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
福爾摩斯與莫里亞蒂(一)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亞馬遜讀者給予四星高分! ◆與《漢娜的遺言》同獲堪薩斯州優良圖書獎! 當福爾摩斯與莫里亞蒂相遇於高中時期, 將迸發出偵探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火花—— 你久聞他們之名,但你並不知道他們的恩怨源於何處。 事實一:有人陳屍於攝政公園,警方毫無線索。 事實二:詹姆斯.莫里亞蒂小姐及夏洛克.福爾摩斯先生意外撞見案發現場。 事實三:福爾摩斯先生與莫里亞蒂小姐打賭誰能先破案,後者接受挑戰。 事實四:福爾摩斯先生與莫里亞蒂小姐承諾彼此絕不藏私,共享一切線索。 線索一:半年內,攝政公園發生三起命案,推測此為連續殺人案。 線索二:犯案手法俐落、湮滅證據手法純熟,推測凶手詳知警方偵查程序。 (線索三:死者皆曾出現在同一張照片,推測死者間關係密切。) 案情總結: 儘管言明公平競爭,莫里亞蒂小姐仍隱瞞了某項重大線索。若真相得以大白,或許這惺惺相惜的兩人無法信任對方,終將分道揚鑣...... 【各大媒體盛讚】 「別出心裁的轉換讓本書變得更不凡、更機智、更有魅力。希瑟.W.佩緹有股不容忽視的力量。」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埃倫.霍普金 「熱愛懸疑小說的讀者一定會喜歡這部偵探作品。」 ——《柯克斯書評》 「氣氛詭譎黑暗,破案將付出極大代價。」 ——《書單雜誌》 「莫里亞蒂這個角色十分立體,身兼多面的主角及栩栩如生的敘事者;福爾摩斯則是個有趣的人……結局將讓讀者引頸期待這兩位偵探主角之後的故事。」 ——《校園圖書館期刊》 「本書特殊之處在於它以簡練的文字描繪進展飛快的謎團,筆下的場景令人記憶深刻,精準刻劃了人性弱點。」 ——《出版人週刊》 「真正的經典之作!這部偵探小說充滿了陰謀、謎團與重重危機。請冒險一讀吧!沒有任何事比追求真相更振奮人心了!」 ——《基督科學箴言報》 「青少年讀者將深陷於本書的對話及黑暗謎團中,當然,還有愛情。」 ——部落格「校園圖書館」

