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慢行,斯里蘭卡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特別活動
Dilmah 帝瑪檸檬紅茶(盒裝10入)(贈品)(有效期限2017
購買《慢行,斯里蘭卡》限量贈送Dilmah 帝瑪檸檬紅茶(盒裝10入)
※有效期限至2017/11/30 ※保存方式:置於陰涼處,避免陽光直射,拆封後請儘速飲用,以享最佳賞味口感。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限量贈品不適用於紅利換書以及尊閱6折購選書。

內容簡介

世界文化及自然遺產密度最高的國家 各大旅遊及時尚媒體皆評為最值得旅遊目的地 豐富多樣、友善安全、建設完善 在斯里蘭卡隨處迎來佛陀的一抹微笑~~ 馬克吐溫說,除了雪,這裡什麼都有! 海明威形容為「綠色伊甸園」~ 小而美,New York Times、LP爭相選為世界最佳旅遊地 斯里蘭卡,舊稱獅子國、錫蘭,如一顆珍珠般懸掛在印度洋藍色海水之上,也像是晶瑩剔透的淚珠,教旅人憐愛。曾先後被葡萄牙、荷蘭及英國統治的斯里蘭卡,近年內戰停火之後,多元的文化便不斷吸引世界各地旅人前來,先後被多家國際媒體,包括紐約時報、Lonely Planet等評選為最值得旅遊的目的地,時尚飯店陸續進駐、廉價航空漸增,精品店咖啡館隨處可見,都使得來此旅行在歐美蔚為一股風潮,而可喜的是各項消費卻仍然親民。 一次盡覽八處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以及世上最古老的菩提樹 一個台灣土地二倍大的國家,卻聚積了八處的世界文化遺產,斯里蘭卡這個悠久的文化古國,遠溯西元前五世紀,來自印度的僧伽羅人移民至此,並在西元前二百多年,摒棄婆羅門教改信佛教,目前約有七成的人篤信佛教,屬於南傳上座部佛教,亦是南亞地區中不丹之外唯二的佛教國家之一,宗教建築隨處可見,也是這個國家最重要吸引力的觀光遺產。 啜飲錫蘭紅茶領略原產地風光、海灘勝景享受印度洋吹來的風 觀光之外,斯里蘭卡亦是世界三大產茶國之一,錫蘭紅茶載譽全球,茶園風光也成了來此的旅人嘗一杯優質道地的紅茶之外,還能細細品味的風景畫布了。另外,明媚山區之外,海邊風光亦是旅人的攻略勝景,2004年的南亞大海嘯雖曾重創斯里蘭卡的海岸線,但沿海重要古城加勒幾乎未受損,讓旅人仍能安適地享受印度洋吹來的風;沿著海岸線紅色火車馳騁而過,賞景也被賞,深受每一位旅人的青睞。 斯里蘭卡國土不大,像是一個迷你版的印度,被許多旅人視為前進印度的初體驗——人文自然風景、建築、民俗文化等,都像是個縮小版的印度,但卻比印度更為友善、安全、乾淨,讓人能在短時間內,覽盡錫蘭風光。 【本書特色】 兼具人文寫作及旅遊指南,並附上全國及重要城市地圖,輕簡開本便於旅行攜帶。

目錄

作者序 斯里蘭卡,悉達多的微笑 Part 1 1可倫坡Colombo 融合新與舊、東方與西方,現代與歷史並陳的蘭卡第一大城 2尼甘布Negombo 小日子過生活,椰風漁影小城慢遊 3康提Kandy 百年僧伽羅文化古城,眾神與信徒的神聖場域 4加勒Galle 保存最完好的亞洲歐風城堡,最美麗的海灘風光 5西部海岸 乘著火車,往海角天涯行去 6努瓦勒埃利Nuwara Eliya 斯里蘭卡茶都,來一杯百分之百錫蘭紅茶 7雅拉國家公園Yala National Park 亞洲的肯亞,等待獵豹 8亞當峰Adam’s Peak 聖足山,超越宗教派別的朝聖地 9錫吉里耶/丹布勒石窟 文化金三角,世界文化遺產的瑰寶 10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 佛教弘揚海外的第一處聖地 11波羅那魯瓦Polonnaruwa 煙沒七百年古皇城,憑弔三百年轉瞬繁華 12賈夫納Jaffna 蘭卡北部首府,泰米爾精神與文化中心 Part 2 13搭火車~在蘭卡絕對不能錯過的體驗 14傑菲・巴瓦~蘭卡設計大師,亞洲最重要的建築師之一 15品味美食~最愛咖哩,嚐一口蘭卡地道美食 16品味錫蘭茶~來一杯百分百純正錫蘭紅茶 17妖嬈百態的蘭卡樹木 18 2004南亞大海嘯之後~重創重生的斯里蘭卡 Part 3 旅行行家指南

