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好想殺死父母……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跨界躍讀》讀書共和國文史哲書展︱單本79折,2本75折,再送限量贈品!

內容簡介

「爸媽,對不起,我已經撐不下去了……」 現代人的最新名詞——「疲於父母症候群」! .殺人案中,有一半以上都發生在家人之間 .近七人的人覺得父母是「壓力」 .近五成的人曾經有過「要是父母死了就好了」的念頭 .產生殺意的三大主因是「過度干涉」「自卑感」「老人長照」 女兒想殺死母親、兒子想殺死父親、媳婦想殺死公公,再加上照護殺人、老老雙殺……家庭這種東西,已經開始全面性地崩壞。 然而…… 有想殺死父母的念頭,很不應該嗎? 又有誰想過,這些悲劇的背後是什麼? 夫妻這種病,離婚就好;家人這種病,卻是一輩子的孽緣! 母親把女兒視為分身,女兒受不了控制而想殺死母親;兒子怎麼做都無法超越父親這堵高牆,自卑到想殺死父親。 現在,殺意最濃厚的,集中在四到六字頭的中老年世代——他們的父母開始衰老病弱。 但,你敢把他們丟著,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嗎? 「照護年老的父母是孩子的責任!」 「照護父母是孩子盡孝道的最後機會!」 結果照護者憂鬱症和虐待問題暴增! 尤其是當父母有失智症…… 照顧失智症的父母,就是親眼目睹父母的人格逐漸崩壞的樣子…… 甚至有人不惜離職,最後面臨「是要餓死自己、還是殺死父母」的絕境。 同時,這群父母照顧者的小孩,正好從青春期轉為大人——假設小孩問題多多,拒絕上學、失控家暴、足不出戶至中年呢? 那就變成…… 雙重殺——想殺死父母,又想殺死兒女! 「請珍惜父母。」 「請多愛孩子。」 無論說再多的好聽話,也無法拯救苦於家庭問題的人。作者送給這些人以下最好的藥方—— .承認對父母的殺意,家庭本來就是會生病的! .與家人保持距離往來,尤其是孩子養到十八歲,父母的任務就結束了! .不要為了家人而犧牲!把自己擺在最優先,沒有什麼不對——你過得好,父母才會好! .照護交給專業人員,去做只有家人才能做的事——關懷父母! 該反抗就反抗,該放手就放手! 家人相處起來不舒服,只是剛好而已! 【名人推薦】 ★郎祖筠、彭菊仙 ——走過切身之痛,熱淚推薦! ★楊聰財 ——專業推薦!(依姓氏筆畫順序排列) 「很少有一本書還沒打開書扉,光看到書名就把人嚇壞!!書名《好想殺死父母……》映入眼簾的同時,大多數人油然而生的應該是「大逆不道」。但,細讀了本書,深受家庭問題折磨的我們,都能從中獲得體悟!」(春河劇團教學暨藝術總監│郎祖筠) 「這是一個給予中青族最巨大壓力的年代。對於照護老人,我們不能再事不關己,而是必須警覺——有一天,我們就是一名壓力纏身的『照護者』,或者更可能就是折磨親人的『受照護者』。」(暢銷親子作家│彭菊仙) 「初看書名《好想殺死父母……》,大吃一驚,頗有忤逆之感;但讀完內容,卻產生心有戚戚焉之感。每一個人都有親子關係,這關係會持續一輩子,從自己出生開始直到父母過世為止,而且在心情上、法律上都無法斬斷。『對父母疲勞症候群』,正在現代社會當中漸漸蔓延開來,橫跨的世代很廣。藉由此書,可以具體明白如何經營好家庭關係。」(楊聰才身心診所院長│楊聰財)

