她挺身而出,但她們不知道她被地方法院判定為「精神異常」。她不希望她們以誤解的眼光看待自己。她們不行。      除此之外,她的電話簿上一個昔日同窗都沒有。她沒有任何人脈或支持團體或政治管道。那麼她該找誰訴說她的問題呢?      也許有一個人。對於該不該向阿曼斯基吐露,她慎重考慮了許久。他說過只要她需要任何協助,可以馬上找他。她很確定他是真心的。      阿曼斯基也撫摸過她一次,但他很友善、沒有惡意,不是為了展示權力。但她卻不太願意找他幫忙。他是她的老闆,這麼一來她就欠他一份人情。莎蘭德不經意地想到,如果她的監護人是阿曼斯基而非畢爾曼,自己的人生又會變成什麼樣子。這個主意倒也不錯,只不過阿曼斯基可能會太當一回事,以至於過度關注而讓她喘不過氣。他呀……也許行吧。      雖然她很清楚婦女庇護中心的功能,卻從未想過前去求助。在她眼裡,庇護中心是為受害者成立的,而她從不認為自己是受害者。因此她僅剩的選擇便是一如既往——自己的問題靠自己解決。這樣絕對可行。      看來畢爾曼律師的未來堪慮。      二月最後一個星期,莎蘭德當起自己的客戶,以出生於一九五○年的畢爾曼為第一優先特案。她幾乎每天花十六小時進行私人調查,其精密程度前所未有。她利用了她所能取得的所有檔案與公開資料,調查他的親友圈,檢視他的財務狀況,並詳細列出他的教育與職業的每項細節。      結果頗令人喪氣。      他是律師,是律師公會的會員,寫過一篇有關財經法、相當冗長又極度沉悶的學術論文。他的聲譽毫無瑕疵。畢爾曼律師從未遭到譴責。他只被人向律師公會舉發過一次——大約十年前,他被指控在一宗房地產祕密交易中居中牽線,但他最後證明了自己的清白。他的財務狀況良好;畢爾曼十分富有,至少擁有一千萬克朗的資產。他繳的稅比應繳的還多,是綠色和平組織與國際特赦組織的會員,還會捐款給心肺學會。他鮮少上媒體,但曾有幾次參與連署聲援第三世界政治犯。他住在歐登廣場附近烏普蘭路上的一棟三房兩廳公寓,同時擔任該棟共管式公寓委員會的祕書。他已經離婚,沒有小孩。         莎蘭德將重心放在他的前妻伊蓮娜身上。她出生於波蘭,但一生都住在瑞典。她在一家復健中心工作,離婚後嫁給畢爾曼昔日的同事,日子似乎過得很幸福。沒有什麼有利的資訊。畢爾曼的婚姻持續了十四年,離婚進行得很平和。      畢爾曼一直在為惹上官司的年輕人擔任監督者,在成為莎蘭德的監護人之前,曾經當過四名年輕人的受託人。這些人全都未成年,當事人成年後,法院便判決終止受託任務。其中有一位當事人還會向畢爾曼請教法律問題,因此他們之間似乎也不存在敵意。即使畢爾曼一直有計畫地剝削受監護人,也找不出任何跡象,不管莎蘭德探索得多麼深入,仍找不到他犯行的蛛絲馬跡。那四個人都已經各自與男女朋友建立起自己的生活,他們都有工作、有住處,還有各種現金卡。      她給四個當事人都打了電話,自稱是社福部門的祕書,想要調查由受託人照顧的孩子日後的生活與其他孩子比較起來如何。當然了,每個人的回答都會匿名。她設計了十個問題,然後透過電話進行問卷調查。其中有幾個問題是讓受訪者針對受託作業的效果表達自己的看法,看看他們對於自己的受託人有無任何意見,是畢爾曼律師對吧?結果誰對他都沒有壞評語。      莎蘭德結束搜索後,將所有資料放進一個超市紙袋中,連同二十袋舊報紙一起放到門外。她似乎是動不了畢爾曼。他的過去毫無可利用之處。她非常確定他是個卑鄙、粗魯的傢伙,卻找不到一點證據。      現在該考慮另一個選項了。作完所有分析之後,僅剩的一個可能性愈來愈吸引人——至少看起來是真正可行的選擇。最簡單的就是讓畢爾曼從此從她的生活中消失。心臟病突發。問題落幕。但癥結在於即便是令人作嘔的五十五歲男人,也不會如她所願地心臟病發。      不過這種事可以想想辦法。   

作者資料

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

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 1954-2004) 瑞典作家與新聞記者。曾任職瑞典中央新聞通訊社TT,並於工作之餘投身反法西斯主義的活動。1995年,他創辦了「Expo」基金會,並自1999年開始擔任基金會同名雜誌主編。由於他長期致力於揭發瑞典極右派組織的不法行動,多年來一直受到程度或輕或重的死亡恐嚇與威脅。這部小說中總是積極捍衛社會正義、不求個人名利的男主角,幾乎就是拉森本人的化身。 拉森從2001年開始撰寫「千禧」系列小說,2004年完成三部曲後,竟不幸於11月因心臟病突發辭世,來不及看見首部曲《龍紋身的女孩》在2005年出版,以及此系列小說售出全球超過34國版權、轟動全歐的盛況。隨著二、三部曲的出版,「千禧」系列引爆閱讀熱潮,雄踞歐洲各國暢銷書排行榜,且暢銷不墜。此外,《龍紋身的女孩》在2006年奪下北歐犯罪小說協會最佳犯罪小說「玻璃鑰匙」獎(Glass Key Award);2008年,「千禧」系列三部曲《空中的城堡》(暫名)再度奪下玻璃鑰匙獎。拉森打破紀錄,成為瑞典有史以來第一位兩度獲頒該獎項的作家。2008年2月,拉森並入選英國《每日電訊報》「一生必讀的五十位犯罪小說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 譯者:顏湘如 出版社:寂寞 書系:Cool 出版日期:2018-08-01 ISBN:9789869601825 城邦書號:A1750047 規格:平裝 / 單色 / 56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