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彼得與他的寶貝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全書系3本75折

內容簡介

為了回到他身邊,你願意拿什麼來交換? 21世紀的《小王子》 關於離別與珍惜、爭吵與忠誠 小男孩與他最要好的朋友 永難忘懷的生命故事 ★ 限量典藏書衣海報 ★ 亞馬遜網站年度選書 ★ 博客來2017年度選書 ★《紐約時報》排行榜No.1 盤踞排行榜超過四十週 ★ 榮獲「好書大家讀」2017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一直一直往下挖》繪者、凱迪克獎得主雍.卡拉森溫暖繪製插畫 「我有一隻狐狸,他是我的寶貝。 我們就這樣把他留在森林。 爸爸說這是我們必須做的,真的嗎?」 自七歲那年起,彼得與他的寶貝佩克斯成為最好的朋友。 然而,因為要搬去跟爺爺同住,彼得不得已只好和佩克斯分開。 當彼得一離開佩克斯,他就知道自己錯了!留在森林的佩克斯則相信,彼得只是暫時離開,有一天會回來。 在尋找對方的路上,他們挨餓、受傷、遇到陌生人。彼得扭傷了腳,遇到獨居樹林裡的女士;佩克斯則在樹林裡遇到了一群狐狸,自出生以來沒跟同類相處的他,開始學習和牠們一起奔跑狩獵,漸漸了解自己的天性…… 他們,還能回到彼此身邊嗎? 在如詩生動的文字中,透過小男孩與狐狸的雙重視角,本書見證了「愛」,讓堅定的守候昇華為寬容與放手,進而給予彼此更廣闊的世界。一部的重量大作即將跨越人與物之間藩籬,震動你的心扉。 【各界溫暖推薦】 《彼得與他的寶貝》這本書就像狐狸佩克斯一樣,帶有迷人的野性美。 ——《紐約時報》書評 如歌如詩,感人至極。 ——《科克斯書評》 潘尼帕克將富含深度的故事巧妙的寫進相較之下篇幅不大的書頁裡。 ——《書單》 一部令人驚豔的小說,不管大人或小孩都值得一讀再讀、一再討論。 ——《學校圖書館期刊》 一個關於衝突、忠誠與愛的故事,賺人熱淚、發人深省。 ——《角書》 哀痛的誠實以及心碎的美麗,《彼得與他的寶貝》正是一本純粹的大師之作。 ——紐伯瑞金獎小說《八號出口的猩猩》作者凱瑟琳.艾波蓋特 時代背景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男孩與狐狸之間,細膩又縈繞心頭的友情故事,勝過所有人類製造的喧囂。 ——《哥倫布電訊報》 這個故事講述友情。彼得與狐狸因為戰爭被迫分開……各自有了發展的友情,又該怎麼重新融合在一起,這是個好課題,在閱讀時,它會時常浮現在讀者腦海裡。 ——王文華(兒童文學作家) 小說家營造的氛圍真實感人,開啟我們對生命和自然讚詠的窗扉,慢慢咀嚼小說文字的深意,發現文本滿溢濃郁的愛與關懷,讓我們在閱讀的氛圍中療癒受傷的性靈,找到追夢的勇氣,也感知天人合一的生命力。 ——宋怡慧(新北市立丹鳳高中教務主任) 這部入選美國國家圖書獎,並且蟬聯暢銷排行榜超過半年的兒少小說,它需要逐字的讀、反覆的看,配合著凱迪克獎插畫名家卡拉森淡雅的線條手筆,讀到第二次,你就很難不喜歡本書了。 ——杜明城(國立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副教授) 重要的,不是目的,而是過程,是領悟……領悟「愛」。愛不是佔有,而是讓其自由,讓他找到最適合的生存方式……現在就跟孩子說:「讓我們一起來讀它吧!」一起討論愛與生命的真諦。 ——邱慕泥(戀風草青少年書房店長) 在不斷尋找彼此的過程裡,(彼得與佩克斯)各自學習適應陌生又困難的新環境,也因為信任和愛而學會了寬恕,更找尋到生命的新方向。