序跋

斯里蘭卡,悉達多的微笑
  二十年前,我還是大學生,第一次出國,打算去印度,為了省錢,選搭斯里蘭卡航空公司。我們得經由斯里蘭卡最大城市可倫坡,再轉機前往印度德里。飛機一抵達可倫坡,就停飛了,忘記是什麽原因,天氣,還是飛機故障?我們被迫在可倫坡停留一晚。   當時斯里蘭卡的內戰經常是報章的頭條新聞,可倫坡殘舊不堪,夜色淒迷,整個城市像一件被人遺棄的行李。我們被安排在城堡區的旅店中,到處都是鐵籬笆,疊起來的沙包背後有一雙雙銳利的眼睛 。清晨還有點時間,我們在城裡亂逛。英國人蓋的老房子,集體荒廢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美。我和朋友們臨時改變計畫,延長了在斯里蘭卡的逗留時間,去了康提和南部的沙灘,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並約好要再次回來,好好看看斯里蘭卡。   這是一場意外的旅行,或許和幾百年前一樣,有一種意外的驚喜。Serendib是阿拉伯人為斯里蘭卡取的名字,意思是「珍寶島」,公元三世紀,在此海航的阿拉伯人發現這個島上遍地珠寶,後來英國人以Serendib造出了Serendipity一詞,意思是意外發現的幸福;原來要獲得真正的美好,不能單靠萬無一失的按部就班,有時候不經意的發現、沒有期待的尋覓,更容易讓人覺得快樂。如果你對斯里蘭卡沒有任何的印象,那麽來到這裡,或許會有不少意外的驚喜,原來這位於印度南邊,被蔚藍所包圍的小島,長久以來都被不少意外發現她的旅人所贊美,曾經在赤道環遊的馬克吐溫形容她時說:除了雪,這裡什麽都有。   我一直沒忘記斯里蘭卡,但下一次的重返,卻要在十年後的2005年,南亞海嘯發生後的三個月。當時,斯里蘭卡一片蕭條,沙灘失去了遊客,古城顯得落寞。但斯里蘭卡人沒有絕望,一場災難,卻團結了人心。我在加勒遇見一個老人,他在古牆邊靜靜地看海,雖然海嘯摧毀了他的家,但他說:「在措手不及的災難面前,人顯得更為渺小。困難不會因為你的樂觀而減少,但別想太多,活著,就能活下去。」這時候,一輛雪糕車經過,老人請我們吃了雪糕。我知道,我能列出千萬個理由,比如多元文化的歷史、輝煌的佛教遺址、保存得完好的古城、蒼翠盎然的茶區,來說明讓我喜歡上斯里蘭卡的原因,但也敵不過這裡的人,他們不過分熱情,但總是出其不意地送你一抹微笑。   後來為了這本書,我在2016年和2017年再度兩次來到斯里蘭卡,正如斯里蘭卡古老的名字,她依舊讓我有不少意外的發現,在亞拉國家公園看見花豹,在古城裡仔細領會佛陀悲憫的眼神,這個小島國,從未令我失望。內戰期間生人勿進的北部地區賈夫納,也對外開放了,我在那裡旅行,遇見了更多樸實的笑容。   這一兩年算是斯里蘭卡暌違已久的黃金年,各大媒體,包括《紐約時報》、《彭博社》、《孤獨星球》都在敲鑼打鼓將斯里蘭卡選為年度必遊的目的地,理由很簡單,這裡消費依舊低昂,奢華飯店開了一家又一家,價格卻依舊親民。國家雖小(面積如兩個臺灣島),但擁有八處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當地交通算是發達,旅行也頗為方便和安全。內戰已經結束,過去不開放給遊客的區域,也已經抹去塵埃和淚痕,可倫坡開始了不少建設,由中國流入的資金和專家,正在改變著斯里蘭卡。   遊客回來了,我在山區搭乘當地小火車的時候,七八節車廂,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然而我在這裡,依舊能看見斯里蘭卡人略帶矜持的微笑。政治算是平穩了,這個國家正要起飛,城堡區裡的鐘樓停擺了很多年,現在正滴答滴答地走動了。我在可倫坡的印度洋看一場日落,陽光灑在海面上,粼粼生輝,正如Sri Lanka,這個國家從來不缺一個好名字,Sri Lanka,意思就是神聖的光芒,而現在沒有人能夠阻止她繼續發光。