目錄

推薦序 如何讓沉重的愛得到喘息?  ——彭菊仙 承認對父母的殺意,擁抱已然崩壞的家庭  ——Miyako    導言 第一章 為什麼因父母所苦的人愈來愈多? 半數以上的殺人案發生在家人之間 家庭問題比工作更容易導致憂鬱 來自母親的壓力導致女兒罹患「婚活官能症」 將近七成的人覺得父母給自己壓力 不要被媒體上的「理想家庭」給騙了! 醫師才看得到的家庭真實狀況與陰影 造成殺意的三大主因——「父母過度干涉」「自卑感」「老人照護」 這樣的人要小心罹患「疲於父母症候群」! 第二章 苦於受過度干涉,而想殺死母親的女兒 母女問題比婆媳問題更嚴重 如今,「有毒母親」為何受矚目? 二十多年前的一句話,種下爭執的種子 母性沉重得不合理 怨恨母親,就是在浪費時間精力 不是「原諒」,而是「放棄」 脫離母親控制的獨立作戰 「外公養孫子」能有效處理以孫子為中心形成的對立 拓展自己的世界,斬斷共依存關係! 重新審視與母親間的關係 第三章 苦於自卑感,而想殺死父親的兒子 嚴格的家庭或世代相傳的名門,煩惱多多 考試、學習、工作……面對父親的挫折感 容易讓孩子產生殺意的不只是嚴父而已 在男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必須在精神上「殺死父親」 不能選擇父母,卻能選擇自己的人生 意識到「父親終究只是個凡人」 重新審視與父親間的關係 第四章 因照護問題,而想殺死父母的兒女 照護父母,真的是孩子的責任嗎? 照護期間平均五年,最長可達十年以上 失智症照護對親子關係來說尤其辛苦 「兒子照顧者」容易導致虐待 照護父母三個月,很夠了! 不要被親戚「冷血無情」的指責給迷惑了 父母年老之前,先體驗一下照護的實況 解決父母照護問題 第五章 雙重殺——同時期降臨老人照護的問題與養育子女的煩惱 人不只會想殺父母,還會想殺子女 養起來輕鬆的「好孩子」行使家庭暴力 蝸居在家或拒絕上學都是理所當然的 在家失控的小孩跟成熟的小孩有什麼不同? 無法脫離父母控制的中年單身寄生族 待得舒服的家庭才最危險! 孩子養到十八歲,父母的任務就結束了 防止自己變成「有毒父親」 防止自己變成「有毒母親」 第六章 治療「家人這種病」的方法 世界上根本沒有理想的家庭! 家庭只有「孽緣」與「束縛」而已 兄弟姊妹間感情本來就不會好 就算不給父母送終也無所謂 防止家人間的金錢難題 活到七十五歲,剛剛好 做了父母,才體會到的事…… 一輩子都得「家人這種病」也不壞 遠離「家人這種病」的七條守則 補章 給想殺父母的人的處方箋 開給患者處方箋的藥,只有兩種

導讀

  有「想殺死爸媽」的心情,很不應該嗎?   「好想殺死爸媽……」   若說出這種話,都會受到社會上一般人的指責。   「你怎麼可以想這種可怕的事情!」   但是,卻沒有人去看這背後的黑暗面。然而,我在診療的時候,反而會主動問患者:   「你曾經有過殺死爸媽,或希望他們早點死掉的念頭嗎?」   因為,對於因家庭問題而受到壓力的患者來說,承認自己有想要殺死父母的情緒,會成為治療的突破口。   我開設男性更年期門診已經十五年了。   一開始是處理五十歲左右男性的精神、生理問題。