這是個令人動容的成長故事,不只是男孩,還有狐狸。 ——陶樂蒂(作家) 這是一本談關係與愛的書,宣揚和平的書,也是成長與療癒的書。這本書雖是青少年讀物,卻帶給我很大的感動,希望你也能從中得到心靈的滋養……開始一段閱讀的旅程,然後在其中找到屬於你的領悟。 ——彭樹君(作家) 多個故事交織在戰爭這個中介的時間與空間,所有人與人、人與寵物的關係都重新被整理,包括有血緣與沒有血緣的家人、幫助與被幫助者、救人與殺人者、馴服與野生的「寵物」、佛拉雕刻的死的與活起來的木偶等等,打破了原來清晰的二元位置,甚至重新置換他們原來的意義。 ——黃愛真(高雄市立一甲國中閱讀教師) 這是一部結構縝密的作品,作者莎拉.潘尼帕克用情感豐富的筆觸,寫下一個十二歲男孩彼得和他撫養長大的狐狸佩克斯間的故事。彼得與佩克斯相依相伴的情感,還有被迫分離後,雙方都竭盡所能想找回彼此的努力,讓人看了深深動容。 ——黃筱茵(資深童書翻譯評論者) 藉由彼得和佩克斯的感人故事,我們走進忠誠、勇氣、冒險、奮鬥、信任與真愛的世界,作者也給了我們全新角度與觀念,去思考面對惡劣環境、人際相處的兩難和掙扎,該如何強大自我內心、戰勝困境。 ——溫美玉(臺南大學附設實驗小學教師) 這本被譽為二十一世紀「小王子」的故事,不僅用另一種方式呈現「看不見的,才是最重要的」經典意涵,也進一步溫柔地提醒我們「最重要的,也最不容易做到」。 ——羅怡君(親職溝通作家)

目錄

11 譯者序——即使痛苦,也該聆聽的,新的聲音◎黃筱茵 17 彼得與他的寶貝                   287 超越人類視野的心靈淬鍊◎杜明城 290 每個小王子心裡都有一隻狐狸◎彭樹君 294 在看不見的創傷裡,療癒成長◎黃愛真 299 寫出動物小說的魂,喚出人類深沉的愛◎溫美玉 302 因為愛,才能踏上獨自一人的旅程◎羅怡君

內文試閱

  狐狸比男孩更早感受到緩慢的車速,他向來先感受到所有事物。從他腳爪上的肉墊,沿著脊椎骨,還有腕關節上敏感的鬍鬚。地面震動的感覺也讓他察覺路面變得更加顛簸。他從男孩的膝上向上伸展身體,嗅聞窗戶透進來的零星氣味,得知他們正駛入林地。松樹尖銳的氣味——樹幹、樹皮、松果和松針——有如刀片般劃過空氣,不過除了這些氣味以外,狐狸還聞得出比較柔和的苜蓿味、野生大蒜與蕨類植物的味道,還有另外一百種他以前沒遇過、但是聞起來翠綠又迫近的氣味。      男孩現在也感覺到什麼了。他把他的寵物拉回來,把棒球手套抓得更緊。   男孩的焦慮讓狐狸嚇了一跳。他們以前有幾次搭車外出的經驗,男孩都很平靜, 甚至很興奮。狐狸用口鼻輕推手套的邊帶,雖然他很討厭皮革的氣味。每次他這樣做,他的男孩都會笑。男孩會用手套包住他寵物的頭,跟他玩角力,這樣狐狸就能讓男孩不再繼續想他正在想的事情。      可是今天男孩拎起他的寵物,把臉用力埋進狐狸頸部白色的毛皮裡。   這時狐狸察覺他的男孩正在哭。他扭動身體,注視男孩的臉,好確定這件事。是的,他在哭——雖然沒有發出聲音,就狐狸所知,男孩哭的時候從來沒有發出過聲音。男孩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哭過了,不過狐狸還是記得:這件事總是在他哭出來以前發生,就像要求其他人關注從他眼睛流下鹹鹹的水這件怪事。      狐狸舔拭淚水,變得更加疑惑。沒有血的味道。他扭動身體,從男孩懷裡掙脫,以便更仔細查看他的人類,好檢視自己說不定沒察覺的某處傷口,雖然他的嗅覺從不出錯。不,沒有流血;連皮下瘀血或由於骨頭破裂而滲漏骨髓都沒有,後者以前曾經發生過一次。      車子拉向右邊,他們身旁的行李也斜倒下來。憑味道,狐狸曉得行李中裝著男孩的衣服,還有他房間裡最常把玩的東西:他放在衣櫃最上方的照片,以及藏在最底層抽屜的東西。