內文試閱

  康提:百年僧伽羅文化古城,眾神與信徒的神聖場域      由尼甘布經可倫坡轉車前往康提(Kandy),在車上被擠得幾乎不成人形。乘客已經盡量挪出位置,讓我這個車上唯一的外國人感到舒服。前排幾個座位保留給僧人,當有身著袈裟的僧侶上車,斯里蘭卡人馬上主動讓座。除了僧侶,斯里蘭卡人也會讓位給婦女。由這些生活小事,就能感受到當地人的善良個性,車上不需刻意掛上讓座的提示。路口,通常會設有一尊佛祖,車子經過時,乘客自然地誠心膜拜,保佑他們平安上路,有了祝福,或許在路上會更加安心。      心情糟透了,我頻頻看著手機地圖,希望快點抵達。彎彎曲曲的山路不容許司機高速駕駛。康提離可倫坡約一一五公里,車子開了將近三小時,依舊未見目的地的蹤影。天色漸漸暗了,微弱的街燈照不亮前方的路。但一看見那一泓康提湖,平靜穩妥如鏡,似乎在等待著旅人卸下焦躁,攪亂的思緒也一一被安撫了。康提美,因為有湖。      依山傍湖的五百年都城      因此來到康提,是應該挑選一個能看得見湖的房間入住,才對得起她。環抱著城市的山腰上,散落著無數的民宿,設有不少容許風景潛入的客房。我則是挑了市區經典的皇后飯店,喜歡百年飯店的那種落寞貴族的氣息,還有打過蠟油亮亮的木地板。電梯應該上百年了,有閘門的那種,開關不方便,還發出刺耳的吱吱呀呀聲響,我住在二樓,但也喜歡搭電梯上樓,讓一切顯得更慢更從容,才對得起這家飯店和這座歷史古城。不趕時間,就能好好享受時間為你鋪排好的盛宴。      客房設有陽臺,正對著湖,也對著神聖的佛牙寺。清晨時,打開窗,讓風攜著清新的草香輕吻雙頰,清晨的陽光讓佛牙寺的金頂顯得更為柔和。我站在陽臺上,看著康提醒來。湖邊已經有人駐足,早起的康提人,夾著公事包慢悠悠地沿著湖邊去上班的路上。有兩個人對著湖聊天,湖水若聽了祕密,是否會掀起陣陣漣漪?能不動聲色地觀察眼前流動的風景,讓我有種偷窺的快感。旅行和目的地之間的關系,不外是一種旁觀者的心態,或許因此我們總能更容易包容一個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吧。      建城於五百年前的康提曾經是康提王國的最後一個都城,看似溫柔的城市,其實骨子流著強悍的血液。斯里蘭卡濱海地區先後讓葡萄牙人和荷蘭人攻陷,而康提卻一直奮力抗敵,保持著皇都的身分,為此康提人是驕傲的,他們一直被視為僧伽羅文化的保護者,直到一八一五年英國人攜著他們的船堅炮利,康提才失守落入英國手中。英國花了十六年的時間,才修好可倫坡和康提之間的道路。      康提是斯里蘭卡的文化首都,一直堅持傳揚傳統文化藝術及宗教,而一年一度在七月或八月舉行的佛牙節(為期十天)已經有千年歷史,紀念佛牙被尊奉在佛牙寺並舉辦盛典,這是眾神和信徒們狂歡的日子。康提也是欣賞僧伽羅獨特的舞蹈及各種表演形式的地方。      古城因山而空闊,因湖而靜美      康提的繁華無法和可倫坡相提並論,但康提人大多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家鄉。導遊帶我到山頂鳥瞰城市全景,說著:「我們有湖有山,空氣那麽清新,雖然可倫坡的機會更多,但我是不會離開這裡的。」      我喜歡有水的城市。