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盜國物語:戰國梟雄齋藤道三(下)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盜國物語:戰國梟雄齋藤道三(下)

  • 作者:司馬遼太郎
  • 出版社:遠流出版
  • 出版日期:2017-04-27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9折 270元
  • 書虫VIP價:25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2元

內容簡介

★榮獲菊池寬賞 ★曾數度登上螢幕,改編成NHK大河劇、東京電視台開台40週年紀念時代劇等 前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推崇司馬遼太郎《盜國物語》《太閤記》《關原之戰》:讀了後明白了權力鬥爭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比各種哲學、政治關係書籍都要有趣,收穫更多。 日本國民作家宮部美幸:中學一年級時,就為《盜國物語》改編的大河劇著迷不已,從其中了解複雜的人性與時代背景,打下戰國知識基礎。 創造歷史的小說家司馬遼太郎 戰國系列首部曲 天下大亂,形勢大好。 革新者蝮蛇道三—— 機遇到來前,需要耐心等待,做好所有準備是智者之為; 一旦機遇到來,就要緊抓住一氣呵成,才是英雄所為。 為了實現自己心目中的「正義」,可以不擇手段。憑著一流的演技、驚人的謀略,躍身為守護職大總管的齋藤道三,成功的襲殺了守護代長井利安。雖因此自食苦果,落得出逃美濃的下場,道三終究還是敗部復活,奪下美濃一國,以二十年的光陰完成「盜國」人生中期目標。 儘管屢敗「尾張之虎」織田信秀,「美濃蝮蛇」卻再也無力染指他國,道三登上將軍寶座的終極野心終究敵不過年歲。然而一場齋藤織田聯姻,卻讓他的傳奇得以延續 【專文導讀】 洪維揚(日本歷史作家) 【激賞推薦】 胡忠信(政論家、中廣節目主持人) 謝哲青(作家、節目主持人) 李拓梓(〈政治的日常〉專欄作家)