他把爪子探向行李箱一角,希望能把行李箱撬開一點點,這樣男孩嗅覺不強的鼻子就能聞到這些他最喜歡的東西的味道,得到安慰。不過這時車又慢了下來,這次發出隆隆的聲音緩慢前進。男孩往前一震,把頭埋在手裡。      狐狸心跳加快,尾巴上毛茸茸的毛髮都豎了起來。父親新衣服上燒焦金屬的氣味讓狐狸的喉嚨感覺灼熱。他跳到窗邊刮著窗戶。在家時如果他做這個動作,他的男孩有時會舉起一面類似的玻璃牆。這面玻璃牆出現時,他總會感覺好過一點。      不過,這次男孩把他拉下來,抱在膝蓋上,用哀求的語調跟他父親說話。狐狸早就學會許多人類詞彙的意義,他聽見男孩正在使用其中一個詞彙:「不。」「不」這個字通常會跟狐狸知道的兩個名字連在一起:狐狸自己的名字,還有他的男孩的名字。狐狸仔細聆聽,不過今天他只聽到「不」,男孩一遍又一遍的向父親懇求。      車子抖動著完全停了下來,向右邊歪斜,窗畔揚起一陣煙塵。父親再次探身跨過座椅,用顯然與硬邦邦的謊言不相襯的柔軟聲音對兒子說了什麼以後,從狐狸脖子上的環圈部位把他拎起來。      他的男孩沒有反抗,所以狐狸也沒有反抗。他歪著脖子、毫無防備的任憑男人抓在手裡,雖然此刻他心裡怕到很想咬男人一口。他今天不想讓他的人類不高興。父親打開車門,大步跨過碎石路和斑斑點點的雜草,走向一片林地邊緣。男孩走出車外跟在他們身後。      父親把狐狸放了下來,狐狸立刻跳到他舉手無法觸及的地方。他的目光緊緊盯視他的兩個人類,吃驚的發現他們兩人現在已經高度相仿。男孩近來長得很快。      父親指著樹林。男孩盯著父親看了很久,眼睛再度流下淚水。然後他用T恤的衣領把臉擦乾,接著點了點頭。他把手探進牛仔褲口袋裡,取出一個舊舊的塑膠士兵─狐狸最愛的玩具。      狐狸保持警覺,準備要玩他熟悉的遊戲。他的男孩會丟出玩具,然後他會追蹤玩具的位置─男孩好像一直覺得狐狸的這種本事非常厲害。狐狸會找回玩具,把玩具銜在嘴裡等著,直到男孩找到他後拿回玩具,然後再度拋出玩具。      毫無疑問,男孩把玩具士兵鬆鬆的拿在手裡,接著把它拋進樹林裡。狐狸鬆了一口氣——他們只不過是到這裡來玩遊戲罷了!——他也因此變得毫無戒心,直直衝向樹林,沒有回頭看他的人類一眼。如果他回頭,就會看見男孩從父親身上掙脫,把手臂摀在臉上,這樣狐狸就會趕快回來。不管他的男孩需要什麼——需要保護,需要想想其他事情,或者需要關愛——他都會提供。      可是他衝出去找玩具了。這次的尋找比往常困難一些,因為樹林裡存在許多其他更新鮮的氣味。不過也只是稍微困難一點點而已,畢竟他的男孩的氣味也在玩具上。      他可以從任何地方找出那個味道。   玩具士兵臉部朝下掉在一棵白胡桃樹盤根錯節的根部旁邊,彷彿是很絕望的倒在那裡。他的來福槍槍托毫不鬆懈的抵在臉上,埋在雜亂無章的葉柄間。狐狸輕輕把玩具推出來,銜在牙齒間,再起身用臀部坐起來,好讓他的男孩找到他。        在寂靜的樹林間,只有細細的陽光從樹葉鋪就的天篷間篩落,像綠色的玻璃似的閃閃發光。他把身子再抬高一點。沒有他男孩的蹤跡。狐狸的背脊因為擔憂而顫抖。      他丟下玩具嚎叫。沒有回應。他再度發出嚎叫,回應的還是一片寂靜。如果這是新遊戲,他並不喜歡。   他撿起玩具士兵,開始找尋剛才的路。大步從樹林間跑出來時,一隻松鴉飛過他頭頂,發出尖銳的叫聲。狐狸轉過身,停住不動。      他的男孩等著跟他玩遊戲。可是鳥兒呢! 他時常從他的圍欄,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的望著鳥兒們。他常在夏日傍晚看到他們。他們如同閃電般無懼的劃過天空,他的心神為此戰慄不已。他們無拘無束的飛翔總是讓他非常著迷。        