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死航遊戲(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死航遊戲(下)

  • 作者:振鑫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5-19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登機後突然展開的淘汰遊戲, 籌碼請押注你的性命! 蘋果日報暢銷小說榜、博客來中文排行榜、金石堂百大作家── 邪妄靈異天王 振鑫 惡寒刺骨,汗毛與雞皮疙瘩起立迎接…… 一萬公尺的高空, 這裡,是最臨近天堂的地獄。 彷彿洪澇來襲時,眾獸奔逃的非洲草原, 望不見盡頭的鬼魂如浪洶湧而來, 是什麼物種,能讓鬼也如此畏懼? 忘名村、失去競賽、人肉美食家、三途河鬼嬰…… 恍若永無盡頭的血腥關卡橫亙眼前, 一個個同伴乃至生存的墊腳石,皆面臨生不如死的境遇, 下一個輪到誰?終點在哪?終點真的就是活路? 沒有人有答案……直到「出口」近在眼前,眾人才驚覺…… 原來,相信踏足出口就能活下去,才是這場遊戲最困難的抉擇。

內文試閱

  有如蝗蟲壓境的大批鬼魂籠罩住吳景華眾人,他們甚至看不見天空,數以千計、萬計的鬼魂像奔騰的洪流不斷越過他們身側,甚至直接穿過他們的身體。   眾人頭皮發麻,血液彷彿凝結,會死,這回一定逃不掉,才剛這麼想,他們便意識到情況不對,那些鬼的目標不是他們,而且懶得理會他們。   那些鬼不斷地跑,不知在追趕什麼,又或者是在害怕某種東西,因而拚命想逃。   吳景華發現鬼魂的表情驚惶,恐怕這個世界上,有比鬼魂更為恐怖的事物,以致鬼魂們畏之如鼠。   到底是什麼東西在追趕鬼魂?吳景華一說出這心思,讓大家腦袋更加混亂,決定跟著鬼魂一塊逃。   他們不知自己在躲什麼,只是有個強烈的直覺告訴他們,不逃就完蛋。   眾人拔足狂奔,混在鬼魂當中跟著跑。   吳景華不禁感到荒謬,從沒想到會和鬼魂一起跑,他們應該躲著鬼才對,此時卻像同伴似的,因為有更大的共同敵人,才成為同伴。   他想起非洲草原裡的動物,獅子會吃牛羚,可是遇到巨洪來襲時,所有的動物又會彼此合作,逃生到安全的地區去。   跟著鬼跑就對了嗎?畢竟鬼魂比他們熟悉這個世界,肯定會知道哪裡較為安全。一如蜘蛛這種生物,因為生物的本能使然,有蜘蛛網的地方通常不會被水災肆虐到。蜘蛛雖沒有思考能力,也不可能知道水災會淹沒到多高,卻總能利用自身的天性避難。   吳景華雖然好奇是什麼東西讓鬼魂們畏懼,卻也明白好奇心會害死貓的道理。不要好奇、不要去追究,逃絕對沒錯。   跑過一陣,眾人上氣不接下氣,不知要跑到何時,加上沒有目標,種種因素開始讓人產生疑慮,要繼續跑嗎?跑到最後會如何?一旦危機解除,鬼魂們會不會開始攻擊他們?何時應該跟鬼魂們脫離?種種心思開始湧現。   吳景華也不由得懷疑起來,如果說這世界上愚者多於智者,他們盲目地跟著鬼魂跑,會不會反而墜入無底深淵,而且還是自找的。   大家的腳步不約而同地猶豫起來,肥宅率先發難:「我不行了,我、我快跑不動了,還有多久?」   他的心臟像要炸掉般難受,雙腿不聽使喚地哆嗦。   