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每一次挫折,都是成功的練習:失敗是給孩子最珍貴的禮物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暢銷書、Amazon教養類第1名 就讓孩子搞砸吧! 在害怕失敗、過度保護孩子的風潮中, 現代父母最迫切需要放手的勇氣! 當今社會過度保護、避免失敗的教養風格,削弱了孩子的才能、獨立性與學業潛力。父母學會「放手」,容許孩子犯錯、試誤、自我調整,才能教出自主、創新又充滿韌性的下一代。 我們為何要讓孩子失敗? 美國教育家雷希曾在《大西洋月刊》發表一篇題為「家長為何要讓孩子失敗」的文章,數日間被網友瘋狂轉載。 她說起自己的孩子進入青春期時:「我知道他們是行為端正的好孩子,可是,當時候到來,他們得自己面對世界時,我卻深深感到:他們並未做好準備。」 追根究柢,她發現是自己控制型的「過度教養」所致,雖然成功為孩子建構一個舒適的童年,卻也導致孩子害怕失敗,對父母過度依賴。她於是深入探討,當今社會如何因為過度保護、避免犯錯和失敗的教養風格,削弱了下一代的才能、獨立性與學業潛力。 出於愛,我們渴望保護孩子的自尊,剷除每一處讓他們不舒服的顛簸與阻礙,不幸的是,這麼做,不僅剝奪了孩子成長中最重要的功課,而且會助長一代自戀任性的孩子,不願承擔風險或面對後果。 最好的父母懂得放手,讓孩子成功。作者具體提出現代父母迫切需要的教養實務,例如觀察孩子寫作業的過程,勝過直接插手指導內容;有效親師溝通,不要把老師當敵人;別稱讚成果,要稱讚孩子努力的過程;出於本能的動機是學習的最佳動力,以獎勵或懲罰干預這種自主性,學習動機反而會打折扣等等,幫助讀者教出勇於面對挑戰、不怕失敗、自律、獨立、有能力的孩子,而不再是誤導的自我感覺良好。確保孩子從無可避免的挫敗中學習到經驗,將是我們能給予下一代最珍貴的禮物。 【別怕孩子失敗推薦】 姜佳妤(小魚媽)(華德福教育師資、親子作家) 許瑞云(慈濟醫院一般醫學主治醫師) 陳安儀(親職專欄作家) 蘇明進(老ㄙㄨ老師)(作家、國小教師) 「失敗這件事不是會不會出現,而是什麼時候發生!」而我們面對失敗的方式,取決於我到底是摔一跤、還是從中學習到寶貴的經驗,就像是「危機」這個詞一樣,裡面有「危」險、但也有「機」會! ——姜佳妤(小魚媽) 這是我看過最棒的親子教育書,不僅道出孩子常見問題的根源,從幼兒時期到大學,每個孩子成長的過程會面臨哪些挑戰,父母應有哪些調整和對策等,都有清楚的說明,並提供實際建議。 ——許瑞云 最好的父母懂得放手。在閱讀本書時,我一樣一樣檢視自己的教養過程,非常認同書中具體提出現代父母迫切需要的教養實務,也很慶幸自己一路走來,堅持不保護過度是對的! ——陳安儀 我們如何幫助孩子長成足智多謀又幸福的成年人?雷希以實際的例子告訴你怎麼知道孩子是否已做好準備,以及鼓勵孩子自主的同時,父母該如何適度給予支持。一本明智、耐看的書,結合了科學研究和基本的教養常識。 ——魏靈漢(維吉尼亞大學心理學教授、《孩子為什麼不喜歡上學?》作者) 雷希並非指責父母哪裡做錯了,而是察覺到自己的孩子和學生哪裡不對勁,並按部就班的改變以往教養的方式。對於想要增強孩子韌性卻不知如何下手的父母,我誠摯推薦這本令人耳目一新又實際可行的佳作。 ——亞曼達.瑞普立(《教出最聰明的孩子》作者) 這本令人著迷、發人深省的作品表明,父母要想幫助孩子成功,必須先讓他們失敗。對於想要引導孩子走向獨立、創造力和勇氣之路的家長、老師、教練、心理學家等人,都必須一讀。 ——魯賓(《過得還不錯的一年》作者) 文字優美、研究深入,人人都需一讀,尤其我們若渴望將自信與喜悅灌輸給下一代。 ——蘇珊.坎恩(《安靜,就是力量》作者) 充滿智慧與助力,父母看了必能欣然接受。 ——《出版人週刊》

目錄

推薦文 失敗就像「危機」這個詞,有「危」險也有「機」會 姜佳妤(小魚媽) 推薦文 用對方法,教出成功快樂的孩子 許瑞云 推薦文 最好的父母懂得放手 陳安儀 前言:我如何學會放手 第一部分 失敗:最有價值的教養工具 第一章 我們為何害怕失敗:美國教養簡史 第二章 依賴父母並非長久之計:啟動孩子的學習動機 第三章 少即是多:父母少做點,孩子更自主、勝任 第四章 鼓勵的藝術:稱讚孩子努力的過程,而非成果 第二部分 從失敗中學習:將孩子的錯誤轉為成功經驗 第五章 家事責任:從洗衣服培養勝任感 第六章 朋友:人際失敗的幫凶與自我身分的認同 第七章 運動:輸球是必要的童年經驗 第八章 六到八年級:體驗失敗的黃金時期 第九章 九到十二年級與畢業之後:邁向真正的獨立 第三部分 在學校成功:從失敗中學習,是團隊的努力 第十章 建立親師夥伴關係:對失敗的恐懼化為合作的力量 第十一章 回家功課:協助孩子,而非代勞 第十二章 成績:低分的真正價值 結論:我從放手中學會的事 致謝