導讀

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
◎文/洪維揚(日本歷史作家)   戰國梟雄齋藤道三   戰國時代的大梟雄齋藤道三給予後人反覆無常、毫無信用的形象,儘管當時人給他取了「蝮蛇」的外號,但後人對他的認識多半侷限於他是織田信長的岳父。也因為如此,齋藤道三雖從賣油郎躍升美濃一國太守,卻很少受到小說家的青睞。距今約半世紀前,歷史小說泰斗司馬遼太郎以齋藤道三傳奇的生涯為背景,寫下分為「齋藤道三篇」和「織田信長篇」兩部的名作《盜國物語》。   依現在的考證大致上可以確定竊取美濃的是道三父子,而非道三個人獨力完成,然而這並非作者的疏忽,而是在半世紀前這種說法尚未被學術界接受。儘管如此,絲毫無損本書的內容,在司馬遼太郎筆下,道三是個極為現實功利的人,對他事業有利的人、事、物無不加以利用。從他在金碧輝煌的釋迦牟尼佛像前祈求的對話便可看出端倪:   你認識我吧。我從小在寺裡長大,小沙彌時喚作峰丸,那可是光彩照人的美少年哦。長大剃度後起名為法蓮房。本尊啊,我為你奉花、獻閼伽、誦讀《法華經》,可出了不少力。你要是感恩的話就報答我吧。給我力量。   供奉佛祖原本是虔誠的信仰所致,但在齋藤道三眼裡卻成為必須為他取得奈良屋寡婦的歡心提供助力。   道三不以娶奈良屋的寡婦、成為奈良屋庄九郎而滿足,他先是把奈良屋變為山崎屋,然後以賣油商的身分進入美濃,其最終目的為終結土岐氏在美濃的統治,而由自己取而代之成為美濃的主人。道三之所以選擇美濃,憑藉的是與常在寺住持日護上人幼時在京都的同窗之誼,而日護上人是美濃守護代齋藤氏的家老長井利隆的胞弟,透過這層關係等於為道三在美濃的立足開啟一條康莊大道。道三若因此而對日護上人、長井利隆甚或是土岐賴藝(或土岐政賴)感恩戴德而竭盡心智,那道三終其一生只是土岐氏的家臣,道三的野心不僅止於成為土岐氏家臣,他盜國的過程成為本書前半部的重心所在。   據作者的統計,齋藤道三一生共用過十三個名字,「每改一次,身分都有所提高。……每次改名時,他的處境都面目一新,也就是說不斷地踩著台階向上攀登。……」《盜國物語》前兩冊其實也是在向讀者介紹齋藤道三改名的經過,盜國前的道三可視為革命家,盜國後則為武將。不管是革命家的道三或是武將的道三,表現都同樣出色,作者以約略同時期義大利半島佛羅倫斯的政治家馬基維利(Niccolo Machiavelli)的名言「只有力量才能維繫世上的和平,……有能力的人才能勝任君主的位置,能力是統治者唯一需要的道德。」道三可說完全符合馬基維利理想君王必備的條件,因而他最終得以驅逐土岐政賴.賴藝兄弟,擊敗政敵長井藤左衛門利安、揖斐五郎光親.鷲巢六郎光敦.土岐八郎賴香完成盜國的事業。   然而,道三也不是沒有缺點。書中透過道三盜國後的死敵織田信秀(信長之父)照映出道三的缺點:進貢朝廷是一種不期待實際利益的犧牲,而齋藤道三做不到這一點,他也只能是美濃一國的國主而已。讀者在讀完「齋藤道三篇」上下冊的內容後應能自行判斷有沒有道理。   天下布武織田信長   《盜國物語》後兩冊舞台移轉至尾張,主人公改為道三的女婿織田信長以及道三的外甥明智光秀,前兩冊的主人公齋藤道三淪為配角,儘管道三的戲份已不如前,作者還是花了相當的篇幅敘述道三人生的謝幕。道三在死前曾說:「我這一生閱人無數,然而胸懷大志之人,不過是我的尾張女婿信長和我的外甥光秀兩人而已。