有河的城市,讓人只想日理萬機,滔滔流水,運來送往的是繁華和離別。但有湖的城市,讓人哪兒都不想去,只想靜靜待著。無論是步行、騎車或坐車,遇見湖,你也只能慢下來,讓自己的腳步,隨著湖的弧度調整節奏。湖邊種滿了開著粉紅花朵的雨樹,風吹過,落英繽紛,草地水上鋪陳了粉色的花瓣。      康提湖其實是一個人工湖,一八○七年由康提的最後一任國王Sri Wickrama Rajasinha下令建造,或許國王也深知一潭綠水能給城市帶來無限嫵媚。然而當時一些人反對這項勞民傷財的城市規劃,殘酷的國王甚至將抗議者的屍體插在湖中的木樁上示眾。湖中央有個小島,曾經是國王的後宮,後來被英國人改為軍火庫,英國人也為康提湖建造了防禦性的白色圍牆。      我喜歡有山的城市。康提就位於斯里蘭卡的中央山脈,海拔五○○公尺,讓這座城市更為清爽。層層疊疊的山,輕輕溫柔地環抱著這座山城,走在康提的任何一個角度,只要稍微擡頭,就能見山,能看見風景的地方就開了窗,如果能每天面對著美景,焦躁的心思也會被山水融化吧。      康提市區小巧,雖然貴為斯里蘭卡的第二大城,其實更像一個小鎮。主要景點都集中在康提湖北邊和佛牙寺的周圍,不少還是英國人修築的老房子,比如收藏了重要歷史文獻及皇家用品的歷史博物館、以紅磚砌成的聖保羅教堂等。我不是一個盡責的旅人,對這些景點興趣缺缺,倒是喜歡在炎熱的午後,遁入當地有名的老咖啡館Olde Empire Café,點一杯香濃的紅茶,搭配奶油蛋糕,看街上人來人往,遙想這座城市曾經發生過的故事。      世界文化遺產:佛牙寺      如果沒有座落在康提湖北邊的佛牙寺,這座小城的故事將黯然失色。根據當地傳說,西元前四八三年,信徒在佛祖涅槃的葬禮上,由火堆中搶奪了神聖的佛牙舍利。一直到了西元四世紀,一名公主將佛牙藏在濃密的發髻,偷偷帶到斯里蘭卡,一開始這枚佛牙舍利是供奉在當時的皇都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後來才輾轉來到康提。珍貴的佛牙不只是宗教聖物,更變成了王權的象徵,當地人相信,誰擁有了佛牙誰就是斯里蘭卡的統治者。      建造於大約三百年前康提王國時代的佛牙寺,不止是康提的中心,在世界佛教徒心目中,更是一個神聖之地。我在腰際裹上沙龍,穿上了白色的長袖襯衫(象徵純凈的白色在斯里蘭卡是神聖的顏色,當地人在參拜寺廟或出席重要的普迦〔puja〕祭典儀式時,都會穿上白色衣裳),經過了重重保安,進入寺廟的範圍 。佛牙寺曾經遭受泰米爾之虎的襲擊,嚴重遭受破壞,但很快就修復完好,並加強了保安。 但別想要看見佛牙,因為這聖物被裝在一個金色匣子裡,十分神祕。無緣一睹佛牙的真面目,但佛牙寺建築本身就是一座活生生的僧伽羅藝術文化的展示品,寺廟內外到處可見精致的雕刻及色彩斑斕的壁畫,無數的花崗巖石柱和大木樁撐起了佛牙寺的屋檐及內殿,並雕滿了花朵、動物等生動的造型,幾乎沒有一個角落是單調的      這是我第三次來到佛牙寺,而斯里蘭卡人相信一生至少要來這裡朝聖一次。雖然從未見過佛牙,但看來,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到自己喜歡的地方,我怎麽能不相信自己是幸運的呢。      