內文試閱

時間:現代 地點:倫敦
第一章
第一次遇見夏洛克.福爾摩斯時,我戴著一頂羽毛帽。那天是三月四日。我之所以記得這個日期,是因為我三個弟弟吃早餐的整個過程都不停玩著三月四日「行軍日」的梗。佛瑞迪的手機裡甚至有個愚蠢的鈴聲,一遍又一遍地喊著:「齊步——走!」直到我威脅要把他的手機沖進馬桶裡。離家上學一度是種天賜恩惠,而非痛苦的事。但這恩惠並沒有持續太久。 首先是雙數學課,我再度被迫要解釋最新的數學理論,只因為教授對這理論全然無知。這表示他並不能說我的作業寫錯,因為顯然課本才是錯的。接下來是經濟學課,還有一堂要上我去年暑假打發時間看的書。過了一堂冗長無聊的實驗課,才是午餐時間,馬可思.葛雷森讓我們的化學實驗變成一團悶燒焦黑的東西,整個教室臭氣沖天。儘管我已經把兩個控制條件都安置妥當,讓他沒機會毀了實驗,但他還是搞砸了,最厲害的偵探恐怕都找不出原因。我警告過馬可思,他的計算不可行,不過教授要我答應讓他至少在學期結束前自己做一次實驗。她的研究室在接下來數月聞起來都會像化學大戰一樣,這可不是我的錯。 開始上今天最後一堂課時,我以為自己已經逃過這瘋狂的一切。但連這堂課都成了一場大混戰。即便如此,我並未預料到,一場消防演習會把我送進班上最古怪、大名鼎鼎的男生的密室。在那之前,這已經是非常、非常漫長的一天,至少我累得無法抗拒要戴羽毛這件事。 消防警報對我們尖叫和閃燈的那一刻,戲劇課的法蘭絲老師指示全班安靜地走出劇院,除了我以外。她說:「莫里,當個小天使,趕快到樓下儲藏室去叫我們的福爾摩斯先生。」 法蘭絲老師總說我們是天使、是最棒的。「他自己聽不到警報聲嗎?」我問。 她可能有點頭或搖頭,但我沒看見,因為她已經把我從劇院側門推了出去。「夏洛克在工作狀態好像不會注意到警報一類的東西。快去,好嗎?」 我當然聽說過夏洛克和他在劇院地下室的祕密研究室,那卡通般的形象傳遍整個學校。這故事唯一引起我興趣的地方是,他覺得化學實驗室無法滿足他的需求,因此他媽媽說服了校長,讓他擁有一個獨立的空間。我猜她大概是用了校長最喜歡的那種辦法——跟錢有關的辦法。 我走下樓,走到陰暗的地下室大廳,一邊想像比化學實驗室更好的實驗室是什麼樣子,一邊因昏暗光線下顯得更亮、閃爍著的警報燈瞇起眼睛。直到我到了他當作實驗室的儲藏室,用力推開雙層門,這才想起自己還穿著戲服,從帽子到蕾絲裙襬,裙襬幾乎要碰到沾滿灰塵的大廳油氈地板。但我沒太覺得丟臉,因為夏洛克的頭髮往一邊豎起,翹得幾乎跟我的羽毛一樣高。他背對著我,手指在凌亂的頭髮裡亂抓,顯然他的髮型就是這樣來的。 這間實驗室本身沒什麼特別,兩張長桌上放著所有基本配備:玻璃器皿、試管、酒精燈、甚至有一臺離心器和一個壓力鍋。但夏洛克的櫃子上全是取樣杯、裝著各種樣品的夾鏈袋,以及書籍,並沒有裝化學藥劑的棕色玻璃瓶。一疊又一疊,所有想像得到的書都有,從名人錄到物理學、登山運動到犯罪學。要不是尖銳的警報聲不斷提醒我,我大概會繼續探索下去。「什麼事?」夏洛克用蓋過警報的聲音大喊。他頭也沒回,弓起背向前方的桌子探去,一隻手用力在平板上打字,另一隻手小心地轉動一個塑膠小把手,調整一個像是古老玻璃瓶裡的紅色液體。紅色液體以一種令人緊張的節奏滴進管子,流進杯中。 「我是來叫你的。」我喊了回去,聲音幾乎被刺耳的消防警報掩蓋。 「我聽不到,所以妳可以走了。」他邊說話,手邊在空中揮舞,接著再次彎身調整小玻璃瓶、試管和幾個酒精燈的火力。他以一種暴力又優雅的詭異姿態遊走在桌旁,像個瘋狂指揮家指揮那些翻騰冒泡的東西。而後他終於轉向我,卻沒有抬頭看。他的校服和他的研究室一樣凌亂,皺巴巴又沒紮進去的白色襯衫、捲到手肘的袖子、湛藍底和銀色條紋的領帶鬆垮歪斜,還有丟在椅子一角、一條袖子拖在地板上的藍色毛衣。 「我是來叫你的。」我再次大喊並補充。「因為警報響了。」警報突然安靜下來。 他抬起了頭,深藍色眼珠裡宛如燃燒著正義與憤怒的化身,雖然他看著我時,表情隱約變成純粹的困惑。「你得到庭院去,警報——」 「愛德華時代?」他盯著我上衣的鈕釦看,我只能克制著別再把領口拉得更高。 「維多利亞晚期。」我糾正他。「但你——」 「等一下。」夏洛克皺著眉,伸手把平板轉正。他瞇眼看著螢幕,一手打字、一邊咕噥著:「服飾年代……」 「怎麼了?」 他順著我的視線,低頭看他的螢幕。「我還不熟悉的領域。」 「你想研究服裝史?」