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WORLD TEACHER 異世界式教育特務(01)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WORLD TEACHER 異世界式教育特務(01)

  • 作者:ネコ光一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5-1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85折 213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內容簡介

◆來自讀者與業界的雙重肯定! 投稿網站「成為小說家吧」年間排名.『第1名』(截至2015年7月25日) 第二屆 OVERLAP文庫WEB小說大獎.『金獎』 ◆WEB版全新修訂,特別收錄:加筆番外篇〈隨從們的過去與現在〉 ◆《東雲侑子》系列唯美清新繪師Nardeck,傾力繪製! ◆最強特務,浴火轉生──充滿溫馨與感動的師徒&家人羈絆。最想在異世界學習的「課程」,正式開課! 這是過去被喚為最強特務的男人, 以教師身分揚名異世的一道軌跡。    天狼星──曾是世界最強特務,卻為了同伴犧牲性命,轉生來到異世界。 他將前世未了的心願「培育後繼」視為目標, 憑藉上輩子的知識與經驗,以「師父」的身分── 偶爾也以一名「令人崇拜的男人」身分── 對身周眾人的生存之道造成重大影響。 「既然妳再無一物可失去,就隨我來吧。我會教妳在這個世界活下去的方法。」 曾是最強特務的少年,與弟子一同邁步向前的異世界式育成任務──在此揭開序幕!