序跋

前言
  我成為母親,並在同一年當上中學教師,兩個角色相輔相成,形塑出我養育孩子與教導學生的風格。在我養大兩個兒子與教育數百個孩子的頭十年,內心總隱約感到不安,懷疑自己的教養方式是否有些不對勁。但一直到大兒子進入中學之後,我的世界才開始崩解,此時我才看清問題的來源:當今社會過度保護、避免失敗的教養風格,削弱了下一代的才能、獨立性與學業潛力。我在教室裡看著坐在眼前的學生,一直認為自己就是提供解答的人,相信無論是智力或情感方面,我都比學生要強。然而當我在學生那裡看到的惶恐謹慎,也出現在我兒子身上時,我得承認,我也是問題的一部分。   我們教孩子害怕失敗,但這麼一來,等同阻礙了他們邁向成功、清晰且肯定的道路。這當然並非我們的本意,而且完全是出於一片好意,但這樣的結果卻是我們一手造成的。出於愛,我們渴望保護孩子的自尊不受絲毫傷害,於是剷除每一處令他們不舒服的顛簸與阻礙,只為清出一條可望通往成功與快樂的道路。不幸的是,這麼做卻剝奪了孩子在童年最重要的一堂課。成長過程中,我們不容孩子犯錯、受挫、誤判與失敗,但這些卻有助於他們成為機智、堅毅、創新及充滿韌性的世界公民。   當我站在中學教室的講堂上頓悟到這一切時,我看著眼前的孩子,那是我第一次看清自己的教養問題。我下定決心,要盡我所能,引導孩子與學生走回獨立自主的道路。   這條路並不平坦,也肯定不好走,但這正是重點所在。身為家長,我們必須要往後站,把這些恐怖的障礙留在路上,讓孩子自己去面對。在我們以愛、支持及大量的自我提醒與約束來陪伴孩子,孩子便能學會如何找出解決方法,用自己的方式開展出邁向成功的大道。   我們徹底走錯了路   我對自己的教養方式隱約感到不安,已有好一段時間了,但我遲遲未能找出問題所在。我瀏覽了每一個關於教養的部落格,從嚴格到熱情的教法都有,我也讀了專家講述如何養育快樂健康孩子的書籍。然而,當我看到自己的孩子進入青春期的狀況,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我知道他們都是行為端正的好孩子,可是當時候到來,他們得自己面對世界時,我卻深深感到他們並未做好準備。 當孩子還待在我闢建的避風港裡,他們是自信且成功的,可是當被迫向外冒險時,他們知道該如何行動嗎?我做了許多研究及規畫,為他們成功構築舒適的童年,但我卻忘了教他們如何適應世界。   我從未有意把孩子教成滿懷無助或害怕失敗的人,也絕不希望他們的生活充滿焦慮。相反的,我期待我的孩子能在如我童年那般狂野自由的氣氛中,長成一個勇敢的人。我希望他們能帶把小刀跟一些餅乾,就走進森林探索,蓋間樹屋,用親手做的弓箭對抗想像中的敵人,還在當地的水池中游泳;我希望他們有時間及勇氣嘗試新的事物,探索未知的領域,離開舒適區去爬高走遠。   但是,不知從何時開始,這般無憂無慮的田園童年風光已經變了樣,變成充滿高風險的殘酷競爭。今日,在森林中無憂無慮度過一下午,像是不恰當的倒退做法,因為家長跟孩子都愈來愈感受到必須小時了了的壓力。這種壓力沒有一點減弱的趨勢,孩子的時間表裡不再有在森林嬉戲的空檔,更別提在陷入困境或遇到障礙時,有機會設法思考解決。在新的常規中,每一分每一秒都極為重要,孩子愈能當個成功的學生、運動員及音樂家,我們就愈覺得自己是成功的父母。比比看誰最優秀的競賽,打從孩子跨出第一步就開始了,而且沒完沒了,一直要到他們能賺進六位數美金的薪水,社經地位保證扶搖直上,方能告歇。況且,拜託,是哪種神經大條的媽媽,會讓孩子在該寫功課的時間,獨自在森林裡玩耍,口袋裡還裝滿餅乾糖果,手裡拿著小刀跟弓箭呢?   我站在任教的中學教室裡,領悟到在這股家長過度保護孩子的風潮中,自己是有罪的,在那個當下我愣住了,終於明白身為家長的我們真是徹底走錯路。   我們把美麗又寶貝的孩子帶到世上,剛開始我們深感幸福喜樂,在這樣的時刻消退之後,最新的人生目標就是保護脆弱的小小人類免受任何傷害。若是不巧聽信了惟恐天下不亂的大眾媒體,更會感覺生活充滿各種危機。