我把手放在臀部,嘴脣露出那個最能激怒我父親的微笑,但對夏洛克似乎沒有效果。 「穿得要去見維多利亞女王一樣的人在問我話?」 「你贏了。」我認輸。 「啊,原來我們在比賽,很好。」 我翻了個白眼,而後一陣沉默。通常這種沉默表示我該走了,但他看我的方式讓我覺得彆扭。「我剛剛從劇院過來。」我揮揮手上的劇本當作解釋,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跟他解釋。「是要評分的表演——」 「王爾德的劇本,我們學校好像也不會演其他人的劇了。」 我才想說確實是王爾德的劇本,但顯然他還沒推理完。 「妳是替角,雖然妳並不想演,妳修這堂課並不是因為妳喜歡藝術表演。」我開口要說話,但他走近我,手指在空中比劃。「可能是家族職業,妳是為了要討好父母。爸爸嗎?不,應該是媽媽。」 我深吸一口氣,盯著他看,直到確定他說完了。在我們短短的對話裡,他已經打斷我三次,如果他再打斷我,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克制自己想揍他的衝動。 「很接近,但不對。」事實是他幾乎全說對了,不過我並不打算滿足他龐大怪獸般的自我意識,以及那從他尖細秀氣的眉間透出的詭異優越感。他再也別想讓我認輸。 「胡說。那件洋裝至少小了兩號,而且和妳的身材完全不合,這就表示——」他再度看著我的領口,臉頰透出淡淡紅暈,「是借來的。」他越來越紅的臉讓我消了氣。「雖然我承認自己對服飾不太瞭解,但我一點都不覺得維多利亞代晚期會流行那種橘色布鞋。還有妳那本破劇本,從封面褪色、有年代感的塗鴉看來,一定是妳媽媽的。」 「你說完了嗎?」我問,語氣比我想得更溫和。我的手也悄悄滑過那張插圖,顯然我母親曾經迷戀過一九八○年代的杜蘭杜蘭樂團。 「妳準備要承認我的觀察是對的了嗎?」 「還有更緊急的事。」我瞄了瞄他身後,但他並沒有意會到。 「沒有什麼比真相更緊急。」 我給他最後一次機會,順著我的視線看向他的桌子。他沒抓住這最後機會,我嘆了口氣。「好吧,我永遠都是替角,因為我背臺詞的速度比平常人更快。我也對課堂評分表演沒興趣,當預備替角的話,我就可以不用做布景、不用打燈光或當導演。總而言之,這很簡單,而且教授會覺得我很認真。我選戲劇課的原因就只是這樣。」我點點頭,想用這個謊言說服他,手卻彷彿出賣了自己,把劇本抓得更緊,不過我覺得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布鞋是我今天要穿回家的鞋。如你所說,我代替生病的女演員彩排,她的身材比我嬌小。雖然我穿得下她的衣服,卻沒辦法把腳的尺碼縮小三號。現在,更緊急的是——」 「妳的記憶力——」夏洛克說,接著問。「很好嗎?背臺詞需要記憶力。」 若我完全沒料到他會對這有興趣,可能會對他大聲咆哮,而不是緩慢簡短地回答「對」。 我不該這麼說的。他走向我,眼裡又燃起火焰,彷彿我是一瓶突然變成迷幻暗紅色的液體。他瞇起眼睛,看著我的臉,再度開口:「妳媽的事我沒說錯,那本劇本是她的。」 我瞇起眼,回敬一個不以為然的眼神,他隨意提起我母親的方式讓我忍無可忍。 「我媽已經——已經過世了。」我本來沒打算說這些,但我不想再讓他看見我內心的訝異,也不想聽他分析我修戲劇課的根本原因是想念她,所以我以誘人的姿態靠近夏洛克,近得發現他的眼睛和我的一樣藍。我輕聲說:「我想你現在該回去看看你的試管和燒杯了。」 他深吸一口氣,問:「為什麼?」我的臉頰感受到一絲他的氣息。 我站起身,送上我最美的笑容。「你的心血流出來了。」我說完便轉身離開,雖然離開時他手忙腳亂、逐漸消逝的咒罵聲大大地取悅了我。

作者資料

希瑟.W.佩緹

十二歲起便對神祕事物如癡如醉,並自此確信倫敦畫室和英國海邊村莊的凶殺案比其他故事都更棒。現與丈夫、女兒和四隻可愛得無可救藥的貓居於美國內華達州雷諾市。 個人網站:http://heatherwpetty.com

基本資料

作者:希瑟.W.佩緹 譯者:張玄竺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10-17 ISBN:9789571077246 城邦書號:SPB7Z00005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