內文試閱

《序章》
  『──……了──……──情況……回答我!』   堪稱某國大陸中心的中央摩天大樓社長室。   用大理石地板和高價飾品裝潢的房間,如今化為令人不敢直視的地獄。   牆壁和地板被炸彈和子彈炸碎,裝飾品全都變成沒有價值的破銅爛鐵。   以及地上無數的……屍體。   屍體的額頭全都被子彈貫穿,怎麼看都不可能活下來。   其中只有一個人在動。   是一名全身上下都被薄如緊身衣的防護衣包覆住的男人。   趴在地上的男人試圖站起來,卻因為無力支撐身體,摔倒了無數次。男人決定放棄起身,爬向前方,靠在附近的牆壁上喘了口氣,開啟戴在耳朵上的耳機型通信器。   「……聽到了啦,這邊是……代號.Axel。」   『你沒事吧!?快報告狀況!』   在無數的屍體中,只有一具屍體身上的衣服明顯比較高級。   不只是額頭,那具屍體全身都被無數子彈貫穿,因炸彈的餘波變得有點看不出人形。那人是這棟大樓的主人,也是男人的目標。   「目標……我解決掉了。剩下就是要……咳咳!善後……吧?」   『等等!那是最後的手段吧。你趕快逃出來!』   「哈、哈哈……不可能啦。」   男人看著自己的身體。   腹部中了好幾發子彈,左腳膝蓋以下的部分全沒了。左手也幾乎沒有知覺,連講話都痛苦不堪,完美體現「體無完膚」一詞。   他用唯一能動的右手從口袋拿出小型機器,解除安全裝置。   那是炸彈引爆裝置。只要引爆設置在大樓內的無數炸彈,這棟大樓絕對會崩塌──帶著身在其中無法動彈的男人。   『我馬上派人過去!喂,直升機準備好了沒!上頭的許可?那之後再說!』   戰友的指示從通信機傳出,然而 ,已經沒時間了。   在男人準備開口阻止戰友的瞬間,他透過通信機聽見用力開門的聲音。   『『『老師────!』』』   是男人培育的徒弟們。   『老師,請您不要放棄!』   『我們還有很多事想請您指導啊!』   『老師!老師……爸、爸爸……!爸爸!』   執行作戰前他應該已經說服徒弟們,不過得知恩師現在的處境,他們似乎忍不住了。男人開始擔心徒弟們心智還不夠成熟,但他們的愛又讓男人心裡湧現一絲喜悅。   身為他們的老師,最後有句話得告訴他們。男人如此心想,擠出力氣發號施令。   「整隊!」   『『『!?是!』』』   大概是他教育的成果吧,前一刻還驚慌失措的徒弟們整齊地回應。   「你們應該知道……我想說什麼吧……?」   『『『不要停下腳步!』』』   「那就好……你們……沒問題的。要帶著自信……活下去。」   『『『……是!』』』   徒弟們的聲音帶著哭腔,男人想到他們八成在號啕大哭,不禁笑了出來。   「抱歉……我的徒弟給你添麻煩了……」   『這是他們應有的權利。還有……真的沒辦法逃出來嗎?』   「你應該早就知道……會演變成……這個情況了吧?」   『…………嗯。』   戰友的聲音聽起來像拚命把煩惱、糾結壓在心底,才好不容易擠出來的。   「我有……留下東西……在這世上。我可以……笑著死去了。」   『……之後就全部交給我吧。』   「麻煩你了。能跟你……一同奮戰……我很……高興。」   『那是我該說的話。』   通話中斷,男人握緊引爆裝置,將手指伸向開關。   由於失血過多,男人的意識有些模糊,不過唯有作戰成功一事,他能清楚理解。   男人想託付的事物全都託付了,剩下一件工作要做。   他用最後的力氣……按下開關。   細微爆炸聲傳入耳中。接著,爆炸聲越來越大,天花板終於開始崩落。   男人最後看見的景象……是從天而降的瓦礫。   然後,男人他…………
第一章 《誕生》
  雖然自己這麼說有點那個,我認為我的人生充滿波折。   以訓練為名的拷問、像要去散步一樣被帶到各國動盪不安的地區。每天都過著與「普通」兩字遙不可及的刺激生活。   隨著時間過去,我當上「第三十七特殊工作員」……即所謂在見不得光的地方從事危險任務,以此維生的特務。   在那裡我遇見了同伴,被他的志氣吸引,與他並肩作戰。   我在這個隨時有可能喪命的世界生存下來,於年過五十時退休,負責教育後進。教人並不簡單,不過發現栽培徒弟的樂趣後,我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   在我度過充實生活的期間,某地下組織在暗地制定可能會顛覆世界的計畫。   我們的組織發現對方的企圖,決定將其殲滅,然而該組織過於龐大,必須慎選人選,上頭便派過去擁有最強稱號的我前去暗殺。   