偽裝成產科護士的嬰兒綁架犯、抗藥性細菌、有毒化學物質、引發過敏的塵蟎、霸凌孩子的頑童、不公正的老師、校園槍手……無怪乎只要我們一關心孩子,就好像快瘋了似的。   然而這樣的恐懼不只造成我們過度保護孩子,還令人無所適從,看不清真相,反倒變得太容易相信企圖火上加油、讓父母更加恐懼的人。於是,與其停下來分辨哪些歷程對孩子的身心發展及健康來說是必要的,我們寧可選擇讓孩子避開「所有的危險」,如此一來才能完全放心。我們保護孩子免於所有威脅,不管這些威脅是真是假;夜晚當我們為孩子蓋被,看到他們身上沒有任何割傷、瘀青,也沒有受到情感傷害,這便有如鐵證,證明我們是成功的父母。   我們因孩子毫髮無傷而自我陶醉,並安慰自己,將來有的是時間教他們如何面對危險與失敗。或許明天我會讓他們走路上學,至少今天,他們安全抵達了學校;或許明天他們就會自己做功課了,至少今天,他們的數學成績很好。這個「明天」,或許要等到他們離家那天才會到來。在這之前,他們學到的是,我們總是會幫助他們從泥淖中脫身。   我跟周遭的家長一樣有罪,我一不小心,就讓孩子依賴我,還用他們的成功,來證明我是個好媽媽。每一次,我幫孩子帶午餐便當,或者開車將他們忘了帶的功課送去學校,就會感覺自己好棒,你們看看,我有多認真照顧孩子啊。我愛他們,因此我無所不能。儘管如此,在我內心深處,我知道其實這些應該是他們自己要做的事。只不過這些小小作為,可以展現出我無條件的深刻母愛,這種感覺真好。我安慰自己,童年看起來像是很長,卻總有一天會結束。我的孩子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去學習準備自己的午餐、記得帶該帶的東西,但我能為他們做這些事的時間,卻極為短暫。   精神病學有個專有名詞「關係糾結」(enmeshment,譯注:由家族治療領域大師米紐慶﹝Salvador Minuchin﹞所創,描述家人之間界線模糊、過度黏著緊密的情況),正是用來描述這樣的行為,而這對孩子或家長來說都是不健康的。適應不良的共生狀態會造成家長不開心、充滿怨懟,也會讓孩子成為「賴家王老五」,大學畢業之後還搬回家住。二○一二年,在十八到三十一歲的成人當中,有百分之三十六的人還住在父母家裡,統計數字雖然與就業率及結婚率下降也有關係,卻也反映出過去幾十年 來此現象上升的趨勢。   為了養育出健康快樂的孩子,讓他們打造出屬於自己的成年人生,不再仰賴父母,我們不得不退出孩子的生活,讓他們為自己的成就自豪,也為自己的失敗痛苦。   父母不焦慮,孩子更獨立   於此同時,也別再比較誰是更好的爸媽了,我們早已把自己搞到焦慮又偏執。臉書、球賽場邊的聊天內容,全都在暗中較勁、炫耀學科成績及拿了幾面運動獎牌。等孩子再大一點,我們就掰起關於參觀大學之旅、SAT預備課程及大學預科課程的故事,像是:嘿,孩子,你沒聽說嗎?根據新聞報導,如今的大學學位跟高中畢業證書效力一樣……為了得到大學學位,得過五關斬六將,我們以前可不用這樣,因為現在的大學學費愈來愈貴,選擇也更加五花八門……根本沒有哪一間學校比較保險……經濟現狀這麼糟糕,等你從大學畢業,不管什麼工作都得做,甚至可能要當餐廳服務生,領最低薪資,才負擔得起跟十六個朋友一起分租一間公寓。   我們要停下腳步,好好做個深呼吸。研究顯示上述的言行,也就是「焦慮父母現象」,極容易傳染。即使我之前就給自己打過預防針,但還是抗拒不了。所以,我沒有成為自己想當的那種母親。我在課業上緊迫盯人,對成績錙銖必較,因為大學入學申請的陰影如此巨大。我本性中善良的那一面,彷彿因受到威脅而保持沉默,我已經做過了頭:不斷鞭策我的孩子做更多、會更多,不然他們就會失敗,而這麼一來,我就成了失敗的母親。   有些家長——多半是婦女——為了家庭,放棄自己的工作,決心當個全職照顧者,全心全意守護孩子。通常,一心投入當全職媽媽的女性,會帶著從高等教育及職場上所學到的技巧,奮戰不懈。養小孩會有多難?督促小孩進常春藤盟校,就像在華爾街法律事務所當合夥人一樣,只需要組織能力、驅動力,並刻意經營學業及課外資源就好。   在此同時,還留在職場上的家長對工作與孩子孰先孰後,感到分身乏術,卻又感到有義務讓全世界看到自己能裡外兼顧。是啊,成功不過是好好安排行程跟動些高明的手腕就好。這裡烤杯子蛋糕,那裡開董事會;到學校開班親會,回家路上用藍芽耳機跟客戶開會。更何況,房屋貸款跟養小孩的費用需要雙薪才能維持。隨著經濟重挫,要父母其中一方放棄穩定的收入與福利,回家當全職爸媽的建議,似乎顯得荒唐可笑。   