松鴉再度啼叫,此刻在更深的森林中,得到一整群聲音回應。狐狸又猶豫了一會兒,他窺探林間,想再次瞥見松鴉靛藍色的楔形身影。   這時,在他身後,狐狸聽見車門猛然關上的聲音,接著又是一聲。他全力衝向前,無心顧及刺到他臉龐的荊棘。汽車的引擎回神發出怒吼,狐狸讓自己緊急煞車,停在路邊。      他的男孩搖下車窗,探出手臂。車子加速開離時噴濺起許多碎石,父親大聲喊出男孩的名字「彼得!」。男孩則喊出另一個狐狸僅知的名字。   「佩克斯!」      ***      窗外吹進冷颼颼的四月微風。佩克斯從來不曾單獨待在戶外,除了待在他的圍欄時以外。彼得試著抹去他最後看見他的狐狸的景象。他應該沒有追著他們的車太久。   可是想到他撲倒在碎石路肩上一臉困惑的模樣,彼得感覺更糟。      彼得開始感到焦慮。今天一整天,在開往此地的路程中,彼得覺得他的焦慮不斷盤旋攀升,就像一條蛇,總在他視線可及的地方以外,虎視眈眈的等待,準備順著他的脊椎向上滑行,發出嘶嘶聲嘲諷他。這不是你該待的地方。因為這不是你該待的地方,所以會有壞事發生。      他翻過身去,從床底下拿出餅乾罐。他挑出爸爸用一隻手臂輕鬆攬著那隻黑白相間狗兒的照片,就像他從不擔心自己可能會失去狗兒。      形影不離。他沒有錯過爺爺提起這件事時,語調中流露的驕傲。他當然驕傲——他養育了一個懂得忠貞與責任感的兒子。他懂得一個孩子與自己的寵物應該形影離。這個形容詞本身似乎突然變成一種指控。他和佩克斯,那他們又算是什麼呢……可以分離?        可是他們不是啊。事實上,有時候,彼得有一種奇怪的感受,覺得自己和佩克斯融合在一起了。這種感覺頭一回發生,是在他初次帶佩克斯外出時。佩克斯看見一隻鳥,用力跩住他的皮帶,彷彿遭受電擊一般的顫抖。彼得透過佩克斯的雙眼看見那隻鳥——神奇又快如閃電的飛行,還有牠不可思議的自由與速度。他感覺自己的皮膚隨著全身的震顫發抖,他自己的肩膀就像渴求羽翼般灼燒。        今天下午這種情況又發生了。他感覺車子快速駛離,彷彿自己是被留下來的孤單一方。他的心跳因為驚恐而加速。      眼淚再度刺痛了他,彼得充滿挫折的用手掌抹掉它們。他爸爸說這樣做是對的。「戰爭就要降臨,這意味著每個人都必須做出犧牲。我得入伍服役——這是我的責任。而你必須離開。」      當然,他早有心理準備。在他的朋友中,從所有人都必須搬遷的謠言一出現,就有兩家人已經打包搬走了。他沒有預期到其他的部分——最糟的部分。「那隻狐狸……這個嘛,反正已經到了該把他送回大自然的時候了。」      這個時候,有隻土狼發出嚎叫聲,聲音近到讓彼得跳了起來。第二隻土狼聞聲做出回應,接著是第三隻。彼得坐了起來,猛然把窗戶關上,可是已經太遲了。動物的吠聲與嚎叫聲,以及牠們代表的意義,此刻已然進駐他心中。      對於母親,彼得有兩個不好的回憶。當然他也有很多好的回憶,而且經常召喚這些回憶來安慰自己,儘管他也擔心曝光這麼多次會不會使它們褪色。不過他把兩件不好的回憶埋得很深,用盡一切力量,想讓它們保持埋藏的狀態。現在這些土狼在他腦海中吠叫著,翻出其中一個回憶。        在他大約五歲時,撞見媽媽沮喪的站在一畦血紅色的鬱金香花圃旁。花圃中有一半的鬱金香還立正站好,另一半卻岔開花瓣倒在地上,花都被壓皺了。   「是一隻兔子做的好事。牠一定覺得花莖很好吃,這個小壞蛋。」      那天晚上,彼得幫他爸爸一起設置了陷阱。「我們不會傷害牠,對吧?」「好。我們只要抓住牠,把牠載到下一座鎮上就好。讓牠去吃其他人的鬱金香。」      彼得用紅蘿蔔當作陷阱的誘餌,懇求爸爸讓他睡在花園裡看守。爸爸說不行,可是還是幫他設定鬧鐘,以便他能成為第一個醒來的人。