我是個退休的大叔,萬一送命也不會有什麼損失……這個殘酷決定很有組織的風格,不過其中明顯包含其他意圖。   恐怕是有人看退休後還是有一定程度發言力的我不順眼。   我的戰友堅決反對,說這怎麼看都是陰謀,但我沒有拒絕。因為如果我成功解決目標,上頭答應會讓我的戰友升職。   我做好萬全準備,執行任務…………卻失去了性命。   講了一長串,簡單地說就是我的人生和一般人大相逕庭。我去世時已經過了六十歲,自認不會輕易失去冷靜,現在這個狀況卻令我難掩驚慌。   「啊嗚──!」   為什麼我變成嬰兒了!   我想這麼吶喊,可是不曉得是不是這嬰兒的身體聲帶還沒發育完全,我沒辦法講出自己想講的話。小到驚人的四肢,以及明明屬於自己卻無法隨心所欲行動的身體。我本來覺得自己慣於面對超出常識範圍的事態,不過這也太超乎預料了。   我心想「總之先冷靜下來吧」,試圖恢復鎮定時,忽然一道影子落在我臉上。   「──……──……?」   好像有人來看我,對我說了些什麼,然而尚未發育完全的眼睛和耳朵看不清對方,也聽不太清楚聲音,所以我不知道對方在講什麼。   對方看來沒有敵意,首先該冷靜整理狀況。切換心態時要迅速、冷靜且準確……就來回顧一下記憶吧。   我在臨死前成功解決掉目標,自己也受了致命傷。   憑這具負傷的身軀不可能逃出,因此我選擇和建築物一同炸毀,順便湮滅證據。我還記得被掉下來的瓦礫砸到的感覺。   之後我便失去意識,醒過來時已變成一名嬰兒。   這是俗稱的投胎轉世嗎……我為何會擁有自我意識和記憶?   死後記憶和靈魂會被淨化,以一無所知的純白狀態重生,這才是投胎不是?   而且我明明想得起自己的人生歷程,卻不記得過去的戰友和徒弟們的名字及長相。   缺了一角的記憶、無法獲得情報的狀況、嬰兒的身體。   怎麼想都得不出答案,也沒人會告訴我。   我判斷繼續煩惱也沒意義,停止思考,這時眼前的人把我抱起來,開始哼歌。雖然這對眼睛看不清楚,只要靠近一點還是能隱約看見東西,因此我試著觀察面前這個人。   白髮綁在腦後,臉上皺紋很多,散發出沉著冷靜的氣息,我想她應該是名頗為年長的女性,但從客觀角度來看,這人是個美女。若是死前的我,說不定會約她喝杯酒。   然而不知為何,她穿著女僕裝。以角色扮演來說這衣服材質太好,所以她應該是真正的女僕吧。意思是,這裡是外國嗎?   在我心不在焉地思考的期間,她也溫柔安撫著我,唱起疑似搖籃曲的歌。內容我仍然聽不懂,不過她看著我的慈愛眼神,以及從她口中傳出的輕柔旋律,使我意識開始逐漸模糊。   必須思考的事情有很多,但我無法抗拒這舒適的感覺,墜入夢鄉。   ※ ※ ※ ※ ※   醒來後過了一個月,我所知的世界還是只有這間房間。   大小約三坪,房內只有我躺著的這張附圍欄的床,以及桌子和衣櫃,連本書都沒有,用一句「單調冷清」就能形容。   棉被觸感也有點差,讓我覺得這裡挺落後的。   嬰兒的工作就是吃和睡,在吃飽就睡醒了再吃的循環下,我的身體順利成長。   本來只看得見模糊景象的眼睛變得能看到遠處,聽起來像從故障的音響傳出的聲音,也變得清晰可聞。   身體也多少能動一下,可是能量消耗得非常快,馬上就會肚子餓。   平常那人都會在精準到讓我懷疑她是不是在監視我的時機過來餵我,今天卻遲遲沒出現。   在我心想「我醒來後從來沒哭過,今天就來哭一下吧」的時候,房門打開,照顧我的白髮女僕走了進來。   「──……──────」   ……嗯,還是一樣聽不懂她在講什麼。   聲音聽得清楚,語言完全不通。   前世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到過世界各地,懂很多外文,她講的語言我卻從未聽過。   只要聽她講的話,我遲早會學會這種語言,所以現在就先吃飯吧,反正憑嬰兒的身體也沒辦法仔細調查。   這時,我發現白髮女僕身後有一名和她穿著同款女僕裝的少女。   白髮女僕不顧疑惑的我,面帶一如往常的慈愛笑容,把盛了食物的湯匙送到我嘴邊。正常來說餵嬰兒應該是用奶瓶吧……算了。我張開嘴巴,吞下食物。   「────────」   我想她大概是在示範給另一位女僕看。白髮女僕只餵我吃了兩口就把食物交給少女,離開房間。   少女帶著滿臉笑容走過來時,我發現有個地方明顯不太對勁。   為什麼這名少女長了對貓耳?   她是個把紅髮綁成馬尾的可愛女孩,我實在很在意她頭上的貓耳。前世確實有這種店員會戴貓耳的角色扮演咖啡廳,但無論我怎麼看,那對貓耳都像真的一樣動來動去。   在我愣愣看著貓耳時,少女把湯匙遞了過來。   