治療那些正值最佳工作年齡,卻苦於壓力導致身心失調的男性,在這樣的過程中我領悟到,有很多案例都跟家庭問題有極大的關係。   憂鬱症男性的妻子,懷疑自己得了更年期症候群,我注意到原因出在丈夫不經意的言語動作,便在二○一一年創造出「夫源病」(丈夫導致的病)一詞。敲響警鐘提醒大家──丈夫的存在本身就會帶來巨大的壓力,導致妻子身心失調。   加上近年來,我親身感受到,應該被稱作「親源病」的病症,在三十到六十歲男女與其子世代當中日漸擴散。   給孩子的人生造成不良影響的「有毒母親」(※1),在毫無自覺的狀況下施加精神暴力的「精神虐待(※2)父親」、年老父母的照護問題等,父母本身就形成巨大的壓力,許多人因身心失調而困擾。   拿起這本書的你,是否覺得父母很煩,希望他們早點死掉,卻同時也無法對父母冷漠、置之不理,一再勉強自己試圖回應父母的希望或期待,身心俱疲到了極點呢?   我把這種現象命名為「疲於父母症候群」。   夫源病是在於夫妻之病,只要離婚或分居就能做某種程度的因應。然而,疲於父母症候群是親子關係之病,而親子之間的緣分無法割斷。正因為這關係是從出生開始就建立的,愛與恨都極深,問題愈形嚴重後,容易演變成自殺或殺人案件。   而罹患疲於父母症候群的人,內心的糾葛之所以愈來愈深,是由於一些社會常識。   「必須珍惜父母、照顧父母。」   「家人之間應該和睦相處。」   當我們腦中浮現「如果父母能乾脆離開人世⋯⋯」此一念頭的瞬間,馬上會責備自己。   「我居然會想這麼恐怖的事情!太惡劣了啊!」   苦惱也愈陷愈深。   各位讀者或許會覺得,以牽絆連結彼此充滿親愛之情的家庭,才是最理想的。然而,這單純只是一種幻想而已。   乍看之下人人欽羨的幸福家庭,其內幕常常是一片混亂糾葛。自出生就開始的漫長互動關係中,即使覺得父母很煩、對父母萌生殺意,這也是身為一個人很自然的感情。   請不要再否定想要殺死父母的自己了。最重要的是想出解決之道,思考從今以後該如何與煩人的父母相處,才能讓心情輕鬆一點。   孩子不能選擇父母,然而,可以自己選擇未來!   本書向主要分布在三十幾歲到五十幾歲的男女,共七百七十七人實施問卷調查。綜合大家的心聲與我的臨床經驗,研究「疲於父母症候群」,提出解決的對策。   本書不但探討有毒母親、精神虐待父親、父母老年照護問題,也會提及孩子蝸居在家或家庭暴力,以及兄弟姊妹或親戚之間的摩擦等家庭整體的問題。   我邀請所有因親子問題而苦惱的人,都務必要來閱讀這本書。   醫師 石藏文信   ※1有毒母親:蘇珊‧佛渥德博士(Susan Forward)與克雷格‧巴克(Craig Buck)合著的《父母會傷人》(Toxic Parents:Overcoming Their Hurtful Legacy and Reclaiming Your Life)   ※2精神虐待(Harcèlement moral):又譯「冷暴力」,由法國精神科醫師瑪麗法蘭絲‧伊里戈揚(Marie-France Hirigoyen)提出,指長期以隱而不顯的精神虐待或惡意操弄,貶損、打擊他人,以奪取自尊,讓受害者身心受創,孤立無援,可能發生在各種關係中。

