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折斷的龍骨(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第64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得獎作品(長篇暨連作短篇集部門)。 ★2012年本格推理BEST10 第1名;這本推理小說好想讀 第1名;這本推理小說最厲害 第2名;週刊文春推理BEST10 第2名。 ★入選第11回本格推理大賞(小説部門)、第24回山本周五郎賞。 ★擊敗東野圭吾、貴志祐介、佐佐木讓,攻佔2012年日本三大推理年度排行榜!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紀伊國屋、丸善書店、TSUTAYA等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強力推薦! ★改編漫畫化! 在十二世紀末的英國,位於北海的索倫群島——從不列顛島搭船需要三天才能夠抵達的此處——當地的領主被一名擅長邪惡魔法的暗殺騎士給殺死。 領主的女兒阿米娜,遇見為了追捕暗殺者而來島上的流浪騎士法魯克。兩人開始追查凶手,並且解開魔法殺人的真相…… 充滿野心的壯大格局,好評不斷!一本充滿魔法、劍鬥與解謎色彩,日本推理小說少見的史詩傑作! 【奇幻X推理專業人士好評推薦】 小說作家 月亮熊 推理作家 天地無限 小說作家 吾名翼 推理作家 唐墨 推理作家 凌徹 小說作家 壹一 百萬部落客 喬齊安  「米澤穗信將大家熟知的中世紀歐洲世界結合獨特魔法設定,打造出一本極具魅力的推理小說。」