康提王朝的後花園:佩拉德尼亞植物園      我不是植物愛好者,待在康提的時間也不長,但這座世界文化遺產城市,有不少非常值得一看的景點,雖然即使待在市中心慢悠閒逛,也挺舒服,但我還是決定去一趟位於康提市外約五公里的植物園,就算植物園的門票已經漲至一一美元。但如果這是回憶的標價,我願意付出。      佩拉德尼亞植物園(Peradeniya Botanic Gardens)的前生是康提王朝的後花園,設立於一三七一年,原本公園內還散落著精緻的寢宮、廟宇和佛塔,但英國人占領康提後,這些皇家建築也一一被破壞了。在英殖時期,這個占地約六○萬平方公尺的林地也被當成實驗室,種植了具有商業價值的肉桂、咖啡和橡膠樹,並開闢成供遊人觀賞的植物園。園區內共有超過四千品種的植物,包括不少珍稀的蘭花。除了斯里蘭卡特有品種之外,也種植了來自美洲和澳洲的植物。這些植物在溫潤涼爽的氣候中長得特別出彩,在綠意盎然中徜徉,發呆和談情說愛,是康提人最熱衷的活動之一。      沒去過的地方,我都想去,去過的地方,我更是想回去。回去,這行為是動物與生俱來的嗎?正如海龜和鮭魚都懂得回到最初出發的地方延續下一代的生命。      遠方的大陸,未知的神祕,總能激發探險家出發的決心,他們需要這些故事證明自己的存在,而世界的進步不就是建立在不斷地發現嗎?然而走遠了,看多了,再回去一些曾經逗留過的地方,難道就不會有全新的發現嗎?當初的錯過,是因為自己太匆忙了,還是你尚未擁有懂得辨識它的眼光?      所以當我走入改變不大的植物園時,也突然記起了一些事。這裡有條棕櫚大道,我們曾經躺在地上拍了一張全體照,年輕的我們,大學一年級的同窗,我們開心地笑著,因為前方還有很多等待著被我們發現的景致。筆直入天的棕櫚應該是當時的我見過的最高的樹。公園裡有塊草坪,中央有棵巨大的老榕樹,粗壯的枝幹,向四周展開,一樹成林,樹下總有人歇息,而當我再次看見這棵樹,經歷了二十年後,它卻絲毫沒什麽改變。我找回二十年前拍攝的角度,發了照片給曾經一起同遊此處的朋友。我還能和他們分享,雖然分享的方式不同了。

作者資料

葉孝忠(Sean Yap)

用旅行過日常生活,也同時把日常生活當成旅行來過,曾任《孤獨星球LonelyPlanet》旅行指南系列中國專案出版人,著有《慢行。不丹》、《緬甸。逆旅行》、《愛上海島旅行》、《亞洲風格時代》、《創意上海》等書,足跡遍及全球80多個國家。 新加坡國立大學社會及科學系榮譽班畢業、香港大學文化研究碩士,曾任報刊記者,並為華人地區多家媒體撰寫旅遊及設計等專欄及文章。曾旅居於上海和北京12年,並擔任中國《孤獨星球》指南出版人,現為旅遊App遊譜擔任首席內容官。 把旅行當成尋常日子來過,曾遊歷全球80多個國家。寫字是愛好,也是生活一部分,曾出版《慢行不丹》、《緬甸逆旅行》、《靛藍島嶼》、《創意上海》、及多本《孤獨星球》指南。

基本資料

作者:葉孝忠(Sean Yap) 出版社:自由之丘 書系:慢旅行 出版日期:2017-06-23 ISBN:9789869277327 城邦書號:A1340074 規格:平裝 / 全彩 / 272頁 / 13cm×19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