內文試閱

  半數以上的殺人案發生在家人之間   其實,在現代日本,五成以上的殺人案發生在家人之間,如親子、配偶、兄弟姊妹等。   根據日本警察廳的統計(《平成二十五年犯罪情勢》),二○一三年成案的殺人案當中,嫌疑犯與被害者的關係為家人親戚的比例(親情犯罪率※)升高到五三.五%。配偶間的殺人案最多(一百五十五起),孩子殺死父母次之(一百四十四起),接下來分別是父母殺死孩子(九十八起)、兄弟姊妹(三十六起)、其他親戚間的殺人案(二十六起)。   殺人案件數本身,在戰後的混亂期達到最高峰,之後持續減少。一九五○年代前半,一年發生超過三千起,但七○年代僅達二千起,戰後首次降到一千起是在二○一二年,二○一三年則減少到九百五十起。   然而,在殺人案當中,親情犯罪率反而上升了。直到二○○三年為止,過去二十五年當中,發生在家人親戚間的殺人案,占案件總數的比例成長到四○%左右,然而二○○四年上升到四五.五%。此後十年間更加升高,二○一三年成長到了五三.五%。   隨著日本人的生活日漸豐足,犯下殺人案的人數減少,但心裡有「想殺死家人」想法的人,或在精神面上被逼到絕境,覺得「非殺死家人不可」的人,卻沒   有隨之減少。   更有甚者,根據我親身的臨床經驗,即使不到實際犯下殺人罪行的程度,但這十年來,覺得家人的存在帶給自己的負擔沉重,重到想殺死父母或孩子的人,或是受家庭問題所苦、筋疲力竭的人,確實在增加當中。   在所有家庭關係中,親子問題格外難解。   夫妻關係的問題,到頭來還有離婚一途可以解決,人沒有進入婚姻,就不會有這種關係。但是,每一個人都有親子關係,這關係會持續一輩子,從自己出生開始直到父母過世為止,而且,在心情上、法律上都無法斬斷。   感覺上,這種因與父母間的關係導致筋疲力竭或身心失調,或者給工作和人際關係等社會生活造成不良影響,或者引起家庭暴力,或者蝸居在家等問題的「對父母疲勞症候群」,正在日本人當中漸漸蔓延開來,不論男女、從孩童到年長者,橫跨的世代很廣。   ※親情犯罪率:指發生在家庭親屬內的犯罪事件。   家庭問題比工作更容易導致憂鬱   依據我在〈導言〉中也曾經提過的,我開設男性更年期門診已經十五年。一開始主要的治療對象是由於憂鬱、焦慮等心理疾病,或頭痛、暈眩、耳鳴、心悸、胃痛、失眠等非特定主訴(※)原因,無法去公司工作,或生活發生障礙的五十歲前後中老年男性。   在治療他們的過程中,我發現比起工作,中老年男性最大的壓力來源多是家庭問題。以下就來介紹其中一個案例。   上班族A先生(五十五歲)前來求診,主訴失眠、食慾減退、心悸、心情沮喪等。A先生在職場的人際關係沒有問題,也沒有過勞。   我給A先生開了抗憂鬱劑與安眠藥,他非常順利地可以去上班了,但他說:「再五年我就可以退休了,我身體也不好,很想利用提前退休制辭掉工作。」   他當時一心想著要退休,願望一天強過一天,考慮得非常認真。   「雖然退休金要拿來支付房屋貸款等費用,但我存款夠,可以度過領到年金前的這段期間,所以即使現在馬上辭職離開公司,也活得下去。」他想。   我問A先生為什麼這麼想退休,卻得到一個意外的回答。   「為了照顧父親。」   他母親數年前過世,父親精神變差,他擔心父親,便把父親接來自己家裡同住。   從那之後,他妻子的家事負擔變重,精神狀態惡化,夫妻關係變得很惡劣,似乎演變到鬧離婚。他決定把父親接過來的時候,預估父親一、二年就會離開人世,但父親依然活得好好的。丈夫不在家時,妻子不是要準備午餐給公公吃,就是要跟精神狀態還不錯、愛幹麼就幹麼的公公兩人獨處,她漸漸無法忍受。   為此,A先生考慮跟妻子離婚,以照顧父親的「正當理由」提早退休,就A先生而言,精神還很好、一直死不了的父親很惹人厭,但畢竟是自己把他接來的,事到如今也不能丟下他不管,簡直是無路可走。   像A先生這樣,家庭一路走來十分平穩,卻因照顧父母而崩潰的案例相當多。   在此之前,一般認為,導致上班族男性憂鬱的主因是工作壓力,職場人際關係、長時間加班、嚴格要求業績達標及上司施壓被視為壓力來源,會引發憂鬱或   上班障礙。   然而實際上,比起工作壓力,家庭問題的煩惱更常帶給他們巨大的壓力。   「職場對男人而言即是戰場。」過去是這麼說的。   但對現代人來說,家庭則已經化身成頭號戰場了。若家庭是壓力的來源,不管再怎麼改善職場環境,憂鬱等症狀也不會得到改善。尤其男性很難對別人吐露家庭的煩惱,在職場負責維護員工心理健康的人,也很難掌握到這類狀況。   處理職場壓力的對策年年都在改善,職場道德意識也有所提升,職權騷擾※、性騷擾等問題,也比以前容易舉發。