「囉嗦什麼,不想死就快跑。」趙非凡罵道,轉頭卻用溫柔的語氣關心蕭凱蒂:「妳還可以嗎?」   「嗯。」蕭凱蒂點頭,喘得說不出話。   傅教授畢竟不年輕,膝蓋一軟,往前跪倒。   傑尼憂心地看著傅教授,想著要去扶還是繼續逃,他感到焦慮,覺得傅教授此時跌倒根本是拖累大家。   他表面上對傅教授敬重,其實沒那麼喜歡他,只是想在群體中找棵大樹依靠。   傑尼猶豫之際,奇偉已經扶起傅教授。   「小心。」奇偉說道。   傅教授喘著氣,勉強擠出一句話:「謝謝。」   奇偉搖頭,他本就不是話多的人,即使已汗流浹背,表情仍是一如往常地酷。   劉雨潔也感到跑不動,隨著大家的體力漸漸不支,他們自然而然地跟鬼魂脫隊。   那些鬼魂沒有身體,不會覺得累,奔跑的速度快如脫兔。   他們脫開鬼魂,但仍是可以看見鬼魂就在前方,黑壓壓地一片彷彿暴雨前的烏雲。   「現在怎麼辦?咳咳。」劉雨潔邊問邊咳,肺部換氣不足,痛得難受。   「白妍馨。」吳景華顧不得其他人,來到白妍馨身邊慰問,「還好嗎?」   「呼……」白妍馨先吁口氣,才點頭。   「我們還要追那些鬼嗎?」肥宅問道。   吳景華想了一陣,「走。」   「還要去?」傑尼下意識反抗吳景華的意見,可講完又覺得跟著鬼魂跑比較安全,於是沒再刁難吳景華。   「走吧。」傅教授說道。   眾人接著往前走,隊伍零零落落,有些人跑在前面、有些人慢吞吞跟在後邊。   看著已不成形的隊伍,吳景華不免感慨,他們的向心力本就不足,大難來時更能看出大家只顧自己,那些沒有好友的人,沒人會顧及他們的生死。   吳景華暗自慨嘆,刻意放緩腳步想等等脫隊的人。   一會兒,他們赫然看見一團紅光從地平線綻開,似夕陽般火紅的巨大光團,離奇地出現在眾人眼簾裡。   見者不由得震懾,盯著火光久久無法移開視線,火光映在天際,將大半的天幕染成豔麗血紅。   不知多久時間過去,趙非凡大喊一聲,「那是什麼?」眾人的意識這才被拉回。   鬼魂們正蜂擁地躍入光團中,他們不是在逃跑,而是追著這光團來,彷彿早知道光團會出現在這,深怕錯過似的,從四面八方前來朝聖。   「要去看看嗎?」不曉得是誰問出這一句。   「不要吧,那裡一堆鬼。」肥宅畏懼地說道。   奇偉不期然說道:「墜機的時候,窗外也有一道光。」   這話提醒大家,吳景華當時坐在窗邊,他確實感受到一道炙目、睜不開的眼強光。   他曾想過那是什麼光,很可能是飛機穿往異世界時經過光迴廊,也可能只是引擎爆炸所引起的閃燃現象。   吳景華的胸口一震,若說是光迴廊的話,眼前的火團會不會就是回到現實世界的通道?   不只有他這麼想,傑尼隨之喊道:「我也有看到光,飛機失事的瞬間,沒錯,確實有一道不自然的強光,現在前面又有光,說不定是連接兩個世界的時空隧道又打開了。」   「那還不快點,萬一它關起來怎麼辦?」趙非凡驚慌大叫,就怕錯過這一次將永遠被困在異世界。   眾人聞言,即刻卯起來往前狂奔。   他們終於來到光團前方,火光耀眼,無法直視,只見鬼魂們往光團中衝,毫不猶豫。   吳景華注意到鬼魂們的表情一變,變得柔和、幸福洋溢,在鬼魂眼中的光團似乎不止是一團火光,而是代表天堂的象徵。   Ⅱ   「要進去嗎?」趙非凡問道。   大家雖然想回去原世界,卻又怕這是另一道欺騙人的關卡,沒人敢當第一隻白老鼠。   