內文試閱

序章 老兵之死
   1 靈魂的危機      位於不列顛島的東方,從倫敦出發航行於風強浪大的北海上三天左右之後,即可看見兩座島嶼。這兩座島嶼恰好是一大一小,分別被命名為索倫島與小索倫島,兩者合在一起便統稱為索倫群島。該處的城鎮與索倫島上唯一的港口相鄰,另外其城市名與島嶼名稱一樣,直接被命名為索倫市。      由於艾爾溫家在這座荒島上建立了城鎮,並且順利地讓港口蓬勃發展,因此於北歐聲名大噪。而北海的所有貿易,也全都由艾爾溫家所掌控。至於帶來如此重大轉變的契機,現在重新回想起來,或許就是始於某位年邁老兵的死亡也說不定。      此事發生於一一九○年十月。      在四處滿是積雪,寒冷到讓人覺得冬天即將來臨的某天早上。我在侍女亞絲米娜.波蒙特的陪伴之下,一大清早便離開了洋房。為的是想將一杯溫熱的蜂蜜酒,送去給值夜班的警衛艾德溫.修亞來給他暖暖身子。      但是艾德溫卻沒有站在原先值班位置的洋房正門前,而是趴倒在小索倫島的黑色礁岩處。由於艾德溫喜歡喝酒,有時甚至會在值夜班時喝下一加侖的啤酒,因此我起初還以為他只是醉倒在該處。但是當我走上前去伸手搖醒他時,這才發現他的身體已經冰冷到四肢僵硬了。      艾德溫在索倫群島上沒有任何親人。他是個從年輕時就十分忠心服侍我父親羅倫特.艾爾溫一路到現在的隨從,並且也能夠從他與我父親之間感受到一股超越身分的友情。所以喪禮的所有費用皆由我父親代為支付。由於我從小就經常受到艾德溫的照顧,因此對於他的過世感到十分哀傷。並且也有去參加他的葬禮。被安置於修道院喪事用禮拜堂內的他,有著一頭滄桑的白髮與消瘦的四肢,看起來遠比日前露出笑容的他年邁多了。在昏暗的燭光照映之下,牧師拿起浸泡於聖水盤裡的刷子,然後朝著艾德溫灑下聖水。根據聖堂參議員表示,在寒冷的夜晚裡經常會有人像這樣忽然暴斃。      不過當棺木即將闔上,從雲朵間灑落的月光照射在艾德溫的身上時,其遺體忽然出現異狀。他的臉頰變得很紅潤,嘴唇也彷彿塗上了血液般鮮紅無比。當我反射性向後退開時,正好發現他的指甲也透出了鮮血的顏色。雖然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見遺體,但我卻能夠清楚明白這不是死人該有的膚色。      艾爾溫家騎士艾布.哈巴德在看見此情況之後,以驚恐的語氣說了一句「這是惡魔的傑作」。甚至是為人剛毅的父親,此刻臉色也微微發青。雖然負責主持葬禮的波爾副院長提醒艾布說「若是隨口就將惡魔二字掛在嘴上的話,將會危及自身的靈魂」,但他似乎也不敢直視艾德溫的異變,隨即轉過身去命人蓋上棺木,甚至就連針對死者的禱告也簡化許多。      印象中,艾德溫在他那段漫長的人生之中,並非一直虔誠地信奉上帝。當然他也不是什麼窮凶惡極的壞人。但不知是誰將他身上產生異變一事說了出去,總之這件事轉眼間就傳遍了索倫市內的大街小巷。甚至有人宣稱艾德溫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異變,是因為他在暗中褻瀆上帝才會遭受如此懲罰。但是大多數的人都無法贊同這個意見,原因就在於艾德溫是個眾所皆知的好人。      因此另外一個傳聞才更廣為流傳。      那就是——      「難道這是即將發生大事的不祥預兆嗎?」   
第一章 來自東方
   薦2 聽說他們來自耶路撒冷薦      十一月的某個星期五,我從住處所在的小索倫島搭船來到索倫島的港口。因為我知道那些熟識的商人們在參加完香檳省普羅萬市的大型市集之後,就會來到索倫市稍作停留。      雖然天候是一片晴空萬里,不過這天風勢偏強而導致氣溫較低。我為了避免毛線披肩被風吹跑而一邊用手壓住,一邊東張西望尋找著是否有熟人在附近。不出我所料,港口這裡果真十分熱鬧。索倫港內有五條朝著海洋所在方向延伸而去的棧橋。每一條棧橋邊皆有船隻停泊,擁擠到讓人不禁感嘆第六條棧橋為何此時偏偏正在維修中。      搬運工們則是完全沒有將正在吹拂的寒風放在心上,全都赤裸著上半身急忙搬運著大型木材、橡木桶或是需要兩名成年男子才能勉強搬起來的上鎖木箱等各種貨物。他們粗魯的斥喝聲中充滿著喜悅,汗如雨下的胴體上則彷彿不斷冒出熱氣。急性子的商人更是直接在地上鋪塊毯子,扯開嗓門喊著「這些全是剛送來的新鮮貨喔」開始大聲叫賣,能夠看見其攤位上擺滿了絹絲手套、縫上刺繡的帽子以及葡萄酒等各式商品。聽說在沒有生產葡萄的索倫,葡萄酒總是能賣個好價錢。      我打從出生就一直住在這座島上。雖然我是覺得自己一個人外出也不會有任何問題,不過擔任侍女的亞絲米娜卻堅持要陪我一起出門。她此刻正伸手指著從北側數來的第二條棧橋。      「阿米娜大小姐,他在那裡。」      在大小船隻來來往往的港口裡,有一艘十分眼熟且桅杆比其他人都大上一圈的柯克船停泊著。至於站在棧橋上監督卸貨狀況的該船船長,正是來自盧貝克的商人漢斯.梅迪爾。      「我們走吧。」      在亞絲米娜開口回應之前,我已經穿梭在搬運工之間向前走去了。      雖然梅迪爾是個從諾夫哥羅德到雷克雅維克都遊歷過,因為喜歡冒險而跑遍全世界的商人,不過他的外表卻顯得又胖又遲鈍,而且長相還比侍奉上帝的修道士看起來更加和藹。明明他的年齡已將近五十歲,但他卻總是表現得很有精神,感覺上即使再過二十年也不會退休。當漢斯發現我正朝著他揮手之後,便立刻往我這邊走了過來。      「嗨,阿米娜,好久不見啊。」      他還是老樣子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事實上商人大多都是使用法語溝通,雖然漢斯原本的母語是低地薩克森語,不過他也聽得懂英語。外加上他平常與我說話時不會太過拘謹,因此跟他在一起時總是能讓我感到十分自在。      「你好,我忽然像這樣跑來有打擾到你嗎?」      「不會啊,完全沒那回事。畢竟妳總是會來買餅乾,而且我也能與妳聊天解解悶呀。妳是來參觀的嗎?」      「對呀,因為我最喜歡如此熱鬧的港口了。」      「既然如此,今天肯定令妳十分滿意吧。雖然已有一段時間沒見,不過令尊近來可好嗎?」      我稍微猶豫了一下便開口回答。      「雖然爸爸的氣色還不錯,但是他最近很少離開小索倫島,並且經常待在房間裡。」      