決不能讓光秀在這場無謂的爭鬥中送了命。……周遊天下,豐富見聞,好繼承我的遺志。」   齋藤道三在長良川斃命後,故事的主軸一分為二,一為努力進攻美濃稻葉山城以實現丈人齋藤道三遺言的織田信長,一為遊走於畿內各有力大名間、為復興室町幕府而奔走的明智光秀。司馬遼太郎除描寫長良川之役以後到信長護送足利義昭上洛為止,十二年間(一五五六〜六八)兩人的努力奮鬥過程外,也描寫兩人的出身背景及這段期間的遭遇以及因遭遇而磨練出的性格。光秀出身美濃守護土岐氏的分支明智氏,道三盜國後明智氏成為其最堅強的盟友,隨著道三在長良川之役敗死,明智氏城毀族滅,光秀一人離開美濃在畿內一帶流浪、歷練,同時也增廣自己的見聞和教養。   至於信長雖出身尾張守護代的家臣,但在父祖輩以來的擴張下已擁有尾張半國的實力,信長又是信秀正室所生,這樣的出身幾乎篤定他未來就是半個尾張的繼承人。信長到桶狹間之役結束為止——或許比不上光秀——他的人生也是充滿諸多的磨練和苦難,不過必須說的是兩人的精力和磨練是不同層次和方面的。光秀幼年時受到道三的賞識,將他栽培成熟稔公家和武家的文化禮儀,能吟詠連歌、能與堂上公卿周旋;在武略方面嫻熟各家兵書、是日本最早駕馭鐵砲這種新式兵器的能手之一。而信長自幼就顯現出與眾不同的特質,他對正襟危坐的世俗禮節不感興趣,倒是熱衷於游泳、鷹狩、奇裝異服等旁人眼中的細枝末節,然而這些所謂的異常行為在日後桶狹間奇襲時幾乎都派上用場。   光秀盡得道三的才學,但是其仕途卻異常坎坷,在朝倉家被閒置不用、受盡冷嘲熱諷,與劉皇叔寄身劉表時發出的髀肉之嘆如出一轍。光秀年過四十為擁立一乘院覺慶(後來的足利義昭)為將軍而與信長有所接觸,光秀遇到信長後他畢生才學才總算有發揮之處,信長用人不拘門第,只要身懷才能便能得到信長的破格提拔。不過也因為信長能充分利用並無限發掘家臣的才能,光秀長年追隨信長做出這樣的總結:「……想要跟上信長的節拍很難,他的想法太讓人無法捉摸了,他的行動往往也缺乏常識。」   也因為光秀長年追隨信長之故,他和信長在價值觀上的差異也愈來愈明顯,光秀甘願深入奈良興福寺一乘院救出為三好三人眾監視的覺慶、在越前朝倉家忍受不被重視的歲月、多次往返奔走於京都和岐阜,光秀說「自己生來就習慣於尊崇一切傳統的權威」,他的目的無非希望憑一己之力振興已搖搖欲墜的室町幕府。至於信長則是視禮法、視神佛、視一切傳統如無物,在父親的葬禮上他都可以抓起一把香粉丟擲出去,這樣的信長又怎麼會為了恢復傳統的秩序去扶持、振興幕府呢?價值觀南轅北轍的兩人暗藏巨大的矛盾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後來光秀發動「本能寺之變」,作者藉旁觀者明智左馬助以及齋藤利三之眼道出光秀叛變後作為上的缺陷,似乎呼應了道三的成功法則:機遇到來之前,需要耐心等待,做好所有準備才是智者之為。然而,一旦機遇到來,就要緊緊抓住一氣呵成,才是英雄所為。做為武將光秀具備器量和才幹,然而還需要相當程度的運氣,光秀欠缺運氣,最後終究無法成就英雄大業,也因此將天下人的繼承者拱手讓給同樣為信長器重的羽柴秀吉!   行文至此,讀者是否已經迫不急待要閱讀正文了呢?《盜國物語》讓您從不同角度來了解齋藤道三、織田信長、明智光秀這三人間千絲萬縷的關係,以及他們馳騁的歷史舞台,不容讀者錯過!