當然,在商場上讓我們致勝的策略經驗並不能悉數移植到教養上。成千上萬篇兒童發展與行為心理學領域的研究報告指出,這些方法雖然有助於激勵裝配線上的工人,對於激勵孩子參與解決創造性問題,卻是糟糕的工具,還可能損及學習的長期動機與投入程度。更糟糕的是,頻繁使用獎勵與誘因、把分數與等級看得比探索與實驗更重要,會傷害老師培育學生的能力,無助於由學生自主、從內在出發的學習。   儘管有盈千累百的證據顯示這些方法有多愚蠢,我們仍持續運用在教養上,又因缺乏來自上司的定期績效評估,許多家長就把孩子的表現當成回饋,只為了證明自己有把工作做好。要是孩子登上光榮榜,一進大學就入選足球代表隊,那我們就一定是絕佳的父母。相反的,當孩子考試成績不佳,或是因忘了交科學報告而被留校接受懲罰,我們就一定做錯事了。畢竟人們會依孩子的成就、而不是從孩子的快樂程度,來評斷他們的父母,因此,我們把孩子的失敗看成是自己的失敗。   對父母的自我價值來說,這不僅是災難,也很短視與缺乏想像力。各式各樣的失敗,從小錯誤到大失算,對孩子的成長來說,都很必要,也至為關鍵。人們經常把失敗描述成負面的:數學不及格、停學處分。各種不如意、拒絕、懲罰等小小失敗,明明是幫助孩子改變的各種機會及珍貴禮物,卻被誤當成悲劇。可悲的是,當我們為了讓孩子感到輕鬆、陶醉在一時的快樂中,而去避免或排斥難得的機會時,便剝奪了孩子要成為能力更強、更稱職的大人所需要的經驗。   從信任孩子做起   每一回我們拯救、干預,或者避免孩子接受挑戰,就等於送出一個清楚的訊息:我們相信他們是沒有能力的、做不到的、不值得我們信賴。甚至於,我們教他們依賴我們,這麼一來,等於是教孩子永遠學不會當個獨立的人,這本該是我們降生地球要代代相傳的薪火。   而研究結果一再顯示:與支持孩子獨立自主的家長相比,不讓孩子失敗的家長,對教育的參與較少、較不熱心、動機較弱,而且其實也較不成功。   數十年的研究與成千上百份科學報告,都指出一個乍聽古怪、卻確實有效的結論:   如果家長能遠離對排名與成就的壓力及焦慮,而專注在更大的格局上——讓孩子愛上學習及獨立探索——孩子的名次終究會上升,考試成績也會進步。比起父母能放手讓子女在失敗中摸索的小孩,父母控制欲強、喜歡下指令的孩子,較沒有能力處理與思考及生理有關的挑戰。再者,當我們往後退、允許孩子犯錯時,孩子的失敗經驗不只是學習的必要過程,更能教導他們成為百折不撓、具有創造力的問題解決者。   美國政府一直苦於造成下一代思想呆板而飽受批評,學生只知背誦與不加思索的回應,無法以前所未有的創新方式來處理資訊、回答問題。這種情形有部分可歸因於教育系統仰賴高風險的標準化測驗,來評量教學的功效,同時也跟今日的家長不想讓孩子經歷不舒服、一團亂的失敗經驗有關。   唯有失敗次數多了,才會發現當A計畫有缺陷,得要繼續想出B、C、D,甚至於E計畫。許多孩子可以靠A計畫拿到高分,但唯有不怕失敗、不斷東山再起,至少試過二十五種計畫的孩子,才能發想出對世界真正有創意的創新與變革。這種孩子不只在思考上有創造力、具有新意,也無懼於嘗試新策略。他會充滿勇氣,犯錯上千次,仍敗而不餒,繼續尋找行得通的解答。

內文試閱

  有個下午,我走進英文課教室,無意間聽到八年級的學生凱特正向同學抱怨她好餓。我問凱特,是不是忘了帶午餐,她回答:「我有帶,但我不喜歡吃我媽媽幫我準備的午餐。」我第一時間並沒有指出明確的解決辦法,也就是「那你應該自己準備午餐」,只是反問她,如果不喜歡媽媽準備的午餐,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   「我可以用買的……?」她提出方法,但語氣是疑問句,等著看我的回應。   「還有呢……」我要她繼續想。   「或者……我可以……告訴我媽媽我想吃什麼,這樣她就可以帶我想吃的東西,」她更有自信的回答,並為自己想出這麼棒的辦法感到高興。   「還有呢……」我再問。   她面露疑惑,還會有什麼其他辦法嗎?   這時,我轉向她的同學愛爾西,愛爾西的午餐是自己準備的。   「愛爾西,凱特還可以怎麼做,讓她可以吃到自己想吃的午餐,一點也不會抱怨?」   愛爾西臉紅了,回道:「你可以自己帶午餐啊,我就是自己帶。有時候全家吃完晚餐,我就自己包便當,因為食物都已經煮好了,這樣子我就不用一大早趕著上學時,還要準備午餐。」   換成凱特臉紅了。「喔……是喔,我可以自己做。」   而她真的辦到了。