吳景華感到奇怪,他說不出哪裡不對勁,就是覺得奇怪,他連忙攔住趙非凡:「先等一下。」   就在吳景華猶豫時,火光正在消減,逐漸地變小。   「通道即將關起來,沒時間了。」傑尼大叫。他在催促吳景華做決定,就算他很心急,仍不敢貿然行動。   彭海哽咽道:「我想回去、我想回去。」妻兒的影像在腦海清晰浮現,這可能是他們能回去的唯一機會,他要是錯失的話,會後悔一輩子。   吳景華發現是哪裡奇怪,他指著進入火光中的鬼魂說道:「他們是離開嗎?看起來像是被火燒成灰燼。」   他的思緒霎時清明,撥開雲霧般,腦袋快速運轉,鬼魂的表情太幸福,以致有種強烈的違和感,讓他分不出鬼魂發生什麼事。   如果說是被燒毀,鬼魂應該會痛苦哀號,偏偏這些鬼魂似乎沒有痛覺,急著要赴死一般,他才會覺得詭異。   鬼魂在觸及火團的中心時,身形化成灰燼,燒毀的速度很快,但仔細看還是能看見飛灰消散。如果說光團是通道,鬼魂在通過時應該是消失,而不是變成飛灰。   被吳景華一說,大家頓時畏懼起來,傑尼下意識往後退開一步。   傅教授看著這情景,脫口說道:「飛蛾撲火。」或許這些鬼魂就跟飛蛾般,追逐著火焰來此送死。   趙非凡倒是想到另一句俗話,趕著投胎。他腦袋像被敲一記,忙對大家說道:「也許、也許他們是趕著要去投胎。」   「什麼意思?」彭海問道。   「我們是人,他們是鬼,對鬼而言這裡可能是輪迴的入口,他們趕著要去投胎,可是我們還沒死,如果我們衝進去的話,就非死不可,只有鬼才能投胎呀!」趙非凡喊道,深怕有人會聽不進去。   彭海喃喃著:「投、投胎?」   劉雨潔望著火光,她表情不驚不慌,平靜無波,讓人看不出在想什麼,眼見火光即將消逝,她竟然往前邁步,決定投身火光之中。   「劉雨潔。」白妍馨注意到,慌張地喊著,「會有危險,退後。」   「劉雨潔,妳幹麼,會死的。」趙非凡大叫。   「死很可怕嗎?」劉雨潔淡淡問道,「繼續待在這裡才可怕吧,像個沒有盡頭的地獄,死說不定才能獲得平靜。」   她的腳步沒有停下,即使有些怯怯的,依舊一步又一步地往前邁開。   「妳在說什麼?這麼想死嗎?」趙非凡衝過去,一把抓住劉雨潔的手腕,企圖阻止她做傻事,「這是自殺妳知道嗎?」   「自殺?」劉雨潔甩開趙非凡,「你看那些鬼,表情有多安祥,一直痛苦地活著,我們會不會被困在這裡一萬年?死後就變成那些鬼,還有我們先前遇到的鬼,就算死還是一樣被困在這裡,這裡不是我們的世界,不會有輪迴、天堂和地獄,這裡就是永世的地獄,死掉也只是換一種形式繼續被折磨。」   劉雨潔的一番話堵住趙非凡的嘴巴,趙非凡不想劉雨潔送死,卻說不出阻止的話語。   「這叫解脫,那些鬼知道只有這樣才能解脫,只有你們不懂。」劉雨潔說道。   「那是自殺,不是解脫,那叫逃避問題!」趙非凡大吼。   劉雨潔聽不進去,反倒認為趙非凡不懂,「你覺得這樣活著有比較快樂嗎?像具行屍走肉……這是你要的嗎?那我寧可死。」   「要堅強,好嗎?」趙非凡近似哀求地說道。   他們是同班同學,可是大家都不懂劉雨潔,她是個獨立的存在,常說些讓人聽不懂的邏輯,孤高、冷傲、漠視眾人。   劉雨潔不是自願這樣的,對於生命,她自認比誰都堅強,她有遺傳性疾病,小時候氣喘、心臟都不好,每天都必須灌藥,藥裡含有類固醇,就算她不吃飯還是會胖。   