鬧鐘響的時候,彼得跑到媽媽房間,牽著她的手走到外面,想查看驚喜。      陷阱掉在一個剛剛才被扒出來的坑洞裡,坑洞至少有五呎寬。洞裡有一隻兔寶寶,死掉了。牠小小的身軀上沒有任何外傷,可是籠子已經被抓到凹陷下去,一旁的土地也被爪子抓成瓦礫。      「是土狼,」他爸爸說著加入他們一起查看。「牠們一定是因為想進去,活活把兔寶寶嚇死了。而我們當中甚至沒有半個人醒來。」      彼得的媽媽打開陷阱,取出已經沒有生命跡象的身軀。她把小兔子抱在臉頰旁。「它們只不過是鬱金香而已,只是幾朵鬱金香而已。」      彼得找到紅蘿蔔,其中一端被啃掉了,他把紅蘿蔔盡可能丟得遠遠的。接著媽媽把兔子的身體放在他掬起的掌心,自己去找鏟子。彼得用一隻手指拂過兔子的耳朵,它們在兔子臉上彷彿蕨類植物一樣豎了起來,還有牠神奇小巧的腳掌,頸部柔軟的毛皮,上頭布滿他媽媽的眼淚。        他媽媽再回來時,摸了摸他的臉。他的臉因為羞愧而發燙。「不要緊的,你又不知道。」   可是事情才不是這樣。這件事過後很長一段時間,彼得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看見土狼。牠們的爪子刨著泥土,下巴不斷啃咬著。一次又一次,他看見自己做著他當時該做的事:從他的睡袋起身,找一顆石頭,把石頭拋擲出去。他看見土狼逃回黑暗中,看見自己打開陷阱,放兔寶寶自由。      一想起那段回憶,焦慮之蛇便重重攻擊他,讓彼得幾乎嚇得快要斷氣。在土狼殺死兔寶寶那天晚上,他沒有出現在應該出現的地方,此刻他也沒有置身於他應該置身的地方。      他大口喘氣,讓肺部重新充滿空氣,然後坐了起來。他把照片撕成一半,然後又再撕成一半,把破碎的照片丟到床底下。   把佩克斯留下不是他該做的事。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莎拉.潘尼帕克(Sara Pennypacker)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莎拉.潘尼帕克生於美國,從小熱愛閱讀與藝術,遂投入兒童小說寫作。 潘尼帕克的著作豐富,其中以《紐約時報》暢銷系列小說《淘氣的阿柑》最為知名,該系列獲得2006年《出版人週刊》推薦年度最佳童書,以及2007年美國《波士頓環球報》號角書獎銀牌獎。 潘尼帕克認為,撰寫《彼得與他的寶貝》最大的收穫在於,採用彼得與佩克斯輪流說故事的寫作方式讓她體悟到,每個人對同一事件的認知與理解是多麼不一樣。而這也能帶領讀者從更為全面的視角來看這本小說。 潘尼帕克在《彼得與他的寶貝》中思索戰爭對人類及土地的傷害與影響,同時藉由彼得與佩克斯的情誼,喚起人們對於身邊人事物的情感重視,希冀能打破一道道藩籬,讓彼此擁抱共存。對潘尼帕克來說,讓書中一切跟戰爭有關的事模稜兩可,特別是戰爭的時間,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明確指出戰爭的時空背景,會讓所有事看起來很遙遠,反而不容易在心中留下印象。而一直到寫完這本書,潘尼帕克都沒有認為這本書該獻給誰。事後回想起小時候的經歷,她才覺得這本書是送給古巴危機發生時,開始思考戰爭對人類、動物及土地之影響的十一歲的自己,最好的禮物。

基本資料

作者:莎拉.潘尼帕克(Sara Pennypacker) 譯者:黃筱茵 繪者:雍.卡拉森(Jon Klassen) 出版社:小麥田 書系:故事館 出版日期:2017-01-03 ISBN:9789869352628 城邦書號:RX603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