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正男PSI  Masao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讀者熱烈回響,首集重新改版,一~四集一起出版! 愛情不完全是Happy Ending戲劇般美好情節 有人平淡幸福,有人仿若諜對諜攻防 但愛情的魅力總讓人趨之若鶩、深陷漩渦 當修成初步正果進入婚姻,是幸福童話抑或是殘酷笑話 考驗男女人生智慧的愛情修煉,正要開始…… 以個性迥異三對夫妻周遭的親朋、好友、同事間愛戀情事為單集作品主軸,描繪愛情起起伏伏、錯綜複雜的各種面貌,讓人不禁要喟嘆:愛情如果也能買保險,那該有多好! 而三對夫妻也彷彿是對照版,隨著作者香奈恣意流暢、不刻意修飾文句的筆鋒,娓娓敘說著平實家庭生活的婚姻真實樣貌,而我們似乎也從中慢慢咀嚼出:幸福生活需男女雙方認真用真心與智慧經營的真諦。 回顧年少,總覺得佈滿一連串時運不濟、戀愛挫折?三對夫妻中的「正男」與堂妹「美香」,以及日籍友人「齊藤」一路走來的感情歷程,要您體會「人生總會有許多的剛好,許多的正好,許多的恰好,只要是好的,永不嫌多」。 【粉絲好評】 「香奈筆下的人物看似平凡如你我,字字句句刻劃人心,生動的情節安排,讓人想知道這三對夫妻後來怎麼樣了?」 「不自覺的,故事主角在腦中產生畫面,很難想像這是出自於素人作家的處女作,極度期待下一本作品。」 「我很喜歡她的結局,戀愛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這三對夫妻看到後面有更多的高山等著被征服。」 「內容高潮起伏,結局圓滿,很多的心理分析。日本文化、高爾夫球、國際拍賣會、保險知識,傳達相當多的理念,收穫良多,值得推薦的好小說。」