類固醇的副作用就是月亮臉、水牛肩,外表會變得肥胖,同時會造成青春痘好發。她這輩子恐怕跟漂亮一詞無緣,這樣病怏怏的身體,連跑步之類的激烈運動都無法,她對人生沒有太大期望。   從小,爸爸、媽媽和親戚總是告訴她,她媽媽為了生下她花費多少心力,流產好幾次,為了保住她、擁有一個自己的孩子,懷孕時必須躺在床上,連下床都不敢……   她的人生就是媽媽的人生,但這些話沒讓她感恩,而是變成沉重的壓力,彷彿她不能失敗,一旦失敗就是愧對媽媽。   為什麼別人可以快樂的生活,她卻得揹負媽媽的壓力,拖著病怏怏的身體努力活著?   劉雨潔本就不是一個樂觀的人,她想過,如果就這樣病死也許是種解脫,可是死掉的話,媽媽會很難過吧?她不能對不起媽媽,她活著的動力是源自罪惡感,為了償還媽媽生下她的恩情,只好拚命活。   直到國中時,看到一則癌末病患自殺的新聞,她忽然明白自己的心情,原來就叫久病厭世。   該怎麼死才能解脫,不會讓人覺得對不起爸媽呢?自殺是不行的吧?所以她羨慕米綺,可以沒有太多痛苦的死去,大家也不會責怪她。   趙非凡氣得推劉雨潔一把,「妳就這麼想死嗎?」   劉雨潔跌倒在地,又站起來,「你這種人是不會懂的。」   「哪種人?」趙非凡問道。   劉雨潔執意地往火光中走,「健康、腦袋單純、沒有太多煩惱……活得快樂的人。」   趙非凡原以為劉雨潔是要嘲諷他,可卻看見劉雨潔眼中的哀傷,他愣在原地。   劉雨潔說道:「與其活在這裡,還不如賭一把,或許我能活著回去。」   趙非凡張張嘴,沒再阻止劉雨潔,若說這火光真是回去的通道,他的阻止就等於是在害劉雨潔。   劉雨潔沒把話說完,她想的是,不管是死還是活,對她而言都不算輸。   劉雨潔無懼地走向火光,她還沒靠近,另一個女人已經往火光中直衝,那女人被劉雨潔一番話所影響,喊一聲後奔進火光內,「我也要賭!」   她與劉雨潔幾乎同時進入火光,隨即,火光吞噬那女人,她大叫一聲:「啊──!」   那聲音絕對不是解脫,慘叫只是剎那間,隨著女人的消失,大家卻覺得慘叫仍迴盪在耳邊。   彭海本來也想賭,他太想念前妻和兒子,可是慘叫讓他縮回腳步。   火光暗淡下去,如沉沒在海平線的夕陽,沒留餘輝地消失在眾人眼前。   「不、不見了。」傑尼說道,眼睛望著火光曾在的位置,此時眼前已是黑暗,天色不知何時早已黑掉。   「劉雨潔呢?」白妍馨愣愣問道。   奇偉應道:「大概死了。」他也不認為劉雨潔能回到原本的世界,就算她已回去。奇偉心裡知道這是不能說的答案,否則對留下的眾人而言會是種折磨,說明他們的蠢笨,放任大好機會不把握,與其去承認後悔也沒用的事實,還不如相信劉雨潔已死。   吳景華走到白妍馨身邊,安慰道:「對她而言真的是解脫也說不定。」

作者資料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www.facebook.com/3golden

基本資料

作者:振鑫 繪者:成岡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6-05-19 ISBN:9789571062938 城邦書號:SPB7E00001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