頭一兩個禮拜,她甚至在我聽得到她說話時,故意提起她有多喜歡自己的午餐。大約一個月後,她端著一大盤杯子蛋糕,出現在我辦公室門口。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喜歡杯子蛋糕嗎?是我自己做的。」她朝氣勃發,很興奮有這個機會,讓我知道她的烹調技巧已經這麼厲害了。   我拿了一個,並看著她將其他杯子蛋糕分給同學,大約每隔三十秒,她就會說這是她自己做的。   「連糖霜都是!」她開心說著。   過去的爸媽曾讓孩子做家事,孩子也喜歡覺得自己是能幹的,但後來的爸媽不再讓家務成為孩子的責任。我們沒有教孩子如何當個負責可靠的家庭成員,對家庭有所貢獻,反而什麼事都幫他們做。更糟的是,我們並未期待孩子有能力做家事,一旦他們做起家事,我們反而一把搶過來,認為自己做更好。   當孩子整理床鋪,把床單鋪平之後,我們突然出現。在他們將洗好的衣物摺好,把折錯的毛巾拉直之後,我們突然出現。我的確曾由我兒子手中搶過海綿,因為他把原本要清理的牛奶漬弄得更髒了。我把他請出房間,要他「去玩就好」,因為他做事沒有我快,也沒有我做得好。我了解我們都有想把事情做得更好、更快、更整齊的衝動,但目的究竟是什麼?當我們介入並接手,把事情做得如我們想像的一樣,除了速度與完美之外,其實犧牲了更多東西。   更重要的是什麼──是盤子乾淨無垢重要,還是孩子因為終於對家庭做出有價值的真實貢獻,而明白自己為何而做與油然而生的榮譽心重要?床單沒有皺紋重要,還是孩子學會如何把做家事納入他的日常事務重要?我們插手管事,只會造就出情緒障礙、智能障礙跟人際關係障礙的孩子,一沒有大人指導,便不確定方向或目的。   我的學生自己計畫並準備午餐,這件事的重要不在於她被寵壞了、或是我要她「堅強起來」,而是當她做午餐時搞砸了些小事,所經驗到的失敗才是重點所在。她需要偶而因自己的決策失準而感到失望。她需要自己發現,把優格放在冰塊包下方、而非上方時,會把優格壓扁,整個午餐包就會沾滿白色黏稠物。她需要知道清理這樣的午餐包是什麼感覺,並避免下回再犯同樣的錯誤。她需要發現所有這些小細節,還有我們為了避免在日常應盡義務中不時發生的小災難,給我們帶來困擾後,所想出的處理方法及解決之道。   最近有個朋友在車禍逃過一劫之後告訴我,她因這場車禍想到,她要寫下所有家人必須知道的細節,以防萬一哪天她無法再照顧孩子了。她兒子需要知道星期天要將足球隊衣送洗,這樣子星期一練習才能穿。她女兒需要知道哪種衣料可以放入乾衣機,哪種不行,要是不小心把毛衣放進乾衣機裡會發生什麼事。小孩應該知道馬桶堵塞時要怎麼修理,停電之後如何重新設定水壓水箱,如何更換保險絲,如何為割草機做過冬準備,還有無數細節,過去這一切都由她一肩扛起,沒讓孩子有機會負責過。   我對她說,萬一她真的死於那場車禍,水箱的手動開關位置其實是最不需要操心的小事,但我明白她的意思。當我們不讓孩子參與家事,我們一不在,他們就會束手無策,她剛巧有機會明白到這一點。總而言之,對她來說,這是個警鐘。   保護孩子免於失敗,不讓他們經驗到小型災難,孩子就無法學到如何適應及處理小事,更別說是影響人生的大事了,這對孩子沒有任何好處,而且這也不只是我朋友在瀕臨死亡時的洞見而已。無論我們過度干預與保護孩子是出自於追求完美、想表現對孩子的愛,或是想證明自己是優秀的父母,我們都沒讓孩子有機會擔負起自己的責任與義務,成為家庭真正的一員。我們拒絕給予孩子失敗的禮物,忘了有時候,最好的教養時機就出現在災難發生時。   我的好友,《紐約時報》的編輯戴爾安東妮雅(K. J. Dell’Antonia)很喜歡講一個故事,有一天她的朋友開車衝出她家已結冰的車道,車頭栽進雪堆當中。大人們為了這意外感到憤怒與束手無策。但是,當時有六、 七個小朋友,既激動又興奮,因為他們有了動手幫忙把車弄回車道的機會。他們集合在一起,拿出貓砂,增加摩擦力跟防滑,又用斜坡、槓桿及滑輪,設計出各種組合,試圖幫助車子重新開回車道。戴爾安東妮雅至今仍津津樂道那群孩子在如此令人沮喪的狀況下,所表現出的樂觀與熱誠,彷彿他們就等著這一場危機,好證明自己的表現有多機智又多幫得上忙。為了讓車子脫離雪堆,他們嘗試過也失敗過好多好多次,每一次他們想出新點子,大夥都好開心。戴爾安東妮雅講起那個下午,總說那是她最喜歡的冬日午後,當我問她兒子那天下午的經過,他立刻笑了出來,並開始重述那天的冒險。   發生家庭災難時,我們若刻意把孩子排除在外,便會失去一個簡單的機會,讓他們從失敗中復原。