如上述,職場環境逐漸得到改善,工作起來更輕鬆,精神失調的人卻反而持續增加,我認為,這背後跟家庭日趨複雜有相當程度的關聯。   二○一五年十二月起,員工人數超過五十人的企業有義務一年舉行一次以上的「壓力檢驗」(掌握勞工心理負擔程度的檢查)。但是,老實說我非常懷疑到底有多少企業能關注到員工的家庭問題。這些苦於家庭問題的患者,要減輕他們身上的壓力,不能只治療患者本人,其家人也有必要接受諮商治療。   這時候我不只與這位中老年男性患者談,也與他的妻子小孩談,視狀況有時也與他父親談話。當患者的家人當中有人精神方面失調時,我也會採取這樣的治療方式。   這樣做之後,便得知實際上,患者的妻子、小孩及父親,都各自對家人抱著根深柢固的怨恨與不滿,覺得家人讓他們「疲憊」「沉重」,以及緊張。   儘管這恨意還沒強烈到導致家庭內部發生殺人或傷害事件的地步,然而家庭關係的壓力在日常生活中是持續的、慢性的、不間斷的。所以,細微的不滿或憤怒會反覆累積,最後導致身心俱疲、消耗殆盡。   ※非特定主訴:指身體出現疼痛、耳鳴、幻聽等不適症狀,卻檢查不出原因。   ※職權騷擾(Power Harassment):指利用職位上的權力欺壓騷擾他人。   來自母親的壓力導致女兒罹患「婚活官能症」   與母親間的關係給予某些女性非常沉重的負擔,壓力導致身心失調的情形也很值得關注,以下介紹其中一名案例。   上班族B小姐(三十三歲)由於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來我的門診求助,說她常常陷入恐慌,會突然強烈心悸、呼吸困難,受恐懼感侵襲。   「我知道原因,我得的是『婚活(※)官能症』。」B小姐提出。   詳細詢問之下,得知B小姐自從剛滿三十歲,就在母親的強烈建議下展開婚活。一開始只有參加聯誼或婚活派對,卻始終遇不到符合自己理想的男性。於是她去婚姻介紹所登記,開始進行一對一相親,認真尋找伴侶。   對B小姐來說,跟找不到結婚對象比起來,來自母親的逼迫給她的壓力更大。   「假日幾乎都花在婚活上,星期五與星期天晚上母親一定會打電話來檢查情況。如果告訴她進行得不順利,她就會責備我:『一想到我養的女兒連個男人都抓不住就覺得丟臉!』如果還有下一個相親對象,她也會追根究柢問對方的身家,要是年收與職業不合她意,她就會抱怨。」   最近,B小姐有個與她同年的表妹懷孕了,來自母親的壓力遂直線上升,把B小姐逼到絕境。   「我從小就被拿來跟我這個表妹比較。就媽媽看來,她妹妹的小孩比我漂亮又比我聰明,這應該讓她很不高興。她還會對我說些很過分的話:『就算妳現在結婚也是高齡產婦,或許我根本不用指望抱孫子,沒有比妳這樣更不孝了!』我雖然很想結婚,卻還不確定想不想生小孩。如果沒有媽媽,我就不用這麼痛苦了……」她哭著說。   把煩惱一口氣倒出來後,B小姐的心情看起來稍微舒坦了些。若要治療憂鬱或焦慮症等精神疾患,除了以藥物壓制症狀外,還必須除去導致疾病的根本原因,也就是這份壓力,否則很難治好。   就B小姐的狀況,她若不能重新審視與母親之間的關係、不能脫離母親的過度干涉與控制,同樣的症狀還是會復發。顯而易見,即使B小姐能夠嫁一個符合   母親標準的老公,接下來母親也會逼問她什麼時候可以抱孫子。   孫子若是生了,接下來就會被拿來跟她妹妹的小孩比較,自己的孫子若表現得比妹妹的孫子差,她應該又有話抱怨下去。   「都是媽媽,害我無法過自己想要的人生!」B小姐這麼認為。   於是,日漸累積起對母親的恨意。   在最近,像B小姐的母親那樣,給孩子的人生帶來不良影響的母親,被稱作「有毒母親」。若要避免受到來自有毒母親的傷害,必須重新審視自己與母親的關係,相處時拉開彼此間的距離以避免中毒,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只不過這很難做到,正因如此,親子關係的問題才這麼難解。   於是我向B小姐提議。   「如果妳自己對原因了解得這麼清楚,就去改變一下,照自己的步調進行婚活吧。」   B小姐就以生病為由,暫時停止婚活,不接母親打來的電話,要聯絡母親時,就用電子郵件,就事論事等方式來應對,漸漸尋回了精神上的平靜。   ※婚活:即「結婚活動」,為日本流行用語,指為了尋找結婚對象所進行的活動,包括相親、參加聯誼等等。   將近七成的人覺得父母給自己壓力   如同A先生或B小姐一樣,不論性別或世代,因家庭問題,特別是與父母的關係而苦惱,陷入「疲於父母症候群」的人,正在日漸增加……   我有了以上的想法後,便在網路書店「Books股份有限公司」的協助下實施問卷調查。