內文試閱

  揮鞭      偶爾,歷史會造就英雄。      而不是經常。理由是一個穩定的社會根本不需要英雄豪傑這類的特殊人物。或者說,在穩定的社會秩序中,出現一個百年不遇的怪人反而會成為一劑毒藥。      只是,這些秩序總是會變得陳舊。      舊的秩序腐朽潰爛時,如果原有的統治階層喪失了統治能力,人們就會翹首盼望這劑毒藥能夠挽救他們。      在美濃十幾個郡中嶄露頭角的庄九郎就是這劑毒藥。美濃不時會遭遇長良川連年的氾濫、霜凍和蟲害,莊稼歉收,青黃不接的季節連地侍家庭都要挨餓。再加上鄰國的尾張、近江不斷騷擾國境,每逢豐收前夕便將這裡的農田洗劫一空。      「我要拯救美濃。」      庄九郎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漸漸地也滲透到農村。      農村,特別是庄九郎領地的人們都把他尊為神仙,大家都不叫他齋藤大人,而是喜歡他剃度出走時使用過的名字:      「道三大人。」      這個稱呼似乎聽起來更神秘,更接近救世主。      農民這麼愛戴庄九郎是有緣由的。在那場長良川大決堤時,庄九郎在自己的領地中免除了災區五座村莊的年貢。      百姓如獲新生,這個消息傳遍美濃的大小村莊,其他領地的百姓也紛紛表示:      「我們也想去道三大人那裡種地。」      長良川氾濫的第二年遭受霜凍,庄九郎又把當年百分之五十的年貢率降低到百分之二十。      也就是說,庄九郎僅從農民的收成中提取二成。連軍隊都養不起,更別說築城了。既無法養活家丁,也無法採購武器,身居「公職」的庄九郎連維持生計都有困難。      「不過,」庄九郎也向農民開出條件:「你們的油一定要從京都的山崎屋買。」      他是絕不會吃虧的。      不僅如此。為了補充士兵人數的不足,他增加了「無足人」制度。所謂無足,就是沒有領地和俸祿,只要幹活就行。      這些人平時在農村種地,城裡響起號角聲時就扔下犁鍬集合,充做足輕。      「如果是為了道三的話。」      領地上大小村莊的年輕人都踴躍報名。      包圍揖斐五郎和鷲巢六郎等人的軍隊中,就有不少士兵是這種情況。      言歸正傳—─      庄九郎完成對五郎、六郎部隊的包圍工作時,已經是拂曉時分。      庄九郎驅馬前往各個陣營鼓勵士氣,又親自到前線偵察敵情,心裡卻在嘀咕:      (這次能不能一舉殲滅呢?)      這個時代,在戰場上將對方斬盡殺絕也是作戰的手段之一。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敵人是代表美濃舊統治階級的頑固傢伙,他們打著反對庄九郎的旗幟組成聯軍。如果乘機消滅他們就可以免除心腹之患。      反對庄九郎的人,並不是單單因為來自異國他鄉的庄九郎使用非常手段奪取功名而記恨在心。      而是因為他們無法忍受庄九郎打破美濃的舊秩序。      首先在錄用人才上,庄九郎根本不考慮門第,只要從百姓中發現才華出眾的人,立刻就封為武士。      對舊勢力而言,這些無疑是對舊秩序的破壞。美濃以及日本中世時期的社會都以血統為貴,統治者的後代仍舊是統治者,秩序由此得以維持。      而庄九郎在守護職土岐賴藝的管轄領地以及自己身為小守護的領地都廢除了這些制度,對美濃的其他領土造成很大的影響。      其他地方的百姓開始動搖。      ─—道三大人的領地內只要有能力,農民也能當上官。      他們由此羡慕庄九郎的領民,而對自己的領主心生不滿。      不僅如此。      雖還未正式實施,庄九郎正打算在自己的領地內開設自由市場:      「樂市。」      「樂座。」      當時,縱觀天下,經商一律需要批准,可以說是一種專賣制度。      比如說庄九郎在京都的家業油鋪,就需要大山崎八幡宮的批准,漆和蠟則歸石清水八幡宮管。京都的三條、七條開設綿座的人擁有棉花的專賣權,和服腰帶有京都的帶問丸這一專賣協會,斗笠由攝津的四天王寺掌管。如果有人敢隨便賣,擁有許可權(專賣權)的神社寺院等就會派人前往打砸加以制裁,或是委託將軍或地方守護出兵搶奪,甚至殺人滅口。      (沒有比這個更霸道的了。)      庄九郎從賣油時就有著切身體會。不但要把銷售額的一部分無條件地上交給大山崎八幡宮,銷售區域也受到八幡宮的嚴格限制,決不能越界。      