剛開始,做家事可能會令人卻步。我們鼓勵他們依賴別人,於是他們就只會:袖手旁觀,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希望剛好有大人經過,將他們從無能解決的狀況中拯救出來。我們教孩子,只要把自己管好就好,這會有個危險,使他們從沒用無能變成懶惰自戀。沒用無能還可以透過耐心來彌補,但要重新教育一個自戀的人,這挑戰可就大多了。   在跟老師們談到孩子在家裡能做什麼家事時,很明顯的,老師要比父母對孩子的能力更有信心。當我請老師列出清單,說明孩子可以做到、但父母卻不相信他們能辦到的技巧時,我收到一頁又一頁的建議。我問某位老師,若給孩子充分的時間與耐心,她的幼兒園學生能做到些什麼,她微笑回答:「什麼都做得到。」   我曾寫過相當數量的中學及大學推薦信,我已經數不清了,有多少回我仔細檢視這些精心規劃撰寫的申請書,最後都會附上學生的志工服務內容──他們在街友庇護所協助準備晚餐,幫忙整理捐贈的衣物,在哥斯大黎加搭蓋公共廁所──然而,我也知道一個事實,大部分孩子從沒動手洗過自己的衣服。現在我們在志工旅行與慈善工作上,花費許多精力與金錢,我們在乎這些努力在申請大學時有沒有用,但是教一個孩子服務他人,應該從家庭做起,為自己的家人服務,而且愈早開始愈好。

延伸內容

【推薦序】失敗就像「危機」這個詞,有「危」險也有「機」會
◎文/姜佳妤(小魚媽,華德福教育師資、親子作家)   我們都記得孩子在成長過程第一個面對的大挑戰——學走路,看他們用小小的手撐著牆,即使雙腳因為努力支撐而用盡全力的顫抖,也要搖搖擺擺的以最不完美的姿勢向前踏出每一步。他們跌倒、站起來,跌倒、站起來……沒有孩子會因為跌倒一兩次就沮喪受挫,在心中哭喊:「我永遠學不會走路了,我天生就不是走路的料!」所以,孩子全都學會了走路!   但是,曾幾何時,這樣不怕挫折、不屈不撓的勇氣,在長大之後,漸漸消失了……   是當我們開始用分數評量孩子,告訴他們每答錯一題,就從完美的一百分開始往下倒扣的這一刻嗎?還是當我們害怕孩子因為受挫承受不起失敗,所以幫孩子剷除眼前一切障礙、過度保護他們的這一刻呢?   是當我們不能面對孩子的缺點,開始嚴苛批評孩子的這一刻嗎?還是當我們的學校教育、家庭教育,開始變成不容許犯錯的這一刻呢?   現在的孩子面對的挑戰,比以前的我們更艱難許多,在過去,只要認真唸書、拿到好的文憑,好工作就等在眼前,人生也就一路按部就班順利發展;但在知識爆炸的時代,孩子最不缺的就是知識,背誦不再具有同樣的意義,甚至孩子未來的工作,有一半以上,現在都還不存在、沒有被發明。   這本書在說的其實就是許多現在爸媽在教養上面臨的挑戰,我們不希望孩子受傷、我們希望自己盡到做父母的責任,但是許多人卻過度保護自己的孩子,不讓孩子從失敗中學習、面對障礙,並在其中找到解決方法。   書中更點出許多爸媽的內在情況大多是焦慮的,因為做爸媽的不會收到一張「成績單」,在教養上沒有人會為我們打分數,所以許多爸媽會把孩子的表現當作自己的回饋,當孩子成功時,就是教養的勝利,當孩子失敗時,就是自己沒做好。其實父母都要學習放手,孩子才會有機會真正的長大,也才有機會做他們自己。   我進入教育界十多年,教過許多學生,也跟許多家長一起工作過,過去這三年我在華德福教育服務,除了有更多時間可以看見每一個孩子各別的狀態,還更有機會跟每一個家庭密切合作、溝通彼此的教育理念。我常跟孩子們、父母們說,失敗了、做錯了,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因為失敗之後,孩子才有機會重新檢視自己、看到自己可以改進的地方。一開始做錯事是很正常的,做錯的下一步,就是做對啊!   我甚至會跟孩子們比喻,失敗就像是一根香蕉(當然這時候,我的學生都一臉驚訝看著我,大喊:「啊?香蕉?老師你是說那個吃的香蕉嗎?」)。我會點點頭告訴他們:「是啊!失敗就像是香蕉,想想看,香蕉有兩個部分,香蕉皮以及香蕉肉,失敗也分成兩個部分啊!當你失敗的時候,會先遇到香蕉皮,有的人會因此摔了很重很重的一跤;但是如果我們輕鬆看待自己的挫折,並慢慢剝開香蕉皮,就能看到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可以改進的地方,並從中得到寶貴的一課,那我們其實就是在吃營養又好吃的香蕉肉了啊!但是孩子啊,不要被香蕉皮絆倒了,而是要去吃充滿養分的香蕉肉。」   