內文試閱

  忙碌的兩個星期後,餐廳終於恢復正常的客人流量,大家紛紛爭取休假,輪流休假,連總管、副總管也連休好幾天。該休的人都休了,支配人也不例外,陪家人出國去度假,整個餐廳就只有一個人還沒休假——齊藤,別人奮戰時他跟著奮戰,別人休息時他依然謹守崗位,餐廳可是年中無休的。      正男休假後也回臺灣一個月,在上野挑了一些禮物,滿載而歸。      「你這羊皮大衣是要你爸什麼時候穿?」      「你這皮手套我用得到嗎?」      母親搖頭斥責兒子亂買東西,去日本是去讀書的,怎麼變得整天打工,亂買有的沒的。      「日本學生都嘛這樣。」正男反駁。      只有兩臺SONY的隨身聽讓妹妹和堂妹愛不釋手。      「哥,你幫我和美香買最新款的。」還好妹妹有指定要買什麼,不然正男還真不知道要買什麼送給她們。      結果黑色羊皮大衣祖父接收,祖父在那彰化溫暖的冬天,每天穿著羊皮大衣和正男送的羊皮鴨舌帽,拿著裝飾用的拐杖穿梭在彰化的巷弄街道,實現他心目中的老紳士模樣。      而那皮手套就放在廚房的菜櫃旁。      「我早上洗完菜手都很冰,這手套真是保暖。」祖母很珍貴地使用金孫的禮物,每天戴上手套感受金孫的愛。      「哥,你在日本有交女朋友嗎?」堂妹美香肩膀上掛著耳機線,正男送的粉紅色SONY隨身聽添加了美香女大學生的時髦味。美香大二,師範大學哲學系,正男因為當兵晚了兩年,再加上讀語言學校一年,所以小他三歲的堂妹美香,現在和他是同學年。      「沒,沒有。」網球社團的學姊畢業後,沒聯絡了。      「喔。」美香咬著吸管,看著外面的人潮,星期六的師大夜市學生特別多。      「妳呢?有交男朋友嗎?」      「秘密。」美香詭異地笑著。      「嗯,也是哲學系的?」      「不是。」美香發覺失言。      「哈。」      「討厭。」      「什麼系?」      「體育系。」      「哇。」正男雙手舉著肌肉男姿勢。      「你要不要在臺北住幾天,下星期再回彰化。」      「好啊。」正男爽快答應,他沒住過臺北,他也想體驗一下臺北的生活。      「張媽媽,真的,他是我堂哥。」      「不行。」      「你看,我們一樣都姓呂,都是彰化人。」美香拿著她和正男的身分證說服房東太太。      「我說不行。」      張媽媽嚴厲的拒絕,但是她還是心腸好,答應讓正男睡一樓,他兒子的房間。      師大路巷弄裡的二樓透天厝,一樓有三間房間,張媽媽自已和女兒、兒子的房間,二樓也是三間房間分租給師大的女學生,美香是其中一位。      龍鳳胎的兒子、女兒去年雙雙出國讀書不在國內。張媽媽變成一個人後,最近又開始幫人家帶小孩,原本的鄰居牌友,一個賣了房子搬到桃園,另一個則是去新竹幫忙女兒帶孫子,牌局從一星期五天開張,變成一星期休息五天,正悶得發慌時期,剛好過去帶大的女孩其中一個生了寶寶,說服張媽媽好久,一定要張媽媽幫她帶小孩。      「好啦,妳就幫幫我嘛,不是妳帶我不放心嘛。」幾次的撒嬌終於奏效,畢竟是帶到小學畢業的女孩,十幾年的感情,有如第二個媽。      張媽媽帶過的小孩,不是五年就是十年。      「妳不趕快吃完,張媽就不理妳。」拐小孩吃飯,她最有辦法。      「你的字寫那麼醜,張媽幫你寫好了。」教小孩讀書,她也有一套。      「哎呀,真乖,親張媽一下。」這舉動常惹一些媽媽吃醋。      小孩放在張媽媽那裡叫人放心,因為張媽媽愛乾淨,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吃東西在餐桌吃,吃完的餐具一定馬上洗起來,帶著小孩一起做,被帶過的小孩各個都有禮貌愛乾淨。      唯獨,自己的小孩就沒那麼聽話,尤其國中之後的女兒,又是翹課又是染髮,兒子抽菸被學校警告好幾次。      「有時真不想承認自己是單親家庭。」張媽媽在丈夫心肌梗塞早逝後,一直是很堅強的,有自信可以擔任嚴父慈母的雙角色。      「少一個爸爸,還是不一樣的。」對於叛逆期的國中生,講道理是沒有用的。      「夫妻可以吵架,但是不要搞到變成單親家庭。」她常這樣告訴一些年輕家長。      正男隔天就移住男生宿舍了,美香的男友大四,雖然年紀還是比正男小,但還是學長,靠學長的威力混進男生宿舍睡個幾晚是小事,只是空氣中瀰漫的濃濃異體味,讓正男必須每晚靠更濃厚的酒味,來壓制那異味才有辦法入睡。      臺北大學生的生活也是多彩多姿,夜生活的Disco正男也光顧不少家,大四的學長們課業少,下午就是夜生活的開始,Disco多位於大樓的地下室或某商業大樓的某層樓,沒有熟人帶可是找不到門路。      每天有不同的女生可以認識,正男發現美香男友的行情最好,總是早早就有女伴陪同離開。      「堂哥,我和朋友去吃宵夜,不用等我。」丟下正男,自己和女伴先離開,但是正男每天清醒時,他總準時出現在床邊。      正男也不閒著,身為東京的大學生,魅力當然不輸學長,不管是男是女,圍著他探聽東京生活的種種。      「你有看到中森明菜嗎?」      「你有遇到少年隊嗎?」這種白癡問題也有人問,就好像去香港就會看到劉德華,待在臺北就會看到李登輝。      「有去過原宿嗎?」那是國中生去的地方好不好。      「去看過日本相撲比賽嗎?」那種票貴得很,怎麼可能。      正男突然覺得自己可以分享的東京情事少之又少,他的生活已經以打工為重心,學校的課業也都低空越過,社團也僅是居酒屋的聚餐沒缺席過,到底,東京學生的生活,就是如此嗎?      正男也帶了一位Disco的女生出去。      「妳們都不需要打工嗎?」這頂樓加蓋的房間,壁癌真嚴重。      「有啊,我是一個星期三次家教。」女學生從大同電鍋裡取出母親寄來的肉粽,兩顆給正男,自己吃一顆。      家教?嗯,打工等級不同。      兩個星期的臺北生活,要離開還真依依不捨,母親催促的電話不斷,揚言再不回彰化,大學的學費就自己出。一個月回臺之旅過得充實,以後學校放假,就像這次這樣,回臺度假也不賴。      開學日的前一天回到東京。四月一日不僅是學校的開學日,也是所有三月的畢業生——社會新鮮人去公司報到上班的第一天。日本每年五、六十萬的社會新鮮人湧進企業,即使大學生活如何地頹廢糜爛,一穿上西裝、打上領帶、提起公事包,瞬間蛻變,馬上被推入早晨擁擠動彈不得的電車車廂。      正男選修課程當然盡量避免上第一堂課,即使必修課程逼不得已需要上第一堂課,他也會像很多學生一樣遲到進教室。因為儘管只差十分鐘,車廂人潮可以銳減至一半,可以正常呼吸,可以自己用腳走進車廂。不然,會如何被架空塞進車廂自己也搞不清楚,而且,如果事先在月台上就排在前後都是女生的位置,保證一進車廂一定當夾心餅,被夾得牢牢的、緊緊的,如果有心,張開雙手可以理直氣壯地抱個女生數分鐘,因為是沒任何空隙可以調整姿勢的,難怪日本色狼那麼多,因為,太多的誘因機會了。      即使那樣的擠,手上捧著書看的也不少,日本小說多是口袋型版,小小的一本,隨時可以拿出來看,隨時可以收進口袋。有座位坐的人,不是看書就是閉目養神,座位第一排的站方也是如此,一手拉著車環,一手捧書,就這樣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是常有的事。      來到日本,才體會櫻花的美。一整片的櫻花森林,一大棵接一大棵密密麻麻地排排站,不是賞櫻而是淋浴櫻花,櫻花片淋浴滿身多麼地奢侈,一點都不會想用手去撥掉它,就這樣讓它飄逸有如雪花般,腳踩粉紅色的地毯。短短的一個星期,被櫻花淋浴過的身體,感覺可以洗滌過去,迎接新的春天。      齊藤和小蘭正在交往中,餐廳的忙碌一如往常,不管其他人是否有發覺到,正男敏銳得很,小蘭和齊藤已經不會在眾人面前交談對話,不會寒暄、不會噓寒問暖,刻意避免獨處,而在倆人擦肩而過時,會眼對眼、會心一笑。看在正男眼裡,滋味不好、不悅。男人有權就充滿魅力,即使是小蘭,也會被征服在權勢下。      交往中男女就是如此,他和學姊之前就是如此。社團時間故意裝不熟,裝成互相不感興趣,有旁人在時,還要刻意和旁人找話題聊天;不是故意冷落對方,而是害怕被發現。等到兩人獨處一室時,抱得如火如熾,贖罪般地渾然忘我。      「喜歡我嗎?」      「嗯,喜歡。」      但是,公開交往中的男女又是不同,需要適時地獻愛,講些關心的話,做些體貼的動作,表現在乎,表示你是我的唯一。      「累嗎?」      「冷嗎?」      「我幫你拿水。」      小蘭就好幾次,在齊藤跟正男說話時,特別繞到正男旁邊。      「這次回臺灣如何?」      「好玩嗎?」      「吃了臭豆腐嗎?」      「彰化肉圓?」      「我都快流口水了。」      小蘭的笑容可以融化正男的不悅,嬌而不縱的性格讓正男仰慕,但僅只仰慕,從沒想跨出一步,害怕受傷的男孩比比皆是,僅止於仰慕的人屬於正常,絕不是異常,正男可以肯定。而像齊藤可以一下子就跨那麼一大步的,而且順利上壘的,簡直無法讓人接受,要不是權力的加持,憑齊藤?哼,癩蛤蟆真的吃了天鵝肉。      「晚上要來住我家嗎?」正男故意邀約。      「噢,不了,我有地方住了,3Q。」      齊藤的行李包已經有落腳的地方,再也沒看他扛來扛去,一定是那裡,一定是小蘭家,正男深信,但沒勇氣確認。