儘管還有一堆為何不用奶瓶之類的疑惑未解,我現在肚子很餓,便決定先吃飯。   「──……!────」   不知道為什麼,少女每餵我吃一口都會扭動身軀,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吃完飯後也只是笑著一直看我。   莫非妳對可愛的東西沒抵抗力?不過這裡沒有鏡子,我也不知道我長得可不可愛。   話說回來……那貓耳是真的嗎?   我伸手表示想摸那對貓耳,少女卻只是喜孜孜地抓住我的手指。   重複好幾次同樣的動作後,少女似乎終於明白我的用意,將頭湊近讓我摸她的貓耳。   嗯……耳朵有人體的溫度,確實是從頭部長出來的。   除此之外,少女臀部還有一條貓尾巴,這孩子真的是人類嗎?   「──!──────────……」   在我為怎麼看都絲毫不假的貓耳和尾巴感到驚訝時,少女彷彿突然想到什麼,拍了下手閉起眼睛,然後豎起食指,開始喃喃自語。   「───!」   最後在她氣勢十足地吶喊的瞬間……少女指尖出現一顆火球。   等一下,她是從哪變出那顆火球的?   是魔術嗎……可是她兩手空空,再說火焰又不是能變成漂亮球體浮在空中的東西。   「──……──!」   少女沒有理會因這超出常理的現象目瞪口呆的我,動動手指,火球便開始在房間裡面飛來飛去,因此我確信這不是魔術。   這是所謂的……魔法嗎?   「───?」   在我如此心想的同時,白髮女僕回來了,她一看到在天上亂飛的火球,就拍拍少女的肩膀揚起嘴角。少女感應到這抹笑容底下的怒氣,冷汗直冒拚命道歉。不知不覺,火球也消失了。   真正的貓耳,以及憑空生出火焰的魔法。   運用科學技術分析全世界的我的前世,並不存在這些事物。   親眼目睹此情此景,我只得面對我一直下意識逃避的現實。   這裡絕對不是地球……   ※ ※ ※ ※ ※   我承認自己的所在地不在地球上後,過了三個月。   我的頭部已經能自由活動,也可以用爬行的方式移動。   現在我每天都會趁女僕不在時爬出床外,專心收集周遭的情報。   然後加深對現狀的理解,再度確信此處不是地球。   這裡存在「魔法」這種非科學現象,所以應該稱它為異世界吧。   由於工作因素,我還以為我死後肯定會下地獄,想不到竟然會投胎到異世界。我都已經死過一次了,還是摸不透人生。   若要用我前世的世界來譬喻這個世界的文明等級,應該最接近中世紀的歐洲。   電器產品當然不存在,光是點一盞燈都得用蠟燭,但是有魔法可以用,所以也沒那麼不方便。   今天我也打算偷偷爬出房間,想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新發現,不過吃飯時間快到了,我便乖乖回到床上。   「來,吃飯囉。我會把你餵得飽飽的。啊──」   最近我終於能理解本來聽不懂的語言。   雖然嬰兒成長速度很快也是原因之一,我想幫了最多忙的就是這個貓耳女僕。   這女孩非常多話,會一直喋喋不休和我說話,因此我自然而然就學會這種語言。聽得懂人家在講什麼後,當然也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天狼星……這就是我的新名字。   儘管真相未明,我就這樣獲得重生了。前世的名字已經想不起來,但我既然擁有自我意識,就想以「天狼星」的身分好好活下去。   「餵完了嗎?」   白髮女僕……更正,艾莉娜也過來看看情況。   我不曉得她的詳細年齡,只知道她有一定年紀,今天也完美無缺地展現專業女僕的風範。   「餵完了。是說天狼星少爺吃得好乾淨唷。餵嬰兒吃飯明明應該更累人的說。」   「天狼星少爺是特別的。他將來一定會成為大人物。」   她是很專業沒錯……卻有點像過度溺愛兒子的笨媽媽。   我一開始以為艾莉娜是我的母親,然而聽她們的對話,這兩人似乎把我當上位者對待,所以應該是我誤會了。因此,用笨媽媽來譬喻有點奇怪,但她看我時的眼神就像在看自己的兒子一樣,說她是笨媽媽我認為也沒錯。   「確實,他好像聽得懂我在說什麼。啊啊,天狼星少爺真的好可愛。」   陶醉地看著我的貓耳女僕叫諾艾兒,年齡我想差不多十三歲。   跟在艾莉娜身邊學習的她,身上還殘留著與年紀相符的稚氣。   「他什麼時候會開口叫我姊姊呢?不,叫『姊姊大人』也不錯……」   還有,她有點脫線。   「叫什麼都可以,之後麻煩妳打掃囉。」   「知道了!」   諾艾兒精力十足地回應,艾莉娜則溫柔把我抱起來,轉身離開房間。   