「這樣啊。」      雖然和顏悅色的漢斯臉上忽然露出一張十分精明的表情,不過隨即又恢復了原樣。即便他是個看似親切的胖胖先生,但是光靠這樣的話,根本無法成為擁有私人船隻的商人。      「……畢竟領主大人也已經一把年紀,總是會有身體不適的時候。話說阿米娜妳今年幾歲了?」      「十六歲。」      「原來妳已經這麼大啦。不過反過來說,就是我已經老了呢。畢竟在這樣的時代裡,領主大人也有許多事情需要煩惱吧。」      「也對,但是我也沒有那麼擔心啦。比起這個……」      我看了看他的商船,露出笑容開口說道。      「普羅萬的大型市集感覺如何呢?有找到什麼好東西嗎?」      漢斯在聽完我的詢問之後,便浮誇地張開雙手回答道。      「當然有囉!那裡的威尼斯商人有賣一種很可口的甜點喔。裡面加了許多的肉桂,相信妳一定會很喜歡的。」      「啊~聽起來真是太迷人了!」      其實我最喜歡有肉桂味的甜點了。雖然價格偏高,但是嚐起來除了甜到令人回味無窮之外,還會帶有一股不可思議的香氣。這東西與英格蘭所有的食物都不一樣,吃進嘴裡時不禁會讓人開始想像這些出入索倫島的船隻究竟是去了多遠,然後在當地與不知來自何處的商人打交道,最後才終於從他們手中買到,這一切都帶給人無限的遐想。      「阿米娜大小姐。」      在聽見亞絲米娜輕聲的呼喚之後,我便回頭朝著她點頭說道。      「我想買那個甜點,那就拜託妳囉。」      「是。」      「妳上船之後,去找一名手持長劍的男子,他會從船艙內拿來給妳的。」      亞絲米娜依照漢斯的指示,沿著船板逐漸走上船。在目送她離去之後,我便興奮地開口提問。      「你會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吧?到時請務必將你在大型市集裡遇到的趣事說給我聽喔。」      語畢,漢斯卻露出了一張十分內疚的苦笑回答。      「為了補充飲水與食物,我非得在後天出航不可。因為我想趁著降雪前再賺一筆,然後到盧貝克慶祝聖誕節。」      「但是應該很快就要下雪囉,你應該沒辦法前往太遠的地方吧。」      「我並沒有想去太遠的地方,就只是前往倫敦而已。因為聽說施洛普郡今年羊毛的品質很好,雖然稍微晚了一步,但我想盡可能多收購一些。」      「倫敦?」      我聽完之後不禁皺起眉頭。      「你去那裡不要緊嗎?聽說國王已不在那裡,或許又會爆發戰爭也說不定喔?」      英國的王位之爭從我出生前就一直持續著,在理查陛下就位之後才終於平息。但是理查王即位後,便立刻撥出一大筆資金成立十字軍,並且為了要前往東方聖地而率軍離開英國。所以英國目前又沒有國王,難保到時會發生什麼事情。      漢斯以笑聲抹去了這股不安的氣氛。      「即便是戰爭打得最激烈的時期,我都還曾潛入過倫敦以及布里斯托。所以妳盡管放心吧,小妹妹。若是我回程有經過索倫的話,就會帶禮物來送妳的。」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如果當真是好東西的話,我會自己花錢買的。」      我由於被人說成是小妹妹而感到有些不悅,因此撇過頭去以鬧彆扭的語氣如此回答。雖然漢斯看見我的反應不禁笑出聲來,但是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事情,然後露出十分嚴肅的表情開口說道。      「啊~對了,差點忘記說這件事。阿米娜,有訪客想會見領主大人。雖然我是在香檳那裡遇見他們,但對方表示有事情非得跟索倫島的領主商量不可。」      「有人想見我的父親嗎?」      「沒錯,他們穿著一身巡禮者的打扮,不太透露關於自己的事情。雖然感覺上最好別對他們放鬆戒心,但是依照對方透漏的訊息,似乎是來自耶路撒冷喔。」      漢斯歪著頭說出了這句話。大概是他也有些不相信對方的說詞吧。老實說我也抱持相同意見。因為我有聽說聖地耶路撒冷目前正遭到異教徒的猛攻。理查王之所以會率領十字軍東征,也是基於這個理由。雖然巡禮者並沒有全數死於非命,不過有人來自於該處一事終究還是十分詭異。      「不過終究得由領主大人來決定是否要會見他們。我就只是負責收錢帶他們過來而已。若是妳不介意的話,可以先去見見他們。」      「好的。」      自稱來自耶路撒冷的男子們。這件事確實十分令人好奇。既然他們想與父親會面的話,我是可以幫忙帶路。      「他們還在船上嗎?」      「因為已經抵達目的地,所以我不能讓他們待在船上。但是我有介紹他們去住賽蒙的旅館,因此他們應該就在那裡吧。」      「我知道了,總之對方是看似巡禮者的人對吧。」      「總共有兩位,其中一人我記得是叫做法魯克.菲茲喬。另一個跟班我雖然不知道叫做什麼名字,但總之是個小鬼。」

作者資料

米澤穗信(Honobu YONEZAWA)

一九七八年出生於岐阜縣。 二〇〇一年以《冰菓》獲得第五回角川學園小說大賞獎勵賞(青少年推理&恐怖小說部門)而出道。 他兼具青春小說魅力與解謎趣味的作風受到矚目,在發表《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等作品之後奠定人氣作家的地位。 二○一一年以《折斷的龍骨》獲得第六十四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二○一四年以《滿願》獲得第二十七回山本周五郎賞。 隔年又以《王與馬戲團》連續獲得三項年底推理小說排行榜第一名,同時入選本屋大賞TOP10,創下相當驚人的成績。

基本資料

作者:米澤穗信(Honobu YONEZAWA) 譯者:御門幻流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05-12 ISBN:9789571073484 城邦書號:SPB7Z00003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0頁 / 14.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