延伸內容

粉絲推薦:一定要幸福
◎文/N粉絲   「《三對夫妻》是香奈的初次小說創作,她以輕快流暢的筆調,用場景、對話,讓小說中各個人物的個性和他們之間的關係自然地流露而展開故事的情節,譬如高爾夫球場打球的幾個章節,細膩的描寫,讓各個人物有活生感,讀者恍如親臨球場,或是會以為在看電影,而不是讀小說。   『我們開車去金山好了。』文凱車子從中山南路上往北開。『ㄟ?去金山?幹嘛?』『去看海,帶老婆去看海!』文凱拉高音量,笑著看愛珠。——我特別喜愛三對夫妻第二集的一開頭,文凱和愛珠夫妻從醫院出來,文凱故意開車帶愛珠去北海岸的這一段;北海岸的陽光、沙灘、蔚藍的海,夫妻像戀人的俏皮對話,那是幸福的感覺。   香奈小說裡的男、女、老、少就像是我們的親人、朋友,隨著書中人物的對話,男女之間、夫婦之間、親子之間、朋友之間、上下一代之間的互動慢慢鋪陳開來,那就像是我們自己、周遭親人、朋友的生活寫照,那麼真實、親切,讓人心有所感,期待書中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定要幸福,就是這樣的心情。看她的小說讓人欲罷不能,在靜靜的角落一口氣讀到最後一頁,心裡幸福的感覺也油然而生。」

作者資料

香奈

本名林蓉菁,高雄人。 在台30年,旅外15年;2013年開始創作。 【學經歷】 台灣高雄市信義國小、三民國中;日本東京中華學校;日本獨協大學法語系;日本九州大學經濟研究所碩士。曾任職:秘書、翻譯、教師、保險行銷,目前為家庭主婦。 FB: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11728145576

基本資料

作者:香奈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出版日期:2016-10-05 ISBN:9789869373449 城邦書號:3AB107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