以該公司營運的網路書店會員為對象,在網路上調查大家「與(親生)父母的關係」。二○一五年九月十四日至同月的十六日,在這短短的三天內,就有七百七十七名會員傳來他們赤裸裸的心聲。   這七百七十七人當中,男性有四百一十一人,女性三百六十六人,男性稍微多一些,但男女回答問題的比例幾乎均等。   年齡三字頭到五字頭的約占全體的八五%,我們便可以描繪出,這些最有可能罹患「疲於父母症候群」的中年族群對父母所抱持的心態。   已婚者四百七十二名,未婚者三百零五名,有小孩的三百八十六名,沒小孩的三百九十一名。即使從配偶或孩子有無等屬性去看,意見也很集中,沒有偏離。   因為網路調查匿名性高,這份問卷的可信度在某個面向上也是有疑問的,然而回答問卷的族群,跟我想徵詢其意見的族群大致重合。而且我認為,由於問題   的內容也以父母帶來的壓力為主,網路調查或許更能反映出答題者的真實想法。   這份調查是為了執筆本書所製作的,並非學術性的調查;但即使如此,對於至今做過許多研究的我而言,該調查背後依然透露了許多訊息。除十二道問題   外,問卷當中還請答題者自由寫下對父母的煩惱或印象深刻的事件。   接下來,我一邊呈現大家對各個問題回答的結果,同時描述我的感想與分析。   Q1對父母不滿或覺得父母給自己壓力嗎?   Q2讓你感到不滿或壓力的原因是什麼?   Q3你怎麼處理這些壓力?   Q4你曾經罹患身心方面的疾病,認為是父母給予的壓力 所導致的嗎?   Q5你曾經有過「要是爸媽不在就好了」的想法嗎?   Q6你會希望爸爸不在還是媽媽不在?   Q7你第一次這樣想是在幾歲的時候?   Q8你發現自己有這種心情時,曾經陷入自我厭惡嗎?   Q9你認為對於父母的負面感情,會因為父母死去而消除嗎?   Q10如果有下輩子,你還想再做父母的孩子嗎?   Q11你(原本)希望父母活到幾歲?   Q12你希望見到父母臨終最後一面嗎?   造成殺意的三大主因——「父母過度干涉」「自卑感」「老人照護」   就我至今的臨床經驗來看,會讓人抱持著「想要父母死」的殺意,或父母的存在令自己負擔沉重、形成壓力的三大主因是:無法離開子女的父母過度干涉或   依存子女、面對父母的自卑感,以及父母照護問題。從下一章起,我會依序論述這三大主因。   首先,我想告訴受親子關係所苦的人兩大前提。   第一:「你會想要殺死父母是很正常的!」   實際上,作為一個人,是不能夠對父母施加暴力或危害。   「你們去死好了!」   「給我消失啦!」   心中有這些想法,並不是什麼罪過。   如之前敘述的問卷結果裡頭也顯示,這是很自然的情緒,每個人都會有。最重要的是,不要勉強自己去否定對父母的負面情緒,不要責備心中抱持負面情緒的自己。   第二項訊息是:「你可以把自己擺在第一順位,沒問題的!」   為了父母犧牲自己,並不必然是美德。生物都有把別人淘汰、讓自己活下去的本能,人類也不例外。   即使面對血脈相連的親子或兄弟姊妹,心裡有「把自己擺在第一重要」的想法也無所謂。沒有必要為了父母鞠躬盡瘁、犧牲自己、弄得身心遍體鱗傷。   「非得重視父母不可」的想法愈強烈,就愈容易陷入「疲於父母症候群」,為了父母犧牲、身心消耗殆盡。請你以自己的心情與狀況為最優先考量。   唯有先使自己精神面與經濟面上都獲得某種程度的滿足後,面對家人時才有餘裕去處理。家庭的問題常常會由於犧牲自己,反而窒礙難解。把自己擺在第一優先,就結果而言,能助於建立更好的親子關係。   這樣的人要小心罹患「疲於父母症候群」!   容易陷入「疲於父母症候群」的人,我將他們的特徵整理如下,你得幾分呢?   □想在父母面前當個「好孩子」   □一旦父母強烈反對,便無法貫徹自己的意見   □常常視「別人想要自己做的事情」先於「自己想做的事情」   □希望父母長命百歲   □一定要為父母送終   □覺得自己還無意離開父母   □家庭和樂,永遠在一起比較理想   □認為照護、看顧父母是身為子女的義務   □如果父母有困擾,即使犧牲自己也必須加以幫助   □父母生日或敬老節等給父母的禮物必不可少   可以說,一個人符合的項目愈多,得到「疲於父母症候群」的可能性就愈高。得分高的人,有必要重新審視自己的親子觀念、與家族相關的既定觀念,重新建立與父母間的關係。希望你們務必參考本書,試著重新思考與父母、與家人之間的關係。   從下一章開始,我將就母女關係、父子關係,以及父母照護問題等主題,分別一一敘述「疲於父母症候群」的狀況與解決對策。首先,我們先就蔚為話題的「有毒母親」問題開始思考。