「最起碼要在我自己的領地開辦自由市場。」      庄九郎一直叨念著。      受到打擊的是擁有各種物品許可權的神社寺院。      這些舊秩序下的商業機構的統治者驚聞此事後,連忙託付美濃的舊勢力採取推翻庄九郎的軍事行動,於是造成這次的會戰。      商業統治者多數是京都、攝津和奈良的神社寺院,與各國的守護和豪族關係十分微妙。      這次揖斐五郎和鷲巢六郎能從越前、近江請來「外國勢力」,大概也離不開這些神社寺院的側面推動。      總之,庄九郎真正的敵人並不是美濃國內反對他的那些地侍,而是已經開始走向滅亡的中世紀的權威。      晌午已過。      庄九郎讓人吹響號角發出信號,開始逐漸縮小包圍圈。      他的旗幟在猛烈的西風中飄舞。      旗上印著黑色的二頭波頭。      它象徵著庄九郎的戰術思想:進攻時如怒濤,撤退時如退潮般無聲無息。      要推翻庄九郎的聯軍大將揖斐五郎生得一對細眉。      只可惜長在男人臉上。眼睛上的彎彎蛾眉襯得額頭格外清秀。      「我想把眉毛剃了。」      他不小心說漏了嘴。      剃眉、用黑漿染齒、淡描唇、臉刷白粉,就能變成一張美濃守護職的臉。幾乎所有地方的守護職都模仿京都公卿使用胭脂。可見,「剃眉」這句話具有重大的意義。也就是表明要趕跑自己的親哥哥土岐賴藝,自己佔據守護職之位。      這次舉兵也有此意。先除掉庄九郎,再趕走賴藝。      弟弟鷲巢六郎前來相助。六郎貌似狡猾,經常耍一些小聰明。      ─—六郎乃小智之人,適合當雜兵。      庄九郎這樣嘲笑過他。此人只有雜兵水準,卻由於出身名門而當上一軍之統帥,庄九郎實在不服氣。      「弟弟,」揖斐五郎慌了陣腳:「山上山下全是敵人,再打下去也不是辦法。撐到晚上就撤退吧。」      「說什麼傻話!」      弟弟向東遠眺著。油商的二頭波頭旗正迎風飄揚。      他慌忙轉移視線,望著眼前的城樓。      柵欄對面的溝勉強能稱得上護城河,泥土砌成的土壘上插著木楯,角樓是用廢舊木材建的,看上去不堪一擊。      「先攻下城抓住那人的老婆孩子當作人質,其他的再說吧。」      「曹司(譯注:官職名,指住在宮中的貴族子弟)大人。」      他們的同夥齋藤彥九郎宗雄開口道。此人年近四十,比五郎、六郎老謀深算得多。      「我們的目標不是這座小城,而是旗下的那個人。把越前、近江兵召集到此,只要大家齊心協力就一定能打贏。大敵當前,猶豫不決只會降低士氣。而且,」他接著說:「雖說敵人人多勢眾,卻大多是那個傢伙領地上的百姓扛槍上陣而已。我們這邊卻個個驍勇善戰,還有越前和近江的援軍。請您下令吧!」      五郎、六郎於是開始部署決戰的陣容,鳴笛擊鼓,傳令將校奔相走告。      且說庄九郎。      他正勒馬立於大軍陣前。      (敵人開始有動靜了。)      他看出敵人想把兵馬集中到一處的打算,也下達了軍令。      既然已經看出敵人的陣法,他下令每隊的物頭(隊長)都記住進退的信號。隨後,他下令點起烽火。      一股黑煙立刻升上天空。      瞬間,原先的包圍圈立即分散,遠近的部隊都集合到一處。      整個過程無聲無息。打仗時必用的號角、戰鼓、銅鑼都避之不用。      庄九郎知道,無聲的進退更有利於造成敵人的恐怖心理。      按照事先的安排,他的人馬靈活敏捷地各就各位。      陣已布好。採用的是鶴翼之陣,就像鶴張開翅膀一樣。      他手下的部隊最大的特點是足輕人數多。從中世紀騎兵為主的戰術中解脫出來,以步兵(足輕)為中心,為了避免步兵遭到騎兵踩踏,把他們所持的槍加長到三間長。      另外,他還成立「斬馬」的特殊部隊。敵人的騎兵入侵時,每組二十五人就像螞蚱一樣跳上去,手持六尺棍,棍尖上綁著三尺長的刀,專削敵人的馬腿。      「齊吼!」      庄九郎一聲令下。      號角一吹響,美濃平原上響起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庄九郎又下令道:      「擊鼓!」      一瞬間鼓聲大作,繼而變得有節奏,各隊人馬施展著鶴翼陣形開始如潮水般湧出。      庄九郎坐鎮中軍。      很快的,大軍就越過田野,穿過松林,來到一望無垠的平原上。      和敵軍相隔不到百米。      