她走到門前,帶重生後從來沒有出過家門的我來到戶外。不曉得這個世界有沒有四季變化,不過外面太陽又大又溫暖,感覺很適合睡午覺。   「今天很暖和呢。我們到外面散散步吧。」   艾莉娜抱著我,在宅邸附近慢慢走動。   順帶一提,這棟房子從外觀看來是很高級的兩層樓木造建築。   裡面有六個房間,我想比一般家庭大一點。她們都叫我「天狼星少爺」,所以我以為我應該是個上流貴族,住在更豪華的房子……難道是我誤會了?   這裡的庭院非常大,隨處可見的菜園和樹木被照顧得很好。   然而這棟房子四周都是森林,我完全沒看到其他住宅。只有一條路通往疑似正門的地方,使我覺得這裡是光用鄉下還不足以形容的邊境。   在我沉浸於思考中的時候,一隻頭上長角的紅色兔子從附近的草叢跳出來。   「天狼星少爺,那是角兔。牠性格膽小,不過是魔物的一種,不可以靠近唷。」   知道有魔法存在時我就已經預料到了,這個世界果然有魔物嗎。   搞不好還會有龍這種在前世的故事中常常出現的生物,看來為了活下去,我最好開始鍛鍊身體。   可是,突然表現得不像是個嬰兒也怪怪的。   所以先讓她們看看我一下就會學會爬行,實際感受我發育得有多快,之後她們對我異常的成長速度或許就比較不會起疑。   理想情況是近期用雙腳走路給她們看,一個月後就算我到處亂跑她們也會笑著守望。   「……艾莉娜小姐。」   「哎呀,枝葉都修剪好了?」   「是的。」   我回頭望向聲音來源,一名青年身穿有點髒掉的工作服,拿著園藝剪從樹叢間走出。   少年有一頭茶色短髮和目光銳利的雙眼,身高也很高,散發出有點難以親近的氛圍。如果是第一次見到他的人,應該會猶豫該不該和他說話吧。   「亞普結果了。晚餐我會端出來。」   「這樣呀。諾艾兒很喜歡吃亞普,想必她會高興得跳起來。」   「嗯。」   青年話講得少,態度冷淡,不曉得是不是不擅長與人交談。他從剛剛到現在表情都沒變過,若是在我的前世,一定會被診斷為社交障礙。   艾莉娜大概是知道我在觀察他,為我介紹面前這名青年。   「天狼星少爺,他叫迪馬斯,是家裡的廚師唷。」   「艾莉娜小姐,嬰兒恐怕聽不懂吧。」   「或許如此,但少爺可是我們的主人,不好好介紹怎麼行。來,你也自我介紹一下。」   「瞭解。天狼星少爺,請您喚我『迪』就行。」   「唔啊──」   「!?」   迪似乎沒想到我會回應,表情產生一點變化。   不知為何,雖然這沒什麼意義,我有種勝利的感覺。   「……少爺將來會大有可為。」   「嗯,我也這麼覺得。」   兩人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我還沒定好明確目標,但要是問我對將來的打算……我應該會回答「我會鍛鍊身體,以免遇到危險」。   是說,為何我還沒看到與我的未來關係最為密切的人?   我有意識後從來沒看過他們,這世界也沒有照片這種東西,因此我連他們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我身邊這些人並不會提到這話題,所以我都假裝沒發現,不過……我的父母到底在哪裡?   前世的我並不知道自己的雙親是誰。   因為我從懂事時開始就住在育幼院,爸媽的臉和名字都不知道,就這樣長大成人。   之後那家育幼院也被恐怖分子破壞,倖存下來的我被人撿了回去,那人卻是個不會對小孩灌注愛情,只會鍛鍊我的笨拙的人。   我自己也想變強,就一直接受我喚作「師父」的那個人的鍛鍊,從未嘗過愛情的滋味。   我之所以能在殘酷的特務世界中存活好幾十年,肯定是拜師父所賜。   哎……由於這些經歷,前世的我不曉得爸媽是什麼人。   轉世投胎後依然如此。   看來我注定與雙親無緣,但我已是精神年齡超過六十的老爺爺,現在的我也有養育我的艾莉娜她們在,所以並不寂寞。

作者資料

ネコ光一

這一集的故事讓我陷入苦戰,煩惱了很久,幸好順利完成了。

基本資料

作者:ネコ光一 譯者:Runoka 繪者:Nardack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6-05-12 ISBN:9789571065946 城邦書號:SPP7B000224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400頁 / 12.6cm×19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