延伸內容

如何讓沉重的愛得到喘息?
◎文/彭菊仙   是唯恐天下不亂嗎?這危言聳聽的書名似乎充滿了暗示性與鼓動性!   不!我想,正是這聳動的一句話才能緊緊抓住我們的目光,讓我們好好深思因社會結構巨變而產生的嚴重家庭問題。   二戰後舉世寥落,各國皆戮力建設,從貧困中一步步走向富裕。嬰兒潮世代(編按: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六五年出生的人)至X世代(編按:一九六六年至一九八○年出生的人),大約都經歷了這一大段全世界最穩定進步、最和平安定的美好歲月,經濟復甦、工業進步、生活富足、醫學發達,這些背景創造出人類壽命不斷延長的奇蹟,更提供了人能勇敢追求個人主張的自由主義溫床。   這兩者本是民生樂利、繁榮進步的最驕傲指標;然而,當經濟發展到巔峰而開始滑坡式下降時,這兩個現象就相互衝突並交互作用,如脫韁野馬,製造出我們始料未及的家庭問題。   一方面,因為當今經濟環境險惡與自由主義興盛,使得人選擇不婚不嫁的比例愈來愈高,而父母的壽命不斷延長,這便形成了一個奇特的現象——親子一輩子共同生活、相互依賴,雙方的關係永遠停留在「父母與兒女」,無法調整彼此之間的對待方式,以致早該獨立單飛的子女無法磨練獨當一面、自立生活的能力;而普遍不願子女吃苦的嬰兒潮世代父母,更難改變對子女過度照顧、凡事干涉的習性。   當雙方被迫共同生活時,相互依賴就變成了相互箝制,過度的關注更變成了負擔與折磨,也就是這本書首先提到的「疲於父母症候群」。   放眼望之,我身邊實在有太多深陷「疲於父母症候群」的不婚親朋好友,每當她們說起自己的媽媽,形容之乖張、用詞之惡毒,簡直視之為仇敵,實為我無法想像、更難接受。   其中有一位老同學三不五時便打電話給我訴苦,原因是不論食衣住行、穿著打扮、生活習慣,她媽媽都有意見,都要批判。她都年近五十了,她媽媽還是規定她每天十點以前要到家,如果晚歸個一小時,她媽媽便如坐針氈,連環奪命叩;講個電話稍久,更會在旁邊來回踱步,一掛下電話就東問西問,讓她不堪其擾。   「妳想過嗎?我都是個快可以當阿嬤的人了,難道不知道怎麼樣穿衣服嗎?不知道怎麼生活嗎?我不能有一點點自己的私生活嗎?到現在在她眼裡,我還只是一個沒辦法照顧好自己的小孩,天天張開眼睛就要受她監控、受她惡言嘮叨,我真的快得憂鬱症了!」   好友好幾次都被逼得想搬出去住,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媽媽年歲已高,便於心不忍;另一方面,從年輕時就被媽媽細心照顧的她,確實也缺少了獨立生活的能力,想到自己要開創一個新的局面,不由得卻步。   過去的我聽她反反覆覆的訴苦,總是會幫她衡量全局,勸她一方面將重心放在工作,一方面增加自己的容忍度。然而,多年下來,她們這對母女的狀況完全沒有改善,甚至演變成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局面,兩人的相處模式似乎已成僵局,完全沒有突破的可能,也就是兩人勢必糾纏一輩子、相互折磨,至死方休。   我想這本書出版之後,我第一本就要先送給她——讓她有機會去審視自我人生的需要,去思考怎麼做才能讓自己輕鬆一點,或許在旁人看來的自私,才是解開僵化、痛苦、無解之母女關係的良性動能,而這件事情,愈早決定愈對、愈好!   對於教養、關於孝順,本書做了最符合現實的註解:   「養育小孩的最終目標,就是讓孩子沒有父母也能活下去。」   「孝順父母,就是離開家庭、離開父母身邊,讓父母看到你是個獨當一面的大人,用一己之力生活下去的樣子,而不是照父母的期望去生活。」   另一方面,老化社會造成最棘手的問題,就是老年照護。這本書名《好想殺死父母……》可不只是一個妄想詞,在日本已真真實實成為社會問題,而且愈演愈烈——「照護殺人」,也就是照護老人的兒女或家人,不堪永無止盡的照護壓力,因情緒失控而殺害病患。   日本調查顯示,有四分之一的照護者曾想過要對病患痛下殺手,甚至乾脆一起同歸於盡;而日本過去幾年,幾乎天天都發生「照護殺人」的事件。   所有殺害者都坦承,照護的生活就像被套上手銬腳鐐,日復一日,看不到希望,沒有一丁點的自我空間,即便已犧牲至此,也無法幫助父母免受病痛之擾,更無法改變他們的搞怪難纏。因此,讓親人死,是唯一的解脫之道!   臺灣呢?竟也悄悄上演了這駭人的人倫悲劇。   二○一二年,嘉義一位四十五歲的江姓男子,因為獨力照護久病失智的老母親,身心俱疲,再加上沉重的經濟壓力,竟失控用電線勒死了老母親。