當孩子有一些狀況的時候,我常常跟爸媽說,你的孩子現在遇到一個挑戰,這是他現在的狀態,我們就如實看見他。但是要清楚,這個狀態不會永遠存在,因為孩子會長大,雖然現在看起來就有一道高牆擋在他面前,但是有一天定會長得比阻擋他的牆還更高,他就可以跨越自己的困境,往下一個階段走去。我們能做的,就是給他力量、就是耐心等待。我甚至會把孩子過去到現在於學習上的成長分享給爸媽聽,讓爸媽能從更大的圖像、更廣的角度來看待。   這本書的作者在書中提供許多非常棒的建議,教導父母如何練習放手,以及如何專注在三個很棒的目標上:擁抱失敗的機會、從失敗中找到學習的方法、創造正面的家庭與學校關係。她從自己的家庭出發,從如何改變自己與孩子的關係開始,接著提到她在學校身為老師的經驗分享,教導爸媽帶領孩子在家事中成長和培養勝任的能力、在人際關係中學習溝通、在運動中展現同理心和懂得欣賞;她甚至給家裡有不同年齡孩子的爸媽諸多實用建議,幫助爸媽了解自己孩子在國高中階段會面臨的挑戰,並知道如何去守護各階段的孩子。最後還提到如何跟老師合作,例如:爸媽可以用什麼樣的姿態來面對老師、如何協助在完成回家作業上有困難的孩子,並以正確的觀念來看待成績這件事。我認為這都是非常實用且大有助益的建議以及觀念,值得爸媽參考。   我非常喜歡書裡的一句話:「失敗這件事不是會不會出現,而是什麼時候發生!」而我們面對失敗的方式,取決於我到底是摔一跤,還是從中學習到寶貴的經驗,就像是「危機」這兩個字一樣,裡面有「危」險,但也有「機」會!   最後,我謹以奧修的話,送給大家:「將會有危險,將會有犧牲,你將會每天都進入那未知的,進入那沒有地圖的叢林,沒有地圖可以被遵循,也沒有導遊可以帶路。是的,將會有無數的危險,你可能會走入歧途,你也可能會迷失,但那是讓人成長的唯一方式。不安全是成長的唯一方式,去面對危險是成長的唯一方式,去接受未知所帶給你的挑戰是成長的唯一方式。」
【推薦序】用對方法,教出成功快樂的孩子
◎文/許瑞云(慈濟醫院一般醫學主治醫師)   被父母帶來我診間就醫的年輕人,最常見的問題就是沒有動力、沉迷網路、不想就業,就算有工作,也做不了幾天就放棄。我發現,這些年輕人的問題往往源自於家庭從小對他們的教育方式。   台灣早年生活不易,許多父母從早到晚忙著生計,加上孩子又生的多,父母無法投入太多時間教育每個孩子,大多數小孩一放學就跟左鄰右舍的同伴玩,直到晚飯時間媽媽來點名時,才跟著回家。這樣的環境看似匱乏,卻讓孩子有機會學習人際互動,並適應團體生活。   反觀現代人生的少,每個孩子都是寶,父母對孩子的照顧和管控無微不至,唯恐他們受傷、失敗。放學後就是上補習班,左鄰右舍即使有孩子,也沒啥機會互動。孩子的功課父母幫著做、書也陪著念,如果學校或同儕關係出了問題,父母就忙著幫孩子處理,甚至出社會找工作、參加面試,也一路跟著。不僅如此,許多父母自己小時候物質生活匱乏,所以生養孩子後,一心要滿足下一代的物質欲望,經常以此做為獎勵。      父母因為遵循社會價值,往往鼓勵孩子的學習成績,只要考得好,就可以得到獎勵和父母認可,所以孩子會努力考好成績。至於得到好成績的過程和手段,因為沒人重視,所以不重要,因此作弊、投機取巧、急功近利等心態和行為,就很容易出現,加上從小缺乏失敗的經驗,所以非常害怕犯錯,像這樣的教養問題,我在診間經常遇到。   例如:佩芳是家裡的獨生女,從小被父母捧在掌心,只要考試成績達到父母的標準,就會滿足佩芳的欲望。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佩芳很早就學會作弊,加上有點小聰明,就算考前臨時抱佛腳,也常能拿到不錯的成績,順利完成小學課業。但是上了國中後,佩芳的座位突然被調到前排,這下她再也無法作弊,加上國中課業難度高了許多,根本難以投機取巧,導致成績一落千丈。佩芳覺得氣餒,開始自暴自棄,最後甚至拒絕上學。   父母常犯的教養問題,這本書幾乎都有詳細的解說,並提出解決的方法。書中也分享很多與教育相關的研究結果,例如德威克試驗發現,被稱讚聰明的孩子,不敢選擇有挑戰性的題目,而會傾向選擇輕鬆上手的題目,這樣才能保持「很聰明」的樣子。更糟糕的是,面對困難更多的測驗題,被稱讚聰明的孩子反而傾向放棄,無法從失敗中恢復過來,表現更差,還可能會對成績說謊;反觀另一組被稱讚努力解題、而非只是稱讚他們聰明的孩子,會更加努力嘗試,得到的成績反而更好。   