庄九郎揮了揮手中的金色采配(武將指揮作戰的道具,編按),戰鼓聲頓時變得又快又急。      將士們加快腳步。鼓聲時徐時疾,他們開始奔跑起來。      先頭的五支弓箭隊同時單膝跪地,張弓瞄射。      這是為了攻擊敵軍的前列部隊。敵方的箭也密密麻麻地射了過來。      戰鼓聲更急促了。      與此同時,庄九郎的陣營中衝出數十名騎兵,後面緊跟著扛著長槍的足輕部隊進行突擊。      敵方也衝出數百騎人馬。      短兵相接。      一時陷入混戰。      庄九郎又指揮騎兵隊上前,長槍隊突擊,並命令弓箭隊從側面放箭,採取了靈活的戰術。      然而,敵人是名震天下的美濃騎兵,自己這邊雖也是美濃將士,卻以經驗不足的百姓居多。      敵人的大軍將庄九郎的十三段防守圈衝破了七段。      「斬馬—─」      庄九郎下令。      斬馬隊紛紛縱身向前,瞄準敵人戰馬的馬腳橫掃過去。      落馬的武士無不喪命在其他士兵手中。      這時,庄九郎掏出號角,仰天吹了三聲。      號角聲傳到敵人身後的別府城,赤兵衛指揮著城兵打開柵欄,蜂擁而出。      敵人腹背受敵。      「敵軍必敗,衝啊!」      庄九郎親自拎著槍,策馬衝到前鋒。      一直衝到敵軍陣中。      敵軍轟然潰退。      正因為隊伍裡有「外國兵」,才潰退得更為慘烈。越前、近江來的援兵都不想把命丟在異國的戰場,紛紛朝著北國街道逃命。      「不用追,由他們去。」      庄九郎喊道,眾人如同火焰般攻向戰場上躊躇不前的美濃敵軍。      (要讓整個美濃知道我的厲害。)      就這一點而言,這次的戰場可說是宣傳自己的絕好機會。      敵軍的美濃將士頑強抵抗。      然而,他們畢竟也是地侍聯軍,不分勝負時還尚可堅持,一旦敗局已定,他們也就忙不迭地逃回自己的領地去了。      敵軍逃了一批又一批,戰場上剩下的人馬已寥寥無幾。      庄九郎就像突然想起了什麼,兩腿一蹬馬腹,單槍匹馬就朝敵軍的大本營衝去。      有武士中途攔截,庄九郎卻視若無睹。      馬奔跑著。      穿過沼澤,掠過草地,他拚全力衝進戰旗林立的敵軍帳營中,對著扶著案几正要站起來的揖斐五郎揚手揮了一鞭:      「小子,我不請自來了!」      啪的一聲,五郎塗脂抹粉的臉部結結實實地挨了一鞭。      一看五郎倒地,庄九郎勒住馬韁退後,一回頭看到鷲巢六郎,揮手啪的又是一鞭。頓時鼻血直流,六郎當即捂臉倒下。      旗本眾慌忙揮槍要上來抵擋,庄九郎卻已經縱馬躍過柵欄,朗聲道:      「且饒汝等性命。裡通敵國越前、近江,引狼入室本罪大惡極,但念在你們是主公弟弟的情分上饒你們不死。還不快滾!」      他勒馬在柵欄外原地打轉,又道:      「如果還想當武士的話,那就好好練武吧!」      說完,他伏在馬背上,一陣風似的飛馳而去。      庄九郎考慮到,如果殺了美濃守護職的兩個弟弟,國內的輿論一定會對自己不利。      正因如此,他才冒死衝進敵人陣營裡,肆意羞辱。      後來,美濃人提到揖斐五郎和鷲巢六郎時,都說:      ——受到如此羞辱尚能苟且偷生,實在有違武士之風。      兩人在美濃的名聲自此一落千丈。

作者資料

司馬遼太郎

1923-1996 一九二三年生於大阪,大阪外語學院蒙古語系畢業,原名福田定一,筆名乃「遠不及司馬遷之太郎」之意。 一九六○年以忍者小說《梟之城》獲直木賞後,幾乎年年受各大獎肯定。六一年辭去記者工作,成為專職作家,慣以冷靜、理性的史觀處理故事,鳥瞰式的寫作手法營造出恢宏氣勢。一九九六年病逝後,其「徹底考證」與「百科全書」式的敘述方法仍風靡無數讀者,堪稱日本最受歡迎的大眾文學巨匠。 中譯作品有《龍馬行》《關原之戰》《豐臣一族》《幕末──十二則暗殺風雲錄》《新選組血風錄》《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宛如飛翔》《宮本武藏》《項羽對劉邦:楚漢雙雄爭霸史》《鎌倉戰神源義經》等。

基本資料

作者:司馬遼太郎 譯者:馬靜 出版社:遠流出版 書系:日本館-潮系列 出版日期:2017-04-27 ISBN:9789573279846 城邦書號:A120086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