到案後,他毫不掩藏罪行,痛哭流涕地跟家人懺悔。   「對不起大家!我實在撐不下去了!」   二○一六年年初,一名媳婦因為不堪經年累月的照護壓力,一手悶死了長期臥床的公公,然後自己跳樓身亡,鄰居都無法相信這名孝順出了名的媳婦會下此毒手。   照護老人是一個曲線永遠下滑的無望過程,任憑花費再多努力,老人的身體只會衰敗,絕難有奇蹟似的復甦,照護的過程無可預見任何成就感,而生病的老人更可能因長期病痛而變得古怪刁鑽,一個照護者所見淨是灰暗與難堪,若自身無透澈的自覺與智慧,任何人都絕難樂在其中。   如果受照護者又因失智而無法清楚意識到照護者的辛勞,不懂感恩,又不斷懷疑、羞辱、責罵照護者,甚至因大腦丕變而出現暴力行為,一個修養再好、同理心再強的照護者都可能失控、崩潰。   我自家的幾個姊妹在照護老媽的這幾年也曾經歷相同的困境。首先攬下照護老媽重擔的大姊,就曾經因為失智老媽長期病態性的嘮叨、辱罵、刁鑽、難纏,甚至出現暴力行徑,而出現精神耗弱的症狀。   大姊發現自己愈來愈不對勁,只要一開口便是吐露對老媽苛刻的抱怨與恨意,白天要上班的她天天都感到身心俱疲,最後提不起勁工作,直到被診斷出自己也染上嚴重的憂鬱症,我們幾個妹妹才發覺事態嚴重。大姊最後不得不放下照護的重擔,而我們幾個妹妹也從一開始的不諒解而轉為同情理解、伸出援手。   目前照護老媽的重擔由二姊主動接手承擔,老媽的病況當然不可能奇蹟似的好轉,但有了大姊的先例,我們姊妹就更懂得對辛苦的二姊展現傾聽、同理,以及在能力範圍內適時紓解二姊的照護壓力。   所幸,我們有四個姊妹,照護的人手已算充裕,而更好的狀況是,娘家雖沒萬貫家產,但若節省度日,老媽在經濟上尚無後顧之憂,儘管我們已算是很好的狀況,但仍無法擺脫照護父母的諸多困擾。   根據估計,目前臺灣投入長期照護的人數約有八十五萬人,十五年後,將增加到一百二十六萬人。如果目前行動自如的父母六十多歲,屆時將達到七、八十歲,這意味著目前的中青代都極可能得投入長照的行列;而平均每一位照顧者需花上六‧五四年的照護時間,其中有四分之一以上需投入十年以上。   對於照護老人,我們不能再事不關己,而是必須警覺——有一天,我們就是一名壓力纏身的「照護者」,或者更可能就是折磨親人的「受照護者」。   基於父母壽命的延長、經濟大環境的衰退、難纏病症的產生,子女照護父母的方式與心態勢必得重新思考,這本書提供了符合現實狀態的思維。   「在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提供照顧,剩下的就交給專業看護或養護機構。」   「絕對不是冷血無情,不要屈服於周圍反對的聲音,也不要責備自己。」   「尋求不辭掉工作就能照護父母的方法。」   除了不婚族與父母的對立、照護難纏老人的問題,這本書還提出最煎熬的「雙重殺」——除了上有老人要照護,如果家裡還多了不願獨立的蝸居族、啃老族,那該怎麼辦?   這是一個給予中青族最巨大壓力的年代。我們雖走過最美好的年代,關於家庭雖有著抹滅不去的理想樣貌,但是這整個世界的經濟就是不斷在崩壞、社會價值就是不斷的對立與衝撞。這本書具體梳理了我們這一代複雜的心緒,為我們釐清了新社會架構下的種種家庭問題;最重要的是,當固有的做法失效,我們在傳統價值與新社會問題間感到茫然無助時,這本書提供了最符合現實的思維與做法。

作者資料

石藏文信(Fuminobu Ishikura)

1955年生於京都府。內科、顱內及心血管專科醫師。大阪樟蔭女子大學健康營養學系健康營養學科解剖生理學室教授。畢業於三重大學醫學系,於國家顱內與心血管中心、大阪警察醫院服務,之後留學美國梅奧醫院(Mayo Clinic),現任大阪大學研究所醫學系研究科保健學專攻副教授。2001年起在大阪市內開設「男性更年期門診」。以中老年身心專家的身分,提供細心的諮商與治療,頗獲好評,治療許多親子關係或夫妻關係導致的壓力性症狀。經常出席電視節目或演講、在報紙與雜誌上執筆,活動範圍極廣。著書甚多,有《太太的病九成由先生造成》《五十七歲起的意識革命》(以上皆暫譯)等。

基本資料

作者:石藏文信(Fuminobu Ishikura) 譯者:Miyako 出版社:光現 書系:日本殘像 出版日期:2017-01-25 ISBN:9789869416412 城邦書號:A4040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