所以,獎勵成績的做法無法培養孩子的學習動力,其實需要被獎勵的,是孩子在學習過程中付出的努力和成長的蛻變。當我們看到孩子的努力和蛻變,並給予鼓勵和肯定,孩子自然會愈來愈有動力和意願好好學習成長,進而養成自主學習和努力不懈的習慣,而這才是學習會讓人感到快樂的泉源,也才能讓孩子終生受益。   書中還說到:「給孩子信心的不是成功的經驗,而是如何突破障礙、困難和失敗的勇氣與努力。」一味保護孩子不失敗,孩子就無法培養面對挫折的勇氣和調適力,無法處理生活的壓力和問題,害怕創新和嘗試,這也是今日之所以有一堆草莓族和啃老族的原因。   父母難為,加上各種親子專家所言莫衷一是,父母常感無所適從,而這本書是我看過最棒的親子教育書,不僅道出孩子常見問題的根源,從幼兒時期到大學,每個孩子成長的過程會面臨哪些挑戰,父母應有哪些調整和對策等,都有清楚的說明,並提供實際的建議,而且每個建議背後都有確切的研究支持,並非只是憑空想像,很值得為人父母者做為參考。我相信只要用對方法,就能夠教養出成功快樂的孩子。
【推薦序】最好的父母懂得放手
◎文/陳安儀(親職專欄作家)   日本百萬國民作家喜多川泰,曾在一本探討教育的作品中寫道:「學生來學校,最重要的事就是『學習犯錯』。」沒錯。從失敗中學習,對孩子而言,確實是幫助最大的學習方式,遠比父母的嘮叨、老師的耳提面命、長輩的傳承來得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如果沒有真正手滑打破過杯子,孩子學不會怎麼握好一只碗;如果不曾失足跌倒過,孩子學不會踏穩腳步。「失敗就是最好的學習」,這同時也就是兒童心理發展學中「合理而自然的結果」。   雷希身兼教師、演講家及作家三職,在書中深入探討,為何過度保護、避免失敗的教養風格,削弱了下一代的才能、獨立性與學業潛力。我很認同書中許多觀點,也確實在教育孩子時,努力依原則執行。好比不要將自己的意志加諸在孩子的學習上,因為最好的學習,就是讓孩子對自己渴望的事物擁有控制權與自主權。當你無法收買小孩、監督小孩,也沒辦法給他定下目標與期限時,最好的方法就是「袖手旁觀」。   因此,對於孩子的功課、成績,我確實就像雷希所說,從未給予物質上的獎勵、獎金。我協助他們訂定目標、從旁觀察、給予支持鼓勵,但是並不過度涉入。也因此,到目前為止,我的兩個孩子學習態度都相當不錯,保持高度的好奇心與求知欲。就讀體制外教育的老大,自己一手處理升學考試,無需我操心。   此外,就像雷希所呼籲的,早在孩子年幼時,我便放手讓他們參與家務、料理自己生活所需。因此,現在青少年階段的他們,要出門兩週以上的行動學習,皆可以完全自主準備行程與行李,我們完全不必費心,他們也以管理掌控自己的生活為榮。   在人際關係的學習上,雷希建議給予孩子充分遊戲的時間,不去介入和操控,讓他們仰賴自己內在的道德指南與判斷;在手足教養上,讓他們公平爭吵、自行協商;在親師關係上,雷希建議「保護小孩失敗的權利」,尊重老師、讓孩子自己完成功課……。   最好的父母懂得放手。在閱讀本書時,我一樣一樣檢視自己的教養過程,非常認同書中具體提出現代父母迫切需要的教養實務,也很慶幸自己一路走來,堅持不保護過度是對的!我從未主動幫孩子送他遺忘在家的作業;也經歷過眼看女兒睡過頭,卻忍住不去叫她起床;更堅持在她被好友辱罵、淚眼婆娑時,只是傾聽。當然,即便在準備會考的期間,我家的孩子仍要幫忙洗碗、做家事。   要從一個「控制型」的家長,學會放手讓孩子自己去面對挑戰、不怕失敗,確實不容易。然而,從挫敗中學習到經驗,卻將是我們能給予下一代最珍貴的禮物。

作者資料

潔西卡.雷希(Jessica Lahey)

身兼教師、演講家及作家三職。她為《紐約時報》撰寫雙週的讀者諮詢專欄「班親會」,也是《大西洋月刊》的供稿作家,並在佛蒙特公共廣播電台擔任評論員。目前她教的科目是英文及寫作,但是拉丁文在她心裡占有特殊地位。她在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拿到法律博士,專門研究青少年與教育法;與先生及兩個孩子住在新罕布夏。

基本資料

作者:潔西卡.雷希(Jessica Lahey) 譯者:郭貞伶 出版社:天下文化 書系:教育教養 出版日期:2016-04-28 ISBN:9789863209850 城邦書號:A150073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